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武俠修真 >> 嫡女若水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一百七十七章 得勢,封王妃
作者︰沉歡 下載︰嫡女若水TXT下載
    張嫣然點了點頭,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今日的事情,到底是她對不起趙敬之了!只是,愛情不是憐憫,不是因為他付出的多,自己便可以假裝愛她!

    “你若是不愛他,就不要再給他希望了!”楊若水的語氣有些嚴厲,其實她是瞧在眼里,縱然她與張嫣然生死之交,可是卻也憐惜趙敬之,在這場愛情的游戲里,他付出的太多!

    張嫣然突然一笑,“我卻比不得你通透了!”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此事著實是我糊涂了!”

    張嫣然素來就是個有主意的,楊若水瞧她這樣,心中明白,想必張嫣然心中已經想明白了!兩個人這才並肩朝宮門外走去!

    趙敬之的眼神始終是在張嫣然的身上,即便她如此傷自己,他還是做不到放手!

    “听聞元鎮王王妃素來高傲,又只有世子這麼一個兒子,想必極為的盼望有個兒媳婦,延綿子嗣,可惜如今,靈前連兒媳婦見都見不到!”趙敬之的身後,李芷嘖嘖的嘆息!

    趙敬之猛的一回頭,不過,不得不承認李芷說的是事實!他這樣其實算是不孝的了!

    如今皇帝出事,趙府的外頭已經沒有皇帝的人了,楊若水與張嫣然聊了一路,進了趙府,楊若水直接讓人將柳綠尋來!

    張嫣然瞧著楊若水臉色凝重,心中知曉定然是有其他的原因,只管跟在楊若水的身後,也不做聲!

    “夫人,沒有瞧見有柳綠!”訪琴過來稟報,沒有!一會兒妙海也稟報,丹紅與外頭的暗衛聯系,也都沒有瞧見柳綠!

    信平安送到,可人就像是蒸發了一樣,一點痕跡都沒有留下來!

    楊若水的眉頭是越皺越緊,按道理說,若是有人要對付柳綠,應該是攔著她送信,如何會成了她送完信消失!“給宮里送信,讓他們幫忙尋柳綠!”楊若水還是不放心!

    張嫣然半垂著眼楮,到底好奇,柳綠是做了什麼事了,能讓楊若水掛心!不過,她來這里已經很久了,卻是第一次瞧著會有如此掛心奴才的主子!

    “等等!”丹紅剛要轉身離開,卻被楊若水給喚住了,“去散布消息,就說我們有意要銷毀先淑妃的遺物!”

    丹紅應了一聲,趕緊去辦!這下便是連張嫣然也瞧不透楊若水的意圖!

    話說間,兩個人已經進了正屋,殷容莫听到動靜,便走了出來!

    “世子!”張嫣然站起來福了福聲,對于殷容莫,不知為何張嫣然總是有一股懼怕的感覺,總覺得殷容莫身上的殺氣太重了!

    “嗯!”殷容莫對旁人一向不苟言笑,即便是對楊若水的手帕之交也是如此!“听聞張姑娘過來,已經準備好了廂房!”

    張嫣然听後,瞧了楊若水一眼,嘴角不由的帶出幾分的笑意來!“今日我也累了,先叨擾休息了!”

    楊若水被張嫣然的眼神瞧的不自在,點了點頭,讓人將她帶了出去!“你的逐客令下的明顯了!”張嫣然一走,楊若水趕緊的坐了下來!

    殷容莫不由的一笑,倒是與剛才的模樣,判若兩人!“懷了身子,自要都休息!”殷容莫說著,直接將楊若水從椅子上抱了起來,進了內屋!

    “柳綠不會又事的!”瞧著楊若水又要站起來,殷容莫趕緊從一旁開口,“我已經下命令,連御林軍都已經出動了!”知道楊若水是個重情誼的,殷容莫豈會袖手旁觀!

