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一朝得子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Chapter 25
作者︰Sunness 下載︰一朝得子TXT下載
    星期五一早,陶文卓開車來到公園,在附近的停車場找到了車位,卻沒有即刻下車,而是熄了火掏出昨晚從肖藝那兒拿來的紙條,撥打上邊的號碼,試著聯系周雲哲。

    對方沒有接他的電話。

    他皺了眉頭听著手機里“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听”的機械提示,思忖片刻,轉而又打給了肖銘。

    “哦,太子爺忙,不接陌生人電話也不奇怪。”肖銘倒不覺得奇怪,語氣里帶著笑意,听著卻又叫人有些忍不住打寒噤,“沒事,這事你不用管了,我改天當面問問他。”

    “你最好還是不要插手。”輕而易舉就能想到他口中的“當面問問”會發展成什麼情形,陶文卓捏了捏眉心,即使隔著電話也擺不出好臉色,“我再用的手機試試。”

    在陶文卓的印象里,肖銘是真正對得起“殺胚”這個詞的。明明父親肖楊是個冷靜自持的男人,肖銘卻一點兒沒繼承到他良好的基因,從來都是憑直覺做事,而且雷厲風行我行我素,攔也攔不住。當年大學時陶文卓追肖藝那會兒,就在肖銘那里吃過虧——那個時候他才剛從警校畢業兩年,還在緝毒隊工作,換上一身便裝就跟個普通大學生似的,臉上又總掛著笑,瞧不出半點威脅。可他就是以這副模樣出現在陶文卓學校的籃球場,找人招呼了陶文卓過去,問一句“陶文卓?你認識肖藝吧?”,得到陶文卓挑眉肯定的回答,便一拳頭掄上了他的肚子。那一拳力道十足,要不是陶文卓還算結實,估計都得被打出內傷來。而肖銘還是彎著眼笑眯眯的,只告訴他︰“家妹腦子不好使,麻煩你照顧了。不過你也別招惹她,不然後果你擔不起。”

    從那天開始陶文卓就知道,自己跟肖銘這種殺胚永遠都別想合得來。

    “今天又要去找?”電話那頭的肖銘可不會琢磨他現在在想什麼,只對他的話不置可否,沒事人一般笑笑調侃他,“你最近好像挺閑啊。”

    陶文卓沒耐心和他閑扯,冷著臉敷衍幾句便掛斷了電話。

    解開安全帶,陶文卓拔下車鑰匙下了車。昨天肖子卓在動物園玩得高興,卻也沒忘了趁媽媽不注意的時候捏一捏爸爸的手指,踮起腳來咬耳朵,提醒爸爸要記得去公園拿他們上次給媽媽做的“禮物”。

    也虧得小朋友還記得這回事,不然陶文卓還真要把它拋到腦後了。

    還是工作日,早晨公園里活動的多是上了年紀的老人,穿著運動服鍛煉,或是結隊開了音樂打太極。陶文卓去取陶瓷的路上,恰好看到一群練太極的老人,腦海中不自覺浮現出肖藝的臉,便駐足觀摩了一會兒。

    他們剛結婚那段時間,陶文卓每天早晨都會出門晨跑。肖藝也想鍛煉身體,每天就跟著他一起去。結果她平衡感不好,即便是慢跑也總是磕磕絆絆,不僅沒鍛煉身體,還摔了滿腿的傷。陶文卓給她消毒上藥,她疼得直躲,大眼楮濕漉漉地看著他,瞧上去可憐巴巴的,讓他看了既好氣又好笑。

    “我看你還是去打太極比較好。”他當時就故意擺出一張面無表情的臉,嘴里說著的卻是調侃的話,“也只有那種慢運動適合你。”

    沒想到肖藝抽抽搭搭地听著,第二天竟真的跟著小區里的老人家一塊兒打起了太極。陶文卓晨跑完回來瞧見她搖搖晃晃地收著一條腿推手,差點沒笑出聲來。

    至今他還能記起她打太極時那副小心翼翼的傻樣。可惜時過境遷,肖藝怕是再也想不起自己干過的傻事了。

    想到這里,陶文卓收回自己的視線,再次邁開了腳步。

    他到得早,公園里的陶藝diy店才剛開門,店主拿了他遞過來的收據眯起眼瞧了幾秒,才露了笑臉請他在原地等等,回身去取東西。陶文卓抬起胳膊看了眼腕表,時間還早,這兒也離他工作的律所近,他倒是不急。

    只是沒想到就在等待的這會兒工夫,又接到了唐堯晨打來的電話。

    “喂?是我。你今晚有空吧?”她說話從來是不繞彎子的,電話剛接通便開門見山了,“李欣要請你和吃飯,把小卓也帶過來吧。跑那麼快,人家李欣還以為你不待見她呢。”

    “告訴她不用了。”陶文卓習慣性地將一只手攏進褲兜里,拒絕得冷淡,“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應酬多,還要火上澆油麼?”

    “朋友之間吃一場飯嘛。”唐堯晨不吃他這套,耐著性子在電話那頭勸起來,“我知道你不喜歡李欣……”

    他涼涼打斷她︰“不要隨便臆測我的想法。”

    唐堯晨也不跟他對著干,忙笑著附和︰“行行行,那就是你不想跟李欣接觸得多,是吧?”

