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一朝得子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Chapter 02
作者︰Sunness 下載︰一朝得子TXT下載
    “身體不舒服?”電話那頭的男人省去了所有的寒暄,甚至沒有打招呼,一開口就這麼直截了當地把問題拋給了肖藝。

    他聲線比較低厚,說起話來沉穩有力,卻又十分自然而悅耳。肖藝曾經很喜歡音樂,對“陶文卓”這個名字不熟,倒是一听他的聲音便覺得耳熟。她一部分注意力轉移到他的聲線上來,原本就轉得慢的腦子更加不知所措,最後只含含糊糊回了他一個音節︰“嗯……”

    “我還在s市出差,下星期才能回x市。”陶文卓沒有對她的回答表示不滿,僅僅是保持著剛才那樣听不出情緒的聲調,三兩句話便給了她另一個選擇,“陳姨會在家里,你要是實在急,就把阿卓送過去,讓陳姨先幫忙帶著。不要總是去打擾你哥,他們夫妻都是警察,帶自己的孩子都來不及。你父母那邊也是上了年紀的,需要休息。”

    盡管不知道陳姨是誰,但听他考慮得這麼全面,肖藝一時都找不到詞兒來表達異議,于是再次憋了個音節給他,“嗯。”

    陶文卓又問她︰“去醫院看過了麼?”

    “嗯,準備去了。”她下意識地看了眼肖銘。

    電話那頭安靜下來。肖藝等了十幾秒也沒听陶文卓再出聲,還以為是信號不好,正要問他听不听得見自己的聲音,就又听他開了口,“我還要工作,先掛了。”

    原來不是信號不好?那他剛才干嘛不說話?

    肖藝疑惑地應了一聲,另一頭的陶文卓就掛斷了電話。她總覺得他似乎是在生氣,但也不知道究竟是氣些什麼。

    想不通的事便不要再去想,肖藝遵從著這個習慣,抬眼看向若有所思地盯著自己的肖銘,先問了個她最關心的問題︰“陳姨是誰?”

    “陶文卓請的保姆。他是律師,自己經常要出差,在你生了孩子以後怕你顧不過來,就請了陳姨到家里當保姆。現在還沒有辭退,就讓陳姨在他出差的時候打掃、看房子。”肖銘如實介紹,笑容有些狡黠,“陶文卓讓你把阿卓送到他那里去讓陳姨帶?”

    點點頭,肖藝心里已經有了主意,“我再考慮一下。”

    她不想把肖子卓交給保姆。雖然肖藝自己沒有帶孩子的經驗,但畢竟已經是三歲的孩子了,帶起來應該沒有那麼困難。再說她能不能“恢復記憶”還是個未知數,總不能一直把孩子放在前夫家里吧?讓保姆帶大,當然不如讓生母帶大。

    仔細觀察著她的表情,肖銘笑吟吟地挑起另一個話題︰“感覺怎麼樣?跟前夫講話?”

    把手機放回挎包里,肖藝想了想,最終給出一個不痛不癢的答案,“還好吧。”

    她不太清楚正常的離異夫妻是怎樣交流對話的,不過她覺得她剛才跟陶文卓講話的氣氛,既不像劍拔弩張,也不像藕斷絲連。沒準這是最好的狀態?

    “你真對他沒印象?他還是你高中學長……”肖銘又試著讓她回想,但轉念一想,她記不起來也是正常的,“不過就你那記性,腦子沒出毛病也早該把高中同學忘光了。”

    肖藝笑了笑。見她好歹是笑了,肖銘的表情也放松了些。

    這是她今天頭一次笑,實在是因為這一天發生的事都太詭異了。所幸家人還在,也都沒有變,她心里才踏實不少。

    “為什麼我跟他會離婚?”她笑完便想起要問他。

    “據我所知,堅持要離婚的是你。”換了個舒服的姿勢倚在沙發柔軟的靠墊上,肖銘打了個呵欠,“也才離一年吧。主要是因為阿卓還小,陶文卓想讓你做全職家庭主婦帶孩子,不要開店了。你不同意,你倆就為了這事一直沒討論出個結果,關系比較微妙。當時你懷著孕,因為長時間心情不好流了產。再後來到底出了什麼事我不清楚,只知道你流產之後你們就離婚了。”

