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一朝得子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Chapter 26
作者︰Sunness 下載︰一朝得子TXT下載
    有了上一回的教訓,這次陶文卓沒敢再自己準備午飯露拙。他從以前肖藝和肖子卓常去的一間泰國餐廳打包了幾道菜,開車送去好食茶餐廳。

    牽著肖子卓在茶餐廳門口等他的卻不是肖藝,而是江思穎。

    她個子比肖藝要高,人也瘦些,穿著件粉色的t恤和有些發白的七分牛仔褲,身前系著茶餐廳里服務員的深綠色圍裙,馬尾高高梳起,露出光潔的額頭和巴掌大的小臉,眉目清秀,瞧上去還跟個高中生似的清純,一點沒有如今那些藝術生過于成熟的影子。

    由于昨天只匆匆見過他一面,江思穎遠遠打量著他,臉上表情有幾分迷惑,似乎還不確定他是不是陶文卓。而肖子卓總是在第一時間就認出了爸爸,老遠便拽著她的手跳起來,邊跳還邊一個勁地喊︰“爸爸!爸爸!”

    喊了還嫌不夠,小朋友松開江思穎的手三蹦兩跳地跑過來,張開兩條小胳膊就給陶文卓的大腿來了個熊抱,而後又開始使勁跳,仰起小腦袋拿那雙亮晶晶的大眼楮期待地看著他,“爸爸那個呢,那個那個!”

    早在他跑過來的時候就拎高了手里的飯盒以免把菜全灑出來,陶文卓居高臨下地俯視他一眼,將另一只手里用報紙包好的東西遞給他,不忘冷著臉交代︰“拿好,不要自己摔碎了。”

    小朋友把頭點得像小米啄雞,小心翼翼地伸出兩只肉嘟嘟的手捧住,揣到懷里抱穩了才轉過身撒開腳丫子往店里跑。

    “媽媽——”他忙著去獻寶呢,也沒顧上還杵在原地的江思穎,一溜煙就鑽進了餐廳大門。她見了只是笑笑,伸長了脖子目送小朋友跑進廚房,才想起要回頭和陶文卓打招呼︰“姐夫好。”

    不慌不忙走近她,陶文卓微微頷首算作回應。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臉上瞧不出多少表情,江思穎回他一個微笑,那笑容竟透著點兒畏懼。

    “我先去店里幫忙了。”目光躲閃地丟下這句話,她就匆忙轉身跑回了店里,腳步比肖子卓的還快。

    陶文卓見狀下意識皺了眉。他听肖藝提過江思穎的“前科”,原先考慮到肖銘不會把品行惡劣的人推到肖藝身邊,便沒有多留意這個小姑娘。現在看來,事情卻好像不像他以為的那麼簡單。

    邁開腿走進店門,他環顧一眼一樓,剛好瞧見江思穎被一桌客人叫去下單。那桌客人大約都是附近的上班族,四十歲左右的年紀,讓小姑娘見了有些踟躕不前。她猶豫了好幾秒才小跑過去,臉上掛著笑,抽出桌底的下單簿之後卻悄悄往後退了三步,同他們拉開了距離。

    她怕男人。

    聯系到小姑娘剛才在自己面前的表現,陶文卓輕而易舉地推出了結論。

    但昨天她在肖銘面前似乎並沒有表現出畏懼。只是因為肖銘是警察?

    “爸爸~爸爸~我們上去吃飯~”小朋友興奮的喊聲打斷了他的思緒。陶文卓循聲望過去,就見肖子卓正拽著肖藝的手,蹦蹦跳跳地從廚房跑出來。肖藝一只手被他拖著,另一只手里還捧著那支黃澄澄的陶瓷香蕉,為了要跟上小朋友的速度而腳步慌亂,甚至來不及抹掉額頭上細密的汗珠。

    “小卓,小卓——”發覺小朋友聲音太大引來了不少視線,肖藝才忙不迭拉住了他的小手壓低聲音叫他,彎下腰豎起食指,小心同他商量︰“噓——我們小聲點,不能吵到別人,好不好?”

    小朋友停下腳步,經過媽媽的提醒才反應過來,先是瞪大眼楮拿粉嫩的小手捂住嘴巴,接著煞有其事地點點頭,學著她的樣子把胖嘟嘟的食指豎到嘴邊︰“噓——”末了便轉過身面向陶文卓,夸張地招招手,小聲喊,“爸爸……”

    這表現倒著實可愛。陶文卓不慌不忙上前,順手揉了把他的小腦袋,再抬眼看向肖藝,卻發現她眼底下的黑眼圈不淺。他挑了眉梢︰“昨晚沒睡好?”

