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類型 >> 全球高武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602章 人人都愛演戲
作者︰老鷹吃小雞 下載︰全球高武TXT下載
    大廳中,方平听的如痴如醉。

    這還是他學習武道以來,第一次有這麼多強者,正兒八經地給他講解武道。

    李老頭這些人,不是不教。

    而是沒時間,沒機會去教!

    方平進步速度太快,你剛教了他三品怎麼戰斗,他改天就五品了。

    你五品的知識沒說完,他七品了。

    弄到最後,他境界都超過大家了,一時間感覺沒辦法再教下去了。

    “武道,最終還是要回歸基礎,哪怕到了絕巔境,並非說雙方交手,就是隔空而戰,隔著一域而戰……”

    “那樣的交戰,可以。可戰斗距離越遠,發揮出來的實力越弱,力量會溢散。”

    “真正的生死搏斗,還是近身之戰!並非說,你近身戰斗就是弱,就是低端,恰恰相反,武者之所以不叫修士,不叫法師,就是靠我們自身力量的升華!”

    “方平,不要忘記了武道的根本!從非武者開始,我們就在打造肉身,鍛骨淬金身,倚仗的並非外物!”

    “神兵這些東西,那都是外物,我千里取人首級,殺一般人沒問題,同階呢?”

    “這些,都是一些分支而已,千里取人首級,那是因為敵人太弱,我懶得跑個千里,于是我操控精神力去殺他,圖個省事……”

    這些話,是張濤說的。

    方平佩服的不行!

    不是佩服他強大,而是佩服他雲淡風輕的裝十三!

    我擦,千里取人首級,被他說的不值一提,好像這玩意就是隨便的事一樣。

    可在場的,哪怕南雲月,有這能耐嗎?

    南雲月別說千里,百里都做不到!

    十里之外,殺一個弱者,還是有希望的。

    這人啊,實力越強果然越會裝,方平佩服的無以復加,這個自己要學。

    下次,教導別人的時候,我也可以說一句“千里之外取人首級,小道爾!”

    一邊,田牧也點頭道“不錯,方平,具現物其實並非你想象中那麼用的。我看你好像在追求古武時代的戰斗方式,可古武時代真的就比我們現代強?

    那不見得!

    我也曾遇到過古武時代武者的戰斗遺跡,通過遺跡的一些情況判斷。

    古武時代的九品,也許手段更多,可真遇到了我,生死搏殺之下,我必能斬殺對方!”

    田牧說的一臉自信,沒人質疑。

    哪怕張濤,也笑道“的確,這是事實。古武時代的絕巔武者,和我交手,我也有把握斬殺對方。我們差在哪?

    時間!

    我們因為武道的斷層,缺少一些知識的沉澱和積累。

    如果我們有足夠的時間,去推演出精神修煉法門,那麼我們的修煉速度不會再被限制。

    一旦如此,現代武者會出現一個井噴期!

    到了那時候,古武時代強者無數的場景,在這個時代會更繁榮!

    他們花了數千年,也許更長的時間,才做到了後期的昌盛。

    我們呢?

    我們雖然有點底子,可更多的還是現代開啟了新武時代!

    區區百年不到的時間,華國出現多少強者了?

    高品境超過了500人!

    而且越來越快,越來越多,這只是百年不到的積累,方平,你可以想象,一旦給我們千年時間,萬年時間,那是何等的盛世!

    解決了精神力桎梏的缺陷,那人人都能高品,也許會出現一個前所未有的全高品時代!”

    這一刻,張濤自信到了無以復加!

    氣勢昂揚,神采奕奕!

    現代武者,不比古武者差!

    哪怕找到了古武時代的功法,除了精神力修煉法門之外,其他的其實都不重要。

    之所以要找精神力法門,因為現代武者時間不夠,沉澱不夠。

    如果還有百年時間給他們,強者更多了,哪還需要古武時代的功法!

    方平覺得古武時代就比現代強,張濤要告訴他,他的想法是錯誤的!

    方平見這些老頭子們又是興奮,又是張狂,輕咳一聲道“那個……諸位前輩,現代武者很牛,很厲害,我知道的。

    不過……能不能先幫晚輩繼續推演一下戰法?”

    一群混吃混喝的老頭子老太太!

