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類型 >> 全球高武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525章 九品路
作者︰老鷹吃小雞 下載︰全球高武TXT下載
    追悼會現場,也是慶功宴現場。

    宗師們的意思,是陪著這些死去的同袍們一起慶功。

    所謂的慶功宴,就是無限的酒水,堆成山般的陳年老酒,沒有菜肴,只有喝。

    不醉不罷休!

    武者難醉!

    到了高品境,哪有醉酒一說,再烈的酒,哪怕不運功,哪怕不去管,半能量化的內腑器官也瞬間分解融化了這些。

    酒不醉人人自醉!

    宗師們也許頭腦還清醒,可每個人都醉了,醉的有人放浪形骸,嚎啕大哭。

    醉的有人高聲狂歌,聲如狼嚎。

    ……

    醉酒,那是發泄的途徑,也是鬧事的好借口。

    有些人醉了,那是在發泄。

    有些人醉了,那是想鬧事。

    某位長發及腰的漢子,借著醉酒的由頭,抓著方平的領口就質問道“說,到底藏了多少好東西?”

    方平一臉平靜地看著他,半晌才道“你醉了?”

    “對!我醉了!”

    “神智都不清醒了?”

    “對,我醒了什麼都不記得了,你先告訴我,你藏了多少好東西……”

    “砰!”

    方平一拳打在他的眼圈上,笑眯眯道“既然醉了,醒了什麼都不記得了,那肯定也不記得被人打了,對吧?要是還記得,那你挑釁一位比你等級高的武者,明知故犯,更要狠狠打!”

    話落,方平又是一拳打了出去!

    打到最後,秦鳳青嗷嗷直叫,狼狽逃離。

    他就是好奇方平藏了多少好東西而已,這混蛋居然不按套路來,當著那麼多宗師的面就開始狂揍他,太沒人性了!

    揍跑了秦鳳青,混了一頓慶功宴的李老頭也湊了過來,眯眼笑道“小子,跟我說說看,藏了多少?”

    別人不知道,他還是知道的,方平這小子有儲物戒。

    以這小子的性格,不會全部暴露出來的。

    方平笑著朝不遠處的兩位絕巔強者揚了揚下巴,耳朵動了動。

    李老頭了然,嘿嘿笑道“那回去再說。”

    ……

    這些人在借酒狂歡。

    不遠處,李振和張濤也在你一杯我一杯,慢慢的品著不知滋味的酒水。

    喝了一會,張濤開口道“吳奎山有望九品,要不要搭把手?邢開聞戰死,他之前一直常駐東林地窟,現在吳川在臨時頂著,可也不能一直讓吳川在那邊坐鎮……讓範老去東林,吳奎山頂上?”

    “還差一些……”

    “薔薇城主的尸體,在他手上。你我聯手,抽取薔薇城主的本源力量,為他演化一次九品道,如何?”

    “本源未滅?”

    “沒滅。”

    李振聞言疑惑道“那倒是難得一見,這麼說來……未必沒希望。不過,用不著我出手吧?”

    張濤輕笑道“兩個人不是輕松一些麼。”

    李振失笑,微微點頭道“那就做一次,不過,也未必會成功。”

    “嘗試一下,你我出點力而已,薔薇城主的尸體又不是我們的。”

    “哈哈哈……”

    李振忍不住笑了起來,讓不遠處的幾位軍部中人有些意外,沒想到李司令也有笑的開心的時候。

    ……

    武者做事,向來不拖拉。

    很快,軍部的李德勇副司令走了過來。

    先是和李老頭點了點頭,這才看向吳奎山道“司令和張部長去休息區了,讓我來問問,吳校長有沒有興趣看一次九品道演化。”

    吳奎山臉色一動,略顯意外道“司令和部長,要為我演道?”

    “嗯,剛好機會趕上了,吳校長有興趣的話,帶上薔薇城主的尸體,司令他們晚上就要離開……”

    “好,我知道了。”

    李德勇也不停留,很快也離開了。

    他一走,李老頭有些好奇道“老吳,演什麼道?”

    吳奎山想笑,卻是強忍著笑意,看了一眼旁邊還有些茫然的方平。

    想了想,吳奎山開口道“八品到九品的突破,主要還是對道路的茫然,九品武者,都開始走自己的路,當然,一開始只是對道路的淺層探析。

    不過武道路怎麼走,個人有個人的路,八品武者,其實都是沒什麼頭緒的。

    這時候,就算有九品武者,甚至絕巔武者告訴你怎麼走,可武道路到了這地步,靠說是沒用的。

    如果有九品或者絕巔武者,願意為你演化一次武道路,那你多少會有些感悟。”

    方平听的雲里霧里的,干咳一聲道“校長直說好了,是要薔薇城主的尸體嗎?”

