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一朝得子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Chapter 21
作者︰Sunness 下載︰一朝得子TXT下載
    肖藝從早上醒來開始就有些心不在焉。

    她老想著昨晚做的那個夢,總覺得哪里有古怪。因此一大早她就發了短信給李嵩,希望能跟他電話聊聊。他們預定的治療時間是每周六的上午,肖藝听說李嵩也是個國內有頭有臉的專家,自然不敢隨便在別的時間打擾他。

    沒想到短信發出去沒多久,李嵩就給她打來了電話。

    當時肖藝還在茶餐廳的廚房里,正準備用豆漿機打豆漿,結果被這始料未及的來電嚇了一跳。她忙擦了手跑出茶餐廳,等到了安靜些的街邊才接了電話︰“李醫生?”

    “。”電話那頭的李嵩似乎打了個呵欠,“不好意思啊,今天睡過頭了,才看到你的短信。”或許是因為不在上班,他說起話來調子懶洋洋,听上去倒是十分悠閑,“怎麼了嗎?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

    “不是不舒服,”肖藝走到路邊的消防栓旁,“是昨天晚上,我做了個奇怪的夢……”

    她把夢里的情形告訴了他︰從一開始她听到自己在叫自己,到後來她甚至看到了另一個自己——她試著將整個過程說得更加詳細。李嵩安靜地听,時不時回應她幾個字,直到她敘述完了,才給了她第一個問題︰“她跟你說話了嗎?”

    “好像……說了?我記不太清。”又開始不由自主地捏起了自己的小拇指,肖藝擰起眉頭仔細回想,卻記不起細節,最後只能憂心忡忡地向他確認,“那個,李醫生,我真的不是穿越過來的嗎?我是說小說和電視劇里那種……嗯,好像是叫魂穿?平行宇宙理論什麼的……”

    恐怕是沒想到她會這麼問,李嵩怔愣了片刻,接著就輕聲笑起來。

    “不是,,你听我說。”他過了好一會兒才斂了笑,清清嗓子,恢復往常溫和可親的語氣,“世界上存不存在平行宇宙呢,我是不知道的——畢竟我是心理醫生,不是物理學家。不過我很確定,你不是來自平行宇宙的。”他說,“你生的是一種非常罕見的病……據我所知,現在全世界統計出來的這種病例,也只有不到七十個。”

    這還是肖藝第一次听到李嵩從正面談論她的病,一時間腦袋有些懵。

    全世界?全世界有多少人呢?這麼小的比例……

    她禁不住捏緊了自己的小拇指,“那治得好嗎?”

    “我們可以一起努力。”李嵩沒直接回答她,只從最壞的情況作出假設,“而且你不用擔心,就算治不好,我也有辦法讓你的生活不受太大的影響。你的情況……怎麼說呢,很溫和。所以不需要太緊張。”

    消息來得太突然,肖藝張張嘴,竟有點如鯁在喉。一開始她很樂觀,推測既然要治療就一定是有辦法治好,卻沒想過會是這麼個糟糕的狀況。可是陶文卓也說治得好……難道他只是在騙她?

    “也就是說……如果治不好,也不會影響小卓嗎?”她愣愣地想了許久,暫時放棄了思考究竟治不治得好的問題,只緊張地想要將她最關心的事弄清楚,“我還是可以跟小卓住在一起嗎?安不安全呢?會不會給他的成長帶來什麼不好的影響?”

    “很安全,不會給他的成長帶來不好的影響。”他在電話那頭鄭重地答道,“我保證。”

    有了他這個專業人士的保證,肖藝才稍松口氣。她已經近三十歲,人這輩子頂多三個三十年,既然已經過了三分之一的人生,那麼如果這病真沒法治好,接下來三分之二的人生湊合著過也沒關系。她只擔心肖子卓。小朋友還那麼小,又那麼乖,他值得得到最好的東西。

    “對了,再跟你說說你那個夢的事。”那頭的李嵩見她再沒有別的問題,才把話題繞了回來,“我們約的是星期六……也就是說在我們下次見面之前,你還有兩個晚上可能再夢到你自己……啊,這樣說不太好分辨。我們就管那個你叫做‘二號’怎麼樣?”

