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一朝得子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Chapter 03
作者︰Sunness 下載︰一朝得子TXT下載
    陶文卓收到肖藝發來的短信時,剛好在喝早茶。看到發件人的姓名,他手一抖,差點潑了手里端著的紅茶。

    離婚一年,這是他頭一次收到肖藝主動發來的短信。

    去年的昨天她流了產。即使已經過去一年,到了這一天陶文卓心里依然很堵。當然,他也知道對肖藝來說要度過這一天有多艱難。這就是離婚的時候,他沒有跟肖藝搶兒子撫養權的原因之一。他覺得有孩子陪著她,她至少會好過些。

    而另一個原因則是,只要孩子在她那里,他就有理由聯系她,有機會在看孩子時也看看她。

    陶文卓還是希望復婚的。

    這一年來他關注了很多離婚案,同時也在不斷反省自己,分析他和肖藝之間的問題。他希望等他想明白了這些問題,就跟她好好談談。他們不是不能各退一步,更何況他們倆還有一個孩子。

    但在那之前,陶文卓必須保持冷靜。他不能打草驚蛇。以他對肖藝的了解來看,除非是在她心結快解開的時候來一次誠懇的長談,不然過早表現出想復婚的意願,只會讓她躲得遠遠的,變得更加抵觸他。

    因此這一年他都很克制。

    直到收到這條短信。

    陶文卓感覺到他強壓一年的那股沖動在他的大腦里咆哮。肖藝居然在請他幫忙?這難道不是她在慢慢開始接受他的跡象?她以前再忙都不會來找他。

    可心中的狂喜持續不到一秒,就消失得干干淨淨。取而代之的是不安。究竟是肖藝突然想通了,還是她真的生了什麼大病?她上星期不是剛去體檢嗎?難道檢查出了什麼問題?

    理智告訴他,這時候最好回一條短信問問具體情況。

    于是陶文卓拋棄理智,撥通了肖藝的手機號碼。

    她的聲音听上去還算平靜。他這才稍稍松了口氣,交代她可以把肖子卓送去他家給陳姨帶著。然後他下意識地問她︰“去醫院看過了麼?”

    剛問完,陶文卓就覺得唐突。他意識到自己終歸是沒有沉住氣。

    所以在得到肖藝的回答後,陶文卓反應了好一會兒才跟她匆匆道別,懊惱地掛斷了電話。

    他以為這已經足夠沖動了,沒想到更沖動的還在後頭。

    ——他提前把公事辦完,買了凌晨三點的機票回x市。

    抵達x市後,陶文卓甚至沒有先回家一趟,而是掐著時間直奔肖藝開的茶餐廳。當他走進店里,注意力第一時間就落在了她身上。肖藝正站在收銀台後頭清點零錢。她柔順的直長發還像從前一樣被梳成了馬尾,那張鵝蛋臉從側面來看似乎消瘦了不少。她垂著眼,濃長的睫毛就好像要把那雙大眼楮遮住。

    挪開視線,他環顧周圍。

    陶文卓清楚地記得她那雙眼楮。她和她哥哥肖銘一樣,有一雙漂亮的桃花眼。每回跟她對視的時候,陶文卓都覺得她那黑白不怎麼分明的雙眼里眼波流轉,醉了酒似的朦朧,搭著她嬌憨的笑臉,總讓他忍不住要去彈一下她的額頭,以免被蠱惑。

    不巧的是,等他視線再次掠過她臉上時,她正好也在看他。

    陶文卓便不由自主地多瞧了她幾秒,才強行收回目光,找到了一個光線最好的位置坐下,等她過來。肖藝果然拿著筆朝他走過來了。她穿著一條顏色比較清新的連衣裙,很襯她白皙的膚色,加上那張臉和有點小肉的身材,整個人看上去就跟大學生似的,一點都瞧不出來已經到了奔三的年紀。

    盡力維持著保持一定距離的疏遠態度,陶文卓沒去看她,只低頭掃著菜單。他對這間茶餐廳太熟悉了,早就能把菜單背下來,卻一時拿不定主意該點些什麼。

    他的思緒已經飄遠了。

    第一次見到肖藝是什麼時候?沒記錯的話,應該是高三那年,學校首次舉行“校園之星”歌唱比賽那回。其實畢業班是嚴禁參加這類活動的,陶文卓和他樂隊的兄弟們卻不肯放過這次機會,硬是報了名。初賽時他們趕著參加,也就沒听到別的選手演唱。而他首次注意到肖藝,是在復賽的舞台上。

    她當時是穿著校服上場的。

    陶文卓看她第一眼,沒什麼特別的感覺。他只覺得這姑娘挺漂亮的,但漂亮得不算特別出眾。他復而又想,沒準她就是靠臉過初賽的。這年頭小姑娘唱歌能有多出色?他听過身邊的女孩子唱歌,要麼是普普通通拿得穩音準,要麼是純粹賣萌發嗲娃娃音,要麼就跟個女漢子一樣吼神曲。

    但音樂一響起來,陶文卓就傻眼了。

    這妹子居然唱搖滾?

