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一朝得子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Chapter 14
作者︰Sunness 下載︰一朝得子TXT下載
    陳玉婷把家里收拾得很干淨。

    肖藝跟著警察一起進屋,站在玄關還能看到陳玉婷留在陽台邊的拖鞋。“嗯?還有人在家?”警察注意到門口一雙男式皮鞋,而後兀自走進屋里,陸續在廚房、廁所和主次臥室門口看了看,最後推門進了主臥,“同志?同志醒醒!”

    立在大門邊挪不動腳步,肖藝呆愣地盯著陽台上那雙拖鞋失神,倒是一直陪在她身邊的陶文卓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指指主臥的方向︰“要不要過去看看?”

    緩慢搖搖腦袋,她視線依然滯留在那雙拖鞋上,臉上神情也沒有多少變化。陶文卓便自己走到主臥門旁,看了眼里頭的情況再回到她身邊,“是劉濤。喝高了,還沒醒來。”

    機械地點了點頭,肖藝腦子里一片茫然,只覺得站得有些累了,就慢慢蹲下/身,抱住膝蓋,鴕鳥似的縮著脖子,繼續遠遠看著那雙拖鞋。陶文卓也蹲下來,伸手攬住她的胳膊。“。”他環顧整間屋子一眼,放輕了聲線告訴她,“陳玉婷把屋子收拾得很整齊。她是做好了準備的。”低下眼瞼可以看見她頭頂的發旋,他抬起另一只手摸摸她的腦袋,“這不是你的錯。你晚來早來,她的選擇都不會變。知道嗎?”

    這還是肖藝頭一次听到陶文卓叫她“”。跟她親近的人基本都這麼叫她,可能陶文卓從前也是這麼叫的,但是她已經不記得了。她統統都忘了。那玉婷呢?玉婷是不是也忘記了?忘記了孩子,忘記了朋友……忘記了很多很多。

    抬頭去看陶文卓的眼楮,肖藝想讓自己的臉不那麼僵硬,卻擺不出任何表情。

    “真的嗎?”她一開口才發現自己的嗓音很是沙啞,“你是不是騙我……玉婷不會丟下小琛的……也不會丟下我……她一直說她把我當妹妹的……”她還能想起陳玉婷從陽台跳下去的那一幕,不論自己多拼命地喊都沒法阻止,“肯定是我來太晚了……”

    為什麼總是這樣呢?從小到大,有那麼多事,不管她有多努力,都依舊爭取不來。高考以後肖藝也曾消沉過一段時間,她反復思考這個問題,怎麼也得不出答案。最後還是母親喬茵夜里陪著她一起睡,輕輕告訴了她一個道理︰“,有些東西不是靠努力就能爭取到的。你不是背過《赤壁賦》嗎?里面有一句話,‘且夫天地之間,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雖一毫而莫取’。所以該是你的,總會是你的。不是你的,就爭取不來。”她像對小時候的肖藝那樣輕柔地拍她的背,“高考不是唯一的路。你不適合讀書,不代表你沒有別的才能。以前我們只是走錯了路而已,現在我們重新開始,走真正屬于的路,好不好?”

    那時候肖藝還懵懵懂懂,不太明白喬茵話里的深意。她只是記住了那句話︰並不是所有東西都能靠努力爭取到。

    難道玉婷也是這樣嗎?不管她怎樣努力去挽留,玉婷也非得跳下去不可嗎?

    “陳玉婷病了,。”陶文卓的聲音在頭頂上方響起,沉穩有力,就好像話里沒有半點摻假,“她得的是抑郁癥。因為太痛苦了,所以不會去考慮別的。”

    視線終于被眼淚模糊了。肖藝想看清他的臉,想從他的表情判斷他有沒有騙她,但她眼里全是眼淚,眨掉了又漫上來,怎麼也退不下去。

    “所以也不管小琛了嗎?”她講話便帶著哭腔,“小琛還這麼小……”

