首頁 >> 其他類型 >> 全球高武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443章 地窟是我家,不想離開它(為karmani盟主加更3/3)
作者︰老鷹吃小雞 下載︰全球高武TXT下載
    天門城。

    礦區核心區。

    震動,越來越大了。

    狡已經進入了核心區,正在和留守的七品強者交手。

    可七品強者,沒那麼容易被殺。

    之前外面那個輕易被它吞下,也是因為狡之前和對方交戰多次,全力爆發傷了他,加上那時候天門城主還在,對方也沒料到狡會吞了他,這才輕易死去。

    此刻,留守的七品強者,看到狡都闖進了核心區,哪還會大意。

    一看到狡,對方就爆發了全力,打的地底不斷震動。

    狡有些憤怒,也有些焦躁。

    這麼大的動靜,傻木頭很容易察覺到的!

    太氣妖了!

    狡惱怒之下,金角上金色光輝不要錢似的凝聚了起來,八品打七品,不是這麼打的。

    消耗不滅物質滅殺七品,一般八品都不干這事,浪費。

    哪怕殺不了七品,也很少有八品這麼干。

    可狡不在乎,吞了這里的礦,這點玩意還不馬上補回來了,何況之前吞了八品蝟狗獸,它有不滅物質浪費。金角上凝練的金色光輝,越來越濃烈,狡全力爆發,直接用金角撞擊對方。

    礦洞本就空間狹小,對方實力又不如狡,幾次之下,最終還是被撞到了。

    這一撞到,那就是大麻煩。

    金角如同切割豆腐一般,直接將對方穿透,掛在金角上,不滅物質不斷凝練,爆發,磨滅對方的精神力。

    淒厲的嘶吼聲不斷傳出,狡卻是沒時間去阻攔。

    它沒時間……外圍的方平嘆了口氣,算了,哥幫你吧。

    一道道精神力被方平釋放出來,組成了一道厚厚的精神力屏障。

    雖然已經有不小的動靜,不過能瞞多久是多久吧。

    一邊釋放精神力,方平一邊開始挖礦。

    狡殺人很利落,除了這七品的,都給殺了。

    方平收集的中品勛章,都在儲物空間堆成小山包了。

    “我這次殺了好幾百中品……還有三頭高品妖獸……兩位七品統領……不對,還得加上天門城死去的幾萬人!”

    “造孽啊!”

    方平為自己稍微懺悔了一句,這些功勞,在人類那邊,是我的功勞。

    在地窟這邊,那肯定是狡干的好事,方平可不替它背鍋。

    他一挖礦,動靜就大了。

    狡也注意到了他,大眼中流露出極其危險的凶芒,這廚子在搶自己的礦?

    方平知道這些獸類不好惹,馬上堆笑道“狡大王,我給您挖的,您看,待會我走之前,全都給您,一點不留,免得您自己吸收起來麻煩……稍微給我留幾塊低品的,您看行不?”

    狡的大眼瞪著他,金色巨角還在繼續磨滅那個七品強者的精神力。

    而且……傻木頭好像察覺到了。

    狡想到這,也沒繼續盯著方平,它盯著呢,廚子敢私吞,它就吃了他!

    方平臉上堆笑,心里鄙夷。

    妖就是妖,跟我比智商?

    你以為我身上放著的就是全部?

    別逗了!

    方平繼續瘋狂挖掘著,挖十塊……八塊放進儲物空間,兩塊留在身邊。

    他有心留九塊的,結果看看,挖的洞比較大,留一塊有點少了,也不能真把狡當白痴。

    狡還在繼續磨滅對方的精神力,方平一邊挖著,一邊說道“狡大王,待會那棵樹來了,配合我一下怎麼樣?”

    狡其實有些似懂非懂,盯著他看了一會。

    方平比劃了一下,繼續用劍刺你,你裝作被天門城隱藏強者擊退了。

    “您裝成被我重傷的樣子,然後去找兩位獸王,就算他們的礦沒了,您也可以說跟你無關,您一下來,就被人打成了重傷……”

    “至于能源石……您吞一部分,我幫您藏一部分,免得被發現了漏洞。”

    “我呢,裝成天門城的強者,用神兵斬你,也顯得咱倆不是一伙的,對吧?”

    “這樣一來,咱們之前的漏洞,都補上了,我就是天門城隱藏的強者,不是復生之地的武者,您也可以洗脫嫌疑,對不對?”

