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一朝得子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Chapter 07
作者︰Sunness 下載︰一朝得子TXT下載
    “嗯……”實在想不明白一只抱抱熊和陶文卓的關系,肖藝支支吾吾一會兒,最終只能掩著嘴湊到肖子卓耳邊,小聲忽悠了小朋友一回,“爸爸那麼聰明,肯定會自己想到辦法的。”

    小嘴巴張成了“o”型,肖子卓恍然大悟,大幅度地點了點頭。他很相信媽媽的話,自然也就不再擔心這個問題,重新捧起玻璃杯,兩瓣嘴唇貼著杯沿,大眼楮眨呀眨,像是想喝卻又不敢喝。

    陶文卓跟他也算有默契,在小朋友抱住杯子的同時放下了自己手中的玻璃杯,就好像沒有注意到這母子倆剛才在說悄悄話,神態自然地看向肖藝︰“你覺得李嵩怎麼樣?”他征求她的意見,“要是你不信任他,我們就換個醫生。以後要定期去治療。”

    听說要換醫生,她倏地就抬起頭對上他的視線,趕忙開口︰“不用換醫生。”她下意識地有些緊張,畢竟李嵩是肖銘的朋友,其實她信任李嵩勝過信任陶文卓,“我挺喜歡李醫生的。”

    哪想陶文卓聞言挑眉,眼神凌厲地掃她一眼,不僅臉色嚴肅起來,語氣都變得很是嚴厲︰“你喜歡他?”

    沒料到他會是這種反應,肖藝一愣,身體都繃直了。這感覺就像學生時代被叫到老師辦公室訓話,她知道又是為了自己的學習成績,心里沮喪又無可奈何,甚至總覺得有片烏雲徘徊在自己腦袋頂上,讓她整個人都被埋在陰影里︰明明已經很努力了,可再多的付出都得不到回報……

    大概是發覺她非常緊張,陶文卓眉心一松,不過一秒就恢復了平靜的表情,仿佛剛才的一切都是肖藝的錯覺,只隨手撈過玻璃水壺給肖子卓的杯里添了些水,再替她添時才隨口道︰“我會把我的行程排好,陪你一起過去。”

    習慣性地道了聲謝,肖藝還沒從他那比翻書還快的變臉大法中回過神來,躊躇了好一會兒,還是沒忍住小心翼翼地問他︰“不是我自己去嗎?”

    “我也需要配合你的治療。”陶文卓面不改色地回答,還不忘搬出她“挺喜歡”的李醫生,“這是李嵩的原話。”

    原來是李醫生的交代?她點點頭,不好意思地沖他笑笑,“那麻煩你了。”

    陶文卓別開視線沒看她,冷冷淡淡地“嗯”了一聲以作回應。

    坐在肖藝身旁的肖子卓咬著杯口听了許久,大眼楮一會兒瞅瞅爸爸,一會兒瞧瞧媽媽,這時候終于忍不住張了張小牙齒松開杯子,好奇地出聲︰“那爸爸,爸爸會不會,經常來看我和媽媽?”

    目光轉向小朋友,陶文卓迎著他期待的眼神也不急躁,沒有回答,反倒是把問題拋回給他︰“你想不想要爸爸經常來看你和媽媽?”

    小家伙馬上把腦袋點得跟小米啄雞似的,兩只大眼楮也放起了光,“爸爸不出差的時候,就來玩。”他眨巴眨巴眼絞盡腦汁計劃,“還要……還要陪媽媽治病。”

    順手揉一把他的小腦袋瓜,陶文卓翹起嘴角一笑,答得大方,“行,答應你。”

    一旁的肖藝覺得不妥,但又插不上嘴。萬一陶文卓真是一不出差就來找他們,那跟沒離婚有什麼區別呢?不過這都是孩子的要求……孩子畢竟還是需要爸爸的。

    她盯著面前的玻璃杯,先是寄希望于陶文卓不會真的這麼干,再就考慮到他如果真這麼干了,她該實行什麼樣的對策——不治病的時候就避開吧?讓他們父子兩個出去玩,正好她也就可以安心忙茶餐廳那邊的事。

    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她認為這個辦法還算可行,因此等到服務員上菜時,她心里頭也輕松了不少。

