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一朝得子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Chapter 22
作者︰Sunness 下載︰一朝得子TXT下載
    “我?”男人好像這才注意到陶文卓,視線一轉便落在了他身上,稍稍挑了眉,“周雲哲。”他緊接著又打量了陶文卓一番,“你又是哪位?”

    周雲哲的穿著比較講究。不論是身上的襯衫和西裝褲,還是手腕上的手表、腳上穿著的鞋,都是實打實的牌子貨。陶文卓大致掃他一眼,就能判斷他這個人的經濟條件很好。不僅如此,他外貌條件也不錯︰約摸一米八的身高,五官算得上精致,標準的鳳眼,只是眉眼的輪廓略顯張揚,看上去不是個好相處的性子。

    “陶文卓。”鑒于對方沒有具體解釋身份,陶文卓也僅僅是自報姓名,順道習慣性地拿出一張名片遞給他。

    狐疑地瞥他一眼,周雲哲接過名片,匆匆一掃便松了微皺的眉頭。

    “哦,我記起來了。你是肖藝的前夫。”他語氣輕描淡寫,接著又抬眼看向肖藝,目光慢慢從她被陶文卓握住的手挪上她的臉,“你跟你前夫重新好上了?”他似乎也只是隨口這麼一問,很快就放棄了這個話題,“算了,不關我事。上星期跟你說的事,你考慮好了沒有?不要以為把我的號碼拖進黑名單就能了事了,我現在就指著你這邊給個回應。”

    上星期?上星期她根本沒見過他呀?肖藝隱約覺得這可能也和自己的“失憶”有關,眼下她又什麼都不知道,只能歉疚地對上他的視線,交代實情︰“對不起,我不認識你……”

    “你不認識我?”誰知周雲哲听了立馬皺起眉頭,劍眉這麼一擰還真有些凶神惡煞的味道,鳳眸直勾勾地盯住她,語氣也變得咄咄逼人,“上個星期我來找你的時候,你不是一眼就把我認出來了麼?你現在是在裝傻?”

    肖藝被他這稱得上凶惡的態度一嚇,緊張得下意識地握緊陶文卓的手。而陶文卓幾乎也是在同一時間稍微側了身將她護在身後,面不改色地迎上周雲哲的目光,替她說明了原因︰“肖藝的身體目前出了點問題,忘記了很多事。如果給周先生造成不便,我代她向你道歉。”停頓片刻後他還不忘補充,“有必要的話,我會在一定時間內讓醫院開出相關證明,表示我們沒有編造謊言。”

    大約也是沒料到會有這種狀況,周雲哲的眉頭皺得比方才更緊︰“身體出了問題?”

    他將視線轉向肖藝,見她確實一副雲里霧里而又有些怕他的模樣,便斂了斂面上帶著股戾氣的表情。

    “行吧,也不用開什麼證明了,反正我估計就算她身體沒出問題,對我也是這個態度。”分明還在看著肖藝,他頭一句話卻是對陶文卓說的,而後才沖著她挑了挑下巴示意,從褲兜里掏了張名片遞過去,“我給過你一份合同。要是沒燒掉,就應該還在你店里或者你家里。你回去好好找找,找到以後再看看,也可以讓你這個律師前夫幫你做參謀。沒找到就打這個電話聯系我,我再拿一份給你。”

    注意到他神色緩和了不少,肖藝才鄭重地點了點頭,伸出手接過名片答應下來︰“好。”像是覺得這還不夠禮貌,她想了想又微微鞠躬道歉,“抱歉,給你添麻煩了,我會盡快給你答復。”

    周雲哲再次蹙眉,沉默地瞧了她幾秒,忽然就問︰“你是真不記得我了?”

    她認真地把頭搖得像撥浪鼓。

    站在一旁讓她自己處理,陶文卓則在留意他們兩個的神情變化,自然也就沒錯過周雲哲眼底轉瞬即逝的復雜眼神。可周雲哲沒有再說些別的,只平平淡淡應了一聲,就徑自轉身離開。

    “你在這里等一下。”陶文卓見狀松開肖藝的手,揉了把她的腦袋以示安撫,然後三兩步走上前趕上了周文哲。

    發現陶文卓跟了上來,他便停下了腳步。

    “周先生。”跟著他駐足,陶文卓開口就單刀直入,“冒昧問一句,你說你上星期來找過肖藝,請問那天是星期幾?”

    同他對視了兩秒,周雲哲才不緊不慢地啟唇︰“星期二。”語罷,他又問他,“為什麼要問這個?”

    陶文卓卻神色平靜地搖搖頭,沒有要回答的意思,“沒什麼。”

    說完即刻跟他簡單道別,不留半點余地,頭也不回地轉身走向等在原地的肖藝。

    皺了眉看他的背影幾秒,周雲哲也順著自己來時的方向離開。

    呆呆等著陶文卓走過來,肖藝僵立在那兒,手里還攥著周雲哲給她的名片,那模樣還真像她身邊那個硬邦邦的消防栓。等他終于走近了,她才回過神來,不大放心地問他︰“你們說了什麼啊?”