    吹牛倒是一把好手,該干正事了,絕巔都喜歡裝十三,方平覺得這些宗師也不是啥好人。

    張濤瞥了他一眼,對方平打斷自己,很是不爽。

    不過考慮到對方還年輕,張濤決定不和他一般計較了。

    此刻,張濤一揮手,諸多宗師推演的草稿,紛紛到了他手中。

    張濤之前其實就一直在留意,此刻心里也有了數,開口道“方平,我們推演出來的,未必是最好的,但應該是目前比較適合你的。

    具體的功法整理,還需要你自己做一個匯總整理,我先說說我給你的匯總功法……”

    張濤說的其實很簡單。

    方平不是想攻守兼備嗎?

    不是想困人殺人嗎?

    不是想力量統合嗎?

    簡單!

    精氣神合一,做起來難,說起來不難。

    ……

    小半個小時後,張濤說完了。

    這時候,一些年輕武者,也紛紛從具現物中走出來了。

    有人滿臉喜色,有人一臉郁悶。

    大部分人有收獲,可一些倒霉的,進去了之後,什麼都沒遇到。

    就在這時候,方圓興奮地沖了出來,又是歡喜又是驚訝,一出來就往方平這邊沖,興高采烈道“哥,我看到我了!”

    這話听起來讓人懵,不過不少人還是反應了過來。

    一些宗師,都是會心一笑。

    而方平,看了一眼妹妹,忽然探手一抓,一道虛影出現在手中,笑道“你說這個?”

    “是啊是啊,哥,你……”

    方圓剛說著,方平忽然一口給吞了!

    吞了!

    不但吞了,方平還打了個飽嗝!

    方圓眼楮一下子紅了,一臉的委屈,可憐巴巴地看著方平,你把我吃了?

    “不好意思了,滾滾,哥要吃了你們了。不但吃了你,還得吃爸媽……”

    方平笑了一聲,手中又出現了兩道虛影。

    下一刻,方平吞了這兩道虛影。

    “方平!”

    方圓一臉的委屈,好可惡!

    雖然那就是三道影子,可你吃了我們干嘛!

    還當著我的面吃!

    方圓委屈,張濤這些人則是無語到了極致!

    這小子沒病吧?

    你非要吃干嘛?

    這本就是方平自己的精神力具現物,其實就是他一體的,就是他自身精神力的一個幻化,或者說,虛影看起來是方圓他們,實際上還是他自己。

    方平一個念頭,就能收回本身。

    可這小子,非要給吃了……真夠無聊的。

    再看看方平妹妹一臉委屈,都快掉金豆了,一群宗師憋的臉都紅了,想笑又想罵。

    方平這小子真的閑的慌!

    何止宗師們無語,那些年輕武者也一個個呆滯,剛沖出來的秦鳳青,一臉鄙夷,這家伙真無聊。

    方平吃了三道虛影,忽然看向唐峰,笑道“唐老師……”

    唐峰臉色漆黑,咬牙切齒道“來!”

    “那學生得罪了!”

    話落,方平身影一動,下一刻,兩人同時出現在一間狹小的屋子中。

    外面,七品之下幾乎都看不到兩人。

    其他人則是可以看清,張濤開口道“記住了,拉入其中的武者,不能比你強太多!拉入其中,目的是為了不讓對方逃脫,而且逼迫對方和你近距離廝殺,要把自身的優勢發揮到極致!”

    “明白!”

    方平回了一句,接著,整個人仿佛和小屋連接到了一體,雙手呈刀,動作迅猛,迅速殺向唐峰。

    唐峰暴喝一聲,拳頭呈現血紅色,也和方平貼身廝殺了起來!

    可唐峰的拳頭,錘中方平的時候,方平和小屋一體,小屋顫動,而方平本人卻是沒受太大的沖擊。

    “讓精神力分擔這些壓力,戰斗的時候,將一切力量都利用上,融合在一體……”

    張濤還在指點中,而這時候,方平手腳並用,招招狠辣!

    小屋空間也越來越小,小到最後兩人就在咫尺之地,相互搏殺!

    “封鎖他對外界能量的感應和吸收,你自身……你雖然恢復快,不過現在不要用,你自身讓核心物和外界建立一條通道,只對你自己開放,這個是可以做到的。

    具現物中,你才是神!

    切斷他和外界的聯系,他受傷只能靠自身恢復,你卻是可以通過外界的能量來恢復……”

    “唐峰,打破他的核心物,要不然,你死定了!”

