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武俠修真 >> 嫡女若水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一百五十二章
作者︰沉歡 下載︰嫡女若水TXT下載
    皇後瞧著皇帝一臉憤怒的樣,可是她現在比誰都清楚,皇帝現在還斗不過太後!但凡是太後下的命令,皇帝到最後還是得听太後的!

    很多時候,皇後也很厭惡太後前朝,後宮多說了算的局面!可是奈何皇帝對她並沒有過多的寵愛,是以她孤身一人,根本就斗不過太後!

    她微微的凝眉,或許是個好機會!

    “皇上,既然母後都這麼說了,您且回去,雲瑤這般,臣妾便留在鄭府陪她,還望皇上允許!”皇後說著,還輕輕的抹著眼角,“有臣妾陪著,至少,至少她餓不到,凍不著!”

    被皇後這麼一說,皇帝的心沒來由的一酸,他堂堂天子,竟然讓自己的女兒挨凍受餓,簡直是讓人無法接受!若皇帝是無能之輩也就算了,可皇帝性格暴躁,雖然心思比不得旁人,可是也是爭強好勝的!

    這會兒更在心里將太後罵的厲害,總覺得太後是保存了實力,故意整治雲瑤,他甚至在心中暗暗的下定決心,等這次危難過去,他就想辦法,讓太後出宮調養,遠離京城!

    “嗯!辛苦你了!”皇帝點了點頭,拉著皇後的手,輕輕的拍拍!瞧著她因為著急,而亂了的頭發,伸手整理妥當!

    當皇帝靠近的時候,皇後的心猛的跳的厲害,這麼多年了,她甚至都快忘了,皇帝對她也曾溫柔相待!

    饒是皇帝離開好一會兒,皇後的眼眶還是紅色的!

    這廂,楊若水與張嫣然兩個人並沒有急著回去,而是驅馬車到郊外走走!

    如今已經入冬了,兩個人都穿的很厚,連鼻尖都凍的紅紅的!

    楊若水與張嫣然走在干枯的草地上,“日子可定下了?”許久沒有聊過了,今日也算是個機會!

    “嗯,正在挑著!”說起這事來,張嫣然的語氣里到底還有著淡淡的惆悵!如今她與趙敬之也有了夫妻之實,說實話,她對趙敬之並不討厭,可是真要到嫁人的時候,卻又覺得有些失落!

    楊若水輕輕的應著,眼角不由的有些濕潤了!倒像是有一種感覺,張嫣然嫁人後就是人家的人了!

    張嫣然瞧著楊若水這個樣子,心中知她是不舍的!張嫣然輕輕的一笑,“瞧你,你成親可比我早多了!”張嫣然笑著打趣,不過心中又想起一件事!

    “我听聞父親辭去官職後,那個接替的人,倒是個厲害的!若是你有機會,倒不如給楊叔父寫信,原理官場的是非之地!”張嫣然的表情一下子變的嚴肅起來!她也知道楊若水與楊德安不合,心中也覺得楊德安那種人配不上父親這兩個字,可是到底血脈相連,真到了生死的時候,楊若水不一定能放的下!

    提起楊德安,楊若水的心中沒來由一陣煩躁!尤其是想起,皇帝是那麼一個昏暈暴躁的人,可是,對于自己的子女也能袒護,可楊德安呢!楊若水微微的搖頭,她到底還是做不到原諒!

    不過,楊若水抬頭,瞧著她們前頭不遠處,站了一個白衣女子,“你且等等我,我去去就來!”楊若水對著張嫣然說了一句,便帶著丹紅朝前頭走去!心中卻是狐疑,她怎麼會在這!

    終于走近,只瞧著蕭落秋一身白衣,外頭穿著虎皮的袍子,可是整個人臉色還是很難堪,想想估計是皇後用刑的緣由,身子還沒有調養好吧!

    蕭落秋瞧著楊若水依舊一臉光鮮,突然咧開嘴笑了,只是,因為在這里站的時間久了點,那嘴唇都干裂了!這一笑,卻是撕開了幾道縫隙,露出些許的紅色!

    “父親要將我送莊子,我這是逃出來的!”蕭落秋說的很平靜,平靜到就仿佛是在講故事一樣!

