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武俠修真 >> 嫡女若水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九十三章 鄭念心離府
作者︰沉歡 下載︰嫡女若水TXT下載
    那婢女嚇的一屁股便坐在了地上,雖說現在鄭念心得罪了各房里的主子,可是老太太對鄭念心的好,便是誰也能瞧的清楚!“鄭姑娘大去了,鄭姑娘大去了!”那婢女緩過神來以後,大喊著便跑出了佛堂!

    被那婢女一咋胡,不出一刻,下頭的人也都傳開了!

    這自然有人稟報了老太太,老太太急急忙忙的便敢過來了,進去的時候,秋媽媽有心攔一下老太太,畢竟人老了,是有些個避諱的的,瞧見死人不是不吉利的,可老太太卻阻止了!

    走到鄭念心的床邊,人還是那個人,若是不仔細瞧,還以為她是睡著了!老太太索性便坐在床沿,都說人死後面相是極為可怕的,可老太太卻瞧著也並沒有想象中的難看!

    老太太就這麼坐著,腦子里是遇到鄭念心的一幕幕,她的歡笑,她的靦腆,她的善良,或者是她的偽裝!老太太終究是真心喜歡鄭念心的,她長長的嘆了一口氣,讓秋媽媽從一旁取個梳子來,她微微的欠身,給鄭念心梳起來!

    “听說人走了以後,一定要留個體面,將來才能托生好人家!”老太太的語氣中帶著沉沉的悲哀,在殷府她也有親孫子,說句難听的,可都不與她親厚!殷容莫是傻子,殷離落表面溫和可卻對她這個嫡親的祖母有著淡淡的疏離,至于殷奕風,老太太以前也是極為喜歡他的,他的嘴討喜,可發生了這麼多事,老太太對他也算是失望!

    人老了,就希望跟前有個伴,還熱鬧些!世上的人那麼多,可偏偏就只有鄭念心願意陪她說說話,就只有鄭念心說的話能入她的心,可現在留給她的就只有一具冰冷的尸體!

    老太太一下又下的為鄭念心梳頭發,可是突然間她的手不動了,手似乎被什麼震撼到了一樣,老太太趕緊的將鄭念心的頭頂扒開,映入眼簾的是一個豌豆大小的小肉瘤,這個肉瘤與別人的不一樣,它是黑色的,是以被頭發一遮蓋,根本就瞧不出什麼來!

    “秋華,你過來瞧瞧!”老太太的聲音抑制不住的顫抖,手放在那一動都不敢動一下!

    秋媽媽听出了老太太的異樣,趕緊的從老太太的身後走了過來,瞧見那小肉瘤的時候,眼楮猛的收縮,嘴唇微微的顫抖!

    “可是那孩子?”老太太的聲音到底些許的期許,又帶著幾分的害怕!

    秋媽媽這會兒也不說話,雖說她現在年紀大了,不過力氣還是有的,在老太太的幫襯下,將鄭念心的身子微微的一翻,將她的衣衫解開,發現在鄭念心的後背有一塊暗紅色的胎記!

    秋媽媽的眼皮微微的一跳,將鄭念心放好以後,卻是連話都不說一句!

    老太太也不做聲,就那麼緊緊地盯著鄭念心,突然間她放聲哭了起來,“我這是做了什麼虐啊,念心,念心,我怎麼就沒有想到呢!”老太太哭罵著,猛的便打了一巴掌!

    “您這是做什麼?”秋媽媽一驚,趕緊的將老太太的手抓住,“這不是您的錯啊,當初您那麼做也不是為了自己啊!”

    老太太垂著眼,一聲聲的哭泣,帶著無限的悲哀,“不,怨我,怨我都怨我!”老太太哭的厲害,不打自己的臉,卻是在喘不過氣來的時候,猛的拍自己的心口!

    “心兒,你活過來,活過來看看我好不好!”老太太突然趴在了鄭念心的身上,只是那一句心兒也不知道究竟是在喚鄭念心,還是在喚旁人!

    “咳咳咳!”被老太太那麼一撞,原本死了的鄭念心,突然猛的咳嗽了起來,臉憋成了紫色,老太太就那麼愣愣的瞧著,也忘記了反應,突然一下子,從鄭念心的嗓子里咳出了一塊隻果,出來以後鄭念心的臉色卻漸漸的恢復了肉色!