    說到這里,他搖搖頭,嘆了口氣上下審視她一眼,“離得不聲不響的,要不是我看出來,你還不打算跟我們說。”

    被他瞧得有些不好意思,肖藝抿嘴低頭,以表示自己的慚愧。肖銘笑著揉了一把她的腦袋,倒是一副不甚在意的模樣,接著調侃︰“我當時還想,你膽子什麼時候變這麼大了。人家陶文卓可是律師,你們離婚你也沒讓媽看看離婚協議有沒有什麼問題,就你這腦袋對上人家律師擬的離婚協議,不吃虧才怪。”他說,“還好陶文卓也沒想坑你,不然看你上哪兒後悔去。”

    肖藝老老實實地低著頭反省。

    事實上,她完全沒想到自己的前夫會是個律師。因為她的母親喬茵就是個律師,這導致在肖藝的印象里,所有律師都像喬茵那樣聰明又有點小狡猾,肖藝肯定招架不住。

    而肖藝這輩子,記得最清楚的就是一個事實︰自己很笨。

    不是開玩笑那種“笨”,是真“笨”。一直以來她的大腦都發育得很慢,哪怕是在最沒有學習壓力的小學階段,她所有科目的成績都游走在及格線邊緣。不論肖銘怎麼給她補課,她的學習成績都沒法提上來,甚至險些沒有考過小升初考試。競爭更強的初中和高中就更不用說了,她永遠是在成績最差的班級墊底。

    更叫人絕望的是,這些都不是她學習不用功造成的。她比別人更用功,相信著笨鳥先飛的道理。但事實證明理想豐滿現實骨感,如果一只鳥沒有翅膀,那它再怎麼先飛也飛不起來。

    所以高中畢業以後,肖藝沒有再讀大學。她決定發揮自己的一技之長,在大學城開一間茶餐廳。

    後來她成功了。茶餐廳生意不錯,她不僅把本賺回來了,還還清了當初開店向父母借的錢,自己買了一套房子,小日子過得充實又滋潤。

    在這期間,即便是到了奔三的年紀,肖藝都沒有考慮過結婚找對象的事情。讀書的時候她把時間都花在學習上,開店以後則忙著工作,身體里對愛情的那份渴望早已沉睡。

    肖藝甚至會想,這樣一輩子一個人過也挺好的。她從小到大由于太笨太遲鈍,沒少受過欺負。久而久之,她對家人和閨蜜以外的人就很難建立起信任感。而她一直覺得比她笨的人太少,她不想今後找個男朋友或者丈夫,還得時時刻刻擔心著未來的某一天會在他們那兒吃虧。

    直到今天早上……

    偷偷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肖藝無聲地短嘆。

    現在她覺得,她跟陶文卓離婚的理由也挺正常的,至少她自己能理解。大抵就是,陶文卓的大男子主義遇上她經濟獨立的自我保護意識,協商不成,不如分開。又是一個正常的原因,比小三插足、豪門爭斗這類的理由更能讓她接受。

    她認為如果她離婚真是為這麼個理由,也是不用後悔的。畢竟新婚姻法保護的都是有產者的利益,她怎麼能讓自己變成一個經濟上完全依靠丈夫的家庭主婦呢。

    就是可憐了孩子。

    這麼想明白了,肖藝決定要對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孩子好一些。她雖然腦子出了點問題,但孩子不論如何都是自己的——肖子卓多無辜啊,因為父母的問題已經被迫生長在單親家庭了,總不能還要因為媽媽的腦子出了點毛病而被丟給保姆照顧吧?

