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一朝得子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Chapter 23
作者︰Sunness 下載︰一朝得子TXT下載
    肖藝是從什麼時候起才開始真正像個成年人的?

    大約也是她二十六歲的時候。那一年她剛懷上肖子卓。或許正是因為即將成為一個母親,她才好像在一夜之間成熟了不少。陶文卓記得,那些日子她的變化很大,小心翼翼地養著身子、做好胎教,自動自覺地遠離輻射大的電器,平時是不愛花錢的性子,懷了孩子以後卻從不吝于把錢花在保胎養胎的事兒上。

    最開始,陶文卓以為肖藝的改變是單純因為她很期待這個孩子的到來。因此他盡可能多抽出時間來陪她,哪怕是出差時也不忘忙里偷閑地翻看關于胎教和育兒的書籍。直到有天夜里他被肖藝的哭聲驚醒,才意識到事情並不像他想象的那麼簡單。

    “?”下意識地在黑暗中叫她,卻也不見抽噎的聲音停止。陶文卓只得摸索著打開了床頭的台燈,回頭瞧見她面對著他側躺,蜷縮著身子將腦袋埋在被窩里,大腿緊貼著微微隆起的肚子,膝蓋幾乎都要貼到胸前,整個人看上去就像一只蜷緊身體的穿山甲。

    陶文卓拉開被子,注意到她是閉著眼抽泣,便明白她大概是做了噩夢還沒醒來。

    懸著的心放下幾分,他輕拍她的胳膊試著叫醒她︰“,醒醒。沒事,噩夢而已。?”

    她終于翕張了一下眼皮,還盈著水光的眼楮里映了床頭的燈光,濃長的睫毛尾端沾著眼淚,眼里神色朦朧,似乎依然沒有完全清醒過來。陶文卓順手調暗了燈光以免刺激她的眼球,撥開她鬢間垂下來擋住臉頰的頭發︰“做噩夢了?”

    听到他的聲音,肖藝的目光才稍稍恢復了清明。她點點頭,也不吭聲,只愣愣地看著他,眉眼間傷心的神情仍未褪盡,像是還沉浸在什麼難過的情緒里,沒有徹底回過神。

    拿手探了探她的額頭,確認她沒有感冒,陶文卓才垂眼對上她的視線。

    “放心,都不是真的。”耐心安撫她,他給她掖好被角,撈來床頭的那盒抽紙,一面替她擦干淨眼淚一面問她,“要繼續睡還是說說話?”

    “關燈吧……”肖藝緩慢地合了合眼,像是又有些疲乏了,嗓音沙啞而微弱。

    陶文卓便關了燈重新躺回被窩,伸了胳膊將她攬進懷里。往常這個時候肖藝都會配合地靠過來,可這晚她只是身體僵了僵,沒有任何動作,就這麼任他攬著。陶文卓多少感覺得到一點不對勁,但也沒有多想。為了工作之余能多在家陪她,他接到案子以後通常都是加班加點盡快解決,這天也是下午四點才從北京趕回來,連著好些天眼不交睫,大腦早就疲乏到無法正常思考。

    好一會兒過去,肖藝才稍微挪了挪身子,好像從前那樣縮到他身邊,前額輕輕靠在他胸口。“阿卓,”她小聲地喊他,而後猶豫了幾秒,才慢慢說︰“我夢到你不要小卓了,想把小卓丟掉。”

    當時他們已經為還沒出生的孩子想好了小名,從他名字里的“卓”字,叫孩子小卓。陶文卓倒是沒想到肖藝會夢到這種荒謬的情節,又正好困得厲害,自然是沒有真正放到心上,只隨口道︰“是不是又開始看那些狗血小說和電視劇了?”揉一把腦袋算作懲罰,他已經累得合了眼,“這是我們倆的孩子,我怎麼可能不要他?”

    肖藝一時沒有作聲,沉默良久才又慢吞吞地出聲︰“之前……你爸爸不喜歡我,是不是因為怕我生出來的小孩子,也跟我一樣大腦發育慢?”