    鐵板嫩牛肉被端上來的時候還滋滋響,熱氣騰騰的冒著香氣。小朋友胳膊太短夠不著,肖藝又擔心他被燙著,便夾了牛肉到他碗里︰“吹涼了再吃哦,別燙到舌頭。”“嗯!”肖子卓開心地應了,拿起勺子把碗中的牛肉舀起來,鼓起小臉像那天早上吹豆漿那樣小心地吹。

    肖藝光顧著看他,也沒注意到陶文卓也給她夾了菜。

    她再看自己的碗時,里頭已經多了兩塊牛肉和包括紅椒、青椒、洋蔥在內的配料。飯桌邊坐著的也就三個人,不用想也知道是誰夾的。肖藝不吃洋蔥,抬起頭剛要對陶文卓說呢,就見他早有準備一般回視她,“帶個好頭,在孩子面前不要挑食。”

    于是到了嘴邊的話不得不咽回肚子里,肖藝想了想,拿起筷子夾起碗里的洋蔥片,眼楮一閉就飛快地把它塞進嘴里,胡亂嚼兩下咽下了。那神情還真有些英勇赴死的味道,叫陶文卓看得好笑。

    這間印象餐廳的菜做得都很美味,肖藝作為一個廚子,還特地研究了一會兒他們的風味烤鴨,打算回去以後試著做做看。

    飯後他們就出發去肖子卓說的那個島,路上有一個多小時的車程。小朋友精神了沒一會兒便開始打盹,攤開小胳膊小腿窩坐在後座,小腦袋不停“釣魚”。肖藝見他困了,伸手輕輕掰過他的身子,讓他腦袋枕在自己的腿上,側躺著休息。

    肖子卓迷迷糊糊地在她腿上蹭了蹭,找到一個最舒服的位置睡了。

    車里安靜下來。

    她看見陶文卓把冷氣溫度調高了一些,應該是為了防止孩子感冒。

    不想車里沉默得太尷尬,肖藝想主動開口說點什麼,張張嘴卻又想到一個問題︰該怎麼稱呼陶文卓呢?也不知道她以前是怎麼叫他的。她思考了片刻,還是直接省略了稱呼,小聲問道︰“小卓說的那個島叫什麼名字?”

    “橫擋島。”所幸他也知道她是在對自己說話,答完停頓片刻,忽而不清不爭地補充,“是我跟你第一次約會去的地方,以前講給他听過。”

    這話題有些敏感,她听了一愣,半天拿不定主意該作何反應。

    她腦子是不大好使,但人也不算太遲鈍。其實真正見到陶文卓以後,肖藝就隱隱有種感覺……她覺得陶文卓可能對她還有一點感情。不管他把情緒控制得多好,她都多少能察覺到他某些時候的情緒浮動。

    哪怕只是挪開視線這一個細小的動作,肖藝也能判斷他是在逃避、生氣還是懊惱。

    可她不能確定他到底有沒有要復婚的打算。再怎麼說他還是有刻意和她保持距離的,就算是仍然有點兒感情,也很可能已經打算讓它慢慢淡了。

    “嗯。”想到這兒,她含糊不清地應了一聲,低下頭看看肖子卓,挪動食指輕輕撥了撥他耳際細細軟軟的短發。過了不到半分鐘,她到底是沒按捺住好奇心,抬了頭透過後視鏡望向陶文卓的眼楮,“我能問一下我們離婚的原因嗎?”

    對方也從後視鏡里看了她一眼,“肖銘沒有告訴你?”

    “他說是因為我流掉了孩子,”她回想肖銘的解釋,稍稍皺起了眉頭,抿抿嘴沒有提到另一個原因,“我覺得挺奇怪的。”

    “孩子的事是導火索。”陶文卓沒有否認,視線回到擋風玻璃外的道路上,“我們之間存在很多問題,核心的大概就是我們不能相互信任。”他不著痕跡地再次透過後視鏡瞥了眼她,口吻平靜得像是在說一個與自己不相干的事實,“我媽是個事業型的女人,太獨立,心野了管不住,在我還小的時候就丟下我和我爸,跟別的男人走了。這事對我有一定的影響。我喜歡能獨立的女人,但不代表我希望我的女人很獨立。”

    所以這才是他想要她全職在家帶孩子的原因?這難免出乎肖藝的預料。

    見她表情有些呆愣卻沒有打斷他,陶文卓便繼續平鋪直述︰“你做餐飲業,就算是把茶餐廳開在大學城,也經常要接觸不同的人。加上你這人除了腦子以外,身材和臉都不錯,如果在我出差期間有個稍微有點腦子的人看上你,他會有不下一百種把你騙到手的辦法。”

