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全球高武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611章 入地窟
作者︰老鷹吃小雞 下載︰全球高武TXT下載
    </div>?    時間,轉瞬便逝。

    眨眼間,8月15號到了。

    8月15號,周六,夏日的天氣,說變就變。

    昨日還是艷陽高照,今日一大早,細雨朦朧。

    1號操場。

    方平仰頭看天,忽然笑道︰“是個好日子,這天氣好!”

    一旁,秦鳳青也在抬頭看天,咕噥了一句。

    瑪德,這天氣好?

    你沒毛病吧?

    就在這時,方平忽然看向他,笑道︰“我說好天氣,那就是好天氣!”

    話落,方平騰空而起,如同閃電。

    下一刻,天際,方平暴喝一聲,金芒爆發!

    轟隆!

    空中,閃電連綿,片刻後,魔武上空,烏黑的雲層消失。

    操場中,導師們和學生們都看的如痴如醉。

    這就是宗師!

    片刻後,方平落地,大笑道︰“艷陽高照,是個好日子!”

    此刻,太陽出現了。

    偌大的魔都,其他地方還在下著小雨。

    而魔武,上空卻是沒有雲層,一片艷陽天。

    秦鳳青此刻也不嘀咕了,心中還是有些震撼和羨慕的。

    這就是強者!

    言出法隨,方平說是好天氣,那就是好天氣,不是也是!

    主席台上,吳奎山看了他一眼,微微笑了笑,人力可定天!

    沒再管方平,吳奎山環顧一圈,此刻,主席台上只有他一人,其他宗師都在下方。

    看了一圈,看著那些年輕的臉龐,看著那群激動的導師,吳奎山一時間久久無言。

    下方,方平看到吳奎山沒吭聲,再次高喝道︰“今日出征,魔武導師應到913人,劉校長提前入窟,實到912人,全員到齊!”

    另一側,陳雲曦見狀也清脆高喝︰“魔武學員,應到4220人,實到4220人,全員到齊!”

    再一側,杜洪高聲道︰“軍部教導團,應到98人,實到98人,全員到齊!”

    吳奎山回神,超過5000人的武者大軍!

    除去留守的120位導師,以及千人左右的一品武者,魔武傾盡全力,傾巢而出!

    這樣規模的大戰,哪怕軍部,也沒發動過幾次。

    武者,不喜歡做什麼戰前動員。

    吳奎山也沒多說什麼,片刻後,陡然高舉右手,暴喝道︰“魔武必勝!”

    “魔武必勝!”

    “”

    嘶吼聲震天!

    “出發!”

    大喝一聲之下,吳奎山直奔南區,這一次,走通道奔赴地窟。

    台下方平見狀也揮手帶隊跟上,一邊走著,一邊湊到唐峰跟前,略顯遺憾道︰“校長怎麼沒听我的意見啊?”

    唐峰不理他。

    其他人也不理他。

    無他,方平發神經,大家懶得理會。

    他和吳奎山建議,不走通道,大軍開拔,走通道感覺不夠壯觀。

    按照方平的話說魔武宗師攜手,精神力爆發,攜帶數千人御空而行,直奔魔都軍營。

    讓魔都所有人看看,魔武何等的強盛!

    結果這建議一出沒一個人搭理他的。

    神經病!

    有這精神力浪費,還不如多殺點敵人。

    他們覺得神經,方平覺得還是有必要的,此刻沒人搭理他,方平再次遺憾道︰“武者嘛,不容易。難得有這樣的機會,讓大家激動一下,興奮一下,還是有必要的。

    校長根本不會鼓舞士氣嘛。

    數千人御空而行,大家嘴上不說,心里還是滿足的。

    校長啊,對人心的研究還是太少了”

    一旁,呂鳳柔憋不住了,低喝道︰“閉嘴!”

    數千人的隊伍,此刻就听到方平在廢話,嚴重干擾了秩序。

    方平聳聳肩,接著忽然笑道︰“出征不需要多悲傷,多肅穆,武者又不是孩子了,該緊張的都緊張完了,需要開心一下,放松一下!”

    話落,方平看向秦鳳青,喊道︰“老秦,來首歌,提提士氣!”

    秦鳳青也不含糊,大聲唱道︰

    “我們下去砍人頭啊,砍人頭!

    我們下去挖巨礦啊,挖巨礦!

    今兒個真高興啊,真高興!

    呦嘿,發大財啊發大財”

    “”

    全體隊伍停滯了片刻。

    前方的吳奎山背影略顯僵硬!