    楊若水靜靜的听著,不發表聲明看法!

    “可是我不甘心!”蕭落秋說的聲音很大!楊若水微微的凝眉,卻不置一詞,畢竟被送莊子,不僅僅代表她與自己是輸了的!蕭府有的是庶子庶女,蕭落秋在的時候,尚且能壓制她們!等蕭落秋一走,估計蕭府又會上演勾心斗角的戲碼!而且蕭落秋本來就到了議親的年紀,因為名聲的關系,一直沒有人上門提親,如今也一去莊子,怕終身大事,更會耽擱!

    “這世上只有權力,才能讓人擁有自己所擁有的一切!”蕭落秋說著,眼神似乎飄的很遠!仿佛是在透過眾人,看到旁的景象!

    “你的命,是你母親求來的!”楊若水一下子冷了語氣,出言警告蕭落秋!只是楊若水一直想不明白,憑蕭落秋的聰明才智,為何一定要將賭注放在殷容莫的身上呢!

    蕭落秋苦笑一聲,“我都是死過一次的人,還有什麼害怕的!”

    听這話,楊若水的眼微微的一眯,腦中突然有一個奇怪的想法,難道蕭落秋與自己一樣,也是重生來的?“什麼意思?”

    蕭落秋並沒有回答,“今日我見你,是想告訴你,我雖然去了莊子,可是我的心,一直在窺覬你的位置!等我有一日回來,我依然要與你爭個上下!”蕭落秋說完,轉身就走,手卻還在指著天,喃喃的說著楊若水听不懂的話!

    楊若水瞧著蕭落秋的背影,心中卻復雜的很!

    突然間,四周響起了打斗聲,四面八方涌出了不少黑衣人,而保護在楊若水身邊的暗衛,這會兒也都出來,與那些黑衣人戰在一起!

    “是皇家的人!”丹紅趕緊將楊若水護在身後,目光警惕的看著四周!

    突然間,之間一個利箭劃破雲霄,“啊!”一聲慘叫,直接刺入蕭落秋的鎖骨處!

    楊若水緊走兩步,蕭落秋是偷跑出來的,想必身邊沒有人保護!她不由的凝眉,這皇家的人,難道是皇後派了的,可是既然自己答應蕭夫人要放蕭落秋一馬,就絕對不能讓蕭落秋死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那黑衣人越站越多,便是連楊若水的暗衛都有些吃力,那求救的信號,發向了空中!可是就在這個節骨眼上,有一批人突然參與了起來,與楊若水的人一起對抗那黑衣人!

    一時間情況逆轉,那黑衣人似乎瞧著形勢不對,快速撤離!楊若水眯起眼,一時間瞧不出對方是敵還是友!

    只是,當蕭落秋看見遠處馬背上坐著的人的時候,瞳孔驟然凝聚!“世子妃,求你救我!”

    楊若水的心,沒來由一怔,這是蕭落秋第一次露出這種語氣,這種卑微!

    不過,楊若水也不是什麼善人,並不是看誰可憐,就幫誰的!楊若水走了過去,居高臨下的盯著楊若水,“條件!”楊若水的語言很簡單,目的也很直白!

    蕭落秋緊緊的咬著牙,“我可是助你們除掉太子!”說到太子的時候,蕭落秋的眼中無端的升起幾分的恨意!

    而這種感覺,楊若水只覺得似曾相識,仿佛自己也曾有過!

    而這會兒那黑衣人也全都撤退,馬背上的人越走越近,竟然是太子!瞧著蕭落秋祈求的眼神,楊若水一擺手,在太子馬上過來的時候,讓丹紅將蕭落秋扶了起來!

    “見過太子殿下!”楊若水與蕭落秋扶了扶身,不過因為蕭落秋身子本就不好,又中了箭,這一福身,險些沒有站住!

    “蕭姑娘!”太子似乎一臉的緊張,伸手就要扶住蕭落秋!

    楊若水馬上轉過身子,不露痕跡的隔斷了太子的視線,自己伸手扶住了蕭落秋!“蕭姑娘受傷嚴重,趕緊讓人將蕭姑娘送回去!”楊若水似乎一臉著急,趕緊招呼人過來!

