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武俠修真 >> 嫡女若水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一百七十五章 太後造反
作者︰沉歡 下載︰嫡女若水TXT下載
    丹紅過去救人,元鎮王也不是什麼好惹的,兩個人交手,丹紅並沒有佔到什麼優勢,反而差點手上!楊若水跟前的暗衛自然是要出手的,勉強將張嫣然救下!

    不過,楊若水既然讓人對元鎮王下手,他手底下的死士也不是好惹的,都從暗處出來,與楊若水的人站在一起!

    而趙敬之卻什麼表示都沒有,只是抱著蘭王妃的尸體,手中的劍一揮,直接將殷宛凝給殺死!

    張嫣然就那麼定定的盯著趙敬之,不知為何,眼楮卻紅紅的了!她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對趙敬之該多麼的殘忍,腦子里全反復的是趙敬之平日里對她說的話,一幕幕的卻讓人亂的很!

    可到底愛情不是誰能控制的,到現在張嫣然還是覺得不愛趙敬之,或許在心底有那麼一點喜歡,僅此而已!

    而趙敬之,不由的懷疑,這一年多的堅持,是不是錯的!

    不過,眼瞧著兩邊的人已經打的不可開交,就要氣內亂了,皇帝自是坐不住的!“住手,都給朕住手!”皇帝在上頭大聲命令!不過下頭卻沒有一個人听他的,甚至不知道是那一派的兵器,直接就朝著皇帝扔了過去!

    “來人,護駕!”皇帝跟前的公公大喊了一聲,御林軍馬上沖了進來!

    可卻致使場面更加混亂,到最後成了,見人就打了!皇帝被幾個親衛護著,整個大殿充滿了人!而楊若水的手,始終緊緊的拉著張嫣然!

    或許,對于此事而言,張嫣然是冷漠的,甚至有些絕情!可在愛情的里頭,卻有極為的正常!或許經過這一次事後,她與趙敬之都回不到以前了,心中定然有了隔閡!

    元鎮王看見楊若水護著張嫣然,得了個空便要沖過來!卻被趙敬之一把拉住!原來他已經愛到,無論張嫣然怎麼傷自己,他舍不得讓她難受!

    “太後娘娘駕到!”正在三方人馬打的不可開交的時候,太監尖細的聲音,仿佛是在平地的一聲響雷,引的眾人側目!

    只瞧著太後扶著柳嬤嬤緩緩的走了進來,那明黃色的太後宮服,顯得異常的端莊!金色的護甲在燈光下耀眼非常,嫣紅的唇比張嫣然的絲毫不差!

    而他的身後,跟著的是曲散,還有那數不盡的銀甲士兵!

    眾人不由的收了手,雖說元鎮王的死士多,但是能偷偷潛進宮里的人,並不多!包括在場的世家們,暗衛也就那麼幾個,根本不可能是太後的對手!

    太後所到之處,眾人紛紛為她讓路!而輔國公鄭老,進來的時候就差太後半步,緊緊的跟隨!瞧那樣子,倒是讓朝里的老臣想起了以前鄭家還輝煌的時候,好像也就眼前的這個景象!

    “參見太後娘娘!”不知道是誰起的頭,旁人也就跟著了!

    楊若水趁機將張嫣然拉在身後,既然元鎮王的人已經信不得,那就讓自己保護她!而楊若水的暗衛,還是元鎮王的死士,都站在了奴才該站的位置,仿佛剛才也沒有參與這爭斗!

    地上橫七豎八的也躺著幾個尸體,太後仿佛是沒有瞧見一樣,遇到那擋在前頭的尸體,都沒有讓人讓路,直接踩在上面!有的還沒有斷氣,被她這麼一踩,傷口直接又迸出血來,濺起來髒了太後的裙擺!

    “蘭王妃絕不的平白的被人害了,但是也由不得你們在大殿上胡鬧,此事便交由大理寺查辦,任何人不得有異!”太後邊走著,邊朝旁邊的大臣下命令!

    倒是顯得極為的霸氣,其實若是論計策,太後卻是被皇帝更有遠見,威嚴!

    “你們怎麼出來了?”從太後進來,皇帝的臉就沉著,眼中的憤怒似乎要將他們三個人都燃燒了起來一樣!

