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全球高武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654章 遇人
作者︰老鷹吃小雞 下載︰全球高武TXT下載
    </div>?    巨大的石碑前。

    方平盯著石碑,眼神凝重,一字一頓,緩緩道︰“玄德洞天!”

    “你認識字?”

    李寒松忽然來了一句,方平臉色漆黑,狠狠瞪著他。

    你什麼情況?

    秦鳳青不在,你頂替上了?

    李寒松訕訕,不過還是無奈道︰“就仨字,你怎麼讀出四個字來了?”

    巨大的石碑上,只有三個字好不好。

    方平面色坦然道︰“玄德洞,我加個‘天’顯得順耳一點。”

    一旁,王金洋瞥了他一眼,無奈道︰“是玄德境,並非‘玄德洞’,下次能不能多認識點字。”

    方平臉色更加黑了。

    半晌,悶悶道︰“我沒細看,上次不是‘陵洞’嗎?我看到前兩個,沒看後面了。”

    王金洋也不理他,他上次推斷界域之地和宗派可能有關之後,沒少惡補篆文。

    看了一眼石碑,王金洋說道︰“的確是玄德洞天,所謂洞天福地,也只是唐以後的說法,之前未必就有洞天福地一說,只是後人將其命名罷了。

    玄德境,應該就是唐時列出的玄德洞天。”

    說著,王金洋沒再看石碑,而是看向石碑後方,那條蜿蜒崎嶇,仿佛可通天的古道。

    石碑後,是一座大山。

    山道崎嶇,地下鋪設著晶瑩的能源晶。

    水晶般的棧道,一路朝上,不知幾千米。

    對武者而言,幾千米高度不算什麼,可此刻,古道盤旋,若隱若現,盡頭在哪,一無所知。

    “地方來對了。”

    王金洋說著,又微微凝眉道︰“這邊上空應該是有禁制的,上次在天南,上空有空間裂縫。可現在,這條棧道直通天際”

    方平也抬頭看了看,想了想道︰“既然這里是入洞天的山道,山道上應該是沒有禁制的,要不然,這條山道早就消失了,被空間裂縫吞噬了。”

    李寒松接話道︰“天南那邊門戶很低的,這邊這麼高方平,這不會你家吧?你弄個修煉地,都要弄成水晶塔”

    方平嚴肅道︰“現在開始,你給我閉嘴!鐵頭,我發現你變了,學會碎嘴了!”

    這家伙這麼一會功夫,居然刺了他兩次,這是要造反啊!

    這倆家伙吵鬧,其他兩人沒理會。

    姚成軍四處看了看,半晌,凝聲道︰“都安靜!這里有人來過!”

    說著,姚成軍走到石碑後,蹲下身子,在水晶般的棧道上查看了一下。

    這里,塵封了不知道多少年。

    水晶棧道有些暗淡了,上面落了一層細灰。

    姚成軍探手摸了摸,又朝上方看了看,緩緩道︰“上面可能有人!這里有人上去過,也有下來的腳印”

    說著,又朝棧道兩邊看了看,深吸一口氣道︰“這條古道有點危險,小心了!我看了一下,上上下下,腳印好像對不上,可能是死了人。

    不是古道危險,就是上面有危險!”

    武者雖然可以御空,可這地方,凶險萬分,空中動不動就有裂縫閃現。

    在這,腳踏實地地走路更安全。

    棧道上的一些腳印,雖然很淺薄,姚成軍依舊看的清楚。

    方平開口道︰“老張說陳家可能有人在這,是陳家的人嗎?”

    “不清楚,不能掉以輕心,不排除是地窟的武者。”

    方平點點頭,他可不會大意,再次朝上方看了一眼,方平輕聲道︰“我沒想到這里的門戶,是在天上開啟的。

    那比我預期的就要更危險了!

    封禁之界上面不知道有沒有,之前我還想著,可以不斷攻擊地下的封禁之界,現在就難說了。

    上面既然有人,那不管是陳家人還是誰家的,大家都打起了精神!”

    方平說罷,再次補充道︰“諸位,我們一起來的,那能相信的只有自己!陳老祖在御海山釋放威壓,應該是為了給我們遮掩行蹤,可陳家人未必就知道我們的存在。

    如果上面是陳家人,也要小心他們對我們出手!

    如果是地窟武者可能就有九品的存在!”

    方平臉色嚴肅道︰“一旦有九品存在,那就麻煩了!這里好像就一條道,不走這邊,我們未必可以找到其他入口!”

    “明白!”

