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一朝得子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Chapter 09
作者︰Sunness 下載︰一朝得子TXT下載
    橫擋島的炮台頗有歷史。

    由于還是在工作日,來這個小島觀光的旅客並不多。肖子卓到底是個男孩子,見了炮台這類的東西便高興得直跳,爬上爬下地要拍照︰“爸爸!爸爸給我拍!”

    陶文卓便用他帶來的單反給小朋友拍照。

    小朋友繞著炮筒擺出各種造型,最後甚至還要爬上炮筒。陶文卓只好先將單反交給肖藝,上前把他抱了上去。小朋友如願了,像騎馬似的坐在炮筒上,用力朝媽媽揮手,“媽媽也來!”

    快三十歲的人還爬上炮筒照相,實在不太雅觀。肖藝正猶豫著呢,就見小朋友撅起了珊瑚色的小嘴,很是委屈地喊了聲︰“媽媽……”

    心里頓時一軟,肖藝趕忙跑了過去。跟孩子比,面子又算什麼呢?

    可到了炮筒跟前,她才真是覺得有心無力。炮筒遠看著不高,走近一對比才發現那高度很難爬。她手里捧著單反,正觀察著炮筒思考該從哪兒爬上去,便听身旁的陶文卓冷不丁開口︰“拿穩相機。”而後不等她反應,就兩手扶著她的腰直接將她抱上了炮筒。

    之後直到陶文卓給他們母子倆拍照的時候,肖藝都還沒能回過神來。要不是事後陶文卓又輕輕松松將她和肖子卓挨個兒抱下來,她真以為剛才雙腳騰空的感覺是錯覺︰身高優勢也太明顯了……

    小朋友可不像她想得那麼多,大概認為爸爸能把自己抱起來,那抱得起媽媽也是理所當然的。他蹦蹦跳跳跑在前頭,時不時就要停下來擺造型拍照,自個兒玩得不亦樂乎。等到了刻著“金鎖銅關”的石碑面前,小朋友又要拉著爸爸拍照。

    他仰起小腦袋看看“金鎖銅關”四個大字,終于還是忍不住拉拉陶文卓的褲腿︰“爸爸、爸爸!”夸張地抬高兩條小胳膊,肖子卓試著比出一個遠遠超出他身高的高度,滿心期待地仰頭看著陶文卓,“我想,我想高一點!”

    自上而下俯視了小不點幾秒,陶文卓還是蹲下了身,讓孩子坐上自己的肩膀。他蹲著時還好,等慢慢站起來了,一米九三的個子與小家伙一對比,就像個巨人舉起了一只小小的藍精靈。“媽媽你看!我比爸爸還高啦!”小朋友坐在爸爸肩頭,一邊興奮地尖叫一邊揮舞著胳膊,興高采烈地向媽媽那兒揮手。

    肖藝在一旁看得心驚膽戰,真怕他會一個不小心摔下來,嘴里便不住地提醒︰“小心點、小心點……”

    “拍吧。”陶文卓抓穩了孩子的兩條小腿,站到石碑旁示意肖藝。不論是背孩子還是穩住孩子的重心,他都做得相當熟練,顯然深諳此道。

    肖藝卻還是不放心,只得拿好單反想盡快給他們父子兩個拍完照,好讓肖子卓從那麼高的地方下來。她舉著相機把鏡頭對準他們,還沒按下快門就放下相機跑遠了一些,再舉起相機對焦。結果這回她又沒摁下快門,再一次反身跑得更遠,舉了相機看看,才總算給父子倆打了個手勢︰“好了,茄子——”

    拍完後她跑回去把相機還給陶文卓,見他狐疑地接過來問她,“干嘛跑那麼遠?”

    “你太高了……”站得太近的話,都會拍不到小卓。

    陶文卓意味深長地瞧她一眼,沉吟了一會兒才說︰“你可以拍半身。”

    稍稍一愣,肖藝過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立馬紅了臉。

    肖子卓還坐在陶文卓肩頭,咯咯笑著將兩只大眼楮彎成了小月牙︰“媽媽好笨~”他小心地彎腰,一手抱著爸爸的腦袋,一手伸出去有樣學樣地摸摸她的腦袋,“下次……下次就會了!媽媽不哭!”

    剛還只是有些窘迫,這會兒被孩子安慰了,肖藝是真有了要哭的沖動。

    參觀了炮台,他們又買票去島上的爬行動物園逛了一圈。玻璃櫃里種類不同的蛇都懶洋洋地攀在它們棲息的樹枝上,就連最大的那條黃金蟒也只是懶洋洋地圈著樹枝,游客敲敲玻璃它才慢條斯理抬抬腦袋吐一下蛇信子。小朋友想湊近去看,肖藝見了趕緊把他拉回來,生怕這條大蟒蛇突然撲過來嚇壞他。

    另一個小展區連通著這個室內展區與室外展區,頂頭沒有等,游客只能借著外頭透進來天光打量木柵欄後邊的動物。肖子卓趴在木柵欄邊,歪著腦袋看了許久,忍不住指指不遠處那一團團縮成小黑球的東西,好奇地問︰“媽媽那是什麼?”

