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全球高武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590章 做賊才心虛 (大章……算我兩章)
作者︰老鷹吃小雞 下載︰全球高武TXT下載
    </div>?    王戰之地外。

    絕巔強者虛空傲立,一群九品武者堵住了入口。

    人群前方,姬瑤和一位銀甲強者站在一起,另一邊,楓九城臉色鐵青,有些暴躁道︰“人還沒出來?楓青他們到底如何了?”

    自從兩天前,姬瑤這群人出來,說楓青他們和復生武者在進行最後的決戰,他到現在都沒等到楓青他們出來。

    按照時間,王戰之地不能待太長時間,楓青他們該出來了。

    哪怕不走六品域,也該走七品域出來了。

    可到了現在,依舊沒人出來。

    楓青他們怎麼樣了?

    那些復生武者呢?

    還有,姬瑤一會說方平,一會說蔣超楓九城都快氣吐血了。

    到底是方平還是蔣超!

    方平又是誰?

    天植王庭這邊,如今都沒活人出來,出來的幾位,也都在後期被送進去了。

    之前說是蔣超,現在姬瑤卻是說方平,這讓楓九城又是意外,又是憤怒。

    這些蠢貨,難道是誰殺的他們,都不知道嗎?

    就在這時候,入口處的界壁涌動了一下,很快,幾道人影出現了。

    姚成軍一出現,姬瑤聲音冷漠道︰“那個人,參與了最後一戰,當時我已經離去,他和方平在一起!”

    姚成軍沒死!

    沒死,那意味著太多太多的東西。

    楓青這些人難道死了?

    當日方平他們決戰的時候,她帶人離開了,唯一感應到的就是方平那一刀,至于結果,她不知道。

    可現在,姚成軍出來了,那意味著死的可能是楓青他們。

    這下子,姬瑤心中都有些戰栗。

    戰將級武者,殺了兩個統領高段?

    有這個可能嗎?

    在這之前,她真的不知道出來的會是楓青幾人,還是方平他們。

    現在有了結果了!

    姬瑤話音一落,楓九城大怒之下,探手就要擒拿姚成軍。

    “部長!”

    姚成軍暴喝一聲,楓九城剛探出去的手掌,直接炸裂!

    “哼!”

    遠處,張濤傲立,背負雙手,冷漠道︰“好大的膽子!槐王,這是第一次,你們的人再敢出手,那就別怪我大開殺戒!”

    絕巔在場,哪有九品出手的資格!

    哪怕楓九城在九品當中也不算弱,甚至是絕巔強者的第一代血脈,那也不行。

    空中,槐王看了一眼楓九城,此刻的楓九城,手臂炸裂之下,居然無法恢復,只能保持斷臂狀態。

    槐王瞥了他一眼,淡淡道︰“九城,稍安勿躁!”

    楓王的子孫,難道都這麼猖狂?

    復生之地,武王和戰王在場,楓九城都敢直接出手,真以為楓王可以保住他?

    哪怕楓九城的父親就在這,楓王本人親自來了,也不見得就敢在武王兩人眼皮子底下出手。

    這時候,姚成軍馬上道︰“部長,他們想殺我們滅口!”

    這話一出,眾人微微一愣!

    就在這時,一旁,跟著出來的鐵頭,一臉憤怒和怨毒,狠狠看了一眼姬瑤,又看了看楓九城,厲聲道︰“我們沒死!活著出來了!”

    “你們沒想到吧!”

    “部長,快去救蔣超和方平他們”

    幾人的一番話,讓眾人都是一臉驚訝,什麼意思?

    姬瑤心中有些不安,聞言冷冷道︰“你們想說什麼?”

    這幾個家伙沒死,的確出乎她的預料。

    當然,出乎預料的原因是他們沒死在楓青他們手上,倒也沒別的原因。

    至于他們為何如此憤怒地瞪著自己姬瑤覺得這些家伙都是神經病!

    楓青追殺你們,與我何干!