    當然,最好還是明天一覺醒來,一切都恢復正常。不過凡事還是先往情況最壞的方向準備,更加保險。

    “想好了?”肖銘的視線始終停留在她臉上,自然看出來她已經拿定了主意。

    肖藝咧嘴傻傻一笑,點了頭後沒忘了要叮囑他︰“你下星期有空的時候,記得跟我說。我還是想去醫院看看。”

    “知道啦。”見她恢復了精神,肖銘沒忍住,又揉了一把她的腦袋,“中午留在這吃飯。”說完他清了清嗓子,事先做好分工,“你做點心,我做菜。”

    之後直到下午四點,肖藝才帶著肖子卓離開。肖銘正好要去值晚班,就開了車送他們母子倆回家。車停到樓下的時候,肖子卓還在後座歪著腦袋睡得正香。肖藝注意到他中午一直在打哈欠,看來是有午睡的習慣。

    肖藝沒有叫醒他,而是拜托肖銘幫她把小朋友背起來。

    她就這麼把肖子卓背到了家。

    一路上听著背上肖子卓在睡夢中唧唧咕咕的囈語,肖藝感到無比滿足。

    從小到大,她在家里都是很受寵的。因為大腦發育慢、天資不足,父母對她的未來都很是憂心。但他們沒有選擇責罰她、放棄她,而是把更多的關心和耐心都給了她。即使是再小的進步,爸爸媽媽和哥哥都會獎勵她,給她莫大的鼓勵。也因此,就算在外頭受欺負、被人嘲笑,肖藝也不那麼在意。

    她成長得很快樂。這些快樂基本都來源于她的家庭,以及後來她所結交的真正的朋友。

    現在有了孩子,她想把這些快樂也給她的孩子。

    到家後,肖藝小心翼翼地把肖子卓放回床上,跑到廁所拿小毛巾給他擦掉了汗,才開了空調,替他把空調被蓋上肚子。然後她悄悄離開他的房間,準備做晚飯。

    冰箱里那幾罐啤酒顯然挺礙事,肖藝想了想,只留下兩罐以後用來做啤酒鴨,其余的統統扔進垃圾桶。她先煮了飯,再將火腿切成丁,剝了兩顆甜玉米,和著青豆一起炒了道玉米青豆炒火腿。原本還想在里頭加些芹菜,但她不確定肖子卓吃不吃芹菜,便沒有加進去。

    隨後她又打了兩個雞蛋,淋在熱了油的鍋里煎成金黃的蛋皮,把碗里剩下的蛋液加水攪拌一下倒進鍋里,又多加些水,做了香噴噴的蛋皮湯。

    最後燙熟生菜,上盤淋了生抽就做好了。

    將三道菜都端進大托盤里,肖藝打開電飯煲盛飯。碗櫥里多了個印著孫悟空圖案的兒童碗,她猜這是肖子卓的碗,便特地拿了出來。等她盛好兩碗飯,廚房門口就突然響起了肖子卓的聲音︰“媽媽我來端飯!”

    肖藝嚇了一跳,轉頭就見肖子卓腳步輕快地跑了過來,踮起腳拿了那兩碗飯往餐桌那兒跑。她低頭看看,發現他赤著腳,怪不得她沒听到腳步聲。

    吃飯的時候肖子卓非常乖巧,在米飯里泡了些蛋皮湯,就著玉米青豆炒火腿把一碗飯吃得干干淨淨。他也吃了不少蛋皮,似乎對青菜不感冒,但肖藝夾給他,他都會沒有任何異議地乖乖吃掉。

    “明天中午想吃什麼?”肖藝在收拾碗筷時問他。

    她決定明天要帶肖子卓去店里,路上買些菜,用店里的廚房給他做午飯。

    小朋友听說能自己“點菜”便很高興,掰著小指頭咕噥,“菠菜炒雞蛋,香煎小土豆……嗯,還有紅燒雞翅。”

    肖藝發現他點的菜都是茶餐廳里的菜式。這時候她才意識過來,也許平時她都是帶著肖子卓去茶餐廳吃午飯的,所以他已經習慣在茶餐廳的菜單範圍內點菜。

    不過想想也對,她自己就是店里的廚師之一,負責小炒和點心,肖子卓應該也是習慣店里的口味的。這下一個難題便解決了。

    她吁了口氣,慶幸自己繼承了父親的好廚藝,又因為母親從小的培養,很會做點心。

    站在廚房洗碗筷時,肖藝看見肖子卓搬來小板凳坐到牆邊,手里抱著音標卡,正兒八經地在那里讀音標。肖藝邊洗碗邊听他讀,也分不清他到底讀得準不準,畢竟英語那玩意兒她基礎弱,又是過了這麼多年沒再踫過,早就忘光了。

