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一朝得子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Chapter 01
作者︰Sunness 下載︰一朝得子TXT下載
    肖藝牽著三歲大的肖子卓,站在公交車站等車。

    正是x市氣溫最高的七月天,她手里撐了一把遮陽傘,盡力替孩子和自己擋住火辣辣的陽光,以免敏感的皮膚被曬傷。出門前肖藝給肖子卓搽了很多東西,比如花露水、痱子粉還有兒童防曬霜。她很慶幸因為自己是過敏性皮膚,平時用的就是溫和的兒童防曬霜,這才沒讓她為了肖子卓沒有防曬霜搽而頭疼。

    肖子卓很安靜,乖乖地抓著她的手,偶爾伸長脖子看看公車有沒有過來,一點都不像其他三歲孩子那樣聒噪。肖藝便趁著這個時候在腦子里確認︰她已經跟她的哥哥肖銘打過電話,他今天休息,暫時不用去局里上班;她也給她店里的員工打過電話,告訴他們今天她臨時有事,茶餐廳不開張;她帶上了她的病歷和裝著銀行卡、醫保卡的卡包,以備不時之需。

    把腦袋里的這些內容梳理清楚後,肖藝一時有些發愣。

    今年她已經二十九歲了。

    但是直到今天早上以前,她都不知道自己還有肖子卓這麼一個三歲大的兒子。

    她的鬧鐘和往常一樣在早晨六點半開響。然後她從床上爬起來,換了衣服準備去廁所洗漱,再照常去開店。她的住處距離大學城很近,而她就在大學城開了一間茶餐廳,目前已經經營了十年,生意一直不錯。她以為這也會是很平常的一天,直到她走出臥室,看到一個看起來不過三歲的男孩子從她家的書房里跑出來,張開他的小胳膊一把抱住她的大腿,抬起小腦袋期待地看著她︰“媽媽,今天早飯吃什麼呀?”

    那一瞬間,肖藝差點以為自己還在做夢。

    因此她做了一件蠢事——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痛得齜牙咧嘴之後,她又扭頭看了眼牆上的日歷,很確定現在的日期跟她記憶里的時間吻合。可見她沒有失憶,也沒有穿越。

    “媽媽?”還抱著她大腿的小朋友似乎對她的反應很不解,歪了歪腦袋疑惑地看著她。

    肖藝不得不重新審視這個孩子。她不確定三歲的小孩普遍有多高,但在她看來這個男孩子已經挺高了,雖然這也可能是因為他比較瘦,看上去就更顯高。他皮膚很白,臉還有些嬰兒肥,雙眼皮,眼楮很大,眼睫毛又濃又長,珊瑚色的嘴唇,唇形很漂亮。總的來說,除了那高挺的小鼻子,他的臉跟她很像。

    這讓肖藝更加迷惑了。

    她沒有回答男孩的話,而是拉開他的小胳膊,走到她的書房查看了一番︰這里壓根沒個書房的樣子,它顯然已經成了一個小男孩的房間,床鋪用的三件套和窗簾一樣帶著卡通花紋,兒童書桌上貼著小孩子喜歡的卡紙,衣櫃上有變形金剛的海報,角落的儲物箱里放著孩子的玩具。

    而她印象中應該擺在書房的大書櫃、電腦桌和折疊床全都消失了蹤影。

    當時肖藝震驚地傻站在她的“書房”里,險些失去了思考的能力。這些新冒出來的家具都不像新的,床上的小空調被疊得很整齊,床單卻沒有拉平整,兒童書桌上碼著很多字帖,練字的孩子寫得最多的是“肖子卓”這個名字,牆壁上還貼著一個範本,那明顯是肖藝的字跡。由此看得出來這個孩子確實在這里住了一段時間,而且她還認識他,教他練字。

    問題是,她一點印象都沒有。

    她意識到事情非常嚴重。

    思索了一會兒,肖藝回到客廳,找到了還站在主臥門口的肖子卓。小朋友或許是感覺到她今天表現不對勁,還以為是自己做錯了事,所以依然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兩只小手攥緊衣角,秀氣的眉毛皺到一塊兒,既擔心又害怕地看著她。

    他大概不知道,肖藝比他還手足無措。

    根據自己的習慣,她猜測了一下自己平時是怎麼叫他的,接著試探性地對他說︰“小卓,先去刷牙洗臉吧。”說完她又有點擔心,“你會自己刷牙洗臉嗎?”

