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類型 >> 全球高武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653章 再入界域之地
作者︰老鷹吃小雞 下載︰全球高武TXT下載
    “嗷嗚”

    地窟的夜,一如既往的黑暗。

    游蕩的妖獸,夜間開始嘶吼起來。

    方平幾人沒再互相調侃,都穿著地窟甲冑,收斂了氣息,低調的仿佛石頭。

    1200多里,對幾人而言,並不算遙遠。

    一個小時兩個小時

    穿越了大山,繞過了大湖,沿途,也遇到了一些妖族聚集點,方平幾人沒有出手,能避開的都盡量避開。

    到了他們這個境界,中低品的妖獸對他們而言幾乎毫無作用和威脅。

    弱小的時候,方平曾經想過,宗師級強者為何不屠殺那些弱者

    現在真到了這個境界,方平也有些體會了。

    真正到了這個境界,除非極其有必要,要不然,大家盯上的都是同等強者,沒有必要,誰會閑著屠殺弱者,給自己增加麻煩

    更何況,你屠殺我們的弱者,我也屠殺你們的弱者,那就徹底大亂了。

    一連走了600多里路,姚成軍忽然低聲道“前面是一頭七品妖獸的地盤,是繞道還是直接宰了對方”

    方平四處看了看,繞道的話,路程又會遠一大截。

    片刻後,低沉道“擊殺它要快我們4人聯手,全力以赴,爭取一招格殺它”

    “好”

    幾人都是瞬間將氣血提到了極限,天地之力開始在身體四周交織。

    姚成軍長槍泛現,王金洋血紅色長弓也瞬間出現。

    李寒松看著兩人的兵器,再看看自己的拳套,微微搖頭,有些遺憾道“我居然沒有攻擊性神兵。”

    方平哼道“知足吧”

    4人當中,就他裝備最差。

    其他三人,都有自己的傳承神兵,而且強大無比。

    唯獨方平,到現在也就三柄神兵,一雙七品的靴子,一柄七品的長刀和一柄八品的長刀。

    三柄神兵加在一起,都遠不如他們仨的傳承神兵。

    幾人沒再多言,收斂了全部氣息,悄無聲息地朝前方十多里的一個山嶺摸去。

    一分多鐘後。

    巨大的山谷中,一頭帶著花斑紋路的巨大蟒蛇出現在幾人面前。

    幾人一到,雖然沒感受到能量波動,可花斑蟒蛇頭顱還是高高抬起,蛇頭投向方平他們所在的方向。

    “殺”

    方平精神力低喝一聲,七品長刀之上,金色光芒濃郁至極。

    姚成軍的裂神槍,已經飆射而出,半途中消失不見,化為純粹的精神力,針對蟒蛇的精神力而去。

    王金洋彎弓凝聚血色長箭,一箭破空而出。

    “嘶嘶”

    巨大蟒蛇,蛇信迅速吞吐,騰空而起,就想逃離。

    它已經感受到了無比巨大的死亡威脅

    可遲了

     擦

    仿佛玻璃破碎,姚成軍的長槍第一時間從虛空中凝現,“ 擦”一聲,直接將蟒蛇的精神力撕裂。

    王金洋的血色長箭還沒抵達,蟒蛇身體劇烈顫動,渾身血液飆射而出,居然匯聚進入了長箭之中,壯大了長箭的威力。

    砰

    長箭迅速洞穿而過,將蟒蛇的頭顱射穿。

    此刻,蟒蛇還沒死亡,發出有些尖銳的嘶鳴聲。

    聲音剛出,方平一刀斬落。

    夾雜著破滅之力的爆發,巨大的蛇頭, 地一聲砸落在地,軀干和蛇頭還在不斷蠕動。

    山谷四周。

    幾人身影展現,李寒松一臉郁悶,訕訕道“給我一點機會啊”

