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一朝得子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Chapter 17
作者︰Sunness 下載︰一朝得子TXT下載
    周二傍晚,c市下起了小雨。

    陶文卓從寫字樓出來的時候,唐堯晨的車已經停在了門口。車上掛的還是x市的車牌,蒙蒙細雨中倒是看得不真切。他走進雨中來到車旁,打開副駕駛座的車門,彎腰鑽進了車里。

    “陶律師,怎麼樣了?”坐在後座的李欣先探過身子來,頗為緊張地問他,“他答應庭外和解了嗎?”

    搖搖頭,陶文卓拂去了公文包上的雨水,“態度很堅決,非得打這場官司不可。”

    李欣愣了愣,像是也沒料到會是“態度堅決”這個結果,過了好幾秒才從鼻孔里哼出一口氣來,重新倚回靠背上,環抱起雙臂,煩躁地挑眉扭頭看向窗外︰“不知好歹。”

    “你也不要氣了,反正有陶文卓在,這場官司你肯定會贏,不吃虧。”駕駛座上的唐堯晨勸她,拐了個彎將車調頭,兩眼一直留意著後視鏡,以防撞上旁邊的花壇,“都是黃少斌自己選的,你又沒逼他。”

    抬手捏了捏眉心,李欣嗤笑一聲,松了擰起的眉心,一臉無所謂,倒不像是在自責︰“要不是看在孩子的份上,我早就跟他撕破臉了。”她涂著水潤唇彩的雙唇微微咧開,嘴角一挑,笑得諷刺地自嘲,“敢在外頭養女人,就要敢承擔責任。我當初也是瞎了眼才看上他,還跟了他這麼多年。”

    沒有介入她倆的談話,陶文卓只沉默地看著前方。雨刷不斷推開擋風玻璃上的雨水,發出咯 咯 的輕響,十分有節奏。他還在想這個官司的事,這種時刻卻保持了沉默。李欣是唐堯晨的好友,也是托了這層關系才讓陶文卓接了這個案子。

    李欣和黃少斌來自同一個村,十九歲的時候就結了婚,然後一起來c市打拼。他們當初結婚並沒有登記,只按農村的習慣辦了酒席,八年來都以夫妻的名義一塊兒生活,現在還有個六歲大的孩子。可惜黃少斌不務正業,成天只知道打麻將賭博,不僅沒賺錢養家,還拿李欣辛苦賺回來的錢在外頭包養小三。兩年前李欣發現他出軌,便和他鬧翻,兩人趁著過年回鄉下老家,宣布了離婚。

    雖說是分開生活了,卻又因為孩子的問題藕斷絲連。黃少斌經常向李欣借錢,就是認準了她看在他是孩子他爸的份上會心軟,從來都是有借無還。如今李欣有了新的男人,把心一橫,不再搭理黃少斌,更是不借給他錢,自然把他給逼急了。他就起訴到法院,想要回他跟李欣的“共有財產”中屬于他的那部分財產。

    李欣恨得牙癢癢,只能托唐堯晨請了陶文卓來幫忙打官司。

    “誒,陶律師,你跟我們一起去吃晚飯嗎?”陶文卓這頭還在沉思,那頭的李欣就已經結束剛才的話題,提議等會兒一起去吃飯了。

    他從後視鏡里看了她一眼︰“不用了,我待會兒回賓館隨便吃點。”他說,“回去還要給家里人打個電話。”

    老實說,李欣算得上是個標準的美人。身材高挑不說,又生了一張好看的瓜子臉,五官還很是出挑,柳眉杏眼,唇紅齒白。關鍵是她懂打扮,即使年過三十,穿衣風格也非常時尚,染成栗色的長發做了個梨花燙,瞧上去顯得年輕漂亮。

    從她的言辭舉止中不難看出她對自己的長相身材也很有自信,但再怎麼漂亮都管不住丈夫的心,對她來說也一定是個不小的打擊。再說陶文卓看得出來她對黃少斌還有感情,不然也不會明知他還不了還借他錢,明知他無情還試著庭外和解。

