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類型 >> 全球高武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591章 保護費
作者︰老鷹吃小雞 下載︰全球高武TXT下載
    姬瑤很不甘心!

    她一個受害者,先是無緣無故被人砍了雙臂,又被人追殺的到處亂竄,結果等出來了,有真王護佑……她居然還得被人查驗!

    憑什麼啊!

    她是真王的孫女,是王庭之主的女兒。

    哪怕在禁區,身份比她高貴的,除了那些真王,以及兩大王庭之主,九品也沒她身份高貴!

    哪怕真王的子女都不行!

    而今,她卻是被要求當眾查驗,這一刻,姬瑤爆發了,哪怕虎王開口,姬瑤也是怒不可遏,拒絕道“虎王爺爺,我不答應!”

    方平也不說話,一旁的蔣超卻是馬上罵道“憑什麼?”

    姬瑤冷哼道“就憑不是我做的!我說不是我,那就是事實!我以王祖和王父的王名發誓!”

    這話一出,眾人微微有些動容。

    以一位真王級強者和一大王庭之主的名義發誓……

    好吧,大家還沒動容完,蔣超罵罵咧咧道“老子還以我老祖名義發誓,就是你干的,還想抵賴!”

    一旁,方平也正色,正準備開口,張濤掃了他一眼!

    你敢以老子的名義發誓,老子一定打爆你!

    你真當我不要臉的?

    好吧,方平瞬間閉嘴。

    不發誓了!

    老張好像啥都知道,老陰貨果然夠了解自己。

    姬瑤拒絕,虎王也有些為難,這不是自己的孫女,而是命王的。

    天命王庭之王!

    由此可見,命王是何等人物。

    哪怕是他,也無法強求,想了想,虎王看向姬瑤道“讓青竹妖王和萬花宗主查驗一番,姬瑤,不要任性。”

    青竹妖王是一株絕巔妖植,妖植無性別之分。

    萬花宗主是一位女性絕巔。

    按理說,這時候姬瑤該答應的,可姬瑤卻是咬著牙道“我不同意!”

    無他,不能同意!

    她身上有她爺爺給的本源之力護體,現在還沒用呢。

    一旦被絕巔查探,摸清楚了真王本源之道,那就是天大的麻煩!

    這也是絕巔不會輕易將自己的本源之力外泄的主要原因,他們自己還好,除非別人干掉了他們,要不然很難外泄。

    可授予後代,那就麻煩了。

    就如現在,一旦被絕巔探查,這其實不止是姬瑤被探查的清楚,連命王的本源道都會外泄的一清二楚!

    而姬瑤身上有命王本源之力的事,虎王之前還真不知道。

    這時候,虎王大概也想到了什麼,面色變了變!

    不會……不會是因為這玩意吧?

    真要如此,那就不能給人探查了!

    方平其實也很意外,一開始他還沒想到這個,可看到姬瑤死活不答應,方平忽然記起了這事!

    這下子,方平心中忍不住狂笑了!

    我去,差點忘了,之前我還真沒想到這茬。

    可姬瑤連女性絕巔探查都不願意,他哪還想不明白。

    “做賊心虛!”

    “混賬!”

    “要不就查,我記住你了,所有人都記住你了,你一個六品武者,還妄圖顛覆現在的一切,痴心妄想!妖命一脈想一統地窟和地球,做夢!”

    姬瑤氣的真要吐血了。

    不是我不給查,是真的不能查。

    除非她爺爺現在來了,然後收回本源之力,這時候她才能這麼做。

    可爺爺閉關了,虎王來了,王庭不會再來第二位真王的,真以為真王那麼閑。

    姬瑤堅決不同意,這事就進行不下去了。

    總不能殺了她吧?

    更別說,妖命王庭還有眾多真王強者呢。

    現場都有一位!

    就算干掉了虎王,又能如何?

    難道還真能為了一些後裔的死亡,和妖命王庭開戰?

    這下子,一些人面色有異,都不開口了。

    也許……未必是假的!

    姬瑤堅決不同意被查驗,其實也有人想到了可能有命王的本源之力在,關鍵是,命王本源……那更該查查看!

