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類型 >> 全球高武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447章 拉黑你!(為方雲曦盟主加更1/3)
作者︰老鷹吃小雞 下載︰全球高武TXT下載
    方平幾人吵吵鬧鬧的,幾位宗師強者都沒在意。

    此刻,眾人還在盯著天門城方向。

    安靜了片刻,南雲月忽然道“這倆小子,以後不許進地窟!”

    吳奎山淡淡道“還有這說法?”

    南雲月不說話了,一旁的範老有些哭笑不得道“南部長說笑了,不過……小吳,還是要悠著點來。”

    他老了,受不得刺激了。

    隔幾天來一次幾十位九品爆發,他也會崩潰的。

    吳奎山此刻也有些無奈,苦笑道“這個……不太好控制。”

    我怎麼控制啊?

    這倆小子進了地窟,哪有好處往哪鑽,九品的都擋不住,我敢跑到九品眼皮子底下拉人回來嗎?

    範老也笑了起來,頓了頓道“你的神兵……最近不要用了。”

    “嗯,我知道的。”

    南雲月和張衛雨同時看向吳奎山,南雲月好像想到了什麼,沉聲道“三年前,天門城被人突襲,是吳校長做的?”

    “嗯。”

    “吳校長!”

    南雲月頓時凝眉,“下次不要亂來……”

    吳奎山忽然看向她,淡笑道“亂來?南部長說的吳某有些不明白,如何是亂來?我一個八品武者,襲殺敵對的城池,難道還怕什麼?

    本就是生死仇敵,我又不是九品絕巔,你說九品絕巔出手,可能會引起亂局。

    我不是吧?

    既然如此,我殺進去,又有何不可?

    南部長,多年的安逸,恐怕讓你錯估地窟的形式了,在地窟強者眼中,別說我這個八品,就是你……現在殺過去,都未必會造成什麼影響。”

    南雲月豎起眉頭,略顯不快道“吳校長,你知道我的意思,我並非說你不該去,但是起碼要說一聲,這是應該的吧?

    你冒然攻入天門城,還有這次也一樣,你魔武的學生,冒然引起百獸林和天門城交戰……”

    吳奎山笑而不語。

    一旁的田牧忽然不耐煩道“閉嘴吧你!知道個屁,打起來最好,嗶嗶啥玩意!”

    “……”

    全場皆寂!

    外圍,方平強忍著狂笑的沖動,輕輕拍著秦鳳青的大光頭,臥槽,老田好牛!

    南雲月……現在他知道這女的誰了。

    三部部長之一!

    九品絕巔之下第一人!

    結果,八品的田牧,那是張口就罵,太牛了。

    南雲月也懵了,一臉呆滯。

    我被罵了?

    田牧仿佛才意識到什麼,干咳一聲道“南部長別誤會,沒罵你,我老田就這性子,習慣了。不信你去問張部長,我經常問候他親戚……”

    張濤,華國排名第二的頂級強者,正兒八經的九品絕巔!

    現在,成了田牧口中的甩鍋對象。

    南雲月再次呆滯,一旁的範老頭大如牛,呵斥道“田將軍,說話注意方式!”

    “對對對,抱歉抱歉,這次真的是口誤,我粗習慣了,跟娘們說話沒太考慮太多。”

    張衛雨見南雲月有暴走的趨勢,不得不插話道“田將軍,不用如此,有話就直說吧。”

    真把田牧當粗漢,那自己就是白痴。

    一個魔武畢業的高材生,會是粗漢?

    魔武的學生,可不單純是實力強大。

    田牧能成為鎮守一方的大將,也不是靠粗魯得來的。

    軍部甚至有意讓他成為副司令,或者直接接任魔都軍區司令一職,這家伙自己不干而已,粗人可以當打手,這種坐鎮一方的將領,可不是如此。

    至于田牧不怕南雲月,也不奇怪。

    他是軍部的人,南雲月是偵緝部的部長,又管不到他。

    實力雖然相差不少,可南雲月總不能因為幾句話,就對他出手。

    南雲月真敢對他出手,軍部李司令都能打上門來。

    田牧,那是軍部數一數二的悍將。

    從三品一直殺到了八品,正宗的從血海中殺出來的強者,這一生全部都在征戰中度過,殺戮了近五十年!

