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一朝得子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Chapter 19
作者︰Sunness 下載︰一朝得子TXT下載
    有點不高興……

    肖藝傻傻眨了眨眼,不知該作何回應。她反應了好幾秒才明白陶文卓是誤會了自己,于是慌了手腳,趕忙張張嘴解釋︰“不是——我是說已經很晚了……所以我掛電話了……”

    他卻在電話那頭沉默下來。

    等了近十秒都等不到他的回應,肖藝心里頭更亂了,一條胳膊抱緊膝蓋,抓著手機的手也收攏了五指,翕張一下嘴唇,小心翼翼地開口問他︰“你還在不高興嗎?”

    電話那頭的陶文卓沉吟兩秒,“沒有。”

    這次也是騙人吧?她緊張地拿大拇指搓了搓小指,拿不定主意該怎麼應對。陶文卓對她已經夠好了,她覺得她也該用行動表明自己願意嘗試復合,因此不想就這麼任他不開心。

    至少該……哄哄?

    “明天……”她想了想,試著拿哄孩子的方法哄他,“明天下午你要是沒工作,我們就帶小卓去動物園吧。”說完又不安地扯了扯褲腳,她沒什麼底氣地低了頭,嗓音便也越來越小,“所以你不要不高興了麼……”

    另一頭的陶文卓卻再次沒了聲音。

    肖藝睜大眼楮盯著自己的腳,幾乎屏住了呼吸。她不知道談戀愛該是什麼樣子,更不清楚離了婚以後和前夫交往該是什麼樣子,但她記得自己的父親肖楊偶爾也會口是心非,而每到那種時候,她的母親喬茵就會笑眯眯地湊過去討好安撫。似乎有一句話叫做,“男人有時候也是需要哄的”,沒錯吧?

    攥緊被自己扯得變了形的褲腳,肖藝忐忑地等待陶文卓的反應,希望自己拿捏好了那個度。

    “嗯。”良久,陶文卓才簡單應了一聲,態度好像還是有些不冷不熱,“你早點睡吧。”停頓了片刻,才又不經意似的補充,“睡不著隨時打我電話。”

    也不知是不是錯覺,肖藝忽然就感到他心情似乎比剛才要好了。想想他那一米九三的高個頭配上一副故作冷淡的口不對心的模樣,她竟然覺得有點可愛,而後又奇怪︰用可愛來形容一個男人是不是不太對?而且還是個三十歲的男人。

    “嗯,”但就算感覺違和,她也還是忍不住翹起嘴角傻傻一笑,“晚安。”

    這是她頭一回跟他說晚安。

    陶文卓大概也是把這聲晚安消化了那麼一兩秒,才想起要回她︰“晚安。”

    掛斷電話以後肖藝還有些想笑,就這麼抱著膝蓋窩在沙發里,甚至沒有發覺浴室的水聲已經停下來。所以江思穎擦著頭發走出來的時候,看見她還坐在客廳,自然是吃了一驚的︰“姐?你還沒睡呢?”

    肖藝同樣是小小一嚇,回過頭來不大好意思的笑了笑,“剛才在打電話。”

    “哦哦。”江思穎點點頭,接著就想起了什麼,“對了姐,我想跟你商量個事……”她坐到肖藝旁邊,拿下頭上的毛巾圈到脖子上,“我覺得我住在你們家這麼打擾你們,實在說不過去。今天剛好看到你在招兼職收銀員……你看能不能讓我去店里幫忙?反正是要招兼職的嘛,這樣就可以少招幾個,讓我跟她們輪班,節省成本。”

    原還在想她會有什麼事要說,肖藝完全沒料到會是這茬,頓時驚訝地張大了眼,雙唇一張一合想要開口說點什麼。江思穎看出來她要拒絕,連忙站起身來,想表達自己的誠意︰“我課表都排好了,現在就可以拿給你的!”

    趕忙拉住了她的胳膊,肖藝使了點勁將她拽回來,一時有些手忙腳亂︰“是這樣,思思,你听我說。”她稍稍掂量了一會兒措辭,試著讓自己說出的話听起來顯得更誠懇一些,奈何嘴笨,絞盡腦汁想出來的也只有那些簡單至極的字句,“你也知道我腦子一直不好使,從小到大都只會給親戚添麻煩,從沒幫上過什麼忙,心里就覺得很對不起你們。現在有個機會照顧你,我很高興,所以你沒必要覺得這樣不好,真的,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借著客廳台燈微弱的燈光,肖藝認真注視著江思穎的眼楮,期望她能明白自己的意思,不要再堅持。可江思穎也在看她,且看著看著,眼里竟漸漸蒙了層薄薄的水光。

    “姐,你是不是听肖銘大哥說過我之前的事了?”她再開口,嗓子都變得有點兒沙啞,柳眉緊擰,眸中那層水霧越來越厚,“我知道,我以前不懂愛惜自己,犯了很多錯。但是以後不會了……我已經改了……”眼里頭的淚水已經漫出眼眶,她趕緊抬起胳膊胡亂擦掉了,端正了一下表情,勇敢地正視肖藝的雙眼,不讓自己太過失態,“你要是不信我,也很正常。可是別的方面,我真的沒有前科。我也在很多餐館打過工,有很多經驗的,也沒有偷過東西或者闖過禍——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把那幾個餐館經理的聯系方式給你……”

    抬手摸了摸她的頭發,肖藝另一只手還握著江思穎粗糙的右手,沒叫她繼續說下去。

    “別緊張,思思……”邊給江思穎順頭發邊安撫她,肖藝拿手指仔仔細細梳理那些濕漉漉的發絲,見有幾縷還在滴水,便取了被江思穎圈在脖子上的毛巾替她擦拭,“我是听我哥說過你以前的事,不過我也懂,如果你真的人很壞,他是不會讓你住到我這里來的。我腦子笨,不太會說話,這你也知道,但是我剛才說的都沒騙你,你是親戚,又比我小,是我該照顧你。”