    耐著性子听完她的問題,陶文卓皺起眉頭,在黑暗中睜開了眼楮。

    “听誰說的?”他冷不丁一問,語氣稍稍嚴肅起來,自己听了都覺得還真有些嚇人。陶有華起初的確非常反對陶文卓和肖藝結婚,也確實就像肖藝說的,老人家介意的不過是小姑娘腦子不好使,對陶家將來的香火影響不好。只是肖藝真的太傻,傻到甚至不能想到這一點,因此只當老人家是不喜歡她,于是一根筋地努力去討他的喜歡。

    陶有華也是在因為癌癥而住院的那段時間,總算被她傻里傻氣的付出折服,臨終前才松了口。至于他真正介意的是什麼,陶文卓心里清楚,卻從沒跟肖藝提起過。他覺得肖藝是沒必要知道的,畢竟養孩子原本就該是件高興的事,她又懵懵懂懂,何必操那麼多心,平添心理負擔。

    結果現在肖藝還是知道了,陶文卓當然會不愉快。她腦子那麼鈍,怎麼可能自個兒想出那麼復雜的原因?顯然是有人嘴碎告訴了她。

    偏偏即使他口吻嚴厲,肖藝也沒把罪魁禍首供出來。她僅僅是靜下來,過了許久才把問題拋回給他︰“小卓會跟我一樣嗎?”

    陶文卓便意識到,她是真比以前要聰明了,不僅沒被他的語氣唬住,還硬是把話題拉了回去,揪著問題的關鍵不放。

    所以他不能再像從前那樣隨口糊弄她。至少不能騙她。

    思忖片刻,陶文卓重新合眼,沉聲開了口,“有一半的可能性。”

    肖藝略略低頭,額頭蹭過他胸口,溫熱的身軀再一次微微蜷縮。

    “如果小卓也跟我一樣……”她帶著輕微鼻音的聲音悶悶地響起,听上去十分消沉,“我可不可以保護好他?”喃喃自語似的說完這個問題,她似乎也發覺自己問得有些沒頭沒腦,只好輕聲補充,“我不想他受欺負……”

    到底是要做媽媽了,心理上還沒辦法完全適應?當時陶文卓理所當然地這麼推斷,便也只是撫了撫她的後腦勺︰“你爸媽不是一直都把你護得很好麼?老人家可以做到,我們也可以做到。”接著就敵不過如潮水般漫過腦海的疲倦感,最後拍了拍她的腦袋,“有我在,不用想太多。”

    也許是听出了他言語中的倦意,肖藝靜了幾秒,終是點了頭︰“嗯。”然後抬起腦袋親了親他的下巴,“晚安。”

    其實她還有很多話想說——如今回想起來,陶文卓能夠不費吹灰之力地感覺得到。哪怕是換作平時,他也能有所察覺,並且給她更多的耐心來听她談談她的想法。可那個時候他卻只是敷衍了事,輕信了她那一個字的回應,很快就進入夢鄉。

    而在那以後,肖藝就變了。

    她還是像從前那樣愛笑,但笑的時候眼底總是藏著疲憊。她開始時常莫名其妙地陷入沉思,臉上的表情會不自覺地變得越來越難過。她長時間地失眠,夜里總是翻來覆去沒法入睡,好不容易淺淺睡了,夢里翻個身也會驚醒。她日漸消瘦,不論怎樣好吃好喝地養著,都還是能一圈圈瘦下來。

    這樣明顯的變化,陶文卓怎麼可能沒有發現。

    他經常會想起肖藝那天晚上做的夢,隱隱明白她這些變化和那個夢脫不了關系。他也清楚,之所以會做那種夢,是因為肖藝不信任他。她以前從來不會不信任他。因此他心里頭多少也感到窩火和不解。他只當這是她懷孕期間的特殊表現,隱忍的同時也盡最大的可能多陪她,用實際行動表示他很在乎他們的孩子,他期待這個孩子的到來。

