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武俠修真 >> 嫡女若水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一百三十章 怎麼是堂兄
作者︰沉歡 下載︰嫡女若水TXT下載
    “哦?”殷容莫微微的挑了挑眉,瞧著太後一臉不敢置信的樣子,不由的笑了,“太後娘娘倒是清楚的很,不過,如今父王母妃都不在了,不然便可滴血認親!”

    殷容莫說的斬釘截鐵,單就從表現來瞧,似乎並沒有說謊!

    “胡說,冒充皇家血脈,可是死罪!來人,將他給哀家拿下!”太後這會兒個腦子卻是有些個亂,幾乎是下意識的,就是除了殷容莫!她與淑妃都了那麼久了,久到她連骨子里都覺得淑妃是她的手下敗將,如今卻是出來個意料之外的人,而且還是這麼強勢的回來,饒是聰明如他,這會兒個卻也有些個沒了主意!

    “太後娘娘,臣有證人!”殷容莫抱了抱拳頭,不過在那些個侍衛過來的時候,殷容莫陰沉著,掃過他們的臉!眾人嚇的竟然不敢上前,不由的被殷容莫身上的霸氣所震懾!或者是因為皇家人的威儀!再來,若是細瞧之下,殷容莫與皇帝這個報復都有幾分相似,瞧那狹長的眼楮,都帶著濃濃的陰冷!

    瞧著太後不做聲,殷容莫的聲音不由的抬了抬!“稟太後娘娘,臣有證人能證明臣便是庸王之子,趙容莫!”

    那一聲趙容莫,卻是把太後的理智喚了回來!是啊,如今逃避已經解決不了任何事情!“傳!”太後衣袖一揮,端坐在主位上,鳳眼半眯,又恢復了以前的睿智!

    很快,便有宮人帶了一個老婦人進來,瞧著她雖說臉上已經起了折子了,可是眼楮里卻是充滿精光!而發鬢梳的光潔,一瞧便是個有條理的人!

    “老奴參見皇上,太後娘娘!”老婦說著,便跪了下來!不過瞧那樣子,倒行的是標準的宮禮,仿佛對這一套是極為熟悉的!

    听到這聲音,太後有些個不解,不過瞧容貌似乎有些個熟悉!她微微的凝眉,“你是?”太後說話有些個遲疑!

    “稟太後娘娘,老奴夏紅霜!”那婦人口齒清晰,瞧那樣子該是經常見貴人的吧,不然面上也不會這麼淡然!

    “紅霜!”太後娘娘一驚,便是連聲音都有些個變化!“你竟然是紅霜!”她再一次喊了一聲!如今細細的瞧來,果真有紅霜當年的樣子!

    這個夏紅霜,太後可謂是極為的熟悉的!她可是淑妃跟前的一等宮女,平日里便是個有心機的,對于紅霜,太後當年也沒少動了心思!

    而皇帝,現如今腦子里卻是有些個反應不過來!這原本一出生就是傻子的人,卻突然成了狀元!而明明已經絕子了的人,還生出了孩子!而這個夏紅霜,當初也應該死了的人,這會兒個卻是好好的活著!

    更甚者,皇帝都懷疑,是不是一會兒個先帝和淑妃也會出現!

    夏紅霜抬頭,直視太後娘娘!“當初王爺與王妃有了誤會,淑妃娘娘怕王妃在外受委屈,便讓奴婢一直跟著!”瞧夏紅霜那樣子,想來是並不怎麼懼怕太後的!或者說是一個人的習慣,畢竟以前的時候,太後是貴妃,壓了淑妃娘娘一頭,可是論受寵,這太後遠遠不及淑妃!

    太後也不做聲,腦子卻是飛快的轉著,不由的懷疑,難道在庸王吃下絕子藥之前,王妃就有了身孕?或者這是他們布好的局,知道不是自己的對手,所以將計就計,先保全了庸王妃肚里的種在說?

    “哼,夠了,既然庸王妃與庸王都有了矛盾,且還賭氣去了莊子,誰知道這到底有沒有懷有身孕,或者,這個孩子究竟是誰的!”太後冷聲質問,心中卻不甘的很!

