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一朝得子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Chapter 04
作者︰Sunness 下載︰一朝得子TXT下載
    說真的,肖藝一開始以為陶文卓不會相信她的話。

    她把昨天發生的事統統告訴了他,甚至還詳細說出了肖銘問過她的幾個問題。她試著描述得更生動一些,奈何腹中沒什麼筆墨,遣詞造句都干巴巴的,直叫陶文卓听得眉頭越皺越緊。

    說到最後,肖藝沒有任何征兆地收了聲,張著她那雙桃花眼小心翼翼地看著他,真擔心他一開口就會諷刺她“胡編亂造”。而意料之外的是,陶文卓鎖著眉目不轉楮地瞧了她好一會兒,開口卻是這麼一句︰“明天我陪你去一趟醫院。”語罷,他還特別嚴肅地補充,“身體比生意重要,一天不開店影響不大。”

    听說他要陪她一起去,肖藝下意識地答了聲“嗯”,應完才發覺有些奇怪︰看個病而已,需要驚動前夫嗎?但她瞧著陶文卓不容置疑的表情,還是把心里頭那點疑惑壓了下去,話題一轉提起更要緊的事︰“小卓……我還是想自己帶著。”

    她擔心陶文卓會因為她現在的“毛病”,要求把肖子卓帶走。電視劇和小說里不都是這麼說的麼?夫妻離婚以後,總想著要搶孩子的撫養權。

    但事實證明,她想太多了。

    “你覺得沒問題我就沒意見。”陶文卓對此並不怎麼在意,只面不改色地提醒她,“不過你要記得,按照當初的離婚協議,我是隨時可以來看阿卓的。”

    仔細留意著他的反應,確認他是真沒有要搶孩子的意思,肖藝才稍稍松了口氣,點點頭表示贊同,“你是孩子的爸爸,肯定有這個權利的。”她總覺得夫妻離婚,帶給孩子的影響最大。如果可以,她希望肖子卓能夠感覺到,即使爸爸媽媽不在一起了,他們也依然是他的爸爸媽媽。

    陶文卓同樣在觀察她的表情,緊蹙的眉心慢慢舒展開來。他低下頭重新審視菜單,半垂著眼瞼,隨口問她︰“阿卓的事你全部不記得,那我的事你還記得多少?”

    想到自己昨晚翻出他高中時的照片,肖藝多少有點局促,眨巴眨巴眼想了好一會兒,最後還是說了實話,“我也不記得我結過婚。”

    “你不記得我在a大讀大學那幾年經常來你店里吃飯?”他也不惱,平靜地抬起頭對上她的視線。

    肖藝搖搖腦袋。

    他對這個答案似乎不怎麼以外,眼楮都沒眨一下就繼續問︰“高中的‘校園之星’歌唱比賽,你還有沒有印象?”

    微微擰起眉頭,肖藝開始回想,一只手捏著圓珠筆,無意識地將筆頭抵在了下巴上。那個比賽她是記得的,畢竟那是她頭一回上正式的舞台,就算是校園內的比賽,也是獨一無二的體驗。不過這跟陶文卓有什麼關系呢?難道他也參加過那個比賽?

    腦海中靈光一現,她猛地放下筆,總算是記了起來︰“對,我想起來了……”她只顧著看他,預期不大確定,壓根沒注意到因為她這個動作,筆頭已經在她下巴上留下一劃,“你是拿冠軍那個樂隊的主唱?”

    好像決賽那天,她還得罪過他?

