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武俠修真 >> 嫡女若水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八十七章 算計鄭念心
作者︰沉歡 下載︰嫡女若水TXT下載
    楊若水說完,便準備好了筆墨,娟秀的小字在宣紙上快速的跳動!寫好之後,等墨干後才裝起來,“一會兒個我讓丹紅去將著人送回去!”

    “好!”殷容莫笑著點頭!一瞧楊若水寫的內容,他便知道了楊若水的心思!這信是謝給謝氏的,筆墨中帶著對謝氏的掛念,以及對鄭念心的擔憂,說鄭念心是她的恩人,卻閉口不提所做何事!

    這信楊若水可不單單是讓謝氏瞧的,還有那個宣旨的公公,楊若水既然敢威脅他,他一定會著人盯著殷府的,若是不出意料,這信出去後,定然會是那公公先看見!

    既然殷容莫說過,家主之事並只有寥寥幾人知道,想必一個宦官定不清楚,是以鄭念心的身份想必他也不知道,這樣他一定會調查鄭念心,鄭念心平日里偽裝的極好,想必那公公也只能查出皮毛,或許他還能將他所中之毒懷疑到鄭念心的頭上,如此,讓他們狗咬狗,便也是不錯的!

    沒過幾日,楊若水便收到謝氏的回信,無非就是一些個婦人所說的體己話的,還托人帶來了些靈城的特產!“可有什麼好事?”瞧著楊若水笑的眼楮都彎了,殷容莫放下手中的東西,好奇的瞧著楊若水!

    “母親懷了身孕了!”楊若水說起這事,眼楮都亮的很!她與謝氏雖然相處的時日並不多,可是謝氏卻是真心待她,如今有了身孕,說明謝氏與楊德安關系是好的,以後也有了仰仗,再來有文媽媽在她跟前護著,想必也沒有人能害了她去!

    “這是喜事,若是你想,我陪你回去瞧瞧也好!”難得見楊若水這麼高興,殷容莫突然懂得什麼叫千金一擲,為換美人笑!如今雖說內憂外患,可是為了楊若水的笑顏,他突然覺得旁的什麼都不重要了!

    “不用!”楊若水輕輕的搖頭,想起楊府她的眼神不由的一黯!即便楊德安已經遭到報應了,或者已經改過了,可是在楊若水的心中,永遠無法原諒他,都是他的愚昧才害死了喬氏!

    “你且放寬心,楊府有我的人,萬一真有什麼事,我也能保她們平安!”其實楊若水的心情,殷容莫是理解,不過他也在慶幸,慶幸自己的父親沒有背棄母親,不然這種對至親的恨,才最讓人痛苦!

    如今已經是薄涼深秋,便是到了巳時太陽已經升的很高的時候,那天日也覺得有股子涼氣!楊若水穿著一襲橙色對襟小襖,一襲赤金的頭面,讓她整個人顯的都極為的精神!

    楊若水讓訪琴拎著一個食盒,很快便到了鄭念心的屋子!因為最近楊若水常來,是以下頭的人瞧見了,也不必通報,直接讓楊若水進去了!

    這會兒個二夫人也在,她正拉著鄭念心的手,也不知道在說什麼笑話,兩個人在一旁都笑的厲害!

    “見過二嬸子!”楊若水接過食盒,微微的朝著二夫人福了福!

    一瞧見楊若水,二夫人的臉色便有些個不自然,那笑容像是凝固在臉上一下,連收拾都來不及收拾!

    “大嫂嫂今日怎有空,我與二夫人正瞧著這花色,大嫂嫂也過來瞧瞧!”鄭念心是何等的聰慧,自然察覺到了兩個人之間的不正常,趕緊笑著招呼楊若水過來!

    二夫人被鄭念心的聲音一打斷,這才緩了臉色!

    楊若水也不再瞧二夫人,順著鄭念心的手指,果真瞧著床上放著些花樣來,“念心妹妹可是手巧的,又懂醫術,女紅又好,將來若是誰討了你做娘子,豈不是美的很!”楊若水也不客氣,順勢便坐在了楊若水的跟前!

    跟楊若水一比,二夫人卻顯得沒有風度了!