    夏紅霜瞧著太後氣急敗壞的樣子,不由的一笑,“王妃娘娘冰清玉潔,這孩子自然是王爺的!在王妃娘娘生下孩子沒多久,王妃娘娘與王爺不復合了!可是那會兒個王妃娘娘正在月子里,不宜舟車勞累,是以並沒有將王妃娘娘接回去!不過生下小世子沒多久,先淑妃還曾去探望,親自取了容莫二字,讓人雕刻在玉佩上!”

    夏紅霜說完,殷容莫便將玉佩從自己的衣袖中取了出來!太後娘娘幾乎不用細看,就知道這是真的!這塊玉佩這世上僅有一塊,色澤圓潤,還有調養生息的作用!當初她曾央求先帝將這塊玉佩賜給懷著身孕的自己,可是先帝並沒有應下,後來听說賜給了淑妃!

    為此,太後還生了不少的氣!如今又瞧見這塊玉佩,心里頭的委屈卻又重新浮現!她始終不明白,用容貌才情,她都不輸給淑妃,憑什麼,淑妃卻比她得寵!這會兒個她恨不得將這塊玉佩,還有這些個人都殺了,可是她不能,她不僅僅是淑妃的仇人,卻還是一國的太後!

    “只可惜!”夏紅霜又是微微的一嘆,“王爺剛啟程回京,將此事稟與先帝,那廂便有流匪襲擊莊子!幸好當時雲昭大公主趕到,才保全了世子!可是對方人多勢眾,雲昭大公主又沒有通天的本事,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只將小世子給救了出來!”夏紅霜說著,似乎又回想到當初的情形,還有衣袖擦拭了眼角的眼淚!

    只是,當她露出手背的時候,上頭還有一道深深的疤痕,便就瞧那猙獰的疤痕,也能想象得到當初的那場戰爭該有多激烈!

    在場的也有些個老臣!當初庸王王妃之死,都之說是難產而亡,卻不想竟然還有這麼一出!至于後頭的事情夏紅霜不用說眾人也都知道了!

    當初權大的人,就只有太後!能將庸王王妃真正的死因掩蓋了去的,也只有太後娘娘!庸王不敢說實話,怕也是為了防止太後再害小世子!

    而小世子從小就痴傻,怕也就是大公主的一個手段!而且,雲昭大公主與大駙馬也都是死在流匪手中!這北唐哪這麼多厲害的流匪,想想也知道是誰的主意!

    雖說,自古這奪嫡之路充滿血腥,可是這付出未免也凶殘了吧!眾人也都在為淑妃一門,感到唏噓不已!

    “不,不可能,你在胡說,你在胡說!”雲瑤公主受不了了!瞧著太後與皇帝的神情,她心里有些個預感,這肯定都是真的!她氣的站了起來!她不接受這個結果!她不相信殷容莫竟然是他的堂兄!上天怎麼可以這麼殘忍,自己好不容易瞧上了一個,為何還要將這點也剝奪了!

    而這個時候,已經是半夜三更了,平常也都關了宮門!可今日出了這麼多事,官員們也都在宮里沒有出去!是以這個宮門還在打開!在外頭調查消息的宮人,飛快的趕了進來,再太後娘娘最後下決定的時候,將信件呈在了皇帝與太後的跟前!

    皇帝瞧了一眼,連瞬間都沉了下來!轉手便遞給了太後!太後一瞧,不由的咬了咬牙!這上頭清楚的寫著,心在北唐上下,有九成的鋪子全都掛上了趙的名號!

    太後的只覺得嗓子里一陣腥甜!卻又不能當著眾人的面露出脆弱了!是以竟然有硬生生的給咽了回去!

    以前的時候,北唐的商戶,大多是殷府的,可就算殷府再厲害,也只是佔了七成!而現在那個人卻是九成!九成是什麼概念,就是可以說,他擁有北唐幾乎所有的錢財!而且,因為她想出了稅收的那一法子後,殷府就將鋪子都變賣了去!

    她以為這樣有好控制了,可沒想到全被一個人給控制了!可是,即便那信上沒說這趙字指的是誰,可是太後幾乎想都不用想,這鋪子一定都變成了殷容莫的產業!

