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一朝得子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Chapter 05
作者︰Sunness 下載︰一朝得子TXT下載
    離開茶餐廳以後,陶文卓聯系了肖銘。

    雖然和肖藝結婚之前沒少被肖銘“刁難”,但對于他這個人,陶文卓還是信任的。他知道肖銘既然答應了要陪肖藝去醫院,就一定對她的情況有了些靠譜的揣測。當然,肖銘的確沒讓他失望。

    “你明天陪她去?”他在電話那頭思忖了片刻,“也行,那你提前預約心理科的專家號吧。”

    陶文卓在路口攔下一輛出租車,听完便皺了眉︰“心理科?”

    “嗯。我也只是猜,不過很有可能是這樣。”肖銘自說自話了一會兒,才又問他,“你已經見過了吧?沒覺得她有什麼變化麼?”“精神狀態比之前要好。”打開出租車副駕駛座的車門,陶文卓邁開長腿跨進車內,對司機報了個地址。

    “好很多。”捏準他的用詞,電話那頭的肖銘稍稍短嘆,“再說你也知道,她剛好在去年的前天流產。其實比起怪你,她更怪自己,而且一直沒走出來。如果這就是引爆點,那就說得通了。”他最後陳詞總結,“現在的是的第二重人格。”

    出租車經過a大的校門,陶文卓微側著臉凝視車窗外頭的街景,視線沒有在母校的正門逗留。

    雙重人格。解離性人格疾患。

    回到家之後,陶文卓查找了不少相關的資料。他在書房坐了一個上午,直到陳姨把午餐端進來,才把注意力從電腦屏幕上轉開。自從他跟肖藝離了婚,陳姨平時的工作就只剩下打掃屋子和做飯。沒有別的事時,陶文卓總會讓她早些回去帶自家的孫子,工資也從不因此有所克扣。陳姨人老實,明白這是陶文卓好心,便更是對他像對親生兒子似的盡心盡力。陶文卓忙起來忘了吃飯的時候,她都會叮囑他要按時用餐。

    見她送了飯準備離開書房,陶文卓忽然叫住她︰“陳姨,明天你在家休息吧。”

    陳姨在門邊停下腳步,以為他又是要忙工作的事,眉頭就皺了起來︰“又要出去出差啊?”她嘆息,眉宇間盡是擔憂的神態,“你這一年也沒休息個幾天……”

    陶文卓不免一笑,對她這事事操心的習慣倒是不介意,只搖搖頭實話實說,“不出差。身體出了點問題,我明天陪她去一趟醫院。”

    “妹子生病了?那可得趕緊看醫生!”一听說是肖藝生了病,她眉頭便擰得更緊,絮絮叨叨地打開門,“唉,現在你們這些年輕人,只顧著工作,都不注意身體……”

    等她走出書房關上門,陶文卓看看手邊托盤里的午餐,突然就想起從前肖藝給他做飯的日子。她在餐館也要下廚,因此一開始陶文卓是不想讓她在家也這麼累的。可她堅持要親手給他和孩子做飯,一臉傻乎乎的笑容,認真地解釋給他听︰“給家里人做飯感覺不一樣,不是工作。”說到這里,她臉上還有點小得意,“而且我喜歡給你們做飯,你們也喜歡吃。”

    那個時候陶文卓抬手揉一把她的腦袋,是真以為他們會一輩子在一起。

    現在再回想,卻總覺得所有回憶都變了味。

    他站起身,踱到窗邊遠眺外頭簇擁著高樓的樹木,借那些綠油油的顏色放松雙眼。這幢復式樓所在的社區位于x市南面的郊區,住著十幾萬業主,整個社區都被劃分為十來個小區。原先這個社區是以綠化面積出名,這些年不停新蓋樓盤,到底是把綠化給破壞了。