    肖藝配合地用力點頭,“好。”

    “嗯,那就這樣。如果你再夢到二號,就和她好好聊聊。問問她最近過得怎麼樣,或者也可以說說你最近的生活。把她當朋友就行了。”

    “嗯。”她仔細地應下來,轉念一想又覺古怪,“可是……為什麼我會夢到二號?我覺得好奇怪……我從來沒有夢到過我自己。”她腦海中不自覺浮現出那個“肖藝”的身影,“就好像我跟她是兩個人,但是又好像是同一個人……”

    似乎在考慮要如何跟她解釋,李嵩拖了個長音︰“嗯……”他想了十幾秒才總算掂量好了措辭,“這麼說吧。你不是看過那些小說或者電視劇嘛,有時候某個角色在對某件事做選擇的時候,心里面都會蹦出兩個小人打架——一個很邪惡,一個很善良。見過這種情節嗎?”

    肖藝“嗯”了一聲算作回應。

    李嵩便笑笑,“你就可以這樣理解你的情況。二號跟你是同一個人,但是你們某些觀念完全不一樣,所以會讓你覺得你們兩個好像不是同一個人。”

    她思來想去依然沒明白,又不想在他的休息時間還麻煩他,就只能似懂非懂地頷首︰“哦……是這樣……”

    “你這麼理解就行了。”李嵩輕笑,大概听出來她不懂,卻也沒有強求,“,我給你治病,其實也只能起到一種引導作用。心理方面的問題,最重要的還是需要你自己學會調節。像今天這樣的問題,你能聯系我,向我尋求幫助,我覺得很開心。因為很多問題我們想不通,不能自己解決,就需要別人的幫忙。喜歡你的人會很願意幫你,他們也希望能幫你。所以要是你有困難了,沒法自己克服,一定要說出來,讓我們幫你分擔。這也是治好你這個病的關鍵,知道嗎?”

    他說話總是恰如其分,語音語速又拿捏得好,叫人沒法不平心靜氣地听完。她多少感覺得到這番話的重要性,也就嚴肅地答應下來︰“嗯,我會記住。”

    “那我們周六見。”他于是和她道別,“如果還有什麼問題,可以隨時聯系我。”

    結束通話以後,肖藝卻並沒有輕松多少。陶文卓隱瞞她病情的事又鑽進她腦袋里,她有點兒想不明白。難道就像絕癥病人的家屬,陶文卓希望她樂觀積極些,所以不把真實情況告訴她?

    直到陶文卓出現,肖藝都沒能想出個答案來。

    要不是發現他受了傷,她可能還會繼續想下去。可她的注意力到底是有限的,關注起陶文卓的傷來了,便把他騙她的事兒拋到了腦後。之後再看到他親手做的午飯,她更是將這件事忘得精光。

    “糖醋排骨!”肖子卓也分出注意力來,立馬發現飯盒里的糖醋排骨,小手抓著雞蛋,激動得都忘了要給陶文卓敷臉。小朋友將求助的視線投向肖藝,忽閃忽閃水汪汪的大眼楮︰“媽媽,我想吃~”

    肖藝失笑,隨手拿了桌上筷子盒里的筷子,夾起一塊排骨送到他嘴邊,“來。”

    小朋友把嘴巴張得大大的,嗷嗚一口將排骨咬進了嘴里。

    鼓起小腮幫子咀嚼了幾下,他大概是把骨頭上的肉都剔了下來,剛伸手想要取出骨頭,就被陶文卓擋住了蓮藕似的小臂。他微微挑眉,低頭嚴肅地同小朋友對視︰“洗過手了嗎?”

