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類型 >> 全球高武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623章 破產的方平
作者︰老鷹吃小雞 下載︰全球高武TXT下載
    笑的癲狂,哭的淒涼。

    宗師強者,人前顯聖,無敵于世。

    這樣的強者,人前豈能慟哭失態?

    今日,三大宗師,淚灑滿襟,再也顧不得威嚴,顧不得儀態。

    時而狂笑,時而慟哭,瘋瘋癲癲。

    一旁,方平一聲長嘆。

    長嘆之後,方平也是聲音哽咽,悲從心來。

    這一戰我破產了。

    宗師強者,不在外人面前丟人,哭泣,悲傷,那不是強者該做的。

    可既然老吳他們現在不顧儀態了,自己也沒必要遮掩什麼了,哭吧,哭吧,男人當哭。

    方平是真的悲傷。

    曾經以為,上萬億的財富,自己一輩子都未必花的完。

    現在看著還剩下600萬點左右的財富值,方平悲傷逆流成河。

    大戰之前,財富值可是曾經高達1億000萬點以上的!

    如今,只剩下個零頭了。

    陳耀庭輕輕拍了拍方平的肩膀,語氣復雜道︰“別太傷心了,今日是喜事”

    方平這小子,也是個感性的人。

    他入校沒兩年,這兩年魔武戰死的人不算太多,沒想到方平也會這麼悲傷。

    鐵頭也是鎧甲消失,安慰道︰“方平,已經報仇了,別傷心了。”

    “嗚嗚”

    方平那是心中無限苦楚,無法言表。

    你們不懂啊!

    我到底為什麼悲傷,你們都不明白!

    這一戰打下來,把我打破產了啊!

    盡管眾人不懂,可方平如此悲傷,鐵頭和陳耀庭還是安慰了一陣。

    大仇得報,現在還是很多事等著大家呢,都別悲傷了。

    吳奎山幾人此刻也漸漸恢復了正常,等看到方平這副模樣,都是心中唏噓,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吳奎山長長嘆息一聲!

    這一聲嘆息,吳奎山身上一股強大的力量溢散開,自嘲一笑道︰“馬後炮”

    剛剛若是有現在的實力,何至于此!

    何至于差點讓仇人在自己眼前逃脫!

    看了一眼不遠處還在翻滾的禁忌海,吳奎山忽然笑了一聲,接著騰空而去,直奔禁忌海而去。

    方平都顧不得悲傷了,驚叫道︰“校長!”

    轟隆!

    他話音未落,吳奎山一拳轟出,將一只金色大螯轟成了兩截!

    這一刻,吳奎山強大的讓人震撼。

    “我只取他的人頭!諸位妖王,還請成全!”

    吳奎山大喝一聲,回身一腳,踢破虛空,將一條觸須踢斷,再次暴喝道︰“吳某無意和諸位妖王為敵,敵寇頭顱,吳某要拿來祭奠逝者!”

    轟隆!

    海中的妖獸不知道有沒有听見,或者說有沒有听懂,繼續攻擊他。

    這一刻的吳奎山,真的強大的讓方平震撼。

    他沒有用神兵,赤手空拳,拳腳齊出,打的那些妖獸肢體不斷崩潰,血肉橫飛。

    “吳某只要敵寇頭顱!”

    吳奎山再次重復,一次又一次。

    一拳又一拳轟擊著海面!

    岸邊,李老頭也是氣勢勃發,暴喝道︰“我等只取他頭顱!還請成全!”

    話落,李老頭一劍斬出。

    盡管這一次沒斬破虛空,卻也斬斷了一根飆射而來的觸角。

    這兩位強者,此刻並未深入禁忌海,而是靠近岸邊,不斷轟擊海面。

    就這樣,一連戰斗了幾分鐘,水中忽然飆射出一物。

    吳奎山探手接了過來,接著退回到岸邊。

    方平定楮一看,那是一根金色的骨頭。

    方平這時候也朝他手中看去,等看到那是一根金色的骨頭忍不住道︰“校長,這”

    “天門城主的腿骨。”

    吳奎山搖搖頭,無奈道︰“頭顱大概被吞噬了,只剩下這玩意了。”

    “不是我是說”

    方平都有些磕巴了,憋不住道︰“您怎麼忽然就這麼強了?”

    剛剛還弱雞似的,帶著神兵都砍不死天門樹,你這變強也太簡單了吧!

