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一朝得子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Chapter 10
作者︰Sunness 下載︰一朝得子TXT下載
    捧了冷水洗了把臉,陶文卓兩手撐著盥洗台邊緣,稍稍吁了口氣。

    從洗手間出來正好經過主臥室,他站在門口看了看,沒找到肖子卓的身影。再瞅瞅窗台,發現原先擺在那兒的抱抱熊也沒了蹤影,他便知道是兒子把它抱走了。盯著鋪得平整的床瞧了一會兒,陶文卓難免要自嘲。他以為自己邁出了一步,情況就會有所好轉。卻沒想到肖藝退後的是一大步,用他的幾十步都沒法彌補。

    一年前和她離婚,他知道就算暫時分開,感情也還在。就好像當初他們母子搬走的時候,至少還留了大黃給他。

    可現在,終于是連大黃都要被帶走了。

    收回落在主臥的視線,陶文卓邁開腳步回客廳。

    送肖藝和肖子卓回家的途中,陶文卓幾乎一直是一言不發。小朋友跟媽媽偎在一起,懷里還抱著抱抱熊的胳膊,沒一會兒就累得酣睡過去。肖藝摟著他,稍微側臉看著窗外的街景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難得沉默了一路。

    等到抵達社區內她住處的樓下,她才輕輕摸了摸肖子卓的小腦袋︰“小卓,小卓?到家啦。”

    陶文卓在後視鏡里看到小朋友揉了揉眼楮醒過來,困倦地打了個呵欠。

    他沒有送他們母子上樓。肖藝先下了車,幫著肖子卓把大黃抱出來,再拉他下車以防他摔倒。她來到車窗邊,一手抱著抱抱熊,一手牽著肖子卓,微微低頭看看車里的陶文卓,“晚上開車注意安全。”

    小朋友也拿他肉嘟嘟的小手揉揉眼角,再沖爸爸揮揮手︰“爸爸再見。”

    這場面和一年前他們搬走那天告別的模樣頗為相似。

    目送他們上樓,陶文卓沒有即刻離開。肖藝住在五樓,從車窗可以看到樓道里的感聲燈一層層陸續亮起來,應該是感應到他們母子的腳步聲,替他們照亮了前路。小朋友懵懵懂懂無憂無慮,肖藝忘了一切自然輕松,母子兩個前路光明倒是正常。

    不像陶文卓。

    他坐在車里,始終不想回去。自從他們母子搬出去,那棟復式樓對陶文卓來說就再也算不上“家”。所以提不起勁再好好打點,也不會有沖動想要今早回到那里。甚至有時候,一想到就會感到心煩。

    人的歸屬感畢竟不是與生俱來的。他需要他愛的人和愛他的人。在這點上,他和肖藝一樣,也是和絕對大多數人一樣。

    手扶著方向盤,陶文卓挪回視線,還是準備先離開。

    樓道里卻忽然傳來由遠及近的腳步聲,很匆忙,帶動一層又一層剛熄滅的燈,毫無征兆地照亮了一樓的樓梯口。

    他條件反射地轉頭看過去,就見肖藝抱著那只比她矮二十厘米的抱抱熊,匆匆從樓梯口跑出來,還差點兒摔倒。她伸出一只手扶住一早被搖下來的車窗,氣喘吁吁地在車邊剎住腳步。“你今晚要不要先住這里?”她嘴里還喘著氣,急忙低下腦袋問他,“房子不大,我帶小卓睡主臥,你可以在小卓的房間睡……”

    胸腔里都要沒了氣,她才終于停下來理順呼吸,似乎感到底氣有點兒不足,便泄了氣似的頗有些可憐地看看他︰“我有點話……想跟你說。”

    已經從驚訝的情緒中抽離,陶文卓看著她,沒有立刻給她答復。

    天知道她剛才出現的那一瞬間,他有多害怕。那感覺就像回到了六年前,他在芝加哥的街頭看到她的那晚。他怕眼前的一切都不過是他餓得暈頭轉向之後產生的錯覺。過了這麼多年,她還是喜歡在他最意想不到的時刻出現。不需要電影里飛奔而至的情節,也不需要任何浪漫深情的語言。

    大概有的人本身就是一種帶著希望的光,可以一頭撞進某些人心中那間灰撲撲的房子里,照亮最灰暗的一角。

    陶文卓頓時覺得有些想笑,又說不出笑的理由。

    “你先上去吧。”他終于出了聲。

    肖藝沒明白他的意思,以為他這是要走,明顯地一愣,表現得有點兒措手不及。

    見了她這種反應,陶文卓總算是有了笑一笑的借口。他借機揉一把她的頭發,飛快地扯了扯嘴角不叫她看見︰“我去前面的小超市買換洗的衣服。”末了他再光明正大地笑笑,給了她另一個選擇,“要不你幫我買,我跟阿卓先上去?”