    一位頂級真王的本源之道,也許就在眼前,說不定可以借機走出第二條道呢?

    這些絕巔,都是不動聲色,誰也不知道他們到底在想什麼。

    此刻,張濤說話了,淡淡道“既然不願意,那我等也不強求!不過……王戰之地內發生的一切,如今都是兩大王庭的人說出來的,具體如何,其他人並不清楚。

    既然如此,本就定下協議,里面的事由他們自己解決。

    無論是不是姬瑤殺了他們,都在規則之內,沒必要一直追查下去。”

    這話盡管讓姬瑤擺脫了被查的麻煩,可此刻姬瑤真的怒不可及,什麼叫是不是我殺的?

    本就不是我!

    姬瑤剛想看張濤,張濤忽然面色一冷,呵斥道“膽子不小!命王親自來了,也得給我個交代!本王不再追究,只是不願就此和你們一脈翻臉,真當我人類可欺!”

    戰王也玩味道“小小六品,也敢心生怨憤,還是命王教的好。”

    虎王心中無奈,姬瑤別再給他惹麻煩了!

    這時候了,招惹了復生之地的強者,沒好處。

    兩大頂級絕巔,別說兩人,就是一人,他也不是對手。

    這真要發難了……當然,可能性不大就是了。

    復生之地,也不敢真的和妖命一脈為敵。

    可逼急了他們,真給王庭惹下大敵,何必呢?

    虎王掃了一眼姬瑤,姬瑤咬著牙,朝張濤躬身,以示歉意,也不再開口。

    不開口……嘴唇都給咬的血肉模糊了!

    欺人太甚!

    方平……蔣超……她都記住了!

    事情到了這時候,張濤再次開口,輕笑道“原以為這些小家伙真的亂來,亂殺一通,原來一切都另有原由,既然如此,諸位真的想推翻之前的協議?”

    這話一出,無人開口。

    如今,並不確定是否是復生武者,四處殺戮。

    那之前的用仇敵愾之心,現在就少了三分了。

    這是兩大王庭的事,是復生之地的事,是他們三方的糾葛,不過……自家損失慘重,難道就這麼算了?

    就在眾人陰晴不定的時候,通道再次動蕩了一下。

    下一刻,楓滅生出來了!

    楓滅生一出來,頓時大聲喊道“王叔,蔣超殺了木道語他們……”

    話說到這,楓滅生忽然感覺壓力很大!

    所有人都在看著他!

    有人淡淡道“毫發無傷……”

    楓青都死了,楓滅生毫發無傷!

    或者說,妖植一脈的人都死完了,七品都死了一大把,楓滅生一個六品,毫發無傷!

    不止如此,楓滅生還是從七品域出來的。

    為何去七品域?

    收編楓青的勢力?

    這麼迫不及待?

    仿佛在證明這一切,下一刻,又有幾位七品武者從通道出來了。

    不是巧合,是楓滅生去找的人。

    無他,怕死。

    七品域很危險的,他進了七品域,當然要找自己人護送他出來。

    至于收編……他還沒想這麼多。

    他跑的時候,就看到木道語死了,還沒看到楓青也死了。

    楓九城也看了一眼佷子,面色不變,開口道“楓青死了?”

    “我不知道……”

    楓滅生真的不知道,不過等看到方平幾人也在,他知道了,二哥大概死了。

    “不知道……”

    楓九城重復了一句,不知道,六品域不是你在主導一切嗎?

    你居然不知道?

    “你怎麼才出來?”

    “蔣超他們追殺我……”

    他話音未落,人群中,一位九品強者,揮手從他身上取走了一件手鐲,打量了一番,收入囊中,沒再開口。

    有了這人的動作,其他幾位九品也一言不發,各自從楓滅生身上取走了一些物件。

    槐王這時候也淡淡道“木清的遺物呢?”

    “被蔣超搶走了……”

    槐王不再說話,放你的狗屁!

    蔣超和方平都被他們查了個底朝天,哪來的搶走了?

    至于楓滅生取走了其他人的精神力禁斷配飾,可以理解,人死了,他拿走帶回來,也符合常理。

    可所有人都死了,你沒死,那就不符合常理!

    復生武者說的話,未必可信,但是不能一點不信!