    吳奎山有些不好開口,不過還是點頭道“活著的九品和絕巔,也可以為人演化自己的路,可一般情況下,這些強者不會做這事,除非面臨隕落的危機。

    一方面,這種演化會消耗大量的武道本源力量……”

    “本源力量?”

    方平有些疑惑,新名詞,沒听過。

    吳奎山好像在沉思該如何解釋,半晌才道“其實就是九品武者對武道的一種認知和知識的儲備,這也是我前不久才知道的。

    你也知道,鎮星城的人一直在想辦法想奪回楊家老祖的尸體,為的其實就是這種武道本源。

    這種本源力量,你可以當成一名武者,從弱小時到強大時走過的一條完整武道路,到底怎麼走的。

    可這種演化……這麼說吧,就是剪切而不是復制……”

    方平晃了晃腦袋道“您的意思是,武者為人演練這種武道,自身會丟失這種武道知識的儲備?”

    “對。”

    吳奎山點點頭,也松了口氣,你能听明白就好。

    武道修煉到了這個地步,有些東西靠嘴巴是很難描述出來的。

    “所以薔薇城主有這種武道知識儲備,可要是被您用過了,他就被剪切成空白文檔了?”

    “咳咳咳……可以這麼理解。”

    “那薔薇城主尸體就沒了?”

    “還在,不過還在的只是尸體,從表面上看,是沒有缺少什麼的……”

    說著,吳奎山又補充道“當然,可能會出現一些變故,例如心核腦核破碎,也是有可能的。總之,這次演化過後,薔薇城主的尸體,也就和鐵木的尸骸差不多了。”

    如今,完整的薔薇城主尸體,那是極為難得一見的。

    可要是成了鐵木那樣,只剩下遺骸,那就不算什麼了。

    從之前方平把這個當添頭換個政府,吳奎山幾人都沒什麼意見,可見鐵木的尸骸的確沒什麼太大的用處。

    方平想了想道“將這種本源武道演化出來,您就可以進入九品境了嗎?”

    “哪有那麼簡單,薔薇城主的武道路,並非我的武道路,只能說我對九品會有個清晰的認知,而不再是現在的模糊懵懂,明白了嗎?”

    “明白了。”

    方平點頭,有個認知,其實也就有了方向。

    大方向給你了,你起碼知道往哪走,而現在,吳奎山還處于一個不知道走向何方的地步。

    靠他自己去摸索,也許還要很久很久。

    薔薇城主的路,雖然不是他的路,可武道其實殊途同歸,都是為了更強大的力量,武道本就是為了追求強大,而非其他。

    想到這,方平也沒廢話,拿出隨身攜帶的紙和筆,唰唰開始寫了起來。

    吳奎山那是一臉苦笑,一旁,其他幾位魔武宗師也是搖頭不已。

    這小子干脆別練武了,以後開個高利貸公司算了。

    更快,方平遞出了紙和筆,開口道“校長,要求不高,500億!加上之前的,剛好1000億,和您的神兵大概等價,這樣一來,你還是有還錢的資本的。”

    方平那是算的清楚,1000億,九品神兵大概就是這個價了,當然,九品神兵也有高有低。

    不過外人凝練的九品神兵,不適用所有人,也就這價。

    老吳還是有還錢的資本的。

    回頭神兵直接全部抵押了,剛剛夠還債。

    吳奎山做賊似的,朝四處看了看,見好像沒有別人關注這里,急忙接過紙筆,唰唰寫了起來。

    很快,簽名簽好了。

    方平滿意地收回欠條,笑呵呵道“校長,薔薇城主尸體歸您了……不,武道本源歸您了,剩下的還是我的,記得早點還我錢。”

    吳奎山哭笑不得,一旁,李老頭有些急促道“走,咱們一起去看看,我還真不知道九品路怎麼走……不過我是萬道合一,走的是一力破萬法的道,不知道差別大不大?”

    九品道,吳奎山沒方向。

    李老頭是有的!

