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類型 >> 全球高武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543章 該出青年榜才行
作者︰老鷹吃小雞 下載︰全球高武TXT下載
    方平一臉的無辜!

    這次我真沒說話!

    人家老姚好端端的,自己跑來了認親戚,我該怎麼辦?

    好慌!

    好在,有人幫腔了,李寒松咧嘴笑道“老姚,真的!而且這次你不知道,我們還去了你仇人家……”

    “咳咳!”

    方平輕咳一聲,李寒松醒悟,馬上笑道“到時候再跟你說,反正特別有意思!我還以為你一直要閉關,錯過這次機會了,沒想到你趕在這時候到了,咱們兄弟總算可以聯手再戰了!”

    姚成軍問了一句就不再說話了,此刻,站在一旁極其沉默。

    方平想說幾句,最終無話可說,拍了拍姚成軍的肩膀。

    姚成軍也沒在意,一旁,王金洋則是繼續望天。

    不說話……那比胡說八道更玄乎。

    算了,就當自己听不見,看不見,以後自己就是聾子瞎子好了,否則遲早要完蛋。

    這幾人在小聲議論著,那邊,宗師們確定了一下新名額的事。

    姚成軍精神力具現,剛剛和李逸銘對戰的那一擊,雖然被李德勇掐滅了,可身為宗師,都能感受到,姚成軍實力極強。

    不說比李逸銘厲害,起碼也有一般六品巔峰的武者的戰力了。

    加上南雲月那邊也開了口,李德勇也沒法說什麼。

    實際上,這個名額之前就是準備給姚成軍的。

    ……

    宗師們向來都是來的快走的快,幾位宗師再次消失。

    這下子,其他人也沒心思閉關了。

    李逸銘走了過來,盯著方平看了看,又盯著姚成軍看了看。

    最後,看向李寒松兩人,摸著下巴道“你們兩位,精神力具現了嗎?”

    “沒有。”李寒松搖頭。

    李逸銘松了口氣,接著又道“成就金身了嗎?”

    “沒有。”

    “能一夜七品?”

    “不能。”

    “那就好,那就好。”

    李逸銘再次松氣,這麼看來,自己不用再自食其言了。

    說一劍擊敗姚成軍,沒做到。

    說吊打方平,沒做到。

    想他李逸銘,那也是萬軍叢中過,殺人如割草,怎麼到了這,就沒順利過呢?

    見他安心了,方平笑道“逸銘兄,都是自己人,誰強誰弱,都是一樣的。”

    說話的時候,方平拍了拍他的肩膀,李逸銘下意識地想讓開,不過覺得沒必要膽怯,也就沒讓開了。

    而方平,拍了一下,微微挑眉。

    好東西!

    真的好東西!

    這就是絕巔境的內甲?

    他其實用的力道不小,拍起來看著沒用力,實際上力量極大。

    可就算如此,也沒對李逸銘造成任何傷害。

    “絕巔的皮甲……李振難道擊殺過絕巔的妖族?”

    或者……方平想的有些惡心,難道李振殺了地窟絕巔,扒了人家的皮?

    應該不至于吧?

    他也沒听說李振殺過絕巔妖族,李振最出名的一戰,還是之前以一對三,對戰三位九品,從禁區來的九品,那都是地窟人類。

    至于其他的戰績,方平還真不清楚。

    按理說,李振就算有實力擊殺絕巔,也不會殺的。

    要不然,絕巔隕落,地窟那邊還不得開戰了?

    那這絕巔的皮甲,又是從何而來?

    還有,李振的戰力,都能達到擊殺絕巔的地步了嗎?

    方平想到了很多,沒再說什麼,看了一眼李逸銘,想了想才道“你的萬古長夜劍……”

    李逸銘大大咧咧道“隨便扯個名字,怎麼了?”

    王金洋看了一眼方平,再看看李逸銘。

    其他幾人也是如此,彼此對視一眼。

    這……這不是方某人的作風嗎?

    李逸銘還在繼續道“比武嘛,隨便瞎說,有時候我喊萬古長夜劍,實際上未必出劍,詐一下對手而已。這都是小套路,你們還年輕,大概也不懂。

    別覺得羞恥,在地窟,保命殺敵才是最重要的。”

    李逸銘也是下地窟的老手了,經驗豐富,笑呵呵地給眾人介紹著經驗。

    總結起來一句話,不要太在乎臉面,能活著,能殺敵,那就是好漢。

    好像還怕幾人放不下臉面一般,李逸銘又道“悄悄告訴你們,有時候真遇到了不可敵的對手,認慫也沒什麼。別死撐著不認慫,被人殺了,那就什麼都沒了。

    那亞古卡里知道啥意思嗎?