    瑪德,我想現在提前殺人祭旗,不知道可不可以?

    後方,目送他們離去的陳振華眾人,也是一臉呆滯。

    剛剛大家還一臉緊張,一臉肅穆

    現在,大家只想砍死一個人,說不定祭旗效果不錯。

    緊張肅穆消失了,隊伍中,有人憋笑憋的臉都紅了。

    秦鳳青還在唱著,也沒人應和,哪怕方平,說了那麼一句之後,也一聲不吭。

    這麼丟人的事,他不干。

    不過老秦這不要臉的,站出來緩和一下氣氛還是可以的。

    一些學員本就緊張,緊張就容易犯錯,方平都看到不少學員,走路的時候身體僵硬無比,這時候不需要再制造緊張了。

    同一時間。

    魔武校外,一群強者沒有入校,卻是目送魔武眾人離去。

    人群前方,魔都總督喃喃道︰“願旗開得勝!願魔武武道不熄!魔武必勝!華國必勝!人類必勝!”

    “必勝!”

    一群宗師強者,紛紛低喝!

    這一戰若勝,魔都地窟大敵覆滅,威懾四方,魔都地窟13城,敢戰者幾人?

    人群外圍,此刻還有一群人。

    方名榮夫婦,方圓,以及魔武很多導師的家人,學員的家人此刻來了很多很多人。

    他們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

    他們不知道,為何而戰,因誰而戰!

    可他們知道,自己的親人,正在奔赴沙場,這幾日,盡管魔武眾人沒有對外透露什麼,可總有些只言片語流露。

    沒人是傻瓜,魔都不是陽城。

    這里武者眾多!

    這里,每年都會戰死大量的武者,很多人根本不知道為何而死。

    在這樣的大都市生活,總會知道一些常人不知道的事。

    更別說,很多武者的家人,本身也是武者。

    此時此刻,魔武出征地窟,無數人牽腸掛肚。

    人群中,有人雙眼通紅,低聲呢喃。

    戰爭,何年才能停止?

    魔都地窟,地下大廳。

    魔武眾人,井然有序,陸續進入合金屋。

    方平一邊等待,一邊和守門人閑聊了起來,笑呵呵道︰“大叔,這合金屋,再過一段時間該拆了,多礙事啊。”

    守門中年輕笑道︰“那得再等等。”

    “等啊等,等的現在我都看不上了。”

    方平笑容滿面,摸著合金牆壁,輕聲道︰“當初第一眼看到這玩意,那是眼都紅了。和刀疤大叔說好了,回頭拆了屋子,瓜分了這玩意。

    他還說,到時會我來拆屋子,他幫我一起的”

    守門中年眼神略顯黯然,很快笑道︰“沒事,下次拆的時候,我幫你拆,拆完了,分我一點就行。”

    方平哈哈大笑,笑完了,忽然道︰“大叔,您這次可別下地窟,這話不吉利。”

    守門人也放聲大笑起來!

    笑完了,正色道︰“我不下地窟,我等你們出來慶功,等你有朝一日,拆了這玩意,再也不用守門人!”

    他下地窟,那意味著地窟局勢惡化,大戰再次爆發,魔武不敵。

    所以他不下地窟!

    他要在這等著,等著這群英雄兒女,大破敵寇,得勝歸來!

    魔武眾人,已經全部進入地窟。

    方平朝大廳眾人擺擺手,大笑道︰“大家在這等著我們的好消息,我們出來的時候,記得安排一下,拍攝一下大勝歸來的場面,以後有機會放給全民看看!”

    “好!”

    “一定!”

    “”

    大廳中的武者們,回答的鏗鏘有力。

    會的!

    一定會的!

    希望城。

    方平出來的時候,田牧、範老、寇邊疆、許莫負

    這些人,都在等著。

    人群中,劉破虜已經笑著走到了唐峰他們身邊,低聲說著什麼。

    等方平到了,魔武的人便齊了。

    田牧站了出來,開口道︰“出城之後,希望城不會增援一兵一卒!東方和西方,希望城會進行協防,今日,天門城如有強者增援,會在今日之內趕赴天門城。

    接下來,如果其他城池再有強者參戰希望城會盡力攔截!

    諸位,軍部只能做到這一步了!

    如果”

    田牧沒說出口,也不想說。

    如果戰敗,高品恐怕難以逃脫,中低品武者可以後撤。

    吳奎山淡淡道︰“沒有如果!必勝!”

    話落,吳奎山騰空而起,喝道︰“出城!”