    “還好。”她搖搖頭,把那支陶瓷香蕉擱到了收銀台後頭。恰好這時江思穎已經替客人下好單要報去廚房,肖藝伸手便拉住了她的胳膊︰“誒,思思。”她疲憊地笑笑,“你休息一下吧,上去跟我們一起吃飯。”

    “不用啦姐,我等下跟曉倩一起吃。”江思穎笑眯眯地謝絕,拉了拉肖藝的手,“在這邊交到的第一個朋友,要先好好膩歪一下嘛。”

    雖說是堂姐妹,但從年紀上來看到底還是有代溝,肖藝想了想,也覺得讓小姑娘們多處處比較好,因此只能點了頭叮囑︰“那記得多吃點,你們都還在長身體,營養不足不行的。”

    江思穎忙答應下來,抽身跑去了廚房。

    頭一次見她跑得比兔子還快,肖藝一愣,還沒回過神來,便听見身後陶文卓已經拍了拍肖子卓的小腦袋︰“去找位子。”“嗯!”小朋友開心地應下,  瞪跑上了樓,到了拐角處不忘剎住腳步,蹲下來催促︰“爸爸媽媽快點上來!”說完了才騰地站起身,又  瞪踩著樓梯往上跑。

    “上去吧。”陶文卓順勢伸手將肖藝攬過來,原是習慣性地想要摟住她的肩膀,動作卻頓了頓,最後只輕輕推了推她的背。她總算有了反應,傻傻點頭一笑,跟他一起上樓。

    陶文卓還想問她昨晚失眠的原因,想起她方才搖腦袋不解釋的模樣才把到了嘴邊的話咽回去,一面照顧她的步速慢騰騰地上樓,一面換了另外一個話題︰“上次你說江思穎的母親是你媽的堂妹?”

    “我跟我哥都叫她惠姨。”稍稍頷首,她眨了眨那雙倦怠的桃花眼,看上去仍有些無精打采,“惠姨現在是二婚。我記得她是在我高考的時候跟前夫離婚的……那一年她過得特別辛苦,媽媽直腸癌入院,婆婆也得了肺癌住在醫院里,老公在外地工作,已經有了別的女人。”

    兩人剛到二樓,就听見肖子卓的聲音︰“媽媽!這里!”

    小朋友佔的桌子依舊是昨天那張,小小的身子已經爬上了椅子,坐得高高的伸長小胳膊沖爸爸媽媽招手。肖藝忍不住笑起來,拉了拉陶文卓的衣袖示意他一起過去,同時小聲繼續剛才的話題︰“她兩頭都要照顧,還要顧著思思,身體都累垮了。後來她前夫和她離婚,沒給她多少補償,也不肯要思思。所以頭三年惠姨帶著思思過得很困難,直到二婚嫁了個條件不錯的,才慢慢好起來。”

    不料再怎麼小聲,也還是讓小朋友听見了其中的某些字眼。

    “媽媽,什麼叫離婚?”等到爸爸媽媽都來到了桌邊,小朋友就迫不及待問起來。肖藝這回真是被問住了,和兒子大眼瞪小眼,一時答不上話。所幸陶文卓把手里的飯盒都放到了桌上,率先面不改色地開口解答了小朋友的問題︰“就是夫妻雙方通過協議或訴訟的方式解除婚姻關系,終止夫妻間權利和義務的法律行為。”

    一長串解釋不僅讓小朋友听得迷糊,就連肖藝都听得一愣一愣,沒法迅速消化。肖子卓便扭了扭屁股,把眼楮瞪得比銅鈴還大,好一會兒才眨巴眨巴眼,兩只小手巴在桌邊可憐巴巴地摁了摁桌沿︰“那是什麼意思?”

    “再長大一點你就懂了。”陶文卓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哪會真給他進步一解釋,只板著臉糊弄他。

    小朋友不服氣,撅起嘴巴摸了摸自己圓滾滾的小肚皮,“已經長大了。”

    被他們父子倆的對話逗得哭笑不得,肖藝也坐下來,幫陶文卓將飯盒一一擺好,張羅著轉移小朋友的注意力︰“先吃飯吧,看看爸爸今天帶了什麼菜過來。”等打開飯盒,她才後知後覺地注意到這些都是餐廳里的一次性飯盒,菜色也不像是陶文卓能做出來的。肖藝便愣了愣,轉頭看看陶文卓,一雙濕漉漉的桃花眼本就因黑白不分明而略顯迷蒙,此刻更是迷惑︰“不是你做的麼?”