    這回陶文卓沒有回答她。他仍舊攬著她,扶她起身。肖藝兩腿發麻,要不是他攙著,整個人都要滑坐下去。他把她扶到客廳的沙發上,力道不大地按著她的腦側,好讓她偎著他,不需要太費勁。她一直在掉眼淚,記不清自己到底哭了多久。

    這期間雖然是半夜,但樓上樓下也有不少鄰居听說有人自殺,特地過來看看。警察叫醒了劉濤,他神志不清,一問三不知,直到听說陳玉婷跳樓自殺了,才跌跌撞撞地從主臥跑出來,跑到陽台邊趴跪下來,驚愕地看著樓底下陳玉婷的尸體。

    警察又過來問了陶文卓幾個問題,確認陳玉婷是自殺以後,便把接下來的事都交給死者家屬處理。

    “玉婷……玉婷……”劉濤受到了極大的刺激,從跑到陽台開始就再沒回過頭,自始至終趴在護欄邊,兩眼發直地盯著樓下的尸體,面色慘白如紙,雙唇發顫,嘴里反復念著陳玉婷的名字。

    他這種狀態顯然不能處理後事。陶文卓不得不幫著找到了陳玉婷留下的手機,先聯系了她的娘家,再聯系劉家報喪,順道將劉濤情緒失控的事提了提。陳玉婷有個表弟住在x市,大約也是接到了父母的通知,沒過四十分鐘就趕了過來。

    肖藝縮在沙發上,默不作聲地看了看這個表弟陌生的臉。她知道陳玉婷有這麼個表弟。但這麼多年了,即使是在陳玉婷生產的時候,他也沒有出現過。

    陶文卓和他簡單交談了幾句,就過來拉上她離開。

    開車回家的路上,肖藝側著臉失神地望著窗外,一個字都說不出來。社區里露天的車位已經被佔滿,保安不肯放沒有登記過的私家車進去。陶文卓只好把車停在社區外。他下車,又繞過來替她開了車門,見她從車里出來的動作緩慢,也沒有催促。

    她下了車,讓到一邊看陶文卓關車門,然後就再也挪不動腳步。

    或許是因為時間真的太晚了,肖藝覺得很累。她累得好像兩只腳有千斤重,想抬也抬不起來,真真正正的心有余而力不足。陶文卓已經走出了兩步遠,她還迷茫地站在原地,不知道該怎麼辦,嘴里也發不出聲。

    幸好陶文卓發覺她沒有跟上來,又停下腳步回過頭來看她。

    “累了?”他對上她的視線,問她。

    肖藝點點頭。她原意是想回去車里休息一會兒,沒想到陶文卓得到回答便走過來,在她跟前蹲下︰“上來,我背你。”

    傻傻盯著他那身熨得平整的西裝,肖藝運轉遲緩的大腦有些反應不過來。她雖然答應了陶文卓要重新開始,但還沒有和他熟到能讓他背的地步。再說她也是快三十歲的人了,還這麼讓人背總歸是不太好的。

    可是一想到這麼晚了他還一直陪著她,她又覺得自己如果太見外,也實在對不起他。于是肖藝還是順從地趴到他背上,摟住了他的脖子。

    陶文卓人很高,被他背著感覺便不大一樣。

    深夜也只有街邊的路燈還在照亮前路,直至天光依稀透出來才會熄滅。肖藝的臉頰靠著陶文卓的肩膀,垂眼一言不發地看了兩人短短的影子許久,才嗓音細如蚊蠅地出聲︰“你認不認識玉婷?”