    幾人都是鄭重至極,和上次隨便轉轉不一樣,上次去界域之地,就是為了找張清南的,方平他們沒有什麼目的。

    可這一次,是專門來找功法的,大家可不想無功而返。

    “上吧!”

    方平說了一句,又看了看石碑,掃了一眼便沒再多看。

    這時候還有正事,這石碑應該也和封禁連接在一起,這時候弄石碑,也許會出大麻煩。

    幾人小心翼翼地踏上了棧道,李寒松依舊在前,沒敢大意,李寒松小心翼翼地一個個台階試探著往上走。

    踏地試探了一下,還微微浮空試了一下。

    方平幾人都是一臉緊張,好在,浮空問題不是太大。

    方平想了想,又朝空中扔了一個石子。

    石子剛升空,一眨眼,消失在了空中,空中有裂縫閃現。

    方平凝重道︰“30米!”

    話落,看向李寒松道︰“你走上去一點,大概20米,扔石子試試!”

    李寒松點頭,很快,沿著棧道往上走了20米左右,扔出了一顆石子。

    石子這次並未在上空10米消失,依舊是30米左右的高空。

    方平松了口氣,感慨道︰“巧奪天工!禁制並非平面的,而是沿著棧道一路斜著向上布置的。”

    眾人微微點頭,這時候,李寒松又朝棧道兩邊扔了幾顆石子,很快臉色凝重道︰“方平,小心點!出了棧道,兩邊都是虛空裂縫!”

    他扔石子的時候,石子剛出棧道,瞬間消失在裂縫中。

    換言之,這條蜿蜒的古道,只有古道台階和上空30米才是安全區域,其他地方都是危險地帶。

    “古武者好霸道!”

    方平感慨一聲,是霸道。

    玄德洞天這邊,只有一條道,來人必須走這條道。

    而且不能御空,不能亂跑。

    這里的主人,讓你走正道,你就得走正道,御空,亂跑,那都是找死。

    哪像現代,武者其實沒有太大的領地意識。

    哪怕在教育部,真要有人在老張頭頂御空一閃而逝,是自己人的話,老張也不會太在意。

    當然,禁空令還是有的。

    可對于高品武者,其實禁空令也沒幾個人遵守,有時候飛行的確比較方便。

    幾人一邊說著,一邊朝上走,走了一會,方平忽然又道︰“鐵頭,我想做個試驗,你听听可不可行。”

    “想借我的鎧甲?”

    李寒松咧嘴,也不多說,身上的鎧甲瞬間消失,出現在手中,丟給方平道︰“你是要試驗空間裂縫能不能切割我的鎧甲,對吧?”

    “不錯。”

    方平眼神閃爍道︰“如果可以抵擋,鐵頭,這玩意借我用用,關鍵時刻,老子拖著九品一起御空!裂縫是純粹的物理破壞,切割不了鎧甲,那我就可以沒事”

    王金洋凝眉道︰“你知道什麼!裂縫上次我看到了,爆發的時候也切割精神力的”

    “我不釋放精神力就沒事了。”

    方平沒多說,拿起這套人形鎧甲朝古道左側試探了起來,一邊試探,一邊說道︰“真要弄壞了,回頭我弄一套更好的給你!

    裂縫連絕巔都切不死,絕巔肉身強度也就那樣,要是這玩意還沒絕巔肉身管用,也不是什麼太好的東西。”

    幾人無言,這話你說的不虧心?

    口氣真不是一般的大!

    絕巔被空間裂縫切割的時候,那也要氣血勃發,才能讓肉身不受太嚴重的傷害,還是在裂縫少的情況下。

    這意味著,不單單是肉身強度抵擋。

    一套鎧甲要是能擋住裂縫,那比絕巔境的內甲都要強的多。

    方平說著,剛想測試一下,忽然將鎧甲丟給了李寒松。

    李寒松意外道︰“怎麼了?真要切壞了,也沒什麼的。”

    “忘了,這套鎧甲好像和你自身牽連,真要切壞了,你大概也要受重創。”

    方平差點忘了這茬,他相信李寒松不會忘的。

    可這家伙剛剛居然還讓自己去試試,方平無奈,掃了他一眼道︰“我忘了,你就讓我切?白痴吧?”

    李寒松憨笑,也不說什麼。

    就在方平放棄的時候,李寒松卻是自己拿著鎧甲,伸出了棧道。

    “嘎吱”

    一聲尖銳的刺耳聲傳出,李寒松急忙抽回鎧甲,臉色微微一白。

    “厲害!”

