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類型 >> 全球高武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660章 古武與新武(求月票)
作者︰老鷹吃小雞 下載︰全球高武TXT下載
    長長的御道上,姚成軍已經止步。

    方平三人,繼續頂著壓力前行。

    500米,600米

    御道過半的時候,王金洋眼中閃過一抹無奈,喘息道“你們繼續。”

    方平則是有些明白了,看向前面的鐵頭道“好像是考驗肉身強度”

    李寒松應了一聲,接著悶聲道“方平”

    “怎麼了”

    “里面的人要脫我衣服”

    “嗯”

    “鎧甲。”

    方平有些無語,都這時候了,你還有心思說這麼有歧義的話。

    扒你鎧甲就扒你鎧甲好了,還脫你衣服

    而且隨著李寒松說話,威壓好像更強了。

    方平傳音道“里面的前輩好像挺小氣,別再廢話了”

    “嗡”

    威壓更強了

    方平差點氣吐血

    他麼的,偷听嗎

    又一個老張

    不偷听,怎麼會給自己加大壓力

    不過加大壓力,方平卻是眼神一動,陡然喝道“七品我無敵前輩既然想考驗,那就繼續,這點不夠”

    “嗡”

    方平眼神一亮,身上金骨光芒爆發,渾身金燦燦的。

    “還不夠”

    方平大笑道“這才哪到哪”

    我去

    這威壓居然可以幫自己鍛金身

    方平也是剛感受到的,金身有九鍛,方平現在的金身就是胚胎,一鍛沒鍛。

    金身的鍛造,其實就是一個壓縮的過程。

    不斷將金身凝練,壓的越狠越好。

    可惜,方平自己很難去壓縮,讓金身的熔煉。

    至于其他人方平沒試過,老張都未必行,現代武者,說實話,主戰,戰斗力強大,可有些手段真的不行。

    讓老張幫自己壓縮肉身,指不定直接就給壓爆了。

    可現在,好像可以。

    方平感受到周圍大量的能量被自己吸收,這些能量霧不斷被金身吸納,融合,然後被壓縮。

    方平看向李寒松,喊道“鐵頭,鎧甲脫了,吸收能量,壓縮金身”

    李寒松聞言也不含糊,很快褪去鎧甲。

    實際上,那股威壓一直想扒掉他的鎧甲,可是他沒讓。

    鎧甲一褪去,李寒松一個趔趄,後方,老王哼了一聲,鄙夷道“不過如此”

    讓你之前狂,現在還不是和咱們一樣。

    李寒松身上金光大盛,笑呵呵道“有本事你走到我這來,走來了,我鎧甲送你都行”

    “你說的”

    話落,王金洋咬牙切齒,硬生生地往前挪動了一步。

    李寒松見狀頓時大驚,二話不說,強行往前走去,老王瘋了,為了錢不要命了。

    方平掃了一眼王金洋,見他氣血爆發,骨髓之力也在爆發,一邊往前走著,一邊喊道“多吸收點能量液,這里能量多,受傷嚴重的話,也許前輩會送咱們一點不滅物質恢復。

    我就知道,界域之地的前輩肯定是心懷人類的。

    不滅湖都有,還在乎那麼點不滅物質饋贈我們這些晚輩”

    他到現在都沒用財富值恢復,就是在等呢。

    方平一邊吹捧著,一邊吼道“老姚,繼續走啊不死就行,附近有好多能量,多吸收點存在這,還不知道是不是便宜了地窟的人

    地窟可是開啟了好多界域之地了,听說地窟開啟了十幾個界域之地,連不滅湖都給連鍋端了。”

    說話間,後方的姚成軍也是咬緊牙關,繼續向前挪動。

    身上血肉開始崩裂

    他服用過一枚可以強化肉身的金身果,可這也只是讓他身體強度稍微強大一些,連老王都比不上,老王氣血之力恐怕比方平都要強。

    方平氣血之力2萬卡不到,老王恐怕也差不多這樣子。

    方平見他們跟上來了,自己也繼續朝前走著,還在喊道“玄德境的前輩還是心懷人類的,要不然也不會考驗我們。

    可惜,如今的人類,連不滅物質都無法修煉出來。

    只能靠金身去自然誕生一點,慘淡無比”