    慢慢的,鄭念心竟然睜開了眼,“念心丫頭!”這會兒個老太太竟然也不害怕,一下子便抱住了鄭念心,眼淚更是大滴大滴的往下落,不過臉上卻是掛著滿滿的笑意!

    “這,這是怎麼了,讓您掛念了!”鄭念心語氣中帶著些許的不解,不過卻任由老太太抱著,只是在人瞧不見的方向,鄭念心輕輕的勾起了嘴角!

    她要的就是老太太這種死而復得的心情,都說失去過才懂得珍惜,大抵就是現在的這個樣子!至于眼前的這一幕,也不過是自己演的戲罷了,鄭念心善于用藥,讓人假死的藥,又豈能沒有呢!

    “活著就好,活著就好!”老太太說著,更是緊緊的抱著鄭念心,將失去多年的瑰寶,生怕一松手便飛了去!

    “都說禍害遺千年,還真是有道理!”楊若水與三夫人走過來的時候,正巧看見這一幕,三夫人心中一直覺得是鄭念心想害死她,一听鄭念心死了,便歡喜的過來了,可沒想到,竟然瞧見鄭念心安然無恙,心中不由的堵上一口惡氣!

    楊若水微微的凝眉,這兩日殷離落一直盯著鄭念心這邊,可卻沒有任何一個人過來,她也不相信鄭念心會突然死去,所以便與三夫人一起過來瞧瞧!

    瞧著老太太滿臉的淚痕,楊若水不由的贊嘆,鄭念心這一招置之死地而後生,果真厲害!不得不說,這一次鄭念心是賭贏了!

    “你給我閉嘴!”老太太瞪了三夫人一眼,不過眼中卻是透著濃濃的恨意,甚至比以前還要濃烈!

    “母親,您這麼惱兒媳做什麼,可是兒媳說錯了什麼?兒媳可听說了,二嫂子中毒後,生不如死,據說那種毒是需要佛香木才能引出來的,母親一直精明,想必心中可是有數的!”三夫人從來都是個嘴巴不饒人的,在她心里頭實在是不明白老太太為何一直要偏袒鄭念心!

    如今好不容易老太太下決心要遠離鄭念心,將她關了佛堂,可這會兒一听說鄭念心死了,眼巴巴的跑了哭喪!她實在就不明白了,鄭念心害了老太太的兩個兒媳,一個孫媳,一個孫子,這麼多人加起來,怎麼就比不上鄭念心一個!

    老太太的身子不要的一直,其實她听說了此事以後,心里頭自然是跟明鏡似的,所有的事情都清楚的很!她原本想著讓鄭念心嫁給那個侍衛後便搬出殷府,可沒想到便出了這種事情,可如今她怎麼舍得!

    “夠了,你少在這里胡攪蠻纏!”老太太的口氣很冰冷,可瞧著鄭念心的眼中,卻帶著濃濃的愧疚!

    楊若水就這麼靜靜的瞧著眼前的變化,如果她與鄭念心不是對手的話,她一定會與鄭念心對弈一盤,都說人生最得意的事情,不是知己難求,而是棋逢對手!

    可就在這時候,二房的千玉丫頭過來,說是殷宛凝中了毒,讓鄭念心過去給瞧瞧!

    其實殷離落派人監視鄭念心,老太太心中也是有數的,這會兒二房知道鄭念心已經醒過來了,自然也不是什麼稀罕事!而且二房這意思,根本就是覺得是鄭念心給殷宛凝下的毒,這會兒是逼著鄭念心去解毒呢!

    可老太太卻也說不出什麼,因為連她都覺得,殷宛凝中毒肯定與鄭念心有關,畢竟若不是楊若水心思縝密,誰能猜想二夫人的毒是從殷宛凝的指尖下的,等殷宛凝一死,二夫人的毒自然就成了五解的了,到時候,估摸著二房肯定會大肆的搜查凶手,到那時候殷府也不知道會經歷什麼亂子!