    楊若水這才松了口氣,其實她是害怕欲安,放出那種話去也是為了引欲安出現,既然殷容莫接手,她也樂的清閑!

    而宮里頭,皇帝因為失血過多,至今昏迷不醒!至于太子,太醫判定,太子是中了毒,可如今鄭老已經死了,這解藥自然一時也配制不出來!

    朝中上下人心惶惶,出了這種事情,自然有些別有想法的人存在,不過,至少京城里最要勢力的世家,已經皇家宗親,心中都有數,有他們壓制,北唐還不至于陷入混亂!

    第二日早朝,皇帝自然不可能前來,都倒是國不可一日無主,可如今皇帝與太子都還活著,自然不能再立新帝!由文官之首由庸王世子殷容莫監國,封攝政王!

    這一結果自然是最好的,皇家宗親沒有人反對!竟然一致通過!

    皇後得知消息以後,自然過來阻止!可惜,皇帝雖然有眾多皇子,可因為之前鄭家只手遮天,除了太子以外,根本就沒有人可以擔當監國之任!

    再來,又不是重新立新帝,只是一個攝政王,還不至于動搖國之根本!皇後被堵的無話,也能就此作罷!

    殷容莫封王,自然要開祠堂上皇家玉蝶,殷容莫對外所謂的受了重傷,也都好了,直接命令欽天監不必挑選良辰吉日,直接上玉蝶!

    殷容莫是攝政王,楊若水自然是王妃,今日要進宮去皇家祠堂拜祭,她自然要穿王妃朝服!不到十五歲的楊若水,單薄的雙肩,卻要扛起莊重的朝服!

    發鬢上梳的老成,可是楊若水卻能與這朝服讓人覺不出一點不妥!

    “這朝服,仿佛天生就該穿在王妃的身上!”丹紅在一旁打趣到,手麻利的為楊若水整理衣裙!

    “就你是個嘴貧的!”楊若水一笑,只是映在銅鏡里,有些不真切!里面那一個雍容華貴不怒而威的女人真的是自己嗎?猶記得她不過是個七品縣令的嫡女,是個沖喜的娘子!

    不到兩年的光景,她竟然做到了攝政王妃的位置!不過這一路走來,其中的艱辛,怕也只有自己能體會!

    眾人又打趣了一陣,都覺得楊若水是貴氣天成,不過,她們不知道,等他日楊若水鳳冠加身的時候,那光芒卻也不知現在可以比擬的!

    “王妃!”丹紅听著四海在外頭喊了一句,趕緊出去瞧瞧!回來的時候,丹紅的臉色很差勁,“稟王妃,驛館內,鄭天華披麻戴孝的跪在元鎮王王妃的靈前!”

    楊若水听後,握著朝珠的手,不由的一緊!“讓人去瞧瞧是怎麼回事?”她知道趙敬之的心中肯定多有不滿,不可卻沒想到,他竟然能直接讓旁人代替張嫣然的位置!

    而這個人誰不好,偏偏是鄭家的人,楊若水總覺得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不過幸好,今日因為太忙了,沒有讓張嫣然過來,“先將此事壓下來!”楊若水吩咐一聲,打算暫且不告訴張嫣然!

    因為王爺與王妃的服飾都比較繁瑣,是以殷容莫與楊若水是在兩個屋里各自梳洗的,等楊若水出去以後,殷容莫已經站在了馬車跟前!

    那暗黃的四爪莽服,在清晨的陽光下,發出淡淡的金光!原本就偏陰柔的面容,這會兒更現在白皙!而殷容莫瞧著楊若水的目光,已經有些發呆了,以往都只見楊若水素面朝天,即便是上妝也是極淡的,如今瞧著她厚重的妝容,仿佛天生就該比旁人尊貴一樣!

    “這四爪太少了!”楊若水與殷容莫共同上了半架皇攆上,與殷容莫打趣的說道!

