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甜蜜寵愛︰萌妻,乖一點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588章
作者︰寧蝶衣 下載︰甜蜜寵愛︰萌妻,乖一點TXT下載
    武正這麼一講,向楠便點頭承認。

    ”……因為我從來也沒有體驗過什麼快樂的事情.所以不知道什麼叫做快樂……也“

    ”啊哈哈哈……就算是不人,也會想要討公主的歡心不是嗎?“

    這一次.武正反擊得很漂亮。

    ”所以……好,你就先坐在這里等著吧!“

    ”咦,你要去做什麼?“

    ”別擔心.我很快就回來了,不會把公主殿下一個人留在這里的啦。“

    說完他便跑走了.

    啪搭啪搭,雪花起,沾濕了衣服,他也毫不在意.

    向楠沉默地目送他的背影離去。

    不要留下我一個人。

    我不要一個人。

    因為會很寂寞。因為心會變得好小.

    她一個人孤獨地等待著,

    那天,她也是這樣地等待著。

    已經很久沒有跟父母親一起出門了。

    二個人一起吃晚餐。感覺好像是非常久遠的事情。

    向楠一直等待著那天的到來。

    她有好多好多話想說.有一大準的話,想要說給父母听。

    自己能夠好好地把話說完嗎?

    父母親會好好地听她說話嗎?

    畢竟,今天是她的——

    結果——

    原本應該要回家的雙親.即使時間已經超過許久也沒回來.

    取而代之地.是父親的秘書來到家里.告訴她雙親死于車禍事故的消息。

    在激動流淚的秘書面前.向楠哭不出來。

    「小姐,您真堅強,」秘書這麼說。

    她只是,想哭也哭不出來。

    一定是.她的情感.她的心,都已經毀壞了.

    明明如此悲傷,明明如此寂寞.

    其實一直以來,她只不過是在逞強而已。

    因為爸爸和媽媽都很忙,她不能去打擾。

    她心里一直想著,自己不可以無理取鬧。

    因為,當個好孩子.才會被稱贊。

    因為爸媽說她是個乖小孩。

    只要當個好孩子,一定會有好的事情發生。

    所以,即使獨自一人.也默默忍耐著.

    因為爸媽會同來,給我一個緊緊的擁抱。

    只要想到這,她就努力地忍耐著。

    因為爸媽一定會回來的。

    結果卻是.再也見不到面了。

    再也.不會回來了嗎?

    自己真正變成一個人了嗎?

    不要留不我一個人。

    我不要一個人。

    心里的話,從向楠的雙唇吐露出來.

    「……讓你久等了.公王殿下。

    武正就站在眼前.可以看出是跑回來的。

    雙手拿若與季節不搭調的綜合口味霜淇淋.

    有草莓,香草以及巧克力三種口味.

    「你了你怎麼了.喂!」

    武正非常慌張。

    向楠拾起頭直視他的臉。

    雙眸盈滿了淚水。

    「哇!!不會吧,對不起.真的對不起,團為剛好被卷入那邊的人潮完全是不可抗力……對不起!真的很抱歉!」

    ……不是,不是這樣的……你誤會了……了我只是……

    向楠拼命搖頭,抽抽噎噎地,听不清楚她在說些什麼.

    完全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

    武正顧不得被雪浸濕,單腿跪在向楠身旁,端詳她的表情.然後用溫柔又安穩的聲音說︰「怎麼了,覺得寂寞嗎,還是覺得害怕,」

    向楠拼命搖頭,用力擦著不听使喚的眼淚。

    「沒關系啊,寂寞也好.悲傷也好,恐惺也好……哭出來沒關系這很正常啊。對不起,把你一個人留不來,從現在開始我絕對會好好待在你身邊的.」

    向楠終于點了頭。

    「好,那來吃冰淇淋吧,大口大口地吃吧。」

    武正說完便將手中的霜淇淋遞一支給向楠。

    之前並沒有察覺到.其實武正的手非常大。

    明明是寬大的,骨感的手,卻漂亮又縴細,而且.非常溫暖。

    一寒冬里吃冰淇淋很酷吧?

    武正哈哈哈地笑若,

    「真沒品味。」向楠半開玩笑地說.

    比冰淇淋更冷的對話.

    不過.武正還是笑了。

    哈哈哈地笑了。

    結果,向楠也笑了。

    自然而然地.笑了出來。

    也許,她總是枉不知個提問,為了某些事情而焦躁十安。彷佛冬天的太陽急著向西方沉落.

    我……我說不定,一直都有想死的念頭!!」

    雨人並肩坐在長椅。向楠吃著霜淇淋說出這句話來,武正嚇得差貼把冰淇淋掉到地上去。

    「我想到自己再這樣不去,大概要永遠受那些大人的牽制,所以就從家里選了出來.然後我又想,如果死掉的話,說不定就可以見到爸爸和媽媽了」

    原來如此……那種心情,我想我大概能體會。只不過啊,那樣不是會很寂寞

    ……?

