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武俠修真 >> 嫡女若水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一百零八章 與楊若水何干?
作者︰沉歡 下載︰嫡女若水TXT下載
    一听張知府過來了,殷宛凝的身子都有些個打顫了,也顧不得楊若水口中的諷刺了!張知府為什麼過來,她心里可是比任何人都要清楚,這張知府過來的目的!而且,經過這幾次與張知府打交道,知道他可是個油鹽不進的人!殷宛凝這會兒個,不由的一陣後悔,早知道就不該讓人給張知府送信,將此事鬧大!

    不過,殷宛凝卻是覺得,這都是老太太的不對,若是自己能確定老太太一定會對付楊若水,自己也不必給張知府送信!殷宛凝心里頭覺得,這都怪老太太,那眼神也只瞧著老太太,好像老太太若是不開口護她,就天理不容一樣!

    “都胡說的什麼,還不趕緊將她壓下去!”雖說老太太也惱殷宛凝,可到底殷宛凝是她的親孫女,這事自然不能做覺了!指著姜姨娘跟前的那個丫頭,便讓下頭的婆子們動手!

    那丫頭一驚,這詩蕊明明告訴她,即便是自己指認殷宛凝,自己也不會出事,怎麼到現在,老太太都要動手!是以,那婢女雖然沒有開口求楊若水,可是那眼楮卻直盯著楊若水瞧!

    “祖母只是做什麼?是要毀滅證據嗎?”即便這婢女不瞧楊若水,楊若水也要將她護下的!“今日我倒是要瞧瞧誰敢動她,要知道張知府在門外,誰說你沒與殷府都是簽了死契,可是張知府也能管的著,到時候可是包庇罪!”

    楊若水聲音很沉,帶著幾分的嘲弄!有個婆子都走到了那丫頭的跟前了,卻又硬生生的止了步!這張知府連老太太的面子都不給,若是真鬧起來,還不是他們這些個下人吃虧,再來她可不想吃了牢獄之災!

    這個時候,也不是表忠心的時候,一個個都顧著自己的利益,誰也不敢動!再來,這本來就是兩個主子之間的爭斗,誰參與誰倒霉!而且,二房與三房都護著楊若水,老太太一個人也翻不起什麼浪來!

    老太太一瞧,她連下人都用不動了!當下氣的就險些個背過氣去!“毒婦,毒婦,你就是要將殷家的人都害死了,你才高興!”老太太的手指著楊若水,甚至連她都想不起來,究竟是什麼時候開始,楊若水在殷府的地位都這麼高了!

    “祖母這話說的,孫媳可不是願意找事的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準不能,旁人想殺我,我還要將脖子送出去吧!”楊若水低低的一笑,手指輕掩朱唇,眼中的嘲弄卻是讓任何人瞧的清楚!

    老太太猛的咳嗽起來,猶記得當初楊若水剛進府的時候,乖乖的跪在自己的跟前,什麼都不敢違背!可如今竟然敢與自己明著叫囂,當真是好樣的!

    可偏偏,出了這麼多事,殷離落又將府上的人換了大半去,再加上鄭念心出事,殷府上下都是讓三夫人打理的,這三夫人自然都架空了老太太的權力,弄的現在老太太還要瞧晚輩的臉色!

    “參見祖母!”殷離落從外頭走了進來,面上不見一絲波瀾!輕輕的掃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殷宛凝,不由的露出些許的厭煩來!這是二房,估摸著剛才發生的所有的事情早就有人稟了殷離落了,剛才殷宛凝咄咄逼人的時候,殷離落都沒有進來!眾人不由的猜測,想來這殷離落現在是來給殷宛凝求情的!

    “二妹妹是該受些個教訓,今日她能這般的陷害我,將來她就可能會陷害父親,陷害祖母!”卻不想,殷離落這番根本就與落井下石沒什麼兩樣,瞧那冷漠的樣子,倒仿佛是說的陌生人!

    殷宛凝驚的眼楮都瞪的圓圓的!昨日楊若水來尋過殷離落,殷宛凝便在一旁盯著,然後尋個機會將殷離落迷暈了,可不想,他現在怎麼就醒了!