    說了幾句,方平已經走出了接近800米御道了。

    李寒松這時候和他齊平,劇烈喘息著。

    方平沒管他,前面的能量更濃郁了,幾乎都快化為固體了。

    方平心中有些癢癢,又怕這里的主人太小氣,看到自己收了能量,會把自己丟出去。

    “算了,等拿到了功法,連鍋端了”

    方平心中有了決定,臨走的時候把這玩意給撈空了。

    現在能吸多少算多少。

    方平一邊壓縮著金身,一邊朝前走,而他的氣血,好像也隨著金身的壓縮在增長。

    本身氣血在消耗,上限卻是不斷提升。

    金身的密度,此刻也在不斷增加。

    壓著壓著,方平感覺自己個頭都變矮了,只能繼續瘋狂吸收能量,讓自己繼續膨脹起來。

    “我現在恐怕有3000斤了”

    方平有些感慨,這武者練著練著,都快把自己練成金剛鑽了。

    “老張起碼一萬斤”

    方平懷疑,萬斤也許都不止,他現在都不是真正的金身呢。

    金身還在不斷壓縮,方平也是走走停停,身後,李寒松哼哧哼哧地跟著,金光也在閃爍個不停。

    就在這時候,最後面的姚成軍肉身忽然崩裂,發出一聲悶哼。

    就在此刻,一道金光從前方的宮廷中飆射而出,下一刻,姚成軍肉身開始恢復。

    而就在這時候,方平忽然金身崩裂,一道金光也飆射而來。

    看到這一幕,李寒松眼神一動,金身忽然也崩潰了。

    老王幾乎是前後腳的功夫,肉身崩潰。

    金光,繼續從大殿中射出。

    “不滅物質”

    幾人心中都是大喜,還真送

    “多謝前輩援手”

    方平大聲道謝,繼續往前走了幾米,肉身再次崩潰,一道金光再次飆射而來。

    老王幾人,也是分別踏出一步,肉身跟著繼續崩潰

    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

    之前,走個幾百米,大家都沒什麼事。

    可這時候,幾人走出一兩米,那都是臉色通紅,肉身崩裂。

    一開始,金光還不斷飆射。

    到了後來金光好像有些猶豫了,不過依舊往外飆射。

    方平幾人一聲不吭,走一會,肉身崩潰一次,走一會,肉身崩潰一次。

    這時候的方平,都快樂瘋了。

    真有錢

    每一次飆射來的金光,起碼蘊含著10元左右的不滅物質,那可是10萬財富值,也不少了。

    這麼一會,他都拿到十幾次了。

    那可是上百萬的財富點

    眼看著御道也就1500米長左右,現在他都快走出1000米了,方平盤算著,自己要不要放慢一些速度。

    通過這幾次的試探,他發現了,里面如果真有活人的話,心眼大概不算太壞。

    “看來考驗還是給好處的”

    方平心里暗樂,繼續崩潰肉身,繼續吸納不滅物質,越到後來,方平發現,肉身崩裂越來越難了。

    這是金身變的強大的緣故

    一旁,李寒松已經追上了方平,等看到方平龜爬似的,李寒松腳步一滯,暗暗後悔,不行,我走快了

    好像比方平少拿了好幾次好處

    這下子,李寒松也放慢了腳步,走一步,金身崩裂一次。

    就在幾人樂此不彼的時候,方平肉身再次崩裂,正等著金光飆射等了半晌,沒動靜了

    “前輩還在嗎晚輩肉身崩裂”

    沒反應

    不但沒反應,威壓好像又強了。

    方平一臉無奈,側頭看了一眼李寒松,李寒松見方平沒了不滅物質補充,想了想,小心翼翼地稍微崩裂了一下肉身,結果等了半天,也沒反應。

    “沒了”

    李寒松看向方平,被咱們坑完了

    不至于吧

    有不滅物質大湖啊,這才哪到哪啊

    方平搖頭,很是無奈,大概不是沒了,要不是有次數限制的,要不就是人家知道他們的意思了,現在不給了。

    正想著,一道金光飆射而出,朝後面的姚成軍射去。

    姚成軍一邊恢復,一邊平靜道“我肉身真的到極限了,你們沒到極限恐怕再碎裂,也沒了。”

