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一朝得子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Chapter 11
作者︰Sunness 下載︰一朝得子TXT下載
    真的是肖藝不夠努力?

    陶文卓看著她,心里一方面有少許欣慰和感動,一方面又多多少少感到憂慮。他很清楚,現在的肖藝之所以能這麼積極樂觀,除了是因為想要負起一個作為母親的責任,便是因為她沒有從前跟他相處的記憶。就像她說的,她不知道當初的肖藝為什麼要選擇和他離婚。

    但她非要和他離婚的理由,才是真正的癥結所在。陶文卓知道他們之間最大的問題是不能相互信任,他能深究自身的原因,卻沒法探知肖藝的心結。

    而現在的肖藝也不明白。唯一清楚真相的肖藝已經躲了起來。

    如果不能搞清楚她當初的想法,誰都不能保證歷史會不會重演。陶文卓習慣把事情往最壞的情況設想,所以一旦重新開始,也要做好失敗的準備。

    不過那樣也沒關系。

    既然她是肖藝,他就沒有理由退縮。這是他自己的選擇。

    因此陶文卓笑笑,伸手揉一把肖藝的腦袋︰“要是當時也拎得清,就沒這麼多事了。”

    他不想讓肖藝這麼快意識到事情的復雜性,也算是一種鼓勵。畢竟他們需要一個好的開始,而她那容量有限又運轉緩慢的腦袋,絕對想不通那些復雜的問題。一切只能慢慢來。

    還不習慣這麼被揉腦袋,肖藝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頭發,稍嫌靦腆地一笑,又想起另一碼事來,開口跟他商量,“以後你有時間,可不可以跟我講講我們以前的事?”

    “找時間慢慢告訴你。”看得出來她是好奇,陶文卓也沒拒絕,“你以前比現在要蠢很多。”

    “我也記得我以前傻傻的。”她認真地點頭表示贊同。

    喝了口杯里剩下的牛奶,陶文卓抬起眼皮掃她一眼,“現在也不聰明。”

    肖藝臉一紅,大概也知道他說的是實話,張張嘴半天找不到詞兒來反駁,最後只好從椅子上站起來,盤算著早些抽身了︰“那你喝完牛奶,就洗個澡早點休息吧。或者你想去客廳看電視也可以……還有上網……”她接著就想起無線網絡的事來,“對,我還沒有告訴你家里wifi的密碼……”

    “840713麼?”

    她傻傻捧著牛奶杯立在原地,張大眼驚訝地看看他,“你怎麼會知道?”

    嘴唇還貼著杯口,陶文卓在杯中牛奶冒出的點點熱氣里微微眯起眼,答得漫不經心︰“你所有密碼都是這個。”

    頓時噎住,肖藝的臉變得比剛才還要紅,磕磕巴巴說了句“你早點休息”,就端著杯子腳步僵硬地離開了房間。陶文卓听見她把杯子送到廚房的動靜,又听著她的腳步聲轉向洗手間。等到她漱了口回主臥,他才把盛牛奶的杯子擱到肖子卓的兒童書桌上。

    陶文卓晚上從不喝牛奶。以前肖藝會給他泡紅茶,現在倒是真的什麼都忘了。

    放在床頭的手機震動起來,他瞥了眼來電顯示,抬手將手機撈過來,站起身,滑動手機屏幕接通了電話。那頭很快傳來肖銘略顯慵懶的嗓音︰“方便接電話嗎?”

    挑了挑眉,陶文卓沒吃他這虛偽的一套,“你都已經打過來了,還問方不方便?”

    電話那頭的肖銘愉快地哼笑了一聲,像是很滿意他這種直白的說話方式︰“我回了一趟爸媽家,找到了之前留下的病歷。”他那頭傳來關車門的聲響,應該是因為他已經跨進了車里,“你之前跟我說……她是為什麼流產來著?”

    “情緒波動太大。”緩步來到床邊,陶文卓伸出骨節分明的手撩開窗簾,把這個他重復了無數遍的答案說出來,語氣里听不出情緒起伏,“是我的問題。那段時間我們在吵架。”

    “哦。”肖銘對此似乎興致缺缺,簡單回了他一個字,便話鋒一轉︰“那你知不知道她有多囊卵巢綜合癥?”