    肖藝也在觀察它們,一時間答不上來。那些球比皮球還大一些,縮在光線昏暗的角落里,如果不是有木柵欄圍著,甚至很難判斷它們是不是動物。

    還是陶文卓先看出來,出聲解答了小朋友的問題︰“刺蝟。”

    刺蝟?這下肖藝也好奇起來,“它們怎麼不動?”

    “在睡覺。”陶文卓托住肖子卓的胳肢窩,以防他從柵欄上摔下來。

    “刺蝟好懶,”小朋友的視線還沒從那些刺蝟球身上挪開,已經嘟了嘴開始嫌棄,“我都睡醒了……”

    接下來他們看到的爬行動物都非常慵懶。尤其是那只趴在水邊的鱷魚,大張著嘴巴一動不動,簡直要讓圍觀的游客懷疑它是雕像。

    比起它們,跑馬場上的馬倒是活潑。它們才剛開始小跑呢,那顛簸的勁兒就把肖藝驚得差點摔下馬背。她瘦了這麼一次驚就不敢再騎,坐到一旁看著陶文卓帶肖子卓騎馬。他的動作很是嫻熟,帶著孩子卻沒有炫技,只帶孩子騎在馬背上不緊不慢地在跑馬場來回了幾次,過完癮便下了馬。

    肖藝看得出來陶文卓這是以孩子的安全為重,又想起他那句“但是我有意願復婚”,心里頭漸漸生出一種難以言說的情緒。

    他們玩到晚上七點才在島上的中西餐廳吃了晚餐,坐快艇離開。

    回到陶文卓的車邊時,小朋友拉著肖藝的手,已經困倦得打起了哈欠,揉揉眼楮問她︰“媽媽,我們去哪里?”

    她揉揉他細軟的頭發,自己多少也感到有些疲困,“天黑了,要回家休息啦。”

    “那大黃呢?”小朋友眨眨眼,還沒忘了他的抱抱熊。

    “先去我那里拿。”不等肖藝回答,陶文卓就打開駕駛座那邊的車門,率先開口做好了安排,“然後我再送你們回去。”“耶!”孩子听了便精神起來,歡呼一聲,回身給肖藝的大腿來了個熊抱,兩條不安分的小腿一個勁地跳︰“媽媽我們去接大黃回家~”

    小朋友這麼開心,肖藝便也不好多說些什麼,沒有表達異議。

    路上有四十來分鐘的車程,小朋友明明已經很累,卻不打算小睡一會兒,說是要第一個見到大黃。“媽媽,把大黃接回家,大黃要睡在哪里?”他轉動小腦袋瓜計劃著把大黃貸回家以後的事,將那點兒困意掃到了腦後,“我可不可以跟大黃一起睡?”

    搖搖頭,肖藝沒輕易答應他,“你的床太小了。”

    不能跟小伙伴一起睡,小朋友當然是有些失望的。他垂下小腦袋仔細想了想,再抬起頭看向媽媽的眼楮,提出第二種方案︰“那媽媽跟大黃一起睡好不好?”他伸手去捏肖藝的手,可憐巴巴地看著她,“大黃一個人睡,會怕怕。”

    她的床是雙人床,多只抱抱熊也不礙事。因此肖藝考慮了一下,便彎了眼笑笑︰“好,媽媽跟大黃一起睡。”

    小朋友一听,臉上的陰霾立刻被掃去,眉開眼笑地用力親了親她的臉頰,“謝謝媽媽!”

    孩子的情緒總是能傳染給大人,肖藝見肖子卓開心,自己也跟著高興,眉眼兒都彎彎,低下頭拿自己的前額蹭了蹭他的額頭。無意間瞥到後視鏡里陶文卓的眼楮,她才發現他臉上沒有什麼表情。

    一路上陶文卓都保持沉默,沒有開口說半句話。

    察覺到他心情不大好,肖藝也將笑容收斂了幾分。她記得中午有一段時間,他看起來也像現在這樣心情不好。是什麼原因呢?