    幾人對視一眼,我去,還會判斷的。

    方平無奈,只好繼續往前走,這一次,也沒故意崩裂肉身了。

    1100米,1200米

    方平走到1300米的時候,姚成軍在800米左右的地方,徹底停了下來,盤膝坐下,開始吸納能量和不滅物質修煉了起來。

    他不能再走了,這時候的姚成軍,一邊修煉,肉身一邊龜裂,修補速度都跟不上破裂速度。

    老王停在了1000米左右,也和姚成軍一樣,肉身龜裂。

    鐵頭則是還跟著方平,滿臉通紅,喘氣聲明顯。

    “方平你你還能走嗎”

    方平也喘著粗氣,看向前方已經可以清晰看見的宮殿台階,出聲道“應該可以”

    他都沒動用自己的恢復能力,現在恢復全盛,走到底,應該可以。

    說著,方平又道“考驗肉身強度不會是主要走肉身路線的吧走肉身路線也不知道可不可以對萬道合一管用。”

    他現在也大概明白了,如果這真的是獲得功法的考驗,那代表玄德洞天,很有可能走的是肉身修煉路線。

    主修肉身和萬道合一還是有些區別的,兩者不太一樣。

    想著,方平大聲喊道“前輩有萬道合一的功法嗎我的一位師長走的便是萬道合一的路子,他曾六品斬殺八品,八品斬殺九品

    在地窟立下大功,殺敵無數,連絕巔強者也許是您眼中的真神強者,都說我這位老師前途無量

    可他走上了萬道合一路,生命力不斷流逝,幾次斬殺敵人,差點同歸于盡。

    如果可以的話,還希望前輩能賜予萬道合一的功法。”

    如此幾次,方平喊了好一陣,也沒人應答。

    方平算是無奈了,搞不懂狀況,也不知道這里到底有沒有活人。

    走著走著,距離前面宮殿更近了。

    御道到了這,路過一道橋梁。

    踏上橋梁的一刻,方平朝下方看了一眼,忽然眼神一動。

    下方真的有河水

    不,不是河水該死的

    方平暗罵一聲

    是能量液

    下方流淌的居然是能量液,而且其中還夾雜著金色光輝,這是何等的奢侈

    河水好像在流動方平朝小河盡頭看去,卻是看不到遠方的情況。

    “這些能量液流到哪了”

    方平心中猜測,卻是不知道,這條小河環繞了整個天宮,貫穿了界壁,界壁中的能量維持,幾乎都來源于這條小河中。

    而多余的能量則是滲透了下去,從界壁滾落,進入了地底,一直滲透,直到貫穿封禁,流入禁忌海。

    界域之地外,禁忌海支流中妖獸無數,吞吐那些不滅物質和能量,都來源于此。

    方平站在橋梁上,看了一會,忽然嘆道“這些能量,足以讓無數武者更進一步,可惜我人類武者,為了一枚低品能源石,都需要殺敵無數,斬殺百倍強敵才有

    前輩,我取用一些,不會干擾到玄德境運轉吧

    我只取一些,救我人類武者于生死之間。

    前輩也許不了解我方平,可我敢對天發誓,對著所有人發誓,我拿到的資源,超過九成都給了其他人。

    今日雖然有些過分了,可我還是想取用一些

    前輩如果不介意的話,那我就取走一些了。”

    方平等待了3秒,沒反應。

    沒反應,那就是默認了。

    方平可不管那麼多,真的忍不住了,能量液的河流,還夾雜著不滅物質,要是條件許可,他都想搬走了這條河了。

    手中再次出現一個巨大的瓶子,方平用精神力操控了一下,發現可以動用精神力,這下子也不客氣了。

    大瓶子落入水中,沒一會就灌滿了。

    方平提起一瓶能量液,手中繼續出現大瓶子,又是一瓶

    一瓶又一瓶

    到後來,瓶子沒了。

    方平干脆將儲物空間的那些能量液,全都倒進了儲物空間,任由這些能量液在空間中流淌,繼續取出瓶子裝了起來。

    五瓶十瓶

    別看下面好像是河流,無窮無盡,可隨著方平的灌裝,方平明顯感覺到,周邊的能量都開始薄弱了起來。

    之前都快固化的能量,此刻被河流吸收了,一下子就讓能量稀薄了起來。

    這時候,李寒松也趕了過來,咋舌不已

    方平這是要搬空了這里

    不過李寒松還是看出來了,低聲道“別裝了,好像好像是維持界壁用的,裝完了,天宮也許都要墜落”