    沒有在希望城逗留,這里並非魔武駐扎地,他們要去30里外的狡王林駐扎。

    一路上,一些武者沿途目送魔武眾人出城,口中“必勝”的喊聲不斷。

    天門城。

    當日殘破的天門城南門,此刻已經恢復了原狀。

    感受到遠方傳來的那股撼天氣血波動,城牆上,天門城主頭戴王冠,聲音冷漠道︰“去,探查虛實!直接去查,當著他們的面查!查的一清二楚!”

    身後,一位七品統領,大聲應諾,騰空而起,毫不遮掩,直奔希望城而去。

    等這位統領離去,天門城主忽然看向狡王林,冷哼道︰“金角獸在百獸林邀來了兩位八級妖獸,所欲何為?”

    “王,金角獸志在生命礦脈,屬下擔心”

    天門城唯一的八品強者,面帶憂色。

    三頭八品妖獸,虎視眈眈,這是極大的威脅。

    天門城主眼神陰翳,半晌才道︰“這乃真王強者立下的賭約!我們無法拒絕,百獸林也被告知,此刻已經有使者前來,金角獸王膽敢壞了真王的大事,誰也保不住它!”

    說著,天門城主又道︰“何況,妖族也不敢和復生武者為盟!金角獸王膽敢參與此戰,神陸再無它立身之地!”

    說是這麼說,天門城主臉色還是不好看。

    槐王拿他和天門城當賭約,這讓他很不滿!

    原本,他都準備撤離南七域,離開此地,回歸禁區。

    可臨走之際,卻是麻煩不斷。

    金角獸王不斷襲擾,因為自己投靠了槐王,另一位真王很是不滿,通道那邊,幾度為難槐王的人,不許槐王的人進入,故意讓他難堪。

    好不容易槐王派了使者前往百獸林說和,結果還沒等到結果出來,他就被告知,要在南七域進行最後一場戰斗!

    “蛇王”

    天門城主口中念叨了一句,腦海中閃現出一道人影,冷笑一聲。

    他知道這個人!

    甚至知道魔都武科大學!

    這60年來,他殺了很多魔武的人,蛇王當年他準備擊殺對方的,可惜,讓對方跑了。

    這些年來,已經極少能看到對方在南七域出沒。

    沒想到,對方還不死心,想在自己臨走之際,報仇雪恨嗎?

    “呵呵,當年不願暴露神兵,讓你逃過一劫,沒想到現在還要來送死!”

    直至今日,他還記得,那位意氣風發的統領強者,在身邊人死去的那一刻,是何等的絕望!

    他原以為,經歷了那一次,對方已經崩潰了。

    卻沒想到,對方居然連連破境,短短時日,進軍王境!

    嘴上說著送死,天門城主心中卻是警惕。

    這一戰,的確要戰!

    蛇王,也必須要死!

    這樣的人物,武道意志之強,讓人震撼,在逆境中突破,在逆境中再度崛起,不殺了他,對方未必不能再次破境!

    有這樣的大敵在,他哪怕回歸了禁區,都未必可以心安。

    當槐王的人說出,自己的對手是誰的時候,盡管天門城主對槐王的舉動很不滿,卻也沒猶豫,很快答應了下來。

    趁著現在,趁著這次機會,一定要斬殺了蛇王。

    這樣的年輕天驕,這次殺不死,復生之地的強者一定不會給自己第二次機會。

    等待中,那股千萬人聚集的氣血之柱,距離天門城越來越近了。

    很快,剛剛離去的統領回歸。

    大聲稟報道︰“王,對面王境一人,尊者境兩人,統領境六人!準統領5人,戰將百人”

    “有點實力”

    天門城主喃喃一聲,在他的理解中,魔武就是一個宗派。

    哪怕他知道對方和宗派有些不同,不過差距不大。

    一家宗派,有王境強者,已經極強,哪怕在禁區,這樣的宗派,也足以佔據一兩座大城了。

    當然,這樣的實力雖強,可還沒強到天門城不可匹敵的地步。

    他和神木聯手,有希望斬殺了蛇王。

    哪怕單對單,他也不懼剛突破不久的蛇王,他突破王境近百年,手持九品神兵,無懼蛇王。

    可他想留下蛇王!

    既然如此,那他就要和神木聯手,聯手之下,才有希望不給對方逃脫的機會,斬殺了對方。

    而天門城,剩下的尊者和統領,可沒對方強大。

    “去妖葵城,讓葵王派人來助戰!告訴葵王,此戰過後,本王離開南七域,他若是不出力,日後妖葵城就要面臨更大的壓力!