    陶文卓頷首。

    這時候幾個服務生已經抵達店里,在這兒兼職的大學生小楊送了壺茶過來,順道同肖藝打了招呼。肖藝沖她笑笑,點頭回應完,再次看向陶文卓,傻傻一笑︰“我是覺得你的聲音挺耳熟的。”

    稍微收了收下巴,陶文卓把菜單擱到一旁,沒再繼續這個話題,而是點了單,“一杯豆漿,一份牛肉腸粉,一份土豆雞蛋餅。”

    也只有這種時候肖藝反應才會快一些。她拿圓珠筆飛快地記下,對他笑了一下就準備起身︰“稍等。”

    哪知道他突然伸手按了一下她的胳膊,瞬間又將她按回了座位上。肖藝嚇了一跳,一來是因為他突如其來的動作,二來是因為他的手臂——好長,隔著張桌子也能輕輕松松夠到她的胳膊,個子高果然有優勢。

    她一時愕然,也不明白他要干什麼,就見他從餐廳送的那包餐巾紙里抽出一張紙巾,不慌不忙地端了茶壺用一些茶濕了紙,再稍微探前身子,一手抬起她的下顎,一手拿著濕紙巾擦她的下巴。他皺著眉,嘴唇抿成一個冷硬的弧度,神情很是嚴肅,以至于肖藝不敢開口問原因,只能任他仔仔細細地擦拭。

    大約是二十幾秒過後,他才終于擦好,松開她的下顎收了手,一面將那張沾著藍墨水的紙巾疊起來,一面不輕不重地責備︰“多大人了,不要再像小學生一樣把墨水劃到臉上。”

    雖然知道自己一向笨手笨腳,但被不那麼熟悉的人教育,肖藝還是有些害臊的。她胡亂點了點頭,就拿著下單本離開,快步走向廚房。經過收銀台時,肖子卓又探出了小腦袋好奇地看看她︰“媽媽,你跟爸爸說完悄悄話了嗎?”

    剎住腳步點點頭,肖藝見小朋友兩只眼楮頓時亮晶晶的,露出一臉期待表情,便彎腰揉揉他的腦袋,小聲交代他,“你想去爸爸那里玩就去吧,但是別亂跑哦。”

    “嗯!”肖子卓很高興,亮出背在身後的兩只小手,居然已經把他剛畫的畫和幾支彩鉛拿好,看來是一早就準備好了的。他從收銀台後頭鑽出來,蹦蹦跳跳地朝陶文卓那兒跑過去,邊跑邊喊︰“爸爸給你看我畫的小火車!”

    肖藝失笑,轉身走到廚房,本是想知會老陳要做什麼,卻沒想到老陳率先從窗口露出的臉,笑吟吟地問她︰“牛肉腸粉還有土豆餅是吧?”他年紀已經大了,笑起來眼角都是皺紋,臉上的肌肉也開始松弛,看上去卻格外憨厚慈祥,“都快十年了,小陶那口味就沒變過。”

    剛還想問他怎麼會知道陶文卓點了什麼呢,她忽然就想起來他說過他以前常來吃飯,于是把到了嘴邊的問題咽了回去。

    她盛好一碗豆漿親自給陶文卓送過去,遠遠就瞧見他正抱著肖子卓,在看那張畫。這個男人在孩子面前不會太嚴肅,饒有興趣地指著畫問兒子“這是火車的哪個部位”,如果小朋友答錯了,他還要捏捏孩子的鼻子,齜著牙嚇唬他︰“是火車頭嗎?是嗎?嗯?”把孩子逗得咯咯笑個不停。

    肖藝才剛把豆漿擺上桌,肖子卓就嘴饞地伸手,拖著不燙手的盤底想把豆漿拖到跟前去。見他把桌布都拖得皺皺巴巴了,肖藝正要伸手幫他,卻見陶文卓抬手攔住了碗,不再讓肖子卓繼續拖。他斂下笑容,低頭去看坐在自己腿上的兒子,口吻也嚴肅起來,“告訴過你的,要說什麼?”

    一旁的肖藝還不明白他在說什麼,小朋友就很快會意,仰起小臉給了她一個大大的笑容︰“謝謝媽媽!”