    可陶文卓忘了,世上哪有那麼多心有靈犀,誤會與隔閡總是比心意相通要來得多。雖然真正的關心和在乎只有行動能證明,但那不代表你不開口,你愛的人就會知道。

    那段日子里,他和肖藝之間大概也是這樣。

    他自以為問心無愧,卻換不來肖藝的信任。哪怕是肖子卓出生、慢慢健康地長大,好食茶餐廳的生意也因為她腦子比從前好使而越來越火熱,如陰雲般蒙住她雙眼的那層憂慮也從未散開過。她也不曾嘗試說出原因。

    可能她需要一段時間的休息。陶文卓只能這麼推斷。于是他同她商量,希望她休息一兩年,專心在家帶孩子。她訥訥看著他,竟什麼也沒說,只機械地搖了搖頭。

    陶文卓就試著找別的原因,想要搞清楚她究竟在想些什麼,結果卻無跡可尋。他就不得不把責任歸咎到自己身上︰是自己讓肖藝逐漸失去安全感。孩子的問題也好,非得堅持有獨立的收入來源也好,她不過是不再信任他,才會變成這副整天傷春悲秋的樣子。

    兀自懊惱的同時,陶文卓胸腔里也壓了一團火。他辛苦工作,竭盡所能照顧她關心她,想要把最好的一切都給她和他們的孩子,卻這麼平白無故地失去了她的信任。

    憑什麼?

    他無數次問過這個問題,可一面對肖藝——一對上她那雙眼楮,他就一而再再而三地忍下來。總歸是心疼勝過惱火的。總歸是不忍心的。

    一再忍耐,積久成疾。日子長了,陶文卓就會胡思亂想。信任危機往往是感情危機的前奏,而肖藝經濟獨立,那麼一旦她不再愛他,他們之間除了肖子卓,又還有什麼牽絆?如果她要離開,他又有什麼資本留下她?

    夫妻兩年,她根本沒在任何事情上依賴過他。

    就像他的母親從未依賴過他的父親,所以才能走得那麼干脆。

    愈是這樣想,陶文卓就愈是焦躁。維持著面上的風平浪靜,卻控制不了內心的海浪翻嘯。他壓抑太久,終于還是在她懷上第二胎以後,再次拒絕做個全職主婦時徹底爆發。

    “肖藝。”那時他站在落地窗前直勾勾地盯著她,背著光,語調也跟著眼神漸漸冷下來,“你想清楚。家里兩個孩子,你要都丟給陳姨帶?你自己也知道父母的教育對孩子有多大的影響。現在明明有條件親自帶孩子,你為什麼還要堅持開店?”

    肖藝則沉默地坐在沙發邊,低著頭沒有吭聲。

    他強壓在心中的那團火便蹭蹭竄上來,燒熱他的喉嚨,他的眼眶。他啟唇,每個字都帶著火氣,像是要燙得她抬起頭來,逼迫她正視他的眼楮︰“你這麼想經濟獨立,是不是準備哪天逮住機會就跟別人跑?”

    下一秒,她果然震驚地抬頭看向了他,那雙已經盈了水光的眼楮里,淚珠子也成串地滾下來。

    不論過去多少年,陶文卓都見不得肖藝的眼淚。那簡直是她的殺手 ,一亮出來,他就得繳械投降。可惜她以前太傻,從來學不會利用這一點。這倒是她唯一一次把眼淚用得恰到好處。

    甚至恰到好處到,有那麼點卑鄙。以至于陶文卓心里頭有再多的火,也霎時間被澆滅。

    他只能微蹙著眉遠遠凝視她,平復了情緒,良久才穩聲告訴她︰

    “如果不是,你就給我個解釋。”

    那個時候他心中還存著一點希冀。他希望她給他一個他料想不到的答案,好讓他有理由安慰自己,其實都是自己想得太多。

    可肖藝還是肖藝,她腦袋那麼不好使,又怎麼可能猜得到他的想法。

    “我怕……”她邊掉眼淚,邊抑制著聲線里的顫抖,就這麼誠實地回答了他,“我怕萬一你喜歡上別人了,要跟我離婚……我就什麼都沒有了……”