    有時候地窟的強者,傻叉似的,你喊一句,認慫,裝孫子……人家說不定就不管你了。

    真的,以前老子試過一次,還別說……有個傻叉七品,直接從老子頭頂就分走了,屁都沒放一個。

    就為這事,我還特意到了各部做了宣講……”

    方平臉色詭異的嚇人!

    這麼說來的話……你就是那個僥幸逃脫的幸運兒?

    而且你還各地宣講……這是不是說……李老頭當初教自己的話,來源在你身上?

    萬萬沒想到啊!

    難怪李老頭覺得有希望可以保命的,原來是有先例的。

    想到當初自己初入地窟,啥也不懂,遇到地窟武者就吼這麼一句,方平頓時羞恥感爆棚。

    絕密!

    知情者全部被殺了,自己可沒李逸銘這麼臉皮厚,居然還到處宣講。

    李逸銘說歸說,最後還是正色道“那是遇到不可敵的強者,脫身的唯一辦法。可遇到了同階武者,那是殺不死也要干,咱們可不能丟人。

    你們還年輕,很多東西不懂……”

    李逸銘當起了老大哥,方平很想說,你說的這些,老子早就干過無數次了。

    也就懶得打擊你,要不然你這些真是小兒科。

    聊了一陣,眾人各自散去。

    等到李逸銘走了,李寒松撇嘴道“這家伙廢話挺多,一副想當大哥的態度,方平,你就沒點想法?”

    方平輕笑道“有什麼想法?他想當大哥,行啊,一人先給我們配一套絕巔的內甲,再來一柄神兵,再來禁斷精神力的寶物。

    真要能做到,當回小弟又如何?

    當了小弟,以後咱們還能再拉一位絕巔的虎皮,再加上張部長,如今明面上最強大的兩位絕巔罩著我們,橫行無忌,華國之內,誰不給三分面子?”

    開了句玩笑,方平看向姚成軍,微微凝眉道“精神力具現,具現出什麼了?”

    “廢墟。”

    姚成軍言簡意賅,想了想補充道“大戰的廢墟,無數強者大戰!最後強者消失,只留下了一片廢墟。”

    方平大概了解了。

    李寒松則是意外道“強者大戰的場景?老姚,你這執念夠深啊,看來哪怕死了一次,到這輩子都沒忘記最後那一戰。”

    方平可是說過的,當年最後一戰,天庭強者全部隕落了。

    又對上了!

    方平聞言無語望天!

    老子真的胡說八道的。

    當然,其實很簡單的事,強者真要都死亡了,無外乎爆發了大戰才會死亡,好像也沒別的原因了。

    難道說壽終正寢?

    所以這話,對誰都管用,有本事你讓方平描述細節。

    像他們這一代,強者死亡,也都是在大戰中死亡。

    若干年後,如果有現代的武者復生,別人告訴他,當年你們發生了一場大戰,全部隕落……沒毛病的嘛!

    鐵頭非要自己代入,我也沒辦法。

    方平心中腹誹,姚成軍具現出大戰的場景,他其實意外也不意外。

    意外的是,老姚的執念夠深,還有,到底和誰交戰死亡的?

    他猜測,這具現的場景,應該是他前世的事。

    可對手是誰?

    地窟的武者?

    那為何交手?

    這些,如今已經成為往事,不可追溯。

    王金洋听到這些,想了想道“我們具現的話,會不會出現不同?”

    “不知道。”

    “鎮星城那邊,遲早要去一趟。”

    “……”

    方平瞥了一眼已經離開的鎮星城中人,低聲道“去可以,但是最少要七八品境才行,鎮星城這邊,別人不說,楊家看我很不順眼。

    他們家還有個八品在,這要是在他們地盤上,指不定找我麻煩。”

    李寒松眼神瞬間冷厲,冷哼道“楊家!他們敢!楊家那位,老秦可是說了,跪在了那里!無端端的往我們家闖,不告而取是為盜……”

    “閉嘴!”

    王金洋直接呵斥一聲,惱火道“你再說這些廢話,信不信我弄死你?李寒松,我警告你,下次不許在我面前說這些,我現在听到了就煩!”

    李寒松一臉無辜,我怎麼了?

    我說的不對嗎?