    五十年來,兄弟姐妹、妻子兒女全部戰死在地窟。

    他連張濤都是張口就罵,張濤還不好和他計較,一是不能,而是不敢。

    李振對田牧極其看重,也不會允許有人對他出手。

    田牧見張衛雨說話了,這才笑道“那我就直說了,娘們嘛,就算成了武者,就算成了強者,那也是優柔寡斷。

    都到這份上了,大戰隨時會開啟。

    這時候,你居然跟老子說鬧大了不好?

    開國際玩笑呢!

    這時候,那是死一個少一個!

    沒有方平,沒有老吳的神兵,這次能打起來嗎?

    打不起來,就百獸林這些禁地,和這些城池,說是不往來,實際上你知道那些妖獸就真的不仇視咱們?

    現在,逼的天門城主暴露了神兵,這才是好事,就算雙方最後和解了,恐怕也沒之前那樣親密,反而各自多幾分防範。

    別說妖獸沒打來,打來了又怎麼樣?

    所謂的守護一族,難道不是妖獸妖植?

    你們自己安慰自己呢,還真以為真到了大戰的時候,這些妖獸和妖植會坐視?

    南部長,你在京都地窟是不是太安逸了?別他麼告訴我,京都地窟的妖獸跟你是兄弟姐妹,少扯淡了。”

    田牧罵罵咧咧的,粗口不斷,說的南雲月是臉色漲紅不已。

    她一個快到九品絕巔的部長,被人罵的都不知道該不該回罵回去。

    一旁的範老忽然踢了他一腳,再次訓斥道“好好說話!”

    田牧也是七十歲的人了,不過範老年紀很大,上百歲了。

    被踢了,他也沒話說。

    輕咳一聲,田牧笑呵呵道“別介意,你們選擇重要的听。我的意思是,甭管這次是方平有意還是無意的,那都不是壞事,是好事!

    你們不喜歡這倆小子,我是真喜歡。

    這樣,魔武要是罩不住,來軍部,兩人給我打下手,當個將軍沒問題!

    什麼不許下地窟,扯犢子呢!

    咳咳,好了,我不罵了,大家別瞪眼。”

    田牧見自己說完,眾人都瞪著他,笑了一聲,又道“總之,事情是好事,老吳說有事他擔著,沒那個必要。

    我人類,我華國,還沒到委曲求全的時候!

    真要來了,殺就是了!

    怕犧牲,怕死,那就不要開戰了,干脆讓地窟強者進入人類世界,咱們一起往外太空逃,多好!”

    南雲月凝眉道“田將軍,我知道你的意思,我的意思是,現在不要過分刺激這些地窟強者和妖族……”

    南雲月並非怯戰派,到了距離九品絕巔只差一步的地步,她也征戰過無數次。

    可京都那邊,包括整個人類,其實目前主流思想都是拖。

    將大戰拖延到最後的時刻!

    給人類爭取時間!

    田牧嗤笑道“懂什麼,一看就知道光會動手不會動腦子的莽夫。”

    “田牧!”

    南雲月怒了,你真以為滾刀肉我就拿你沒辦法了?

    田牧干笑道“習慣,習慣。繼續,繼續說。我的意思是,不能一味的示弱,這樣是不行的。其實我的意思是,必要的時候,打一次大戰!”

    田牧眼神冷厲了起來,沉聲道“一味的弱,只會讓人覺得人類可欺,可滅,可辱!

    弱者無外交,這話其實是通用的。

    你們一味想著拖延,那是沒用的,必須要打痛了對方,讓對方知道我們的強大,知道我們不怕魚死網破,這樣一來,才能拖住對方!

    沒有萬全的把握,他們就不敢全面開戰!

    所以,我已經向軍部提議……當然,那是之前,之前我提議,天南地窟開啟之後,我們直接聚集大批老輩強者,包括我們這些軍中武者,一起殺進去,殺他個血流成河!

    現在,我要建議,不用等天南地窟了,就在魔都地窟!

    趁著妖族和他們不和之際,雙方沒有何談之前,干一次大的!

    徹底剿滅天門城、東葵城!

    地窟十三城,妖植一脈有6城,滅了這兩城,還有4城,一不做二不休,全部滅了他們!