    這三人聯手,還摸到了對方百米範圍內,對付一頭也就七品中段左右的妖獸,三人全力爆發,也就一招格殺的事。

    姚成軍直接撕裂了對方的精神力,王金洋的血箭吞噬了對方的氣血,方平補致命一刀。

    他連插手的機會都沒有。

    “少廢話,你去收尸收尸有危險,記住了,以後收尸,鎧甲套上。”

    方平一臉淡然,他們4人聯手,要是連一頭七品中段妖獸都沒辦法迅速擊殺,那也太廢材了,還怎麼闖蕩地窟。

    鐵頭下去搬運尸體了,方平則是看向老王,半晌才道“你可以吞噬它的氣血”

    王金洋輕聲道“不是吞噬,是吸納不止是氣血,包括能量。前提是對方被壓制了,無法壓制自己的能量。

    剛剛老姚一槍撕裂了它的精神力,它無法掌控自己的氣血和能量,我才能吸納它的氣血和能量,壯大血箭的能量。”

    方平微微點頭,片刻後問道“你的長弓有箭嗎”

    “沒有。”

    王金洋的血色長弓,只有弓,並無箭。

    現在的血箭,都是他自己的力量凝聚出來的。

    方平聞言也沒再問,這時候,李寒松提著蛇頭,扛著蛇軀已經走了回來,笑呵呵道“一柄七品神兵到手,感覺神兵也不難嘛。”

    眾人沒理他。

    不難,那是建立在方平在的基礎上。

    方平不在,他們三人也有實力擊殺這頭妖獸。

    可這三人距離數千米,這頭妖獸就能感應到三人的存在,感覺不敵,早就跑了。

    哪還會盤在這等著幾人到了跟前再戰

    方平將蟒蛇收入空間,看到空間中總算有點東西了,有些欣慰。

    空間空了很久了,不裝點東西,難受。

    “走,加速,趕在天亮前抵達界域之地”

    幾人毫不耽誤,眨眼干掉了七品蟒蛇,沒有御空,而是浮空而過,迅速朝界域之地趕去。

    與此同時。

    相鄰的紫禁地窟。

    御海山之巔。

    張濤也趕了過來,看著下方通道前密密麻麻的人影,聲音不大,卻是威嚴無比。

    “槐王,一域小打小鬧罷了,用得著來這麼多人”

    “王庭的閑人太多,來看個熱鬧,難道武王覺得不妥”

    長發披肩的槐王,沒了之前在魔都地窟的暴躁,年輕的俊秀臉龐,帶著溫和的笑容,腳踩虛空,緩步朝御海山之巔走來,仿佛走在階梯之上。

    等走到山巔,一道黑色裂縫一閃而逝,劃過他的長發,長發爆發出燦爛的金芒,斷裂了一些,伴隨著裂縫一起消失。

    槐王並不在意,走到山巔上,距離張濤不過百米,俯瞰四方,輕聲呢喃道“偉大的建築連真王也無法輕易逾越,讓人欽佩,也讓人陶醉。

    二王當年是如何做到的”

    張濤淡淡道“這可不是地窟武者之功。”

    槐王輕笑道“你是想說界域之地的武者”

    “難道不是”

    “也許吧。”

    槐王說罷,又笑道“不過當年往事已成塵埃,而今,再沉浸在昔日輝煌中,武王看來還是不夠自信。”

    “那也不是你說了算。”

    槐王並不生氣,再次輕笑道“武王,兩界壁壘即將徹底洞開,你知道本王的意思。如今,縱然你們覆滅外域,又能如何

    武王,復生之地,其他真王本王不在乎,你和冥王,真王殿隨時歡迎你們。”

    張濤玩味道“我可以去,前提是先讓真王殿干掉你,如何”

    槐王失笑道“何必呢到了你我這等境界,真王之下皆螻蟻。活過千年,甚至萬年那也不是不可能。

    歲月已經無法磨滅我等的印記”

    “既然如此,你們又何必咄咄逼人。”

    張濤冷清道“地球,絕巔境也不在少數,槐王,大戰一起,絕巔隕落不會是一兩人我人類武者,不死不退,你真王殿中,可未必還有活人。”

