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類型 >> 全球高武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649章 你嫌棄我,我嫌棄你(萬更求訂閱)
作者︰老鷹吃小雞 下載︰全球高武TXT下載
    校外。

    車上。

    李寒松輕聲道︰“真不帶老秦?”

    方平搖頭,“他才六品境,帶他去送死嗎?”

    “那家伙一個勁地問我們哪天出發,昨天還打了電話回來,讓我們出發了一定要通知他一聲……”

    秦鳳青不在學校,那家伙為了撈一筆,這幾天去找那個邪教黑市了。

    要不然,在學校的話,方平也沒那麼容易甩掉他。

    方平靠在座椅上,輕輕吐氣道︰“別管他,他也快精血合一境了,這時候努力修煉更好一些。”

    “在他看來,苦修可不是好事。”

    李寒松笑了一聲,又道︰“你怎麼每次外出都喜歡開車去?”

    “廢話,飛行不累嗎?坐飛機不麻煩嗎?你開車,我休息一會,累的又不是我,干嘛不開車。”

    李寒松無言以對,說的好有道理,我都沒辦法反駁你。

    ……

    同一時間。

    東吳行省。

    秦鳳青接到了電話,一邊劈砍著逃竄的邪教武者,一邊大聲道︰“說大點,怎麼了?”

    “你在做什麼?”電話那邊的張語問了一句。

    “哦,打劫……不,清理邪教據點呢!”

    秦鳳青說著,又劈死了一位四品武者,問道︰“快說事,我還忙著呢。”

    張語無言,半晌才道︰“方平他們離開學校了。”

    “走了?”

    “嗯。”

    “混蛋!”

    秦鳳青罵了一句,一刀橫掃,偌大的空曠廢棄工廠,一刀直接直接坍塌。

    慘叫聲連綿。

    “又不肯帶老子去!欺負弱者是吧?”

    秦鳳青罵罵咧咧的,接著咬牙切齒道︰“老子還不信了,沒他還不活了!老張,給我賒三顆蘊神果,一株月冥草,給我送來,我急用!”

    “……”

    “愣著干嘛!也才65億,多大錢似的!你不是校辦副主任嗎?能賒到的,幫我賒一點,掛你的名。”

    “你自己……”

    “廢話,我能賒賬還找你?老張,你可想好了,方平那幾個家伙,現在是自成小團體,早就將你我給拋到一邊去了。

    你想混的好,想到七品,靠他們不靠譜,還得靠我秦鳳青。

    這時候,你投資我,那你以後就發財了。

    65億而已,一把神兵的錢都沒,回頭我賺錢了,雙倍還你!”

    “你之前欠我的幾百萬……”

    “這點錢你居然還跟我秦鳳青提?行了行了,小錢,這樣,東吳這邊我清掃了一個邪教黑市,多了沒有,三五億的還是有的。

    我沒錢嗎?

    我在乎這點小錢嗎?

    你安排人來接收了,就當我還債了,我秦鳳青是那種欠錢不還的人?

    幾百萬還你幾個億,夠了吧?

    別廢話了,先給我賒點東西,盡快趕過來,我服用了那些,馬上精血合一,三天宗師,十天八品……”

    電話對面的張語愣了一下,這麼大方?

    我就提一下,你居然還我好幾億?

    秦鳳青沒傻吧?

    “你確定?”

    “當然!”

    “好,那我馬上來!”

    “記得帶東西過來。”

    “……”

    掛斷了電話,秦鳳青撇嘴,嘀咕道︰“張語還是這麼傻,幾億換幾十億,這賬都算不明白。”

    張語才是真傻子,笑的跟佔了多大便宜似的。

    你借來那麼多東西,我自己可借不到,等我到了精血合一,到了宗師,就跟現在似的,幾百萬算什麼?

    以前幾百萬那是沒錢,現在看看,隨便掃蕩一個黑市,那就是好幾億的收獲。

    “等我到了宗師,隨便干一票就是幾百上千億,還在乎現在這點錢?”