    不,或者說萬道合一的路,就一條,只修身,一力破道。

    所以薔薇城主的尸體,本源演化,對他用處不大,李老頭也沒想這方面的事,他這次來的目的就是為了神兵。

    ……

    一行人,很快帶著薔薇城主的尸體到了休息區。

    中央小廣場上,兩位絕巔已經在等著了。

    看到吳奎山眾人來了,兩位絕巔也不多說,等吳奎山幾人問候了一聲,張濤開口道“那就開始吧,不過路還是要走自己的路,不要受太深的影響。

    吳校長,萬萬不要陷入其他人的路中,一旦陷入進去了,你不是他,不說能不能走這條路,就算能,你也是弱九品,而不是強力九品。”

    這話,對任何九品都適用。

    之前,鎮星城的人和禁區的人都在爭奪絕巔遺骸,可就算奪到了,走了楊家老祖的路,那也是別人的武道路,就算成就了絕巔,也是其中的弱者。

    當然,再弱的絕巔,那也是絕巔強者,比非絕巔的九品要強大的多。

    吳奎山深吸一口氣,鄭重點頭。

    李振和張濤都不多說,兩人在薔薇城主尸體上開始拍擊起來,方平看了一會,好像也沒什麼異樣。

    不過很快,薔薇城主好像活了過來一般,給方平的感覺,仿佛成了一個活人。

    方平面露異色,九品道演化,會很壯觀嗎?

    事實證明,方平想多了。

    薔薇城主尸體上綻放出淡淡的光輝,不過並不是太顯眼,就在這時候,吳奎山精神力釋放,和尸體進行接觸。

    方平見狀也釋放自己的精神力……結果剛釋放出來,李振瞥了他一眼!

    就這一眼,方平驚恐了!

    他的精神力直接被壓了回去!

    是的,壓了回去,仿佛從未釋放過一般。

    李振沒說話,張濤一邊繼續拍擊薔薇城主的尸體,一邊淡笑道“別搗亂,這種武道路演化,你可以當成一次性消耗品,你剪切一些走了,你們校長看到的就不是完整的了。”

    “哦。”

    方平馬上點頭,原來是這樣。

    難怪這次沒有邀請多位八品來看武道路演化,合著還是一對一的這種。

    不過很快方平回神了,臉色發黑!

    老張……居然又偷听他們說話!

    這位是不是真的太閑了?

    剪切復制,那是吳奎山剛說的,張濤會這麼巧合,剛好和吳奎山打了同一個比方?

    方平是真的一臉無語,就沒見過這麼無聊的絕巔。

    不,他好像也就見過這兩位絕巔強者,而且還都是剛認識不久,也許絕巔都這麼無聊。

    畢竟人家高高在上,太寂寞了,閑著沒事干,找點樂子也正常。

    吳奎山精神力釋放,好像在接受什麼,在觀看什麼。

    時而露出疑惑狀,時而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一旁,呂鳳柔盯著吳奎山一動不動,顯得有些緊張。

    李老頭則是看的有些打瞌睡,他對這個了解的不多,還以為可以看到什麼,結果光看到吳奎山變臉了。

    看著看著,李老頭含糊道“還以為是大眾電影,結果是這家伙自己看私人小電影,沒意思。”

    這話一出,唐峰那是憋的臉色通紅。

    呂鳳柔也是氣的夠嗆,狠狠瞪了他一眼。

    方平也是想笑,朝李老頭豎起了大拇指,這個比喻太形象了。

    現在老吳就是在看私人小電影,還不帶大家分享的那種,的確沒意思。

    不知道過了多久,薔薇王身上的光輝徹底黯淡了下來。

    之前如同活人的薔薇王,此刻尸體仿佛沒有太大的變化,可在方平看來,好像的確少了點什麼。

    在這之前,薔薇王哪怕死了,給方平的感覺,也是睡著的那種,或者在閉關打坐。

    可現在,少了那種活人的味道,如同雕塑一般。

    片刻後,吳奎山睜開眼,眼神深邃至極,很快,朝兩位絕巔鞠躬,輕聲道“多謝司令和部長……”

    “別客氣。”

    兩位絕巔強者聯手演化武道路,消耗的還是別人的武道本源,也不是太難,稍微出點力罷了。

    張濤客套了一句,笑道“感覺如何?”

    “受益匪淺!”