    陶文卓抬在半空中的手一僵,窗簾從指縫間滑下去。他皺了皺眉,頭一次不能確定自己听到了什麼,“什麼?”

    “她有多囊卵巢綜合癥。流產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另一頭的肖銘卻比他平靜得多,語速平緩,口吻自然,仿佛只是茶余飯後的閑談,“她不僅沒告訴你,也沒告訴我和爸媽。”而後他停頓片刻,才以通知的語氣繼續,“這個情況我會告訴李嵩。”

    “嗯。”同樣是只給了他一個字的回應,陶文卓不再開口。

    好不容易平復了一些的情緒又隱隱開始波動。

    多囊卵巢綜合癥?為什麼肖藝從來沒有和他提過?她懷肖子卓的時候就做過全面的檢查,當時並沒有問題。所以是在生下肖子卓以後生的病嗎?但如果真是這樣,她又怎麼可能懷上第二個孩子?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回想肖藝這幾年的表現,一時間腦海里的零碎畫面紛沓而至,卻找不到任何蛛絲馬跡。陶文卓難免感到焦躁。為什麼他都沒有注意到?肖藝是藏不住心事的人,她的情緒應該會有所流露。

    還是說……

    那就是在他們兩個冷戰期間發生的事?

    他思緒還亂著,肖銘在電話那頭卻不給他好好思考的機會。“陶文卓,”他叫他,“沒有安全感,她不可能完全依賴你。所以我當初才不看好你們倆。”話已至此,肖銘便順道將部分實話托出,語調還和往常一樣不緊不慢,“說老實話,我覺得最好一輩子都不要談戀愛結婚。她可以有一份工作,交幾個朋友。也可以跟我和喬楚住一起。等爸媽都不在了,我會照顧她。”

    這些“大實話”太過刺耳,倒是把陶文卓鑽進記憶深處尋找線索的思緒拉了回來。

    “難得听你說這麼不切實際的話。”他扯了扯嘴角冷笑,一點也不留情面地給他刺激回去,“不要忘了你和你老婆都是刑警,工作忙就算了,自己的生命安全都沒辦法保障,養女兒已經很困難,還想照顧?”

    肖銘再次輕笑起來,陶文卓听了甚至都能想象出他此刻笑眯眯的表情。肖銘跟肖藝一樣愛笑,但和肖藝不同,他的笑臉里時不時會藏著把刀,帶著股渾然天成的殺氣,總要捅人幾下才肯罷休。當年陶文卓剛和肖藝在一起的時候,每回看見肖銘對自己笑,都會警惕地以為他要上來揍他。

    當然,此時隔著電話,肖銘是不可能動手的。他只會動嘴︰“是啊,不然怎麼會退而求其次,放任跟你交往跟你結婚,最後又離婚?”

    將手攏進褲兜里,陶文卓已經徹底冷靜下來,沒準備再跟他廢話,“你想說什麼就直說,不要浪費時間。”

    所幸肖銘也不介意他這種一點兒都不客氣的態度,又頗為輕松地笑了笑,才慢條斯理地開口︰“陶文卓,我家里各個都是明白人,你打的什麼主意,我們都知道。沒阻止,是因為你人品總體來說不錯,客觀來說對也很好。另外,離婚這種事,說白了不論是什麼情況,雙方都會有過錯。我護著我妹,但不代表我這人心里沒譜。你們都是成年人了,自己的問題自己解決,我不會管。”

    他儼然是一副家長的口吻,不繞著彎說話,卻也不像長輩那樣語重心長,“不過我建議你不要把什麼事都想得那麼理所當然。你以前是怎麼看的?覺得她特傻特可愛,好像就是因為太傻了所以根本沒什麼煩惱對不對?她平時跟你聊的也都是開心事吧?但那就代表她每天都過得很如意嗎?”