    秦鳳青心里算的明白,想了想,又打了個電話出去。

    電話很久才被人接通,電話一通,秦鳳青就道︰“胖子,借我精神力禁斷配飾,然後再借我三株月冥草,對了,再借我一點生命精華。”

    “……”

    “胖子,你現在又不急著下地窟,又不去王戰之地,先借我!等你秦哥發達了,罩著你,放心!方平那個土財主,你投資再多,那小子也沒感覺的。

    你投資我,不一樣的!

    你給他,那是錦上添花,給我,那是雪中送炭。

    我到了七品境,沒了資質的壁壘,三天八品,五天九品……”

    “光頭,你這是要干大事了?”

    蔣超問了一句,有些激動道︰“要不咱倆一起?”

    他早就尋思著,是不是和秦鳳青一起下地窟。

    和方平他們一起,那幾個家伙太能折騰了。

    可王戰之地,他現在不敢去。

    外域這邊,他也不知道去哪。

    如今的他,也到了六品巔峰,對七品還是有些期待的。

    秦鳳青詫異道︰“你要跟我一起?”

    “對啊!”

    “你確定?”

    “當然!”

    秦鳳青摸著下巴,沉吟道︰“第一,死了我不負責。

    第二,得交保護費。

    第三,我收獲歸我,你收獲要分三成給我,那我就帶你去。

    要不然,我不干,你這家伙太蠢了,帶你一起,我擔心我被你折騰死。”

    “光頭,你也太看不起我了吧!我好歹有神兵在手,在王戰之地都沒死,去外域還能有事?”

    秦鳳青舔了舔嘴唇,眯眼道︰“胖子,我說真的,你真要跟我干,那你家伙什都帶上!什麼保命的玩意,都給帶上。

    最好找你家變態,把神兵鎧甲都給借過來。

    還有,你家絕巔老祖有什麼好東西,也都給帶來……”

    蔣超有些不淡定了,咽了咽口水道︰“你準備去哪?”

    “去紫禁地窟!趁著高品大戰,老子帶你去抄家!高品大戰一起,這次絕對高品齊出,咱們不是高品,城內留守的大概也都是五六品,高品幾乎不會再留守城內。

    咱們中品境,不顯眼。

    只要能干掉大量的中品武者,包括一些精血合一境,那這次絕對發財!

    月冥草就是紫禁地窟的特產,我問過,紫禁地窟有不少月冥草出產,各大城應該都有一些。

    弄一點,咱倆都能七品境!

    胖子,不到高品,那可沒的混了。

    接下來,都是高品的時代,你小子保命的東西多,敢不敢干?”

    電話對面的蔣超都快哭了,你別逗我。

    幾百高品參戰,你讓我跟你一起去抄底?

    那可是一不小心就丟命的,這比上次在王戰之地還危險,蔣超剛要拒絕,秦鳳青幽幽道︰“也沒指望你,借我一點保命的玩意,我弄到了好東西,分你一點!

    方平他們欺人太甚,去哪都不帶老子,太看不起人了!

    你就在地窟外等著就行,回頭好處少不了你的!”

    “光頭,你真要去?那也太危險了,還不如去別的地窟……”

    “傻不傻!富貴險中求!紫禁地窟才是最安全的,越危險的地方越安全!我去了別的地窟,那才叫危險,可去了紫禁地窟,一個中品境武者,誰在意?

    誰敢相信,我一個中品境,敢去抄家,干他們老巢?

    你敢信嗎?

    不敢吧!

    既然你都不敢信,那就沒人敢信!

    你要是有能耐,再給我借點別的東西,什麼金身果之類的,有多少借多少。

    老子真要死在了里面,你去找方平要賬,那混蛋東西說是我祖宗,行啊,我欠錢,他這當祖宗的要給我還吧?

    怎麼樣,說定了?”

    蔣超沉默了片刻,低聲道︰“你這麼拼干嘛……”

    “廢話不是!你有老祖宗罩著,我有什麼?我爛命一條,難道一輩子待在六品境?就在魔武當個什麼事都不管的導師?

    魔武13位高品了,不,很快就是16位了!

    在魔武都快混不下去了,方平這家伙,看我可憐,給老子一點好處,真要干大事,那是從不考慮老子。

    我怕死嗎?

    瑪德,老子不怕死!

    可不怕死有用嗎?