    “去吧,等你回來,便出殷府的別苑待嫁吧,日後,日後也不要再進殷府了!”老太太艱難的開口,說完便閉上了眼楮!雖說她的心里不把兒媳婦什麼的當回事,可殷家的骨血不能出事,既然她無法阻止鄭念心為誰效命,那只好用盡全力,去保全她的性命!

    鄭念心應了聲,便從床上起身,可到底是因為身子有些個虛,險些個摔倒,老太太心中一急,剛想著扶著鄭念心,可是腦中突然想到了什麼,手便停在了半空中不再有動作!

    三夫人冷哼一聲,雖說老太太袒護鄭念心,可是等鄭念心去了別苑,能不能活命,可不是老太太能說了算的了!

    不過楊若水的心中卻是覺得此事蹊蹺的很,直覺告訴她,殷宛凝中毒根本就那麼簡單!不過這會兒個她也只能靜觀其變了!

    而鄭念心出了佛堂,自然是由殷離落的人監視著,楊若水便回到自己的屋子,不過因為有殷容莫在,二房發生的一切楊若水都能及時的了解的,而且楊若水也特意派了妙海親自去盯著!

    而這廂,鄭念心一進殷宛凝的屋子,二夫人便屏退了所有人,還將房門反鎖了!殷離落的人便守在外頭,什麼房頂的,窗戶下的,門口的,鄭念心想出這個屋子,是萬不可能的!

    可以說,屋里的一切,都在他們監視範圍之內,不過,殷宛凝卻沒有站在地上,難道真的中毒了?

    外頭的人都想辦法盯著里頭的人,然後卻瞧見二夫人竟然與鄭念心都上了床,便是連床幔都早早的換成那種厚重的,都不透風的!

    外人的人便瞧不清楚她們在坐什麼,過了大約一炷香的時間,鄭念心終于出來了,只是臉色慘白,額頭上掛著點點的汗珠!二夫人倒是沒有什麼變化!

    鄭念心一路上可以說是跌跌撞撞的回了佛堂!

    這會兒個,楊若水正在屋子里用喝茶,妙海從外頭進來,臉色並不好看,對著楊若水與殷容莫福了福身,“稟少爺少夫人,鄭念心身上的蠱毒已經被引了出來!”

    妙海說完後,屋子里頭靜了一會兒,楊若水猛的一拍桌子,“糊涂的!”楊若水氣的牙癢癢,她費心擺了這麼一個局,卻是二房給攪合了!那屋里就只有殷宛凝,二夫人兩個人,殷宛凝是個糊涂的,估計整個過程就是光在一旁暈著,除了二夫人,楊若水實在想不出還會有旁的人!

    楊若水實在氣惱的很,這二夫人已經被鄭念心害成那樣了,竟然還會幫鄭念心,這實在是讓費解,這可惜這幾日功夫全都白費了!她真的很想問問二夫人,她的腦子里頭究竟裝了什麼東西!

    “這也並非沒有收獲,勝敗乃兵家常事,沒有誰是常勝將軍!”殷容莫瞧著楊若水惱怒的樣子,趕緊出聲安慰!妙海在一旁不由的一愣,這可是她第一次瞧著殷容莫安慰人,在她們的世界里,可只有勝,要麼就是死!

    話雖然這麼說,楊若水心里頭卻始終無法釋然,她便是做夢也想不到,竟然是二夫人出手,這著實讓人捉摸不透!

    不過楊若水卻不是個甘心的人,她始終覺得有什麼東西是在腦子里頭遺漏了,她又讓丹紅將殷家人每人人的背景的那個冊子拿來,仔細的一瞧,腦子里似乎有什麼東西劃過!

    良久楊若水突然一笑,或許這里根本就沒有什麼大魚,她就不信了,皇帝還能將殷家家主的事情鬧的人盡皆知,鄭念心都鬧成這樣了,估計殷家也沒有人信任她了,皇帝都沒有放棄她,想著法的保住她,可見殷家家主的事情就只有鄭念心一個人知道!

    既然她善毒,那自己便讓她沒地方下毒!她對著殷容莫一笑,這件事還需要殷容莫幫忙,不過,最後這件事估計也得殷離落出面調查!