    御海山深處,還有幾位前輩坐鎮,這一次,讓幾位前輩攔住對方,露出生死搏殺之態,嚇住對方!

    嚇不住,那就徹底戰一次,哪怕隕落一兩位,也要嚇住他們,震住他們!

    我輩武者,寧願站著死,絕不跪著生!

    就看這些前輩,敢不敢豁出去干一次了!”

    眾人震動,南雲月咬著牙,半晌才道“一旦引起了全面大戰,你田牧承擔的起這樣的責任嗎?”

    田牧淡淡道“那我不知道,誰知道那時候我還在不在,可總這樣不是回事,我們一直束手束腳,無法全力以赴。

    你南雲月可以斬殺天門城主吧,同為九品,你並非絕巔,可你敢殺他嗎?

    你不敢!

    可他敢!

    他要是比你強,他就敢殺你!

    南部長,這樣的日子,真的夠了。

    京都地窟,為何可以安享多年平靜?

    殺怕了對方!

    是,我們也死人了,可對方死的更多,打怕了他們,自然就能迎來和平。”

    南雲月嘆氣道“可現在,京都再次爆發戰爭了。”

    “我知道,可起碼迎來了幾十年的和平,幾十年下來,咱們也穩固了防線,別的地方不說,京都被攻破的概率極小,怕什麼?”

    田牧笑呵呵道“所以,我想在魔都也來一次,這一次打下來,魔都也許也可以安靜一些年。

    剛好,方平這小子給我找到了機會。

    死人,那是正常的,哪有打仗不死人的,又不是過家家。

    可我們死人,對方也死,我們不怕,我就不信他們不怕!

    東葵城算什麼?

    我們征戰沙場,長的百年,短的幾十年,就這群沒打過幾次戰斗的家伙,也敢跟我們廝殺?

    笑話!

    若不是有所顧忌,範老擋住九品,我帶人殺光了他們的中低品武者,我看留下幾個高品還能掀起多大風浪?“田將軍。”

    張衛雨輕聲道“這事還要三思,你要明白,每一位九品絕巔,都是我們人類的脊梁!兩年前,因為楊前輩隕落,爆發了天南之戰……如果這次再有前輩隕落……那就是滅頂之災了!”

    田牧語氣森然道“再等下去,也是滅頂之災!”

    “諸位,這事還得從長計議。”

    一旁的寇邊疆插了一句話,輕聲道“再考慮考慮吧,目前如何決策,還得中央和軍部答復。

    至于方平一事……無關大局,不用太過在意。”

    寇邊疆打了個馬虎眼,田牧撇撇嘴道“我覺得這小子不錯,干的漂亮,比你們這些九品頂用的多。”

    說著,田牧看了一眼方平。

    而此刻,方平齜牙對他笑,老田這麼看好自己,這麼夸我,我會不好意思的,也會驕傲的。

    田牧卻是愣了一下!

    他愣住了,其他人也愣住了。

    半晌,田牧忽然道“他听到了?”

    方平臉色一變!

    田牧忽然一伸手抓住了他,暴怒道“混蛋玩意,你在偷听?”

    方平一臉茫然,搖頭道“沒啊!”

    “滾蛋!”

    田牧氣的半死,南雲月幾人也都一臉惱火……丟人了。

    倒不是方平偷听了,有啥大不了的。

    關鍵是,真他麼丟人了。

    他們設立了精神力屏障的,怎麼會被偷听到?

    方平好像也發覺自己暴露了,臉色變了變,干巴巴笑道“我……那個,我是金骨,精神力那個……好像也不弱……不小心听到的。

    您幾位繼續,繼續,不用管我。”

    所有宗師臉色都漆黑一片!

    丟人了!

    真他麼丟大人了。

    三大九品,好幾位八品,外加這麼多七品談話,被一個五品武者竊听了,見鬼了這是!

    這臉都快被打腫了!

    不過片刻後,張衛雨忽然道“這小子不對勁!”

    南雲月也凝眉道“他剛剛屏蔽了氣息,我們直接忽略了他。”

    不是方平精神力強大到穿透他們布下的精神力屏障了!