    趁此機會,滅殺蛇王,得失他自有衡量!”

    天門城主也不怕葵王不助戰,這一次過後,他就要離開了。

    他一走,妖葵城就是攻打希望城的主力。

    不趁著這次機會,剿滅了魔武,以後吃虧的可不是自己。

    妖葵城實力強大,三大尊者,14位統領,比遭受重創前的妖木城還要更強,現在就看葵王有多大魄力了。

    天門城主心中冷笑,不出大力,那自己滅殺了蛇王就撤離南七域。

    至于剩下的那些人,自己可不會去管。

    以後,妖葵城也別後悔。

    如果葵王有魄力,那就趁著這次機會,傾巢而出,除了王境,尊者境和統領境全都前來,這才能完全剿滅魔武,不留余孽。

    不過,天門城主也知道,傾巢而出的希望不大,多少要留一些人,就看葵王怎麼決定了。

    狡王林外。

    方平揮手,讓魔武眾人停下。

    前方千米,就是狡王林所在了。

    此刻,方平已經感受到了八品強者的氣息,狡真的請來了兩頭八品妖獸。

    狡王林分界線,狡晃著大腦袋,看著方平眾人,大眼中露出驚色。

    好多人!

    人群前方,方平設下精神力屏障,小聲道︰“那個校長,現在我是老大,您幾位那個對我稍微恭敬一點”

    吳奎山瞥了他一眼,方平這小子,進來的時候,總算交代了事實,交代了他怎麼忽悠的妖獸。

    吳奎山都听傻了!

    現在听他這麼說,吳奎山臉色發黑,卻是僵硬著身體,朝方平拱拱手,淡淡道︰“王子殿下不用顧慮我等!”

    方平身體也僵硬了!

    被老吳這麼一喊怎麼覺得渾身不自在呢。

    “咳咳,校長,別這樣那個,喊我大將軍就行,人類和地窟這邊又不一樣。狡就是個蠢貨,隨便糊弄一下就行。”

    “大將軍自便!”

    說罷,吳奎山瞥了一眼一旁的秦鳳青,秦鳳青茫然,看我干嗎?

    吳奎山哼道︰“你不是最喜歡做這事嗎?喊幾聲,糊弄一下!”

    秦鳳青心里憋屈!

    瑪德,誰喜歡干這事了?

    老吳啥意思啊!

    心里不情不願的,可人家是校長,秦鳳青憋屈,卻也不耽誤,吼道︰“大將軍,狡王林已至,請大將軍指示!”

    “知道了,退下吧!”

    方平應了一聲,一臉淡然,很快,方平走到了前方,看向狡。

    狡也看著他。

    廚子很牛啊!

    居然還有王境的屬下!

    難怪之前說有把握干掉傻木頭,不過就一位王境夠嗎?

    狡警惕地掃了一眼吳奎山,好像有些熟悉,不過它也懶得多想,王境怎麼了,王境也得听廚子的。

    方平走到這邊,大聲喝道︰“狡!魔武借道狡王林,速速退去,不然大戰一起,容不得你放肆!”

    嘴上吼著,方平精神力傳音道︰“狡大王,配合一下,你們先退走,我這次先引起和天門城大戰,到了最後關頭,你們再上,麻痹對方,讓天門城主誤以為是我們發起的戰爭,和你無關。”

    說罷,方平精神力再次傳音道︰“要不然,現在我們暴露真實目的,他們必定會防著你們,那機會就渺茫了。”

    狡晃了晃腦袋,考慮了一下,忽然嘶吼一聲,吼聲震天!

    下一刻,兩道金光閃過,很快,原地出現了兩頭金光燦燦的妖獸。

    一頭長的跟大象似的,體型巨大,方平認出來了,這是巨象獸。

    巨象獸力大無窮,到了八品境,肉身之力更是強大無比,比一般的八品妖獸還要強大不少。

    另外一頭,則是長了兩只長長尖角的妖獸,形如羚羊,方平沒見過,感覺也不弱。

    三頭妖獸齊聚,狡厲聲嘶吼一聲。

    另外兩頭妖獸也是暴戾咆哮,警惕地看著吳奎山,又朝方平咆哮起來。

    方平見狀愣了一下,演戲?

    我去!

    狡難道沒說合作的事?

    可能性很大啊!

    看這兩頭妖獸的樣子,應該是不知情的,現在狡正在嘶吼著,不允許人類入侵呢。

    方平心中嘆息,狡果然不是個好東西。

    想歸想,方平還是再次怒喝道︰“狡!你真想和人類開戰?我等這次只是借地駐扎,大戰結束,此地還歸你們,不要自誤!”