    太後直覺得身子都發冷,這所有的事情加起來就像是早有預謀,一步步的就等著今日!現如今,殷容莫控制著錢財,又與封地勾結在一起,而當初邊關動亂,想來與南淮也都是有交情的!

    若是以前,殷容莫是個名不見經傳的無名之人,她大可以想法子,將他悄無聲息的除了!可如今,殷容莫是狀元,是皇榜昭告天下的狀元!如今又當做說出這麼一個大秘密!怕是今日後,那些個原本是淑妃的人,這會兒個也都會想法子投靠殷容莫!

    而且,殷容莫今日敢這麼站在這里,手中肯定有自己不能殺他的王牌!可是太後想破頭,也想不出究竟殷容莫又什麼把握,可越是這樣,卻越讓她不敢輕舉妄動!

    而現在,便是連皇帝也知道此事的嚴重性,是以,與太後都想到一處了,先將殷容莫的底牌給調查清楚,再做打算!是以,便瞪了雲瑤公主一眼,先讓她閉嘴!

    而現在,太後臉上掛著了慈愛的表情!“都起來吧!”說著,還讓柳嬤嬤親自將夏紅霜給扶了起來!這份榮耀,便是比扶殷容莫還要大!

    “容莫孩子你受苦了!來,到皇祖母這,讓皇祖母仔細瞧瞧!”不得不說,太後是極為會演戲的!若是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殷容莫是她的親孫子!而且,雖說這太後原來是個貴妃,說到底也是個妾,不過人家如今已經是太後了,按規矩自然是該被稱一聲皇祖母的!

    殷容莫應了一身,轉身卻是將楊若水給扶了起來!不過卻沒有靠近太後,而是立在一旁!

    楊若水垂著眼楮!不知為何,她听到這件事情,心中沒來由的有些個酸楚!甚至都說不清這究竟是什麼感覺!

    太後瞧著殷容莫不情不願的樣子,心中自然是知道原因的!不過這會兒個她其實也就能勉強將這面子上做足了罷了!真讓她拉著淑妃的孫子在自己的跟前,她怕也做不到!

    “這晨柯孩子,也是個可憐的!”太後說著,卻還用帕子擦了擦眼角,“不過,他現在也該瞑目了!瞧著容莫這麼優秀,便是連淑妃妹妹也該含笑九泉了!”

    听了太後的話,殷容莫就覺得惡心的慌,且不說太後這話,故意是在膈應人!就從她口中提到庸王,提到淑妃,殷容莫也只覺得不配!

    “恭喜太後娘娘,恭喜皇上,恭喜庸王世子!”眾人瞧著皇家的人都習慣演戲,他們自然一就跟著一起,至少將這面上過的去!是以都跪下來,說的喜慶!

    只有雲瑤公主,那臉變了又變!听著眾人都喊殷容莫為庸王世子,她就恨不得將所有人都殺了!

    “今日難得見了你們,哀家高興的都失態了!”太後擺了擺手,讓眾人都站了起來!然後有一臉慈愛的瞧著殷容莫與楊若水,“今日都晚了,你們且在宮里頭歇息,算是陪陪哀家這個老婆子了!”

    太後說完,便是下頭的人都有些個受不了!難得太後都知道她是個老婆子了,可瞧瞧那打扮,不知道還以為她不是皇帝的娘,是皇帝的姐姐呢!

    “多謝太後娘娘的好意,只是臣的內子身子一直還沒有好,還需要吃藥調養!且,也快到了吃藥的時辰了!”殷容莫說的聲音很淡,只是,卻是將心中的恨意,掩蓋的干淨!如今只是個開始,日後少不得要與這些個人虛偽與蛇了!

    “如此,哀家也不強留了!”太後點了點頭!不過這話說了以後,意思也很明顯,眾人也都說了聲告退,緩緩的退了出去!

    等眾人一離開,太後臉上的笑容,卻是慢慢的凝結在了一起!

    “不,我不要他做我的兄長!”等人一走,雲瑤公主終于憋不住吼出來了,而且還氣的站起身來,一個勁的跺腳!

    太後眼中閃過濃濃的惱怒,還不等雲瑤反應過來,太後猛的站起身來,一步走到雲瑤公主的跟前,手掌高高的抬起,那一巴掌,卻是打的極為的響亮!