    被抓包的小朋友可憐巴巴地仰著小臉看他,一邊臉還鼓著說不出話,只能老實巴交地搖搖小腦袋。

    陶文卓便抱著他站起身,示意肖藝︰“我帶他去洗手。”

    肖藝起身讓他們過去。趁著他們父子倆暫時離席,她也嘗了嘗飯盒里的魚香肉絲和糖醋排骨。味道當然不及肖楊和肖銘做的好,但比她想象中的要美味得多。肉炒得老了些,糖醋排骨的糖醋汁調得不是那麼完美,由此不難判斷下廚的人還是個新手。

    但也不知道為什麼,肖藝覺得它們味道非常好。

    她原本以為像陶文卓這種人是不會下廚的。畢竟他家里有保姆,工作也忙,一看就是那種從不進廚房的大男人。可他不僅下了廚,還把做的菜帶來給她和肖子卓吃,顯然是種安撫示好的方式。

    再聯系他這幾天沒晚都打電話給她陪她說話的舉動,肖藝更感覺到那黏稠的糖醋汁化在口中,將甜得過分的味道抹上她的味蕾,繼而又順著食道甜進肚子里。

    陶文卓對她好,她當然看得出來。只是他騙她的事轉瞬之間又從腦袋里蹦出來,她咬著筷尖想了想,心里頭那點甜甜的味道便淡了不少。正好這時候陶文卓已經抱了肖子卓回來,瞧見她在嘗他做的菜,眼神稍稍一變。

    肖藝轉過頭踫巧撞上他的視線,就彎了眼沖他笑。

    “很好吃。”她笑吟吟地告訴他,而後又想起點什麼, “你吃過飯了嗎?”低頭瞅瞅飯盒里兩道菜的分量,她有些發愁,“這些好像不夠我們三個人吃……”

    肖子卓心心念念想著那道糖醋排骨,也沒管兩個大人在說些什麼,小跑著過來爬上了椅子,巴住桌子邊緣,伸了小胳膊夠呀夠,實在夠不著筷子盒,才抬了頭向肖藝求救︰“媽媽,我拿不到筷子……”

    趕忙拿了筷子給他,肖藝摸摸小朋友細軟的頭發,“慢點吃。”

    與此同時陶文卓也在他們對面坐了下來,順口一答她剛才的問題︰“吃過了。”語罷就去看正津津有味地啃著排骨的兒子,見小朋友一副狼吞虎咽的饞樣,便翹了翹嘴角,抬手揉一把他的小腦袋,“好吃麼?”

    “好吃。”小朋友嘴里嚼著肉,答得含糊不清。

    “再吃點吧。”肖藝的思緒則依然逗留在陶文卓吃沒吃飯的問題上,站起身要下樓,“我去炒兩個菜端上來,很快。”

    “媽媽,媽媽。”一听要加菜,小朋友就急急忙忙地咽了嘴里的肉,拿他軟軟涼涼的小手捏媽媽的手心,“媽媽我想吃回鍋肉。”

    “好。”肖藝揉揉他的腦袋,笑著答應了。

    她下樓之後卻沒有馬上去廚房,而是匆匆跑到店外,又來到白天跟李嵩打電話時站的地方。拿出手機,她撥通了陶文卓的號碼。

    電話接通得很快,他大概也對她此舉感到奇怪,開口便問她︰“怎麼了?”

    “那個,不好當著小卓的面說。”肖藝思量著該怎樣解釋,“我上午打過電話給李醫生了……”她頓了頓,還是決定直接問他,“听說我這個病很罕見,而且不能保證治得好,對不對?”

    沒有當著他的面問,她膽子便大了些,但等待回答的那幾秒里還是感覺到心髒撲通撲通跳得極快,好像快要彈到嗓子眼。

    電話另一頭的陶文卓先是沉默了片刻,然後給了她一個肯定而直接的回復︰“對。”

    這麼直白,也沒有任何解釋和後文,反倒讓肖藝有些措手不及。

    “那你之前干嘛跟我說……治得好呢。”她將他這個字反復回味了好一會兒才找回自己的聲音,微微低了頭,沒注意到自己的語調情不自禁地低了個八度,“我還以為真的治得好。”