    “臭小子,非得讓我提醒。”陶文卓這才滿意地笑笑,揉一把肖子卓的小腦袋,幫他把豆漿端到面前,拿起勺子舀了一勺遞給他,“自己吹涼了喝。”

    小朋友立馬積極地接過勺子,鼓起小臉使勁吹。結果他吹得太用力,勺子里的豆漿都飛到了桌上,不少還濺在了他另一只小手的手背上。陶文卓也不生氣,再拿了紙巾交給他︰“自己擦。”等肖子卓擦干淨他肉乎乎的小手,陶文卓又耐心教他,“小力一點吹,不是讓你吹氣球。”

    肖子卓用力點頭︰“嗯!”然後舀起一勺豆漿,有模有樣地小心翼翼吹起來。

    這一幕真叫肖藝看得發愣。看來肖子卓這麼有禮貌,都是陶文卓教出來的。他這麼小就會自己吃飯,一定也是因為陶文卓沒太慣著他——畢竟昨天吃早餐的時候,肖藝還想過要喂肖子卓,而陶文卓直接把勺子給他,就好像這本該是小朋友自己的任務,表現得那麼理所當然。

    她站了好一會兒才離開,心里邊又有了新的疑惑。

    看得出來,陶文卓也是很喜歡肖子卓的。他也有能力把孩子教好。既然如此,他為什麼不爭取兒子的撫養權呢?他自己就是律師,難道會不知道怎樣替自己爭取權利嗎?

    肖藝潛意識里覺得這個問題很重要,可惜她絞盡腦汁思考,還是沒得出答案。她一路心不在焉地走到廚房,直到蒸了兩籠包子才逐漸恢復狀態。店里早餐時段沒有午餐時段忙,但她在廚房主事,也沒時間再出去看看肖子卓和陶文卓。

    到了上午十點,客人漸漸少了,肖藝才走出廚房看了看。

    陶文卓坐的那個座位已經被一群女大學生佔領,他早就不見了人影。她繞到首映太後頭,果真見肖子卓正趴在小桌子那里畫畫。他把頭埋得很低,余光瞥見媽媽來了,才迅速挺直小背脊,端端正正地坐在那里,對她彎了大眼楮笑︰“媽媽。”

    “不要趴著畫畫,眼楮會壞掉。”肖藝不能當沒看到他的動作,稍微提醒了一句,便沒再揪著這個話題不放,“爸爸呢?”

    “爸爸走掉了。”小朋友自知犯了錯,老老實實地將小手背在身後,腰桿挺得直直地坐在小椅子上,乖順又可憐地仰望著她,“爸爸說,明天來接我和媽媽出去。”

    去醫院嗎?也帶孩子去?

    “嗯。”還不清楚陶文卓的安排,肖藝只能含糊地應了,再叮囑肖子卓,“那你繼續玩,再過一個多小時媽媽就給你做飯,好不好?”頓了頓,她沒忘了強調,“不要再趴著了哦?”

    小朋友像小米啄雞似的點頭,“嗯嗯!”

    可中午的用餐高峰期,肖藝在廚房忙得暈頭轉向,直到下午一點才托服務生把肖子卓的的午餐送過去。她一直忙到下午三點,終于有時間去陪陪肖子卓的時候,已經累得滿頭大汗。

    “在畫什麼呀?”她拉來一把收銀台後邊的椅子,在小朋友的小桌子前坐下。

    “大火車。”肖子卓低著小腦袋,直到把最後一筆畫完,才抬起頭看看肖藝。他發現她腦門上亮晶晶的汗珠,趕緊爬到收銀台邊,拿了紙巾遞給她︰“媽媽擦汗。”

    “謝謝小卓。”忍不住笑起來,她接了紙巾把額頭上的汗水擦干淨,也低下頭想看看他畫的東西。小朋友卻馬上把畫紙翻了一頁,保密似的不給她看,然後飛快地捧起畫本,小臉躲在它後頭,小心地露出一雙眼楮,見肖藝沒生氣,才彎起眼笑︰“我想畫媽媽。”

    正好可以休息一會兒,肖藝也笑笑,答應他,“好啊,你畫。”

    “那媽媽你別動。”他開心地拿起筆,也不知道是從哪兒學來的動作,閉著一只眼楮對著她像模像樣地比劃了一番,才開始動筆畫。小孩子畫東西很慢,肖藝一動不動地坐了許久,身體都變得有些僵硬。

    等到下午四點半,客人又慢慢多起來。

    廚房那邊忙不過來,只能過來叫肖藝回去。她頓時感到為難,畢竟是答應了讓孩子畫的,可是肖子卓還沒畫好。反倒是小朋友不怎麼堅持,听到服務生叫她過去,便主動抬起頭說;“媽媽你去吧!”他臉上笑嘻嘻的,一點兒都沒有難過失望的跡象,“我已經記住媽媽的樣子了!”