    海底下,起碼有四五頭九品妖獸。

    雖然沒出水面,只是部分軀干探出水面和吳奎山交戰,可絕對不會比實力全盛時期的天門樹弱。

    結果居然被吳奎山打怕了,丟出了一截腿骨。

    禁忌海的妖獸,這麼慫?

    它們不會游走嗎?

    不過一想,這些妖獸未必拿走了全部不滅物質團,也許還在尋找或者等待有沒有新的不滅物質團,不肯離去,也算正常。

    可不管如何,被老吳打的認慫,還是讓方平有些意外。

    吳奎山沒說什麼,倒是李老頭,此刻也恢復了正常,笑道︰“老吳本源道掌控的更多了,開啟的力量也就更大了。”

    話罷,又道︰“說的直觀一點,本源道就是一條路,一條自己鋪設的路。初入九品,就是奠基挖了一鍬,朝哪邊鋪路,不知道。

    鋪多長的路,不知道。

    之前,老吳鋪了路,鋪了大概三五米長的樣子,前面有巨石擋著,鋪不下去了。

    現在他炸了這塊巨石,繼續鋪了下去,一下子就鋪長了路。

    我這麼說,你能明白嗎?”

    方平點頭,接著很快道︰“那絕巔境的強者,就是把這條路鋪到了盡頭,前面已經徹底沒路了?所以很多絕巔,現在開始在鋪第二條路?”

    “這個”

    李老頭還沒說話,這時候,耳邊有人輕笑道︰“路是到了盡頭,前方已經無路可走。但是,路的盡頭有多遠,因人而異。

    有人鋪設了1000米,就感覺路到了盡頭。

    有人鋪設了000米,才到了盡頭。

    所以,絕巔有強弱。

    鋪路,並非說鋪設的路越多越好,一位建了兩條1000米道路的絕巔,未必比得上一位將路鋪設000米長的絕巔。

    之所以鋪設第二條路,最終目的還是打通前方已經沒了方向的道路,鋪設出一條通天大道!

    路多了,也許前方就有新路出現了。

    明白嗎?”

    “明白,也就是說,您的路長達000米,鎮天王的路就1000米長,別看兩條路,您還真不一定怕他,對吧?”

    “你”

    張濤語氣一滯!

    瑪德,老子說了這話嗎?

    你是要給我招惹對手?

    連我也想坑一把?

    我現在怎麼說?

    說對,那就是看不起鎮天王,說錯豈不是貶低了自己?

    張濤還沒吭聲,方平又道︰“部長,您說1000米000米,剛剛李老師說校長之前是三五米,現在恐怕多了不少,算他個10米好了,跟絕巔差距這麼大?”

    張濤這愛偷听的絕巔,肯定是听到了李老頭的話才會這麼說的。

    既然他說出了1000米這樣的虛指,方平覺得,不一定就是真的虛數。

    “到了這境界,你自然明白了。”

    “部長,您現在距離我們還有多遠?”

    方平觀察了一番,張濤其實不在他們這,這老頭子隔著大老遠的竊听他們,真無恥!

    “800多里”

    “還有多久能到我們這?”

    “嗯?”

    “您速度真快,大概多久能到我們這?”

    “我現在要盯著槐王”

    “明白了!”

    方平點點頭,也就是說,一時半會的不會去天門城了。

    方平沒再理會老張,不能干擾老張干正事。

    看了一眼吳奎山,方平開口道︰“校長,我們回天門城。”

    吳奎山也看了他一眼,很快,點頭道︰“好!”

    說著,看了一眼一旁沉默不語的呂鳳柔,也沒多說什麼,攬過呂鳳柔,騰空而起,朝天門城方向飛去。

    方平緊隨其後,跟著一起御空而去。

    天門城。

    大戰,已經接近了尾聲。

    廝殺聲,漸漸消散。

    幾位宗師強者,有人封鎖了礦脈,有人在空中御空,釋放威壓,威懾四方。

    他們沒有出手,卻是比出手更有震懾力。

    地窟王城,此刻讓人類高品強者御空而行,威懾四方,這代表什麼,已經不用再敘述。

    越來越多的普通人,拖家帶口,從各方逃竄而去。

    大量的武者,被斬殺當場,鎧甲武者,是魔武所有人追殺的目標。

    這些鎧甲武者,都是軍武者,也是這些年來和人類交戰的主要力量。

    這些人,不管是新兵還是老兵,都是眾人必殺的對象。

    殺到手軟,殺到周圍的聲音漸漸遠去。

    直到揮劍斬去,周邊再無一人,陳雲曦忽然癱軟在地,此刻通身已經被血液染成了紅色。

    不遠處,宋盈吉也喘著粗氣,坐在一堆尸堆上休息。

    很多人,此刻都癱軟在地,一動不動,如同死人,只見胸口起伏。

    三天!

