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全球高武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463章 界域之地,古武時代
作者︰老鷹吃小雞 下載︰全球高武TXT下載
    </div>    “第四場開始!”

    王部長等王金洋兩人下台,直接宣布開始。

    李寒松扭了扭脖子,看了一眼對面戰起來的李飛,咕噥道︰“這小子和李司令沒關系吧?”

    他今年才23歲,李飛比他還要大幾歲。

    可李寒松說起“這小子”是一點別扭感沒有。

    三戰打下來,別看大家嘴上不說,其實還是有些看不起對面幾人的。

    在場的幾人,誰不是心高氣傲之輩?

    對方三個六品中段,真的不怎麼樣。

    方平微微凝眉道︰“別管有沒有關系。別大意了,這些人當中,我發現就李飛和鄭南奇,身上血腥氣重一點,這倆能到六品高段,還是吃過苦的。”

    “放心。”

    李寒松點點頭,邁步走出。

    王金洋則是坐下片刻,忽然起身朝那邊走去。

    方平愣了一下,我都沒說,你就過去了?

    你這是要干嘛?

    不過想想,南武窮到了這地步,老王這家伙為了資源也是不擇手段,方平倒是了解的。

    從認識王金洋開始,有好處的地方都有他。

    不管是做任務,下地窟,還是方平說發現了逃犯,老王都很積極,因為有好處,這家伙可不在乎是不是要點牌面。

    老王主動湊過去,可以理解。

    方平可以理解,秦鳳青臉色卻是發黑。

    瑪德,你來干嘛?

    沒搭理老王,秦鳳青繼續順手拿果子發現空了!

    一旁,蔣超無辜地看著他,大光頭好能吃!

    我的果子沒了!

    秦鳳青也沒有不好意思,笑呵呵地拍著他的肩膀道︰“回頭我請你吃好吃的,能量果吃多了倒胃口,咱們男人,就該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兄弟,中午我請客,別客氣!”

    他都想好了,中午去食堂蹭飯,挺不錯的。

    一旁,老王也沒理他,而是和之前那人交流了起來。

    老王沒忽悠,而是一臉認真地和對方探討武道。

    秦鳳青見其他人也都側耳旁听,有些無奈,掃了一眼蔣超,好像就這胖子不太在意,看來自己的目標要定在這家伙身上了。

    他們聊的起勁,也讓切磋賽,真正打出了點友誼第一,比賽第二的味道來。

    而場中。

    李寒松卻是第一次展示出了自己的全部實力!

    如同金人的李寒松,如同瘋魔,上來就是全力以赴,爆捶李飛。

    李飛用刀,李寒松用拳。

    這兩人,也不含糊,上場就是硬踫硬。

    李飛的刀雖然是神兵,可真正發揮的作用,也就比a級兵器稍微強一點。

    兩人飛快踫撞數十次,李飛一刀劈在李寒松身上,直接爆發出燦爛的火光,真的如同砍中了金人。

    方平看了一會,忽然有些自卑。

    啥情況?

    這鐵頭的半金身,好像比他的半金身還要強一點!

    六品高段的李飛,手持神兵,劈砍在他身上,居然只是留下一些淺淺的刀痕,李寒松這是防御無敵了啊!

    起碼在五六品這個階段,這家伙真的有些防御無敵的滋味了。

    李寒松此刻極為囂張,雖然被劈飛幾次,卻是大笑道︰“繼續!來,往頭上砍!”

    說罷,這家伙的腦袋,徹底成了金色,暴喝道︰“來啊,砍!”

    光說不算,李寒松主動沖上去,李飛一刀劈落,他直接拿腦袋來頂,一拳也轟向李飛的腦袋。

    看誰能打爆誰的腦袋!

    李飛眼中怒色一閃,也是不肯退卻,低喝連連,爆發出一陣氣血潮汐,余波震的地面泥土飛濺。

    砰砰砰!

    一連串的爆鳴聲響起。

    李寒松嘴上還在狂笑著,心里卻是狂罵,砍的好痛!

    腦漿都要被震出來了!

    對方是沒能劈碎他的腦袋,可頭皮也被砍的血肉模糊,關鍵力量的震動透射,震的他腦袋都發木了。

    可輸人不輸陣,李寒松也不管了,李飛砍他的,他也瘋狂錘擊李飛。

    這兩人的戰斗,是這幾場戰斗打的最激烈的一次。

    兩人都是不閃不退,就是硬干。

    李寒松腦袋都成血葫蘆了,卻是毫不在意,繼續狂笑,得打出霸氣來!