    方平瞥了他一眼,廢話,我能不知道嗎

    關鍵是,才這麼點,就能讓天宮墜落了

    方平沒理他,繼續灌裝,一邊裝著,一邊說道“不會的,我取用這些也是為了人類更強大。等人類更強大了,我們才能戰勝敵人,才能給玄德境的前輩們報仇雪恨”

    “砰”

    就在方平還在灌裝的時候,威壓忽然一動,一下子把方平往前擠壓了一大截,直接過了橋梁。

    方平差點跌倒在地,身後,李寒松嘴角抽動。

    這是被強行趕走了

    這下子,兩人算是徹底徹底的確定了,這股威壓是有智慧的,知道發生的一切。

    李寒松也沒在橋梁上逗留,艱難挪動著腳步,喘氣道“不太明白這考驗有啥用,肉身強度強弱,以前輩的強大,還不是一眼看出來了。

    非要走這麼一大截”

    方平瞥了他一眼,開口道“應該是為了讓我們鍛造更強大肉身,沒發現嗎這就是玄德境前輩們的高明之處,不但是考驗,也是饋贈。

    你以為人人都跟你似的

    等我們走到了御道盡頭,前輩們應該會送我們進入不滅湖鍛造更強大的肉身。

    七品境也許就可以鍛造三鍛甚至更強的肉身”

    “真的不會吧,可我們精神力有限制”

    “愚蠢,這點小事,對前輩們算問題”

    兩人還在聊著,威壓再動

    這一次,不是前方威壓強大,而是兩人屁股後面威壓強大的無以復加,迅速朝兩人覆蓋而來。

    一副你們再不走,就要壓死兩人的態度。

    方平和李寒松對視一眼,二話不說,瘋狂朝前挪動。

    這架勢,好像吹捧沒起到效果,再不走,那就耽誤正事了。

    兩人走了一會,肉身也開始崩裂了,不過此刻距離宮殿的台階也沒多遠了,幾十米的樣子。

    方平拿出一個大瓶子,丟給李寒松道“喝一點,補充一下能量。”

    李寒松也不客氣,倒進嘴里狂喝,喝的方平恨不得一腳踢死他。

    能量補充,夾雜著不滅物質,崩裂的肉身也開始恢復起來。

    李寒松其實自己也可以用不滅物質恢復,不過這家伙也精明,每次自身好像快到重傷的界限,他都克制住了前行,不讓自己的不滅物質涌出。

    能省一點算一點

    走走停停的,幾分鐘後,台階到了。

    方平踏上台階,看著前方巨大無比的宮殿,殿門好像是洞開的,遠遠看去,好像看到了一尊輝煌無比的寶座

    寶座下方,擺放著一尊尊同樣巨大的寶座。

    方平朝台階上挪動,看著正前方那尊巨大無比的寶座,忽然眼神變了

    “鐵鐵頭”

    “怎怎麼了”

    李寒松都站不起來了,抱著方平的腿朝上挪動。

    “我我看到了寶座上好像有寶石不,妖核”

    方平咽著口水,喃喃道“直徑一米長的妖核”

    “咕隆”

    李寒松也開始咽口水了。

    真的假的

    妖族體型的大小,實力的強弱,決定了妖核的大小。

    哪怕九品境的妖獸,方平也是見過妖核大小的,心核大概直徑有30公分,天門樹的和上次帶回來那頭九品妖獸的,其實差不多大。

    腦核,那就要小一些了,最多也就20公分。

    可直徑一米

    方平都懷疑自己眼花了,那真的是妖核

    心核還是腦核

    可他見過妖核很多,感覺很相似,那尊寶座上面的寶石,到底是妖核還是真的寶石或者干脆就是能源石

    “一米直徑”

    “別不是絕巔的妖核吧”

