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武俠修真 >> 嫡女若水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一百五十六章 同台爭艷
作者︰沉歡 下載︰嫡女若水TXT下載
    <fon color=red><b></b></font>  </br>

    這些人到達的第二日,宮里頭就設宴款待,而背禁足多日的趙府,也被太後赦令,允許參加宴會!

    太後這一道旨意一下,倒是讓夏媽媽忙活了一陣子!她連夜做了一雙軟底的鞋子,這種鞋子走路極為的輕便,更最難得的是,這鞋底放了艾葉!以防有特殊情況發生!而鞋底卻是穿了一根陰線,若是踫到什麼毒物,肯定會變了顏色!

    還專門縫了一個護膝,畢竟這種宴會最少不得的便是跪下來行禮,如今楊若水是懷了身子的人,到底是怕受了涼氣!

    而楊若水現在才有身子三個月,根本就不顯懷,但是夏媽媽還是執意讓楊若水解了腰帶!里衣也都是換成了棉布的!小腹還專門護住,免得受了涼!

    外頭穿著一個一個繡著大紅芍藥的衣服,裙擺並不長,可是走一步卻搖曳生姿,在這冬日里卻是一點都不顯得笨重!這夏媽媽不愧是在宮里頭戴過的,倒是安排的最為周到!

    就連馬車上頭,她都小心的檢查過,防止一切意外發生!

    不過,楊若水倒沒有夏媽媽這麼小心,這馬車上有殷容莫護著,自不會出什麼意外!到了宮門外下馬車的時候,殷容莫先跳了下來,親自將楊若水扶下來!

    引得同行的官員都紛紛側目,到底這男人扶女人下車,還是在大庭廣眾之下,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

    眾人又想到,都說這殷容莫寵妻入骨,果真如此!如今的楊若水,因為懷了身子,夏媽媽調養得當,身子自是圓潤了些!臉色都比以往有光澤,旁人也只能說,這英雄難過美人關,果真如此!

    進了辦宴會的大殿,殷容莫去了男賓那,與人閑聊!而楊若水跟前有夏媽媽與丹紅跟著,也不會出事!不過因為不能進這麼多婢女,訪琴與妙海也只能侯在外頭!

    “若水!”張嫣然在里頭無聊的緊,一瞧見楊若水進來,趕緊的迎了過去!瞧著楊若水臉色比以前還好,這才放下心來,這些日子,那流言是越傳越烈,張嫣然還真怕楊若水受不住的!

    “放心,無礙的!”楊若水自是瞧出了張嫣然的擔憂,她回了一個讓張嫣然安心的笑容!

    “今日怕不同尋常!”張嫣然剛放下心來,突又提了起來!今日據說皇家各宗親都來了!且封地的人,還有二品大員一個不少!據說,當年太子大婚,都沒有這麼大的陣勢!

    在皇家屢屢失利的情況下,還這麼大擺宴席,難免讓人生疑!“光史官就來了四個!”張嫣然又壓低了聲音!

    楊若水點了點頭,她自是知道,今日太後肯定有大動作!“嗯,今日你也小心一些!”楊若水又拉著張嫣然的手,輕輕的拍了怕,說了句我心中有數,又將目光放在眾位女賓之間!“不知哪位是元稹王妃?”楊若水笑著問道,原本還以為張嫣然會露出害羞的神色,卻不想,張嫣然臉色馬上就變了,一下子就沉了下來!

    張嫣然不情不願的抬了下下顎,順著張嫣然的視線,楊若水瞧見一個穿著暗紅色衣裙的女子,下巴尖細,眼楮也不像趙敬之那般大,不過眉宇間還是能尋到兩個人相似之處!不知為何,單就瞧這一眼,楊若水總覺得這個女子,並不是個好相與的!

    楊若水轉頭,瞧了一眼正在官員周旋的趙敬之,瞧他跟前有個陌生的男子,想來就是元鎮王,瞧元鎮王的長相,應該不是刻薄之人!楊若水嘆了口氣,這嫁了人在夫家的地位,其實也是與娘家息息相關!這張知府如今已經辭官了,若是張嫣然沒個娘家人支持,怕元稹王王妃就會刁難的!將來,楊若水微微的搖頭,若是張嫣然執意要一生一世一雙人,估計也會有不少的矛盾!