    你砍的我冒血,我狂笑是不是顯得更霸氣一點?

    “白痴!”

    這個詞,同時出現在方平幾人腦海中。

    李寒松在干嘛?

    你鐵頭是優勢,可你別老是拿頭去擋神兵啊!

    這家伙都快被劈成兩半了,頭頂的金色骨骼都冒出來了,也太猖狂了吧。

    方平幾人罵歸罵,嘴上自然不會說。

    倒是蔣超幾人,越發確定,這些武大學生都是瘋子。

    太瘋狂了!

    秦鳳青說他們殺人如麻,還真不像假的。

    主席台上。

    李老頭看的都快打瞌睡了,這倆人就是你給我一刀,我給你一拳。

    一個仗著頭硬,一個仗著氣血渾厚直接升起了氣血防御罩。

    這麼打下去,最後還得看誰能撐的更久。

    李寒松的鐵頭,也是要消耗氣血之力的,不過李飛消耗更大一些,可對方實力也強的多,恢復力快的多,李寒松未必耗得過對方。

    看了一會,兩人大概有的打。

    李老頭忽然看向李默道︰“李老哥,說起來咱們五百年前還是一家人”

    李默看了看他,沒吭聲。

    “小輩們打到現在,雙方也就最後一人沒下場了,你們那邊六品高段,我們這邊五品巔峰,要不要猜猜,誰最後能贏?”

    王部長陡然看向他,你想干嘛?

    李默淡淡道︰“李院長有話直說。”

    李老頭笑眯眯道︰“小賭怡情,李老哥有沒有興趣賭一賭?”

    李默干脆直接道︰“沒興趣。”

    李老頭一臉訕訕,啥情況?

    賭一把你都不敢?

    鎮星城的小輩很容易受激的,老一輩倒是難激的很。

    李默不願意賭,李老頭也沒辦法,不過嘴上還是說道︰“我覺得打到現在,沒太大懸念了,不管李寒松輸贏如何,方平穩贏。”

    王部長見狀呵斥道︰“李院長!”

    這家伙,真以為到了八品的,還是傻子?

    你這點激將法,也就忽悠一下那些年輕人了。

    王部長剛呵斥完,李默忽然笑道︰“李院長,也不用激我,既然你這麼說,小輩們的比斗沒意思,不如你我來一場如何?”

    李老頭笑眯眯道︰“我就算了,我又不是八品,你可是八品巔峰,不如讓王部長來陪李先生切磋切磋?”

    王部長臉都黑了,李長生再敢說話,他就踹死他!

    李默也不接話,你認慫就夠了。

    魔武的小輩囂張,你囂張不起來吧?

    李老頭大概也覺得有些丟人,干咳一聲道︰“要不然,等老吳回來了,陪李先生玩玩?”

    李默依舊沒接話,而是轉而問道︰“南七域情況現在如何了?”

    王部長開口道︰“軍部那邊,前天收到的消息,還在僵持中!幾大禁地,七位九品妖獸出手了,和禁區的人戰了一次不過禁區也有妖獸走出了御海山,戰斗打了一會,又平息了。

    目前,天門城這邊,聚集了南七域的人,禁地妖獸,以及禁區來人。

    大概要談和了。”

    說著,王部長又道︰“另外,天門城恐怕真要搬遷了,如今天門城損失慘重,已經不再適合成為進攻希望城的先鋒”

    他正說著,一直沒開口的呂鳳柔忽然道︰“天門城搬遷還是撤離?”

    王部長看了她一眼,沉聲道︰“呂院長,不管是搬遷還是撤離,天門城主都是九品強者,如今更是手持九品神兵,論起戰力,並非一般的九品可比。

    哪怕是吳鎮守,實力雖然要勝過對方一截,手持神兵擊敗對方可以,可想殺他,也是難上加難!

    若是配合天門樹,吳鎮守恐怕也難以抵擋兩者聯手。

    我說這些話的意思,你應該明白”

    呂鳳柔皺眉道︰“我只是問是撤離還是搬遷,王部長不必和我解釋這麼多。”

    王部長沉默片刻,半晌才道︰“撤離的可能性更大,如今他在南七域被禁地敵視,一直留在南七域,也許會出現一些麻煩,具體如何,我也不清楚。”

    “撤離撤離到你們口中的中央禁區嗎?”

