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類型 >> 全球高武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659章 我很記仇的 (求月票)
作者︰老鷹吃小雞 下載︰全球高武TXT下載
    “嗡”

    虛空顫動。

    當方平幾人朝天宮飛去的時候,一股強大的威壓散發了出來,方平身形一滯,差點從半空掉落。

    後方,老姚幾人急忙跟上,四人精神力爆發,聯手抵御這股強大無比的威壓。

    方平耳鼻出血,抬頭看天,臉上滿是不甘。

    “你們到底在等待誰”

    “非要等你們的傳人嗎”

    “人類快滅亡了啊”

    方平心中吶喊,他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去恨。

    界域之地,洞天福地

    當年那群被稱為仙神的人物,戰死在了地窟,卻是為人類留下了遺禍。

    如今局勢看起來好轉了許多,可地窟通道即將全開,妖植王庭和妖命王庭有聯手之勢,守護王庭早已參戰,萬妖王庭態度不明。

    四大王庭一旦聯手,人類還有活路嗎

    方平不想把自己想的太偉大,他也沒那麼偉大,可他真的想找到精神力修煉功法,他想讓自己更強,讓師長們更強,讓人類宗師更多,絕巔更多

    也許只有如此,才能讓人類有還擊之力。

    界域之地,當年既然發起了王戰,和禁區也是敵人,為何不在滅亡後,給人類留下一點希望

    “你發現了我們對嗎”

    方平忽然不再沉默,大聲吼道“你發現了我們了你沒趕走我們,是不是還有意識存在前輩,方平別無所求,只求精神力修煉之法一觀”

    “玄德境武道強者,我方平自認不會看錯,能把天宮懸浮的如此之高,顯然也是孤傲清高之輩,我方平也不會辱沒了前輩們留下的功法和傳承”

    “當年滅亡玄德境的敵人,等方平強大之時,必然會一一清算還請前輩憐人類之難,伸出援手”

    “”

    方平嘶吼了一陣,威壓繼續釋放。

    整個界域之地,都被威壓覆蓋了。

    一旁,王金洋沉聲道“別喊了這股威壓應該不是活物,應該只能感應到氣息和能量變化,之前一直沒有出現,我們攻擊絕巔屏障才出現。

    這說明,只要我們不亂動這里的東西,不亂攻擊,問題應該不大。”

    幾人現在也稍微判斷出了一些東西,這股威壓大概率不具備智慧或者生命力。

    也許只是古武者留下的一道防御程序。

    上次將李寒松他們丟出來,也許也只是一種氣息的辨別,簡單地辨分敵我。

    方平幾人之前模擬青牛門門主氣息,沒有引起威壓的出現。

    之後威壓出現,也是在他們攻擊絕巔屏障的時候。

    這時候,到了天宮,也許才引起了威壓再次釋放,天宮的防御機制可能被開啟了。

    方平聞言頓時沒好氣道“白吹捧了”

    三人無語地看著他,又沒人讓你舔。

    “別廢話了”

    姚成軍臉色發白道“我們4人聯手,連散發的一點余波都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這還不是針對我們而來。

    這玩意到底是什麼

    當年若是有這麼強大的防御機制,怎麼會被人攻入界域之地”

    李寒松笑呵呵道“攻入界域之地,界域之地好像戰敗了,卻是沒被毀滅,反而自我封閉,其實就證明了很多東西。

    禁區的人真要打來了,你覺得他們會放過天宮

    你覺得他們會任由界域之地封閉

    所以,我猜這股威壓其實早就存在,伴隨著界域之地一起存在,當年禁區可能佔據一點優勢,卻是無法抵抗這股威壓。

    禁區的強者,十有八九也都戰死在了王戰之地,來的人不夠強,無法抵御,這才離開”

    說著,李寒松又道“未必離開了,我甚至懷疑,當年攻入這里的人,也許都死在了這股威壓下。這才是界域之地一直保存到現在的原因。”

    李寒松的猜測,還是有些道理的。

    這時候,王金洋忽然道“既然這股威壓可能是一直存在的,那當年界域之地的人應該也知道,這里可以防御敵人。

    如果無法抵擋敵人,那退守天宮,是不是很正常

    之前在下面,一直沒看到遺骸,也沒看到活人遺骸去哪了

    天宮中,也許真的有活人”

    幾人心中一動

    未必沒可能的

    如果這股威壓是一直存在的,而不是後來才有的,那當年有人退守天宮太正常了。

    界域之地自我封閉後,敵人還會再來嗎

    如果來了,天宮恐怕已經被摧毀了。

    既然沒來,那當年活下來的人,也許真的還在天宮中生存。

    “走,都到了這時候了,生死置之度外,一起上去看看”