    方平動作不停,繼續挖掘,狡也快把那位七品磨死了。

    不知道有沒有理解方平的意思,方平猜測它大概是理解的。

    很快,狡的大腦袋微微點了點。

    顯然,這計劃它答應了。

    方平心中大喜,這樣就好,在妖木的老巢,爆發出妖木的氣息,擊退了狡,守衛了礦區,這要說不是天門城的人,方平自己都有些不信了。

    此刻,二人所在的核心礦區,高品的能源石極多,幾乎遍地都是。

    方平是肯定帶不走全部的,也沒那個時間。

    高品的礦,還是有點難開采的。

    而狡,恐怕也吞不了多少,外面的妖木精神力都開始朝這邊溢散了,不出意外,很快就會趕來。

    方平也舍不得炸了這個礦,這可是他自己給自己留的。

    這次帶不走,不代表下次不行。

    炸了,那才是真傻,全都沒了。

    自己保存了礦區,這完全符合天門城的利益嘛。

    方平想著這些,繼續瘋狂開采。

    狡此刻也徹底磨死了那個七品,巨角一甩,將尸體丟在了一邊。

    現在的它,看不上七品那點能量了,它要吞礦!

    下一刻,狡張大了嘴巴,開始瘋狂吞噬四周的能量。

    濃郁的能量,匯聚成河,朝它涌去,下一刻便被它吞下。

    這一吞,方平知道,在這留不了多久了,動靜大的有些過分了。

    精神力屏障也不是萬能的,這麼強大的能量波動,還想隱瞞,騙鬼吧。

    就知道和妖獸合作,沒什麼好事。

    換成他一個人來,肯定還可以繼續挖下去。

    可他一個人來,也進不了核心區,七品的強者,足以鎮殺他。

    狡瘋狂吞噬,方平也迅速挖著。

    此刻,一人一妖都知道時間緊張,有多少好處先撈多少再說。

    過了片刻,方平忽然停下了動作,迅速道“不能再繼續了,好像回來了……”

    狡的大眼中也露出一抹急色,它也感知到了,傻木頭正在回返。

    “下次咱們再來,狡大王,配合一下!”

    方平手中短劍憑空出現,狡也沒當回事,復生之地武者的神兵,都是這麼出現的。

    不過眼看著方平出劍,狡大眼忽然盯著他身邊的能源礦。

    方平暗罵一聲,到處都是,你還盯著老子這點?

    不過挖出來的,容易帶走。

    方平也不廢話,一把將包裹好的能源石丟了過去,狡一口吞下。

    下一刻,方平一劍刺了過去,爆發出強烈的妖木氣息!

    狡有了幾次經驗,裝的很自然,大腦袋再次崩裂,任由短劍在金骨上劃了一劍。

    仿佛嫌棄方平力道不夠,這家伙又自己親自操刀,拿起短劍就給自己腦袋上的金骨砍了幾劍,接著,將短劍丟給方平……這家伙直接沖破地底,倒飛了出去!

    與此同時,它的大腦袋上爆發出強烈至極的妖木氣息。

    “吼!”

    沖破地底的狡,淒聲嘶吼起來,對著天上的兩位獸王就吼。

    地底還有強者隱藏,快跑!

    不,快去百獸林找其他王!

    天空中,兩位獸王看到狡被擊飛,都顧不上這家伙怎麼去了內城了,暴怒之下,也帶著濃濃的驚懼之色!

    如今,只是木王一人出手,就已經壓制住了它們。

    妖木好像也憤怒到了極致,若不是木王神兵出現,讓它有些猶豫,恐怕早就聯手殺過來了。

    再加上隱藏的那位疑似妖木同源的強者,它們危險了!

    眼看著妖木正在追殺狡,好像要殺妖滅口,兩位獸王頓時厲吼一聲,體型瞬間脹大,兩獸聯手之下,爆發全力,瞬間擊退了木王。

    下一刻,兩獸拽起重傷垂死的狡,頭也不回,迅速逃竄!

    天門城主臉色陰晴不定,並未追殺,視線也沒看逃竄的幾頭妖獸,而是看向了遠處升起的數道氣息。

    禁區來人了!

    現在才來人!

    兩頭獸王逃竄,恐怕也是因為感應到了這點,所以才提前跑了。

    不出意外,這次回到百獸林,接下來要出大麻煩了。

    眼看著神木還在地下搜索,根須探入地底,掀起無數泥土,地面塌陷,天門城主忽然喝道“夠了!”

    這時候還找什麼!

    何況,你真的在找人嗎?

    難道不是做掩飾,毀滅證據,讓人離開?

    潛藏的強者,到底是誰?

    來自何方?

    對方居然幫助妖木城,擊潰了想潛入礦區的金角獸王,除了自己和神木,誰還會做這種事?

    復生之地的強者?

    可笑!

    復生之地的強者,巴不得礦區被毀,被金角獸王破壞掉,怎麼可能會幫著妖木城擊退那家伙!

    如果之前他還不確定,那現在他是真的確定了。

    來人,是自己一方的。

    不……或者說是神木一方的。

    神木到底想干什麼?

    礦區除了自己在意,大概就神木在意了,比他還要在意,因為這些守護妖植,守護的本就不是城池,而是礦區!