    “殷離落,你沒有心,我知道你喜歡楊若水,可是若不是因為這個原因,娘子怎麼會死了?你這個沒有良心的!”這幾日殷離落的變化,殷宛凝都瞧的清楚,如今殷離落說她該受教訓,就一定會出手!殷宛凝突然害怕了起來,當初二夫人命懸一線的時候,讓他放棄楊若水他都沒有,自己這麼害楊若水,殷離落怎麼可能放過自己!

    只是,殷宛凝這麼叫囂著,便是連下頭的人都傳開了,流言這東西最是害人了!殷離落心中微微的有些個不安來了,他想回頭瞧瞧楊若水的臉色,可又怕旁人注意,不由的瞪了殷宛凝一眼!

    “簡直是無可救藥!來人啊,將二小姐送家廟,便是母親五七的時候,也不用回來!”殷離落不由的板下臉來,就因為這殷宛凝小時候身子不好,一家人都嬌慣她,才變成如今無法無天的樣子!

    “她可是你妹妹!”別說是殷宛凝,便是老太太都有些個受不住了!雖說殷宛凝是想害楊若水,可這不是沒成功嗎?退一百步說,即便成功了又如何,楊若水始終是個外人,而殷宛凝才是殷家的人!

    “祖母休要多言,就因為她是離落的妹妹,若是換成旁人,早就除了去!祖母若是真心的為她好,就該送出去給她默默性子!”殷離落雖然緩和了不少,可是那語氣中卻也帶著不容反駁的強勢!

    “殷離落,你怎麼這麼狠毒!”如今連老太太的話都不管用了,殷宛凝不由的失望,同時又更加的怨恨楊若水,恨不得讓她現在就去死!

    “若是不想坐牢,你就給我閉嘴!”到底是嫡親的妹妹,殷離落還是忍不住開口解釋!可瞧著殷宛凝這般的愚蠢,更是打定了主意,讓她去家廟吃齋念佛,好好的磨磨性子!

    “離落!”听到這個聲音,殷宛凝放佛是瞧見了救命稻草一樣,連滾帶爬的便朝著門口挪去!可偏生走到一半,卻被殷離落給攔下了,一把將殷宛凝給拉了起來,交給了自己的人!

    “殷離落!”只瞧著殷宏站在門口,眼楮赤紅,那語氣里帶著濃濃的警告!對于姜姨娘的事情,殷宏也是知道的,甚至他覺得,殷宛凝想對付楊若水,根本無可厚非,甚至都是情有可原!

    而且,殷宛凝因為二夫人出事,都沒有辦及笄了!現在在熱孝中,雖不能議親,可是至少在殷府,還有人記得!若是送去了家廟,即便是守孝回來,怕也尋不得什麼好人家了吧!

    “帶下去,誰擋殺誰!”誰知殷離落根本就沒瞧殷宏一眼,微微的一揚聲,便是連他自己的勢力都喚出來了,只見兩個男子從暗處走了出來,一左一右就架著殷宛凝往外走!

    “爹,救我,救我!”殷宛凝嚇的大喊!

    殷宏緊緊的握著拳頭,可是終究是怕外人瞧笑話,生生的止住了奪人的沖動!

    殷離落深深的瞧了一眼殷宏,其實他一直想問,他喜歡楊若水,是他自己的事情!與楊若水何干?為什麼所有的人都覺得是楊若水該死?

    對于這個結果,其實也只能算是差強人意!楊若水微微的搖了搖頭,殷離落的苦心她倒是瞧的清楚,如今正值多事之秋,若是殷宛凝以後還這麼莽撞,日後定然吃虧,殷離落這般其實也是為了她好!

    這樣也是再變相的救殷宛凝!楊若水也不與他糾纏,畢竟楊若水也曾許諾過二仿佛,放殷宛凝一馬!今日便也算是還了二夫人當日的一個人情,若是再有下次,即便是殷離落開口,自己也不會饒了殷宛凝!