    就像他和肖藝的婚姻,許多細小的問題沒有得到及時的處理,長年累月積攢下來,最終導致他們不得不分開。

    陶文卓回憶著從昨天到今天發生的一切。他必須承認,現在的“肖藝”更像九年前剛開始與他變得熟絡的肖藝。

    她記得高中時發生的事,卻不記得她開店以後跟他交往、結婚以及離婚的過程。她避開他們沒來得及降生到這世上的那個孩子,甚至一並忘了肖子卓。取而代之的,是她單身九年的記憶。

    按照解離性人格疾患的成因來看,這不過是人類逃避傷痛的一種極端方式。

    但這也說明,現在的“肖藝”記憶中的生活,是原先那個她潛意識里比她真實的生活更加圓滿的生活。

    意識到這點以後,陶文卓忽然發現他其實並不像他想象的那麼了解她。就好像一年前他們決定離婚的那天,他才恍悟她對她那份事業的堅持並不是因為她有多獨立,只是因為她缺少安全感。

    當時陶文卓以為肖藝是不信任他。

    現在他明白,她幾乎是不信任任何人。而她自己好像都還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習慣性地用拇指按了按太陽穴,陶文卓轉身回到電腦桌前的轉椅上,強迫自己吃完了陳姨送來的午餐,即使味同嚼蠟。下午他依然待在書房里,坐在電腦面前一張一張翻看肖藝的照片。他對攝影也有一定的興趣,學生時代總愛嚎兩嗓子,真正開始工作了卻只剩下了攝影這個愛好,閑來無事總要拍兩張照片記錄生活。

    移動硬盤里存得最多的就是肖藝和肖子卓的照片。

    陶文卓慢慢瀏覽,希望能從中找回一點理智和自信。明明編造“虛假記憶”的是肖藝的第二重人格,最先開始對這些真實記憶產生懷疑的卻成了他自己。他必須正視這個問題︰在家庭方面,他沒有足夠的安全感。

    因此這麼多年以來,他和肖藝其實都不信任對方。這才是導致他們離婚的關鍵原因。

    這天晚上他意料之中地沒有睡好。

    第二天一早陶文卓就開車來到肖藝的住處,把車停在樓下等待,沒有打電話叫她先帶著孩子下樓。他跟肖藝約好九點來接他們,提前兩個小時到是他的問題,他不會讓他們來為此變動計劃。

    好在肖藝也有提前動身以防萬一的習慣,九點還差一刻鐘的時候就已經牽著肖子卓下了樓。她看到陶文卓已經在樓下等,顯然還有些吃驚,低頭對小朋友說了句什麼,母子倆就小跑著過來了。

    她帶肖子卓一起坐在後座,幫小朋友系好安全帶後還不忘巴著副駕駛座的椅背,稍微把身子探向前向陶文卓道歉︰“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已經到了,沒等太久吧?”

    “我剛到。”陶文卓答得輕描淡寫,從後視鏡中瞥她一眼,注意到她眼楮下邊有一圈淡淡的黑眼圈,顯然是沒睡好。再瞧瞧肖子卓,也是無精打采地癱坐在那里,既沒跟他打招呼,也沒有主動開口講話。而且小朋友的眼楮還有些腫,雙眼皮都快腫成了單眼皮,可見昨晚有狠狠哭過。

    陶文卓大約就猜到了肖藝沒睡好的原因。

    “阿卓。”他于是沒有急著開車,而是通過後視鏡看著兒子,“昨天晚上哭鼻子了?”

    小朋友原還把嘴巴閉得緊緊的不肯說話呢,听他這麼一問便委屈而不忿地開口了︰“爸爸騙我,爸爸不是要帶我們出去玩。”他小嘴撅得高高的,小鼻子一皺,眼里就又有了淚水打轉,聲音里也帶了哭腔,“爸爸要帶媽媽去醫院……媽媽生病了……”

    肖藝還是比較心軟,見肖子卓要哭了,趕忙去捋他的背脊給他順氣,放柔了嗓音小聲跟他商量︰“不是說好不哭了嗎?媽媽生的病不嚴重,很快就治好了。小卓答應了不哭的,男子漢要說話算數的呀?”