    槐王輕笑道“本王知道,如果可以,我們也想靜修到生命寂滅的那一刻。

    可有些事,不得不做。

    永生不死,也是巨大的誘惑,不是嗎”

    “永生”

    張濤嗤笑道“生命縱然永恆,世界寂滅,留你一人,又能如何強如古武時代,還不是說寂滅就寂滅”

    “是啊,所以我們不想重蹈覆轍”

    槐王淡淡道“也許,也只有復生之種,可以讓歷史不再重演。”

    “復生之種是什麼”

    張濤再次問了一句。

    槐王淡笑道“你讓我等進入復生之地,我們會告訴你的。”

    “妄想”

    “那就沒辦法談了。”

    槐王嘆息一聲,輕聲道“你們啊,太執著了。縱然我等進入復生之地,又能如何縱然我們有滅殺你們之心,你們真要走,誰能奈何你等

    武王,本王和你認識數十載,還真有些舍不得看到你隕落。”

    “那就試試。”

    張濤一臉淡漠,也不再說。

    槐王也不再說,而是看向下方眾人,輕笑道“進去吧兒郎們,去殺戮吧,去放縱吧只有沾染復生武者的鮮血,你們才會真正走出自己的路”

    “去吧”

    “殺”

    下方眾人,紛紛高喝。

    人群中,姬瑤騎乘一頭黃金鳳凰,面色清冷,高聲道“武王大人,方平何在”

    張濤平靜道“你妖命王庭,已經鐵了心要和我人類開戰”

    “姬瑤只代表自己”

    姬瑤不正面回答,高聲道“武王既然要覆滅南十八域,王庭還有附屬城池在此地,也容不得王庭無視。”

    “本王若是保證,不侵犯妖命王庭城池,那又如何”

    “”

    姬瑤不答。

    張濤朗聲笑道“既然如此,本王也不強求”

    話落,張濤轉身,遙看遠方,朗聲笑道“盛宴開啟了殺”

    “殺”

    遙遠的方向,數萬武者放聲高呼,一道道九品威壓升起,氣血之柱貫穿天地,漆黑的深夜,讓這道氣血之柱愈加顯目。

    哪怕距離數千里之遙,也能看到遠方的那道通天巨柱。

    張濤放聲大笑,身影一閃而逝,眨眼間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出現在大峽谷正上方,凌空而立。

    一道道黑色裂縫在他身上切割而過,卻只留下一道道金色印記。

    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他要親自鎮守峽谷通道

    縱然地窟真王,也別想過去。

    相鄰幾域,同樣升起一道道撼天威壓,一道道巨大無比的身影,從御海山浮現。

    御海山之外,同樣也升起一道道威壓。

    有強者放聲大笑,聲傳千萬里。

    下方,姬瑤眾人面色凝重,不過等看到己方真王也展露雄姿,眾人面色稍緩。

    很快,通道開啟。

    通道對面,一位老道士看向眾人,目視眾人進入,就在一位八品強者剛跨入通道的一剎那,老道士一掌劈出。

    轟隆一聲爆響

    這位八品強者都沒來得及反應,也沒有防御之心,瞬間被打爆了金身

    轟出一掌的同時,老道士倒飛而出,眨眼間御空數千米,朝南方的武安城遁逃。

    “該死”

    “殺了他”

    剛進入的禁區強者紛紛暴怒,數位九品強者踏空而起,迅速朝老道士追去。

    他們沒想到,守御通道的復生強者,居然會對他們出手。

    剛剛那一剎那,很多人根本沒起防範之心。

    御海山之巔,槐王淡漠道“武王,你還是一如既往的無恥”

    通道上空,張濤冷笑道“一群蠢貨罷了既然入了外域,大戰已經開啟,這樣的蠢貨,這次也不知能回去幾人”

    槐王也不生氣,面朝外域,聲傳千里,開口道“擊殺遁逃復生武者殺戮開始了”