    她心不在焉地思考了一路,抵達目的地時要不是肖子卓叫她,都還回不過神。

    陶文卓住的小復式樓自帶一間車庫,他沒有把車開進車庫里,只暫時停在樓下,帶了他們進屋。小朋友對這個曾經的家還很熟悉,等陶文卓開了門就小貓似的靈活地鑽進屋子,在玄關換鞋。他埋頭在鞋櫃邊找呀找,找了半天也沒找到他的小拖鞋,迷茫地抓抓小腦袋,而後才想起來小拖鞋在他和媽媽的家里,于是只好取了一雙不合腳的大拖鞋趿上。

    “大黃在大臥室。”陶文卓最後一個進來,瞥見小朋友已經換好了鞋,就自覺把抱抱熊的所在告訴了他。

    小朋友馬上趿著大拖鞋啪嗒啪嗒跑向大臥室。

    這時候肖藝也換上了拖鞋,站在玄關環顧了一眼一樓的擺設。屋子非常寬敞,牆壁的粉刷是常見的白色,偌大的客廳里只有一張沙發、一台茶幾、一台電視和沙發盡頭的一個小圓桌。電話座機擺在小圓桌上,算是客廳里唯一的小部頭物件。

    客廳一頭有兩級小台階連通著餐廳和廚房,陳設也相當單調。餐桌上干干淨淨,沒有一點兒油漬,就像從來沒有人坐在這兒吃過飯。

    “你不經常住這里嗎?”肖藝看看這間單調得過分的屋子,忍不住問道,“屋子里東西好少……”

    在她的印象中,“家”總是很充實的。不管是她父母的家還是她哥哥嫂子的家,都會備著各種生活中可能需要的家用。因此她買了自己的房子以後,也很快將屋子充實起來。它不如陶文卓這套復式樓寬敞,看上去卻比這兒溫馨得多,每一個角落都有在這里找不到的“生氣”。

    難道陶文卓的工作真的忙到他不常住在家里?

    “不出差的時候都住這里。”他的回答口吻輕描淡寫,聲音里沒有任何情緒的浮動,就好像在陳述某個與自己不相干的事實,“原先東西多。你們搬出去以後就沒剩什麼了。一個人住也沒什麼講究,所以沒花時間再添置東西。”

    他說著便同她擦身而過,側過身隨手指了指客廳的沙發,面上神色平靜,“你先坐,我去一趟洗手間。”

    小幅度地頷首,肖藝在客廳的沙發邊坐下,繼續四下里看看,直到听到他合上洗手間大門的動靜,才稍稍放松了緊繃的肩膀。陶文卓白天說過的話還在她腦海中盤旋,她神經變得異常敏感,下意識地就覺得他現在每一句話都暗含深意。

    再瞅瞅這間屋子,她發覺自己沒有什麼沖動上樓瞧瞧。

    這是她曾經生活過的地方。但她再怎麼說都已經沒了那些記憶,沒法對這兒產生什麼懷念的感覺。

    就像明知道陶文卓是自己的前夫,她現在也沒法對他這個“陌生人”生出多少特別的感情。他們之間畢竟不像她和肖子卓有血緣聯系,一旦失去了過去的記憶,他對她來說就僅僅是個陌生人。

    或許愛情就是這麼脆弱,有時候只要缺少了某樣東西,它便可以就此不復存在。

    “媽媽!大黃!”小朋友啪嗒啪嗒的腳步聲傳來,她抬頭就見肖子卓艱難地抱著比他還高的抱抱熊朝她跑過來,一點兒沒發現它可憐的小腳已經在地板上拖了一路。他氣喘吁吁地停在肖藝面前,小心地把大黃送到她懷里,一雙眼楮亮晶晶地看著她︰“媽媽你也抱抱大黃。”

    肖藝配合地接住這只毛茸茸的抱抱熊,笑眯眯地蹭了蹭它的鼻子。小朋友站在一邊,輕輕撫摸它的大腦袋︰“大黃乖……”

    這樣寶貝的模樣,莫名就讓肖藝想起他中午悄悄問過她的那個問題。

    “小卓,”她小聲叫他,揮揮手示意他靠近一些,湊近他的小耳朵問他,“我們把大黃帶走,爸爸會不會生氣?”

    她原本只是猜猜,倒沒想到肖子卓听完竟真的皺起了小眉頭,撅起嘴很是為難。他仔細想了一會兒,還是選擇誠實地告訴媽媽︰“上次媽媽說,我們走了,爸爸就只有一個人在家里。所以……所以媽媽要我把大黃留下來,陪爸爸。”他小心翼翼地瞅瞅肖藝的眼楮,認真收了收小下巴,“爸爸也說,有大黃在,爸爸就不會不高興了。”

    得到意料之外的答案,肖藝不禁愣住。

    原來是她自己要小卓把大黃留下來的?就為了不讓陶文卓太孤單?

    她腦袋里便有些亂。

    之所以跟陶文卓說她要再想想,是因為肖藝還沒有恢復那些與他相關的記憶。她不知道當初選擇和他在一起、繼而又選擇跟他分開的自己,究竟是怎麼考慮的。她也不確定那個自己對陶文卓有什麼樣的感情。

    如果……如果即使到了不得不分開的時候,她其實也還愛著他……

    如果即使還愛著他,也不得不選擇分開——

    那……到底該不該重新開始?

    qijixs_middle



伊莉小說網 | 一朝得子 | 一朝得子最新章節

 ** 作者︰Sunness所寫的《一朝得子》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一朝得子》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一朝得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