    不怕死他都看不上眼!

    被這混蛋看扁了,我能服氣嗎?

    我秦鳳青是誰?

    這個時代,最強天才,最強武者,最強天驕!

    現在就一個目的,比他方平強,強大了,老子一定要錘他一頓,讓他天天給我捧臭腳……”

    蔣超喃喃道︰“好偉大的目標!”

    “那當然!”

    秦鳳青一臉自傲,很快又道︰“胖子,想好了沒有?”

    蔣超遲疑片刻,許久才道︰“借你也行……可你……算了,你不一定有機會還我了。另外,再送一條情報給你,反正你準備找死,那也不用擔心危險了。

    月冥草其實不算什麼,你知道月冥草是什麼嗎?

    這是一種妖植身上長出來的草,那種妖植就叫月冥樹,月冥樹長在紫禁地窟唯一禁地的外圍,那邊月冥樹不少。

    你有本事,干掉一顆月冥樹,不怕死,不怕自爆的話……你就直接吞了月冥樹的心核和腦核。

    我保證,你直接七品了!

    不過這個危險很大,一般自爆的可能性更大。

    不過你真到了絕境,可以試試,也許可以進入七品,那就沒問題了。”

    “還有這說法?”

    “當然!你也不想想我是誰,我家老祖喜歡記筆記,很多東西我都是知道的,那這樣,我去紫禁地窟外等你,剛好我爺爺也會去,我跟他一起。

    光頭,你真要死了,那我就做了虧本買賣了,你最好別死,回來還錢。”

    “放心!”

    秦鳳青直接掛斷了電話,咧嘴笑了起來。

    這一次,借了幾百億的東西了!

    “方平,你祈禱我別死,要不然,讓他們都去找你要債去!”

    他是打定主意了,掛了就不用還債了。

    沒掛,那就好說,有錢了再還。

    “我讓你不帶我一起,等我活著回來了,直接七品,不,八品!驚掉你下巴!”

    秦鳳青咬牙切齒的,很快斬殺了所有人,出了坍塌的工廠就對外面那些誠惶誠恐的武者喝道︰“東西你們拿一成,剩下的歸我!”

    “多謝秦大師!”

    秦鳳青一臉別扭,“大師”,听的跟騙子似的。

    我要當宗師!

    不當這狗屁“大師”!

    丟下這殘局讓人收拾,秦鳳青也不耽誤,先去接應張語,盡快精血合一,然後去紫禁地窟和胖子匯合,拿到了東西就進地窟。

    先進去,摸清楚了情況,再等高品大戰爆發!

    這一次,不到七品,他就不出來了。

    按部就班地修煉,想精神力具現,還得等到什麼時候。

    方平說再過幾年,全面大戰就要開啟了。

    到了那時候,哪怕到了七品境,又有什麼用?

    “這次我到了七品境,回到學校,保證讓所有人目瞪口呆!都等著羅院長他們進入七品,我比他們更快,讓你們見識見識什麼叫真正的天才!”

    秦鳳青想的美滋滋的,也不管方平他們了,不帶就不帶,跟離了你們沒法活似的。

    ……

    方平眾人去了西山,秦鳳青從張語那拿了東西,直奔紫禁地窟。

    宗師們紛紛趕赴京都,等待大戰。

    其他宗師,也各自進入地窟開始坐鎮,這一次,可能會有地窟會暴動。

    禁區不再坐視,那其他地窟這一次也許也會被攻擊。

    偌大的華國,高品武者幾乎都在負重前行,等待著勝利到來。

    中品境武者,也各自奔赴該去的地方。

    閉關?

    除非是真的到了破境的關頭,否則中高品強者,有幾個會老老實實的閉關的?

    新武時代的武者,都是從腥風血雨中走出來的。

    這百年來,戰爭,從未停歇!

    ……

    當方圓走在南區,看著那一個個高塔都空下來的時候……忽然有些想哭。

    哥哥又走了!

    宗師們都走了!

    連雲曦姐都走了,在方平的水晶塔尖坐了半天,帶著自己的長劍走了,她沒有听方平的,閉關突破境界。

    塑脈花,魔武不多了。

    之前還是方平從軍部獲得了一些,用到現在,已經剩下不多,剩下的那些,也未必夠她塑脈的。

    既然都瘋魔了,那她也瘋魔一次。

    去戰斗吧!