    兩個人剛說好了法子,老太太跟前便派人來請楊若水過去,說是有事與楊若水商議!因為有人過來,殷容莫自然又變成一幅傻子樣,楊若水走的時候,殷容莫本想囑咐她小心,可是有旁人在一旁,只好將這話放在心里,卻不知道,這一句話不說,竟然得過了好幾日才能說幾句話!

    進到老太太屋子的時候,卻瞧著鄭念心也在,果真如下頭的人稟報的一樣,一臉慘白,瞧那樣子也不似裝的!

    “見過祖母!”楊若是盈盈的福身,面上可瞧不出旁不的情緒!

    “起來坐吧!”老太太點了點頭,不過聲音還算是溫和,自從上次太後懿旨的事情發生後,老太太已經好久沒有與楊若水和顏悅色的說句話了!

    楊若水心中詫異,不過面上也不顯露半分,只管自己坐在一旁!瞧著鄭念心臉色不好,平日里肯定也要問上幾句的,不過今日的事情處處透著詭計,楊若水自然是本著少說為妙的原則,只管在一旁等著老太太開口!

    “念心丫頭身子不好,今日下午便要去別苑了,她素來與你能說上話,這不想讓你過去陪她幾日!”老太太說著,難得露出了個笑臉來!不過手中的念珠轉動,瞧著那快一下慢一下的節奏,顯得她心里頭不平靜的很!

    楊若水真想大笑一聲,這老太太說的好听,便是明眼人都能瞧出來,自己與鄭念心早就水火不容了,若是真與鄭念心一起去了,自己還真沒有把握能平安的回來!“是嗎,孫媳倒是不知道了,孫媳與念心姑娘倒是從來沒有什麼話要說!”

    老太太雖然知道,楊若水肯定不能這麼痛快的答應,可是真到了楊若水找借口的時候,她的心里還是氣的厲害,“閉嘴,你可真是好的很,以前什麼樣,你當旁人都瞎了不成!”

    楊若水卻是無視老太太滿臉的怒容,依然面色淡然,“孫媳與念心姑娘從來就是點頭之交,卻不知落在旁人眼里,還有這份個心思!”即便是當著鄭念心的面,楊若水的話里也沒留幾分余地!

    不過瞧著老太太那樣,對鄭念心可是真心的疼愛,以前其實老太太也對鄭念心也是偏袒的,可如今瞧著又多了幾分什麼,總覺得老太太對鄭念心的疼愛更甚了!

    “放肆,此事可由不得你,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老太太直接連楊若水反駁的機會都不給,直接吩咐下人,“去給她收拾收拾,一會兒個便走!”

    楊若水可真是佩服這些個人,自己的命倒金貴的很,都當旁人的命是草嗎?她便是相信,依鄭念心對自己的痛恨,她提這個要求就是為了要除了自己,她就不信老太太會不知道,想讓自己送命,還要讓自己感恩戴德,這世上哪有這麼好的事情!

    再說了,楊若水好不容易重生一次,自然惜命的很,沒有十足的把握,怎麼可能去冒這個險!“此事怕是孫媳怎也不會依,也不是孫媳不孝,只是孫媳知道,什麼叫三從四德,出嫁從夫,夫死從子!孫媳是個愚昧的,也不懂得變通!只要相公同意,孫媳也無話可說!”

    楊若水這一頓夾槍帶棍的說話,老太太臉色陰沉,這分明就是說老太太的手太長了,她自己的兒子都不服她,可見她連最起碼的三從都不知道!

    “念心先謝過老太太的好意,既然大嫂嫂不願意就算了,念心又豈能強求,此事就此作罷,都怪念心多言了,時辰也不早了,念心這便離開!”剛才一句話都沒有說的鄭念心,這會兒個卻是說了這麼幾句話,生意軟軟的,不過瞧那樣子也不像是做樣子!

    說著便站起身來便要走,老太太滿眼的不舍,趕緊起來相送!這會兒個竟然沒人在與楊若水說話!

    可越是這樣楊若水才覺得詭異!她就不相信了,鄭念心費了這多心思,竟然會這麼痛快的離開!



伊莉小說網 | 嫡女若水 | 嫡女若水最新章節

 ** 作者︰沉歡所寫的《嫡女若水》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嫡女若水》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嫡女若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