    大戰了三天,這些人幾乎一直在廝殺,在殺人,氣血耗空之下,依舊在靠肉身之力斬敵。

    殺了多少人,他們已經沒工夫去想了。

    城中央,秦鳳青殺的腿都軟了,卻是不肯放走最後一位六品,他就差最後一個人頭了,這家伙不能跑了,也不能被人打碎了腦袋。

    城中的聲音已經越來越小,天門城北方,大量的人群在逃散,此刻也沒人有心情理會。

    疲憊,太疲憊了。

    就在此刻,所有人精神一振。

    “天門城主、天門樹已經伏誅!魔武大勝!”

    這話一出,哪怕癱倒在地的那些人,此刻也瞬間站起,接著各個臉色漲紅,陡然暴喝道︰“魔武大勝!”

    “魔武大勝!”

    “滅城!”

    “滅城!”

    “”

    一聲聲暴喝響起,聲震王城。

    “為魔武賀!”

    “為魔武賀!”

    “”

    震耳欲聾的狂呼聲,越傳越遠,空中的杜洪,二話不說,直奔希望城而去。

    大勝!

    魔武大捷!

    陣斬兩大九品,兩位八品,9位七品,天門城覆滅!

    很快,遙遠的希望城方向,無數人狂呼起來。

    狂歡聲在整個地窟響起!

    別的地方方平管不著了。

    從空中落下的方平,環顧一圈,微微松了口氣,還好,他們離去之後,魔武這邊損傷不是太大,雖然很多人都受了重傷。

    此刻,天門城歡呼聲此起彼伏。

    方平顧不上其他人了,二話不說,直奔內城而去。

    趁著老張還在盯梢,他得先收走一批能源石才行。

    方平走的飛快,這時候,再大的事也沒搶東西重要。

    雖說這些東西,最終都會用在華國武者身上,可方平覺得,給自己才是最佳的選擇。

    地下。

    方平一到,黃景馬上道︰“已經挖了不少”

    方平看了一眼旁邊堆放成小山般的能源石,也不廢話,直接收進了儲物空間。

    黃景看的臉色一抽,好大的儲物戒!

    “快,繼續挖!”

    方平此刻很急切,他快破產了,現在挖的越多越好,這次他要貪污,以前他不干這事,這次一定要干!

    挖多少算多少,他都要貪了。

    “唐老師,快上去喊校長他們來,告訴他們,想還債,來挖礦還債!”

    唐峰臉頰抽動,挖礦還債?

    好吧,自己去和校長說說看,也不知道校長會不會氣吐血。

    唐峰很快就從地下礦脈離去。

    沒多久,吳奎山幾人來了。

    他們一到,方平馬上道︰“挖礦!校長,這次我傾家蕩產了,不滅物質都消耗一空,這次挖的礦,我要八成剩下的兩成歸你們,然後算債務償還”

    吳奎山哭笑不得,也不多說,開始幫著挖礦。

    九品強者來挖礦,那速度也是極快的。

    很快,核心區域,被挖出了一個個巨大的坑洞。

    宗師強者,除了劉破虜還在城內維持秩序,震懾四方,其他人這時候都在挖礦。

    時間緊急,老張一到,這事就不好再干了。

    沒多久,一群五六品武者,也紛紛進入地下礦脈。

    看到礦脈的那一刻,眾人還是震撼無比的。

    在場眾人,除了方平之外,唯有李寒松當初和方平一起打洞的時候,見過礦脈外圍的情況,李老頭都沒見過,他在巨柳城的時候,等逃到了地下管道中才復甦的。

    其他人哪怕吳奎山,也沒見過這樣的巨礦。

    就這樣,在眾人的幫助下,挖了大概有1個小時的樣子,眾人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威壓靠近。

    吳奎山馬上道︰“部長到了!”

    “大家上去!”