    她又是一愣,意識到他在說什麼以後,才把腦袋搖得像只撥浪鼓。

    而後像是擔心他真讓自己去買,肖藝趕忙就回身跑向樓梯口了。可她沒跑出兩步又停下腳步,想起什麼似的轉過身問他︰“你知道是在幾零幾嗎?”

    陶文卓也沒有不耐煩,“知道。”

    等他買完東西來到她家,她已經幫肖子卓洗完了澡,正在給他撲痱子粉。

    “爸爸!”小朋友見是爸爸來了,便光著身子從沙發上跳下來,一溜煙跑到他跟前,張開兩條小胳膊給他的大長腿來了個熊抱,一身的痱子粉都撲到了陶文卓的褲腿上。陶文卓把他抱起來,“小流氓,回去穿衣服。”

    已經很久沒有晚上和爸爸住在一起,小朋友當然是異常高興的。趁著肖藝去洗澡,他拉著陶文卓到他的小房間,向爸爸展示自己最近的“大作”。認真地一張張翻看那些亂七八糟的畫和描得歪歪扭扭的字,陶文卓摸了他的腦袋正兒八經地給了表揚,然後又順帶考他音標。

    直到看見肖藝洗完澡出來仰頭看鐘,陶文卓才主動把肖子卓抱去主臥睡覺。

    “爸爸,明天早上可不可以帶我去吃米粉?”小朋友在寬軟的床上滾了兩滾,最後抱住身旁抱抱熊毛茸茸的胳膊,眨巴眨巴兩只大眼楮問他。

    “可以。”陶文卓替他蓋好空調被,答應他以後也沒忘了要談條件,“但是你要早點睡。如果等下我跟媽媽說完話你還沒睡著,明天就不能吃米粉。”

    肖子卓使勁點頭,把懷里抱著的熊胳膊提起來遮住眼楮,小身子往被子里頭鑽啊鑽,想把自己埋起來,聲音悶悶地傳出來︰“我乖乖的。”

    被他逗得忍不住一笑,陶文卓揉揉小朋友的頭發,“晚安。”

    小心翼翼地從熊胳膊後頭露出一雙彎彎的眼楮,肖子卓咯咯笑了幾下,“爸爸晚安。”

    陶文卓關了燈走出房間,剛好踫上端著兩杯牛奶等在房門口的肖藝。

    “睡下了?”她小聲問他,得到他點頭的回應才放下心,想了想又不大確定地端高了左手中那杯牛奶,“你要不要喝牛奶?”

    他接受了她的好意。

    他們來到肖子卓的房間談話,以免吵到孩子睡覺。肖藝自覺坐到了小朋友的椅子上,手里捧著一杯溫牛奶,才剛坐下就低了頭向坐到床邊的陶文卓道歉︰“對不起,我不知道大黃是特地留給你的。”

    倒沒想到她的開場白會是這個,陶文卓沉默一會兒,便兀自喝了口牛奶︰“沒事。”他應得輕描淡寫,“不知者無罪。”

    可惜肖藝沒有那麼相信他的話,稍微抬了頭小心地瞅他,“但是我感覺你好像不高興……”

    “沒有。”陶文卓皺了眉,當即否認,“我已經三十歲了,那種小孩子玩的東西我要了有什麼用?”說完心里頭又是一陣焦慮︰沒錯,他已經三十歲了,剛才為什麼還要因為一個小孩子玩的抱抱熊傷春悲秋?

    他這頭還在懊惱,肖藝在那頭就將信將疑地瞧了他一會兒,最終把這個話題略過,低下眼簾盯著杯子里的牛奶繼續道︰“本來我是想跟小卓商量,不把大黃帶回來……但是後來想想,答應孩子的事還是不能不算數。”頓了頓,她兩手捧緊杯子,“所以我覺得,你白天跟我說的事,我們可以試試。”

    心頭猛地一緊,陶文卓抬眼抬眼看向她。

    可以試試?什麼意思?她同意了?復婚?

    後知後覺地發覺自己話里有歧義,肖藝對上他的視線,忙不迭擺手解釋︰“不是!我不是說馬上復婚……只是先處處看……”她聲音越來越小,像是解釋著就意識到這麼快否認不大好,只得可憐巴巴地瞅瞅他的臉,用打個商量的口吻細聲細氣地問他,“你說好不好?”