    “上去吧。”他答非所問,沒什麼表情地輕輕推了推她的胳膊,催促她回店里。

    肖藝這會兒徹底找回了常態,不僅不肯走,還頗為焦慮地抓住他的胳膊,眉頭擰得好像要打結︰“剛才那個……我不是心疼錢,也不是想讓你出錢。”她看起來有些不安,仰著腦袋可憐兮兮地看著他,說話語速都比平時要快上不少,顯然急于給他解釋清楚,“因為李醫生也說治不好影響不大,我就想治好的幾率這麼小,與其最後失望,不如不治了。”

    還在想這件事?

    垂眼凝視她那雙眼楮,陶文卓感覺太陽穴疼得厲害,心里頭的火氣卻早已平息,不再 里啪啦地燒個不停。

    “。”他短嘆一聲,合了眼,抬手用食指按按太陽穴,“我剛回國工作的時候,每個月工資只有三千。那段時間我爸被診斷出肺癌晚期,頂多只能活一年。就算知道沒希望,我也還是基本上把所有的錢都用來給他治病。我不想將來後悔。”說到這里,他重新張開雙眼,微擰著眉,直直地看進她的眼底,“現在對象換成你也一樣。更何況我現在經濟條件比當初要好太多,你生的又不是要命的病。所以該治就治,不要隨便就放棄。”

    頭一回听他說起他父親的病,肖藝愣了愣,然後低下腦袋像是在思考。她好一會兒才抬起頭,下定了決心告訴他︰“那我繼續治病。”不過她還有條件,“但是錢……我還是自己出。”

    陶文卓知道她心軟,只要讓了步,以後的事都好說。因此他沒急著堅持,而是選擇了緩兵之計,不甚在意似的敷衍︰“這個以後再說。”緊接著又馬上催促她,“先進去。”

    還有些不放心,肖藝磨磨蹭蹭走出兩步,又回過頭瞅瞅他︰“你沒生氣了吧?”

    “我什麼時候生氣了?”他挑眉反問,口吻平靜得好像他真沒有生過氣。

    肖藝也不敢反駁,眨巴眨巴眼算是接受了他的謊話︰“哦。”她不繼續往前走,只再小聲問他,“那……你能不能低一下頭?

    也不知道她又有什麼名堂,陶文卓的大腦還在處理分析“周雲哲出現”這一事件,心不在焉地就順了她的意思低了頭。

    “再低一點。”她小幅度招了招手。

    陶文卓便干脆彎了腰,沒想到下一秒就有什麼柔軟溫熱的東西在他臉頰上踫了一下。那個瞬間他飄遠的思緒猛然被拉了回來。他感覺得到她湊近時的體溫,輕如鵝毛掃過他臉側的呼吸,甚至還聞得到她用的面霜淡淡的香氣。

    這些感知是他再熟悉不過的。他曾經和她同床共枕三年有余,幾乎對她的每一寸皮膚都了若指掌。可兩人上一回這麼靠近,已經是相當久遠的事。久遠到他此時此刻意識過來,頓時渾身的毛孔都要張開,身體僅僅因為這樣一個頰吻就稍稍起了反應。

    然而肖藝作為始作俑者,卻絲毫沒有察覺。

    “這樣我們就和好了。”她彎了眼笑得很是開心,丟下一句“我去炒菜”便回身跑進了茶餐廳,留陶文卓杵在原地,還沒從身體本能的反應中抽離。

    他鎮定了一會兒才邁開腳步回到店里,一面掏出手機一面走向洗手間,試圖把注意力集中到周雲哲的事上。這個男人陶文卓從前從來沒有听說過,而他出現的時機又太過微妙,陶文卓不得不把他和肖藝的病聯系起來。

    跨進男廁的同時,他撥出的電話也已經被接通。

    “剛才有個叫周雲哲的人過來找。”不等電話那頭的肖銘出聲,陶文卓就率先道,“他說他一個星期前就來過。正好是分裂出另一重人格的前一天。”他來到盥洗台前打開了水龍頭,“我覺得這兩件事之間可能有聯系。你看看你那里能不能查查這個人。”

    肖銘的反應有些出乎他的預料。

    “周……雲……哲?”將這個名字的每一個字都拖得老長,肖銘不慌不忙地應他,“哦。如果你說的跟我想到的是同一個人,那就不需要查了。這個人我知道。”他說,“他是的初中同學。”

    “初中同學?”陶文卓眉梢一挑。

    “嗯。”肖銘哼笑似地肯定,嗓音幾不可察地沉了幾分,語氣卻平淡如初,“初一的時候,有一次被他和另外幾個小鬼關進男廁所。”他刻意頓了頓,好像在留足時間回憶,“他們扯掉了她的吊脖內衣,還在她頭上撒尿。”

    作者有話要說︰忙的事都集中在一塊兒了……

    十一放假前學校周日要補課,我周六又還是要去那個遙遠的地方上大半天的課,還有各種研討課資料要準備,以及社團各種會議策劃和招新工作……otz《天生一對》的出版交稿日期又快到了,我還有一篇番外沒寫好t^t所以周六就不更新了,周日課多要看情況,最近基本每天只有三個小時時間可以睡覺,還請小天使們諒解……到十一假期就能正常日更了。

    上章的評論少了一半,小天使們是不是不要我了qaq

    qijixs_middle



伊莉小說網 | 一朝得子 | 一朝得子最新章節

 ** 作者︰Sunness所寫的《一朝得子》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一朝得子》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一朝得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