    天門城主臉色陰沉,眼神冷漠。

    損失一點礦,損失一些城民,那都無所謂!

    包括兩位七品戰死,雖然心痛,可也沒什麼。

    真正讓他不安的是,妖木城……好像有些脫離他的掌控了。

    神木居然在培養黨羽!

    是要取代他的位置嗎?

    九品才能稱王,他死了,神木必須要和一位九品合作,要不然無法建城,禁區不會認可。

    潛藏的那人,是神木培養的王境?

    太多太多的疑惑,太多太多的擔憂從天門城主心中升起。

    到底為什麼?

    難道是覺得自己實力太低,還是覺得自己听從禁區之令和復生之地開戰,損失太大?

    天門城主臉色冰冷至極!

    還有,神兵的事也暴露了,這也是一個大麻煩。

    半空中,妖木枝丫搖曳,顯得有些憤怒,不斷抽打著地面,地面再次塌陷。

    強大的精神力,不再搜索那個賊人,而是不斷朝天門城主釋放過去。

    此時此刻,這一人一妖,沒有繼續搜索賊人的想法,也沒有追殺三頭妖獸的心思。

    百獸林的妖獸,能不殺就不殺。

    真要殺了對方,接下來就要和幾大禁地開戰了。

    可這一人一妖,此刻都是心緒起伏。

    天門城主懷疑神木背叛了他,神木也在質疑,木王的神兵從何而來!

    遠處,幾道威壓越來越近。

    就在這一人一妖保持詭異的沉寂之時,下一刻,幾道人影踏空而落。

    “木城主,誰能告訴我們,到底發生什麼!”

    此刻,半空中停留著4位氣勢強大的強者,比起天門城主不弱絲毫,甚至要更強大。

    領頭一人冷喝一聲,旁邊一位女性強者更是怒斥道“百獸林說妖木城襲殺了它們的守衛者,前來對質!為何會爆發戰斗?”

    “你還膽敢暴露神兵……”

    “住嘴!”

    女性強者剛說到一半,領頭的中年冷喝一聲,側頭看了她一眼,冷冷道“什麼神兵?”

    話音一出,女性九品忽然閉嘴。

    領頭的中年強者看向不吭聲的天門城主,冷冷道“為何會出手?”

    “又為何要襲殺百獸林的妖族?”

    天門城主悶聲道“百獸林被襲擊一事,本王並不知情!之所以出手,是百獸林不听我等解釋,滅殺我妖木城城民,甚至擊殺了兩位統領!

    鱷王和獅王更是全力對本王出手,不得不戰!”

    領頭中年眉頭頓時皺起,旁邊的女性強者再次喝道“那你也不該使用兵器!”

    天門城主冷冷看著她,淡淡道“難道本王就該被百獸林擊殺?妖木城這些年來,死傷無數,如今更是被百獸林大鬧一通,王城被毀!

    這就是禁區對妖木城的態度?

    這麼多年來,禁區承諾的好處,本王可是一絲沒看到!

    這事,禁區去解決,百獸林但凡再來妖木城尋事,本王便帶人撤離南七域!”

    “你敢!”

    女性強者大怒,天門城主冷冷道“你還不是絕巔之境,沒資格沖本王大呼小叫!”

    “混賬!”

    “本王七子已拜入槐王門下!你是在挑釁槐王?”

    “你!”

    “夠了!”

    領頭中年一聲冷喝,打斷了兩人的對話。

    環顧一圈,等看到一旁的妖木,中年眉頭微蹙,根據百獸林的說法,襲殺它們守衛者的便是妖木城的妖木。

    真是妖木做的嗎?

    這一次,木王還暴露了神兵,更是讓他頭疼不已。

    這事一旦處置不好,會出大麻煩的。

    還有,這事從頭到尾都有些詭異之處,妖木城無端端的要招惹百獸林干嘛?

    難不成,真為了城外那頭八品的妖獸?

    一頭剛入八品的妖獸,威脅再大,也不至于讓妖木城鋌而走險,作出半途襲殺的事。

    這還不是關鍵,關鍵是襲殺之下,居然沒能殺了那頭妖獸,讓對方跑了,還回了百獸林告狀,這簡直就是恥辱!

    此刻,從禁區出來的這位九品強者,也有些頭疼欲裂的感覺。

    壓下心中的不滿和惱火,領頭中年喝道“走,去城主府詳說!”

    天門城主也不多說,朝內城飛去。

    不過看到內城也被破壞的亂七八糟,天門城主眼神愈加的冷厲起來。

    內城,主要還不是百獸林干的,而是神木干的。

    妖木城,被毀大半!

    死傷無數!

    兩位統領也死了,如今的妖木城,除了他和神木,只剩下一位尊者和三位統領了。

    南七域十三城,恐怕沒有哪一城比妖木城損失更大,實力更弱。

    而且還要面對希望城的武者……

    天門城主眼神愈加陰郁起來,這事,的確要查清楚了!