    而是這家伙,故意的。

    故意斂去了氣息,穿透了精神力屏障,他們還沒怎麼察覺到。

    若不是這小子自己傻乎乎的咧嘴笑,他們真沒在意他。

    南雲月忽然又道“他去過天門城,可能深入了天門城,也許,還爆發過吳校長神兵的氣息,很奸滑的小子。”

    方平嘴角抽動了一下。

    張衛雨陰森森道“本事很大嘛!既然這麼大本事,那以後情報的搜集,都歸你了!”

    “得了吧!”

    田牧忽然撇嘴,搖頭道“你想他再次引發幾次大戰嗎?沒準備好,趁早死了這條心。”

    張衛雨語塞,說的好有道理。

    讓這小子去搜集情報,他怕情報還沒到,人類就已經和地窟開戰了。

    方平干笑一聲,小心翼翼道“諸位宗師,咱們……咱們華國,九品絕巔的強者多嗎?”

    眾人都不說話。

    “地窟那邊呢?”

    “禁區那邊什麼情況?”

    “妖命和妖植一脈已經達成協議,聯手了嗎?”

    “地窟的天才,都在禁區,為什麼都不回來了?”

    “禁地的妖獸妖植,和地窟城池的關系如何?”

    “人類真的不是對手,一點希望都沒嗎?”

    “逃的話,有適合人類生存的空間嗎?”

    “咱們華國傳說中的那些神仙,還有人活著嗎?”

    “剛剛張鎮守說的楊前輩隕落,是華國的絕巔強者隕落了嗎?”

    “……”

    方平是滿肚子的疑惑,此刻都趁機拋了出來。

    此地,一位三部部長之一,一位四大鎮守使之一的九品強者在,方平覺得,他們肯定知道很多絕密消息。

    之前偷听,其實也是為了了解更多的高層信息。

    沒想到……被夸的有些情不自禁,暴露了。

    還有,吳奎山和黃景這些人也在這,這些老頭子,是不是也對他隱瞞了什麼?

    強者的話,都不可信啊!

    忽悠別人忽悠多了,現在方平懷疑,這些老頭子可能也一直在忽悠他。

    也許,這些家伙都知道內幕呢。

    等他問了一陣,張衛雨輕輕搖頭道“該你知道的,你自然會知道。不該知道的,也不用特意去弄清楚……”

    方平嘆息道“關鍵是,我準備過段時間去禁區轉轉,不弄明白了,我去了不知道怎麼辦啊。”

    “……”

    沉默,死寂般的沉默。

    許久,吳奎山開口道“放心,我會看好他的!地窟……短時間內不給他進來!”

    剛剛,南雲月說這話,他是直接反駁。

    現在,吳奎山覺得,是時候給他拉黑名單了。

    這小子沒瘋吧!

    他要去禁區!

    就連田牧,也忍不住捶了捶腦袋,嘆氣道“魔都地窟短時間內別給他進來了,我只想在南七域打一場,還沒想直接打到禁區去。”

    方平干笑道“諸位前輩,我開個玩笑而已,您幾位還當真了……”

    眾人紛紛看著他,又看了看遠處那些還沒散去的九品威壓,你開玩笑,我們真不敢當玩笑。

    你真要跑禁區去了,又招惹了大禍出來,在場的這些人,沒一個有能耐幫你擦屁股的。

    吳奎山在魔都地窟內,還能稍微撐著點,禁區頂級強者出來……吳奎山秒跪。

    “你不缺資源,好好修煉,滾吧!”

    吳奎山一腳踢開了他,他現在有些不想看到方平,甚至都有些同情黃景,這老家伙之前會不會被嚇得尿褲子?

    難怪之前看到他,他一言不發,臉色漆黑,比自己丟了神兵都要臉色難看。

    今天只是幾十道九品威壓而已,哪天方平招惹出了九品絕巔,大家都得哭。

    不對,幾十道九品威壓而已……吳奎山忽然不寒而栗,我才八品啊,為何會產生不過如此的想法?

    s推本書,宅豬至高神的神書《牧神記》,兄弟們都去看看,咱們的秦鳳青這二貨就是來自《牧神記》,我把他寫成這樣子,不知道大神會不會氣吐血……鷹鷹好害怕……



伊莉小說網 |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最新章節

 ** 作者︰老鷹吃小雞所寫的《全球高武》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全球高武》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全球高武》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