    “大嫂嫂怪會取笑我!”鄭念心說完,還有意無意的瞧了一眼二夫人!二夫人自然也瞧見了,心中這才覺得有點譜,或許這鄭念心對殷離落,並不是一點意思都沒有!

    “哪有,前先日子听二弟說,這養傷之人最好吃點清淡的,這是我讓母親從家里捎來的野味,特意吩咐了廚房熬了粥,你嘗嘗!”楊若水說完,便將食盒打開,從里頭將粥取出來,不過並沒有交給鄭念心,而是交給了她旁邊的丫頭!

    畢竟在這大戶人家里,每次用膳的時候,幾乎都是下頭的人先嘗嘗,確定沒有毒了,這主子才會用膳!

    “大嫂嫂真是見外了!”鄭念心自然懂得楊若水的意思,不等那丫頭嘗,便伸手將碗接了過來,一口氣便喝下去了,“果真是極好的!”鄭念心接過下頭人送來的帕子,輕輕的擦拭著嘴角!

    倒是一旁的二夫人,一听楊若水提及殷離落,好不容易緩和下來的臉色,一下子又黑了去!這些日子,她的心都快被折磨瘋了,實在不敢想象,若是讓旁人傳出去殷離落喜歡自己的嫂嫂,這一輩子便就算是毀了啊!

    “瞧你們都熱鬧的很,怪不得宛凝那丫頭常常提起你們,若不是她這幾日感了風寒,這會兒個估計早就過來了!”二夫人強壓著心中的不悅,雖說是對鄭念心與楊若水共同說的,可是眼楮卻是只盯著鄭念心瞧!

    “哦?怪不得有幾日都沒瞧見宛凝了,改日我一定過去瞧瞧!”鄭念心微微的張了張嘴,像是之前根本就不知道!

    听了鄭念心這話,二夫人的心才放下了!果然,被楊若水有意的提及,二夫人有些個著急,更是極力的撮合鄭念心與殷離落,鄭念心也跑了勤快,一有空便去二房坐坐!

    這日,楊若水借口無聊,便讓人去三房約宋知秋出來,因為三房如今與楊若水的關系融洽,這宋知秋本就是楊若水房里的人,她們在一起,也沒有人感到詫異!

    今日天氣難得的好,這會兒個樹葉也已經落了,園子里平添幾分蕭瑟,楊若水與宋知秋坐在亭子里頭,品著茶水,竟然將這蕭瑟掩了去幾分!

    索性園子里頭還有一方紫竹,算是這深秋的一抹綠色!

    宋知秋正側身與楊若水閑聊,突然宋知秋的身子一直,眼楮緊緊的盯著遠處,牙咬著唇,似乎在壓制什麼怒意!楊若水順著宋知秋的目光瞧去,卻見殷離落與鄭念心在紫竹林走著,兩個人說說笑笑倒是愜意,身後的丫頭足足落後她們十步之遠,瞧那樣子倒像是怕打擾了她們一樣!

    不過,男子如謫仙一般,女子面如菩薩,即便是楊若水,瞧見這一幕腦海中就只有四個字,一雙璧人!

    宋知秋的眼楮像冒了火一樣,一下子便站了起來!

    “你這是要做什麼?”楊若水一把將她拉住,不過卻刻意壓低了聲音,不讓人听見,宋知秋還想再動,楊若水便暗暗的使勁,將宋知秋的手捏的生疼!

    “你看看她們?”宋知秋氣的咬牙切齒,今日楊若水將她約出來,她倒是滿心歡喜,希望可以遇到殷離落!沒想到是遇到了,可卻還遇到另一個女子,宋知秋險些被腦海中妒火燃燒的失去理智!

    “注意你的身份!若是你這麼冒然沖過去,以後可就什麼機會也沒有了!”楊若水厲聲訓斥,手猛的一甩她的手臂,不再與她多言!不過也幸好她們帶來的丫頭也都在亭子外頭守著,不然單就宋知秋剛剛的一番舉動,若是傳出去,也怕是會丟了性命!

    “若水,我知道你最好,你教教我,教教我好不好!”宋知秋被楊若水這麼一甩便恢復了理智,心中不由的唏噓,幸好有楊若水拉著她,若不然就她自己,今日定會犯下錯誤,不過她不甘心,不甘心讓旁人把殷離落給搶了去!