    神木,到底和自己還是不是一條心?

    ……

    就在禁區來人,開始想辦法解決問題的同時。

    方平也在距離天門城幾千米外,冒出了腦袋。

    “真刺激!”

    方平打了個冷顫,好多九品!

    前前後後,八個九品!

    這輩子,他都沒見過這麼多的九品強者,這次倒是長見識了。

    狡跑掉的同時,他就開始往外跑。

    天門城,也有地下排水道,方平鑽入排水道,感應到上空的九品氣息,都快嚇的心髒跳出來了。

    什麼叫刀尖上跳舞,他就是!

    “幸好,幸好百獸林的強者吸引了他們的注意力……”

    方平暗呼僥幸,至于這次這麼一鬧,到底會不會被查出來,會不會暴露自己的事……不太好說。

    真要查的話……南九域那邊也發生過被人潛入的事。

    要是雙方信息有互通,而且都把這事當大事匯報了上去,方平猜測,可能會被猜到是自己干的。

    不過就算猜到了,方平覺得也沒什麼。

    雙方本就是敵對的,而且還是生死大仇的那種。

    他主要還是擔心,會不會最後導致那些野生的妖獸妖植,去找人類麻煩?

    要是造成這樣的後果,那就有些麻煩了。

    “不管了,這事我也不想的,都是狡干的!”

    方平忽然覺得自己也挺委屈的,這事他還真沒想干,都是狡干的,他能有什麼辦法。

    “對了,我這次回去,是不是要被趕走了?”

    方平忽然想到了一個問題!

    他這次回到希望城,希望城會趕走他嗎?

    可能性很大啊!

    要不要保密,裝著我不知情呢?

    可保密,我的功勞可就沒了。

    我今天殺了五個高品,幾百中品,數萬下三品武者,毀了大半個天門城,促成了雙方內訌……

    這麼大的功績,九品都做不到吧?

    瞞了,那就當個無名英雄。

    不瞞,那就做好馬上被趕走的準備,希望城的強者恐怕恨不得拍死他。

    “我準備在這多待一段時間的……”

    方平心中嘆息,我才進來一天啊!

    此刻,天色還沒亮呢。

    從昨天進來到現在,才過去24小時不到,這要是被趕走了,多丟人。

    “都是秦鳳青那混蛋,瞎給情報!”

    方平隨手將鍋丟給了秦鳳青,要不是這家伙情報不準,都鬧不出這麼多事。

    還有……不會被拉黑吧?

    方平有些驚恐,那我以後到哪挖礦去?

    ……

    與此同時。

    狡王林回希望城的路上,秦鳳青罵罵咧咧的,低罵道“就五把破兵器,都是方平那混蛋,狡的好東西肯定被他吞了!”

    挖坑挖了半天,就挖出了幾柄破爛兵器。

    三柄相當于級合金強度,一把d級的,唯一一個還算強的,b級的居然是類似于指虎的武器,小的可憐!

    秦鳳青都快氣爆了!

    這個八品老巢,抄的有點虧。

    狡逃跑的時候,氣息傳來,他差點嚇尿。

    冒著這麼大的風險,結果收獲寥寥,他能開心才怪了。

    “方平那小子,沒死在天門城吧?”

    “我的礦還沒分贓呢!”

    “那家伙能找到埋礦的地方嗎?”

    “我要不要去蝟狗嶺附近找找看,也許能找到他藏的地方呢?”

    一個個念頭,在秦鳳青腦海中升起,他不是太想回希望城。

    回去了……自己恐怕要被丟出去。

    這次他也不想的!

    秦鳳青也覺得委屈,這事都是方平和狡鬧的,他什麼都沒干。

    明明說好的殺七品妖獸,結果冒出了八品,八品還不夠,然後冒出了九品,九品還不夠……最後出來那麼多九品!

    再鬧下去,是不是有絕巔強者出來了?

    “不會被拉黑名單吧?南江地窟進不去了,魔都地窟要是也進不來……我怎麼辦啊?”

    秦鳳青一臉悲傷,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要是所有地窟都拉黑了他,以後還怎麼混啊?

    此時此刻,秦鳳青和方平都很悲傷,生怕被拉入了黑名單,禁止入內。

    換一個中品武者,官方不許他進地窟,嘴上不說,心里大概也樂滋滋的。

    很多中品武者,每年都是無奈之下,有強制任務,才會進入地窟。

    地窟對很多人而言,進去就是九死一生。

    至于被官方拉黑,不許入內……百年來,華國還沒發生過這樣的事,除非邪教武者。



伊莉小說網 |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最新章節

 ** 作者︰老鷹吃小雞所寫的《全球高武》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全球高武》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全球高武》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