    那是我朋友的家啊,楊家老祖擅闖自己的朋友家,然後死在那了,在李寒松看來……肯定有惡意的。

    起碼他和秦鳳青去,也沒啥事嘛。

    一位絕巔強者居然死了,指不定就是進去想抄家的。

    不過老王發怒了,李寒松只好意猶未盡地閉嘴。

    方平也沒說什麼,李寒松現在說這些,他也頭疼。

    瑪德,這家伙現在是篤信不疑,他都不好意思再說了,一直都在考慮,哪天會不會被人打死。

    而打死自己的那個家伙,就是李寒松。

    三人之中,姚成軍……自己沒忽悠他的。

    老王,那是不怎麼相信自己的。

    李寒松……這家伙那是結合自己的經歷,一步步深陷其中,堅定無比的相信這一切。

    有朝一日,發現方平都是在忽悠他,不打死方平他能甘心嗎?

    “還得早點提升實力才行,外敵還在,內部也是隱患重重,鐵頭就是個炸藥包,哪天出其不意給自己一拳頭,打爆了腦袋,都沒法說理去。”

    ……

    2號這天,大家說說聊聊,很快時間就過去了。

    6月3號,青年賽正式開始的日子。

    一大早,所有人都聚集在了中央廣場。

    李德勇眉頭緊皺,沒有看那些青年人,而是看向不遠處屋頂上的一道人影,這家伙在這干嘛?

    屋頂上,李老頭如同雕塑,一動不動。

    沒有和他們交流,也沒有和他們這些宗師打招呼。

    這家伙昨夜抵達這里之後,就一直在屋頂上站著,誰也不搭理。

    誰去問話,他都不理睬。

    當然,還是搭理了幾個人的,比如……武道協會的會長。

    人家會長去了,李老頭就一句話“改排名,不然一劍劈死你!”

    這話一出,那位會長差點氣吐血。

    你們魔武的人都這德行嗎?

    高手,講究點氣度不行嗎?

    方平那小崽子,昨天去讓人改稱號,這混蛋來了要求改排名,你們是多閑?

    武道協會的會長氣的都懶得理他,他願意在這裝雕塑,那就繼續裝,看你能裝多久。

    李德勇掃了一眼李長生,也沒再管他。

    一旁,甦浩然則是有些無奈。

    李長生裝雕塑,那可不是真裝,他的氣機……一直在鎖定一個人。

    並非他!

    而是他旁邊的一位八品強者!

    這位八品強者,臉色漆黑無比,更是惱火萬分!

    李長生咄咄逼人,氣機極其強烈,殺氣沸騰!

    仿佛下一刻就會出招,一劍斬殺了他!

    “混賬東西!”

    “若不是老祖隕落,大哥戰死,豈會如此!”

    楊家這次兩位六品巔峰的武者來參加青年賽,如果拿到了名額,也許會很快誕生兩位七品強者。

    如今的楊家,強者隕落殆盡。

    只剩下他和楊青這兩位高品武者,要是再多兩位,有4位宗師坐鎮,雖然沒有絕巔和九品的戰力,那也不算太差了。

    對這事,他也極為重視,親自趕了過來,就是為了確保拿下名額。

    在絕巔的後代中,兩位六品巔峰,這個實力可不弱了。

    可惜,他家老祖隕落,怕就怕……對楊家出手的不是那些絕巔後代,而是類似于華部這樣的武者。

    看菜下碟,可不止是華國這邊的想法,各方都差不多。

    華國這邊,武大的,政府的,包括他們楊家的兩位,才是各方盯著的對象目標。

    為了確保拿到名額,他的確和倆人提過,真到了最後關頭,其他人不好對付,武大的幾人就是他們的目標。

    可誰知道,魔武這邊居然來了李長生。

    這是什麼意思?

    “一個生命力不斷流逝的武者,真以為我怕了你!”

    楊家八品心中冷哼一聲,猖狂的家伙!

    他也是八品強者,真要交手,哪怕不是李長生對手,拖一段時間,這家伙自己就能把自己耗死,有什麼好囂張的。

    就在眾人思緒萬分的時候,李德勇忽然道“人到了!諸位,作為東道主,去迎迎吧!”

    話落,在場的十多位宗師紛紛朝武道協會大門那邊走去。

    這一次,華國這邊壓陣的宗師不少。

    九品的李德勇,九品的甦浩然,八品的武道協會會長、第一軍校校長、教育部王部長、楊家八品,如果李老頭算八品,那就是五位八品。

    兩位九品,五位八品,還有七八位七品宗師,華國對這次的比賽,也極為重視。

    奪取多少名額,意味著短時間內增加多少宗師。

    哪怕死傷一半,也會多出名額一半的宗師強者。

    三年一屆的名額爭奪戰,就是一次快速增加宗師強者的機會,各國都不會放棄這樣的機會。

    宗師們去了,方平眾人則是留在了原地。

    ……

    武道協會外,幾輛大巴車緩緩停下。

    車上,陸陸續續下來一些人。

    有白人,也有黑人。

    這些人一下來,彼此對視一眼,很快,就有人大聲道“羅賽斯,憑你也敢自稱六品無敵!之前一直沒機會,今天倒想見識見識!”