    姚成軍不理姬瑤,帶著幾人,小心翼翼地走到了張濤身旁,一臉淒涼,迅速道︰“部長,蔣超和方平他們,還在被人追殺,楓滅生帶著人在追殺他們。

    現在不知道出沒出事,部長,您去救救他們吧”

    這話一出,張濤身邊,一道人影瞬間出現。

    壯碩的戰王開口喝道︰“你說他們還在追殺我家那小子?”

    姚成軍已經猜到了他的身份,馬上道︰“楓滅生一路追殺我們,蔣超他們為了不拖累我們,只好和我們分開行動”

    戰王眼神一冷,掃向四周,冷哼一聲沒再詢問。

    張濤也是微微凝眉,緩緩道︰“你之前說殺人滅口”

    “部長,具體的我也不太清楚。這事只有蔣超和方平知道,他們倆之前一起行動,不過這次進王戰之地,從一開始,我們就一直被追殺”

    姚成軍說的不清不楚的,讓不少人皺眉。

    就在這時候,通道再次涌動!

    下一刻,兩道人影浮現出來。

    這一出來,一個身材肥碩的男子,趴在地上就嚎啕大哭道︰“老子活著出來了!老子沒死!哈哈哈,老子沒死,姬瑤,楓滅生,你們死定了!”

    “老祖,老祖,您在哪,快來救我!”

    “噗”

    嚎啕大哭間,這胖子吐血不止,傷勢極重,奄奄一息。

    戰王看到這一幕,臉色微變。

    探手一招,胖子到了他身邊,戰王手按在他身上,片刻後,胖子身上泛現金芒,傷勢恢復了大半。

    而胖子看到了戰王,陡然抱住了戰王的大腿,嚎啕大哭,淒慘無比,聲嘶力竭道︰“老祖,您來了!您來救我了!

    這些混蛋,殺光他們!

    老祖,他們要殺我,要殺我啊!

    嗚嗚嗚”

    戰王又是郁悶,又是覺得丟人!

    瑪德,你在王戰之地不是凶名赫赫嗎?

    怎麼哭成這鳥樣了!

    丟人不丟人?

    你家老祖我不要面子的嗎?

    戰王都有心一巴掌拍死這胖子算了,忍了半晌,見這家伙還在哭,戰王眼神不善,輕喝道︰“閉嘴!到底怎麼回事?”

    這幾天,他也被繞暈了。

    之前說自家小胖子在里面殺人如麻,大殺四方,他雖然覺得麻煩,不過還是覺得挺爽的。

    後來妖命王庭的人出來,又說殺他們的是方平。

    弄的他都有些不清楚狀況了,如今看到“凶名赫赫”的自家後代,哭的跟傻子似的戰王頭大!

    不會真弄錯了吧?

    就這胖子,能殺的妖植一脈丟盔棄甲?

    這時候,不遠處,槐王微微蹙眉,開口道︰“戰王這是”

    戰王哼了一聲,懶得搭理他。

    張濤則是淡淡道︰“這是戰王後裔,蔣超。”

    “蔣超”

    全場安靜了下來!

    空中,其他幾位絕巔也都徹底陷入了沉寂。

    下一刻,眾人紛紛看向楓九城!

    瑪德,你在逗我們?

    就這玩意,殺的王庭丟盔棄甲,連統領都殺了一大把?

    你是在欺負我們進不去,什麼都不知道,隨便說說?

    此刻,空中,有絕巔冷喝道︰“這人是蔣超?”

    這時候,那些提前出來的皇朝子弟,幾乎都沒走,有人掃了一眼胖子,半晌才小聲道︰“那個我們也不是太清楚”

    “混賬!”

    有絕巔大怒,你們也不清楚,這話是什麼意思?

    又有絕巔喝道︰“之前爾等不是說被蔣超襲殺,為何不知?”

    “這個”

    “之前襲殺我們的人,帶著頭盔,面部面部有損”

    “混賬東西!爾等身為戰將,豈能不辯真假,再看!”