    威壓出現之後,幾人沒走,就已經抱著九死一生的心思來的。

    好不容易到了這地步,這時候放棄,誰能甘心

    四人氣血勃發,精神力爆發,聯手開始抵擋威壓的壓制。

    這股威壓彌漫在整個界域之地,也許外面都能感受到。

    可也正因為溢散的太開,沒有針對性,4位七品武者聯手之下,也能勉強抵御住。

    由此就可以感受到,威壓的強大。

    九品強者,威壓爆發,別說溢散的這麼廣袤,就是針對九品爆發,那也壓不死七品,真要這麼簡單,當年吳奎山遇到天門城主第一眼就被人壓死了。

    九品要是能這麼輕松擊殺七品,那戰場就不會是高品戰場,而是九品戰場,七八品的一壓就死,還打什麼。

    “絕對堪比絕巔,甚至更強”

    幾人都有了比較,這股威壓的強大,不會比絕巔弱,那是最起碼的。

    四位七品聯手,居然只是勉強抵擋溢散的一些威壓,太過強大。

    幾人艱難地朝上空飛行著,千米的高度,平日里一眨眼的功夫,此刻幾人卻是如同蝸牛爬動。

    界域之地之外,平台上。

    陳耀祖幾人也是面色凝重

    隨著威壓的爆發,他們也感受到了壓力,當然,畢竟隔著界壁,壓力不算太大。

    “他們被發現了”

    “會不會出事”

    “二祖,他們不會不會死在里面吧”

    “”

    幾位老人,有人憂心忡忡,有人略顯忐忑。

    陳耀祖盯著界壁看,隨著附近的能量濃度降低,此刻界壁雖然顫動,可好像沒有爆發能量潮汐的意思,能量潮汐不爆發,界壁是看不到內部情況的。

    陳耀祖看了一會界壁,這位老人,此刻也忍不住低聲罵道“這幾個小子要是不把能量弄的稀薄,起碼我們還有點數”

    能量潮汐爆發的話,他們還是可以看到內部的一些情況的。

    可現在好了,完全看不到,也不知道方平幾人究竟是生是死。

    陳耀祖說了一句,臉色凝重,看向棧道口,輕聲道“他們究竟什麼情況,我們也沒辦法知曉,無法進入,也沒辦法去救援。

    小七,都做好準備,楓王的人快來了”

    眾人面色凝重,老嫗咬牙切齒道“這一次一定要宰了楓九城二祖,宰了他,楓王的人再來,我們也不用擔心了”

    吸收了方平給的不滅物質,幾人15年來積攢的傷勢幾乎全部復原。

    此刻戰力都是大增

    楓王麾下還有7位九品,其中楓九城最強,和陳耀祖相當。

    干掉了楓九城,其他6人哪怕一起來,他們守住棧道,那就具備了絕大的優勢。

    棧道兩側可都是空間裂縫,在狹小的棧道上戰斗,陳耀祖幾人可以退守平台,地利的優勢在這里發揮到了極致。

    陳耀祖深吸一口氣,看向老嫗,老嫗是除了他之外,唯一的九品境。

    說是老嫗,在他眼中,其實還是個孩子。

    老嫗喊他二祖,那是因為他是陳家老祖的兒子,而老嫗,實際上是他二哥的孫女,喊他一聲三爺爺也沒問題。

    陳耀祖看了一眼老嫗,開口道“小七,這一次如果楓九城來的話,那我盡量留下他殺了楓九城,剩下的就全靠你們了

    奪下他們的令牌,以後就可以回家了”

    陳耀祖說罷,又回頭看向界域之地,深吸一口氣道“他們如果出來了,那你們護送他們出西山地窟”

    “二祖”

    幾人一臉掙扎,二祖這是準備要畢其功于一役,一戰解決楓九城他們嗎

    “好了,都安心等待吧”

    陳耀祖沒再管里面的事,此刻也容不得他分心。

    等待,沒有持續太久。

    楓王的人也不隱瞞什麼,實際上也很難隱瞞,九品強者的氣機,太過強烈。

    人還沒到,山下,就有人大笑道“陳耀祖,還沒死呢命夠硬”

    “楓九城,你都沒死,老夫怎麼會死”

    “哈哈哈”