    在戰斗中升華,在戰斗中崛起。

    新武時代,三大九品境女性武者,誰不是在一次次腥風血雨中崛起?

    不經歷血腥,哪怕如鎮星城,又有幾位女性高品?

    七品也許有望,**品呢?

    她陳雲曦,也不願意靠著方平,成就一個七品,一個都沒經歷過多少次戰斗的七品,那樣的她,也許永遠走不出自己的本源道。

    陳雲曦走了,當方圓在南區失了魂似的走動的時候,剛出關的趙雪梅,手持合金長棍,沒有多看其他人一眼,帶著長棍離去了。

    趙磊和傅昌鼎,勾肩搭背,背負著兵器,笑聲爽朗,闊步離去。

    面色冷漠的謝磊,一言不發,御空離去,誰也不知道他要去向何方。

    平日眼中和藹可親的宋老師,沒看下方的女兒一眼,暢笑一聲,騰空而起,迅速遠去。

    方圓淚眼迷蒙,當看到面前多了一道人影,忍不住哽咽道︰“老師,地窟,真的那麼強大嗎?”

    白若溪笑了笑,輕輕摸了摸她的腦袋,輕嘆道︰“很強,很強!新武時代,是武道的璀璨時代,也是武者的輝煌時代,同樣……也是一個沾滿了鮮血的時代。

    你有一個強大的哥哥,而這個時代,越是強大,越是走的艱難。

    強者……這是一個強者悲哀而又幸福的時代。”

    白若溪遙看遠方,輕聲呢喃道︰“他們在負重前行,他們在抵御黑暗的侵襲,他們……走在黑暗中,卻是帶來光明。

    你的哥哥,是英雄,魔武的英雄,華國的英雄,也許也是全人類的英雄。

    圓圓,他希望你能一生遠離這些黑暗,遠離新武時代。

    可他忘了,武者……走不了回頭路的!

    他將你交給我,恐怕未曾想過,我……不是脆弱女子,豈能如他所願?”

    白若溪輕聲笑道︰“想變強嗎?”

    “嗯!”

    “那就去戰斗吧!你的哥哥,一品境已經開始執行任務了,擊殺了無數邪教武者!弱小如陳雲曦,也敢拔劍一戰,這才有了今日五品境的陳雲曦!

    老師不指望你能幫你哥哥分擔那些壓力,只希望你不要成為他的拖累。

    他太感性了,也太脆弱了。

    他越是擔心,越會陷入魔障,你和別人不同……別人死了,他不會瘋魔,你死了,他會崩潰的。

    他和別人也不同,那些宗師,那些絕巔,在意家人,卻沒有他那麼執著和瘋魔。

    老師給你接了幾個任務,擊殺一些一品境的邪教武者,去吧,趁著你哥哥還沒回來,去做任務吧!”

    方圓咬著嘴唇,重重點頭。

    很快,小姑娘轉身離去,朝外跑去。

    片刻後,劉破虜陡然閃現,輕聲道︰“你不該這麼做的,方平知道了,會恨上你的。他相信你,才會將自己的妹妹交給你。”

    白若溪輕聲道︰“劉老,我知道的。可他越是擔心,越是不舍,越容易出事。放心吧,我會跟上的,除非我先死……我若真死了,他也怪不到我了。”

    白若溪嘆道︰“我們這些人,無力去分擔什麼,最少,能讓他的家人有自保之力。他的妹妹既然走上了武道路,那就繼續走下去!

    他的父母,就讓他們徹底做個普通人吧。”

    劉破虜也是長嘆一聲,很快消失在原地,他該想辦法突破了。

    偌大的魔武,能有今日之強盛,大半歸功于方平。

    他們這些人可以戰死,方平卻是死不得。

    “希望西山之行,一切順利!”

    劉破虜心中閃過這樣的念頭,很快陷入了沉寂。

    南區,也開始寂靜無聲起來。

    ……

    所有人都希望方平可以順利。

    可當方平來到西山的第一時間,就覺得有些不太順利。

    當方平抵達蓮花城的時候。

    遭受了雙重打擊!