    想想也不可能有那麼簡單。陶文卓感到踏實了些,但也難免有那麼點落差感。

    他再喝一口牛奶,讓溫熱的液體淌過喉管,把心里頭那點失落統統沖下去,而後才重新同她對視,平靜地憋出兩句多少有些違心的話︰“慢慢來。我沒意見。”

    他看到肖藝緊繃的肩膀明顯放松下來,顯然是松了一大口氣,嘴邊也不自覺舒展開一個傻傻的笑容。

    “其實我挺高興的。因為如果有感情又有孩子,不離總比離要好。”把這個問題談開,她就不怕多說些心里話,不再像剛剛那樣緊張,“而且我感覺你把小卓教得很好,他很需要你。”說到這里,她想起那兩幅畫來,“對了,你有沒有看到音響上那兩張畫?”

    “看到了。把我單獨畫到了一邊。”他一進門就發現了那兩幅畫。說完全沒感覺是假話,但這樣的畫也不是肖子卓頭一次畫,對陶文卓的打擊到底是日漸削弱了。究竟是看開認命還是麻木,誰也說不準。畢竟就算孩子不像親近她那樣親近他,也終究還是他陶文卓的孩子。

    “因為你經常出差。”肖藝點點頭,認真瞧著他,“我有沒有跟你說過,我家也是這樣。”大約是感到口渴,她捧起杯子喝下一口牛奶,“我爸是刑警,不僅要經常出差,還必須手機二十四小時開機待命。他有空管我和我哥的時候,對我們都很嚴格。不過除非是很有必要進行教育,不然他不會犧牲太多他和媽媽在一起的時間來陪我們。就好像在他心里,我媽永遠比我們重要。從小到大都是這樣,我跟我哥就都比較親近我媽。”

    細細的茸毛在燈光下柔和了她臉龐的輪廓,陶文卓安靜地听她回憶,幾乎可以看清她每一根眼睫毛。他們已經很久沒有像這樣心平氣和地長談過。他直到此刻才發現,他居然很懷念這種感覺。無比懷念。

    “這麼多年了,我一直不懂,爸那麼聰明,為什麼明明知道他這樣做會讓我們偏愛媽,還不肯多花點時間陪我們。”肖藝自然不懂他的心境,只專注地繼續講著她的話題,嗓音輕穩,半垂著眼瞼看著杯中的牛奶,好像只有這樣才能保持清醒,找到合適的詞句來敘述,“那天晚上小卓畫那兩幅畫,我才突然想明白。爸他工作之余的時間真的太少了,就算全部用來陪我和哥哥,也不會讓我們對他的感情更深。這樣,對我們的家來說,他和媽的夫妻關系就是維系家庭的關鍵。所以他才寧可多陪媽。”

    她忽而莞爾,“媽也很聰明,所以就算要一個人為我和我哥的事頭疼,她也一直默許爸這麼做。”

    “他們是對好父母。”陶文卓轉了轉手里的杯子,腦海中浮現出那對老夫妻的身影,“不然肖銘不會這麼出色,你這種腦袋也不會有能力拼到今天這樣的生活。”

    作為肖藝曾經的丈夫,他多少也接觸過她的家庭。也是她的家庭讓他切實感受到,其實這世上每個家都各不相同。

    “他們也是對好夫妻。”接下他的話,肖藝咧嘴露出有些傻氣的笑容,而後誠懇地注視著他的眼楮,“我不知道你媽媽的事給了你什麼樣的影響……因為我完全沒有經歷過。但是我覺得,一對夫妻想要長久,一定要雙方都很努力很努力才行。就像我爸和我媽。”

    抿了抿唇,她下意識地矮下視線,轉而又意識到自己在躲避,于是強迫自己重新看向他,與他對視。

    “我也不知道我當時為什麼非得離婚……不過我跟小卓相處這麼多天,真的覺得他很乖,很可愛。他是我的孩子,我很喜歡他。我覺得他有權利得到一個完整的家。如果他沒有,那不是他的錯,是我不夠努力。”

    她情不自禁地捏起了自己的小拇指,明顯有些緊張,卻還是堅持將心里頭醞釀已久的話說了出來︰“我沒有為了小卓努力,也沒有為了你努力、為了自己努力。”她說,“現在你想再努力一把,我很高興。我想跟你一起努力。”

    qijixs_middle



伊莉小說網 | 一朝得子 | 一朝得子最新章節

 ** 作者︰Sunness所寫的《一朝得子》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一朝得子》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一朝得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