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武俠修真 >> 嫡女若水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七十九章 陷害與偏袒
作者︰沉歡 下載︰嫡女若水TXT下載
    而樂之,本來還一臉喜色的,一瞧見慶媽媽的動作,笑容瞬間的凝固!一種不好的預感涌上心頭,可是她終歸是不相信的,老太太對楊若水一定比不上鄭念心的!

    不過,等楊若水靠近後,她還是按規矩微微的福身行禮!楊若水斜了她一眼,冷哼了一聲,連理她都沒有理她,便帶著眾人浩浩蕩蕩的走了進去!

    慶媽媽故意落後,等楊若水她們都進去以後,才將樂之給拉了起來!“你回去收拾收拾,等過了這幾日便送出莊子!”

    “我?憑什麼?我不走!”樂之一下子就急,她原本還希望做殷容莫的妾,卻不想慶媽媽竟然告訴她這個結果,別說是做殷容莫的妾,去了莊子,以後連見一面都困難了!

    慶媽媽瞧著樂之冥頑不靈的樣子,恨不得狠狠的揍上一頓才解氣,她連拉帶拽的將樂之拉到自己的屋子!“我分明交代了你,這藥是念心姑娘私下里給你的,讓人不要顯露出來,你今日站在門口是怎麼回事?還有今日三房為何好好端端提起要讓你做少爺的妾?”

    “我,我,我怎麼知道,我明明是與念心姑娘提起的!”樂之越說越心虛了,三房與大房的關系她自然是清楚的,這些年或許就是因為三房,才讓殷容莫在殷府裝瘋賣傻的,樂之低著頭,心中其實有幾分的後悔的,不過事到如今,說什麼也晚了!

    慶媽媽光顫抖著手,指著樂之,氣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這幸好是自己的女兒,若不然,便是殷容莫不同意,自己也得想法子除了她,簡直就是個禍害!“本來按我的意思是讓你明日便離開,少夫人瞧著這幾日府上人多,怕旁人看了大房的笑話,才讓你多留幾日了,但我瞧著你實在沒有這個必要了,一會兒個我就尋個正當的理由,讓你明日趕緊走!”

    樂之一下子抬起頭來,不敢相信的瞧著慶媽媽,竟然連自己的親娘都要趕自己走,憑什麼,她不走!“我不走,我如今已經是少爺的妾了,斷不會離開!誰說也沒有用,我死也不走!”樂之說完,一屁股便坐在床上,瞧那樣子似乎是在撒潑!

    慶媽媽被氣的笑了出來,“我瞧你是在做夢吧,你以為三房提出來,你就能做妾了?妄想!三房什麼時候在少夫人的手底下能討出便宜來!”

    “不,娘你是在騙我,還有老太太,只要老太太開口,就一定可以!”樂之有些瘋狂的搖頭,她不甘心,為什麼,明明是她先遇到的殷容莫,明明是她先愛上的殷容莫,可什麼偏偏讓旁人捷足先登!

    “老太太又如何?你也太瞧的起自己了,更何況這也是少爺的意思,是少爺當著眾人的面說不喜你的!”慶媽媽實在被氣的厲害,說話也刻薄了先,專門往樂之心頭里扎刀子!

    一听是殷容莫的意思,樂之一下子就沒了精神,沒想到,殷容莫竟然這般的絕情!瞧著樂之這樣,慶媽媽也心疼!可是這個女兒太讓她失望了,為了所謂的情愛,蒙蔽了雙眼!她搖了搖頭,安慰的話卻是一句也說不出來!

    慶媽媽說了句好自為之,便轉身離開,出去的時候,似乎想到了什麼,取了一把鎖來,將門一下子鎖住了!樂之一听鎖門聲,下子站了起來,猛的拍門,大喊大叫!

    “若是這般下去,我只好將她毒啞了!”慶媽媽站在門口,听著樂之那撕心裂肺的哭叫聲,心里頭難受的很!突然間從她身後傳來一個聲音,嚇了她一跳!一轉身瞧見是楊若水,趕緊的見禮!

    “楊若水你不得好死!”這里頭的樂之自然也听到了楊若水的聲音,在里頭不管不顧的破口大罵!