    眾人紛紛看向胖子,胖子一臉惱火,眼淚還沒擦干,繼續抱著戰王的大腿,罵道︰“看你大爺看,老子都不認識你,誰他麼襲殺你了!少他們跟老子扯淡,欺負老子沒靠山嗎?

    老祖,這些混蛋”

    他這邊還在罵著,同樣跟著出來的方平,開口道︰“蔣超,他們恐怕也是被人蒙蔽了,別給我們招惹敵人”

    蔣超這才住嘴,依舊嘟噥道︰“我這不是火大麼!”

    說著,再次嗚咽起來,惱火道︰“老祖,這次您一定要給我做主,特別是這妖女,您一定要殺了她”

    “閉嘴!”

    戰王有些看不下去了,呵斥了一聲。

    一旁,張濤眼神微動,看向方平,輕聲道︰“方平,到底怎麼回事,說清楚!有人說蔣超後來又說是你,在王戰之地,無故屠戮眾人”

    “就是他!他就是蔣超,也是方平”

    姬瑤這邊正說著,胖子就插話罵道︰“去你大爺的,老子才是蔣超,你難道不認識老子?故意裝這副模樣,還想騙人!

    賤人,這次你完蛋了”

    姬瑤氣的臉都白了!

    這時候,方平急忙道︰“部長,這次的事,很復雜!我和蔣超因為無意中知曉了一件絕密之事,從進入王戰之地之後,就一直被追殺!

    至于您說的屠戮”

    方平苦澀道︰“我們能逃出來,已經是僥天之幸,還是他們自己廝殺不斷,才給了我們逃生的機會。”

    這話一出,空中再次有幾位絕巔落下。

    有人看了看方平,又看了看蔣超,忽然道︰“摩多那,你出來!”

    這時候,人群中走出一位青年。

    老者看了看青年,開口道︰“當日襲殺我摩多皇朝之人,是他們嗎?”

    摩多那看了看方平,又看了看胖子,半晌再次看向方平,微微蹙眉,開口道︰“身形有點相似”

    老者喝道︰“武者鍛骨,身形看得出什麼,是氣血之力嗎?”

    這話一出,一旁,姬瑤忽然想到了什麼,馬上道︰“他們可以改變氣息”

    方平一臉茫然地看著她,接著一臉冷笑,冷哼道︰“妖女,這樣的謊言你都敢編造,你真以為大家是傻子,這次,我一定要戳穿你的真面貌!”

    說罷,方平急忙道︰“部長,您一定要小心,她可能會殺人滅口!妖命王庭如果有絕巔對我們出手,我們”

    張濤冷冷道︰“那就看看,能否在我面前殺人!”

    一旁,戰王也是怒道︰“真以為我們不敢開戰嗎?惹急了老子,那就試試!”

    兩位絕巔都是一臉憤怒,盯著空中一人,那是妖命王庭的絕巔強者。

    另一邊,楓九城沒能恢復斷臂,此刻也是滿臉憤怒,冷冷道︰“他們的確可以改變氣息!”

    眾人紛紛看向方平,方平一臉憤怒,咬牙道︰“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何況,你也別想跑!”

    說著,方平看向那個摩多皇朝的青年,陡然氣血沖天,問道︰“我們真的見過?”

    摩多那看了看他,有些頭大,半晌搖頭道︰“好像沒見過。”

    身形有點熟悉,可這股氣息真的不熟悉。

    至于他們說的改變氣息好吧,沒親眼見過,誰信啊。

    真正見過的,也就姬瑤這群人和楓滅生那群人。

    如今,楓滅生那群人都死完了。

    當然,楓滅生還沒死,可這家伙還沒出來。

    摩多那話音一落,眾人都沉默了下來。

    這時候,方平怕夜長夢多,見姬瑤還想開口,馬上道︰“部長,給學生一個說話的機會!”

    說罷,方平又急忙看向其他絕巔,急切道︰“我人類和妖植王庭雖然敵對,可今日不止關系到你們,還關系到我復生之地的存亡,諸位強者听我一言!”