    “乖。”她摸摸他的頭發,瞄了眼畫紙上的畫像,還只有一個歪歪扭扭的腦袋,“晚上想吃什麼?”

    她忙到晚上八點,便帶著肖子卓回了家。

    路上經過一間精品店,她又領著他挑了幾個相框。一到家,小朋友就迫不及待地把今天畫的畫拿出來,要跟媽媽一起把畫表進相框里。他撕下其中一張,高高地舉在手里,跳起來想給她看︰“媽媽放這張!這張是我畫的媽媽!”

    肖藝接過來瞅了瞅,發現這張跟她下午看到的那張不一樣。這張畫不僅畫了她,還畫了肖子卓自己。小朋友畫的線條還不是很直,歪歪扭扭的,有的位置甚至有些抖。他給肖藝和他自己都畫了兩個大腦袋,用亂七八糟的線代替頭發,還有毛線團似的大眼楮和半圓形的嘴巴。兩個人的身體則是火柴狀的,手連在一起,看其來像是她在牽著他的手。

    畫里的肖藝腦袋上還有一個黃澄澄的大太陽,地上綠色的幾條線大概是小草。

    明明是沒什麼水平的畫,肖藝看著卻覺得很高興。才三歲呢,就畫得這麼好看了。

    “媽媽給你放進去。”她挑了個相框,拿起來問他,“用這個好不好?”

    他兩只小手巴著餐桌邊緣,大力地點頭,“這個最漂亮!”

    肖藝便把畫裝了進去,細致地把玻璃和畫紙之間的空氣壓出來,才最後框上了相框。肖子卓一直在一旁看著,等她弄好了,又舉起另一張畫︰“媽媽還有這張!”他粉雕玉琢的小臉紅撲撲的,彎彎的眼楮里盈滿了光彩, “這是爸爸!”

    這張畫上只有陶文卓一個人,或許是為了體現他的身高,組成他身體的火柴最長。他腳底也有小草,但頭頂沒有太陽。肖藝感到有點兒奇怪,她小時候畫的畫總是一家人在一起,畫紙再小,也會把剩下的人“瘦身”畫進去,從不把某個家庭成員孤零零地畫在另一張紙上。

    她把肖子卓抱到腿上,親親他粉嫩的臉頰,小聲問他︰“怎麼沒把爸爸也畫到這張里面?”

    “因為爸爸,爸爸要出差。”小朋友拿肉嘟嘟的左手巴了巴畫里的爸爸,又用右手點了點已經被瓖進相框里的另一張畫,小指頭從畫中的自己身上挪到媽媽身上,“我,媽媽。”接著他抬起左手拍了拍“爸爸”,把“爸爸”挪到相框旁邊,一本正經地解釋,“有時候還有爸爸。”

    把幾幅畫都瓖好以後,她將其中兩幅分別放在肖子卓和自己的床頭,又把“我,媽媽”和“有時候還有爸爸”分別擺在了客廳電視機兩旁的音響上頭。給肖子卓洗澡前,她收到了陶文卓發來的短信,說是已經掛好了號,明天早上九點他來接他們去醫院。

    “明天九點爸爸會來接我們去醫院。”她幫小朋友擦腳板的時候,便順口這麼一提。

    “去醫院?不是去玩嗎?”誰知小家伙像是嚇到了,扶著浴室的牆壁的小手也一滑,差點兒摔倒。“誒小心點!”肖藝眼疾手快地扶住他,看他站著抬腳太危險,便拿了小板凳過來讓他坐下來,再抬起他的小腳丫擦干淨。

    肖子卓翹著小腿給她擦,兩只手抓著小板凳的邊,皺起了小眉頭︰“媽媽是不是生病了?”