    楊若水低低的沉思,瞧著宋知秋期盼的眼神,面上有幾分的猶豫與松動,良久她才長長的嘆了口氣,“也罷,誰讓我們是同鄉呢!”楊若水說的無奈,她揮了揮手,讓宋知秋靠的近些,悄悄的與她說了一番!

    宋知秋瞪大了眼楮,“這樣可以嗎?”她到底是沒坐過這種事,心中有幾分的忐忑,卻也有幾分的期待!

    “若是你有更好的法子,你可以按你想的來做!”楊若水攤了攤手,好像並不在意!不過一雙眼楮直瞧著宋知秋,生怕錯過她一個情緒!

    終于宋知秋重重的點了點頭,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一般!

    是以,宋知秋與楊若水從亭子出來,裝作隨意的閑走,卻正好踫到殷離落與鄭念心,眾人自然先是相互見禮!

    “想必這便是念心姑娘,早就听聞念心姑娘的芳名,今日一見果然是一個妙人,與二少爺走在一起,當真稱的上是一雙璧人!”宋知秋用帕子一掩,低低的笑了聲,不過,眼楮卻是忍不住往殷離落面前瞧去,心中砰砰跳的厲害,這可是她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接觸殷離落!

    鄭念心听了宋知秋的話,只是淺淺一笑,卻不接下這話茬,不過倒給人一種默認了的感覺!

    “宋姨娘慎言!”殷離落面上不由的一沉,若是尋常他定懶得解釋,可是如今楊若水在跟前,他便是下意識的也不讓楊若水以為他與旁的女子有牽扯!

    “如此倒是我失禮了!”宋知秋面上一陣恐慌,畢竟她雖然是貴妾,可在殷離落這個正經主子跟前,也矮上半分!不過她的心中卻是一陣狂喜,瞧著殷離落急急的澄清他與鄭念心的關系,定然是心中根本就沒有鄭念心!

    殷離落擺了擺手說不防事,但是現在這局面卻讓人尷尬,鄭念心是有心與殷離落套近乎,而宋知秋心里頭也喜歡殷離落,可殷離落又只在乎楊若水!

    不過也幸好有宋知秋,她一笑倒是讓場面熱絡了不少,眾人又說了幾句,宋知秋便提議眾人再一起走走,殷離落本來覺得不方便,可是心中卻又放不下楊若水,難得這是個機會,殷離落只好硬著頭皮,跟著幾個女子一起朝前頭走去!

    宋知秋瞧了一眼鄭念心,卻一下子站在了鄭念心與殷離落之間,將她們隔開!在眾人閑聊的空擋,宋知秋暗中伸出一腳,似乎是想要將鄭念心給絆倒,鄭念心心思縝密,自然是瞧見的,她原本想給宋知秋些個教訓,可殷離落在旁邊,若是瞧出端倪來,她前頭的偽裝豈不白費了!

    是以,鄭念心微微的仰頭,卻是避開了宋知秋的腳!宋知秋突然一笑,卻大喊一聲,直接往殷離落的身上倒去!

    “小心!”殷離落反應很快,身子馬上側到一旁,不過倒也沒有眼睜睜的瞧著宋知秋倒下去的理由,是以殷離落用手扶住了宋知秋的胳膊!

    “多謝二少爺!”宋知秋其實很想在殷離落的身上靠一靠,不過這會兒個卻不是時機!楊若水離宋知秋很近,自己笑著將宋知秋給扶住,然後招呼了旁邊的丫頭!

    宋知秋站定,一雙眼楮卻惡狠狠的盯著鄭念心,“鄭姑娘,你推我做什麼?”

    鄭念心一驚,她還真沒想到宋知秋會用這麼愚蠢的計策來陷害她,可是即便計策愚蠢,她這會兒卻也說不清楚!“宋姨娘誤會了,我卻沒有那個心思!”

    “是啊,念心妹妹素來善良,怎麼會呢,你瞧這麼多人,不會是旁人吧?”楊若水趕緊的接過鄭念心的話茬,似乎是在替鄭念心開脫,不過說了卻跟沒說沒什麼區別!

    “少夫人,這人雖然多,可是旁人的手卻沒那麼長,我與念心姑娘走的最近,再說,難不成還是我冤枉她?”宋知秋臉上馬上表現出不喜來了,腳下更是往後退了一步,故意離楊若水遠一些,不過卻正好卻又朝著殷離落靠近一步!