    改天要再問問肖銘,她心想。她記得在學生時代,肖銘的英語成績一直是不錯的。

    這麼胡思亂想地洗完了碗,肖藝便幫肖子卓洗澡。

    小朋友能自己洗臉刷牙穿衣服吃飯,但要自己洗澡還是困難了點。她又擔心他洗的慢會感冒,索性幫他洗。肖子卓對此沒有任何意見,他自己能做的事都會很積極的自己要求做,由此可見往常他洗澡也有媽媽幫忙。

    而肖藝跟他比起來,倒顯得有些緊張。

    她到底沒經驗,讓小朋友脫了衣服才想起最好先開花灑試水溫。好在現在是夏天,孩子站在一旁等一會兒不至于感冒。她便調好水溫,給肖子卓從頭到腳淋濕,再把花灑掛好,幫他洗頭發。小朋友頭發不多,濕了以後更是薄薄一層貼著頭皮,發絲又細又軟,洗起來一點都不費勁。

    肖子卓半低著腦袋用力閉著眼楮,像是很擔心洗發水順著腦袋流進眼楮里。在肖藝輕輕給他摳頭皮的時候,他也抬起手幫著摳,可惜是亂摳一氣,毫無章法。肖藝看著都忍不住要笑。

    再拿著絲瓜絡給肖子卓擦身子的時候,順著他的小肚皮往下擦,看到某個部位,肖藝微微一愣,接著後知後覺地紅了臉。她把絲瓜絡交給肖子卓,提議道︰“小卓,這里你自己洗好不好?”

    小朋友接過絲瓜絡咯咯笑起來,兩只大眼鏡又彎成了小月牙,“媽媽你今天好奇怪,平時就是我自己洗的呀。”

    他仔仔細細地把那里擦干淨了,還自己擦了腿。只有腳丫子留給她幫忙擦,以免摔倒。

    晚上睡前肖子卓看了會兒動畫片,肖藝趁著這個時間再次給他撲了痱子粉和花露水。她發現他看動畫片時很認真,就算是她坐在一邊抬了他的胳膊把痱子粉撲到他咯吱窩里,他的視線都沒從電視上挪開。

    等肖藝熱了杯牛奶端給他,他才匆匆親了一下她的臉頰,捧著牛奶邊喝邊盯著電視看,喝得嘴邊一圈白。

    到了九點,肖子卓主動要求要睡覺。

    肖藝站在床邊彎腰替他掖被子,他就趁機抱住她的脖子親了她一口︰“媽媽晚安!”然後躺回床上,抓著空調被的一角眨眨眼看她。

    禁不住笑笑,她也親了親他的額頭,“晚安。”

    她關了燈回到自己的臥室,在衣櫃底下翻翻找找好一陣,才找到她高中買過的兩本校園年鑒。她讀的那所私立高中每年都將校園年鑒做得很精致,因為班級少,每個年級每個班都會佔四五頁的內容。她按照肖銘給出的信息,找到了陶文卓所在的班。

    說實話,肖藝對陶文卓抱有一定的好奇心。雖說是離了婚的前夫,但再怎麼說他們倆曾經都是夫妻,而且竟然還是高中同學。肖藝想看看他長什麼樣。

    陶文卓比她高一屆,所在班級還是重點班中的優班,顯然跟她不是同一層次智商的人。

    單從照片來看,他的表情比較僵硬。這也不奇怪,他們班的男生拍的照片表情都很僵硬,所以他不算突出。看長相的話,他很帥。肖子卓高挺的鼻子應該是從他那兒遺傳過來的。除此之外,他偏瘦的臉型稜角分明,有一雙單眼皮的眼楮,眼型不像肖銘的桃花眼那麼好看,卻也生得自然,尤其眼窩深,襯得五官更加立體。