    “說!”

    “部長,當日我們進入王戰之地之後,我和蔣超利用戰王前輩贈予的絕巔妖獸糞便,躲在了一處妖獸群中。

    也正因為如此,我們才得知了一件絕密之事!

    當日,我們還在潛藏中,有人靠近此地,密議大事。

    不是別人,正是姬瑤和楓滅生!

    兩人商議的不是別的,而是要滅殺妖植王庭這一代的所有天驕武者,姬瑤說妖命王庭會扶持楓滅生成為王庭之主,兩人聯姻,執掌兩大王庭

    不止如此,姬瑤還說,要滅殺楓青眾人,楓青這一代楓王家族最有潛力的青年強者,有望成為王庭之主”

    “混賬,你敢誣陷本宮!”

    姬瑤大怒,陡然暴喝。

    此刻,張濤卻是揮手,直接禁錮了她,淡淡道︰“是非黑白,自有公論!先讓方平說完,諸位听听便是,如何判斷,自有分寸。”

    此刻,空中那位妖命王庭的絕巔也落入了地面。

    想開口,最終卻是沒說話。

    方平見狀迅速道︰“他們倆商量要演一出大戲,姬瑤說她接下來會追殺楓滅生他們,故意裝作敵對。甚至暗中派人,擊殺一批人,引誘楓青他們進入六品域。

    我們當時就听到了這胖子一不小心暴露了氣息,被兩人發現了!

    然後他們就開始一路追殺我們!

    之後的事,我們也听說了一些,他們冒充我們去殺人

    不過他們之前大概不是太清楚我們的身份,可能弄錯了什麼,等到追殺了一段時間,我們身份暴露,才有了姬瑤說的那些。

    部長,這女人野心很大!

    她不止要殺楓青他們,也不止要殺30歲以下的天驕,她還有別的計劃,殺了妖植王庭所有王位繼承人!

    到最後,楓滅生活著,那就是唯一的繼承人!

    她還想栽贓給我們,誘發我們和妖植王庭決戰,一旦絕巔大量隕落,她就可以帶人入侵掌控妖植王庭,從而一統禁區,甚至是攻入我人類世界!

    部長,我們知曉此事之後,一直被追殺,也看到了很多東西。

    楓青已經被殺了!

    妖命王庭從七品域來了很多人,殺了楓青他們之後,楓滅生帶著妖命王庭其他人到處追殺我們

    可惜,他們錯估了我們的實力,也小看了我們逃生的本事。

    我和胖子藏入了一處遺跡,我實力有所突破,總算是甩脫了他們”

    方平那是一口氣說完,連氣都不帶喘的。

    一旁,被固定的姬瑤眼珠子都快瞪爆了!

    胡說八道!

    全部都是胡扯!

    怎麼可能?

    自己和楓滅生聯手?

    自己一個六品武者,會想著統一禁區,你以為別人都是傻子,會相信你的話?

    方平!

    無恥小人!

    姬瑤都快氣炸了,這時候,妖命王庭的絕巔強者,揮手解開了姬瑤的限制,冷冷道︰“武王,你們的人廝殺,與我天命王庭無關!

    姬瑤,你把事情復述一遍”

    姬瑤早就憋的厲害,聞言馬上從頭到尾再次說了一遍。

    徹頭徹尾的兩個版本!

    妖命王庭活著的不止一人,其他人也紛紛義憤填膺地瞪著方平。

    而方平則是更加憤慨,怒斥道︰“無稽之談!你們想讓我們和妖植一脈決戰,痴心妄想!哪怕我們死了,也沒什麼!

    部長,哪怕無法證明這妖女說謊,這一次哪怕擊殺了我們,也不要讓他們陰謀得逞!

    你們說,是我們殺了那些人,在場還有很多人活著

    真要是我們,我們連楓青都有能力擊殺,還會故意留下活口,讓他們指認我們?