    話落,紫禁地窟中,各城一道道身影騰空而起。

    從御海山遁逃的老道士,很快遭遇了一位九品強者,大戰瞬間展開。

    更遠處,通天的血柱開始朝深處移動。

    槐王傲立山巔,遙看外域之地,輕笑道“縱然一域覆滅,能屠戮數十高品,本王便滿意了。108外域,不過廢棄之地,你復生之地,又有多少高品可死”

    以一域換數十高品覆滅,值嗎

    真王殿中真王說值

    復生之地剛復甦,強者有限,以外域之地,換取復生之地強者高品全滅,那就是值得的。

    禁區還在,核心還在

    剛好,也能收回一些外域之地的礦脈。

    張濤並不理會,默默無言。

    西山地窟。

    方平幾人速度極快,一掠而過。

    就在這時,方平身影一滯,遙看御海山方向,喃喃道“大戰開始了”

    王金洋幾人面色也是凝重無比

    御海山方向,數道滔天威壓升起,覆蓋數百里。

    哪怕遙隔千里,他們也隱隱約約感受到了一些壓力。

    西山地窟的御海山,有強者開始示威了。

    “陳鎮守”

    “應該是他。”

    “對面是楓王”

    “差不多。”

    幾人對視一眼,方平深吸一口氣,低喝道“走,就趁現在”

    絕巔示威,西山地窟中的九品強者,此刻都不敢釋放精神威壓挑釁,趁著眾人都在關注絕巔境,這時候去界域之地最方便。

    很快,眾人面前出現一片無盡的山脈。

    無盡山到了

    而地窟深處,那股撼天威壓卻是越來越強烈了,強烈到,所有人都懷疑,下一刻是否會爆發出絕巔之戰

    方平眼神微變,許久,朝南方看去,輕聲道“多謝陳鎮守”

    話落,方平速度再快三分,開始橫渡無盡山。

    王金洋幾人也是瞬間明白過來,坐鎮西山地窟的陳老祖,也許也知道了他們要進入界域之地。

    趁現在爆發威壓,震懾地窟,恐怕也帶有一些轉移注意力的心思。

    這位開啟了新武時代的絕巔強者,盡管眾人不認識,沒見過,此刻依舊多了幾分敬意。

    無盡山橫跨400里。

    這里的妖族,沒有其他禁地那麼多,妖植為主。

    雖然妖族不多,可無盡山的妖族更強大。

    妖植類的妖族,能形成禁地,中低品妖植毫無智慧,移動都難。

    高品的比例更大

    方平幾人保持高速的同時,也小心到了極點。

    在這里,一旦被妖植發現,很有可能會引起一些禁地之王的關注,一旦陷入禁地之王的包圍,方平幾位七品根本不可能是對手。

    帶著小心和警惕,幾人穿越了一座座高山。

    深處的絕巔威壓,一直沒有停下來過,偌大的無盡山脈,此刻也沉寂了許多。

    縱然如此,橫穿無盡山200多里的時候,方平幾人依舊還是被妖植盯上了。

    這一次,方平沒有擊殺對方的心思。

    在這耽誤了時間,太容易被妖族包圍了。

    沒管那株七品妖植的追逐,幾人速度極快,不斷橫跨高山。

    後方追來的高品妖植,也越來越多。

    一株,兩株

    等到快要出無盡山的時候,身後追來的妖植已經有七八位了。

    無盡山中央區域,甚至開始有九品妖植跨空而來。

    而方平眾人,已經可以看到前方的禁忌海支流。

    方平深吸一口氣,迅速道“小心尤其是老姚,第一次來,記住我之前跟你說的話,千萬要小心,不要御空太高”

    一旁,王金洋看了一眼後方追來的妖植,開口道“要不要脫”

    方平瞥了他一眼,都這時候了,老王還想著上次的事呢。

    “不用,大家間隔一段距離,我在中間若是有危險,我及時爆發老張的精神力分身,走”