    隨著伴奏響起,舞台上那個小個子的肖藝大開嗓子,底氣十足地唱起了那首經典的《飛翔鳥》︰“把世界放在胃里化成血!感覺到海洋的飄蕩!沖垮了雲和腦體心髒!永遠沒有夢的盡頭!永遠沒有不滅幻想!”

    她唱得相當投入,完全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眉頭皺得緊緊的,空著的手捏成拳跟著節奏一下一下捶著空氣,根本沒注意到台下一眾觀眾震驚的反應。陶文卓站在台下,一樣是驚呆了。她唱的歌跟她靦腆可愛的外表形成了極大的反差,嬌小的身體里仿佛瞬間爆發出驚人的力量!舞台搭在學校足球場旁,陶文卓真有種感覺,她的聲音好像都已經響徹整個學校,驚動了校外車道上飛馳而過的私家車。

    而當肖藝用盡全力吼到“白光閃耀,煙霧彌漫,黃沙漫天,蒼日青嵐”這句時,目瞪口呆的觀眾們里頭終于爆發出震天的掌聲和尖叫!

    陶文卓驚訝之余,嘴角也禁不住翹起來。他身邊樂隊的搭檔都忍不住慘嚎,一邊叫罵一邊拎出各自的樂器,幫著她伴奏。

    在那之後,肖藝憑著這首歌成了學校里一段時間內的紅人。

    偶爾經過肖藝的班級門口,陶文卓也會留意看看她在不在。不過他那時候對她頂多是有一定的好奇心,稱不上好感。他知道她原先在她的年級其實也挺出名的︰高一高二都被排在成績最糟糕的e班,而且在e班還是個吊車尾。據說她用功的程度絕對不比a班的學霸淺,問題是她腦袋有那麼點問題,再怎麼努力都沒法提高智商。

    有的人天生不適合讀書,大概肖藝就是那種類型的人。

    另外,她體育也不好。“四肢發達頭腦簡單”這個形容不適合她。有一回陶文卓經過她身邊,視線稍一掠過她身上的某個部位,便在腦子里給了她一個適當的形容︰胸大無腦。

    太笨的姑娘沒什麼意思。他那時是這麼想的。可惜了她一張好臉、一副好身材和好嗓子。

    而陶文卓真正和肖藝打交道,是在“校園之星”決賽那天。

    當時他的樂隊跟另外兩名選手都在後台做上場前的準備,肖藝也在里頭。她似乎沒上過這麼正式的舞台,一張小臉紅得像要滴血,一直緊張地捏著小拇指,額頭上都冒出了冷汗。

    陶文卓還不經意看到她緊張得情不自禁地咬起了手指甲。

    注意到她在怯場,他好心過去想要疏導她。

    那個時候他已經知道,肖藝和他班里的唐堯晨是閨蜜。唐堯晨雖然是個女生,但平時總是跟他們男生玩在一塊兒,算是個挺漢子的姑娘,跟普通女生處不來。陶文卓和唐堯晨關系不錯,又和肖藝一樣進了“校園之星”決賽,私下里自然也就通過唐堯晨跟肖藝打過幾次招呼。

    不過也只是打招呼而已,他們每次交流說的話都不超過三句。就算是這樣,陶文卓也認為自己應該幫著關照一下肖藝。

    于是他慢悠悠走上前,就像平常對唐堯晨那樣,順手勾住了肖藝的肩膀︰“不用緊張,唱首歌而已。”

    他一米九三的個子,站到一米六的肖藝身邊就像個巨人,手搭上她肩膀也實屬隨意,沒別的意思。再說跟唐堯晨那樣大喇喇的女生相處多了,陶文卓下意識就覺得和她合得來的肖藝應該也是她那種類型,便沒注意這個細節。

    結果肖藝渾身一僵,沒過一會兒就一聲不響地掉起了眼淚。

    她突然哭,真是嚇壞了陶文卓。剛還只是緊張呢?怎麼忽然就哭了?!

    “誒你……你別哭啊?你干嘛了這是?”

    他頓時亂了手腳,又不知道該怎麼安慰。肖藝越哭越厲害了,把其他人的注意力都引了過來。天殺的,當時後台的選手只有她一個女生,一群男生圍上去七嘴八舌地安慰,她非但沒收住哭聲,還一副被餓狼圍攻的山雞似的使勁往後退,要不是後來女主持人進來穩住了場子,肖藝估計得哭得上不了台了。

    最後她腫著眼楮頂著哭花的妝上台,嗓子都是啞的。

    事後樂隊的搭檔都調侃陶文卓︰“你跟人家學妹說什麼了?怎麼都把她嚇哭了?”