    我們人類一直都在采取守勢,哪怕真的要殺,我也不會故意殺那些皇朝、宗派之人!

    來之前,部長就一再叮囑,妖植一脈可殺,其他人遇到了盡量避開,不要發生沖突。

    我們本就是實力不如你們,如何會做這種犯下眾怒的事?

    你說,是我們殺了他們”

    方平環顧一圈,喝道︰“你們真的確定是我們殺的人?至于所謂的改變氣息”

    方平一臉譏諷,冷笑道︰“這種謊言都能編造出來!姬瑤,你也太小看了大家!”

    知道他能改變氣息的,真沒多少人。

    妖植妖命兩大王庭,不少人都知道。

    至于其他人,還真沒有親眼看到過。

    妖植一脈如今人都死完了,妖命一脈都是姬瑤一伙的。

    眼看著人群後方,又一頭鳳凰般的妖獸好像有動作,方平馬上道︰“對了,這次的事,守護王庭好像也參與了!

    具體的我不清楚,可後期我發現,守護王庭的妖族和妖命王庭好像好像是一起的!

    殺妖植一脈的人,守護王庭也參與了!”

    “放肆!”

    就在這時,虛空中,一株巨大的妖植呈現出來,樹干上,浮現出一張人臉,冷冷看向方平。

    方平也不吭聲,卻是滿臉悲憤,一副我所說的都是事實的表情!

    直到這時,楓九城忽然問道︰“楓青死了?”

    “死了。”

    “滅生呢?”

    方平搖頭道︰“不知道,應該還在里面追殺我們,入口處原本有人守著不過之前和楓青他們交手,應該是實力不夠,入口處的人走了,我們才僥幸逃脫。”

    “滅生還沒死?”

    方平搖頭道︰“我真的不知道,那時候我們一直在逃,不過沒看到楓滅生死亡,再說我覺得他也死不了,死了,這妖女的陰謀如何得逞?”

    姬瑤臉色鐵青,冷冷道︰“方平,你以為憑這些,就能洗脫罪名”

    方平哼道︰“我有何罪?我殺過一些妖植一脈和妖命一脈的人,這點不是有罪,而是功勞!你們追殺我,被我反殺一些人,我有何罪?

    至于妖植一脈,本就征戰多年,哪怕在這,我也敢說,殺了他們一些人,我只有功勞而無罪!

    姬瑤,你以為我會不敢承認?

    可笑!

    我是殺了人,我也不否認這些,是我殺的,我會承認,如果你們不是妄圖攻陷我人類世界,我甚至不會拆穿你,默認了這一切!

    可你錯就錯在,居然想挑動我們和妖植一脈決戰,那我哪怕死,也要帶回這些消息!

    拆穿你的真面目!

    你是沒有這個能力做到這一切,可你是妖命一脈王庭之主的女兒”

    姬瑤怒不可遏,爆發道︰“胡說八道!你說的一切都是假的,本宮和楓滅生並無任何關聯,這些時日,你做的一切,所有人都看在眼里”

    方平譏嘲道︰“那都是你的人,你怎麼說怎麼是了。妖植一脈的人現在還有幾個活口?真正的知情者都死了”

    一旁,蔣超插話道︰“方平,這妖女不會承認的!還跟她說理干嘛,老祖,宰了她!這女人不是好東西,她意圖讓我們和妖植一脈開啟絕巔之戰,心太狠了!”

    戰王看了看自家的胖子,忽然輕笑道︰“有點意思,命王也想在這時候插一手嗎?”

    這話一出,姬瑤身旁的絕巔強者,冷淡道︰“命王早已閉關不出,我天命王庭也無此意!”

    說著,這位絕巔忽然道︰“是非真假,自有判斷之法!各大皇朝子弟,都說神兵丟失,天植王庭也是按天植一脈之前的說法,方平或是蔣超,有儲物裝備,收走了這些。

    若是真是他們做的,查查便知!”

    這話一出,有強者冷冷道︰“那就查查!那麼多神兵丟失,總不會被丟棄吧?”