    “吵吵鬧鬧成何體統!”因為宋知秋說這話的時候聲音故意抬高了,二夫人剛過來正好听見,是以便過來瞧瞧!再來二夫人對楊若水本來就是不喜的,宋知秋又是她房里出來的人,還沒問什麼原因,那瞧向宋知秋的眼楮卻是帶著濃濃的不滿!

    “念心姑娘可是府上的貴客,若是沖撞了她,仔細你的皮!”二夫人的語氣極為的惡劣,她如今雖機會都覺得楊若水是她的眼中釘肉中刺,若是可以,她真的很想出手除了這個禍害!

    “二夫人這話我便不明白了,這貴客便可以隨便推人?我倒不知道這府上何曾有這般的規矩,竟然要處處忍讓一個惡毒之人!”宋知秋的臉當下冷了,這會兒卻也顧不得對方是殷離落的娘親了,都說女人若是嫉妒起來,是極為可怕的!這會兒二夫人維護鄭念心,簡直讓宋知秋抓狂!

    “放肆,這里哪有你一個賤婢說話的余地?”二夫人的臉瞬間變的很難堪了,這楊若水不把她放在眼里,如今連楊若水一條狗都敢與她頂撞,再瞧著殷離落跟沒事人一樣在那里站著,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二嫂子怎發這麼大脾氣?別說宋姨娘還沒做錯什麼,即便是做錯了什麼,那也是三房的人,二嫂子的閑心未免也太多了!”剛才二夫人過來的時候,三夫人便瞧見了,她便帶著自己的人在一旁听著,到這會兒了實在是听不下去,便走了出來!

    “三弟妹別忘了,念心姑娘可是我們殷家的大恩人!”二夫人其實本來並不是尖酸的人,可是事關殷離落後半輩子,她如何也變不回以前的那股子從容的樣子來,因為她的轉變都與殷宏開始冷戰了,可是她實在是沒辦法,她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殷離落走上一條不歸路來!

    “恩人?我倒不知道她對殷府有什麼恩情,我只知道誰欺負我三房的人就是與我為敵,說吧,到底是怎麼回事?”三夫人本來就懷疑鄭念心是要她性命的人,這會兒個自然不會給她好臉色瞧,不過她也還算是理智,不會盲目的護著自己的人!

    “回夫人的話,妾踫巧與二少爺和念心姑娘遇到,妾便提議一起轉轉,都怪妾嘴賤,非得壞了念心姑娘的好事,也怪妾沒眼力勁,光想著怕念心姑娘無聊與她走在一起也好說個話,也沒多想便站在了念心姑娘與二少爺的中間,都怪妾!”宋知秋說的時候,簡直是要多誠懇便有多誠懇!

    饒是連三夫人對于宋知秋的這番說辭都險些個笑出來!

    “雖說這里沒有若水一個晚輩插言的地方,可是若水實在听不下去了,還請宋姨娘慎言,念心妹妹早就說過心中有人,斷不會嫁入殷家!”楊若水接過宋知秋的話茬來,說的極為的認真!

    了饒是從容如鄭念心,這會兒個面上卻也紅了,這楊若水與宋知秋一配合,簡直是罵人不帶髒字的,若真心中有人,還單獨與殷離落在一起做什麼,再說一個未出閣的姑娘說什麼心上人的話,也不嫌羞臊的慌,原本鄭念心是為了討好殷離落的謊言,這會兒個卻被楊若水當成笑話與眾人提起!

    可偏生這個時候秋媽媽過來了,說老太太已經知道這件事了,宋姨娘膽大妄為,責令打十板子!三夫人臉色馬上變了,這老太太分明就是在打她的臉!

    可惜卻沒有給她反駁的機會,老太太的人便將宋知秋給按到了,可剛打了兩板子,宋知秋的身下便滲出血來,瞧著那止不住的血,眾人心頭一顫,一股不好的預感浮上心頭,尤其是鄭念心,她的心中直覺得此事不對,可又說不上哪里不對!

    本書由樂文小說網首發,!



伊莉小說網 | 嫡女若水 | 嫡女若水最新章節

 ** 作者︰沉歡所寫的《嫡女若水》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嫡女若水》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嫡女若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