    天命王庭如果真的有計劃,真的想在王庭之主隕落後,扶植一位新的王庭之主,這種可能性不是沒有。

    以往,雙方其實也在互相安插人手。

    兩大王庭敵對多年,豈能真的當對方不存在。

    如今,天植王庭的王主,堅持不了多久了。

    本源潰散速度越來越快,原本還想嘗試能否突破到真王境,進行自救。

    可現在,希望不大。

    再堅持一段時日,也許就要隕落了。

    到時候,楓滅生如果能進入九品境,那就有希望成為王主。

    或者說,現在的其他繼承人都死了,哪怕他實力稍微差一點,有楓王支持,登上王庭之主的位置也不是沒戲。

    姬瑤不願被查,楓滅生一人獨活。

    這樣的結果,讓所有人意外。

    也讓眾人都多了三分想法。

    這一次,大概是有史以來,損失最慘重的一次。

    活下來的,天命王庭大概有60人,以及其他零散走出的40人左右,百人存活!

    而進入之前,新人都有接近400人了,還有老人呢,500人左右!

    損失了80!

    而現在,這些人到底怎麼死的,皇朝和宗派子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天命王庭倒是一致認定,就是方平殺的。

    楓滅生口口聲聲說是“蔣超”殺的,可蔣超……絕巔們不想說什麼了。

    真要是被蔣超殺的,只能說你們是真的廢物,死了就死了。

    楓滅生還是很茫然的,也很驚懼!

    為什麼都這麼看著他?

    為什麼連王叔眼神都冷漠了許多?

    是,這次我是犯下了大錯,導致很多人隕落,可這時候,不是該一致對方平嗎?

    復生之地是王庭的大敵,哪怕這次不能殺了對方,也要給他們制造壓力,聯合其他皇朝和宗派給他們施壓,甚至借此機會聯手。

    楓滅生覺得,這樣才符合王庭的利益。

    可這些人,為什麼這麼看他?

    就在這時,槐王輕笑道“滅生,里面還有其他人存活嗎?”

    “沒有了,都死了……”

    楓滅生面露悲憤之色,剛想怒視方平,槐王輕嘆道“全都死了?”

    “全都死了,槐王大人……”

    “本王知道了。”

    槐王不說話了,都死了……死完了!

    那麼多人啊!

    再回想之前,在御海山,自信滿滿地和武王打賭,槐王忽然覺得很可笑,本王這是算栽在了自己人頭上?

    這樣的機會,到底有多難得,楓滅生到底明不明白!

    爭權奪利,陰謀詭計,為何不能換一個時候?

    王庭之主算什麼!

    一旦自己走出了第二條道,百個王庭之主也不夠看!

    “該死的東西!”

    槐王哪怕到了這等境界,這時候也是心中壓制不住地升起一團團火氣!

    外域不算什麼,丟了一個也沒事。

    一切都不重要!

    對他這等境界的強者而言,什麼最重要?

    境界的提升!

    如今,一切都毀了。

    槐王一言不發,沒再看楓滅生,而是掃了一眼楓九城,接著身影一閃而逝,消失的無影無蹤。

    鬧劇!

    一出可笑的鬧劇,毀了他的大事。

    楓九城臉色一變再變,不遠處,張濤平靜道“這出戲,也該散場了!王戰之地,如果不歡迎我人類武者,下次的名額便取消吧!

    可笑的把戲!”

    話落,張濤一揮手,方平眾人身形一動,紛紛升空。

    下方,姬瑤抬頭看向方平,咬著牙關,滿臉的屈辱和憤怒,抬頭喝道“方平!本宮記住你了!”

    方平低頭,嘆道“提升實力才是根本,武者只會一些陰謀詭計,注定成不了大事。你絕巔無望,因為你心中想的太多,不夠純粹。

    今時今日,你的一些把戲,被人看透,再想下次,不可能了。

    人類不想和妖命一脈為敵,不代表真的懼怕你們。

    姬瑤,好自為之,我其實不希望……日後真的和你們在戰場上相見!”

    說著,方平又喝道“但我人類不懼戰!真若相見,一戰又何妨!”