    陶文卓低垂著眼瞼遠眺窗外的夜景,只字不語。

    從前他是怎麼看肖藝的?肖銘的話有多少準確性,陶文卓自己清楚。在真正意識到肖藝也缺乏安全感的時候,他已經沒辦法挽留她。相處了近十年才認識到她這一點,也只能怪他自己。

    肖銘大抵也是知道他明白這些,才會把話直截了當地說出來。

    “腦子是發育慢了點,但再小的孩子對某些傷害都會記憶深刻,等他們長到能明白那是種傷害的年紀,這些傷害就會跟著他們一輩子。她反應慢,不懂,但不代表她懂了之後就不會難受。我跟她一起長大,她有什麼連爸媽都沒告訴的事也會告訴我,有時候我比她自己都清楚她可能受過什麼傷害。她沒安全感,是因為她吃過太多虧,這些都要影響她一輩子。”

    他一字一句里沒有任何著重強調的地方,只平平淡淡地敘述,話語間卻透著股不容置喙的味道,“所以你想清楚,你到底受不受得了,還有你能不能為了她去改變。要是你做不到,就走遠點,偶爾來看看孩子,也夠了。”

    這個問題陶文卓想了整整一年。而直到此時此刻,哪怕是知道肖藝患上了解離性人格疾患,哪怕是知道治愈的可能性堪比癌癥晚期,他也沒有想過要改變他的決定。

    “我知道。”所以陶文卓慢慢道,“我考慮得很清楚。你該干什麼干什麼,不用管。”

    似乎並不驚訝于他的回答,電話另一頭的肖銘隨口應一聲,便繼續︰“你也不要怪我把話說得這麼難听。我只有這麼一個妹妹,她腦子又太不好使,要是我都不護著她,哪還能指望別人護著她。”

    仍是不吃他這一套,陶文卓皮笑肉不笑地翹了翹嘴角,“你也沒有真正護好她。不然她不至于變成現在這樣。”

    肖銘的笑聲里便總算多了幾分真情實意,“是,這點你倒是真沒說錯。”

    兩個大男人聊完了正事,自然就不再侃些別的,道了別掛斷電話。

    不過一個晚上就被他們兄妹兩個陸續約談,陶文卓腦袋里有太多事情需要理清,自然不可能有多少睡意。他沒有急著去洗澡,只坐在床沿望著窗外,凝神思考。城市不滅的霓虹燈與黑夜的一角相融,更遠的天際被映成絳紫色,在夜幕中暈開一層渾濁的光明。

    他盯著那接近黑色的一角,也不知道自己究竟這麼坐了多久。

    直到門外的客廳傳來急匆匆的腳步聲,陶文卓才抬起手腕看了眼腕表上的時間,已經是凌晨一點。他起身打開房門,借著屋里透出來的光,看見肖藝正背對著他在玄關換鞋。她一頭長發沒來得及梳理,就這麼柔順地披散在肩頭,身上的睡衣也已經換下來,此刻是一身裙擺及膝的連衣裙,手里拿著鑰匙和錢包,看樣子是急著出門。

    陶文卓禁不住皺了眉,走上前打開客廳的頂燈,“這麼晚還要出去?”

    被突然亮起來的燈嚇了一跳,肖藝觸電似的回過頭來,看清他的臉後便是一愣,有些不敢相信地翕張了一下嘴唇︰“阿卓?”

    久違的稱呼讓陶文卓反射性地停下了邁向她的腳步。他停在原地,隔著幾步遠的距離看著她,半秒鐘過後才略略眯起了眼。

    而肖藝還處在驚訝的情緒中,見他半天沒吭聲,只得再主動開腔︰“你怎麼……在這里?”

    心中懸著的石頭落下,陶文卓不自覺僵硬起來的肩膀也已經放松。

    他注視她的眼楮,稍稍蠕動雙唇,聲帶振動,將心底那個呼之欲出的名字平緩而篤定地念了出來。

    ——“。”

    qijixs_middle



伊莉小說網 | 一朝得子 | 一朝得子最新章節

 ** 作者︰Sunness所寫的《一朝得子》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一朝得子》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一朝得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