    棧道上傳來一陣大笑,笑聲越來越近。

    楓九城一邊上棧道,一邊回應道“陳耀祖,這次你必死無疑不止是你,包括你復生之地的其他強者

    你龜縮此地多年,恐怕還不知道,這幾年你復生之地已經戰死10多位神將

    而剩下的那些神將,此刻恐怕也都快死了

    南十八域,槐王率領50位神將圍剿你們殘存的神將,哈哈哈,陳耀祖,絕望嗎”

    楓九城大笑

    一邊狂笑,一邊朗聲道“等剿滅了你們,我們再去南十八域獵殺復生之地其他神將不,我們要進入復生之地,覆滅你們這些人

    陳耀祖,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可笑”

    陳耀祖冷哼一聲,你真以為我一點不知道

    之前和方平閑談一陣,他已經問了不少事。

    以前楓九城就經常告訴他,誰誰誰戰死了,誰誰誰覆滅了

    尤其是楊家那位老祖隕落,當初楓九城說的時候,他們不信,可楓九城甚至用楓王的名義發下了毒誓,證明楊家老祖的確隕落了。

    那時候,陳耀祖幾人的確很悲觀,很絕望。

    可現在,按照方平他們所言,楊家老祖是隕落了,可南雲月即將入絕巔。

    不止如此,天南那邊,擊殺數十九品,魔都地窟、南江地窟也是一勝再勝。

    就連王戰之地,禁區年輕一代也被擊殺了大半。

    人類越來越強,華國越來越強。

    尤其是方平這些年輕人,此刻都到了七品境,也證明了這一切。

    這樣的情況下,陳耀祖豈會受到干擾。

    楓九城想打擊他,消磨他的意志,只能說痴心妄想。

    “可笑陳耀祖,你是真的可悲”

    楓九城哈哈大笑道“你以為我在欺騙你有那個必要嗎我父已經和槐王約定好了,如果這一次你還不死,等南十八域之戰結束,槐王麾下神將都會來此剿滅你們

    大不了,分潤一些好處給槐王便是。

    你們纏了我們15年,也該結束了”

    陳耀祖沒再說話,紫禁一戰,他們也听方平說了。

    可方平說華國佔據了優勢,到底是安慰還是真的,陳耀祖不知道,也不想去猜測。

    他寧願相信方平的安慰話,也不會相信楓九城,去動搖自己的信心。

    下一刻,楓九城幾人的身影已經出現在棧道上。

    陳耀祖微微凝眉,4位九品,3位八品境

    這一次,楓王居然派了這麼多人來。

    總共才7位九品境麾下,楓王麾下產業不少,王域需要人坐鎮,王庭中也需要代言人,有時間九品境麾下還要負責一些鎮守任務,比如王戰之地、御海山通道

    來4位九品,算是傾巢而出了。

    陳耀祖看了一眼,沒說話,身上金光閃爍,金身略顯暗淡。

    其他幾人也是如此,楓九城掃了一眼,微微凝眉,感覺感覺這幾個家伙好像比上次強大了。

    難道趁著他們沒來,出去恢復了

    雖然有些疑惑,楓九城卻也不在乎,就算出去恢復了又如何。

    這些人,出去了也待不了多久,不滅物質豈是那麼好恢復的。

    “陳耀祖,別繼續躲著了,不如你我下山一戰如何”

    “可笑的把戲就不用繼續了,這15年來,你從未贏過我,這一次也不例外”

    “是嗎”

    楓九城大笑一聲,也不上前,站在棧道上,隔空一拳轟出。

    陳耀祖也是一掌拍出,棧道中間能量踫撞,轟鳴聲震天。

    楓九城也不著急,一拳又一拳地轟出,大笑道“諸位,一起磨死他們”