    肖子卓用力點頭。

    伸手揉了揉他薄薄軟軟的頭發,肖藝讓他去洗漱,自己則來到廚房蒸了兩個速凍大饅頭。她發現冰箱里有幾瓶罐裝啤酒,這太奇怪了,她最討厭喝的東西就是酒。

    她的房子,她的家具……除了有孩子生活的痕跡,這里的一切都很正常。

    肖藝開始懷疑她誤入了平行宇宙,變成了這個宇宙里的自己。不過這很荒謬,只有小說和電視劇里出現過。而現在的小說和電視劇都越來越不靠譜了。

    她回到臥室,翻了翻小書桌上的賬本。家里有書房,但她更喜歡睡前在臥室記賬,記完賬就可以直接爬到床上睡覺。昨天的賬和她記憶里的沒有出入。她又查看了自己手機里的聯系人目錄,父母、哥哥和嫂子的號碼都沒變,店里員工的號碼也沒變。

    一切都和她記憶中的一樣,除了這個孩子。

    肖藝只好聯系了她的哥哥肖銘。他們的父母在他們成年後就很少再管他們,而她跟肖銘的關系好,踫上難題的時候她只習慣跟肖銘商量,而不是去麻煩父母。比較幸運的是,肖銘今天不用去工作,會待在家里休息。肖藝就跟他打了招呼,說會去找他。

    她暫時沒有提孩子的事。

    等她掛斷電話來到廁所洗漱,才發現肖子卓正在拿著大把的廁紙擦盥洗台上的水。他踩在一張小板凳上,這樣才能方便他洗漱。但肖藝明顯高估了他,他應該是剛刷完牙,結果不僅嘴巴里的牙膏沫子沒有漱干淨,還把盥洗台淋得像被大水淹過。所以小朋友來不及接著漱口,趕緊扯了紙巾來擦,想要補救。

    可惜肖藝在這時候走了進來。

    在鏡子里看到她的時候,可憐的肖子卓嚇了一跳,差點從小板凳上摔下來。肖藝及時扶住了他,然後見他內疚地低下頭攥住衣角,咬著滿嘴的泡沫說︰“媽媽對不起。”

    肖藝安撫地給他順了順頭發,把盥洗台上那堆廁紙丟進垃圾桶,再站到一旁告訴他︰“先漱口吧。”

    肖子卓點點頭,重新拿起被他擱到一旁的漱口杯,將嘴里的牙膏沫子漱了個干淨。

    之後他又跳下小板凳,在掛毛巾的鉤子那里取下自己的小毛巾,再站上小板凳自己洗臉。肖藝安靜地在一邊看著他。小朋友洗臉比較吃力,所幸毛巾很小,以他的力氣能夠順利擰干它。他還知道重點要洗眼楮,把一晚上睡出來的眼屎洗干淨。這已經很聰明了。只不過在他洗臉的過程中,那些水一直順著他的小胳膊滴下來,不僅濡濕了他的短袖,還讓盥洗台台面積水成災。

    肖藝總算知道他是怎麼讓盥洗台經歷水災的了。

    耐心地等小朋友洗完臉把毛巾掛回去,肖藝隨手取下抹布,把盥洗台上的水擦干淨。她注意到抹布的大小也變了,估計是為了方便小朋友使用,不然他很難把抹布擰干。

    這也提醒她要教小朋友學會用抹布。于是她轉過頭提醒肖子卓︰“下次要用抹布擦。”

    小朋友乖巧地站在她身邊,把頭點得像小米啄雞。

    清理好了盥洗台,肖藝就帶他回他的房間換衣服。他洗臉的時候把袖口和領口都弄濕了,幸好這是睡衣,要出門也該換下來。他的衣櫃里全是些帥氣又涼快的童裝,肖藝挑了一件圓領套頭的白色t恤給他,下邊搭一條牛仔褲。肖子卓自己站在床上穿衣服,手腳不算麻利,但好歹是自己穿好了。

    “去餐桌那里吃飯,我先去漱口。”她想起去廁所找他之前她已經把饅頭和一小碟榨菜端上了餐桌,便交代他自己去吃飯,末了又記起要問他一句︰“你會自己吃早餐嗎?”

    肖子卓點頭,“會!”

    他從床上下來,穿好拖鞋跑去了客廳的餐桌那兒。可是肖藝洗漱完回來,卻看到他坐在餐桌前,兩手巴著餐桌邊緣,遲遲沒有開動。她以為他不會自己吃早餐,畢竟剛才洗臉刷牙他也說會,盡管他做得並不好。

    沒想到當她坐到餐桌邊拿起一個饅頭準備喂他的時候,他就自己伸手拿了另一個饅頭開咬,還能用小勺子舀榨菜吃。

    肖藝這才意識到,小朋友不是不會自己吃,他是在等她。

    意外的很有教養!