    “……”

    這時候,小屋中,唐峰被方平壓著打。

    方平下手極狠,也極為暴戾,身體每一處都是兵器,都是利器,肘擊、拳擊、腳尖處處都是凶器,唐峰盡管經驗豐富,可被困守在小屋中,此刻依舊被方平打的無路可退,口中吐血不止。

    身上也是血肉崩裂,方平手呈鷹爪狀,幾次撕裂了唐峰的血肉,差點抓斷了他的骨頭。

    ……

    外面。

    黃景臉色發黑,又有些無奈,輕聲道“這小子早就想揍他一頓了,這次算是找到了機會了。”

    這樣的傷勢,對七品武者而言,不算太重。

    可也不算輕!

    不過方平此刻在實踐自己的戰法,唐峰又答應了當這個戰法實驗對象,被揍了也只能自認倒霉。

    就在這時候,方平雙手擒拿住了唐峰一臂,低喝一聲……下一刻,松開了唐峰的手臂,卻是笑道“老師,你左臂被我撕碎了,現在不能動了。”

    唐峰臉色發黑,也不吭聲,左臂果然不再動彈,和方平繼續廝殺起來。

    片刻後,方平手如幻影,單手呈刀,一劈而下,開口道“右臂也斷了!”

    “……”

    “喉嚨被我掐斷了!”

    “……”

    “心髒被我挖出來了!”

    “……”

    “老師,你應該死了……”

    小屋中,方平的話語傳出,很快,小屋消失。

    方平咧嘴笑著,站在原地,唐峰一臉無奈,按照雙方對戰結果,現在的他,被方平扯斷了四肢,捏碎了喉嚨,掏出了心髒……

    總之,他死了。

    一旁,張濤看了方平一眼,笑道“不夠完善,也和唐峰實力弱有關……”

    唐峰無言以對,很悲傷的事。

    是的,我太弱了,打到現在……按照進度,他才攻破了方平的肉身。

    換言之,方平皮肉受了點傷,然後斬殺掉他了。

    田牧此刻也看向方平道“你之前用精神力自爆,其實不算錯,那時候你實力弱,這樣下來才能自保。現在你更強大了,那你強大的精神力,就是困敵和防御的法寶。

    而你,要學會用你強大的肉身之力去殺敵!

    方平,其實我們很羨慕你,你可攻可守,甚至可以依靠強大的精神力,做到隔斷敵人,單獨廝殺。

    在這個小小的屋子中,哪怕對手有多人,你可以將一些人隔離在外,拖入一人廝殺。

    只要他們攻不破你的核心物,那你就可以殺了一個,再拖入一個廝殺。

    要學會發揮自己的優勢,你的核心物,要不斷固化,不斷填充!

    等到哪一天,你要是能做到絕巔都攻不破你的核心物,那你就有了和絕巔爭鋒的資本!

    你殺不了他,他也殺不了你。

    你甚至可以困住他,帶回來給更強的人殺……”

    方平看了一眼張濤,張濤臉色不變,淡淡道“現在你還不夠格,我吹口氣就能破了它。”

    方平撇嘴,吹,繼續吹。

    他真不信,張濤吹口氣就能破了自己的核心物。

    當然……他才不嘗試。

    眾人給他打造的這套戰法,與其說是戰法,還不如說一種新的戰斗方式,以及一些力量的合理運用。

    而這,其實也是戰法的本質。

    方平想了想道“部長,如果我戰法純熟,我可以殺八品嗎?”

    張濤淡淡道“你可以困住八品嗎?如果你可以困住,那你就可以殺了對方!因為你困住了對方,意味著他無法打破你的精神囚籠。

    到了這地步,他打不破精神囚籠,那就只能等死!

    因為你和小屋,是一體的,打不破,意味著你的精神防御一直在,這就是你不敗的根本!

    可一旦能打破你的小屋,你就危險了。

    這時候,單純的靠一套戰法,想逆轉一切,無視實力的差距,幾乎不可能。

    那時候,你可以嘗試自爆你的核心物,進行逃生。

    記住了,不到萬不得已,不要再自爆你的精神力!

    一次次的自爆,你的精神力如此渙散虛浮,如何能在八品境做到合一?

    八品武者,金身無敵,也和精神力有關。

    這時候,戰斗的時候,精神力一般都會收入體內,力量唯一。

    李長生的萬道合一,從本質上來看,是一條正確的路,唯一的缺陷就在于無法誕生不滅物質,從而導致生命力流逝。

    如果不是這樣的缺陷,那萬道合一,就是所有武者追求的最終道路。”

    方平點頭,接著,方平將旁邊所有草稿推演全部收起,躬身到底,一臉感激道“學生多謝諸位前輩抬愛,毫不藏私,嘔心瀝血為學生推演了這門最適合我的戰法!”