    不知道他有多高呢?照片是半身照,看不出來。

    肖藝只能盯著他的臉回想,高中時她有沒有跟他打過交道。

    可惜她死活想不起來。

    可能是打過交道的,只不過她不記得。她是個臉盲,最難記住的就是別人的臉。

    搖搖頭,肖藝決定不再去想這些。她收好年鑒,關了燈又去肖子卓的房間看看,確認了他沒有踢被子,才回到臥室早早睡覺。

    第二天她醒得比平時要早,輕手輕腳地走到“書房”一看,肖子卓還躺在床上酣睡。寄希望于“睡一覺就恢復原狀”明顯不再靠譜,肖藝認了命,去廚房做早餐。她覺得自己比想象中的要平靜得多。

    吃過早飯,肖藝便要帶著肖子卓去店里。肖子卓自覺收拾好了他的小書包,帶上了畫冊、一盒彩鉛以及幾本火車人的圖畫故事書,準備相當充分,一看就是有經驗的。肖藝摸摸他的腦袋,牽著他出發了。

    他們搭大學城內的公交車,在距離茶餐廳最近的一站下車。

    每天負責開店的都是肖藝,因此他倆開店進去的時候,店里還沒有一個員工。肖藝把店門推開透氣,又到二樓把窗戶都打開。再回到收銀台的時候,另一個廚師老陳已經到了。他跟她打了招呼,逗了肖子卓一會兒,就先去廚房收拾。

    肖藝則在收銀台清點零錢。

    肖子卓從頭到尾都跟在她屁股後頭,等到了收銀台才消停下來。他在收銀台後邊有一套小桌椅,專門供他看書畫畫。他坐下來,站在外邊的客人便看不到他,而收銀員也可以看著他防止他亂跑。

    這個安排很智慧,真不像肖藝想出來的。

    店門口傳來腳步聲,肖藝以為是店員來了,抬頭看看,卻瞧見來者是個陌生男人,三十歲左右的年紀。他非常高,看上去比肖銘還要高,目測超過了一米九。同時他身上穿著的又是相當正式的黑色西裝,筆挺的衣服讓他看起來顯得更加高大。

    肖藝匆匆打量了一眼他的臉︰五官深邃,總體來說長得很好看,只是微微皺著眉頭,導致眉眼的線條很是冷硬。他單手拎著黑色公文包,如果不是附近大學里的老師,那應該就是來附近辦公的上班族。

    將整間茶餐廳一樓環顧了一圈,他的視線在掃過她臉上時頓了那麼一兩秒,而後飛快地挪開。他邁開步子,挑了個距離靠窗的位子坐下,隨手拿起了桌上擺著的菜單。

    此時店里還沒有別的員工,肖藝不得不拿了支圓珠筆,轉頭對肖子卓交代了一聲,便離開收銀台朝那個男人坐的位置走過去。

    她停在桌前,從桌角底部抽出點餐本,左手捧住它,右手則按了圓珠筆準備記錄。她抬起頭禮貌地沖男人一笑,問他︰“先生要吃點什麼?”

    男人聞言抬眼看向她。

    他的眉頭皺得更緊了,眼神里帶著點兒探究。

    肖藝被他看得雲里霧里,不知道哪個環節出了問題。她剛想要開口問呢,就見男人蠕動雙唇率先出了聲︰“你說身體不適,難道是腦子出了問題?”

    愣了愣,肖藝覺得他低厚的嗓音有些耳熟,可還沒等她想起自己在哪兒听過這嗓音,背後就傳來了肖子卓興奮的叫聲——

    “爸爸!”

    眼見著肖子卓  瞪跑過來撲到男人的懷里,肖藝徹底愣住了。

    他就是陶文卓?

    可他昨天不是還在s市,說要下星期才能回來嗎?

    qijixs_middle



伊莉小說網 | 一朝得子 | 一朝得子最新章節

 ** 作者︰Sunness所寫的《一朝得子》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一朝得子》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一朝得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