    「如果人死了願望就可以實現的話,那所有的人不就都要跑去尋死了嗎’這樣一來可傷腦筋了不是嗎,被自己喜愛的人還留不來是什麼感覺,向楠.你應該很清楚吧.」

    ……非常難過.非常寂寞,傷心,舍不得

    「所以羅,我才不要這樣呢,萬一向楠你不在了,我會超級難過的喔。

    ……謝謝你武正……

    「不必說謝.因為我是向楠公王的下人啊。」

    說完他張大嘴巴.一口氣吃掉冰淇淋。

    面對這樣的午在,向楠又生澀地微孺一笑。

    「武正.你有女朋友了嗎,」她突然這麼問道。

    「干嘛突然問這個……唔,話說回來,有的話,就不會在這里做這些事情了吧。」

    這樣啊.那,那個人是誰?

    「恩’」

    「就是你說以前畫過的參賽作品,那個女的是誰?

    ……啊啊,那個啊……那是我以前的女朋友。」

    「哦,那她現在是……

    「已經死了。

    咦?

    這回向楠被嚇到.手中的冰淇淋差點掉落。

    「在我上高中的時候,因為得絕癥突然過世的。」

    「啊,呃對不起」

    「道什麼歉啊。當時雖然很悲傷,不過現在已經沒事了啦。正因如此。我才有辦法把她畫出來啊,我想要好好地證明她曾經活過.在將她忘記以前。」

    「你到現在,都還忘不了嗎,」

    「不會忘記的。是因為把她畫出來.我才能夠不定決心放棄成為一個畫家.也讓自己畫出了最好的作品啊。所以……該怎麼說呢.向楠.你也一定沒問題的喔。」

    即便他這樣說,向楠卻毫無自信。

    武正很堅強。

    他有足夠的堅強.能夠接受女朋友死去的事實。

    然而,自己卻只是在逞強而已。

    她並不堅強,甚至脆弱到連自己都受不了的地步。

    她有能耐繼續活下去嗎,

    就算此刻能歡笑的,也許明天就笑不出來了.

    就算此刻存在的東西.也許明天就會消失了。

    那樣的話,自己該怎麼辦才好呢?

    不久,又開始下起雪來。

    燈光照亮了廣場。

    冬雪將世界染成一片純白.潔白無暇.

    燈火輝映。

    白雪在空中飛舞,描繪出一幅畫。

    ——鈴

    然後.仿佛雪片在遙遠的天空里化為結晶,在空中出現了一名純白色的少女。

    「喂喂喂.真的假的啊」

    武正覺得這簡直像在作夢。

    眼前出現的少女,突然從半空中冒出來,對向楠說——

    「我叫白白,是死神喔。它是丹尼爾。我們是來傳話給你的。」

    還相當鄭重其事地出示身分證。

    撫視于季節的存在.穿著純白色洋裝的少女.

    與一身純白成為對比的。是引人注目的紅鞋.

    聲音有此稚氣.又帶著一股沉穩.搭配夢幻般美麗的容貌。

    但她手上卻握著比自己等同的灰色鐮刀。而身旁那只據說叫丹尼爾的黑貓.有著又大又亮的金黃色眼瞳.脖子上還掛著一個超大鈐鐺。

    這些特征反而讓少女更加遠離死神的形象。

    以少女的外型來看.比較像有著光團跟翅膀的天使吧。

    啊!!原來如此.應該是那個吧?

    這也是卡通人物表演秀的一部分.就像特別活動之類的.

    武正很想這麼告訴自己.

    少女死神!!白白.似乎完全不理會武正腦中在想些什麼,繼續對著向楠說道︰「我是受到你爸爸和媽媽的委托,要我轉告你說!!對不起,沒辦法好好為你慶祝…」

    聞言,向楠驚訝得目瞪口呆。

    「爸爸和媽媽一直都看著你,從前是,今後也一樣.會永遠守護著你,因為我們都是很愛你的。」

    「嗯,白白說的一定不會有錯.雖然有時會讓人听得一頭霧水啦。」

    黑貓丹尼爾補充這句不太像附和的附和。

    武正越來越希 這只是一場夢。

    貓居然會說話,而且口氣這滿拽的。

    向楠什麼也沒說。

    死神轉達的事情,那些事情,她一直都知道啊。

    雖然父母親太忙碌,總是見不到面,但她從未認為自己是不被愛的。

    她想.父母一定茫希望唯一的女兒能過得好.才拼命努力地工作。只不過.她真的很希望爸媽能在身邊,就算只有一不不也好。就算只有短暫的片刻也好,希望能多陪她一點。

    只是.這樣子而已。

    她祈求著。有如積雪般,不斷累積的冰冷心情.