    這句話倒叫陶文卓沉默了片刻,而後才回了她干脆的兩個字︰“不是。”

    否認卻顯然是違心的。干律師這一行,當然不在乎多這麼一次應酬。只不過陶文卓幫李欣打了一回官司,對她的私生活或多或少也就有了些了解。他的確擔心她會帶給肖藝一些負面影響。

    “得了吧你,我還不知道你嗎?好歹認識這麼多年了。”唐堯晨不在乎戳穿他,在電話里更是心直口快,還不忘嗤笑一聲以表達自己的鄙夷,“你以為我不擔心李欣影響啊?她這姑娘我是看著長大的,沒比你少疼她。但是李欣有李欣的好,不然我也不會跟她打交道。”頓了頓,她又嘆口氣,想到了點什麼頭疼事似的放緩了語速,“再說你也不能太護著了。保護得越好,她心思越單純,也越脆弱。你又不能時時刻刻護著她。等她哪天真的成熟了,明白世道有多險惡、人有多壞,指不定就受不住了。”

    原是個簡單的道理,憑陶律師這張能言善辯的嘴就能輕巧地用不下三種理由反駁。陶文卓听完下意識翕張了一下嘴唇,卻突然想到了點什麼,猛地收了聲。

    真正成熟?

    “陶文卓?陶文卓!”另一頭的唐堯晨見他安靜下來,還以為他把她的話當耳旁風呢,語氣便重了,“你還在沒在听?”

    陶文卓這才回過神,懶于跟她解釋,皺起眉頭直接問︰“晚上幾點?”

    興許是沒想到他這麼簡單就答應了,唐堯晨默了幾秒才笑起來︰“孺子可教。”接著告訴他,“六點左右,我待會兒把地址發給你。”

    “來來來,這個,您看看是不是。”剛好這時候店主捧了用報紙包好的陶瓷成品出來,陶文卓便簡單應下,跟唐堯晨道了別再掛斷電話。他接下店主遞來的東西,動手拆開報紙。

    店主笑眯眯地站在一旁,“小朋友今天沒一起來啊?”

    “在他媽媽那里。”陶文卓隨口一答,總算拆完了包得厚實的報紙,露出里頭黃澄澄的小玩意。是支形狀不那麼好看的香蕉,小朋友親手捏出來,還親自上了顏色。剛做出來的時候不好看,沒想到燒好之後光滑有形,掂在手里竟也可愛。

    陶文卓不自覺翹了翹嘴角,想起那天陪著肖子卓過來,一幫小朋友都在做碗或者杯子,也只有他兒子吵著鬧著要做香蕉。

    那時陶文卓就問他︰“為什麼想做香蕉?”

    “姐姐說……說,香蕉是快樂水果。”小朋友腰桿挺得直直的坐在小桌子面前,小手已經在有一下沒一下地捏著泥巴,黑溜溜的大眼楮也直勾勾盯著它呢,粉嫩的小臉上表情卻十分堅定,一字一句說得認真,“媽媽不開心,我要做香蕉、給媽媽。”

    快樂水果得吃了才能快樂,小朋友的邏輯果然不能深究。陶文卓一時好笑,便伸手揉了一把小家伙的腦袋,“怎麼不直接買給媽媽吃?”

    想不到小朋友撅起珊瑚色的小嘴,居然一本正經地抓著泥巴說起了自己的道理︰“吃掉就沒有了。”還搖了搖小腦袋,嘴上磕磕巴巴,臉上則皺起小眉頭,一臉嚴肅,“媽媽要、一直開心。”

    恐怕沒有多少父母听了這話,還能狠下心拒絕。

    仔細把陶瓷香蕉重新包好,陶文卓嘴邊還帶著笑,決定到時一定要把肖子卓這番話告訴給肖藝听。她這人最容易被孩子的話觸動,听了肯定又要感動得一塌糊涂。

    正想著曹操,曹操就打了電話過來。陶文卓剛離開公園回到車里,兜中的手機就震動起來,屏幕上的來電顯示閃爍著“”兩個字。他稍稍一愣,插好車鑰匙,來不及找到藍牙耳機,拇指一劃觸控屏就接听了電話︰“。”

    “你現在方不方便接電話?”手機里傳來肖藝壓得極低的聲音,“那個,小卓說有事一定要告訴你。”

    她似乎是擔心打擾他工作休息,口吻小心翼翼,每個字音都發得很是輕緩。陶文卓肩膀一松,剛才稍微提起來的心也放下,大約猜得到小朋友是為了什麼事找他︰“你讓他听電話。”

    “爸爸!爸爸!”不等肖藝回應,小朋友就很快把電話搶過來,生怕他听不見似的興奮地喊他,末了又急急忙忙嘟囔︰“媽媽、媽媽不能听,我要跟爸爸講悄悄話。”而後壓低了嗓音,听上去悶悶的,像是拿手捂在了嘴邊,輕輕跟他說,“爸爸,今天要去拿香蕉。”

    “我已經拿回來了。”瞥一眼被自己擱在副駕駛座上的紙包,陶文卓了然一笑,要是踫得到,還真想用力揉一把小家伙細細軟軟的頭發,“跟你媽媽說,我中午去給你們送飯。到時候把你的‘香蕉’也帶過去。”

    “嗯!”肖子卓飛快地答應,大聲沖著媽媽喊︰“媽媽媽媽,爸爸說中午要給我們送飯!”喊完了又興高采烈地跟爸爸道別,“那爸爸要記得哦!爸爸拜拜!”

    話音還沒落下,就歡呼著“啪”一聲掛了電話。

    這還是陶文卓頭一次被兒子先掛電話,短暫地一愣,才好氣又好笑地瞧了瞧手中的手機︰“臭小子,掛我電話?”

    qijixs_middle



伊莉小說網 | 一朝得子 | 一朝得子最新章節

 ** 作者︰Sunness所寫的《一朝得子》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一朝得子》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一朝得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