    而長長的護甲劃過雲瑤公主的臉頰,留下了兩道血痕!

    “母後!”皇帝不悅的喊了一聲太後!雖說他也氣雲瑤,都什麼時候了,她還一心想著自己的私事,可瞧著雲瑤公主臉上的傷痕,卻是又心疼的厲害!

    而雲瑤公主,卻是被太後身上發出的戾氣給嚇住了,只是大滴大滴的流眼淚!

    “哭,就知道哭!皇家的人都被你丟盡了!這麼上桿子嫁人的人,莫說是個公主,就是個下人,也知道廉恥!就這番的所謂,與青樓的女子有什麼兩樣!如今瞧上的還是自己的堂兄,哀家若是你,早就撞死在這殿上了!”

    太後越說越氣,本來心情就很差,如今被雲瑤這麼一鬧,就將火氣全都撒在了她的身上了!

    雲瑤被太後這麼一罵,更是嚶嚶的哭出聲來了!她也是把心里頭的委屈都哭了出來!“打吧,打吧,你把我打死了,你就有本事了,你能耐,你們把趙容莫殺了啊!”

    “說的什麼混話!”便是連皇帝也听不下去了,不過瞧著雲瑤這般個模樣,心中卻是心疼大過憤怒!“好,父皇這就去殺了他!反正兵權還在朕的手上!”

    “殺,哀家倒瞧瞧你有什麼個能耐!這士兵不穿衣,不吃糧,這都在趙容莫的手中,你去殺啊!”太後卻也不像以前給皇帝幾分面子了!她的頭疼的厲害,總覺得皇帝將雲瑤寵的太過了,若非如此,此事怎會到這般的地步!

    不過抱怨歸抱怨,等靜下心來的時候,太後卻嘆了一口氣!“好了,此事卻也是急不得的!左不過都成了這般樣子,便是等一等,探探他的底再做打算!”太後說完,又將雲瑤公主拉了過來,“好了,哀家也是一時情急!”

    雲瑤公主一瞧太後軟了下來,哭聲更大了!太後拍了拍的背,任由她發泄!過了好一會兒,雲瑤公主才抽抽搭搭的起身,緩過這個勁來!

    太後安慰了雲瑤公主幾句,便讓她先回去歇著了!而她與皇帝自然還是要商量商量!這會兒個其實太後還是擔心,萬一這殷家家主不是殷容莫該如何,她們若是殺了殷容莫,豈不是給對方造反的借口了?

    雲瑤公主出來以後,瑾妃並沒有走遠,就在外頭候著,借著宮燈,瞧著雲瑤公主的異樣,心中便是有了計較!

    “你過來做什麼,瞧本宮的笑話嗎?”不等瑾妃說話,雲瑤便率先發難,那口氣沖的厲害,倒是想把從太後跟前受的委屈,都發泄出來!

    “公主說的什麼話!”瑾妃趕緊的搖了搖頭,“臣妾不過是瞧著公主心疼!其實也怨不得公主,都是楊若水那賤人的錯!實不相瞞,臣妾的娘家姐姐,就瞧出楊若水的德行,當初殷家離落公子名動天下,那楊若水不知羞恥的勾引他,臣妾家的姐姐自然是反對的,沒想到卻被害死了!”瑾妃說著,還抹了一下眼淚,仿佛是說的動情之處!

    “對,就是那個楊若水的賤人!”雲瑤公主趕緊的點了點頭!這瑾妃其實也了解雲瑤公主的,這話自然是正合雲瑤的心意的!

    “可不是嗎,瞧公主天人之姿,哪個男子見了不心動!臣妾瞧著,那楊若水肯定會什麼狐媚之術!不然趙狀元怎會不選明珠選糟粕!再來,說句難听的,這堂兄妹又如何,左右又不是親兄妹!這表親結親的多了去了,這堂親也就與表親的親那麼一點點!”瑾妃邊說著,邊瞧著雲瑤的臉色!



伊莉小說網 | 嫡女若水 | 嫡女若水最新章節

 ** 作者︰沉歡所寫的《嫡女若水》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嫡女若水》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嫡女若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