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一朝得子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Chapter 12
作者︰Sunness 下載︰一朝得子TXT下載
    肖藝記得自己喝了很多酒。

    後來很長一段時間,她都非常消沉。大概是因為她狀態不好,肖子卓都被她嚇哭了一回,總以為媽媽是生病了,會丟下他死掉。小朋友的想法總是簡單而直接,小小的天地里又只有媽媽,一想到媽媽會生病會死掉,就好像天快要塌下來,撅起紅紅的小嘴巴便把鼻子一皺哭起來。

    “我不要媽媽生病……”他一雙大眼楮里盈滿了淚水,眼淚珠子成串兒往下掉,小身子還沾滿了香皂泡沫,就這麼挺直背脊乖乖地坐在浴室的小板凳上,那副委屈的“我會乖乖的,媽媽不要丟下我”的模樣讓肖藝看得心里一陣陣發緊。

    她連忙抱住小朋友,也顧不上他渾身的肥皂泡沫,像從前哄他睡覺那樣,一下一下輕輕拍著他的背安慰︰“乖乖乖,媽媽還沒確定是生病呢?小卓不哭啊……是媽媽不好,媽媽亂講……”

    其實她是真的病了。肖藝自己很清楚。她活了近三十年,從沒有哪段時間如現在一樣,幾乎一年半以來都沉浸在一種焦慮痛苦的情緒中,難以自拔。以前她滴酒不沾,如今卻為了逃避這種情緒而學會了喝酒。

    她反應是慢了些,但不至于一年半了還不能意識到,她這是心病。

    心病該怎樣治療?肖藝一開始以為她能自我調節。可她漸漸發覺,她甚至不能找到她的心結在哪里。只是因為失去了第二個孩子嗎?她知道自己再次懷孕的同時,就已經知道自己患了多囊卵巢綜合癥。她明白這個孩子很可能會因為這個病而流掉,更何況那段時間她的心情就相當糟糕。

    所以真正流產時,肖藝的情緒並沒有太激動。她只覺得心里很空。

    再之後和陶文卓離婚,便成了順理成章的事。她看得出來他想跟她好好談談,但她沒有辦法開口。她怕自己一說話就會忍不住掉眼淚。她剛得知自己懷上第二胎而又得了多囊卵巢綜合癥的那段時間,陶文卓還在外地出差。肖藝的情緒卻臨近崩潰。她每晚都會把自己關在浴室里大哭,為了不影響肖子卓睡覺,還將蓬頭打開掩蓋哭聲。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為什麼要哭,她控制不了她的情緒。

    而等到自然流產,等到和陶文卓離婚,肖藝已經沒了流眼淚的沖動。她很平靜,異常清醒。

    帶著肖子卓搬到原先買的這間小房子里以後,那種平靜日漸演化為壓抑。她不論是做什麼都提不起勁,寢食難安,一天天消瘦下來。

    直到看見肖子卓哭,看見他哭得那麼傷心,肖藝才恍惚中從那種壓抑的情緒中抽離了一會兒。她清醒了些。她意識到孩子需要她,她不能再這麼消沉下去。如果生病了,她必須去看病。她要振作,孩子不能沒有她。

    因此肖藝托肖銘聯系了李嵩,他的高中同學,從國外進修回來不久,現在是個比較有名的心理醫生。

    第二天她就去了醫院。

    由于之前見過面,肖藝和李嵩對彼此都稍有了解。他沒有急著給她治療,而是端了杯溫開水給她,坐下來很平常地跟她聊天。大約是出于對醫生、對哥哥朋友的信賴,肖藝在和李嵩聊天的過程中,多少放松下來。

    她和他聊一些瑣碎事,全都是她沒有機會對別人說的。李嵩專注地听她講,有時也會問她幾個小問題,讓她回想起許多她不能靠自己想起來的事情。肖藝也不記得自己和他聊了多久,只不過從某個時刻開始,她的意識就變得有些恍惚了。

    當她再次回過神來,已經到了晚上。她坐在家中主臥的小書桌前,開著台燈,手里拿著自己的手機。屏幕上顯示的是陳玉婷發來的一條短信,內容很簡單,是她的銀行卡號和密碼。

    肖藝猛然間清醒,心底一陣發慌。

    為什麼陳玉婷要告訴她她的銀行卡號和密碼?

    肖藝跟陳玉婷是高中同學,兩人認識了十幾年,關系一直很好。陳玉婷家里窮,一來自己成績不好,二來付不起大學學費,便沒有念大學,高中一畢業就出去打工。肖藝在大學城開了茶餐廳,想起陳玉婷沒有穩定的工作,就雇她來做店里的收銀員。開店初期踫到過不少麻煩,陳玉婷都陪著肖藝一起走過來了,她們的感情自然比從前更深。

    但陳玉婷結婚早,丈夫劉濤又是個不靠譜的男人。他人懶,不愛出去工作,家里的開銷都要靠陳玉婷那點算不上豐厚的收入。陳玉婷二十一歲就給他生了個兒子,他不僅沒有改變,成天待在家里也從不帶孩子。最關鍵的是,他喜歡喝酒,一喝高了便會動手打陳玉婷。這些年來,陳玉婷不下八次被劉濤打得鼻青臉腫,從家里跑出來不敢再回去,只能投奔到肖藝這兒來。

    肖藝勸過陳玉婷離婚,卻又奈何不了她心軟︰每回酒醒了,劉濤都要跑來找她,跪著向她道歉。一個大男人就這麼跪在那里,流著眼淚求她不要離開他。陳玉婷對他有感情,又考慮到孩子,便都一次次忍了,原諒了他,可再怎麼警告都抵不過他一次次再犯。

    任肖藝腦子再笨,也看出了這里頭的規律。雖然不能理解,但她知道陳玉婷是不可能離開劉濤的。問題是,她離不開劉濤,同時又被這種痛苦折磨,幾乎快要瘋掉。

    肖藝便害怕。她有種強烈的感覺,陳玉婷突然發短信告訴她她的銀行卡和密碼,是準備要自殺。

    于是肖藝一邊開了免提給陳玉婷打電話,一邊急匆匆地換了衣服。電話沒有接通,嘟嘟嘟的忙音倒是吵醒了睡得正香的肖子卓。

    “媽媽……”小朋友揉著眼楮迷迷糊糊地出聲,嚇了肖藝一跳。她沒想到肖子卓今晚是和她睡一起的,回頭一看還發現他懷里抱著大黃,腦子便一亂︰大黃為什麼會在這里?