    太後仿佛沒有瞧見皇帝的不滿,腳下的步伐依舊不緊不慢的朝前走著,終于走到了太後的跟前的,太後站立在那里,手輕輕的踫觸皇帝的頭,“記得你九歲的時候,母後都還親自為你梳發,如今!”太後輕輕的一嘆!

    “哀家听聞你身子不適,特意過來瞧瞧的!”太後說著,身子不由的往後一退,雙手合與胸前,眼楮里卻復雜的瞧著皇帝!

    “什麼意思?”皇帝沒有反應過來,不由的詢問一句!

    “母後心疼你!”太後上半身往前一傾,目光帶著些許的憐憫!手不知何時多了一把匕首,猛的刺入皇帝的肩膀!

    “啊!”皇帝大喊一聲,他從不知道,他的母後可以對自己下這麼狠的手,他的另一只胳膊一揮,準本朝太後襲擊!

    可是曲散比皇帝更快,直接護住了太後,擋住了皇帝的攻擊!而皇帝的暗衛剛出來,太後的手將曲散給推開!“都可以動手,如果不怕他死的更快的話!”

    太後的話音剛落,那些個銀甲官兵將大殿的門全都撞開,一個個拿著厲害的弩,對準了皇帝!

    冷風襲來,將剛才那濃濃的血腥味更是朝著龍椅沖來!

    而皇親們想都動,卻被太後的目光嚇住,一個個都選擇靜觀其變!就連太子想起來,都被秦側妃給拉住了!

    “皇上,皇後娘娘!”皇後身邊的李嬤嬤走的側殿,匆匆的趕了進來!

    可是還沒有到正殿中間,便被人攔下了,李嬤嬤瞧著架勢不妙,也管不了什麼禮數了,直接沖著皇後喊道,“娘娘,不好了,公主她出事了!”

    皇後本來是起來扶著皇帝的,听了李嬤嬤的話,一下子愣了片刻!今日宮里舉行宴會,皇後怕雲瑤在趙府過的不好,趁著楊若水進宮以後,直接命人將雲瑤宣進宮!至于雲瑤現在雖說已經不是公主了,可在皇後的跟前,宮里的人一直還是以公主稱呼的!

    皇後只覺得天暈地轉的,“雲瑤,本宮的雲瑤!”皇後喊了一聲,目光卻是直沖沖的盯著太後,不知為何,她現在懷疑的不是楊若水,而是眼前的這個太後,雲瑤的嫡祖母!

    一听到雲瑤的名字,皇帝一下子就站了起來,仿佛那傷口也不疼了,手指著太後的眼楮,“來人啊,將這個毒婦給朕拿下!”皇帝氣的大喊!

    可是殿內的御林軍沒有一個有動作!現在,即便是皇帝,心中也有了數,太後怕是將這些人都給控制住了!皇帝氣的咬著牙,沒想到他的母後,竟然還有這麼大的志向!

    “本宮跟你們拼了!”皇後瞧著皇帝都不能將太後如何,直接朝著太後撞了過來!

    卻不想,直接被站在一旁的鄭老踹了胸口!皇後被踹的連退了幾步,想抓住皇帝,可是卻沒有來得及,直接從台上滾了下去!

    “沒用的東西!”鄭老氣的斥了一句,鄭家已經被姓趙的人害的家不成家了,皇後卻還有心思想旁的,不趕緊為鄭家謀算!

    “如今天佑我北唐,煞星已除,國泰民安!”太後斜了一眼皇帝與皇後,冷笑的轉過身,瞧著朝中眾臣!手臂微微張開,仿佛要將天下都收進來!只是,那眼中卻沒有外表這麼坦然,眼中含淚,想必走到今日,也並非她所願!

    “楊若水!”太後的眼神猛的落在了楊若水的身上,剛開的痛苦已經全被憤怒所代替!“有謀害元鎮王王妃的嫌疑,來人將她壓下去,交與大理寺!”

    太後說完,不等眾人有動靜,楊若水輕輕的擺了擺手,站在了張嫣然的前頭!“太後娘娘又何必這般的著急!到底是臣婦有殺人的嫌疑,還是有人故意要陷害皇親國戚,似乎還是個未知數!”