    他不準備硬拼,這也是多年來的老套路了。

    在這,無法恢復能量,無法恢復消耗。

    他們可是滿狀態而來,慢慢消耗對方的氣血和精神力,這些人連恢復氣血的丹藥和能源石恐怕都消耗一空了,他們可是有儲備的。

    若不是這些人當年帶了不少能源石進來,能量潮汐爆發的幾次,也恢復了許多,恐怕早就被他們磨死了。

    盡管如此,楓九城覺得,這次也是最後一次了。

    他沒說假話,這一次如果還無法拿下這幾位,父王已經和槐王約定好了,南十八域那邊戰爭結束,會讓麾下神將來援。

    到了那時候,這些人還能不死

    楓九城一拳又一拳地轟擊著,其他三位九品和三位八品,也是一聲不吭,隔空轟擊著幾人。

    擋,那就要消耗。

    不擋,他們就會沖出棧道,進入平台,那時候,地利的優勢沒了,4位九品可不怕陳耀祖幾人。

    老嫗看了一眼陳耀祖,陳耀祖不動聲色,身上氣息卻是微微衰弱了一些。

    既然楓九城他們想耗死他們,那就如他們所願好了。

    棧道上,楓九城一邊轟擊著,一邊凝眉看向陳耀祖幾人的後方。

    界域之地,有威壓爆發

    難道陳耀祖這幾個家伙想進去不成

    既然能引動威壓,說明已經引起了界域之地的反應,難道這些家伙在這坐鎮多年,找到了漏洞

    該死的

    那這次必須要干掉這幾個家伙了,要不然再給他們時間,真讓他們進去了,這麼多年的努力豈不是做了無用功

    紫禁地窟在大戰,玄德洞天外,也發生了大戰。

    平日少見的九品之戰,這一日四處爆發。

    為了不給人類援助的機會,其他地窟,這一日也爆發了無數道九品威壓。

    魔都地窟,上次是吳川、田牧他們封城,這一次,卻是妖葵城主幾位九品在希望城和天門城附近游蕩,虎視眈眈,壓迫吳奎山。

    他們無心現在爆發九品大戰,可拖住人類九品,這是一些真王的共識。

    若不是地窟通道還沒徹底開啟,此刻,爆發的就是全面之戰,而不再是壓制。

    魔都地窟如此,其他地窟也是如此。

    包括西山地窟,平時很少有戰斗,此刻千里外的城池,也有兩位九品聯袂而來,在西山城外游弋,方羽大宗師也是面色凝重,站在城頭和對方對峙。

    局勢,緊張的讓人窒息。

    玄德洞天內。

    方平幾人頂著威壓,一點點向上挪動,越往上,威壓越強烈。

    好半晌,方平幾人和天宮齊平了。

    率先引入眼簾的便是一道高大無比的門樓,比下面的門樓更大

    “南天門啊”

    李寒松感慨一聲,這巨大的門樓,上面的確有三個大字的。

    門樓後方,便是一條巨大無比的御道。

    御道直通後方一座金碧輝煌,如同仙宮的大殿。

    “玄德宮”

    老王念叨了一句,開口道“這里才能被稱為真正的玄德洞天,下方只是一些附屬建築。”

    幾人還沒踏入門樓和御道,卻已經感受到了什麼叫仙味。

    門樓和御道都被雲霧籠罩,半隱半現,這不是雲霧,而是能量。

    御道後方,那座宮殿之後,有金光翻滾,如同金龍在翻身。

    李寒松幾人都快流口水了

    上次,他們也看到了這些,這是不滅物質湖

    他們都難以想象,當年的洞天何等的鋪張,也許,不滅物質湖,在古武者眼中,就是尋常的游泳池,或是藕塘

    幾人雖然說著話,卻都是滿臉大汗,壓力越來越大了

    方平咬牙道“別閑聊了,上御道”

    話落,4人一起踏上了御道。

    剛踏上御道,幾人壓力暴增,老王雙腿戰栗,一時間居然有些要下跪的趨勢。

    方平也是兩股顫顫,身上金光大盛,低喝道“給我功法,跪前輩一次又如何不給,那就別想”

    踏上御道的這一刻,威壓更強烈了。

    方平自認自己拿得起放得下,給了功法,跪這些人類先輩一次也沒什麼。

    可不給功法,他不覺得這些前輩對人類真的有功。

    當年功過如何不去評述,如今卻是沒有絲毫功績,憑什麼跪他們

    不知是方平的話引起了反應,還是原本就是如此,威壓,比之前更強烈了。

    王金洋低喝一聲,身上氣血大盛,強行挺直了腰桿

    姚成軍也是精神力爆發,站的筆直。

    李寒松身著鎧甲,倒是輕松許多,瞥了幾人一眼,笑呵呵道“老王最弱,老姚第二弱,方平也差了一點,我比你們強的多”

    “啪”

    三人一言不發,卻是一人一巴掌扇了過去。

    瑪德,這時候這混蛋還有心思裝十三。

    你要不是鎧甲擋著,還真能比咱們輕松

    方平氣喘吁吁,給了他一巴掌,又看向老王道“老王,你是弱了點,回頭要好好努力了。”

    “你們閉嘴”