    他話音落下,李寒松第一個開始渡河。

    身上神鎧浮現,看不見臉色,卻也可以看出他的緊張。

    無知者無畏,上次他和秦鳳青過河,完全沒其他想法,就直接過去了。

    後來才知道禁忌海支流有多危險

    不過作為隊伍中唯一一位有神鎧在身的武者,他神鎧在身,比方平防御都要強的多,探路的事,也只能他來做。

    後方,那些妖植已經快要追來,此刻也容不得大家慢慢去試探。

    李寒松第一個,方平緊隨其後。

    身後,王金洋和姚成軍也是警惕萬分,等兩人御空上了河面,也迅速跟上。

    禁忌海一如既往的平靜。

    一兩千米的河面,很快,李寒松直接過了河。

    方平剛要抵達岸邊,水面下忽然一根觸須掃蕩而來。

    方平臉色一變,手中憑空出現一塊石頭,朝遠處飆射而去。

    卻不想觸須根本不理會石頭,繼續掃向方平。

    方平一咬牙,手中一小團金色物質閃現,眨眼間朝百米外的水面拋射而去。

    這下子,那條觸須沒再理會方平,而是落入水中,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後面的老姚兩人急忙趕了過來,王金洋一落地,看向百米外有些翻滾的海水,沉聲道“怎麼盯上你了”

    方平搖頭,接著又道“可能是動靜稍微大了點,不管了,走吧。”

    這邊和天南那邊略有不同,河對面並非森林,而是一片崇山峻嶺。

    方平看了一眼,邊走邊道“和對面的地形有關,禁忌海支流是侵蝕過來的,將界域之地包圍了。”

    幾人微微點頭,李寒松則是感應了一番,又看向姚成軍兩人道“有反應嗎”

    “嗯”

    “有沒有熟悉的感覺”

    “沒有。”

    李寒松有些遺憾,凝眉道“那就不是咱們家了,其實我也猜到了,要不然那塊令牌就該有反應的。

    這次,未必可以進去。”

    上次去天南那邊,他還是感覺有些熟悉的,這才進入了其中。

    可這一次,他沒這樣的感覺。

    顯然,這處界域之地,他不熟悉。

    不過現在里面的界壁好像沒開啟,也看不到內部的建築,也許等開啟了,會有一些感覺也不一定。

    幾人都是用精神力傳音討論,也沒敢出聲。

    這里,可是有原生妖族的。

    方平則是沒管他們,四處張望了起來。

    片刻後,出聲道“這邊應該不是核心區域,核心區域,應該有石碑的有石碑,才對應著界域之地大門所在,我們現在沒找到石碑,可能開啟不了。

    先別去內部,沿途找一下石碑看看”

    王金洋聞言一臉警惕道“別亂來”

    方平郁悶道“廢話,我知道石碑和封禁連接,我再要錢,也不會找死吧”

    王金洋也不管他,我先提醒一句再說。

    上次這家伙挖石碑,差點把他們害死。

    幾人沒進入深處,而是沿著外圍的山脈,一路朝前走去,界域之地很狹長,界域也不是處處都是門戶。

    石碑是一個牌標,有石碑的地方,大概率才是門戶所在區域。

    那里,開啟界域之地應該更簡單一些。

    而且找到了石碑,如果保存完好,才能確定這里到底是不是玄德洞天,要是不是,幾人來這,未必會有收獲。

    沿途一路小心走動著,幾人也發現了一些原生妖族。

    這些妖族,也不怎麼動彈。

    這里,除非到了界壁開啟,能量溢散的時候才能修煉,其他時候,這些妖族一般都在潛伏。

    不展露氣血,方平幾人如同石頭,對妖族誘惑力也不大。

    沿著禁忌海支流邊緣,一路走了上百里,方平眼神一動,開口道“好像看到了”

    王金洋幾人也是順勢看去,果然,前方佇立著一塊巨大的黑色石碑。



伊莉小說網 |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最新章節

 ** 作者︰老鷹吃小雞所寫的《全球高武》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全球高武》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全球高武》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