    戰王笑哈哈道“說的好!我人類不懼戰,以戰為生,方為武者!小娃子還想算計我等,哈哈哈……”

    笑罷,兩位絕巔身影一動,瞬間帶人消失。

    空中,一些強者看了姬瑤一眼,又掃了一眼楓九城叔佷。

    有人嗤笑一聲,離開了此地。

    有人平靜道“我等不願參與你們的戰爭,可若是覺得我等可欺……再看便是!”

    “往後,兩大王庭不得跨界!”

    “兩大王庭,上限名額50人,若不願,王戰之地,永久封鎖!”

    “……”

    幾位強者你一言我一語,直接定下了基調。

    這一次,大家損失慘重,和兩家人多有關。

    到處都是他們的人!

    不止如此,七品還在跨界而戰。

    要是都是六品,人手差不多,大家不至于損失到這地步。

    六品無敵,那也只是六品。

    皇朝和宗派,不附屬于兩家的,也有十多家。

    這代表的是十多位絕巔!

    這麼多強者,達成了一致,不答應,那王戰之地就別想開啟。

    楓九城臉色鐵青!

    這一次麻煩大了!

    再看一眼楓滅生,楓九城忽然心中升起一團幾乎可以焚盡一切的火焰!

    滅生,到底有沒有和姬瑤聯合?

    楓青死了!

    楓家這一代,唯一的一位王位繼承人死了!

    楓滅生的大哥,天賦不行,哪怕強行推動,如今也只是和楓滅生同階,準統領境。

    楓家這一代的希望,在楓青身上,在楓滅生身上。

    至于上一代,他雖然天賦極強,可他已經走出了自己的道,王庭之主的位置,不適合他們這些人去爭!

    而今,楓青死了,那接下來楓家想扶持一人,唯有楓滅生了。

    不過……滅生真要和姬瑤聯姻成功……

    想到這,楓九城忽然沒那麼怒了!

    也許可以變成好事!

    和天命王庭最強的家族聯姻,或者說直接和天命王庭聯姻,對楓家而言,也許真的是好事。

    王庭一直尋求和對方合作,天命王庭這邊搖擺不定,這也許是契機。

    下一刻,楓九城恢復了冷靜,看向楓滅生,開口道“王戰之地之事,就此結束!你和姬瑤……年輕人,以後可以多接觸。”

    一旁,姬瑤臉都紫了!

    什麼意思?

    她都沒時間發怒,虎王直接揮手,帶起她御空而去!

    得走了,姬瑤體內也許有命王的本源之力。

    現在再不走,等那些家伙通知那幾位和命王差不多的強者,指不定會出麻煩。

    ……

    同一時間。

    方平一群人,也快抵達御海山了。

    戰王沒有進御海山,他從這邊繞道去自己防守的區域更簡單,進了御海山,那他就得走御海山內部了,要麻煩一些。

    分別之際,戰王看了一眼自家的小胖子,沒多管。

    看了看方平,半晌才淡淡道“小子,老夫的名頭,還算管用吧?殺人的時候,被人稱為戰王後裔,是不是很爽?”

    方平搖頭,一臉認真道“不爽,我覺得哪天自己的名頭能嚇到絕巔,那才是真爽!”

    戰王哈哈笑了一聲,接著臉色一冷,“好自為之!你給我惹禍不是一次了!”

    方平愣了一下,戰王看出了點什麼,他不意外。

    蔣超就是他家的人,他多少知道一些情況。

    可惹禍不是一次……

    這邊,張濤淡笑道“還不多謝戰王前輩,當日你在巨柳城鬧出了大動靜,那時候可沒有絕巔不入外域一說,禁區來人,還是戰王前輩幫你擋下的。”

    方平聞言馬上躬身道“多謝前輩抬愛!”

    “謝倒是不用,可你才六品,就盡惹些大麻煩!這麼喜歡惹麻煩,等到了七品,去守御海山谷好了,在那,隨便你怎麼惹麻煩!”

    丟下這話,戰王身影消失。

    方平嘴角抽搐,守那個山谷?

    我不干!

    那里連個鬼影子都沒,成天對著通道,多無聊啊。

    我喜歡熱鬧,你不知道嗎?