    楊若水挑了挑眉,也不說話!可饒是樣,那無形的壓力,卻讓慶媽媽在這夜里流出了些汗來!“老奴馬上讓她閉嘴!”慶媽媽說完,將門打開,不一會兒里頭便沒了聲音!

    看來慶媽媽也是個有本事的,也是,她到底是大公主跟前的得力的人,在宮里頭生活過的,哪里會有簡單的人!

    “等風頭過去,在丫頭們送飯的時候,尋個機會將窗戶留一扇給她!”楊若水轉身回去,吩咐了丹紅一句!今日她放了樂之一馬,等慶媽媽回過神來,怕是會懷疑自己的用心!而剛才那一幕,不過給她施壓罷了!

    楊若水輕輕的揉著眉心!這里的人都跟個人精似的,一個比一個難對付,每走一步,都要深思熟慮,相比較而言,王姨娘就不值得一提了!

    不過,還沒等到樂之作死,三房卻出了事!宋知秋進三房的第三日,楊若水剛用完早膳,下頭的人便咋咋忽忽的說歷姨娘上吊自盡了!

    本來,這大戶人家離,姨娘就是個奴才,死了也就死了!可偏生在有心人的渲染下,說什麼,歷姨娘眼楮正的很大,一看就是有冤屈的,再加上這戲子們還有走,此事若是傳出去,還指不定被民間的人傳成什麼樣子,是以,各房的主子們也都去了三房!老太太還尋了個仵作來,給歷姨娘瞧了瞧!

    這眾人是坐在三房正廳,而歷姨娘的尸首還是在她的院子!不一會兒納仵作便讓自己的一個學童來稟報,說是歷姨娘並非上吊自盡而亡,而是中了一種叫鶴頂紅的毒!

    這下子眾人的臉色都不好看了!剛過了節便踫到這種晦氣的事,到底是不吉利的!而且,若是歷姨娘真的是自盡而亡,直接喝了毒藥便可,何必再假裝是上吊,這分明是有人要害她,可她一個姨娘,害她又有什麼用?

    這到底是三房的事,老太太坐主位,主持大局!三夫人是負責調查,而旁人則在一旁觀看!

    出了這種事,自然是先尋歷姨娘身邊最親近的人丫頭問問,不一會兒一個丫頭垂著頭,走了進來,臉色灰白,顯然是嚇得不輕!想來歷姨娘的死相是極為難看的!便是給眾人見禮的時候,那眼神都沒有緩過勁來!

    “歷姨娘臨去前,可見過什麼人?”三夫人輕輕的咳了一聲!一套赤金的頭面也遮蓋不住面上的憔悴,看來這幾日她並不好過!

    “這!”那丫頭幾乎都要匍匐在地上,她細細的一想,這才抬起頭來,“姨娘從昨日進門就沒有出來過,昨天夜里的時候,就只有宋姨娘去瞧過!”

    那丫頭說完,宋知秋差點站了起來!不過被她身後機靈點的丫頭給拉了拉,這才穩住,趕緊端起茶水,將注意力放在一旁,可手卻顫抖的厲害!

    “哦?說了什麼?”三夫人瞧了宋知秋一眼,繼續問了下去!原本姨娘應該在主母給老太太請安回來以後,再去給主母請安的!可因為老太太強給三房添人,三夫人覺得堵心,就免了這幾日的晨昏定省了!

    “這,宋姨娘一進去,就把奴婢都斥了出去,不過奴婢隱隱的听到了爭吵的聲音!”那丫頭到底是歷姨娘跟前的大丫頭,即便是現在,意思也表達的清楚!

    “妾絕對沒有害歷姨娘!”宋知秋這會兒可坐不住了,她去歷姨娘的屋子,其實就是為了刺激刺激她,報了心中那股子的怨恨,誰知道竟然遇到了這種事!

    這凶手是不是宋知秋,眾人並不知道,唯一可以知道的是,這人定然是府里的人,而且有點權勢,不然不肯能就這麼悄無聲息的將一個還酸奶是得寵的姨娘給害死了!