    當“方平來了”的消息傳開,太岳山腳下的廣勝寺,忽然封閉了山門!

    距離這邊還有不少距離的鎮星城……蔣昊忽然打電話給他,鎮星城這幾天事務繁多,不待客。

    方平又來西山了!

    鎮星城收到消息的第一時間,就讓蔣昊告訴方平,不要來鎮星城。

    同處西山行省的廣勝寺,之所以封門……那是因為廣勝寺有復生武者存在。

    方平拐帶了多位復生武者去魔武,這點有些人不清楚那些人是復生武者,廣勝寺還是知道的。

    于是,為了復生前輩不被拐帶,廣勝寺沒有待客的意思。

    封閉山門,意思很明確了。

    今日不待客!

    誰來也不待客!

    廣勝寺傳承至今不容易,好不容易有了一位八品境前輩回歸,這要是被拐跑了,他們到哪說理去。

    走在太岳山腳下,看著遠處封閉的廣勝寺,看著一些和尚隔空偷窺……

    方平忽然大聲道︰“鐵頭,听說廣勝寺的大藏經是宗派時代最強功法之一,可能涉及到精神力修煉法,畢竟大藏經傳承千年,要不要去看看?”

    “千年?這個時間點……還真未必沒可能!”李寒松接了一句。

    “那更要看看了,順便和明智大師聊聊人生……”

    兩人說話聲音不小,很快,寺內傳來一聲滄桑老邁的聲音︰“二位施主,若真要觀摩大藏經,本寺願贈予拓本,確實並無精神力修煉之法……”

    方平笑道︰“明智大師不和我們聊聊武道?聊佛法也行的,我對這個也有些研究……”

    說了一陣,寺內的大和尚不吭聲。

    方平有些無趣,嘆道︰“罷了,既然不歡迎,不聊也罷。真是的,我們又不是土匪,就是慕名廣勝寺而已,居然將我們拒之門外,太傷人心了!

    走了走了,鐵頭,去西山入口看看,這里沒意思。”

    “嗯,走吧!”

    兩人一臉無趣,很快離去。

    ……

    等兩人離開,寺廟內,一位面貌清秀的年輕僧人,看向面前的老和尚,低聲道︰“師父,怎麼不讓魔將軍和金剛將軍入寺?這……”

    老和尚眉毛發白,苦笑道︰“師父怕禪心不定,受他蠱惑,離開了廣勝寺。惠宏幾位老友,隱居鎮星城多年,他去了一趟,惠宏幾人連名號都不用了,去了魔武,重頭開始。

    我這一走,那廣勝寺千年傳承……也許就滅絕了。”

    偌大的廣勝寺,此刻也就他這一位八品境強者。

    魔武方平,三言兩語忽悠走了惠宏幾人,他哪敢和他們深入聊下去。

    雖然他自認自己不會動搖,不會受到蠱惑,不過能不聊,那還是別聊了。

    小和尚一臉驚嘆,連師父也擔心被蠱惑嗎?

    魔將軍果然有魔力!

    ……

    與此同時。

    已經遠去的方平,一臉無語道︰“啥情況?我這種領袖到哪,不是該夾道歡迎嗎?怎麼成了狗不理了?”

    李寒松聳聳肩,誰知道,反正跟我無關。

    “算了,走,去西山地窟和老王他們匯合!真是的,剛來就被嫌棄了,西山地窟那邊再嫌棄我,我就揍人了!哪有趕領袖走的道理!”

    “對。”

    “鐵頭,還是你靠譜,不愧是我麾下大將軍!”

    “方平,當年真有108大將嗎?”

    “不知道。”

    “那你說……”

    “我覺得108挺好听的,就這麼一說。”

    “……”

    李寒松瞥了他一眼,罷了罷了,就當沒听見吧。

    他是天帝,我是征北大將軍。

    對,就是這樣!

    說過不再質疑他的,現在再問,也沒意義。



伊莉小說網 |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最新章節

 ** 作者︰老鷹吃小雞所寫的《全球高武》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全球高武》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全球高武》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