    可惜當務之急是去找陳玉婷,肖藝只好把這些想不通的問題拋到腦後,俯身摸摸肖子卓的額頭,小聲哄他︰“小卓乖,陪大黃繼續睡,媽媽出去一趟,很快回來,好不好?”

    好在小朋友還是半睡半醒的狀態,也沒有哭鬧,只睡眼朦朧地點了點頭,就抱著抱抱熊的大胳膊扭了扭身子,找到枕頭上最舒服的位置繼續睡了。肖藝確認他睡著,便拿上錢包和鑰匙,急急忙忙走出房間打算出門。

    她低著頭在玄關換鞋,身後冷不丁就響起一個熟悉的聲音︰“這麼晚還要出去?”

    身體下意識地一震,肖藝扭過頭來,便瞧見陶文卓站在距離她幾步遠的地方,正皺著眉看她。他穿著假期才會換上的休閑襯衫和牛仔褲。肖藝已經很久沒有見過他這樣打扮,畢竟自從他們離婚,他每次過來看肖子卓時都是剛出差回來,身上穿的一定是西裝。

    “阿卓?”她難掩臉上驚訝的表情,“你怎麼……在這里?”

    不只大黃在這里,陶文卓也在這里?為什麼?她怎麼一點都不記得他是什麼時候過來的?

    然而陶文卓沒有回答她的問題。

    他神情微微一變,最終張嘴也只是叫她的名字,“。”

    那個瞬間,肖藝明顯地感覺得到,他有話要對她說。而且會是很多很多的話。肖藝突然感到恐慌。她還沒忘了陳玉婷的事,情急之下便三兩步上前拉住了他的衣袖︰“你有沒有開車過來?”她向他求助,“能不能送我去玉婷那里……我收到她的短信,我怕她想不開……”

    或許是看出了事情的嚴重性,陶文卓蹙緊眉心瞧了她兩秒,頷首︰“我送你過去。”

    陳玉婷住的小區距肖藝住的社區不遠,他們開車過去只需要十分鐘。夏天的夜里,陶文卓沒有熱車就將車從停車場開了出去。路上他一面注意著路面情況,一面不忘問清楚狀況,“她在短信里說什麼了?”

    “只告訴了我她的銀行卡號和密碼……”肖藝精神相當緊張,她左手緊捏錢包和鑰匙,右手則握著手機不停重撥陳玉婷的號碼,思緒都變得混亂起來,“我很怕……我之前在網上查過抑郁癥的表現,我覺得玉婷很可能有抑郁癥……她突然把銀行卡號和密碼告訴我,我怕她會想自殺……”

    “先不要急,很快就到了。”他簡單安撫她,盡管沒有什麼實際作用。

    十分鐘後他們抵達那個小區,肖藝沒有等他就先下了車,用最快的速度跑向陳玉婷住的那棟樓,還險些被石頭絆倒。沿著最近的小路七拐八拐,她在距離那棟樓還有兩百多米遠的時候,就借著路燈的燈光,看到了陳玉婷在五樓陽台上的身影。

    她已經攀上了陽台的護欄,身上還穿著粉色的睡衣,單薄的身影在七月夜間的習習涼風中搖搖欲墜。

    “玉婷!”心髒快要跳到嗓子眼里,肖藝拼了命地跑過去,大聲喊著她的名字,“別跳,別跳!玉婷!”

    下一秒,她卻眼睜睜地看著那個身影從五樓一躍而下。

    人腦在某個瞬間真的可以回想起很多東西。比如這一刻,肖藝的腦海中就閃過她懷上第二胎時,陳玉婷小心地彎腰,用耳朵貼著她的肚子,難得笑得開心︰“要是個女兒就好了。”她說,“要是個女兒呀,以後就可以嫁給我兒子。這樣我們就能做親家了,也算是一家人了吧?”

    然後,在那個身影墜地以前,肖藝感覺到有人追上了自己,猛地拽了她的胳膊,捂住她的眼楮。

    那是雙很大的手。說不上什麼原因,肖藝卻知道是陶文卓來了。

    可是玉婷走了。

    “不要看。”陶文卓把肖藝拽到懷里,按著她的後腦勺不讓她轉頭。她的前額緊貼著他的胸口,能夠清楚地听見他胸腔微微震動,熟悉的聲音在她頭頂上方不斷重復︰“我叫救護車過來。不要轉頭,。什麼事都沒有。閉上眼楮。”

    持續了一年半的那種情緒一股腦翻涌上來,幾乎要把肖藝淹沒。她想哭又哭不出來,而這種狀態也僅有兩秒,她就眼前一黑。

    睡一覺吧。她告訴自己。媽總說,睡一覺,什麼都會過去的。睜開眼又是新的一天。

    即使新的一天也會很難過。

    作者有話要說︰上章有沒有小天使看出來,原本的回來了?

    qijixs_middle



伊莉小說網 | 一朝得子 | 一朝得子最新章節

 ** 作者︰Sunness所寫的《一朝得子》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一朝得子》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一朝得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