    王金洋臉色鐵青,也漲紅的厲害。

    姚成軍七品中段,精神力強大。

    他才七品初段,精神力沒姚成軍強,肉身強度也沒李寒松強,和方平也沒辦法相比,此刻,4人當中,就他壓力最大,哪怕氣血爆發,也只能勉強站直了。

    方平笑了一聲,也不多說,深吸一口氣,四周的能量瞬間被他吸入肚中,接著身上金光再次大盛,暴喝道“進去這一次不拿到功法,那就拆了天宮”

    “砰”

    這話剛出,方平倒飛而出,口中鮮血狂噴。

    方平眼中驚恐之意一閃而逝,接著就大聲道“華國要滅亡了里面到底有沒有活著的前輩真要眼睜睜地看著人類滅亡嗎

    功法功法就那麼重要

    比人類的存亡還要重要嗎

    這時候還要考驗我等

    新武時代,戰死的武者數以百萬計

    大戰還沒正式開啟,一旦開啟,戰死的人數會以億萬計

    前輩們何其狠心”

    “砰”

    方平再次被威壓轟擊,轟的金身都開始龜裂。

    李寒松見狀身上金光大盛,暴怒道“既然活著,那就出來

    鬼鬼祟祟的,連面都不敢露嗎

    方平說的不對嗎

    我若是能找到自己的地盤,何必來求你們

    若是真不願給我們功法,那煩請告知一聲,我家在哪”

    話落,李寒松喝道“方平,去掉我的氣息遮掩”

    “鐵頭”

    “去掉”

    這一刻,李寒松堅定無比,大聲道“我讓他們辨別一下,既然他們不願意,那就自己去找,大不了就是一個死

    古武時代都滅亡了,這時候抱著功法不傳承,等著人類覆滅,地窟武者進來傳承嗎”

    因為方平的幾句話,接連被威壓針對,這時候眾人不再和之前一般,覺得威壓無人操控了。

    或者說,威壓是有意識的

    能听懂眾人的話

    見方平沒撤去氣息遮掩,王金洋深吸一口氣,喝道“方平,去掉鐵頭的遮掩鐵頭不行,那就一個個試一試”

    “方平,猶豫什麼”

    李寒松喝道“就你這優柔寡斷的態度,如何做大事如何當好領袖既然有機會,那就博一次”

    方平咬牙,看了他一眼,沒再說話。

    下一刻,李寒松身上屬于他自己的氣息陡然爆發。

    這一刻,李寒松氣血爆發到了極致,暴喝道“我是李寒松我不知道我前世是誰,可也許你認識我,如果不願傳承你們的功法,那就讓我找到屬于自己的功法”

    沒有任何回應

    “進去”

    李寒松見狀也不猶豫,喊了一聲,直接邁步朝遠方的宮殿中走去。

    他爆發了氣息,威壓沒有針對他,那他就不管了,進去再說。

    也許對方默認了呢

    李寒松一動,其他三人也跟著一起朝前方走去。

    方平心中暗罵,瑪德,針對我。

    等著

    這次拿不到功法,遲早找你們算賬,拆了洞天,拿到魔武去,讓你們囂張。

    他現在百分百確定,威壓要不有自我意識,要不就是有人操控。

    反正不管如何,那都是有智慧的。

    之前居然裝沒智慧,無恥之徒

    呸

    好漢不吃眼前虧,現在不罵你,等強大了,再來算賬,欺負我方平的,目前除了少數幾人沒報復回來,其他的可都報復回來了。

    小本子上,又多了一筆賬。

    玄德洞天的威壓或者是背後操控者。

    方平心里想著,也不耽誤動作,挪動著腳步,跟著鐵頭一起沿著御道朝前走。

    長達數千米的御道,越是往里走,壓力越大。

    走著走著,第一個掉隊的居然不是老王,而是姚成軍。

    姚成軍走不下去了,渾身顫栗,身體開始龜裂。

    “你們繼續”

    姚成軍沒繼續,朝幾人喊了一聲,喝道“這可能是一種考驗我應該不適合,你們繼續走”

    幾人也不吭聲,頂著壓力繼續往前走。

    100米,200米

    越到後面,威壓越強,這下子,幾人心中有數了,也許的確是有人在考驗他們。

    “故弄玄虛”

    方平心中腹誹,不過看樣子這次有機會拿到功法了。

    “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活人,絕巔要是可以忽悠出去的話”

    方平一邊走著,一邊盤算著,又有些無奈,不熟悉,不太好忽悠啊。



伊莉小說網 |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最新章節

 ** 作者︰老鷹吃小雞所寫的《全球高武》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全球高武》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全球高武》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