    “你急的什麼?我還沒有問你,你便這麼著急,我倒是好奇,你一個剛進門的妾,能與歷姨娘起什麼爭執?”三夫人冷笑一聲,一雙眼楮帶著幾分的嘲諷!也不知道是不是楊若水的錯覺,她總覺得三夫人是瞧著她冷笑的!

    “這,都是妾錯了,妾是听聞以前數歷姨娘最得寵了,妾一時豬油蒙了心,去歷姨娘屋子,也就說了些個爭風吃醋的話!”宋知秋額頭上冒出些個細汗,這會兒她也算是聰明,至少尋的這借口能讓人信服!

    可惜,還不等三夫人再說什麼!這仵作又派人送來了一件東西!說是在歷姨娘袖子里發現的!是一方白淨的帕子,上頭掛著歷姨娘的半截指甲,顯然在死前歷姨娘是想牢牢的抓住這東西,想來是極為重要的,是以才著人送了過來!

    這帕子很干淨,只是用梅花的花色鎖邊,中間沒有多余的修飾,不過瞧那料子不像是下頭的人能用的!而且,再瞧那帕子的一個角落里,還繡了一個字!這大戶人家的主子用帕子,大多是用自己的名字,或者是字號做個標記!老太太讓人仔細瞧了瞧,那上頭竟然是一個水字!

    殷府得臉的主子,名字里有水的就只有楊若水一人!

    老太太馬上讓秋媽媽帶著府醫仔細瞧瞧,看看歷姨娘是如何中毒的!

    大約過了一炷香時間,秋媽媽便帶人回來了!說是歷姨娘用早膳的粥里就有鶴頂紅!而秋媽媽在歷姨娘的房間里,找到了一張還未銷毀的字條,想來是剛收到的,上頭寫著“除楊若水!”而那紙上還有一些殘留的白色粉末!

    也就是說,有人,或者是歷姨娘想讓人害死楊若水!可現在卻自己死于非命!而且,之前歷姨娘與楊府的恩怨,雖然眾人不說,可大抵心中都是有數的!

    如此,事情便有些明了了,定然是楊若水發現了歷姨娘的圖謀,由宋知秋做內應,而害死歷姨娘!而歷姨娘臨終前,是趁亂或者是什麼,得了楊若水的帕子,將她藏起來,算是留個證據!

    “若水丫頭你怎麼說?”如今所有的證據,都指向楊若水與宋知秋,是以老太太自然會問她!不過老太太的態度卻讓人驚訝,竟然沒有半分的怒意,還能心平氣和的與楊若水說話!

    原本還在一旁悠閑的品著茶水的楊若水,听見老太太點名與她說話,這緩緩的將茶杯放下,“稟祖母的話,孫媳覺得孫媳根本不需要說什麼,因為這件事根本就與孫媳一點關系都沒有!”楊若水說這話的時候,無比的認真,就好像那字條上點名道姓的話,都是旁人憑空想象的一樣!

    “哦?這話怎麼說?”老太太仿佛一下子來了興致,原本昏昏欲睡的表情,這會兒個也精神了許多!

    “孫媳自認沒有那麼大的本事,能瞞過三嬸母的眼,將手伸進三房來,提前知道歷姨娘的圖謀!就算此事是我做的,既然我這麼厲害,還留這麼多證據做什麼,難道就喜歡惹禍上身嗎?”楊若水這話,雖然是為自己辯駁,可矛頭卻落在了三夫人的頭上,誰都知道三夫人為人霸道,弄的妾室一個個的都生不出孩子來,那麼有本事的人,怎麼可能出這麼點事,還能鬧的人盡皆知!分明就是三夫人有意放縱!

    “你也知道你本事小,殺了人之後自然慌張,出現披露也是正常的!”三夫人這才倒顯得從容了許多,也不知道是不是趙姨娘提前與她說好的說詞!

    “老三媳婦說的也不無道理,你們各執一詞,一時倒也不知道誰對誰錯!”老太太這話說的跟沒說一樣,不過大家算是瞧清楚了,老太太這根本就是想坐山觀虎斗,誰贏了誰是本事,她是不參與的!