    “吼!”

    厲吼聲一陣接著一陣,聲傳數十里。

    不讓!

    不借!

    下一刻,吳奎山眾人爆發出強大的氣勢,威懾四方。

    身後,魔武眾人也跟著吼道︰“殺殺殺!”

    煞氣沖天!

    就在這時,遠方,一頭妖獸迅速飛來,隔著老遠就吼了一陣。

    狡大眼中露出一抹茫然。

    復生之地真要和天門城開戰?

    真王的命令?

    方平一看遠處那頭妖獸的來向,就知道來自百獸林,見狀精神力波動,馬上道︰“我讓我家老祖坐鎮御海山,借口我帶領麾下勢力,和天門城決戰!

    老祖也答應幫我這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如果沒能取得應有的成果,那我就麻煩了。

    狡大王,這次為了報恩,我可是傾盡一切。

    這次要是沒有收獲,我就慘了。

    所以我還得再說一句,事後,除了核心礦脈,其他的所有東西都必須要歸我。”

    狡理解了,難怪說有真王命令傳下。

    原來是廚子的老祖出面了!

    真王後裔,就是好。

    想歸想,狡還是有些不安,那自己出手,真王

    好像知道它在想什麼,方平再次傳音道︰“放心,天門城是槐王的勢力,南七域不是槐王的地盤,他敢對你出手,我家老祖也會出手鎮壓他!”

    “更何況,槐王也管不到妖族,狡大王盡管放心便是!”

    狡略微猶豫了一下,方平再次道︰“狡大王要是擔心那就算了吧,其實我能有現在的地位,也不容易。不如這一次,斬殺一些中品武者,我就帶著我的人撤離,也算立功了。

    狡大王要是想破境,等以後我有了實力,地位鞏固,再來幫你奪取其他的生命礦脈。”

    狡大吼一聲!

    那不行!

    這次機會難得,廚子居然現在要跑,那怎麼行!

    百獸林這邊也只是說不得參與雙方的戰爭它又沒參戰,它就是奪礦的。

    它和妖木城那是私仇,可戰爭無關。

    何況,上次傻木頭差點殺了它,它報仇難道也不行?

    對,報仇!

    至于上次是不是傻木頭差點殺了它,這事早有公論,就是傻木頭干的,何況,這里還是自己的地盤。

    到時候大戰一起,對方入侵自己的地盤,自己回來守護地盤,也沒問題。

    妖族地盤不可入侵!

    入侵自己的地盤,那就是挑釁,理都在自己這邊。

    槐王槐王是誰?

    南七域可是青狼王的地盤!

    廚子的老祖在守著,青狼王也不會讓外來的真王在南七域撒野

    百獸林和青狼王也有聯系,這些,狡都想到了。

    作為一頭有理想,有志向,有遠大抱負的妖獸,狡覺得這次機會自己一定要把握住了。

    沒再考慮,狡不甘心地再次嘶吼了一陣,帶著兩頭八品妖獸騰空而起,朝遠方飛去。

    下方,上百頭和狡長的有點像的妖獸,也紛紛朝狡追去。

    方平掃了一眼,微微咋舌。

    他以前一直以為狡是單身狗,現在看來不好說啊。

    上百頭同族妖獸,七品的都有三頭,剩下的幾乎都是中品境,也算不弱的勢力了。

    狡飛走了,帶著同族和兩頭八品妖獸走了。

    直到這時候,吳奎山才走上前,詢問道︰“怎麼回事?”

    “它先離開,高品戰開啟,它會帶著妖回來。”

    “你確定?”

    方平考慮片刻,開口道︰“七成把握,這頭妖獸要錢不要命,自以為很聰明,實際上就是蠢貨,應該會上鉤。”

    吳奎山無語,搖搖頭,也不去想這些,開口道︰“如果狡不參戰,那目的就是絞殺除了九品外,所有高品武者!

    如果能殺了天門城主,那就殺他。

    如果不能那就放棄!”

    此刻,吳奎山也很清醒。

    雖然放過天門城主,他會很不甘,可真沒機會,那他也不會非要帶著大家去送死。

    方平點點頭,接著喝道︰“大家進入狡王林!”

    很快,方平帶領眾人,熟門熟路地朝狡王林核心地帶走去。



伊莉小說網 |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最新章節

 ** 作者︰老鷹吃小雞所寫的《全球高武》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全球高武》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全球高武》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