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一朝得子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Chapter 06
作者︰Sunness 下載︰一朝得子TXT下載
    看到“心理科”三個字,肖藝有點兒頭暈。

    這兩天她一直以為自己是腦袋出了毛病,怎麼也沒往心理問題的方向上想。陶文卓為什麼會認為她是有心理問題呢?她沒再往前走,原是想問問到底是怎麼回事,結果一對上陶文卓那雙眼楮,听他說“信我”,她就鬼使神差地牽著肖子卓過去了。

    直到跟著那位心理科專家走進診室,肖藝都沒想明白自己為什麼就這麼跟了過來。

    醫生讓她放松坐下,問了她一些問題。一開始肖藝的神智還很清醒,但不記得是從什麼時候起,她忽然就沒了意識。等她再回過神來,牆上掛鐘的時針已經指向數字“12”。肖藝對這一個多鐘頭里發生的事完全沒有印象,這感覺多少有些可怕,就好像那天她一早醒來發現自己多了個兒子。

    區別只在于,這次她的腦袋里不存在這一個多小時的記憶。

    “好了,休息一會兒就可以出去了。”醫生李嵩端了杯溫開水遞給她,在另一張單人沙發上坐下,溫和地笑著看她,“感覺怎麼樣?”

    李嵩是肖銘的高中同學,據說他跟她曾經見過一次面,只可惜肖藝已經忘了這回事。他在肖藝單獨進診室以後就給肖銘打了個電話,讓肖銘先陪她說了會兒話,這才令她順利放松下來,同時也對李嵩產生了一定的信任感。

    捧著水杯 艘豢謁  チ點點頭,眼楮還是忍不住往牆上的鐘那兒瞟,不確定地問他︰“那個鐘是不是壞掉了?”她心里頭還有點不安,“怎麼一下子就過了一個多小時……”

    “鐘沒壞。你不記得發生了什麼事是嗎?”李嵩不怎麼驚訝,像是早料到她的問題,很快便給了她解釋,“沒關系,不用擔心,這是檢查過程中的正常現象。”

    原來是正常現象。肖藝松了口氣,想想又問他,“那我真的是生病了嗎?”

    李嵩鄭重地點了點頭,然後不等她把這個信息消化完畢,就先認真地看著她的眼楮︰“,有件事我要先跟你商量。”他稍稍彎腰好與她視線齊平,兩條胳膊搭在腿上,十指自然地交疊在一起,說話音量輕緩,叫人听了很是舒服,“你的病呢,有點小麻煩。我不能只跟你說,還要告訴你最信得過的人,好幫你治病。”

    說到這里,他一只手指了指診室的大門,“外面那個是你前夫對不對?你不記得他了,所以如果你不同意,我是不會把你的病情告訴給他听的。但是你必須選一個或者幾個你最信得過的人,讓我聯系他們,跟他們商量該怎樣治你的病,好不好?”

    他的口吻很誠懇,像是在認真征求她的意見,並且絕對支持她的決定。肖藝僅剩的一點兒警惕心又被削去了大半,她仔細考慮了一會兒,想到父母年紀大了也該安心養老,便搬出了最信任的哥哥︰“我哥……肖銘。”

    “好,我會告訴他你現在的情況。”李聰對此沒有任何異議,沖她微微一笑,說悄悄話似的小聲向她確認,“那我們就不跟你前夫說了,嗯?”

    這倒讓肖藝猶豫了。她現在和陶文卓還不算熟,當然不會對他絕對信任。但是她也知道心理疾病可輕微可嚴重,新聞里也不是沒報道過由于心理疾病而傷人、殺人的事件。肖藝擔心自己會傷害到肖子卓。雖然肖銘是肖子卓的舅舅,但要時時刻刻顧著孩子,他一個忙得不分黑白晝夜、同時還有自己家庭的刑警,是肯定做不到的。

    而陶文卓是肖子卓的父親,他很愛孩子,必要的時候一定會竭盡全力保護孩子。

    “還是告訴他吧。”思來想去,肖藝還是這麼決定道。

    所以她走出診室以後,就換成陶文卓進去了。她抱著肖子卓坐到走廊等他,小朋友像只小小的樹袋熊一樣抱住她,抬起小腦袋,滿臉擔心地提問︰“媽媽生的是什麼病?”