    楊若水往前走了幾步,面上端著得體的笑意!

    “想必這就是嬸母吧,見過嬸母!”楊若水說著便福了福身子!其實,楊若水的地位應該算是高的,畢竟庸王可是先帝封的親王,自不能與旁的王爺相提並論,再來庸王已經不在,皇帝雖然沒有正式冊封,大家也都喊殷容莫為世子,其實按照祖制,殷容莫早就該封王了,到時候,論理也該由元鎮王王妃與楊若水見禮!

    元稹王王妃蘭氏微微的皺起了眉頭,旁邊的婢女趕緊在一旁解釋!

    蘭王妃當下就有幾分不悅了,不過還是牽強的掛上了一個笑容!“這便是佷子媳婦,果真如傳言一般,明艷動人!”這話,楊若水怎麼听怎麼都覺得別扭!

    蘭王妃說完以後,又將頭扭到張嫣然這邊,“嫣然啊,並不是我願意說你!只是你下次與人相處的時候,一定要擇人善交,莫要交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到時候累了王府的名聲!”

    蘭王妃說話,可是不客氣的很!原本還圍在蘭王妃周圍的官夫人,這話都不說話了,直在這三個人的臉上來回的瞧,單就等著看好戲!

    楊若水心中馬上有數,估計是外頭傳言傳的太難听了,這些所謂的貴婦人,自然是受不住的,怕沾上一點髒水!

    而張嫣然的臉一下子拉了下來,“王妃多慮了,我自認還沒有交過什麼不三不四的人!”張嫣然的聲音很冷,當下便算是落了蘭王妃的面子!

    楊若水張了張嘴,想說幾句活話!畢竟若是現在弄僵了,將來吃虧的還是張嫣然,不過若是自己現在不幫著張嫣然,卻更讓蘭王妃小瞧了去!

    “嫣然的性子最是和善,待人親和!對我更是親若姐妹,若是有旁人對她不好,我可不依!想來,等嬸母接觸久了,自會了解嫣然的好處!”楊若水淡然的一笑,可話里的意思卻沒有那麼簡單!先是夸獎張嫣然一番,後來又點名了自己與張嫣然的關系!

    雖說現在殷容莫是世子,可是他與封地的關系都在那放著呢,他日,即便是蘭王妃想欺負張嫣然,也該掂量一二!

    再來,楊若水說的話也給蘭王妃一個台階下,至少楊若水是在最大限度上,將這話給說活了!

    原本楊若水對蘭王妃有些討好意味,怕她為難張嫣然,如今瞧了,倒是自己想的多了!

    “佷媳婦這話說的可真有意思,若是照你這般,我若是與她為難,倒是我不心善了!”蘭王妃明顯不買楊若水的帳,聲音又異常的尖細,若是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在吵架,“都說物以類聚,大抵就是這麼一個道理!”蘭王妃說完,還故意冷哼了一聲!

    這下,楊若水臉上也沒有了笑容!可是心里卻更加的清楚,估計是蘭王妃听到什麼風言風語,怕十有**知道張嫣然在大殿上說自己已非完璧了!

    夏媽媽在一旁就听不下去了,雖然她心里依然不是很喜歡楊若水,可是今日的事情她倒是瞧的清楚,是以心中沒來由的升了股悶氣,“多謝王妃夸我們世子妃!的確是人以群分這個理,我們世子妃心善,自是願意結識心善之人!”夏媽媽說的聲音,自然會壓過蘭王妃!

    剛才還有些人沒有注意到這頭,被夏媽媽的聲音都引了過來!這夏媽媽到底是有心思的,即便是蘭王妃再生氣,想鬧起來,若是與個下人發難,其實已經掉了身價!

    “世子妃您先坐下吧!您可是世子爺心尖上的寶!”夏媽媽說著,更加小心的扶著楊若水!

    被一個下人冷嘲熱諷,蘭王妃臉色更加的難看了!只是她到底還是有理智的,與一個下人爭論,卻也是有**價!

    且男人們的圖謀,她也是清楚的!當今聖上殘暴,對封地各王爺早就想除之後快了!他們與殷容莫也都是合作關系,將來事成,殷容莫保他們後半輩子!