    “是家里有什麼急事嗎?”她听了陶文卓的回答,一時熱心地關心起他的家事來。

    陶文卓也不介意她這麼熱情,淡淡答了一句︰“前妻的朋友前幾天過世了,她心情不好,我打個電話問問情況。”

    听罷便不再繼續追問,李欣恰到好處地尊重了他的隱私,點點頭出了另一個主意,“那等明天打完官司,我再請你吃頓飯。”

    “還因為玉婷的事難受呢?”唐堯晨總算有機會插上話,通過後視鏡瞧了眼陶文卓。他頷首,面上沒有任何不耐煩的情緒,顯然從沒覺得這是件麻煩事︰“畢竟是親眼看到她從陽台上跳下去的,不可能這麼快恢復。”

    她听了不禁嘆氣,“玉婷也是命苦。”

    怎麼說都是高中同學,唐堯晨即使比肖藝和陳玉婷高一個年級,也因為肖藝的關系而跟陳玉婷比較熟。她周六那天自然去參加了陳玉婷的追悼會,對她的經歷有所耳聞,心中難免有些感慨。

    “就是你昨天跟我說的那個朋友?”听到熟悉的名字,李欣反應過來,得到唐堯晨點頭的回應後,也是一聲長嘆,“唉,女人要踫上個好男人,太難了。運氣不好的,一輩子就這麼毀了。”慨嘆歸慨嘆,她做人圓滑,倒沒忘了再笑笑,夸夸陶文卓這個在場的男人,“陶律師也挺有責任心的,都離了婚還這麼關心前妻。”

    “我打算跟她復婚。”陶文卓順手拂掉頭發上的雨水,應得不以為意,“正在努力。”

    十分鐘後唐堯晨把他送到賓館大門前,又最後一次邀他一起去吃晚餐。他謝絕,和她們道別,自個兒拎了公文包,在賓館四樓的自助餐廳吃了晚餐。他回到房間洗了澡就開始整理明天那場官司需要用的資料,等到晚上十點,才拿出手機撥通了肖藝的號碼。

    這兩天他都有打電話給她。陶文卓了解肖藝的作息,知道十點左右她一般已經洗了澡回臥室準備休息,便每次都掐準了這個時間打給她。頭一天肖藝還不怎麼習慣,昨晚表現卻已經自然了不少,還跟他講了些白天的瑣碎事。大約也是因為她態度好,陶文卓漸漸發現主動聯系她並沒有他想象中的那麼困難。

    也不知道究竟是托了她“失憶”的福,還是她原本就不抗拒他的關心。

    “喂?”電話接通,手機里傳來肖藝在那頭離得較遠的聲音。

    听出來她是在用耳機接電話,陶文卓便隨口問她︰“已經戴上耳機了?”

    電話那頭的肖藝沉默了片刻,大概是有些不好意思,輕輕應了一聲︰“嗯。”接著就老實巴交地說出自己的想法,“你的聲音很好听。”

    “你是想說很催眠吧。”下意識地勾了勾嘴角,陶文卓坐到床邊,拿遙控器把房間里的電視關掉,“今天感覺好點了麼?”

    “嗯。今天又有學生來問招工的事。我在考慮招兼職了……”她說到這里忽然停了下來,好一會兒才訥訥地叫他,“陶文卓,”她猶豫了一下,“你覺得我會不會慢慢就把玉婷忘了?”