    方平真的震撼無比。

    絕巔的妖核,听都沒听過。

    人類絕巔中,他唯一知道的就是鎮天王好像殺過一頭絕巔妖獸,來自禁忌海的絕巔妖獸。

    可戰斗結束,好像沒拿到妖核和腦核,絕巔頻死之際,毀滅了能毀滅的一切。

    最終,也就拿到了一點外甲和一縷本源氣,這縷本源氣上次也被方平給用了。

    這里,難道用了絕巔的妖核當寶座的點綴物

    這要是摳下來了,可不可以打造絕巔的兵器

    他可沒听說絕巔強者有自己的絕巔境兵器

    老張和李振那是鐵定沒有的,鎮星城的那些人十有八九沒有,鎮天王有些難說。

    方平視線掃過那尊巨大的寶座,余光又看向兩側稍微小一點的寶座,上面好像也有晶瑩色,不過不是正對著方平,方平一時間也不知道是不是妖核當點綴物。

    就在方平還在震撼的時候,威壓再次暴動了。

    這一次,暴動的有些厲害。

    也許是方平眼中的幽光太濃烈,強大的威壓下一刻直接將兩人給禁錮住了。

    兩人毫無抵抗之力

    這股強大的威壓,挪動著兩人直接進入了巨大的殿堂中。

    方平想轉頭看看卻發現動都動不了。

    只能看到前方的巨大寶座

    李寒松也是如此,兩人精神力都無法釋放。

    威壓挪動著兩人到了大殿中,正對著寶座,接著,方平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壓力傳來,強行讓他身體躬曲

    “這是要我們跪下來”

    方平咬牙切齒,都沒給功法的,跪個球啊

    這一次,威壓好像沒有強迫的意思,只是壓著他們彎曲,壓到一半,停了下來。

    此刻,兩人都保持著彎腰的姿態,也無法直起。

    方平發現自己好像可以說話了,開口道“鐵頭”

    “嗯。”

    李寒松應了一聲,悶悶道“讓我們下跪,怎麼辦”

    “男兒膝下有黃金哪怕老張、老李這些人,為了人類廝殺了多年,也沒讓人跪過,鎮星城的前輩,坐鎮御海山數百年,也沒說非要讓誰跪下”

    “可不跪好像不給咱們功法。”

    李寒松繼續咕噥,“我和他們說不定是平輩,搞不好輩分更高,這輩子還真沒跪過。”

    “”

    兩人嘀咕幾句,方平忽然笑道“跪一下又不會死人,古武時代應該就是這樣,你受人恩惠,跪拜一次,這是應該的。

    咱們得了便宜還賣乖,如果功法真的有用,跪一次就能拿到,那才賺大了

    鐵頭,快點,跪拜一下”

    “你先”

    “沒誠意”方平罵了一聲,笑道“晚輩是真心實意要跪拜前輩的,說這些話,就是有些不太習慣,因為時間久遠,這些規矩已經沒了,可沒有不願意的意思,前輩別誤會。”

    話落,方平 地一聲跪倒在地,輕聲道“還請前輩傳我修煉之法,日後方平有所成就,必當百倍報之”

    一旁,李寒松也跪拜了下來。

    大殿中,安靜的嚇人。

    沒有任何聲音,沒有任何動靜。

    就這樣,持續了很久。

    方平和李寒松也一言不發,繼續跪拜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大殿中仿佛有風聲傳出,兩人想抬頭,卻是無法抬起頭來。

    可兩人都有感覺大殿中好像有東西來了。

    沒有感受到任何氣息的存在

    也許不是人,也許實力太強大,兩人根本無法感應到對方的存在。

    時間還在一點點流逝,方平和李寒松也不吭聲,繼續等待著。

    這里的威壓強大無比,想強行拿到功法,幾乎不存在這種可能。

    哪怕老張來了,也未必可以,別人不願意,哪怕老張真的比對方強大,可這玩意,也強求不來。

    就在方平兩人還在等待中,威壓忽然更加強大了。

    方平口中鮮血橫溢,李寒松更是悶哼一聲,七竅流血。

    兩人依舊一聲不吭,到了這,生死只在對方一念之間,他們根本沒辦法反抗。

    壓力越來越大,比之前走御道壓力還大。

    大的方平金骨都在顫動,都被碾壓的快要碎裂。

    嘎吱聲緩緩從兩人身上傳來,這股壓力,好像要把兩人壓成粉末。

    鮮血、肉末、骨粉一點點從兩人身上剝離。

    方平沒再沉默,笑了笑道“前輩如果覺得還需要考驗的話,可以更用點力,這還不夠,咱們別的沒有,新武時代的武者,這點意志力還是有的,不算什麼。”

    李寒松也咧著龜裂的嘴唇笑呵呵道“新武時代的武者,真的不在乎這點考驗,真要就這樣,那功法前輩還是送我們算了,別說我們,隨便來誰,那也是百分百拿到功法的。”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一臉的淡定。