    听到他這個問題,肖藝才後知後覺想起一件事︰糟了,她忘了問李嵩她得的是什麼病……

    她跟小朋友大眼瞪小眼一陣,最後只能誠實回答他︰“媽媽也不知道。”

    好在肖子卓疑惑地歪歪腦袋想了一會兒,也沒計較,只眨巴眨巴眼提出了另一個問題,“那可以治好嗎?”

    “嗯。”她頷首。其實李嵩也沒說治不治得好,但既然說要治,那應該就是能治好的吧?

    小朋友听後夸張地呼了口氣,像是終于放心了似的,扭動小身子在她懷里找到一個最舒適的位置蜷起來,兩只小手伸出來巴著她的脖子︰“我會好好照顧媽媽,媽媽要乖乖治病。”

    孩子這麼懂事,肖藝當然感動得不得了,心都要化成了水。她親了親他好似雞蛋白那樣光滑的小臉,“好,媽媽乖乖治病。”

    話雖是這樣說,但她心里到底還是不大安穩的。倒不是為了她的病,而是為了肖子卓。都說哪怕是養寵物養了三天也會有感情,更何況她養的是個孩子,還是自己的孩子。血緣是種奇妙的東西,自從知道肖子卓真是自己的孩子,哪怕沒有之前生他養他的記憶,肖藝都還是能很快和他親近起來。

    從小到大,由于自己太愚笨,她相信過太多不該信的人,也因此吃過太多的虧,有時候甚至會害怕結交新的朋友。可面對孩子,她不需要擔心。她可以放心地對他好。這種輕松而沒有顧慮的付出,是她明白“知人知面不知心”這個道理以後,已經有很多年沒有再感受過的。

    也就是因為這些原因,她很怕陶文卓在得知她的病情後,會把肖子卓帶走。

    可如果那是為了肖子卓的安全,肖藝也沒法反對。比起自己的感受,她還是更在乎肖子卓的安全。盡管她會很難過。

    等到陶文卓從診室出來,她看向他的時候不免有點緊張。

    他就站在診室門口一言不發地瞧著她,微微皺著眉頭,臉上表情略顯復雜,身子高大得就像個巨人。肖藝不自覺抱緊了懷里的肖子卓,真擔心陶文卓會突然沖上前來把孩子抱走。他看起來那麼結實有力,她在他面前簡直是個小矮人。就算到時候她死死抱著孩子不撒手,他也能先用一根手指捏死她,再帶走孩子。

    結果陶文卓朝她走過來,開口第一句話卻不是孩子︰“走吧,先找個地方吃飯。”

    肖藝就有些懵。

    他們開車來到了醫院附近的一間印象餐廳,一進門就瞧見一張紫色的大沙發,上頭擺著五只巨大的抱抱熊迎接客人。“媽媽,有抱抱熊!”肖子卓見到抱抱熊,頓時就來了精神,  瞪飛快地跑過去,一頭栽進中間那只抱抱熊的懷里。

    他撅著小屁股把臉埋在抱抱熊柔軟的肚子里,使勁往里頭鑽了一會兒,才重新抬起小腦袋看向爸爸媽媽︰“可以跟抱抱熊一起吃飯嗎?”

    看著小朋友一臉期待的表情,肖藝頓覺為難,還是陶文卓停步在她身邊,從容地把問題拋回給他,“這里的抱抱熊要迎接所有到這吃飯的小朋友,要是都被抱走了,別的小朋友怎麼辦?”

    這話對一個三歲的孩子來說,要徹底理解還有些困難。肖子卓歪著腦袋思考了好一會兒,終于得出答案︰“別的小朋友會沒有……”他依依不舍地松開那只抱抱熊,一只小手還拽著它毛茸茸的大爪子,眼里滿是失落。

    “你自己的抱抱熊可以隨便抱,但這里的不行。這里的抱抱熊是所有小朋友的。”陶文卓沒有半點心軟,平靜地再次給他強調這個事實。肖藝不想孩子太失望,只好緊接著出聲安慰︰“小卓想要的話,吃完飯媽媽給你買。”

    沒想到小朋友听到這句話,竟然兩眼亮晶晶地回過頭來,先看看她,再瞅瞅陶文卓,小心翼翼地問他們,“我可以要大黃嗎?”