    發現江思穎低下了腦袋還在掉眼淚,肖藝便又從茶幾上撈來那包抽紙,抽了一張紙巾給她擦臉,“而且我沒讀過大學……現在沒讀過大學的人越來越少了,尤其像我這種腦子太笨讀不了書的,更少。這是我自己的問題,雖然現在過得還不錯,但是以前過不了大學那個門檻,我還是很遺憾的。你有機會讀大學,家里條件又不錯,就應該好好學習,好好享受。如果把時間都花在到餐館打工這種事上,太浪費了。”

    說到這兒,她才想起另一回事來,于是小聲地向江思穎提議︰“你不是學舞蹈的嗎?要是真的想找兼職,可以去附近的舞蹈中心應聘當老師。做那種工作,比在我的茶餐廳打工要有意義得多,真的。”

    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江思穎听了她的話,像是突然到了情緒的崩潰點,比剛才哭得更厲害了。她已經是十八歲的大姑娘,不會像小孩子那樣放開聲音大哭,而是壓抑著哭聲,連大氣都不敢抽,似是怕驚擾了主臥里睡著的肖子卓,只有縴瘦的肩膀隱隱顫抖。

    肖藝拿這種情況沒轍,只能捋她的背替她順氣,陪著她等她哭完。

    約摸五分鐘過後,江思穎才慢慢收住了哭聲。她還艱難地抽著氣,抬起她那雙哭得紅腫的眼楮看向肖藝,試圖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來︰“那、那我暑假……還是去幫忙好不好……”

    擔心如果不答應又會刺激到她,肖藝皺了眉頭想想,只得點了頭。

    “行吧……”她摸摸她的頭發,“那你早點吹干頭發睡覺,不然明天會很累。”語畢又想起要叮囑,“吹風機我放在你房間的窗台上了,床頭有插座。要把頭發吹干,要不會頭痛。”

    江思穎低頭去擦眼淚,“謝謝姐……”

    等她回了房間,肖藝才穿上拖鞋走到陽台。x市的七月炎熱,夜間也不會降溫,偶爾有風拂過也卷著股燥熱感,打亂了緩慢浮動的空氣。她扶著護欄往樓底下看,稍微有些失神。

    她的房子和陳雨婷家一樣在五樓。這些天趴在護欄邊朝底下看的時候,肖藝總是不自覺會去想,陳玉婷從陽台跳下去時看到的是什麼?她當時在想什麼呢?她有沒有听到自己在叫她?如果听到了……為什麼又要跳下去呢?

    也許就是因為老在想這些問題,才會一直覺得心里頭堵得慌吧。

    視線從黑漆漆的水泥地面上挪開,肖藝望向更遠的地方。城市的夜晚有太多的燈光,以至于夜空都被映得變了色。她忽然覺得這世上聰明的人很多,他們沒法驅逐黑夜,卻可以為自己制造光明。

    就像她當年考不上大學。遺憾總是有的,卻不影響她現在過得很好。

    可能也正是因為有遺憾,才要努力過得更好吧。畢竟已經過去的事,誰也沒辦法改變。

    肖藝稍稍松了口氣。她拿出手機,翻開通訊記錄,回撥了陶文卓的號碼。

    和她料想的一樣,電話幾乎是立刻被接通。陶文卓還是遵從著他自己的習慣,出聲便不慌不忙地丟給她一個問句︰“還睡不著?”

    他接電話這麼快,怎麼說話還能這麼鎮定呢?

    “不是……”肖藝又伸出左手捏了捏右手的小拇指,答得老實,“我是想看看你是不是在等我的電話……”

    她只有這麼一句話,就令電話那頭的陶文卓又一次噤了聲。

    “我正好在刷微博。”幾秒之後他才平靜地開腔,“不是特地在等你來電話。”

    “嗯,謝謝你。”沒把他的話當真,肖藝無意識地拉了拉自己的衣袖,“我不會睡不著了,你不用擔心,早點休息。”然後還不忘鄭重地跟他道別,“明天見。”

    陶文卓一言不發了一會兒,“嗯。”

    這晚肖藝確實沒有再失眠。她喝了杯熱牛奶,洗完澡便早早睡下。

    懷里的肖子卓睡得香甜,也感染得她沒過一陣就進入了夢鄉。

    睡夢之中,肖藝隱約有人在叫她。

    ?……

    那聲音由遠及近,帶著哭腔,一聲聲喊得很是急切,嗓音十分熟悉。

    一開始她以為是陳玉婷。

    可後來她漸漸分辨出來,那似乎是她自己。

    ?……

    她听得出來她變得越來越焦急。

    可是,你在找誰?

    作者有話要說︰本來昨晚是要更新的……

    但是我的筆記本突然掛了t^t用了五年的老機子確實該壽終就寢了……還好大部分文件有備份

    今天借別人的電腦碼了,晚上可能還會有一更,補昨天的。

    感謝看海的點點、yinmu888、kekelemao、亦如舊的地雷!開心~\()/~挨個麼麼噠 (ゴ▔ ³▔)ゴ

    還要謝謝留評的小天使們不拋棄qaq

    抱住你們轉圈圈!我是大力士哦( ′ ` )ノ

    qijixs_middle



伊莉小說網 | 一朝得子 | 一朝得子最新章節

 ** 作者︰Sunness所寫的《一朝得子》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一朝得子》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一朝得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