    太子的手在半空中一頓,臉上帶著幾分的懊惱,帶著幾分審視的意味,看了楊若水一眼!身子還是往前走了一步,“蕭姑娘受的傷似乎很重,本殿將她送回去吧!”

    楊若水淺淺的一笑,“這人都尋好了,怕是倒手太過麻煩了!”楊若水笑著拒絕!

    太子也不好多說什麼,只是深深的看了蕭落秋一眼,說了聲告辭,也沒有在糾纏!楊若水微微的垂下眼來,她記得上次太子瞧見蕭落秋還是一臉憤怒,甚至是厭惡的樣子,什麼時候太子對蕭落秋這麼上心了!而且,那些人是皇家的人,莫不是太子在自導自演一出英雄救美?可是這是為什麼!

    太子走後,蕭家的人也尋來了,楊若水自不會留著蕭落秋,只是蕭落秋在與楊若水擦肩而過的時候,在楊若水的耳邊低語!“據說太後派出江南做知府的人,是個厲害的謀士!”

    楊若水的眉頭不由的緊鎖,今日這是第二個提醒自己的人,難道江南真去了一個厲害的人物!

    不過,對于蕭落秋,楊若水也說不上討厭,不過是都是為了自己的目的罷了,說不出誰對誰錯,倒是有一股子惺惺相惜的感覺!

    太子走後,楊若水才折身到張嫣然的跟前,張嫣然趕緊上前,瞧著楊若水無礙,這才放下了心!剛才,張嫣然身邊都布滿了趙敬之的人,她都沒瞧見,究竟發生了什麼,只听見一聲女子的慘叫!

    “無礙!”楊若水笑著搖頭!只是腦中似乎快速的閃過什麼,今日發生的一幕幕,在腦中一遍遍的劃過,總覺得落了什麼!

    “不好!”楊若水幾乎是下意識的說起這兩個字,可究竟是落下什麼,她卻是說不清楚!

    “可發生了什麼?”瞧著楊若水的臉色突然變了,張嫣然也不由的緊張起來!

    楊若水只是搖頭,也說不上究竟錯過了什麼!

    這個時候,從遠處策馬過來了兩個人,只瞧著是兩團塵土,走近了才看了出來,原來是趙敬之與殷容莫!

    兩個人瞧見張嫣然與楊若水,什麼話都沒有說,直接將對方的心尖上的人抱在了懷中!剛才他們從宮里出來,原本是談談下一步的計劃,可是突然間瞧見天空中的求救信號,趕緊的策馬過來,心都提了起來!

    瞧著她們都無礙,這才放下心來!

    不過,這個時候,有一個白色的信鴿落在了殷容莫的跟前,殷容莫將它腿上的密函取了下來,然後將信鴿朝遠處扔了過去!

    “可出了什麼事?”楊若水瞧著殷容莫的表情不對,趕緊的問了出來!

    “是江南送來的,岳父大人新任的江南知府,以貪墨錢財的名義給抓了起來!不過性命暫且無憂!他們都在暗處護著!只是,皇家已經下令,讓人將岳父大人,以及府中親眷都押送上驚!”殷容莫邊說邊注意楊若水的神態,畢竟楊若水與楊德安的事情,他也是知道的,是以,此事他也拿捏不好該如何處置!

    “不過,楊若盈卻不見了!”殷容莫瞧著楊若水不說話,這才補充了一句!畢竟楊若盈是王姨娘的女兒,楊若水對她是厭惡的!

    楊若水的腦海中又浮現出張嫣然與蕭落秋的話,既然這個知府是個不簡單的,那麼他這麼做一定有他的意圖!不過,別的她不敢說,單就貪墨,楊若水是決定不信的,楊德安是肯定不會做出這種事的!

    他們的目的是什麼,而且,就算是楊德安真的貪墨了,他一個小小的縣令,怎麼也輪不到壓上京城啊!再來皇族的人估計也調查過,自己與楊德安幾乎都快沒有父女情分了,若是皇家想用楊德安來威脅自己,未免賭的太大了!