    “孫媳听說,這但凡枉死的人,到了頭七的時候都會出來找害她的人尋仇,屆時,一切自然有了定論!”楊若水一臉神秘的看著眾人,故意將聲音壓低了,顯出幾分的神秘!

    “說的什麼胡話,哪有這麼多事!”老太太不由的斥了楊若水一句!不過,不知為何眾人覺得這後背都涼涼的,仿佛暗處有一雙眼楮正盯著她們一樣!

    “不知還有什麼特別的事情,你忘記了?”楊若水一笑,這深宅大院里,誰手上沒有幾條人命,瞧這眾人的神色,都像是都做過虧心的事!不過既然老太太這麼說,楊若是自然不再糾纏的!

    經楊若水這麼一雙,那丫頭倒真想起什麼來,一雙眼楮不由瞧向三夫人!

    “你瞧我做什麼?”三夫人一陣氣惱,不由的白了那丫頭一眼!

    丫頭一驚,趕緊的低下頭去,“奴婢,今日用早膳的時候,夫人命所有下人都去前院訓話,等奴婢回來的時候,才發現姨娘去了的!”

    “閉嘴,你這個賤婢什麼意思?難道還我故意害人不成,娘,最近府上的人多,兒媳讓下頭的人都機靈點,該沒有什麼錯吧!”三夫人壓根就沒有想到,在三房的境內竟然還有丫頭敢指證自己的!她趕緊出言解釋!

    “既然如此,我更沒有可能了!我了算不出嬸母會突然讓人訓話,而且三房離大房較遠,等我從大房過來,再害了人,難免會讓人踫見,這好像根本不合理!”楊若水突然笑了,她不知道這主意是不是那個趙姨娘想的,可惜她始終小看了殷容莫的勢力,以為大房的手伸不到三房來,才敢這麼明目張膽的陷害!

    “伶牙俐齒,我倒要問問你帕子的事,你作何解釋?”三夫人故作鎮定的找破綻!

    “我知道!”可惜還不等楊若水說話,鄭念心便讓人攙扶著進來,她先是對著眾人見了禮,才繼續說道,“那日出了些意外,大嫂便將自己的帕子借于我用了,我讓下人洗好,放在了外屋顯眼的地方,準備還給大嫂,卻不想竟然尋不到了!”鄭念心說的便是殷容莫將口水流在她的手上那日,而且府上都這麼多人瞧見了,估計殷府的主子們也都知道的!

    “何時發現不見的?”老太太說著,是以鄭念心坐在一旁說話!

    “回老太太,就是在三少爺進念心屋子的那日以後,帕子就不見了!”鄭念心說話的時候,面無表情!不過從稱呼上就能看出來,以前她是還奕風哥哥,現在卻是喚三少爺!

    “你胡說!”原本想做隱形人的殷奕風,這會兒個趕緊開口辯駁!

    “閉嘴,來人將三少爺送到莊子我,沒有我的命令,不許回來!”這下事情真相算是顯露出來了!而且有老太太在,誰也不會質疑鄭念心的話!

    “祖母!娘!”殷奕風與殷勤同時開口!可老太太根本不給他們說話的機會,揮手便讓人將殷奕風往外拉,連收拾東西的時間都不給!“不過你這個丫頭也算是正直的,以後你就跟著宋姨娘吧!”

    老太太這話說完,明顯是在偏袒宋知秋與楊若水!三夫人氣的咬著嘴唇,不過她卻不知道,究竟她是栽到誰的手上了?難道三房的院里有老太太的人?

    老太太吩咐完便帶人離開!楊若水自然是要站起來等等鄭念心的,至少也該說聲謝謝!

    鄭念心似乎瞧出了楊若水的意思,對著她微微的一笑,正抬腳往前走的時候,瞧著她身子微微的一晃,竟然直直朝旁邊倒去!

    “小心!”離鄭念心最近的殷離落,自然是要將她扶住的!



伊莉小說網 | 嫡女若水 | 嫡女若水最新章節

 ** 作者︰沉歡所寫的《嫡女若水》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嫡女若水》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嫡女若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