    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陶文卓的身體好像有一瞬間的僵硬。

    “認識。”然後他才平靜地回答,“她以前經常來家里找你。”

    “對……你剛剛都認出劉濤了……”她咕噥了一句,遲鈍地想起他剛才在陳玉婷家的表現。

    接下來便一路無言。

    回到家門口時,肖藝才恢復了一點力氣。打開門進了屋,她先輕手輕腳地來到主臥,開了小書桌上的台燈,把燈光調到最暗。肖子卓不知什麼時候把被子踢了,縮在抱抱熊懷里睡得香甜。他胳肢窩下還夾著抱抱熊的胳膊,一條小腿壓在抱抱熊的肚子上,就好像正和抱抱熊親密地擁抱在一塊兒。

    肖藝坐到床邊,小心地伸手捋了捋小朋友額前的碎發,然後又把手伸進他的衣擺里看看他背上有沒有汗水,確認衣服是干的,才給他掖好空調被,防止他感冒。

    坐在床畔瞧了他一會兒,她才起身,輕輕關了燈離開,把房門合上。

    浴室里傳來水聲,應該是陶文卓在洗澡。肖藝走到沙發邊坐下,腦子里有點兒空。她就這麼坐在黑暗里發呆,就連陶文卓從浴室里出來,都沒有發覺。還是他坐到她身旁,拿手肘稍稍推了推她的胳膊,才讓她回過神。

    “去睡一覺。”他沒有和她挨得太近,頭上還裹著毛巾擦頭發,“再過幾個小時先把小卓送到陳姨那里,我跟你一起去殯儀館參加追悼儀式。”

    “嗯。”她頷首,慢慢站起來,“你也早點睡。”

    她回了房,在肖子卓身邊躺下,從背後抱著他小小軟軟的身體,在黑暗中睜著眼看著窗口。闃黑的夜里隱隱還能听見門外頭刻意壓低的說話聲,她听了很久,把零零碎碎的字句拼湊在一起,大約猜到是陶文卓在幫陳家聯系殯儀館。

    直到天光從窗簾的縫隙中透進來刺破屋子里的暗色,肖藝才意識到自己一直睜著眼沒有睡著。

    客廳里已經沒有人聲,她小心翼翼地爬起來,不驚動尚在熟睡的小朋友。

    走出房間,剛好能看見陶文卓側著身臥在沙發上。沙發的長度對他而言還太短,他不得不曲起腿,兩條胳膊環抱在胸前,腦袋枕著沙發的一頭。肖藝到廁所洗漱完出來,他還沒醒。大抵也是睡得晚,累了一天,還需要休息。

    她便沒有吵醒他,腳步無聲地經過客廳,去廚房做早餐。

    打開冰箱的時候,肖藝無意間瞥見冰箱門上留下來的兩罐啤酒,想起前幾天扔掉的那些,突然就有些失神。之前她沒有多想,現在才覺得古怪。冰箱里備著那麼多啤酒,一定是有人要喝的。但她一個人帶著肖子卓住在這里,喝酒的會是誰?

    還喝得那麼多。

    她正想著這事,就听見肖子卓從房間里跑了出來,  瞪跑到客廳開始騷擾陶文卓︰“爸爸!爸爸起床啦!”

    孩子和大人都起來了,肖藝自然就沒時間多想,趕緊取了速凍饅頭出來蒸,又把昨晚泡好的黃豆放進豆漿機里打豆漿。等她端了早餐出來,陶文卓也已經洗漱好,帶了換好衣服的肖子卓來到客廳。

    小朋友見媽媽做好了早餐,一時感到奇怪,趕緊拉了拉爸爸的褲管,仰起小腦袋問他︰“爸爸,不是說要去吃米粉嗎?”

    不知道還有這一茬,肖藝一愣,頓時不知所措起來,也是下意識地看向陶文卓。他倒是從容不迫,蹲下來揉一把小朋友的小腦袋︰“今天我跟你媽媽有急事,明天再去吃。”見小朋友撅了嘴不開心,陶文卓也沒有厲色教訓,反倒誠懇地安撫,“待會兒把你送去陳奶奶那里,要听話,晚上我們過來接你。到時候買玩具給你,算是爸爸說話不算數的道歉。”

    一听說有玩具補償,小朋友馬上又笑得高興了,好像剛剛臉上的陰霾全是錯覺似的,點了頭蹦蹦跳跳地跑到餐桌前,自覺地爬上一張椅子,兩只大眼楮彎成亮晶晶的小月牙︰“媽媽吃飯~”

    肖藝松了口氣,摸摸他腦袋頂上細軟的頭發,“小卓乖。”

    飯後他們把肖子卓和大黃一起送去了陳姨家。陳姨已經有很長時間沒見到肖子卓,自然是相當高興的。她跟肖藝打了招呼,仔細盯著她的臉瞧了瞧,很是憂心地短嘆一聲︰“是瘦了,瘦了好幾圈。”拉了肖藝的手過來,陳姨輕拍她的手背,一番話說得語重心長,“妹子,你听陳姨一句話。身體永遠是最重要的,沒了健康,就什麼都沒了。要好好治病,知道不?”