    “這要問你自己。”將床頭的燈光調暗了一些,陶文卓不疾不徐地回答,“不過如果陳玉婷知道你想起她的時候都很難受,大概會更希望你忘了她。”

    這回肖藝許久都沒吭聲,或許也是在思考,再出聲時已經換了個話題︰“我們來數羊吧……”

    陶文卓沒戳穿她。要適應一個人的離去需要一定的時間,陶文卓清楚這種感覺,也願意陪她一起度過。他配合地給她數起了羊,等她數著數著沒了聲音,才掛斷電話。徹底把燈熄滅之後,他躺到床上合了眼,自己也多少感到困了。到外地出差總是比較累的,他只有在跟肖藝通電話的時候才會精神一些。

    第二天的官司很順利,最後的勝訴也實屬意料之中的結果。

    倒是黃少斌不服,出了法院居然就開始對李欣動手。他毫無征兆地沖著李欣跑過來,掄高了胳膊就要往她臉上招呼,要不是陶文卓眼疾手快地攔住,怕是得把她一巴掌扇得摔到水泥地上。

    “李欣!你有種!”黃少斌氣得臉都漲成了豬肝色,即便是被人攔著,也還是奮力地掙著想要沖過去,抬了胳膊指著李欣的臉一頓歇斯底里的臭罵,“你以為你當初跟那些男人眉來眼去老子不知道嗎?!老子是看在孩子的份上才沒跟你吵!你看你整天打扮得這是個什麼樣子?!知道的說你去上班,不知道的說你在做雞!你就一靠男人吃飯的賤/人,還好意思蹬鼻子上臉了?!”

    李欣前一秒還是冷靜的,听完他的話卻霎時間青了臉,腳步一晃就要撲過去拽他的頭發打他,還是唐堯晨及時把她拉住了,架住她的胳膊抬高音量阻止︰“李欣!李欣不要胡鬧!”

    打不到他,李欣就只能隔著唐堯晨,目齜俱裂地望著黃少斌︰“我靠男人吃飯?!你也不撒泡尿看看你長什麼樣!我要是靠男人吃飯,至于嫁給你嗎?!”

    她嗓子都吼得沙啞起來,大約也是從沒想過曾經同床共枕的夫妻會鬧到這種地步,滾燙的眼淚不自覺就掉下來了,只有嘴里還在宣著積壓已久的怒火,“你以為我願意每天打扮成這樣?!要不是你不工作,我用得著累死累活賺錢嗎?!我不賺錢,你以為還有誰能來養家?!黃少斌你就是個畜生,畜生你知道嗎!”

    鬧劇持續到最後,還是法警出面才最終消停下來。

    陶文卓臉上稍稍掛了點彩,所幸並不嚴重。他訂的是這天晚上的機票,當然就沒有留下來和唐堯晨她們一起吃飯,馬不停蹄地離開了c市。

    回到x市以後他沒有立刻去找肖藝和肖子卓,而是先回了家,路上順便在超市買了些食材,準備明天做點吃的帶給他們母子。肖藝心情不好的時候胃口也不好,這點陶文卓是記得很清楚的。

    他便在網上查到了辣蘿卜丁的做法,按照步驟一板一眼地把調味汁和蘿卜丁拌勻了,放到冰箱里腌制。鑒于自己基本沒有下過廚,陶文卓為了保證明天做出來的菜能吃,又緊接著做了道糖醋排骨和魚香肉絲來實驗。

    結果不僅炒糊了糖醋排骨,還把魚香肉絲做得酸到了極致。

    陶文卓自己嘗了兩口就再也吃不下去,放下筷子站在灶台邊考慮該不該直接去飯館買,可到底還是親手做的更有意義。因為當年他父親陶有華剛過世的那段時間,他沒胃口吃飯,肖藝也是親手做了辣蘿卜丁、糖醋排骨和魚香肉絲給他。

    就算她現在已經不記得,陶文卓也終歸是忘不掉的。

    把兩盤失敗的菜倒進垃圾桶,他又拿了備用的食材出來重做。

    說到底,看過再多世間勞燕分飛,他也不會想要成為其中一例。

    所以如果肖藝忘了,就由他來補上。

    作者有話要說︰晚安

    qijixs_middle



伊莉小說網 | 一朝得子 | 一朝得子最新章節

 ** 作者︰Sunness所寫的《一朝得子》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一朝得子》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一朝得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