    哪還敢在你這個大廚面前獻丑?記起昨天的糗事,陶文卓臉上不禁有點兒陰郁,開了口卻是隨便找一個理由敷衍了過去,“上午在律所,沒來得及做。”

    肖藝听罷微張著嘴點了點頭,眼底有幾分失落。倒是小朋友眼尖,一見飯盒里的雞塊就興高采烈地輕輕拍起了桌子,小屁股不安分地抬呀抬,兩眼都要放出光來︰“媽媽我要吃咖喱土豆雞!”

    趕忙把筷子和其中一盒米飯遞給他,肖藝又把盛咖喱土豆雞的飯盒推得離小朋友近一些,見小朋友自己伸筷子去夾了,便拽了拽身旁陶文卓的胳膊,悄悄問他︰“我們離婚的事,是怎麼跟小卓說的?”

    “沒說,怕對孩子有影響。”將另一盒米飯擺到她面前,陶文卓眉心微鎖,答得輕描淡寫,“只告訴他原先住的地方離你的店太遠,不方便你工作。所以你帶著他搬到新家去住,我留在舊屋。”

    听了他的回答才松一口氣,肖藝鄭重地點點頭,也替他打開飯盒,舒展開眉頭靦腆一笑︰“謝謝你。”說完又察覺這句謝謝有些沒頭沒腦,她便又彎了眼笑著解釋,“我總覺得父母離婚,對孩子影響很不好。要是我,肯定不知道該怎麼跟小卓說。還好有你想辦法。”

    誰知陶文卓轉眸瞧她,不冷不熱地嗯了一聲算作回應,竟有些不高興的樣子。她愣愣,也不知道自己說錯了什麼,只好低下頭來拿筷子吃飯,邊將土豆往嘴里送,邊想著該說點什麼來緩和氣氛。

    “剛剛高中同學介紹了一個女孩子過來應聘,說是親戚,在農村長大,人老實,很勤快。”左思右想,她只找到這麼一個話題,便慢吞吞出了聲,“但是她今年剛本科畢業,也跟你一樣是學法律的,暫時沒找到工作。”說到這里,她還真有那麼點兒發愁,“我們這里一簽就是一年,我總覺得大學生畢了業當一年的收銀員,太可惜了。”

    他听完拋給她三個字,“沒考研?”

    肖藝搖了搖腦袋︰“沒有。”

    “那應該是有自己的打算。”從盛冬陰功的塑料飯盒里挑出一只大蝦,陶文卓熟練地剝了殼將蝦仁放到她碗里,“她不嫌棄收銀員的工作,是心態好。現在很多大學生眼高手低,最後不只找不到工作,還要啃老。而且本科畢業去律所工作一個月都拿不到三千,還不如來你這里當收銀員。”

    小朋友剛剛還在專心扒著自己碗里的飯呢,這會兒見爸爸給媽媽剝了蝦,便嚼碎嘴里的雞肉吞下,張開油乎乎的小嘴,開始吃著碗里瞧著鍋里了︰“爸爸我也要吃蝦。”

    又拿筷子從湯里夾出一只蝦,陶文卓這回沒動手剝,直接將蝦送到了小朋友的飯盒里,“自己剝。”

    肖子卓沒有任何異議,點了頭就放下筷子,自己動手跟蝦殼較起了勁。

    陶文卓不再多瞧他,只看一眼身旁的肖藝,接著剛才的話題道︰“你自己再想想。你的店,你決定。”

    “嗯。”她點頭,視線已經挪到了肖子卓那里。她記起小時候吃蝦,總是母親和肖銘幫她剝蝦,而父親則只會替母親剝蝦。剛剛那一幕,差點和小時候的記憶重疊起來。只不過她已經成了母親,而陶文卓是孩子的父親。

    不動聲色地瞥她一眼,陶文卓見她正望著小朋友失神,便清了清嗓子開口喚回她的注意力︰“唐堯晨的朋友晚上請我們吃飯,我下午還要去律所,下班了再過來接你和小卓。”

    一听到唐堯晨的名字,肖藝果然馬上回過神來︰“晨晨的朋友?”

    “名字叫李欣。”他面色平靜地夾菜給她,僅僅是簡單地揭了過去,不打算多提,“我這次出差就是幫她打離婚官司。”

    “離婚官司?”想不到肖藝瞪大眼楮,目光又落到了他額角那片淤青上,“那怎麼會受傷?”說著她還抬手輕輕踫了踫他的額頭,仔細瞅瞅,不由得擰起了眉頭,憂心忡忡地自言自語,“還沒有好……”

    被微涼的指尖觸到額角的那一瞬間,陶文卓身體一僵。他想起她昨天那個吻,便不自主產生了錯覺,好像已經能敏感地感覺到她的體溫和呼吸。

    qijixs_middle



伊莉小說網 | 一朝得子 | 一朝得子最新章節

 ** 作者︰Sunness所寫的《一朝得子》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一朝得子》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一朝得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