    而且,若是殷容莫真有幸做了皇帝,那楊若水便是皇後!蘭王妃心中明白,這個時候與楊若水鬧僵了,根本就佔不了什麼好處,可是她就是咽不下這口氣!

    她還沒有到京城的時候,就听說張嫣然當著說有的人面,說自己已非完璧之身!昨日還特意帶了一個有經驗的婆子,讓她仔細一瞧,說張嫣然的架勢卻也不想處子的樣子!

    若不是元稹王攔著,今日一早蘭王妃就會發狂!只覺得自己的兒子那麼優秀,為了一個女子當質子不說,對方還是個不清不白的,這讓蘭王妃怎麼也不喜!

    “娘!在聊什麼,這般熱鬧!”趙敬之自是注意到這邊,瞧著氣氛不對,丟下元稹王一個人,便趕緊的過來!說著,又朝著楊若水見了禮,才站在了蘭王妃這邊!

    蘭王妃一瞧見趙敬之,眼淚都在眼眶里打轉!越想越覺得委屈了自己的兒子!可是到底也不想給自己的兒子添麻煩,“沒有什麼!”蘭王妃吸了吸鼻子,聲音里明顯帶著濃重的鼻音!

    楊若水微微的挑了挑眉,就蘭王妃這個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為被人欺負了去!不過,也正好趁這次機會,瞧瞧趙敬之的態度!

    不過,趙敬之果真臉色都沉了下來,“娘這般是為何,可是有誰給了娘親氣受了?”趙敬之說著,還故意睜大了眼楮,像是帶著些許的憤怒一樣!

    “沒有!”蘭王妃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心中比誰都清楚,這個時候即便是心中再不滿,也不能讓旁人瞧了笑話去!

    趙敬之听了蘭王妃的話,似乎松了一口氣!“我便知道,誰會忍心欺負我最閃亮的娘親!定然是娘親瞧著我未來的妻激動的,她可是我苦苦等了良久的,又厚了臉皮求皇伯父賜婚的,不然人家哪能瞧上我!”趙敬之這話,說的似乎像玩笑之言,可是任誰都能听出趙敬之的意思!無非是告訴蘭王妃,張嫣然是她最在乎的女人,而且又是皇帝賜婚,無論誰也無法改變!

    蘭王妃一听趙敬之這麼說,頭一下轉到一旁,只覺得這個兒子被張嫣然迷的連娘親都不要了!

    趙敬之瞧蘭王妃這樣,不由的嘆了口氣!其實從昨日他就瞧出蘭王妃對張嫣然的不滿來,可是也不能為了蘭王妃而委屈張嫣然吧!而且有些習慣最開始是不能助長的,不然越到以後矛盾也越大!

    蘭王妃瞧著趙敬之連一句軟話都不說,氣的直接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趙敬之瞧著張嫣然,無聲的說了句對不起!

    張嫣然輕輕的搖頭!心中卻是有些亂了,能不為了蘭王妃委屈自己,別說是趙敬之,就是在自己那個時代,也都是難能可貴的!

    而趙敬之這一番表現,楊若水自然是滿意的!有趙敬之這麼護著,將來去了元鎮王府,張嫣然想來也不會吃虧!

    “您先坐著吧!”此事既然有趙敬之出面,自然就用不到楊若水了,夏媽媽趕緊扶著楊若水坐好!在低頭的瞬間,她瞧著桌子上放著螃蟹,不由的那盤子往遠處推了推,“這東西可吃不得!”

    而這一幕正好讓張嫣然瞧見,若有所思的瞧了一眼楊若水,身子往楊若水那邊靠了靠,“你可是有了身孕?”張嫣然聲音壓的很低,而那身孕兩個字,還都是劃在楊若水的手心的!

    楊若水笑著點頭,手不由的撫著自己還沒有感覺的小腹!

    “真的?”張嫣然眼楮一亮,不過又擔心了起來!“今日切要小心!”

    楊若水應了一聲,不過卻感覺到一個陰冷的眼神正瞧著自己,楊若水憑著自己的感覺,猛的瞧了過去,卻正好瞧見雲瑤惡狠狠的瞪著自己!