    “這門戰法,是百多位宗師聯手推演而來,斃敵于方寸之間,殺敵平亂而生!”

    “那學生就自作主張,給這套戰法取名為——萬師方寸平亂訣!簡稱——萬師方平訣!”

    “……”

    全場皆寂!

    方平一臉茫然,抬頭看向眾人,見大家都看著自己,笑道“諸位前輩這是……”

    “萬師方平訣?萬世方平訣?”

    張濤似笑非笑,其他宗師也是一臉呆滯。

    小子,你這話說出來,真的不怕被打死嗎?

    方平一臉認真道“《萬師方寸平亂訣》,萬師當然是虛指,總不能用‘百師’吧,那也太不順耳了。

    方寸之間,平定禍亂,學生覺得,這也是所有宗師的夢想!

    也是我輩武者的夢想!

    這是我們畢生的追求,沒人不希望平定一切,學生這次取這個名字,也是為了明志!”

    方平一臉堅定,陡然喝道“此生,必平禍亂,此志不渝!”

    一些人還沒反應過來,聞言有人馬上道“方宗師大毅力!大魄力!大……”

    大不出來了!

    有人惡狠狠地瞪著接話的那個二傻子!

    萬師方平訣?

    你他麼忘了,某人叫啥了?

    萬人之師?

    還是萬年之師?萬道之師?

    關鍵的關鍵,連自己名字就這麼給加進去了!

    這臉皮到底有多厚啊?

    張濤搖頭,也不再說,算了,隨便這小子取什麼名字吧,他自己不覺得羞恥,自己還能說啥。

    不過方平這套戰法真要流傳了下去……張濤覺得,後人也許會誤會什麼。

    算了,管他呢,都不知道多少年後的事了,真把方平當成萬道之師,也沒什麼。

    安靜了片刻的大廳,此刻恢復了歡聲笑語。

    一群宗師都是哭笑不得,又忍不住笑出聲。

    人群中,張定南拿著酒杯,似笑非笑地看著方平。

    听說某人一直很不滿意他給戰法取的名字,可我戰法再難听,能比得上你不要臉?

    ……

    戰法名字的事,大家不願意多提。

    此刻,眾人紛紛看向那些出來的人。

    人群中,一位軍裝武者,此刻身上金光大盛,滿臉的興奮。

    看到這一幕,不少人搖頭,黑幕!

    絕對的黑幕啊!

    這麼多人進去了,獲得不滅物質的居然是軍部的人,軍部的人就算了,還是一位有傷在身的軍部強者,這不是黑幕是什麼?

    方平這小子,明擺著在賣好軍部嘛!

    軍部這邊,李德勇和田牧都是一臉的滿意。

    很好!

    干的漂亮!

    等看到獲得神兵的那人……諸位宗師都快破口大罵了,方平這王八蛋,過分了啊,又搞黑幕!

    獲得神兵的,並非魔武中人,而是南雲月帶來的一位女性武者!

    那是南雲月唯一的後裔!

    南雲月也是命運多舛,她有個姐姐,也就是第一軍校的那位女校長,可姐妹倆關系算不得融洽。

    而南雲月自己,她丈夫早逝,唯一的女兒也死去多年了。

    這次帶來的那個女武者,是她的外孫女,從小就在她身邊長大。

    神兵被對方獲得了……這不是黑幕是什麼?

    方平打的一手好算盤!

    賣好軍部,賣好偵緝部,自身又是教育部的人,三部四府,南方鎮守使還是他師兄……

    無恥小人!

    虧我們還幫你推演戰法!

    不過等看到他們的人,多少都有收獲,一些a級合金兵器,拿到的人也不少,眾人心里雖然有些吃味,可也覺得能接受。

    a級合金兵器,價值也不菲了。

    不少人余光看向滿臉憨笑的方平,都是無奈失笑。

    這小子,真的精明著呢。

    這一幕,也算得上皆大歡喜了。

    起碼,那些進去的年輕人,或多或少都有收獲。

    至于第一個進去的秦鳳青……兩手空空,此刻正在狂吃海喝,心里早就把方平罵了個底朝天!

    混蛋東西!

    無恥的王八蛋!

    他第一個進去,直奔神兵,都看到神兵了……結果神兵從他眼皮子底下跑了,他追都追不上!

    然後讓去找不滅物質,也看到了,也在眼皮子底下了……結果那王八蛋作弊,一座小屋從天而降,把他鎮壓了。

    秦鳳青氣的都快吐血了!

    哪有這樣的!