    楊若水說完,特意走到殷宛凝尸體跟前轉了一圈,瞧著她已經僵硬的尸體,楊若水低低的嘆了口氣!當初她曾許過殷二夫人,要放殷宛凝一條生路,上次是自己做到了,而這一次,卻是殷宛凝自己找死,就怨不得旁人了!

    楊若水重新站回了自己的位置!“臣婦的東西是掉了,不過臣婦被人陷害的次數多了,總是要比旁人小心的,是以,臣婦的荷包上上頭有被臣婦多放了點東西,但凡是用手踫到的人,手上都會留下一道銀色的印記!不過,瞧著王妃的手上可是什麼都沒有,想來臣婦這雕蟲小技,已經被人識破,你說是嗎,欲安大人?”

    楊若水說著,目光卻落在太後跟前一個一直垂著頭的公公身上!“听聞欲安大人一直被關在大理寺的牢房內,如今卻出現在這大殿上,倒是讓人費解!”

    被楊若水拆穿以後,欲安索性不裝了,冷笑一聲,直接將臉上的人皮假面給摘了下來!

    如此,倒是也變相的承認了,此事與楊若水無關!

    “是又如何?”太後的計策被楊若水瞧破,卻不見一絲的緊張,直接冷笑一聲,“如今哀家讓你活你便活,哀家不讓你活你便不能活!著人給趙容莫傳話,想要楊若水活命,就該拿東西來換!”

    “太後娘娘豪氣,不過娘娘這番作為,莫不是要造反不成?”楊若水的話,卻是問出了眾人的心聲!

    太後大笑了幾聲,“反?哀家有必要反嗎?這天下本來就是能之人居之!不過,江山在哀家手中,還是在哀家皇兒的手中,倒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

    太後說完,下頭的朝臣不由的討論起來!如今太後的心思已經昭然若揭,這女人為皇帝,古今少有!而且還是奪自己兒子的江山!

    “夠了,朕發誓,只要活著一日,就要產出鄭家!”皇帝的血流的越來越多,而太後或許篤定皇帝丟不了性命,也沒有讓太醫過來給他診治!而皇帝跟前的宮女,都被太後的人制住,是以,皇帝的身邊也就只有皇後伺候著!

    “來人,送皇帝一旁休息!”太後斜了皇帝一眼,卻已經沒有了以前的心疼,或許皇帝前兩日的作為,卻也是傷了她的心!

    “太後娘娘,您就不怕遭報應嗎?女子為帝,簡直是荒誕!”朝臣之中,最先說話的是秦相,他氣氛的站了出來,不過,在他說這話的時候,旁邊的弓箭手,已經將箭頭對準而來他的心口!

    太後抬起手,是以他們不必動手!曲散懂了太後的意思,拍了拍手,便有人將秦何給帶了上來!短短三日光景,原本還英俊瀟灑的樣子,這會顯得尤其的狼狽,身上的銀甲就已經破爛不堪,臉上也有些傷痕!

    “天要亡我北唐!”內閣大學士突然跪在了地上,老淚眾橫,或許他是真的對這江山有感情吧!“如今南淮侵佔我邊關,太後娘娘為了一己私欲擾亂軍心,天要亡我,天要亡我啊!”

    內閣大學士一席話,倒是敲醒了不少人,一個個都也都喊著天要亡我!

    太後面色不變,似乎已經習慣了文人們一向夸張的言語!“如今百萬大軍皆在哀家手中,今日要麼順哀家的意思,要麼就是死!”太後說完,曲散帶來的人,猛的將手中的刀亮了出來,搭在眾位官員的脖子上!

    這世上沒有人不怕死,如今刀就放在脖子上,而且站在外圍的,大多都是地位低的官員,膽子自然沒有那麼大!這種事情,一旦有一個人跪下來服軟,眾人的心也就散了!

    太後極為滿意的瞧著,朝臣中的官員一個個的跪了下來!她讓人將早就擬好的聖旨放在了皇帝的跟前,“乖,你只要乖乖的蓋上玉璽,母後保你後半輩子榮華富貴,享受不盡!”