    殷宛凝被帶走一會兒個功夫,下頭的人過來稟報,說是張知府已經到了二房門外來了,眾人這才反應過來,趕緊急急忙忙的迎了出去!遠遠的便瞧見張知府可是帶了不少人過來,楊若水不由的勾起嘴角,這張知府似乎也太瞧的起自己了!

    眼瞧著馬上走到張知府的跟前了,眾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張知府的身上!突然間,跟在楊若水身後的孟含霜,臉色猛然一變,伸手就將束發的簪子給拔下來!“楊若水去死吧!”她怒呵一聲,將簪子高高的舉起,對著楊若水便扎了下來!

    可惜,孟含霜到底是一點功夫都沒有,訪琴冷笑一聲,簡直是不自量力,她一個側身,在孟含霜撲來的空擋,對著孟含霜便是一腳,孟含霜的身子不由的被踢到了空中!

    只听撲的一聲,孟含霜軟軟的倒在了張知府的腳下,因為她今日就戴著一個簪子,取下來之後,頭發全都散落了開來,這會兒卻是全都蓋到了臉上,那模樣有著說不出的狼狽!

    訪琴這一腳可是用了七八分力氣,孟含霜自然是受不住的,一口腥甜吐出來,心口疼的厲害,便是連話都說不出來!只能心里憤恨!覺得楊若水該死,竟然與她搶殷離落!

    “張知府來的正好,孟氏殺人未遂,張知府想來也瞧的清楚!”還不等眾人說話,楊若水便涼涼的開口,那模樣倒像是瞧笑話的人!

    張知府微微的皺緊眉頭,他是得了信說是楊若水殺人,怎如今變成了孟含霜!而且孟含霜還是皇帝賜婚的,此事卻也是棘手的很!可偏生孟含霜的動作,別說是他,便是連他身後的官差都瞧的清楚,分明就是要置楊若水于死地!

    “這是自然!來人,將她帶下去!”張知府這會兒也只能這麼吩咐,至于怎麼處置孟含霜,等他請示了上頭再說!

    “不!”孟夫人從人群中擠了出來,一把便推開了試圖將孟含霜拉起來的官差,將孟含霜緊緊的樓在懷中!瞧著孟含霜因為疼痛而緊皺的小臉,心更是疼的緊!“你不能將我女兒帶走,她可是皇上賜婚的,誰也不能踫我女兒!”孟夫人對著眾人便怒吼了出來!

    楊若水勾起了嘴角,這有親人護著可真是好的很!“孟夫人還請慎言!今日孟氏的裝扮可是未嫁之人的發鬢,想來孟氏對于皇上賜婚可是不滿的很,孟夫人這是在提醒知府大人,這孟氏對皇上不滿嗎?”楊若水懶懶的開口,可是每一個字,听起來卻異常的有力,讓人不知該如何的辯駁!

    孟夫人不甘心,可卻不知該說什麼,畢竟這麼多人都瞧見了,總不能說孟含霜年幼不懂事吧,都說子不教父之過,那樣,便是連她相公都給連累了!

    孟含霜突然咳了一陣,這才緩和了起來,“楊若水,我一定會殺了你!”她怒瞪著楊若水,不過因為疼痛而略顯虛弱的聲音,在這個時候,卻顯得便是連一點力度都沒有!

    楊若水瞧著孟含霜那不甘的眼神,突然無聲的笑了,想想孟含霜為什麼這麼痛恨自己?想必是因為殷宛凝說殷離落喜歡的是自己,可是這與自己何干?世人為何都這麼可笑?

    “知府大人在這里,你說這話可是在藐視朝廷命官!”楊若水收斂了笑容,仿佛無比認真的開口,又像是勸說,可是那話怎麼也是在落井下石!

    “把嘴給我堵上,將人帶走!”張知府馬上下命令,對于孟含霜的死活,還沒有稟皇上!若是任由此事這般發展下去,怕是孟含霜必死無疑了!

    “殷老夫人,有人說殷少夫人殺了一位姨娘,不知可有此事?”張知府一擺手,官差便大力的將孟含霜從孟夫人的懷中給拉到一旁,即便是孟夫人竭斯底里的呼喊也無濟于事!張知府對著老太太抱了抱拳,算是恭敬!