    “可能吧,所以要去醫院檢查呀。”肖藝不甚在意,專心替他擦完左腳放下,“來,把右腳抬起來。”

    可小朋友沒有配合她。

    她抬頭,才注意到肖子卓居然在哭。他撅著紅紅的小嘴,眉梢委屈地下拉,一雙大眼楮淚眼朦朧,眼淚珠子一顆接一顆往下掉。這可把肖藝嚇到了,她也不知道他這是怎麼了,顧不上手里的香皂泡沫,趕緊抬起頭摸摸他的小腦袋,歪頭側臉仔細瞧他,溫聲細語地問︰“怎麼啦?為什麼要哭啊?小卓?”

    小朋友嘴角拉得更下了,鼻子一皺便哭起來,眼淚不停掉,哭得很是傷心︰“我不要媽媽生病……”

    意識到是自己的話嚇到了孩子,肖藝趕忙抱住他,輕輕拍著他的背安慰,“乖乖乖,媽媽還沒確定是生病呢?”她腦子里幾乎是一團亂麻,想不到該如何安慰,就只能語無倫次地說著話,“小卓不哭啊……是媽媽不好,媽媽亂講……”

    母性是種奇怪的東西,就算昨天才知道肖子卓是自己的孩子,現在看到他哭,肖藝心里也跟揪起來似的疼。她怪自己太不小心了,怎麼能在孩子面前亂說?這下都把孩子嚇哭了。

    安慰了好一會兒,小朋友才沒再繼續哭,抽抽搭搭地洗完了澡。

    為了安撫他,肖藝把他抱到了他的小臥室里,給他講了五個故事哄他睡覺。等肖子卓睡下了,她才悄悄去臥室洗澡。

    結果洗了澡出來,竟看到肖子卓抱著小枕頭站在她房門口,揉著眼楮可憐巴巴地看她︰“想跟媽媽一起睡……”

    肖藝便將他抱進了主臥室。

    哭過之後眼楮還有些紅腫,肖子卓爬上床賣力地拉開空調被,乖乖鑽進了被子里。肖藝也躺下後,他就連忙靠過來,小腦袋拱啊拱,拱進她懷里。“媽媽晚安。”他的聲音悶悶地傳過來,還帶著點兒鼻音。

    順了順他頭頂的頭發,肖藝親親他的腦袋,“小卓晚安。”

    孩子沒過多久便進入夢鄉,她卻在黑暗中睜著眼,久久不能入睡。她大概猜到了陶文卓不跟她爭撫養權的原因。孩子還小,但心里已經有了排位。“媽媽”和“有時候出現的爸爸”相比,當然還是媽媽更重要。她生個病都能讓孩子嚇哭,更何況要讓孩子離開她,去跟爸爸生活在一起。

    因此陶文卓不是不想要孩子。正是因為在乎孩子,知道孩子離不開媽媽,他才不爭這個撫養權。

    肖藝聯想到了自己的父親肖楊。肖楊是個刑警,也是過著常常要出差的日子,從她和肖銘出生開始,就很少有時間陪著他們。所以這麼多年以來,對肖藝和肖銘來說,媽媽總是比爸爸要重要的。

    而她和肖銘比較幸運。由于肖楊懂得維持他和喬茵的良好夫妻關系,他們這個家從沒有散過。

    肖子卓就沒那麼幸運了。

    肖藝摸了摸他細軟的頭發,情不自禁地嘆了口氣。家里有個孩子時,夫妻要分開,便不可能只是夫妻兩個人之間的事。孩子不可能不被牽扯其中。而在一個家庭里,負責任的父母通常都需要為孩子做出一些犧牲。

    陶文卓為了孩子,願意放棄撫養權。

    那她自己呢?

    在和陶文卓離婚以前,她有沒有也為了孩子,盡力去緩解夫妻之間的矛盾?

    qijixs_middle



伊莉小說網 | 一朝得子 | 一朝得子最新章節

 ** 作者︰Sunness所寫的《一朝得子》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一朝得子》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一朝得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