    張濤也不管他,一邊帶著眾人進大峽谷,一邊笑道“好玩嗎?”

    “啊?”

    “亂殺一通好玩嗎?”

    “我……”

    張濤哼道“皇朝和宗派子弟,讓你殺了嗎?你非要把他們逼到妖植一脈,聯手對付我人類?做事三思而後行……”

    說著,張濤有些說不下去了!

    其實不是不能殺,殺就殺了,有什麼啊!

    關鍵沒想到這小子這麼能殺,差點把人干完了,這才是這次人類兩位絕巔前去坐鎮的原因。

    他也沒想到,方平就差點把人殺完了。

    其實大家都沒想到,因為這事以往沒發生過。

    張濤不說這個了,他不說,方平卻是干巴巴道“部長,我……那個,玉佩您還我啊。”

    之前張濤拿走了玉佩,就沒還他。

    該還我了!

    張濤平靜道“我的。”

    “部長,我的……”方平一臉悲傷,怎麼就成你的了?

    這是我的啊!

    “你問問所有人,這是誰的?”

    方平瞬間呆滯!

    好有道理!

    我無言以對啊!

    這事,他連老王他們都沒來得及告訴,現在大家都不知道,問別人……別人當然說是張濤的!

    我問誰去啊!

    張濤又道“念在你自己解決了大半的麻煩,里面的東西我會還你,玉佩物歸原主。”

    “部長!”

    方平欲哭無淚,別鬧了!

    啥物歸原主?

    人家主人還在我儲物空間里呢,怎麼也輪不到你啊。

    兩人說話,其他人其實听不到,張濤這等強者,想封鎖談話,太簡單了。

    說著,張濤忽然道“儲物戒藏哪了?”

    “啊?”

    “儲物戒呢?”

    “就這個……”

    “這個可以帶回妖獸尸體?魔都地窟,一頭七品妖獸尸體……你怎麼帶回來的?”

    張濤似笑非笑,方平啞口無言,半晌,含糊道“藏在三焦之門中了。”

    “儲物戒進入三焦之門……”

    張濤看了他一眼,若有所思道“高等級的儲物戒嗎?機緣不錯,這些我不問,其他東西呢?”

    “啥?”

    “裝傻?”

    “真不懂。”

    “我現在把你丟到姬瑤那邊……你猜結果如何?”

    方平悲憤道“您要打劫我?”

    “不,絕巔出行費,兩位!你要知道,絕巔不輕動,我入禁區,有隕落之危,你自己算算,要多少車馬費、精神損失費、誤工費。

    小子,我現在讓你保護一位一品武者,不說禁區,去外域轉幾天,你答應嗎?”

    “答應。”

    張濤無言,半晌才道“那好,下次有一批新人要入外域,你帶隊!分文不取,必須保證他們的安全,因為我這次保證了你的安全。”

    方平嘆氣,無奈道“算了,我出錢,我真沒搶幾把神兵,總共也就3把。”

    “呵呵!”

    “5把……”

    見張濤不信,方平崩潰道“好好好,我承認,總共搶了30把,可大家分,又不是我一個人的!我分的多點,總共分15把,您總不能全都搶走了吧?”

    “10把!”

    張濤獅子大張口!

    “那玉佩還我。”

    “那就12把,你要那麼多沒用。”

    “您簡直就是在搶劫,走一趟就收我12把神兵……”

    “不,搶劫沒這麼快。”

    方平認栽了,咬牙切齒道“好,我答應了!好歹還留了3把,也算沒白走一趟。”

    張濤滿意地點點頭,這時候,卻是听到後方,鐵頭笑呵呵地和老王竊竊私語道“老王,這次咱們一個人分了十幾把神兵,回去怎麼用啊?”

    “老姚,你分的最多,要不開個拍賣會賣了?”

    “方平好像有五六十,他要那麼多干嘛?”

    “……”

    張濤一言不發,看了一眼沒听到這些,還在裝肉疼的方平,忽然笑呵呵地摸了摸方平的腦袋。

    方平不寒而栗!

    老張干嘛?

    。



伊莉小說網 |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最新章節

 ** 作者︰老鷹吃小雞所寫的《全球高武》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全球高武》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全球高武》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