    就算是第一次見到陳姨,肖藝也感覺得到她對自己的關心。

    因此她點了點頭答應,轉而又想起已經離開人世的陳玉婷,眼眶便有些濕︰“謝謝陳姨。”

    陳玉婷的遺體暫時存放在殯儀館。她娘家的人和劉家商量了,都是從鄉下來的,葬禮也還是得按鄉下那套來辦,所以一早就把她的遺體接回了村里。陶文卓開車陪肖藝跑了一趟殯儀館,得知這個消息,便調頭去陳玉婷的老家。

    離開殯儀館時,肖藝遠遠瞧見了被自家奶奶牽著的劉琛。他比肖子卓要大些,今年已經七歲,低著頭走在奶奶身邊,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掉眼淚。車開得快,他們的身影不一會兒就遠了,肖藝卻久久沒能收回視線。

    恍惚間想起肖子卓那天坐在浴室里哭的樣子,她忽然就覺得心疼。

    小琛和小卓一樣,都還那麼小。玉婷怎麼舍得呢?

    “在看什麼?”陶文卓通過後視鏡注意到肖藝還在看著窗外。

    “小琛,玉婷的兒子。”她這才把目光轉回來,一夜沒合眼,雙眼干澀而疲倦。“李醫生沒給我說,我生的是什麼病。”說起這件事,她頓了頓,不大確定地轉頭看看陶文卓,“我會不會也像玉婷那樣?”

    他也在後視鏡里看了她一眼。

    “不會。”他說,“你得的不是抑郁癥。”

    還是沒把她的病說出來。肖藝心里也大致有了底︰到底是什麼病,恐怕是不能告訴她的。

    “那應該可以治好吧?”她只能就這個問題來確認。

    “治得好。”沉吟了片刻,陶文卓才答道,“就是要花點時間。”

    “嗯。一定要治好。”肖藝點點頭,沒有對他的話表示懷疑。哪怕沒那麼信任陶文卓,她也該信任李嵩。再怎麼說李嵩都是肖銘的朋友,心理問題而已,不至于會治不好吧?

    她一定要健健康康,不能讓小卓像小琛那樣可憐。

    畢竟這世上愛她、又能讓她毫無保留地去愛的人,那麼少。

    她怎麼忍心丟下。

    作者有話要說︰也就是說在這一天之內,其實發生過四次人格轉換。

    第一次︰李嵩的催眠,引出原來那重人格。

    第二次︰催眠結束後,回到第二重人格。

    第三次︰收到陳玉婷疑似自殺的短信(應激性生活事件),導致的第一重人格出現。

    第四次︰親眼看到陳玉婷跳樓(應激性生活事件),又讓回到了第二重人格。

    昨天下午休息了一下午,本來以為好一點了,想出去買個晚飯就回宿舍碼字,但是……………………沒想到一回來就頭暈腦脹發現自己發燒了……………………qaq

    所以都沒來得在微博請假,就吃了藥爬上床睡了,一覺睡到今天早上……t^t

    實在對不起小天使們t^t

    一早起來還發現這篇文收到了地雷……之前都沒發現的,受寵若驚!

    蟹蟹 天藍、綠爺、葉葉、π大真 的地雷!開心地抱住你們轉圈圈~

    qijixs_middle



伊莉小說網 | 一朝得子 | 一朝得子最新章節

 ** 作者︰Sunness所寫的《一朝得子》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一朝得子》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一朝得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