    “也沒說治不好。”他口吻平靜,卻是給她玩了個文字游戲,令她想了半天才繞過這個彎子。

    難怪都說律師應變能力強。她想。她跟他講話,怎麼可能會佔優勢呢。

    “但是很難吧?”她只好把憋在心里的話一股腦托出來,“我問了李醫生,他說這個病不會影響我正常生活,也不會影響小卓。我是這麼想的……要是真的治不好,干脆就別治了吧。看心理醫生收費很貴……按分鐘計費,就算李醫生是哥哥的朋友,也不可能便宜太多。”她無意識地用空著的手撥弄眼前的消防栓,“這麼把錢砸進去也不是個辦法。”

    原先她沒考慮錢的問題,但真正听說了這個病很難治好,肖藝就不得不往這方面想。她的想法其實也很簡單︰賺錢不易,她現在生活還算寬裕,可如果把收入都砸進治療費用里,總有一天得勒緊褲帶過日子。要是治得好,付出也是合理的,但既然很難治好,就沒必要做無用功。

    不過她生這個病,影響最大的不是她自己,而是肖子卓和陶文卓。所以她希望征求陶文卓的意見,和他好好商量。

    結果沒等到陶文卓的回應,倒是听見了手機里傳來的小朋友的聲音︰“爸爸……”

    陶文卓隨即出聲︰“你站在那里不要動。”

    “什麼?”沒明白他這話是對誰說的,肖藝疑惑地反問了一句,卻听到他掛斷了電話。

    她不知所措地看了看手機,轉身要回店里,沒想到才剛邁出兩步就見陶文卓踏出店門,徑直朝她走過來。肖藝張大眼,又發現他是獨自一人,便條件反射地啟唇︰“你怎麼下來了?小卓呢?”

    “在吃排骨。”他在她跟前停下腳步,一米九八的高個子,背著光,影子便這麼覆上來,瞬間將她整個人都攏進陰影里。他臉色是不大好看的,沉著一張臉,好像面上每一寸肌肉都繃得很緊,垂眼面無表情地看著她的眼楮,語氣冷硬而不容置疑︰“你治病要花的錢都是我出。所以不要再想七想八。”

    “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明顯感覺得到他是在生氣,肖藝霎時間慌了手腳,腦子也亂成一團,擺著手語無倫次地妄圖解釋,“當然不能讓你出,怎麼能讓你出……”

    陶文卓卻一手按住她的腦袋,腕上也沒使勁,只這麼不輕不重地將手搭在她頭頂,像是要借此擋住她慌亂的表情。他還是窩火的。但他在這一瞬間收拾好了所有的情緒,僅僅用兩個字打斷了她的話︰“听話。”

    肖藝便噤了聲。

    她急得不知道該怎麼解釋,越急就越埋怨自己︰怎麼會這麼蠢呢?怎麼會連解釋都不會呢?

    可埋怨也沒用。她無計可施,更是急,喉嚨里一哽,險些要哭出來。

    偏偏在這種時候,一個陌生的聲音老遠就響起,語氣里盡是惱火︰“喂!肖藝!”

    嗓門之大,不僅肖藝和陶文卓听清了,街邊上的路人也都听得一清二楚。

    他們循聲望過去,落入視野的便是個陌生的男人。他快步向他們走過來,很快就在距她半步之遙的地方停步,滿臉壓抑的憤怒顯而易見,完全忽略了陶文卓,一雙眼角上挑的鳳眼直勾勾地盯著眼眶通紅的肖藝,字字句句說得咬牙切齒︰“你居然敢把我的號碼拖進黑名單?”

    誰?

    肖藝愣在原地,傻傻看著他這張眼生的臉,被這莫名其妙的突發狀況驚得說不出話來。

    好在陶文卓收回了搭在她腦袋上的手,轉而握住她垂在身側的左手,稍稍一捏她的手心,拉回她神智的同時,從容地迎上這個男人的視線︰“抱歉,先生你是哪位?”

    作者有話要說︰晚安。

    qijixs_middle



伊莉小說網 | 一朝得子 | 一朝得子最新章節

 ** 作者︰Sunness所寫的《一朝得子》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一朝得子》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一朝得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