    李寒松心有余悸,看著鎧甲上出現一道細微的裂縫,很快,裂縫開始愈合。

    “可以抵擋,但是我要消耗力量去修補!也就片刻時間,我實力不行,修補神鎧消耗極大。”

    說著,李寒松卻是臉色振奮道︰“不過真要拖著一位九品進入裂縫,指不定是先切死他,還是先切碎我的鎧甲!

    這麼說的話在界域之地,我也有對付九品的殺手 了!”

    李寒松相當興奮,他可不想真的當盾牌,總得有點攻擊性的手段。

    現在這樣就不錯!

    關鍵時刻,他要是能拖著一位九品上空,借助空間裂縫,未必不能干掉九品。

    李寒松興奮,方平也不打擊他,更沒有勸阻,卻是叮囑道︰“我讓你干,你再干!我不讓你干,你別自作主張!

    在界域之地,只需要一個聲音,那就是我的聲音!

    這一點,也是多次下地窟的共識!

    沒我的許可,你們擅自行動,別以為是做好事,很多時候是好心辦壞事!

    三位,丑話說在前頭,你們擅自行動,這次不死,以後就分道揚鑣!”

    幾人臉上笑容消失,很快都點了點頭。

    方平的意思,他們都懂。

    在地窟,一起行動,也的確不能自作主張,往往會牽連整個隊伍。

    “走吧,上去,鐵頭探路!”

    幾人不再說話,動靜微弱,開始朝古道上方走去。

    就在方平他們朝古道上方走的時候。

    古道盡頭,一片巨大的平台上。

    此刻,幾道人影盤坐在地。

    人影前方,是一座高大無比的門樓。

    門樓若隱若現,四周閃爍著晶瑩的巨屏晶壁。

    當李寒松的鎧甲被切割,傳出“嘎吱”聲,幾道人影中,一人耳朵微動,很快,睜眼道︰“好像有人上來了!”

    “楓王的人?”

    人群中,有人開口,聲音蒼老,面相也很蒼老,卻是很快朝先前開口那人看去,再次問道︰“二祖,他們這次提前到了?”

    先前說話那人,老態龍鐘,須發皆白,緩緩起身,眼神深邃道︰“也許吧,都準備戰斗吧!”

    話落,平台上,5人起身。

    加上老者,總共6人。

    這6人,都是老態龍鐘,一臉蒼白。

    他們,在這處已經呆了不少年。

    此地無法恢復能量,恢復消耗,只能隔三差五,讓其中一兩人跨過禁忌海去恢復。

    可禁忌海也是危險無比,一次次下來,也有人折損在禁忌海之上。

    可他們,卻是走不得。

    雖然界壁有時候會因為能量飽和,爆發能量潮汐,可能量潮汐爆發的時候,往往也會伴隨著戰斗發生。

    這麼多年下來,昔日十多人,也就剩下他們6人了。

    6人都是一臉鄭重,手中神兵浮現,神兵卻是顯得有些黯淡無光。

    不止神兵,其中兩位八品強者,金身都顯得極其暗淡。

    領頭的那位老者,也是同樣如此,一身的暮氣。

    幾人守住了古道通往平台的路口,一言不發。

    沒過多久,蜿蜒的古道上,出現一位身著全身鎧甲的鎧甲武者。

    “人類?”

    幾位老者沒有出手,沒有說話,而是在等待。

    結果鎧甲戰士,卻是主動開口,接著大聲道︰“上面是鎮星城陳家前輩嗎?”

    領頭老者微露疑色,也不敢放松,沉聲道︰“來者何人?”

    “哦,忘了”

    李寒松話音未落,幾位老者臉色一變,他們已經感應到了屬于人類的氣血之力。

    七品境武者!

    不過好像也才剛感應到,一時間幾人微微有些狐疑起來。

    當然,棧道蜿蜒,這里禁制也多,之前未感應到,可能是被禁制阻擋了。

    很快,在鎧甲戰士後方,他們又看到了三道人影。

    都是七品境武者!

    4位七品境,雖然比他們6人弱,卻也不可小覷了。

    “是陳家的前輩嗎?”

    此刻,李寒松沒再開口,方平主動道︰“我們是華國武者,武大的人,奉張部長之令,來玄德洞天探索遺跡,尋找人類古武修煉功法!”

    “武王的命令?”

    “不錯!”

    方平大聲道︰“前輩們還未告知,是否是陳家前輩?以免造成沖突,影響大局。”

    幾位老者對視一眼,領頭老者開口道︰“我們是陳家人!”

    話落,問道︰“你們說是奉命而來,可有憑證?”