    他停頓了幾秒,才最後總結,“所以簡單來說,我不放心,也不信你。要是你經濟不能獨立,就不會那麼容易毫無顧忌地拋下這個家——基于這種考慮,我堅持讓你不要開店,留在家里做個全職主婦,我來養你。”

    這一年來陶文卓設想過無數次,要像現在這樣心平氣和地和肖藝談談。他想告訴她他的想法,想跟她商量各退一步,好有個機會破鏡重圓。但是直到今天以前,陶文卓都沒有想過,自己會在這種情況下說出這番話。

    面對從前那個肖藝,他常常會有太多的顧慮。她總是欲言又止,說不出她真正的想法,只一味地想要遠離他。再怎麼執著,在她這樣一次次的拒絕面前,陶文卓也會退縮。他曾經就像大多數人一樣,認為自己與眾不同,擁有值得驕傲的資本。而只有在這麼一次次受挫的時候,他才不得不承認,他其實也只是個普通人。

    更何況這麼些年來,他都沒法改掉跟她說話口不對心的毛病。

    但是在現在的肖藝面前,他沒必要擔心那麼多。因為她根本就不記得他。她不僅不記得他們之間那些值得留念的事,也一並忘了那些不愉快的過去。

    所以哪怕是听他說他們倆的曾經,肖藝也只會像听故事那樣置身事外。

    這樣陶文卓就不會有壓力。即使听上去有那麼點可悲。

    不過他沒想到,肖藝也有盡可能設身處地地思考這件事。

    “那萬一……”她沉默著想了好一會兒,才總算出了聲提出一個假設,一雙漂亮的桃花眼一眨不眨地看著他,語氣里沒有任何惡意,“萬一你喜歡上別人了……要跟我離婚,我該怎麼辦呢?”

    陶文卓握著方向盤的手緊了緊。

    類似的話,她那個時候也說過。看來就算是第二重人格,說到底也還是肖藝嗎?

    “你當時這麼問了我之後,我跟你分房睡了兩個晚上。”他思忖片刻,還是一勾嘴角頗為自嘲地一笑,“估計我懷疑你的時候,你也恨不得跟我分房睡。我們都覺得自己很忠誠,所以問題就在我們都不夠相信對方。”

    現在想想,反倒不再那麼窩火。他們當初也是都一頭鑽進了死胡同里,才會偏執地堅守自己所謂的“底線”,忘了要變通。她腦袋不好使,想不到這點也就算了,不怪她。說到底,還是他的錯更多。一踫上她的事,他就成熟不起來。腦子也跟被驢踢了似的,轉不了彎。

    當然,肖藝不知道他如今心里頭是這麼想的,還坐在後座仔細思索,試著給他好好說說自己的看法︰“我不知道那個時候我是怎麼想的……因為我都不記得了。不過我想了一下,也覺得讓我不工作不太好。”她退一步說,“我可以想辦法多抽時間陪小卓,但是不能不工作。”

    她那小心翼翼的語氣真有些好笑。

    陶文卓頷首,倒是沒提什麼意見,“我知道。”

    然後再沒有下文。

    肖藝等了半分鐘,確定他沒有再主動說些什麼的打算,便又問起另一個她關心的問題︰“你之後準備再婚嗎?”她問完又後知後覺地發現這問題挺微妙,趕忙解釋,“我不是要復婚的意思……”

    擔心自己越描越黑,她蹙了眉為難地想了想,只能老實解釋︰“我是說我現在什麼都不記得,所以剛才說那些話只是單純談談我的想法,希望你不要生氣。”

    “我知道。”陶文卓收回落在後視鏡上的視線,早把她尷尬的表現收進眼底,反應卻意外平靜,“我不會再婚。”

    不會再婚是什麼意思?肖藝眨眨眼,仍舊不能肯定他的態度。

    萬幸,陶文卓也沒老吊著她。

    他沉吟了大約十秒,便慢條斯理地告訴她︰

    “但是我有意願復婚。”

    qijixs_middle



伊莉小說網 | 一朝得子 | 一朝得子最新章節

 ** 作者︰Sunness所寫的《一朝得子》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一朝得子》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一朝得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