    吳奎山點頭,輕輕吐息道“大體上有了個方向,再整理小花一番,我覺得應該可以走出自己的路。”

    吳奎山都這麼說了,說明他心中還是有些把握和武道路的雛形的。

    張濤笑了一聲,李振也露出些許笑容,接著恢復平靜道“這一次,邢開聞隕落,華國這兩年並未誕生新的九品武者,隕落一人,就少了一人。

    你能盡快進入九品,也能振奮一下人心。

    回魔武之後,盡快吸收消化所得,進入九品境。”

    李振簡單說了幾句,忽然看向一旁的李老頭,微微凝眉道“李長生,萬道合一的路不好走,戰力雖然強大了,可持續時間太短暫,只能爆發瞬間的燦爛。

    你曾六品劍斬八品,我一度想過,局勢危急的一刻,也許你可以走我的路。

    如今……好自為之吧!”

    這話一出,張濤倒是沒什麼反應,方平幾人有些變臉。

    啥意思?

    走你的路?

    剛剛吳奎山說的清楚,走別人的路,那就是剪切,李振要是不死,誰也沒辦法走他的路,哪怕相似,那也不是他的路。

    他看好李老頭,難道是想當個儲備?

    如果他戰死,讓李老頭走上他的武道路?

    李振,可是華國第一強者,起碼目前排名是如此,連李振都如此悲觀嗎?

    李振也不多說,說完這話,身影瞬間消失。

    張濤笑了笑道“我也還有事……”

    “部長,政府的000億到底什麼時候……”

    方平話沒說完,張濤人已經消失了。

    九品絕巔,來無影去無蹤。

    方平撇嘴,這是要賴賬?

    不至于吧?

    要不到賬,方平也不著急,看向吳奎山,一臉興奮道“校長,您要進九品了嗎?”

    吳奎山笑了笑道“還需要一點時間,不過現在……有了點理解……另外……”

    吳奎山說著,微微凝眉道“以前不懂九品,現在看來,九品和六品倒是有些相似。”

    “什麼意思?”

    “九品是在尋路,找路,並未產生質變。”吳奎山沉吟道“九品雖強,可八品武者多了,也是可以圍殺九品的。

    就如五品巔峰的武者多了,圍殺六品也沒問題。

    五品巔峰中的強者,戰六品也不是沒有,並不少見。

    可你听說過,五品武者,戰勝精血合一的武者嗎?

    絕巔……在我看來,也許就是六品中的精血合一!”

    這話一出,方平瞬間理解了,喃喃道“原來如此!精血合一,的確強大無比!”

    是的,六品武者當中,精血合一也是六品巔峰,可六品巔峰和六品巔峰,那是截然不同的。

    更別說,和其他六品初中段的武者比了。

    方平幾人,之前拼死才聯手殺了月桂城的那位精血合一強者。

    方平前前後後,耗空了無數次氣血和精神力。

    就這樣,還打的艱難無比。

    可在王城巨礦中,面對六品巔峰的強者,方平全力爆發之下,殺對方並未耗費多少時間,雖然自身受傷也不輕。

    他甚至在五品中段的時候,都殺過一位弱六品巔峰。

    可那時候,他面對的要是精血合一強者,方平哪怕凝聚了百侖的天地之力,也炸不死對方,死的必然是他。

    強大如唐峰在精血合一階段,殺六品初中段的武者,不要太輕松。

    殺沒有精血合一的六品巔峰,全力爆發之下,也不是太難。

    就在方平還在想這些的時候,吳奎山又道“絕巔和九品之間的差距,比精血合一與一般六品的差距更大,當然,這只是我的猜測,不過應該不會錯。

    難怪一直都說絕巔是真正改變局勢的頂層力量,現在倒是可以理解了。”

    如果一位絕巔,只是匹敵兩三位九品城主,那人類完全無法和地窟抗衡。

    一個地窟,九品強者很多,像天南這邊,加上妖獸,都有0位了。

    一位絕巔只能壓制兩三位九品,那華國14位絕巔,豈不是只能和天南地窟相當?

    方平有些忍不住道“當年不是說李司令和九品交手,只是殺了一個嗎?”

    吳奎山沉吟道“應該只是一種警告吧,又或者……也許殺的是絕巔呢?”

    方平晃了晃腦袋,怎麼可能。

    吳奎山不再多說,面露喜意道“我們可以回去了,這邊不用我們管了,這一次,收獲巨大!”

    說到這,吳奎山忽然不說了。

    他是收獲極大,有了九品神兵,又對九品之路有了方向。

    可1000億的欠條……那也是如鯁在喉。

    欠條不關鍵,關鍵的是,自己一個即將九品的武者,居然靠一個六品武者混到現在,越想越是沒臉。



伊莉小說網 |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最新章節

 ** 作者︰老鷹吃小雞所寫的《全球高武》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全球高武》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全球高武》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