    老太太干笑了一聲,可現在腦子卻亂的很,不知道該說什麼!現在殷府的下人都知道,這凶手其實是殷宛凝,只要楊若水想追究,張知府肯定能查出來!老太太不由的瞧了一眼楊若水,眼中帶著幾分的祈求,畢竟殷家屢次出事,她卻不想再讓自己唯一的孫女受這牢獄之災!

    “的卻是有個姨娘已經死了,不過卻不是被人殺的,是做了紅杏,當場被捕,不過那奸夫是簽了死契的奴才,已經被打死了!那姨娘害怕便一頭撞死了,若是大人不信,倒可以進去瞧瞧!”楊若水笑的淡然,她既然已經放了殷宛凝一馬,自然會幫她開脫!

    如今連楊若水都開口為殷宛凝說話,那些個原本還想在楊若水跟前表現一次的奴才,只能暗自惋惜,失去了這麼一個好的機會!可是對于此事,殷家到底同心,也沒有哪個奴才敢在這時候說話的!

    張知府難得瞧殷府沒有再鬧矛盾,可卻也不甘一無所獲,也讓人進去瞧瞧,結果自然是與楊若水說的一樣!

    “如此,那便不送!”等那官差出來後,楊若水當下便下了逐客令!

    張知府只能應下,他便是臨走的時候,都瞧了一眼老太太,希望有人能與以前一樣,針對楊若水,這樣他還能找到理由,先將楊若水給壓下去!可惜,即便是出了殷府大門,也沒有听到殷家人與以前一樣,爭論不休!

    官差一走,楊若水的目光冷冷的掃過孟夫人,瞧著她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泣,楊若水的心里沒來由的升起一分煩躁,“我若是你,就該像法子去救孟含霜,別忘了你宮里頭可是有人的!”

    那一句宮里頭有人,讓孟夫人眼楮一亮,是啊,這孟含霜嫁給殷容莫,才會出現這種悲劇!全都是因為瑾妃!她自然是要負責的!孟夫人趕緊的站起來,便是連身上的土都沒來得及拍下,一路小跑的便回了客房!想來是回去拿上京城的盤纏!

    侯夫人眼楮復雜的盯著楊若水,“希望少夫人一直都這麼好運氣!”侯夫人走到楊若水跟前,卻是沒頭沒腦的說了這麼一句!

    楊若水定定的盯著侯夫人,良久卻突然一笑,“我從來都不是靠運氣!”楊若水說這話的時候,不由的露出壓人的氣勢!

    那氣勢,便是以後在場的人記起的時候,都不由感嘆楊若水今日的風華!對殷宛凝的反擊那般的淡然從容,見張知府趕走那語氣不容置疑的強硬,便是在那麼一瞬間,楊若水仿佛才是殷府的主心骨!便是連老太太都有這種感覺!

    三夫人暗自在心里慶幸,幸好沒有與楊若水為敵,有這樣的敵人簡直可怕!就像今日,孟含霜明明是楊若水想對付的人,卻偏偏因為她是皇帝賜婚,動她不得!沒想到到最後,卻將這個燙手山芋扔給了張知府!

    眾人離開的時候,卻听到二房里頭有打斗的聲音,鬧出這麼大動靜,估摸就只有殷離落與殷宏有這個本事!想來是因為殷宛凝,只是,旁人也只能搖頭,這事也不是誰能說的上話的!

    “有什麼話便說吧!”等進了大房的院子,楊若水才對著訪琴與妙海說了這麼一句,剛剛在二房的時候,她就瞧著她們兩個人不對勁!

    “回少夫人,殷府的人有大半都中了蠱毒,便是連老太太,三夫人,包括侯夫人,都中了蠱毒!”妙海一臉的凝重,剛開始還沒有注意,等進了二房的門,與她們走近了,才發現這些個不妥!



伊莉小說網 | 嫡女若水 | 嫡女若水最新章節

 ** 作者︰沉歡所寫的《嫡女若水》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嫡女若水》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嫡女若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