    雖然都是人類,可人類未必就沒叛徒。

    “憑證?”

    方平想了一會,憑證倒是有,張濤的水晶書最合適。

    不過,老張來之前,怎麼也沒說給自己一塊令牌什麼的?

    現在水晶書拿出來了,待會要是翻臉干起來了,不是被人知道自己殺手 了。

    鬼知道這些人是好是壞!

    上面那些老人,實力可不弱,兩位九品,兩位八品,兩位七品。

    雖然感覺有些虛,不過再虛,九品就是九品。

    方平沒想到,在這居然會遇到兩位九品境強者!

    要是陳家人,那陳家夠可怕的。

    一位絕巔,三位九品,鎮守府那邊還有位九品境陳家家主呢。

    不過這些人怎麼沒出去?

    陳家老祖開啟了新武時代,按照戰王的話來說,陳家老祖都放棄了界域之地的探索了,不再走那條道。

    王戰之地,也看不到陳家的人,除非每三年一次的新人進入期間。

    想歸想,方平也沒說細問,這時候也問不出什麼。

    要憑證是吧,他還真沒有,其實方平也有憑證,他有魔武副校長的印章,那玩意可以證明自己的身份。

    不過他方平名氣太大,禁區還在通緝自己。

    沒必要的話,也不用太過宣揚。

    听這幾位的意思,應該很久沒出去過了,大概是不認識他們的。

    想了想,方平看向老王幾人道︰“你們有印章什麼的嗎?”

    幾人微微點頭。

    方平開口朝上方幾人道︰“武大的校長印章之類的,可以證明身份嗎?我們幾人,有魔武的院長,南武的名譽校長,第一軍校的副校長”

    這些名頭,听的上面幾人一愣一愣的。

    不過很快,上方老者開口道︰“可以!”

    人類縱然有叛徒,還沒到幾家武大的領導都成了叛徒,那武大就徹底廢了,武王也不至于這麼沒用。

    不過幾位老人,听著下方幾人的聲音,感覺年紀好像不大。

    他們也很陌生,新晉宗師?

    等方平丟來幾個印章,領頭老者看了看,忽然道︰“武王大人近來可好?當年武王大人突破至絕巔,驚天地泣鬼神”

    方平嘴角抽動,用得著這樣嗎?

    我要不是踫巧听到了一點機密,那還不被你們套路了。

    方平無奈道︰“是厲害,一覺睡醒就突破了”

    “哈哈哈,真是武王的人!”

    老者大笑!

    沒錯了!

    這是大秘密,一般人真不知道。

    哪怕地窟那邊,都不知道武王到底怎麼突破的。

    大概率認為是閉關之下,突破到了絕巔境。

    真正知道內幕的,也就幾位人類絕巔了。

    這事陳家人知道,因為陳家老祖知道,能知道這事的,在人類當中也絕對是高層,還是值得信任的高層。

    沒跑了!

    這是武王的恥辱,知道這秘密的,不是自己人,都被干掉了,當然,實際上也沒干掉過人,因為知道的都是自己人。

    確定了方平他們的身份,幾位老者不再虎視眈眈,領頭老者笑道︰“既然是武王的人,那上來吧。”

    他們不擋著路了,方平幾人也小心翼翼地往上走,李寒松一馬當先,很快走到了棧道口,故意往前擠了擠,將幾位老人擠到了後面。

    領頭老者輕笑一聲,也不多說,主動往後退了退。

    心里倒是贊嘆一聲,還算不錯,幾人看起來相當年輕,警惕性倒是十足。

    他們守在棧道口,一旦出手,將幾人擊出棧道範圍,那可是十死無生。

    在地窟,正如當初呂鳳柔教導方平說的,在這,不要輕易相信任何人,哪怕是自己人。

    李寒松霸佔了棧道口,方平幾人這才跟了上去。

    一到路口,方平視線就投向了那座若隱若現的門樓。

    見方平看向門樓,老者笑道︰“這是玄德洞天的正門,也是唯一的門戶。想進入玄德通天,唯有走此地,其他地方都是絕路。

    幾位這次是奉命而來,武王有何交代嗎?”

    一旁,一位老嫗則是聲音虛弱道︰“幾位能和我們說說外界的事嗎?”

    方平有些好奇道︰“幾位前輩很久沒出去了嗎?”

    “是啊,15年未出此地了。”

    幾人有些感慨,待在這15年,幾乎寸步不離,這里除了一些妖族,除了楓王麾下時不時會來人,除了那些看膩了的山川,幾乎什麼都沒。

    15年不出界域之地,可不是簡單的一個數字就能代表的。

    方平有些疑惑,待在這15年?