    “滾,休想,休想!”皇帝氣的一把將眼前的聖旨打落在地,“除非朕死了!”皇帝氣的大喊,因為用力過大,若不是皇後扶著,這會兒早就跌坐在地上了!

    “不知好歹!”太後冷哼一聲,瞧著皇帝這樣也心疼,可是如今長痛不如短痛,將來總有一日,皇帝會明白自己的心思!“來人,將鄭家祖廟搬進皇宮,三日後,哀家正式稱帝!”太後說完,直接便坐在了皇帝的龍椅上!

    “娘娘三思啊!”朝中的老臣們,都是不贊成太後的這種做法!若是讓鄭家的祠堂進來,說白了,這江山以後都可以傳給姓鄭的了,成了鄭家的天下!

    太後對于他們這些老臣直接沒有理會,心中卻有了計較,比如這些比較頑固的,等時機成熟,直接處死便是!

    “參見太後娘娘,如今趙府大門緊閉,臣等無法宣旨!”剛才太後派出去傳話的人又回來了!

    太後的眼中閃過幾分的惱怒,“看來,你倒是沒有多麼的重要!”太後瞧了一眼楊若水,隨意的揮了揮手,“來人,將楊若水拖出去,斬首示眾!”

    太後說完,丹紅趕緊的護在楊若水的跟前,楊若水面上帶著幾分冷意,不過卻是在想象,太後的下場究竟會是怎樣!

    “娘娘三思!”這原本該是御林軍的差事,可現在太後說完,卻沒有一個人動的!而御林軍統領李雲直接跪在了地上!

    “哥哥!”李芷不由的喚了一聲,她與李雲都是太後的人,怎麼李雲會變?

    就在這個時候,秦何的繩索不知何時已經解開了,秦何得了自由,從旁邊的士兵身上奪了一把劍,就朝著曲散刺了過去!“逆賊,還不來受死!”

    秦相雖是文人,可是秦何的功夫,卻是秦相費了心思,特意尋了許多有名的師傅教的,這功夫自然是要在曲散之上的,尤其是現在秦何滿懷的怒火,更是直接將曲散逼的節節敗退!

    “誰若是想做那叛逆之人,先過我這一關!”曲散帶來的銀甲軍隊中,有不少人蠢蠢欲動,想與秦何動手!蕭將軍直接站在門口,沖著他們大喊了起來!手中高舉陪著他立過無數戰功的銀槍!

    李雲突然倒戈相向,已經讓太後大吃一驚!如今連蕭將軍都出面了,太後只覺得似乎所有的事情都已經失去了她的掌控,她明明已經對蕭將軍與蕭落秋下毒了,而且,這種毒藥,太後自信,這世上沒有人可以解!太後不相信,還有人真的為了所謂的忠義,不過自己,已經兒女的性命!

    瞧著事情已經朝著自己所預想的方向發展,楊若水索性便拉著張嫣然坐在一旁,接下來她可是要等著看太後與皇帝母子相殘了!

    如今太後的跟前怕就只有自己的暗衛了,可是這些暗衛卻也是難對付的,一時間,整個大殿又充斥著打斗的聲音!

    太後的臉色鐵青,她明明就是要登基的人了,怎麼會變成這樣!太後的眼楮不由的掃過欲安,是他說的,這李芷是他的人,所以太後才敢用李雲!也是欲安說的,秦何最在乎妹妹秦側妃,是以她才會許了秦側妃將來太子妃的位置,給了秦何這麼高的地位!而且,也將夕府的人,從軍隊中清理干淨!

    太後甚至到現在還沒有想明白,究竟是哪里不對!

    而欲安面無表情,仿佛沒有察覺到太後的視線一樣,只是靜靜的瞧著下頭的戰士,不過他的心,卻是比太後的心要明朗很多!

    秦側妃原本瞧著秦何受了那麼多的傷,心疼的厲害,如今瞧著秦何似乎並無大礙,不由的放下心來,連臉上都掛著淡淡的笑容!她瞧著楊若水,突然勾起了嘴角,仿佛是說,我便送你一份大禮!



伊莉小說網 | 嫡女若水 | 嫡女若水最新章節

 ** 作者︰沉歡所寫的《嫡女若水》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嫡女若水》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嫡女若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