    這才哪到哪

    李寒松都快撇嘴了,老子當初修煉的時候,烈火鍛金身,都比這痛苦。

    方平也是無所謂,打成骷髏都好幾次了,習慣就好,留一口氣,轉頭我就能生龍活虎。

    壓力,還在繼續。

    方平剛壓縮的金身,再次崩潰了起來,五髒六腑都開始龜裂。

    方平沒管這個,想抬頭看,卻是始終無法抬頭,只好盯著地板看,這一看,方平心中一動,雪亮的地板,好像有點倒影。

    就在他後方好像有道模糊的身影。

    還真有人

    不過倒影太過模糊,方平一時間也看不清晰,只能看到一團影子。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方平齜牙咧嘴,有些無奈道“前輩,要不干脆把我們壓的就剩一口氣算了,壓不死我們,我們真不在乎的。

    現在外面情況危急,南十八域人類強者正在和地窟強者開戰。

    我再不去力挽狂瀾,也許要出事了”

    李寒松也是喘著粗氣道“是的,前輩,太耽誤時間了,我們再不去救援,真有可能出大事的。要不壓的我們就剩一口氣,然後您贈予我們功法”

    方平這時候好像看到了身後那團影子飄動了一下,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本水晶書忽然從方平身上飄出。

    水晶書微微顫動了起來,許久,有微弱聲音傳出“居然真的有古武強者存活晚輩張濤,華國滋滋”

    方平愣了一下,斷線了

    我去

    這也行

    老張居然能說話不,好像是可以,當初松王的那個精神力分化體不就可以嗎

    可怎麼說了一半就斷線了

    老張沒介紹完,方平馬上補充道“老張不,張部長是我們人類的守護神之一,如今華國前輩是先秦時代的人物嗎

    我們就是先秦時代傳承下來的後人,如今華國有14位絕巔境守護神,張部長就是其中之一”

    方平說了好一會,依舊沒有聲音傳出。

    這時候,水晶書再次落入方平懷中。

    片刻後,方平感覺精神恍惚了一下,腦海中好像有人對他說話。

    方平心中一喜,急忙開始記憶。

    不過記憶了一陣,方平有些恍惚了,你說的是啥

    我好像听不懂啊

    一旁,李寒松也是滿臉呆滯,也有人對他說話,可他也听不懂。

    盡管听不懂,兩人還是死死記憶了下來。

    這大概就是功法了

    搞的神神秘秘的,听都听不懂,哪有現代的功法解釋的清楚。

    大概過了幾分鐘,聲音消失。

    方平剛想問問下一刻,方平陡然眼前一黑,接著就發現自己往外飄了。

    “前輩我還沒探索宮殿不,還沒拜見真顏呢前輩,您是絕巔境對嗎人類需要您,華國需要您,您跟我一起出去吧”

    “前輩”

    方平剛喊了一聲,忽然發現無法說話了。

    頓時氣急敗壞

    啥意思啊

    可現在往外飛,顯然要趕人了啊

    方平無奈至極,就這麼趕我走了

    我跪到現在,就給我一篇听都听不懂的功法,好意思嗎

    方平咬牙,發現自己好像還能動彈,也不廢話,手中一個大瓶子出現,身體上陡然傳來一股巨大無比的吸力,周圍的能量迅速聚合過來。

    方平拿起瓶子就撈。

    撈了一瓶,再次出現一個瓶子,繼續撈

    後方,老王幾人此刻也飄了出來,幾人看到了方平的動作,也是干脆直接,身體陡然傳出吸力,周圍能量紛紛涌入體內。

    李寒松幾人嘴巴都往外冒能量了,卻是不肯罷休。

    這里液化的能量好多,現在人家要趕人了,不吸就沒機會了。

    就在幾人狂吸的時候,那股拋扔之力陡然變大,幾人如同閃電,一眨眼,被丟的看不到人影了。

    直到幾人被丟了出去,天宮大殿中,一道若隱若現的身影出現在大殿台階上。

    “新武”

    一聲干澀無比的聲音,緩緩傳出。

    虛幻的人影,視線忽然投向下方,下方出現了不少黑漆漆的坑洞。

    再看看空中稀薄的能量,再看看河流中有些稀薄的能量

    虛幻的人影微微搖動,視線投向方平幾人被丟出的方向,傳出一聲不知是笑還是哭的沙啞聲。



伊莉小說網 |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最新章節

 ** 作者︰老鷹吃小雞所寫的《全球高武》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全球高武》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全球高武》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