    將向楠心中的天空染成灰色,讓她的心扉冰封起來。

    但死神卻說︰終究是會融化的……那麼,最後會留不什麼呢……難道你認為什麼也不會留下嗎。」

    「你到底在說什麼,還有你為什麼會知道我爸爸跟媽媽的事情,」

    向楠問她,

    「因為我是死神。」

    白白只說這一句。

    「你了你不要亂開玩笑,我!!一

    向楠話說到一半.白白突然轉過身去。

    「丹尼爾,走吧。」

    「可以了嗎.白白」丹尼爾問她。

    「恩!!」

    說完死神就消失了.

    鈐鈴鈴!!黑貓的鈴聲如歌聲股回響著。

    向楠和武正感覺像在看一場魔法表演。

    到底怎麼回享啊?別捉弄人了好不好!難道是幻覺嗎,還是快回答我啊,爸爸跟媽媽到底怎樣……還有!!雪融化以後……不就……不就什麼也不剩了嗎……你到底要說什麼嘛。我根本一點也听不懂啊。

    向楠搖頭.

    雙親過世之後.什麼也沒有留給她。

    ……找……我這是……

    「我好像有點懂了……

    一直旁觀向楠與白白對話的武正.突然開口喃喃地說。

    「什麼意思,」向楠當然立刻追問他。

    武正沉吟了一會兒.才開始解釋!!

    「應該怎麼說呢.就像在堆雪人的時候,會莫名地產生惆悵的感覺……這是因為,開始就心里有數的板系吧,我想。

    「什麼東西心里有數,

    「就是雪人會消失的事情啊。

    ……會消失……」

    「沒錯.隔天就會消失了啊。好不容易做出來的,帶苦笑容開開心心做出來的雪人.明天早卻會融化消失,這不是很令人難過嗎?好像心被挖了一個洞的感覺。可是,這個結果一開始就心知肚明了,從動手堆雪人起,一直都心里有數,只不過是盡量讓自己不去想罷了。雖然不想,心中某個角落卻這是非常清楚明白的啊。

    這種事情……我了我根本就不知道啊。因為……我從來也沒有堆過雪人啊……

    向楠垂不頭.武正立刻爽快地對她說!!

    「那現在就來堆雪人吧。

    「咦,」

    「你不是沒有堆過雪人嗎?那我們現在就來堆,你說不定就會懂啦。

    可是

    「別可是了……來吧.沒什麼大不了的。只要動于做就好羅.非常有趣呢……就我自己的經驗而言。」

    ……兩人開始堆起了雪人。

    遠處傳來盛大又輕快的音樂翳。

    所有游客似乎都樁吸引過去了,廣場上空無一人。

    只有兩孟摺br />
    將雪集中起來,搓成很圓很圓的圓球。

    滾動.再滾動.一直滾一直滾。

    沙沙沙。

    有兩道足跡。

    殘留在白雪鋪成的地毯上.是兩人的腳步聲。

    「呼……好冰喔」

    手很冰冷,已經凍成紅色的了。

    感覺開始漸漸麻痹。

    然而.身卻不冷。

    莫名地,不可思議地洋溢著笑容。

    很快樂。

    即使,明知道一定會融化.

    心里很惆悵,卻又覺得溫暖.

    為什麼呢?

    向楠終于,知道了答案。

    「好……大功告成……應該吧,雖然形狀有點奇怪.不過也勉強算是一個成功的雪人喔!

    武正仲出手拍在向楠的頭上.

    歪七扭八的雪人.表情有點像在哭,又有點像在笑.

    啊啊,原來如此。難以言喻的感受.

    雖然難叢言喻。卻覺得好像懂了。

    明知道,反正會融化.

    明知道,遲早會消失。

    但心里這是想著,如果能留不來該有多好,希望明天還在,後天還在,大後天也這。

    在明白了這樣的寂寞和惆隘之下,人們還是繼續往前走。

    即使明天會失去笑容.即使手中殘留著失落感.也要帶著微笑喔.

    午在笨拙地說著。很堅定。卻又溫柔而安穩的聲音。

    雖然,明天可能會消失。

    往前走吧。

    因為,我這存在苦。

    繼續保持微笑吧。



伊莉小說網 | 甜蜜寵愛︰萌妻,乖一點 | 甜蜜寵愛︰萌妻,乖一點最新章節

 ** 作者︰寧蝶衣所寫的《甜蜜寵愛︰萌妻,乖一點》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甜蜜寵愛︰萌妻,乖一點》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甜蜜寵愛︰萌妻,乖一點》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