    相比起她這種細聲細語的安撫,陶文卓的反應倒顯得簡單粗暴得多。

    “我是說要帶你們出去,沒說是出去玩。”他轉過頭來對上小朋友的視線,微擰著眉,語氣變得十分嚴厲,“媽媽生病又怎麼了?誰規定媽媽就不能生病了?去醫院看醫生而已,有什麼好哭的?生了病就要去看醫生,看醫生才能把病治好。”

    肖子卓閉著嘴巴不吭聲,只眨眨眼,豆大的眼淚就這麼掉下來了。他呼吸也急促起來,一下一下抽著氣,倔強地不去看身邊的媽媽,直勾勾地盯著前面爸爸的臉,緩了好一會兒才鼓著小臉斷斷續續地出聲︰“要、要把媽媽、媽媽的病治好……”

    這股子 勁倒是像極了他。

    陶文卓干脆地伸出右手擺到兒子面前,“拉鉤。”

    “哼——嗯。”肖子卓打了個哭嗝,嚴肅地下拉著嘴角伸手跟爸爸打勾勾。

    一旁的肖藝已經從包里掏出紙巾,替小朋友擦眼淚。而陶文卓還沒有把視線從孩子身上挪開,旁若無人地繼續問他︰“你生病的時候,媽媽有沒有哭?”

    小朋友仍然拉著嘴角,很快搖了搖腦袋。

    “媽媽是不是每次都陪著你去醫院了?”陶文卓便再問。

    小朋友想都沒想,非常肯定地用力點了點頭。

    點到即止,做爸爸的最後問兒子,“那現在媽媽生病了,你要怎麼做?”

    肖子卓想了想,抿著的小嘴突然一撅,那雙大眼楮馬上水光彌漫,眼見著又要哭了。陶文卓挑眉,一點兒也沒心軟,口吻比剛才又嚴厲了幾分︰“才跟你說什麼了?怎麼又哭了?”

    小朋友胡亂地點了點頭,抬起小胳膊在臉上亂抹一氣,把眼淚都甩掉,再撅著小嘴,抬眼勇敢地看向她的眼楮︰“媽媽,我不哭了。”他用兩只小手將肖藝拿著紙巾的左手捧過來抱住,仰起小臉反過來安慰媽媽,“我陪媽媽去醫院,媽媽不怕。”

    剛剛一直插不上嘴,這會兒再听兒子這麼說,肖藝自己好像都要被感動哭了。她笑笑,那雙好看的桃花眼又彎成兩只小月牙,抬手輕柔地摸了摸肖子卓的頭發,“嗯,有小卓陪著,媽媽不怕。”

    陶文卓則是探出手稍微用力揉了一把小家伙的腦袋,心道還算懂事,沒白教他。

    去醫院的路上,肖子卓便沒再哭鬧。

    他從頭到尾都在跟肖藝講話,像個小大人似的安撫媽媽︰“媽媽,生病要吃藥,藥不苦,媽媽要吃。還要打針,打針痛痛,但是病很快就會好……”他說完治療手段,又開始給肖藝“看診”,“媽媽你喉嚨痛不痛?肚子痛不痛?腦袋呢?”

    摸摸這里瞧瞧那里,肖子卓甚至還俯下身趴到媽媽腿上,側著腦袋將耳朵貼上她的肚子仔細听。

    肖藝耐心回答他的問題,還樂在其中似的,一點沒有不耐煩的跡象。陶文卓在駕駛座開車,偶爾從後視鏡里看看他們母子倆,沒有阻止小朋友,就這麼讓他做了回“小庸醫”。

    一個小時過後他們才抵達醫院,直奔四樓的心理科。

    肖藝對這間醫院不熟,牽著肖子卓跟在陶文卓後頭走,等到了心理科才猛然剎住腳步,略顯錯愕地看看他︰“心理科?”她很是不解,“不是該去腦科醫院嗎?”