    陶文卓譏諷地扯了扯嘴角還擊,“那我們拿冠軍還少不了我的功勞,你們怎麼不犒勞犒勞我?”

    第二天肖藝就來到他們班門口找他,怯生生地站在教室後門探腦袋,惹得一群人起哄。陶文卓那個時候還是有些窩火的,跟著肖藝到走廊里,原是想好好諷刺打擊她一番,倒沒料到她先把手里拎著的一袋蛋糕遞給他,彎腰賠禮道歉了︰“對不起……”

    “因為以前爸爸媽媽一直教我,如果有男性踫女生衣服遮著的地方,就是流氓。”她低著頭老老實實地解釋,“但是你是晨晨的朋友,我不知道你是什麼意思,所以不敢出聲。”

    她在開玩笑吧?

    “踫女生衣服遮著的地方就是流氓”,這不是小學生手冊里該寫的嗎?她都是一個高二的女生了,難道連是不是耍流氓都分不清楚?如果不是腦子有病,就肯定是裝的。

    陶文卓諷刺地一笑。這年頭女生怎麼一個比一個幼稚,這種傻都敢裝?

    他便問她︰“那你爸媽有沒有教你,踫你沒穿衣服的某些地方也是流氓?”

    或許是看出來他還在生氣,肖藝沒有回答,只搖了搖頭。

    “對不起。”她把那袋蛋糕放到他腳邊,頭埋得很低,語氣非常誠懇,“你有權利不原諒我,但是我知道我應該道歉的。”然後她再說了一次“對不起”,就踩著預備鈴聲小跑著離開了。

    陶文卓回教室以前,似乎還看到她在樓梯口摔了一跤。

    畢業之後參加一次高中同學聚會,他才從唐堯晨口中得知,肖藝那回是真被嚇傻了。她這人不是“單純”,而是“真傻”,大腦發育慢,哪怕是高中生的年紀,待人處事的思維模式也跟小學生沒什麼區別。

    “所以她雖然是蠢了點,但你也確實是冤枉她了,人家可不是裝的。”唐堯晨說著還有模有樣地指了指自己的腦袋,“是真腦子有問題。”她又想起點什麼,眯起眼一臉的回味,“不過說真的,她人很不錯,是個好妹子,不然我跟她也不會變成閨蜜。而且她做東西很好吃……誒對了,她那次跟你道歉送給你的蛋糕你吃了嗎?那是她自己做的。”

    “沒吃。”陶文卓對此沒什麼興趣,“扔了。”

    他老早就忘了這回事。畢竟肖藝不是什麼重要人物,他也只跟她打過那麼一兩次交道,加上對她印象不好,他一早便把她忘了。要不是唐堯晨提起來,他甚至都不記得還有肖藝這麼一號人。

    “突然說這個干什麼?”想到這里,他抬起眼皮掃了眼唐堯晨。

    唐堯晨這人他還是了解的,說話從不無的放矢。她這麼繞著彎提起肖藝,不像是隨口一說,倒像是在提醒他,他當年的誤會讓人家小姑娘受了多大的委屈。

    “是這樣,在大學城開了一間茶餐廳。”唐堯晨果然笑嘻嘻地掏出一打傳單,討好地拿手肘捅了捅他,“離你們a大挺近的,你也幫著在同學那里宣傳一下唄?”她說完還不忘夸大其詞地口頭宣傳一番,“菜啊飯啊點心啊都很好吃!連茶跟飲料都很好喝!真的!價格也很實惠!你有空可以去吃吃看,彌補當年沒吃到的遺憾嘛。”

    陶文卓就這麼知道了肖藝開的茶餐廳。

    轉眼便是九年,他當年接下那打傳單的時候,是萬萬沒想到他有一天會跟肖藝成為夫妻的。

    而跟她結婚的時候,陶文卓也是沒想過他們會有離婚的一天。

    過去總把事情想得太簡單,好像什麼都是理所當然。時至今日陶文卓才真正明白,沒什麼事是必然。

    就像此時此刻他坐在他前妻開的茶餐廳里,以為她來到桌前會先跟他打招呼,卻沒想到她開口的第一句話是︰“先生要吃點什麼?”

    這也太荒唐了。

    陶文卓抬頭看向肖藝,真懷疑她腦袋被驢踢了。才幾天不見,她一副不認識他的樣子是什麼意思?

    他心里又有些窩火。感情他辛辛苦苦趕著把公事辦完趕回來,衣服都沒換就跑來見她,換來的就是她一句對待陌生客人似的“你要吃點什麼”?而且她還喊他“先生”?他那麼擔心她,她就這樣對他?

    陶文卓想好好問她到底是什麼意思。結果一張嘴,說出的話卻變成了一句帶刺的反問︰“你說身體不適,難道是腦子出了問題?”