    說好的不作弊的,說好的各憑機緣的,怎麼就這麼無恥?

    “吃窮你!”

    秦鳳青狼吞虎咽,此刻,也只有這些吃的喝的,才可以慰藉他受傷的心了。

    ……

    而此刻的方平,已經和眾多宗師說起了神兵拍賣的事。

    “這一次,拍賣神兵,並非為了賺錢,也不是因為魔武的神兵真的多到沒地方用,主要還是為了提升華國強者的實力。”

    方平說著,又嚴肅道“神兵的來源,張部長他們都知道。我們其實也不多,這一次,當著大家的面,我宣布,免費捐贈教育部神兵30柄!”

    這話一出,眾人驚呆了!

    就連李德勇和南雲月這些人,也驚呆了。

    30柄!

    方平平靜道“當然,不止我一個人捐贈的,第一軍校姚成軍捐贈10柄、南武王金洋4柄、魔武李寒松4柄。我們出自武大,有了成就,自然要回饋武大!回饋教育部!

    我希望教育部能把這批神兵,用在武大的一些宗師身上。

    他們兢兢業業,教書育人,文能安邦,武能定國!

    上次天南之戰,武大校長戰死多人……學生看在眼中,痛在心中!

    如今,學生們有所收獲,也希望我武大能少一些犧牲……”

    這話一出,一些宗師也是眼神復雜,在場的武大宗師,不在少數。

    張濤瞥了一眼方平,再次無奈。

    好小子,將自己的軍啊!

    30柄神兵,給武大宗師還是給武安軍的宗師?

    不,其他各部多少也分一些,他自己能留下來的,一半也就撐死了,15柄的樣子。

    可武大宗師不少,要分多少?

    不過不管是武大宗師,還是武安軍的宗師,都是教育部的人,張濤也懶得說什麼。

    不過這小子,人情那是賣的飛起。

    一樣東西,他能賣好幾次人情。

    自己得領情吧?

    武大宗師得領情吧?

    其他的武大宗師,哪怕沒拿到神兵,那都得領情。

    華國的這些宗師,現在小半都欠這小子的人情了。

    上次天南一戰就是如此,這次又這樣。

    方平還沒說完,繼續道“除了捐贈的30柄,我們這次會拍賣30柄!價格不需要多高,前輩們真要為難,付一半,剩下的一半打個欠條,意思一下,我都沒意見!

    拍賣就是個形式,畢竟做不到人手一柄,我們也只能采取這種折中的手段,盡量讓大家少付出一些,就能拿到神兵。

    我們這些做學生的,也不希望看到師長們赤手空拳地上戰場,于心何忍!”

    方平說的心酸不已,仿佛自己沒能人人都送一柄神兵,好像犯下了大錯一般。

    人群中,吳奎山幾人听的都心累。

    差不多就得了!

    再說下去,你方平都成聖人了。

    一次宗師宴,到現在,都快成方平的表演秀了,這小子表演欲望真強烈。

    沒給方平繼續說話的機會,這時候,吳奎山輕咳一聲,看了一眼張濤,開口道“鑒于方平突破至七品,不再適合擔任魔武武道社社長一職!

    現校委會研究決定,由陳雲曦擔任武道社社長!

    方平,擬任魔都武科大學,見習副校長一職!”

    這話一出,不少人即意外又不算意外。

    方平成了七品強者,魔武想留下方平,多少要付出一些。

    雖然20歲的武大副校長,幾乎聞所未聞,可當年魔武建校的時候,老校長也沒多大,就擔任了校長一職。

    特殊情況特殊對待,也沒什麼好驚訝的。

    人群中,方平笑著躬身致謝。

    心里卻是罵了起來!

    老吳太坑了!

    說好的副校長,怎麼變成“見習副校長”了?

    見習那就代表不是正式的,也代表這玩意不具備官方效應的,說你不適合,都不用經過你同意的,說讓你滾蛋就滾蛋的!

    太過分了!

    心里這麼想著,臉上還要露出受寵若驚,擔待不起的表情。

    方平一邊笑著,一邊謙虛地表示,我還年輕,學校太過重視了,教育部太過重視了……

    張濤和吳奎山幾人,欣賞著他的表演,都是一臉滿意。

    小子,餌拋下了,後面如何表現,就看你自己的了。

    人群中,方圓則是一臉呆滯!

    我哥都成副校長了?

    這也太快了吧!



伊莉小說網 |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最新章節

 ** 作者︰老鷹吃小雞所寫的《全球高武》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全球高武》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全球高武》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