    可是,楊若水的心中沒來由的升了些煩躁,說恨其實她是恨楊德安的,可是,若是讓她眼睜睜的瞧著楊德安去死,卻又做不到!“可還有旁的線索!”楊若水盡量讓自己看起來很冷靜!

    殷容莫瞧著楊若水這個樣子,本是不想說的,不過又一想,有些事情到底是要自己面對的,旁人替代不了!

    “是突然派人去的楊府,根本沒有出示什麼證據,也沒有升堂審理!”殷容莫說著,瞧著楊若水的眉頭皺的更緊了!不由的將楊若水抱在懷中!“凡事有我!”殷容莫低低的開口,卻是楊若水這個時候最需要的!

    楊若水吸了吸鼻子,輕輕的嗯了一聲!

    瞧著人家殷容莫與楊若水恩恩愛愛的,趙敬之嫉妒的眼眶都紅了,他一把拉過張嫣然,將張嫣然抱的更緊了!

    “你有病啊!”這楊若水與殷容莫正在你儂我儂的時候,突然听到這麼張嫣然怒吼的聲音,然後瞧著趙敬之的黑了下來!

    楊若水與殷容莫相視一笑,倒將剛才的憂愁消失了許多!

    趙敬之在與張嫣然僵持不下的時候,他身邊的人過來稟報,說是太後已經讓人送信,讓元鎮王與王妃來京城觀禮!而且也給各封地送信,說是讓各封地都派人過來慶祝!

    這人稟報完以後,趙敬之的臉色都凝重了起來,總覺得這事情有些詭異!這皇族的人恨不得將各封地的人都隔離起來,誰也不見誰的面,怎還故意讓人送信,給他們這個機會!

    這頭還沒整理出來,下頭的人又稟報,說是蕭落秋被人劫走了,將蕭家派去保護蕭落秋的人都殺了!

    這下,所有人都沉默了!此事怎麼也透出詭異來!

    “先回府上商談!”趙敬之趕緊的說了一句,總覺得此事耽擱不得!

    “估計已經晚了!”楊若水自嘲的笑了一聲,估計皇家的人玩的就是讓人措手不及!估計連太後下命令先從了楊若水與殷容莫的心思,就是為了麻痹所有人,以為太後已經被逼的無奈了!

    果不其然,還沒過多久,宮里就讓人傳信,讓他們四個馬上進宮面聖!

    他們趕到皇宮的時候,太後與皇帝端坐在椅子上,便是連蕭將軍都在!而另一邊是大理寺的人,還有京兆尹!

    他們四人見禮後,皇帝倒是沒有為難他們,不過一個個臉色都差的很!

    “稟皇上,太後娘娘!蕭將軍嫡女消失的蹊蹺,微臣請旨詢問世子妃幾個問題!”京兆尹雖然官位不高,但是京城內出了這種事,他都該是第一個發現的人!

    “準!”皇帝一擺手,便不再說話!

    京兆尹朝著楊若水行了個禮,因為他們是懷疑此事與楊若水等人有關,可是楊若水身份特殊,且他們也沒有十足的證據,是以,太後提議,直接殿審!

    “微臣听聞蕭姑娘失蹤以前,見的最後一個人是世子妃,不知是與不是?”京兆尹的聲音倒是平和!

    “是!”楊若水坦然的點頭,平靜的等待京兆尹下頭的話!畢竟一個世家的姑娘失蹤了,是不足以讓太後皇帝出面,即便是鄭家人也沒有這份殊榮,是以,楊若水可以肯定,這里頭斷然有更大的圖謀!

    京兆尹得到自己想要的,便讓人將東西呈了上來,“微臣從現場發現了箭羽,上頭什麼標記都沒有!可是做工精良,一瞧不是普通人可以用的!可見對方是有意的掩蓋自己的身份!”京兆尹說著,又拿起了旁邊一條布料,“若是臣瞧的不錯,這與世子妃跟前家臣衣服的布料相符!”

    對于此事,楊若水自不好做多解釋,畢竟太子的人都瞧見了楊若水身邊的暗衛,也不是她說不是就不是的!



伊莉小說網 | 嫡女若水 | 嫡女若水最新章節

 ** 作者︰沉歡所寫的《嫡女若水》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嫡女若水》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嫡女若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