    她邊吃早餐邊打量他,開始有點期待這麼听話有禮貌的孩子是她教出來的。

    飯後她把煮雞蛋從鍋里撈出來,裝進一個保鮮袋里帶著,再替肖子卓搽了花露水和防曬霜等東西,才領了他出門。

    一路上她牽著肖子卓,腦袋基本呈現放空的狀態。直到來到公交車站,她的大腦才恢復運轉,整理今天一早發生的事。

    實在太玄乎了。

    要不是手里還拉著肖子卓軟軟涼涼的小手,肖藝真要以為自己是在發白日夢。

    剛好是上班高峰期,附近也有在學校外邊租房子的學生擠公交車,幸運的是有個大學生見她牽了孩子,馬上就給小朋友讓座。肖藝謝過她,讓肖子卓坐好,又把包里帶著的雞蛋給他。

    肖子卓沒有急著把雞蛋從保鮮袋里拿出來,隔著保鮮袋把雞蛋殼磕在車窗上,細心地把整只雞蛋殼都磕碎了,才一次性剝下來。肖藝懷疑這種方法是她教給他的。這樣雞蛋殼比較容易剝,而且還能把雞蛋剝得完整又漂亮。

    他把雞蛋殼都留在了保鮮袋中,吃完雞蛋再把擦手的紙巾也丟進袋子里,然後才把保鮮袋遞給她︰“媽媽,要丟在紙簍里。”

    肖藝接過保鮮袋,轉身丟進了公交車上的紙簍內。

    再回過頭的時候,她看到那個給他讓座的女大學生已經忍不住捏捏他粉嫩的小臉,夸獎他講衛生。

    小朋友被表揚以後很開心,兩只大眼鏡笑得像亮晶晶的月牙兒。

    到站下車,肖子卓也意識到了他們的目的地,緊緊拉著肖藝的手,仰起小臉問她︰“媽媽,我們是不是要去舅舅家?”

    “嗯。”肖藝頷首。她還不大明白該怎樣跟這個孩子交流,這一切發生得太突然了,她現在甚至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腦子出了毛病。如果不是腦子出了毛病,那肯定就只剩下穿越這種可能了。難道這里真的是平行宇宙?不會吧,這種話就算在她八歲的時候說出來,她也不相信。

    她帶著肖子卓走向肖銘一家住的高級住宅區,途中經過一間便利店,肖子卓輕輕捏了捏她的手心,眨巴眨巴眼可憐巴巴地瞅瞅她,“媽媽,我想吃冰淇淋。”

    被他一雙水靈靈的大眼楮瞧著,肖藝莫名心頭一軟,給他在便利店買了一支冰淇淋。肖子卓高興得跳起來歡呼︰“耶~”還不忘在她彎腰把冰淇淋給他的時候,“啵”地親了一口她的臉,“謝謝媽媽!”

    臉頰上沾了雞蛋蛋黃的味道,肖藝以為自己會不高興,結果卻發現自己其實挺高興的。

    十分鐘後,就像她預料的那樣,肖銘在看到肖子卓時一點都不驚訝。

    “這是誰來了呀?嗯?”他笑眯眯地看著這個小不點,嘴上裝著不認識,卻已經沖小朋友張開了雙臂。

    “舅舅!”肖子卓興高采烈地大喊一聲,撲進了他懷里。

    駕輕就熟地把小朋友抱起來,肖銘笑著招呼還傻傻站在門口發愣的肖藝︰“進來吧,。”

    他也跟肖藝記憶中的一樣,一米八四的個頭,高高壯壯,一張臉五官深邃好看,帶著股勾人風流味兒的桃花眼十分漂亮。肖藝記得他小時候的眼神沒這個韻味,一開始他們一家都以為他是遺傳了他父親的鳳眼,結果人長著長著就成桃花眼了,笑起來彎得好似月牙,特別撩人。

    確定這確實是自己熟悉的哥哥,肖藝才稍稍松了口氣,順從地進了屋。

    她的嫂子喬楚不在家,只有五歲的小佷女肖馨婕在房間里看電視。小姑娘很熱情,見表弟來了,馬上就拉著表弟去房間里玩。

    兄妹這麼多年,肖銘是了解肖藝的,自然也猜得到她無事不登三寶殿,就端了杯果汁給她,從容地坐上沙發開門見山︰“怎麼啦?突然著急要過來?”

    肖藝把今天早上她起床後發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訴了他。

    肖銘起初還听得津津有味,大概是以為她在跟他開玩笑。但听到她說檢查賬本、電話簿和銀行卡之後,他也發覺這是確有其事了。他很了解肖藝,如果是編故事,她不可能編得這麼有邏輯。

    除非這真的都是她經歷的事。

    他不著痕跡地仔細觀察了她。不論是臉、體型還是行為習慣,確實都是他認識的肖藝。那這是怎麼回事?