    玄德洞天又沒開啟,這里閉關都不合適,能量潮汐就算爆發,等到爆發的時候來就是了,用得著天天守在這?

    見方平疑惑,領頭老者輕嘆道︰“15年前,我等並非日日夜夜守在這,當年,我們已經進入了鎮守府。

    可15年前,楓王麾下強者,有人在王戰之地,拿到了一塊界域之地令牌。

    這些年來,時常派人來這邊,想要進入玄德洞天。

    我們奉命鎮守門戶,不許楓王麾下強者開啟界域之地,所以也就離開不得。

    一旦離開,和楓王麾下的人錯過,那就麻煩了。

    而且也不能輕易換人,界域之地危險無比,換崗一次就是絕大的危機,所以只能一直在這等待”

    方平連忙道︰“楓王麾下有人拿到了界域之地的令牌?就是玄德洞天的?”

    “應該是。”

    老者開口道︰“如果不是,楓王那邊也不會一直派人來這邊,有些信息,禁區比我們知道的還多,沒有把握,他不會一直讓人來送死的。

    父親當年也正是知道此事,才會讓我等來鎮守”

    “父親?”

    方平咽了咽口水,不會是陳家老祖的兒子吧?

    當初他就問過,各家的一些第二代,還有沒有活下來的。

    蔣昊說可能有,現在這意思自己這就踫到了?

    鎮星城的一些第二代,那可是超過300歲的!

    見到活古董了!

    好像看懂了方平的意思,陳家這位二祖笑道︰“難得踫到禁區之外的人,趁著禁區還沒來人,幾位小友有何事情需要幫忙的,都可以說出來。

    趁著他們沒來,早點離開,有機會的話,替我們帶個口信回鎮守府,我們還活著。

    父親先前讓小九來接洽可惜小九剛來不久就戰死在了這邊,恐怕父親也憂心此地狀況。”

    方平听懂了他的意思,顯然,陳老祖在御海山,未必能探測到這邊的情況。

    而陳老祖,大概也來不了外域,近距離探測。

    派人來看過,結果派來的人死了。

    現在恐怕都不知道這邊還有沒有活人。

    至于李振和張濤上次去天南探測方平懷疑這二位可能是在御海山探測的。

    不過方平還是奇怪道︰“您幾位讓一人過了禁忌海,陳鎮守不就可以探測到了”

    老者失笑道︰“絕巔也不會一直精神力覆蓋外域,而且消耗極大,除非是必要關頭。

    父親不知道我們何時出去,自然也不會一直覆蓋此地。

    更何況,父親想覆蓋到此地,難度也有些大”

    方平沒吭聲,心里卻是盤算了一下,陳老祖看樣子是真沒老張強大啊!

    老張精神力天天覆蓋這,覆蓋那,偷听都喜歡覆蓋精神力,都沒在意消耗的。

    難道偷听可以鍛煉精神力?

    好像也是啊!

    之前在魔都那邊,在天南那邊,禁區的那些真王,覆蓋也就片刻的功夫。

    可老張好像一直在盯著。

    戰王也是!

    不,戰王好像中途都退去過,老張是真的一直在,隨時監測整個外域。

    而且魔都地窟比西山地窟還要大許多呢!

    “老張厲害了!”

    方平心中感慨一聲,老張多大來著?

    他沒問過,以前好像听蔣胖子說過,85歲?

    成就絕巔,好像也就不到20年。

    李振70歲成的絕巔,老張是比他早還是比他遲,方平倒是不太清楚。

    不過這幾位15年沒出界域之地,卻是知道老張突破的隱秘,這麼說來豈不是在70歲之前突破的?

    “合著老張比李司令突破的還早!”

    方平還在想著,老者又道︰“界域之地和御海山也不相通,我們得走無盡山才能出去,才能進來,極其危險。

    而且走禁忌海出入,也危險萬分,所以這些年,也算斷了通訊往來”

    方平了然,馬上道︰“您放心,等我們出去了,肯定會告知鎮守府那邊的。”

    說著,方平再次看了看門樓,又道︰“前輩,這次我們奉命前來,就是為了打開界域之地的,您幾位既然在這,那就方便多了”

    方平還沒說完,老者驚訝道︰“你們難道也拿到了令牌?”

    “對。”

    到了這了,這幾位還在這守著,方平也不隱瞞,要不然待會進去他們也能看到。



伊莉小說網 |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最新章節

 ** 作者︰老鷹吃小雞所寫的《全球高武》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全球高武》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全球高武》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