    大黃?

    肖藝不知道這是指什麼,不得不轉頭向陶文卓求助。可惜她轉過頭也只能看到陶文卓的胳膊,還要再把頭仰高,才真正看到他的臉。陶文卓剛好也在看她。他一派平靜,迎上她的視線也沒有任何要解釋的意思,像是和肖子卓一樣在等她的回答。

    求助無效,她只得重新望向肖子卓,一對上他那雙大眼楮便張張嘴心軟答應了︰“可以。”

    “耶!”小朋友立馬高興得跳起來,用力和抱抱熊握了握手,再沒有一點兒留戀,“抱抱熊拜拜!”

    趁著他在興頭上沒注意這邊,她趕緊壓低聲音問身旁的陶文卓,“大黃是什麼?”

    “你以前給他買的抱抱熊。”陶文卓已經收回了落在她身上的視線,答得輕描淡寫,“你們搬走的時候沒有帶走。”

    肖藝點點頭應了一聲,心里卻覺得奇怪。既然肖子卓喜歡,為什麼會沒有帶走呢?

    小朋友心情好起來便蹦蹦跳跳地帶頭跑在前面,挑了個靠窗的位置坐下。肖藝發現他跟陶文卓一樣喜歡靠窗的位子,大概也是無形之中受到了父親的影響。服務員把菜單送上來,原本只給了他們兩份,卻見肖子卓舉起了小手,甜甜地叫她︰“姐姐,我也要菜單。”

    于是小朋友如願得到一份菜單。

    “自己看想吃什麼。”陶文卓翻著菜單,隨口告訴他們。

    肖子卓還不太識字,但看得懂圖片,听見爸爸這麼說了,小指頭就飛快地指向菜單上烤鴨的圖片,一點兒也不客氣︰“爸爸我要吃烤鴨!”

    “嗯。”做父親的批準了孩子的申請,視線又越過菜單轉向肖藝,“你要吃什麼?”

    她看了看菜單,實在拿不定主意,就把選擇權丟給了他們,合上菜單回視他︰“我都可以,你們點吧。”

    “風味烤鴨,鐵板嫩牛肉,青椒燜胖頭魚,欖菜窩窩頭,清炒時蔬,水果拼盤。”陶文卓可沒有選擇困難癥,听她這麼說也不勉強,扭頭就對服務員報了一串菜名,有葷有素有水果,搭配得很全面。

    服務員快速記下來,再給他們送了三杯檸檬水,便忙著去下單。

    盛檸檬水的杯子是特別大的玻璃杯,小朋友要用兩只手才能捧住。他巴著桌沿艱難地捧著水杯喝了口檸檬水,大約是沒料到會有酸味,抿著嘴閉上了眼,被突如其來的酸味刺激得五官都要皺在了一塊兒。

    “酸……”他特別委屈地放下杯子,隔著桌子瞅了瞅坐在對面看著他耍寶的陶文卓,一副小狗似的可憐巴巴的表情,“爸爸下午會不會帶我和媽媽出去玩?”

    “你想去哪里玩?”沒有要拒絕的意思,陶文卓表現得意外大方。

    “爸爸上次說的那個地方!”小朋友連忙舉起兩條小胳膊,在半空中比劃了幾下,“就是,就是那個島。”

    明明自始至終給都沒去看肖藝,陶文卓這會兒卻像是更尊重她的意見似的,對著兒子擺了擺下巴示意他看媽媽,一臉平靜地把決定權都扔給了她,“問問你媽媽想不想去。”

    小朋友倒是機靈,轉過身子來抱住肖藝的胳膊晃了晃,仰著小臉滿臉希冀地瞅著她,一雙大眼楮就像馴鹿的眼那般單純無辜,哀求的語氣更是叫人招架不住︰“媽媽我們去玩吧。”

    剛才還在想他們父子一起去就好了,自己已經跟陶文卓離了婚,最好就不要再一起出去——可眼見著孩子無比期待的模樣,肖藝還是經不住他這樣軟磨,便看看陶文卓,“你下午不用工作吧?”