    現在的雲瑤已經沒有了公主的名號,如今估計是跟著鄭澤過來,或者是鄭國公!而她也都是沒有誥命的,位置都排在最後!

    楊若水只是瞧了她一眼,又若無其事的將眼神轉開!心中卻暗暗升了警惕!這雲瑤向來是有一股子的瘋勁,她可不想讓雲瑤誤傷了自己的腹中的孩子!

    “皇上駕到,太後娘娘駕到,皇後娘娘駕到!”太監的聲音響起,眾人便都跪了下來!

    “平身!”皇帝坐下來以後,她們才得以一瞧!這主位上的三個人,除了皇後,太後與皇帝的臉色都帶著些許的喜色!而如今詩蕊自進宮以來,恩寵不斷,如今以得了貴人的封號,今日還特例在皇帝的身邊安了一把椅子,讓詩蕊坐著!

    而位居嬪位的夕嬪,這會兒坐的並不算靠前,不過她的眼神卻沒有憤怒,只是直盯著皇後的位置瞧!

    楊若水抿了抿嘴,將眾人的心思都瞧的透徹!

    “這宮里許久沒有辦喜事了!如今快到年關了,哀家與皇帝商量,讓宮里好生熱鬧熱鬧!”太後笑著先帶頭飲了一杯!

    眾人人趕緊應和,不過也有不少人是恭祝元稹王,與蘭王妃的!蘭王妃的笑容很僵,可是卻還得一一的道謝!

    “稟皇上,臣婦听聞庸王世子妃與元稹王未來世子妃是手帕之交,趁著今日,舞上一曲,豈不是快哉!”雲瑤瞧著楊若水那一臉光鮮,怎麼也忍不住了,太後一說完話,馬上接了一句!

    皇帝剛想訓斥雲瑤,怕她壞事,卻被太後拉了拉!太後輕輕的搖頭,說了句由著她鬧!皇帝一愣,隨即反應過來,不由的勾了勾嘴角!

    其實這祝賀的新人也都有專門的舞,只是這舞動的幅度太大,別說是懷了身子,即便是沒有懷,想舞好了,也並非易事!“我的舞姿拙劣,實在不敢誣了聖上的眼!”

    “而且,庸王世子妃的心意我自是清楚,且她已經用比跳舞還要貴重千倍百倍的方式給了我祝福!”張嫣然怕雲瑤再說什麼,趕緊在後頭補充了一句!

    張嫣然不說還好,她一開口皇後的臉色就變的很難堪了,總覺得自己的女兒,是被兩個人一起欺負!

    “果真是相互扶持!”雲瑤氣的冷哼一聲!

    “如今難得提起了興致,庸王世子妃想也不壞壞了這氣氛!”皇後這話說的卻是將楊若水當成了舞女,再來就這箭弩拔張的氣氛,也只有皇後敢說成有氣氛!

    “稟皇後娘娘,拙荊才淺,做不得那討笑之事!”殷容莫馬上就開口,生怕楊若水受了委屈!

    “世子這話說的!臣婦听聞先淑妃與先帝也都曾共舞,豈不都是討笑之人了?”鄭家大房夫人巧笑著開口,直接用孝字堵住了殷容莫的嘴,畢竟,若是殷容莫再說什麼,便就是對先淑妃的不敬!

    “好了!”太後的臉上有些不悅,畢竟先淑妃與先帝的事情,是她心頭的苦楚,“今日都是自家人,也沒有什麼尊貴卑賤之分,既然大家都有這個興致,一會兒讓雲瑤與若水一起!”

    “是!”太後說完,雲瑤趕緊的應了聲!這同台獻舞,自然少不得一番爭相斗艷!雲瑤眼中滿滿的都是斗志,只覺得楊若水只是生的容貌好些,她一個七品芝麻官的女子,自然比不得她這個自小在宮里受女官指導的人舞姿美,是以還特意瞧了一眼殷容莫,仿佛是在說殷容莫一定會後悔的!



伊莉小說網 | 嫡女若水 | 嫡女若水最新章節

 ** 作者︰沉歡所寫的《嫡女若水》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嫡女若水》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嫡女若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