    預約的時間馬上就要到了,陶文卓沒時間跟她解釋,便只給了她四個字︰“信我。過來。”

    不大確定地瞅了他幾秒,她最終還是帶著肖子卓跟上了他的腳步。

    看診期間,陶文卓單獨帶著肖子卓一起在走廊里等。小朋友還是擔心媽媽,小屁股挪來挪去,幾乎每隔半分鐘都要伸長脖子往診室那兒瞅瞅,期待著媽媽和醫生能快點出來。這麼一等就是一個多小時,肖子卓最後歪著身子靠著爸爸的胳膊,困倦得眼楮虛合著眼,小腦袋已經開始“釣魚”。

    快要到中午十二點時,診室的門被打開,肖藝總算從里頭出來了。她表情有些迷茫,也不知道是經歷了什麼,似乎還在思考某些復雜的問題,而且思考得並不是那麼順利。肖子卓听到動靜,揉了揉眼楮醒過來,見是媽媽出來了便趕緊跳下椅子,  瞪跑過去給她來了個熊抱︰“媽媽!”

    醫生在肖藝後邊走出來,握著門把停在門邊,對陶文卓揮了揮手,示意他進去。

    陶文卓囑咐了肖藝看好肖子卓,就自己跟著醫生進了診室。

    “是解離性人格疾患。通俗點說,就是雙重人格。”醫生關上門,兩手攏進白大褂的衣兜里,這麼簡單地告訴他,“我的建議是藥物治療,但是藥物對大腦會有一定的傷害。你不放心的話,可以去更權威的專家那里看看。有條件還可以配合催眠治療。”

    已經到了中午的午休時間,陶文卓簡要問了幾個問題,便沒再耽誤醫生午餐的時間,道謝離開。

    他回到走廊,抬頭就看到肖藝正抱著肖子卓坐在靠牆的座椅上,听見這頭開門的聲響才轉過頭來,撞上了他的視線。她還不知道醫生的診斷,所以臉上表情還有些怔愣,其中又帶著點兒不安,更多的卻還是已經做好準備面對一切的堅定。

    這樣的表情,陶文卓印象深刻。五年前他在美國邊讀jd邊過著窮困潦倒的生活時,肖藝突然有一天漂洋過海出現在他面前,也是帶著這種表情看著他的。

    這麼多年來,陶文卓也問過自己很多次,為什麼會愛上肖藝。答案很豐富。他喜歡她簡單,喜歡她獨立,喜歡她沒心機,喜歡她與世無爭……他也喜歡她的現實,還有時不時爆發的傻里傻氣的勇氣。

    當年陶文卓憑著父業有恃無恐,寧可放棄去國外深造的機會,也要跟她在一起。肖藝那種腦子面對當時的他,也能說出“你這麼沒遠見不分輕重,我怎麼放心跟你結婚”這樣的話,硬是把他氣出了國。而等他家破了產,他身處異鄉,窮得幾乎都要去領救濟的時候,她又能一聲不響地帶著錢跑去美國找他,見到他第一句話就是“這錢是借給你的,你以後賺回來了一定要記得還我”。

    這世上只有肖藝這麼一個女人,願意在陶文卓處在人生最低谷時幫助他陪伴他。也只有肖藝這麼一個女人,能讓陶文卓心甘情願地把自己的一切分享給她。

    老天作證,那個冬天是肖藝第一次去美國,她因為迷路而耽誤了好幾個小時的時間,直到入了夜才找到陶文卓的住處。那天晚上陶文卓在芝加哥的街頭看到她,整副身軀都被一種前所未有的情緒佔領。

    他活了二十四年,卻是直到那晚才開始明白,真正愛上一個人的時候,他會恨不得把世界上最好的東西都給她,滿足她所有的願望。

    而為了這個目標,他可以學著忍耐,可以學著付出更多更多的努力,竭盡所能去爭取。

    既然如此,陶文卓又怎麼可能因為現下的一點困難,就放棄肖藝。

    因此他走上前,平靜地俯視她,稍稍抬了抬下顎示意她起身。

    “走吧。”他說,“先找個地方吃飯。”

    qijixs_middle



伊莉小說網 | 一朝得子 | 一朝得子最新章節

 ** 作者︰Sunness所寫的《一朝得子》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一朝得子》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一朝得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