    說話這人,皮膚不算黑,反倒有些像黃種人。

    手持一柄權杖,頭戴藍色冠帽,此刻氣血沖天,極為跋扈。

    而被他點名的羅賽斯,則是一位白種人,金發碧瞳,身後背負一柄巨大無比的闊劍,也許稱之為門板更合適。

    手持權杖的武者,來自于萬塔世界,此時用的也是漢語。

    到了華國,眾人對外交流都是用的漢語,對武者而言,語言的學習,不算太難,總比地窟語更好學習。

    听到權杖武者挑釁,羅賽斯平靜道“卡蒙,你我自然有交手的機會,可不是現在,別忘了正事。”

    “當然,放心,我會留一次機會給你的!”

    權杖男子卡蒙,一臉的自信,大聲道“華國武道強者,這一代沒有讓我重視的武者,先輩的強大,不代表這一代強大,這一次讓華國拿不到10個名額!”

    這話,也是當眾大聲說出來的,哪怕迎面已經走來了多位華國宗師。

    不過卡蒙也不在乎,每一次青年賽,華國都是各方主要針對的目標。

    無他,華國人最多,為了讓華國少拿一些名額,每次其他五方,都會先對華國出手,試探實力,擊潰一些人,力爭讓華國拿最少的名額。

    以往,華國每一屆都能拿到差不多10個名額。

    哪怕活下來一半,都代表華國短時間內會增加5位宗師強者……當然,這5位,鎮星城反而不多。

    鎮星城這麼多年,雖然奪取了不少名額,可活下來的卻是沒政府和軍部的多。

    這也是蔣超一個勁的要拉著方平罩著他的原因,鎮星城的人去了禁區,死傷很慘重的,那時候別人可不會因為你老祖厲害就不殺你。

    先針對華國,再互相廝殺爭取名額,這是共識。

    而這一屆,華國參加比賽的武者,實力好像還不如往屆。

    精血合一的就1人,六品巔峰的8人,這個不算少了。

    可之下,居然還有好幾位六品中段武者,這就真的太多了,也讓各方看到了機會。

    卡蒙和羅賽斯的交談還沒結束,又有人操著別扭的漢語笑道“世界武道協會……該出六品全球榜了!神榜當中,華國武者最多,不過都是老人,也許該出青年榜,這才公平!”

    “不錯,該出青年榜,這樣才能證明新生代武者,哪家才是培養最有力的!老人強,不代表新生代就強!”

    “……”

    這些老外,你一句我一句,話里話外都流露出一個意思,華國老輩武者強大,可新生代不行,都是在吃老本。

    跟在他們身邊的那些老輩強者,也沒人打斷,都是面帶笑容。

    武者,尤其是青年武者,就該如此!

    如果因為老一輩的強大,就不敢爭,不敢拼,那還怎麼超越!

    外敵歸外敵,沒有哪一方勢力,不希望自己更強的。

    華國絕巔強者多,意味著話語權更大。

    可如今絕巔不出,老一輩隨著年齡增長,也失了爭雄之心。

    然而年輕一代,就該如朝陽一般,充滿信心才行。

    武道強者最多的華國,就是各大勢力的踏腳石,青年一代踩著華國青年一代武者上位,那才能信心百倍,無視壓力,突飛猛進!

    不遠處,華國的宗師們也不在意。

    喊喊口號罷了,總不能不給人家喊。

    每次,這些家伙都要來這麼一遭,這麼多年下來,大家早就習慣了。

    只希望最後走的時候,還能這麼自信,那才叫硬氣。

    “諸位既然都到了,那就準備開始比賽吧。”

    強者們也沒浪費時間的心思,如今局勢動蕩,大家能抽空來辦一次比賽,已經不容易。

    各家多的來了三四位宗師,少的也有一兩位。

    幾乎都有九品坐鎮!

    九品也沒那麼閑,若不是怕這些年輕的苗子被人襲殺了,可沒時間來華國閑逛。

    。



伊莉小說網 |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最新章節

 ** 作者︰老鷹吃小雞所寫的《全球高武》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全球高武》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全球高武》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