    呂鳳柔臉色復雜,又道︰“禁區,我們可以進入嗎?”

    一旁,李默開口道︰“禁區危險重重,每條通道都有強者鎮守,過不去的。”

    王部長看了他一眼,李默知道他在想什麼,搖頭道︰“那是年輕人的戰場。”

    王部長也不再說,轉移話題道︰“呂院長,就算對方不走,你想擊殺對方,也沒有辦法。等到有朝一日真的爆發了全面決戰,那時候自有清算的時候。

    這些域界屠殺我們人類的城池強者,包括那些城主,最後都會被清算!

    真到了那時候,再無顧忌,這些手染人類鮮血的地窟武者,一個都別想跑!”

    呂鳳柔淡淡道︰“對方一直躲在禁區不出來呢?”

    說完,又道︰“這是我的私仇,不勞王部長費心了,我知道消息就行。”

    王部長聞言不再多說,李老頭倒是摸著下巴道︰“王部長,發現過呂叔的行蹤嗎?”

    王部長皺了皺眉,半晌才搖頭道︰“他不在御海山那邊,應該是這樣。御海山有一些人類武者在,之前萬山寺的戒空方丈其實就一直在御海山深處,消息其實我們還是知道的。

    可呂先生不在那邊。”

    李老頭頭疼道︰“我以為呂叔去中央山脈了就是御海山。現在你們說不在,那他去哪了?”

    李默看了一眼呂鳳柔,見她眼神復雜,想了想道︰“如果他沒去御海山那可能是去了禁忌海。”

    呂鳳柔臉色變了。

    禁忌海!

    無人生還的禁忌海!

    如果自己父親去了御海山,那還有生還的希望,可真要去了禁忌海,恐怕真的死了。

    李默嘆氣道︰“我只是猜測,當然,不排除你父親還在南七域某處閉關,這都是有可能的。又或者在界域之地。”

    “界域之地?”

    李老頭都有些抓耳撓腮了,急忙道︰“界域之地是什麼地方?”

    “就是各個小域之間的屏障之地。”

    李默解釋道︰“南七域東西方向,走到盡頭,就是界域之地!不過跨度很大,東方的界域之地,距離希望城3000多公里,還要跨越禁忌海的一片區域才能抵達。

    而且東方那邊有百獸林這樣的禁地,還要穿越三座城池,人類哪怕九品武者想要過去,也極難。

    西方有萬蟻沙漠這樣的禁地阻擋,到了盡頭,還要跨越御海山一小片地界,才能抵達西方的界域之地。

    界域之地危險重重,呂振未必會在那,畢竟他走之前才七品巔峰”

    呂鳳柔微微凝眉道︰“為什麼要去界域之地?”

    武者不會主動找死。

    去禁區,去禁忌海,可能是為了尋找好處來突破。

    那界域之地有什麼好處值得自己父親去的?

    李默想了想道︰“界域之地的情況,我其實也不是太了解,我也沒去過。實際上,除了幾位老祖宗,其他人大概都沒去過。

    就連老祖,對那邊也是一知半解,不是太清楚。

    不過我听老祖說過界域之地,也許存在一些遺跡!”

    “遺跡?”

    “嗯,遺跡。”李默此刻話也多了一些,解釋道︰“地窟的情況,其實比你們知道的更復雜。

    復雜到,哪怕鎮星城,其實也知道的不多。

    鎮星城的歷史其實也不長,建立到現在,不到300年。

    有些事其實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千年前,甚至更久遠!

    當然,這些事有些不能說,有些沒辦法說,不過既然說到這,那我就多說幾句,界域之地的遺跡,可能有一些是人類強者留下來的!

    時間,也許可以追溯到古武時代。”

    “古武時代?”

    李老頭挑眉道︰“你確定?”

    “不確定。”

    李老頭無語,你回答的真干脆。

    所謂的古武時代,就是指武道出現的初期,那都是不知道多久遠之前的事了。

    古武時代,甚至包括仙神傳說的時期,這是一段跨度很長的歷史。

    再之後,便是宗派崛起的時代。

    然後,才是如今的新武時代。

    而一些歷史悠久的宗派,追溯上去,都有千年之久了,古武時代最少也是千年前的事了。

    趁著李默這個了解內情多的人在的時候,李老頭又道︰“也就是說,人類和地窟,並非現在才有交接,也許千年之前就有接觸。

    而你說的界域之地,存在一些遺跡,有地窟的遺跡,也有人類的遺跡。

    你說的遺跡,和妖皇時期有關,對嗎?”