    “三天前我們帶著倆孩子去動物園,你記不記得?”他問她。

    肖藝搖搖頭。

    “那你記得那天你在做什麼嗎?星期六啊。”

    “我在家里啊。”肖藝回憶道,“在家里休息,還看了好多集《破產姐妹》。”

    她甚至可以清楚地想起來那天她看的美劇里的劇情。

    肖銘又問了她最近發生的有關肖子卓的事,她統統不記得。不只不記得,她關于那些時間段的記憶也都沒有消失,就像被替換掉了一樣,跟肖銘說的完全對不上號。

    這下連肖銘都覺得蹊蹺了。

    “哥,”肖藝不安地皺緊眉頭叫他,“你說我是不是腦子出了什麼毛病?”她把包里的病歷拿出來,認真地征求他的意見,“我把病歷帶來了,是不是該去醫院看看?”

    “有毛病也不是這麼出的。”肖銘一手托著下巴若有所思地搖搖頭,“難道人腦不僅可以根據關鍵詞刪除某部分記憶,而且還能編造別的記憶填補空白的地方?”

    其實他想到了一種可能性。他又留意了一會兒肖藝的一舉一動,覺得這種推測比較靠譜。但他還需要時間來確定,最好先不要透露給肖藝。

    肖藝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只以為連他也沒辦法,頓時就急了︰“那要怎麼辦呢?我不會真的是從平行宇宙過來的吧?這不可能啊?還是去看看醫生比較好吧?”比起那先玄乎其玄的猜測,她更相信她是腦子壞掉了,必須求助于醫生。

    “,你上個星期才去做過體檢。”好笑地提醒她,肖銘想了想,給了她一個建議,“這樣吧,下星期我就休年假了,到時候陪你一起去醫院看看。在這之前你先帶著阿卓,要是有什麼需要,就打電話給爸媽。媽還是很疼外孫的。”他頓了頓,又狀似隨意地補充,“不然你也可以聯系陶文卓,先把孩子交給他照顧。”

    肖藝捕捉到了那個陌生的名字︰“陶文卓?”

    “嗯。你也不記得他了?”他笑笑,“他就是孩子他爸,你前夫。”

    原來孩子他爸還在啊?

    肖藝有點愣。她家只有孩子生活過的痕跡,沒有男人生活過的痕跡。她也想過如果孩子真是她的,那孩子他爸去哪了?死了?或者根本就沒有孩子他爸,她是意外懷孕的?

    她把所有狗血的可能性都想了一遍,結果事實出乎她意料︰她跟孩子他爸離婚了。

    多正常的理由,比起一覺醒來多了一個三歲大的孩子,她結過婚又離了婚這一點更能讓她接受。

    不過陶文卓是個什麼樣的人呢?他會不會接受暫時幫她照顧孩子?再怎麼說,這孩子當初也由他貢獻了一半的染色體,他不至于不管吧?

    想到這里,她開始不放心︰“他經濟條件怎麼樣?負擔得起孩子的生活費嗎?他對孩子好不好?不會家暴吧?”不管怎樣,肖子卓是她的孩子,在決定他的去處時她首先要考慮的是孩子的安全和生活水平。

    “這些你就放心吧,他各方面條件都很好,對孩子也很好。”面對她一連串的問題,肖銘一時失笑,“先聯系他看看?”

    肖藝點頭表示同意,拿出手機翻了一會兒聯系人目錄,卻沒找到“陶文卓”這個名字。就連疑似的“老公”、“前夫”、“孩子他爸”、“王八蛋”這些字眼都沒有找到。她只得抬起頭,把求助的目光投向肖銘︰“我沒有他的聯系方式……”

    肖銘掏出手機把陶文卓的號碼翻出來給她看。

    在自己的手機里輸入這個號碼,肖藝發現她跟這個號碼有通訊記錄,只是沒把它存進聯系人里頭,所以才找不到。她很郁悶,這是多大仇才連個號碼都不肯存?

    考慮到她對陶文卓這個人不熟,肖藝最終沒有直接打電話過去,而是編輯了一條禮貌的短信發給他,短信內容從簡單的問好、細致的問候再到詢問他有沒有時間、能不能暫時幫忙照看孩子……一一俱全。最後她還在短信末尾署名,防止對方也沒存自己的號碼。

    她只把她現在面臨的詭異狀況用“身體不適”來概括了,畢竟短信里解釋不清楚。

    肖銘看著她把短信發出去,沒有任何異議。

    兩分鐘過後,肖藝的手機響了起來。

    她看了眼來電顯示,是剛存好的號碼,陶文卓。

    這時候她就稍微有點緊張了。她沒想到陶文卓會直接回電話過來。因此過了七八秒,她才接起了電話︰“喂?”

    qijixs_middle



伊莉小說網 | 一朝得子 | 一朝得子最新章節

 ** 作者︰Sunness所寫的《一朝得子》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一朝得子》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一朝得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