    肖藝明顯一愣。

    沒有急著繼續逼問她,陶文卓平靜地迎上她的視線,等她的回答。他意識到自己是在等她解釋。他好像還挺委屈。每到這種時候,陶文卓都懊惱得恨不得揮袖而去一走了之。他不記得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他的冷靜自持和成熟穩重在肖藝面前都成了笑話︰吃醋,口是心非,動不動就委屈……有時候回想起來,陶文卓都為自己的幼稚感到羞恥。

    最該死的是不論他內心多羞恥,都控制不了凌亂的心情。

    這讓他矛盾得總像在遭受凌遲。

    “爸爸!”這時肖子卓的聲音忽然響起來,中止了陶文卓的自我行刑。

    他看著小家伙從收銀台後頭跑出來,臉上不自覺浮現出笑容,稍微彎了腰張開雙臂接住他。

    輕車熟路地把兒子抱到腿上,陶文卓摸摸孩子柔軟的頭發,心情暢快了不少。

    還是兒子好,不糟心。

    “不是說……要下星期才回x市嗎?”肖藝還傻傻站在桌邊,手里拿著圓珠筆和下單本,不大確定地瞅瞅他,“你是特地提前回來的?”

    “當事人臨時改了計劃,s市那邊沒什麼事,我就先回來了。”陶文卓拉開肖子卓扒著他領帶的小手,“順便過來看看阿卓。”肖子卓很喜歡他的領帶,每次坐在他腿上都會去使勁扯,想看看它是怎麼綁的。

    肖藝“哦”了一聲,好像還有點兒不知所措。

    孩子卻一點都不別扭,不去扒爸爸的領帶了,就換作問他︰“爸爸有沒有帶禮物?”

    “下次再給你買。”揉了一把他的小腦袋,陶文卓將目光轉向一邊的肖藝,擺出不冷不熱的神情,還是盡可能維持那種若即若離的距離,“去醫院看過了?”

    “還沒有,”頓了頓,肖藝像是不知道該把手往哪兒放,過了好一會兒才補充,“我哥說下星期陪我去。”

    “媽媽生病了嗎?”肖子卓耳朵尖,立馬抬起小臉看看她,臉上的笑容不見了,小眉頭皺起來,大眼楮水汪汪,很是擔心。“沒有,沒事。”肖藝趕忙安撫他,“小卓,你繼續去小桌子那里畫畫好不好?媽媽有點悄悄話要跟爸爸說。”

    小朋友非常相信媽媽的話,一掃臉上的陰霾,恢復了精神。听說爸爸媽媽有“悄悄話”要講,他變得非常激動,夸張地把小嘴張大,再用兩只小手一把捂住,小貓似的靈敏地從爸爸腿上跳下來,  瞪跑回收銀台後頭,探出小腦袋,露出了彎彎的眼楮︰“媽媽你說吧,我不偷听!”

    陶文卓把他這一連串反應收進眼底,終是沒忍住一笑。

    轉眸一看,肖藝也咧嘴笑了。她笑起來總是一副傻乎乎的模樣,跟肖子卓那股機靈勁完全不同。

    她在陶文卓對面的位置上坐下來,隔著一張桌子呆呆打量他的臉,既像在思考,又像在觀察。陶文卓被她瞧得有那麼點兒不自在。要是從前……他們離婚前,她這麼看他,他都會坦蕩地任她看。

    可時過境遷,陶文卓已經沒有那麼自信了。他不確定她看著他時在想些什麼。是厭煩?還是惡心?他知道她手機里連他的號碼都沒有存。而她記性又不好,每回他打電話過來,她第一句話都是禮貌的“您好”,直到听見他的聲音才會微微轉變態度。

    要論“保持距離”,她不知不覺間其實比他做得更好。

    陶文卓便冷靜下來,用不咸不淡的語氣問她︰“沒見過我的臉嗎?”

    肖藝到底還是肖藝,反應了一會兒才明白他在暗示什麼,彎了眼無害地一笑,倒是答得坦然,“你那麼高,站起來就很難看到臉了。”

    十指交疊擱在桌面的手微微收攏了指頭,陶文卓稍稍眯了眼,難得一時間拿不準她此時的態度。她已經很久沒對他笑過了,盡管她說的也是實話——就他倆三十三厘米的身高差,他曾經單手把她拎起來,實在不費勁。

    但現在提這個又是什麼意思?

    所幸肖藝也沒有要賣關子的意圖,她略顯緊張地捏了捏自己的小拇指,稍微想了想,便小聲對他說︰“其實是這樣……我跟你說,你別不信。”

    qijixs_middle



伊莉小說網 | 一朝得子 | 一朝得子最新章節

 ** 作者︰Sunness所寫的《一朝得子》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一朝得子》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一朝得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