    神兵是好東西,對各方而言都是。

    丟了那麼多神兵,不會就這麼沒了。

    當然,藏在王戰之地有可能,可王戰之地地形一直在變,除非不想要了,要不然不會藏在那的。

    而且真有儲物裝備,這些人也不會隨意放在王戰之地,那可是珍寶。

    平時不查也就算了,真查一查,大家隱藏的儲物裝備,也瞞不過這些絕巔的探查。

    這話說出口,張濤眼神微動,有點麻煩了。

    方平這小子見到好東西怎麼可能不帶走!

    正想著,方平忽然一咬牙,開口道︰“好,我給你們查,我不怕被查,有些人,未必敢!”

    說著,方平忽然從口中吐出一塊玉佩,面露警惕之色,開口道︰“這次過後,我的儲物玉佩會還給部長,你們別看著我,我下次不會帶這個出門!”

    懷璧其罪,方平知道儲物裝備很珍貴,得提前打好招呼才行。

    他話音剛落,張濤淡淡道︰“這次只是借你一用,並非送你,原本就讓你小心珍藏,沒讓你隨意示人,膽子倒是不小!”

    方平心中咯 一跳,我就找個借口而已,你這老陰貨啥意思?

    張濤也不管他,探手一抓,玉佩到了手中,探查了一下,接著直接將玉佩拋入空中,開口道︰“諸位看看便是!”

    絕巔強者們也不客氣,紛紛探入精神力。

    玉佩當中,有一些能源石,少量的生命精華,以及一柄七品神兵刀,就這些,已經將玉佩塞的滿滿的。

    眾人眉頭微蹙,妖命王庭的絕巔再次道︰“听聞方平不滅神具現,可以開啟三焦之門”

    方平點頭道︰“是具現了,不過早就被人擊潰了,我精神力受傷極重,神兵進入三焦之門,也不是無限隱藏神兵的,不是自己煉化的,根本不行。

    這一點我都明白,強者們比我更清楚。

    我已經煉化了兩柄神兵,一把長刀和腳下的戰靴,根本不可能再煉化神兵”

    眾人探測了一番,方平的確煉化了兩把神兵。

    再想煉化,撐死了煉化一柄,可丟失的神兵不止這麼多。

    很快有人又道︰“還有別的儲物裝備嗎?”

    方平搖頭道︰“沒了,這個玉佩還是部長送我的,你們可以查,這東西無外乎隱藏在血肉中,而且儲物玉佩無法煉化,也不是神兵,藏在三焦之門中都不行”

    這也是方平發現的新情況,儲物玉佩根本沒辦法藏進三焦之門。

    所以,他現在懷疑,老姚他們到底有沒有儲物戒藏在生命之門里。

    當然,可能級別不一樣,結果也不同。

    他獲得的這枚玉佩,也許等級太低了。

    這話一出,這些絕巔毫不客氣,直接探查他的肉身。

    方平心中微微有些擔憂,他金身鑄就,不知道會不會被發現。

    之所以這麼想,是因為方平在出來之前,下了狠心直接撕裂了自己的金身,用了一丟丟不滅物質恢復了血肉,而不是恢復到金身狀態。

    他不知道,這樣能不能瞞過這些絕巔。

    可鍛造了金身,現在也是很麻煩的,有了金身,方平實力就極強,就代表他有滅殺那些人的實力。

    現在這副剛誕生的血肉,也不知道能不能瞞過這些絕巔。

    金身破滅,無法恢復的情況,不是沒有,

    當初鎮星城的李默他們,金身破滅,後期就很難恢復。

    吳奎山這些人,不滅物質耗盡,肉身破滅,也很難恢復。

    金身和不滅物質,是有很大關聯的。

    眾多絕巔探查了一下,有人面露異色,淡淡道︰“不滅骨雖然還不純粹,不過也極強了。”

    “具備準統領級實力,難怪可以逃生。”

    也只是準統領級的實力,單純一副不完善的金骨,還沒強到不可敵的地步。

    至于血肉,這些人探測了一番,帶有些許不滅物質的痕跡,有人看向張濤道︰“是那批人之一?”