    “不用。”他也端起玻璃杯喝了水,看都不看她一眼,似乎並不把這當回事,“下個星期要出差,所以這幾天都會過來看阿卓。”

    他看起來完全不介意,肖藝也就不好矜持,遲疑了幾秒,最後摸摸小朋友的腦袋答應︰“那就去吧。”

    肖子卓歡呼了一聲,摟住她的脖子親一口她的臉頰,然後用小手擋住自己的嘴巴,湊到她耳邊輕輕喊她︰“媽媽,”他悄悄瞧了眼對面的爸爸,而後繼續跟媽媽咬耳朵,“如果我們把大黃帶走,爸爸要怎麼辦?”

    呃,大黃跟陶文卓有什麼關系?肖藝的視線不自覺往當事人那兒瞟,才發現陶文卓看似是在喝檸檬水,實際上正目光涼涼地看著他倆,而且也不怕被她發現。他肯定是听到小朋友的問題了,並且還有些生氣。

    為什麼要生氣呢?肖藝想不通。

    她忘記了太多事,以至于听不懂孩子的暗語。但是陶文卓還記得。

    他不會忘記那一天,他已經和肖藝協議離婚,搬家公司的車停在家門前,家里屬于他們母子倆的東西都被一件件搬進車里。當時陶文卓就坐在書房,直到搬家公司的人都走光,才出來倒了杯水喝。他不想去主臥室看,卻又不可避免地經過了兒子的房間。

    正好看到那只巨大的抱抱熊孤零零地躺在窗台上,倒和他的處境挺像,都被丟在了這間空蕩蕩的房子里。

    知道孩子很喜歡它,陶文卓便拎了它下樓。

    搬家公司的車還沒走,肖藝牽著肖子卓站在車邊,等著清點東西。

    “爸爸!”小朋友最先發現爸爸出來了,松了媽媽的手跑過來。

    騰出一條胳膊接住他,陶文卓晃了晃另一只手中的抱抱熊,“不要你的大黃了?”

    原以為小朋友會立刻抱住它不撒手,結果卻出乎意料︰肖子卓看了看大黃,小嘴一撅,眼里就有淚光流轉起來。可是他沒有伸手去抱它,而是把兩只小手背在身後,搖了搖頭說︰“大黃,大黃要陪爸爸。”

    陶文卓晃動的手頓下來。

    “媽媽說,我們都走了,就只有爸爸一個人了。我答應媽媽,要把大黃留下來陪爸爸。”憋著眼淚抬起小腦袋,肖子卓伸出肉乎乎的小手捏了捏爸爸空著的那只手,使勁吸了吸鼻子,“爸爸不要不開心了。”

    那個瞬間,陶文卓心頭一緊。他幾乎是條件反射地抬眼望向不遠處的肖藝,剛好見她朝他們走過來。那只巨大的抱抱熊有一米四那麼高,他估計自己拎著它也是非常滑稽顯眼的。不然她也不會剛在他跟前停下,第一句話便是解釋︰“那邊房子小,沒地方放,就不帶大黃過去了。”

    一百多平米的房子,會騰不出位子來放一只抱抱熊嗎?

    在一起這麼多年,時至今日,她也敢在他面前說這麼不靠譜的謊話。

    但是陶文卓沒有拆穿她。他只避開她的視線,淡淡應了一聲“嗯”。

    其實他沒有必要這麼做。因為肖藝根本沒有勇氣去看他的眼楮。

    “那我們走了。”她彎腰牽住肖子卓的手,低頭示意他,“小卓,跟爸爸還有大黃說再見。”

    小朋友乖乖地擺了擺手,“爸爸再見,大黃再見。”

    她叫來的出租車一早就等在了復式樓前邊,帶著孩子的時候,她還是跟往常一樣陪著孩子坐在後座。上車以前,她回頭最後看了眼陶文卓。

    陶文卓也在看她。

    兩人的視線相撞不過一秒,就再也沒了接觸。

    只有陶文卓自己知道,那一刻他有多想沖上前質問她。

    既然擔心他一個人,又為什麼非得分開。

    而如果非得分開,又為什麼要讓他在最後關頭知道,她還會關心他。

    被希望折磨的過程總是最難熬的。

    也怪他偏偏選了肖藝。這種深刻的道理她一輩子都不懂,所以才會犯錯。

    qijixs_middle



伊莉小說網 | 一朝得子 | 一朝得子最新章節

 ** 作者︰Sunness所寫的《一朝得子》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一朝得子》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一朝得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