    也是這種誠實,撲滅了他心里最後一點希望。

    陶文卓一動不動地看著她,已經不再感到憤怒。他只覺一股子寒氣從腳底爬上來,涼意滲入皮膚,穿透內髒,凍到了骨子里。

    所以他一言不發地轉身,將自己的衣物收拾出了主臥,開始搬到書房睡。

    在那之後,肖藝懷著第二胎的那段時間,比她懷第一胎時瘦得更加厲害。她夜里偷偷哭的時候,陶文卓也會醒來。有時候他也會想︰算了吧,和好吧。可轉念之間又會想到,或許自己即使是出聲安慰,也會讓她覺得厭惡或者惡心。

    于是最終都只是翻個身,听她小心地收住哭聲,再漸漸入睡。

    而肖藝流產那天,陶文卓還在北京出差。他接到陳姨打來的電話,便買了最早一班機票趕回x市。一路上他心里沉得厲害。他回憶起她流產前的各種表現,恍惚中逐漸清醒過來,自責和痛苦便溶成了濃稠的苦水涌上喉口。

    他做好決定,要跟肖藝好好談談。他甚至想好了每一句台詞,設想了無數種她可能會有的反應。

    獨獨沒有料到,在他說出第一句開場白之前,肖藝就先開了口。

    “陶文卓,”她說,“我們離婚好不好?”

    當時正是一月的寒冬,她剛從醫院回來,身上的羽絨服還沒有脫下,就這麼站在客廳里,遠遠看著還在玄關的他。

    陶文卓沒有應聲。

    他同她對視了一會兒,然後彎腰脫鞋。

    “我們離婚吧。”肖藝卻沒有給他機會裝作一切都未曾發生,再一次輕聲重復。

    陶文卓換好鞋,徑直經過她身邊,神色平淡,只字未語。肖藝拉住了他,再開口時,便有了鼻音︰“你說話……”

    說什麼?她還想讓他說什麼?

    原本設計好的一切都亂了套,此刻再听到她的聲音,陶文卓甚至有沖動要扒開她的手離開。但哪有能一直逃避得了的事。她又是剛剛流產,他哪能留她一個人在這里傷心。

    因此陶文卓側過臉垂了眼看她,壓下了所有的情緒,平靜地答她︰“孩子的事,是我的錯。”他說,“我會改。所以不離婚。”

    肖藝卻又掉起了眼淚。

    “離吧。”她不斷重復,“離吧。”

    一聲聲念得無力,像是邊緣滑利的紙張,看似柔軟,卻能輕而易舉地割破皮肉。

    “肖藝,”陶文卓版垂著眼瞼注視她,終于沒法再擺出任何表情,“你以前不是這樣。”他想要擠出心里最後那點期待,期待她能好好和他談談,期待她能實話實說,連帶著語調都變得輕穩,“到底怎麼了?”

    然而她給他的回應,只有眼眶里不停滾出來的淚水。

    “對不起……”她情緒好像一下子就失了控,低下頭來拼命忍住抽泣,斷斷續續地拼湊出無助的句子來,“我也不知道……對不起……”

    那一刻陶文卓就知道,他根本不該期望從她這里得到答案。

    他抬起垂在身側的手,掌心搭上她的腦袋︰“行了,不要哭了。” 他語速緩慢地告訴她,“我去擬離婚協議。”

    直到這時陶文卓才明白,即使是到了這種心灰意冷的時候,他也是沒法對肖藝狠心的。

    只怪他太執著,明知道她想不明白,還妄圖究清原因。

    也怪他明知她傻,還放不下她。

    作者有話要說︰微博上說過了一次但是還是再說一次。

    鄭重道歉,因為這段時間太忙,又生了病,所以斷更了這麼久。

    接下來恢復日更。

    按照原先的大綱,大概會在十一月初完結。不求小天使們原諒,是我的錯。

    這章挺肥的,希望大家滿意。

    晚安。

    qijixs_middle



伊莉小說網 | 一朝得子 | 一朝得子最新章節

 ** 作者︰Sunness所寫的《一朝得子》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一朝得子》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一朝得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