    張濤淡淡道︰“不錯。”

    問話那人也不再問,人類的復生武者,這個他們也見過的,倒也不足為奇。

    再次探查了一番,他們也感受到了方平的精神力受損嚴重。

    至于血肉之中,並未隱藏其他的儲物裝備。

    這時候,姬瑤臉色鐵青道︰“我沒有儲物裝備!也不接受這樣的查驗!”

    這簡直就是讓她赤裸裸地給諸位絕巔觀察,從里看到外,連血肉都看透了!

    這對她而言,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一旁,蔣超開口道︰“我沒意見,我也是絕巔的後代,我都沒意見,你還有意見?你比我牛?你算老幾,既然敢做,那就敢給人查,你們隨便查我,我也沒意見。

    我家老祖沒給我這玩意,你們隨便看,脫光了給你們看都行!

    不過我們查了,也要查這女人說不定不在她身上,我覺得妖命王庭的人都要查!

    還有,不少人從七品域來的,也要查!

    從頭到尾就是他們的陰謀,還想抵賴!”

    姬瑤臉色難看的嚇人!

    咬牙道︰“查驗這些有用嗎?諸位真王,神兵不代表什麼,真要有準備,藏在王戰之地”

    “你先查了再說!”

    方平不客氣道︰“我被查了,你憑什麼不行?難道你以為絕巔強者還會在乎你這副軀殼,可笑,不止是你,我覺得所有人都要查!

    姬瑤,別裝出一副無辜的樣子,你追殺我們的時候,多囂張,多猖狂!

    你還想當地窟的女王,也不看看你這副德行!

    那麼多神兵,難道還真能丟了?

    我們下次能不能來這都難說,倒是你們,一直在這,藏起來了,那也是你們藏差不多!”

    張濤冷冷道︰“方平既然願意被查驗,我人類武者也不低人一等!速度,否則不和妖植一脈開戰,你妖命一脈想陰謀算計我等,那就先滅了你們!”

    戰王笑眯眯道︰“最他麼討厭你們這些人!想撿便宜,那也要看我們答不答應!槐王,老子和武王宰了他們,你們現在不會插手吧?

    宰了他們,也許你們妖植一脈還能撿個大便宜,老子寧願給你們這群世敵撿便宜!

    好歹,咱們也是真正干過的,流血無數,豈能便宜了這群狗東西!”

    槐王一言不發,卻是退後了一步。

    你們想殺人,妖植一脈沒意見,一點意見都沒。

    姬瑤身邊的那位絕巔強者,臉色變了!

    瑪德,怎麼好端端的就變成了自己這邊和復生之地開戰了?

    天命王庭可沒這意思!

    哪怕和天植王庭合作,他們的意思也是天植王庭當先鋒,他們適當出力,而不是將自己變成主力。

    這次真要鬧到這地步哪怕他是真王,回到王庭也有大麻煩。

    關鍵是,這兩家伙虎視眈眈地看著他,其他人都是一副看戲的樣子。

    想到這,這位絕巔忽然道︰“姬瑤,讓他們查!”

    “虎王爺爺!”

    姬瑤滿臉的委屈和不甘!

    不是我!

    我沒有!

    現在居然讓我敞開了一切,讓眾人查驗,這簡直太屈辱了!

    一旁,方平憤怒地瞪著她,心里卻是鄙夷。

    一副軀殼罷了,居然還這麼在乎。

    看看我,從頭被查到尾,我在乎了嗎?

    絕巔當中也有女的啊,老妖怪級別的,我在意了嗎?

    不過這樣也好,你最好堅持到底,死活不給人家查驗,做賊才心虛,我就一點不心虛!



伊莉小說網 |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最新章節

 ** 作者︰老鷹吃小雞所寫的《全球高武》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全球高武》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全球高武》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