    李默搖頭道︰“不知道,你問我也沒用,有些事,老祖們也不會告訴我們。”

    李老頭笑道︰“你一直稱呼那幾位為老祖宗,你也不小了吧,我很好奇,幾位老祖,年紀多大了?”

    李默再次搖頭道︰“不清楚,我小的時候,幾位老祖就在坐鎮御海山了,這些年來老祖們其實也很苦,近百年來,回鎮星城的次數不到30次。”

    李默說著,嘆氣道︰“老祖們的事,我就不多說了。至于呂振是不是去了界域之地,也不好說,也許過不了多久,他就回來了也不一定。”

    八品的強者,不想說的事,問破腦袋也沒用。

    李老頭聞言也不再詢問,側頭掃了一眼,剛好看到李寒松被一刀劈飛,渾身浴血。

    而李飛也喘著粗氣,紅著眼吼道︰“再來啊!”

    打這個鐵頭,他都快被氣瘋了。

    對方一直挑釁他,跟他對轟了上百招。

    他一次次打飛對方,卻是無法重創對方,李鐵頭韌性十足,防御力也強,打飛了,回來繼續搏殺。

    此刻,李飛鼻子都塌陷了下去,被一拳差點轟碎了腦袋。

    飛出去的李寒松,都看不出臉的樣子了,腦袋也快被打成光頭了,此刻留下的毛發沒幾根。

    李寒松的確韌性十足,下一刻再次飛了回來,叫囂道︰“就這點能耐?來,繼續砍,我都沒哭,你一個六品高段,哭成這熊樣,不嫌丟人?”

    李飛差點氣爆了!

    我是哭嗎?

    你以為我是蔣超那慫貨?

    我是被你一拳頭差點打爆了鼻子,真的忍不住,淚腺不受控制。

    看到兩人叫囂著又要繼續開戰,李老頭輕咳一聲道︰“這倆小子也都姓李,咱們也是算了,這局算平手吧。”

    王部長無言以對,這算什麼理由?

    你們全部姓李,就要算平手,是什麼鬼?

    可切磋戰,打到現在,都要博生死了,王部長也點頭道︰“那就平手吧”

    這話一出,李默臉色微微有些難看,又平手!

    四局,一勝一負兩平,絲毫沒佔到優勢。

    關鍵是,對方全是五品!

    最後一局勝了還好,這要是輸了那就真的丟人現眼了。

    哪怕勝了,打到這地步,也有些丟人到家了。

    李默沒說話,王部長也不再耽誤,開口朗聲道︰“切磋到此為止,雙方平局!”

    李飛氣的想吐血,李寒松更是不樂意,大聲道︰“還沒結束呢!”

    他可是和方平約定好了,勝了才有神兵的。

    現在平局,算怎麼回事?

    這話一出,李飛更憋悶了!

    我都沒說什麼,你還不樂意了?

    你真當我沒辦法斬了你的狗頭!

    李寒松話音一落,李飛頭頂三座三焦之門,一臉的憤怒,來啊,大不了老子開啟一扇門戶,跟你斗到底了!

    李寒松也是腦袋金光閃爍,顯擺什麼,我撞死你!

    不過這小子挺耐打的。

    李寒松也不得不承認,李飛比前幾個家伙好一點尤其是那個胖子,那個胖子,受點小傷居然不打了,這個李飛受傷雖然不重,可也不算輕,能打到現在,他也就仗著鐵頭金身的優勢強撐著了。

    兩人劍拔弩張,下方,方平忽然道︰“二位莫傷了和氣,大家切磋為主,點到為止。何況,我和鄭師兄也坐的太久了,二位給我們一個表現的機會,如何?”

    這話算是給倆人下了個台階,李寒松嘴不慫道︰“也就看在方平的面子上,要不然!”

    說罷,這家伙轉身就落地而下。

    方平掃了他一眼,李鐵頭膨脹了啊!

    再打下去,你要跪了,還裝什麼大頭蒜,現在都可以和秦鳳青當兄弟了,頭發都被人打沒了。

    以前覺得李寒松還挺憨厚老實的,現在

    方平微微搖頭,也不知道啥情況,是實力變強了,所以就膨脹了?

    至于他帶的方平不會承認的。

    他和李寒松,又不是太熟,關我啥事。



伊莉小說網 |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最新章節

 ** 作者︰老鷹吃小雞所寫的《全球高武》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全球高武》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全球高武》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