    方平說著,將所有挖出來的能源石收起,馬上朝外面跑去。

    天門城上空。

    張濤凌空而立,環顧四方,很快,面頰微微抽搐。

    地下地下那麼多人在干嘛?

    還有,核心礦脈怎麼成蜂窩煤了?

    回想當日田牧說的話,張濤忽然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魔武的這些人,真行!

    難怪之前方平問他幾時才到,原來是為了這個。

    等方平他們出來,張濤還沒開口,方平大吼道︰“部長!魔武大捷,今日滅王城一座,陣斬九品兩位”

    “嗯,魔武諸位功勛卓著”

    張濤朗聲說了一陣,夸贊了一番,也是頗多感慨。

    此刻,也不在意方平他們挖走了多少能源石了。

    這一戰,能打成這樣,也出乎他的預料。

    原本,他其實覺得魔武未必能贏的,哪怕真的贏了,那也是慘勝,而且兩大九品,魔武十有**殺不了。沒想到最終結果出乎預料,全滅天門城的高品。

    不止高品,張濤環顧一圈,此刻,偌大的天門城,除了魔武眾人,已經成了一座空城。

    能跑的幾乎都跑了,沒跑的也都被殺了。

    一座完整的王城被魔武攻下,這在華國包括全人類,還是第一次。

    以往,哪怕攻破了城池,也不會有這樣的戰果。

    當然,也和他和槐王的賭約有關。

    若不是他和槐王立下賭約,也不會出現這樣的局面。

    下一次,恐怕就沒機會了。

    接連兩次拿鎮天王的本源氣當誘餌,槐王都是損失慘重,下次再心動,大概也不會再和他對賭了。

    夸獎了一陣,張濤落下地面,看向吳奎山,微微點頭。

    又看了看方平,淡笑道︰“恭喜了。”

    方平一臉訕訕,干笑道︰“您恭喜我干嘛校長還在這呢。”

    張濤輕笑道︰“當然要恭喜你,這一戰之後,魔武人人信服,人人念你之恩,不恭喜你,那還恭喜誰?”

    方平干笑,這話說的,說的跟我要奪權似的。

    我是那種人嗎?

    吳奎山這次倒是不太在意,看了方平一眼,又側頭看了看妻子。

    下一刻,吳奎山的舉動有些出乎方平的預料。

    吳奎山嚴肅到了極致,正色道︰“魔都武大校長吳奎山,替魔武師生,替魔武英魂,謝過方宗師!”

    話落,吳奎山鞠躬!

    方平急忙避開,剛想說話,吳奎山再次大聲道︰“吳奎山、呂鳳柔夫婦,謝方宗師助我夫婦報仇雪恨!”

    話罷,再次鞠躬。

    不止他,呂鳳柔也要鞠躬。

    方平忙不迭地避開,見吳奎山還想說話,揪著臉發苦道︰“校長,別三鞠躬了”

    老吳干嘛啊!

    弄的這麼正式,他都臉紅了。

    多不好意思啊!

    這些人可是自己的師長,讓他們給自己鞠躬,還喊著“方宗師”,多不好意思。

    這邊還沒結束,城中,師生們彼此對視一眼,很快,有人高喝道︰“多謝方校長,為我魔武報仇雪恨!”

    “行禮!”

    數千人紛紛行起了武道禮,方平這下避無可避,連忙道︰“大家別這樣,我就是做點我該做的而已。”

    一旁,張濤見他局促,輕笑道︰“感覺如何?”

    方平苦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張濤再次道︰“能力越大,責任越大,身上的重擔也就越重。你小子算是把自己給套上了,這可不是別人逼你的。”

    說著,笑道︰“走吧,去城主府坐坐,我馬上要離開此地,臨走之前得把礦脈盤點清楚了,免得我一走,回頭再讓人來,這里就剩下外圍礦脈了。”

    眾人失笑,方平這次倒是面不改色,我是那種人嗎?

    肯定不會挖光了核心礦脈的,多少要給你留點,老張居然還信不過他。

    想歸想,方平也不多說,跟著老張一起朝城主府走去。

    此刻,這里有絕巔坐鎮,倒也不用擔心出問題。

    就是不知道槐王走沒走?

    狡還活著嗎?

    ps︰暈乎,更新遲了



伊莉小說網 |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最新章節

 ** 作者︰老鷹吃小雞所寫的《全球高武》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全球高武》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全球高武》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