    殷容莫也一笑,“這顏色太暗了,總有一日,我會讓人穿上與我一樣顏色的衣裙!”殷容莫說完,與楊若水對視一笑,這是他們第一次享受這萬眾矚目的榮光,卻也只是個開始!

    而去祭拜的時候,因為殷容莫早就安排好了,自然一點岔子都不會有!在殷容莫正式成為攝政王之後,淑妃的牌位也被請了進來!

    所有的儀式都結束以後,因為南淮煩亂,殷容莫要在與眾位朝臣商議討伐之事,楊若水倒是覺得無聊,不過也沒有急著回王府,而是在這後宮中走走!

    她記得第一次來這皇宮的時候,乃是深夜,四周黑乎乎的,即便是有無數宮燈照明,也都會覺得陰冷!而近日,青天白日的,一想到以後的也許有機會,一直呆在宮中,這高高的城牆,便是困住她一身的枷鎖!楊若水的心中,第一次懷疑,自己做的究竟對不對!

    “見過王妃!”對面,秦側妃似乎早就等在那里,她只帶了一個貼身的宮人,想必是有什麼話要單獨與自己說吧!

    “秦側妃多禮了!”楊若水笑著將剛才自己惆悵的表情收斂,揮揮手,只讓丹紅一人跟在身邊!

    “說到底,我該先與秦側妃說一聲謝!”楊若水與秦側妃邊說著邊朝前頭!今日這麼順利,也多虧秦側妃將太子害的昏迷不醒,畢竟有太子在,殷容莫是不可能名正言順的監國的!

    如今,太後也算是戴罪之身,皇帝與太子都昏迷不醒,皇後人單勢薄,這北唐的未來,才能落在皇家宗親的身上!

    秦側妃笑了笑,她仰頭瞧著目不斜視,只管往前走的楊若水,有那麼一瞬間,秦側妃覺得楊若水高高在上,是一個她無法觸及的高度!猶記得當初楊若水與她談條件的時候,卻帶著幾分迫切,幾分的討好!

    “王妃娘娘說笑了,能為王妃娘娘效勞,那是臣妾的福氣!”秦側妃說著恭維的話,“不過,臣妾倒是有一事相求,臣妾的兄長!”秦側妃的話點到為止,沒有說破!

    對于秦側妃的謹慎,楊若水自是理解的!“放心吧,我想王爺顧全大局,也不會再讓秦將軍出征了!”楊若水這廂剛說完,殷容莫的意思便下達了,讓蕭將軍掛帥,親赴邊關!而殷離落為副帥,協助蕭將軍打退敵軍!

    得到自己想要的,秦側妃倒退著離開!

    或許這便是位居高位的好處,讓旁人都如此的敬畏!楊若水嘆了口氣,“今日這麼大的事,也該與太後娘娘請安!”

    楊若水走的很慢,與其說是與太後請安,倒不如說是在邊走邊欣賞皇宮的風景,走走停停,大約用了將近一個時辰,才到了慈寧宮!

    楊若水倒是沒事,不過卻苦了跟在她身後的宮女,手中端著水果,已經水壺,還有尋常要用的,走了一路,不過楊若水如今得勢,卻也沒有人敢有半句怨言!

    慈寧宮內已經金碧輝煌,不過伺候的宮人已經少了大半!這會兒難得安靜,只有宮人在打掃的聲音!朝外頭那的那些碎瓷片,想來是太後發脾氣的時候摔的!

    “參見王妃!”如今楊若水的名號,已經響徹全宮,宮人們瞧見楊若水進來,雖然從未見過她的面容,不過憑衣著與排場,倒也不難猜出來!

    楊若水微微的抬手,沒有多話,直接進了內殿!楊若水瞧見那金色的床幔下,躺著蒼白的太後!瞧著楊若水進來,直接有人在太後的對面搬了把椅子!

    楊若水坐下,慢悠悠的喝了一口溫開水,目光卻是落在太後的床上,金色的蟬絲綿被,卻是比尋常人用的要大上幾杯!還有太後睡的這大床,都是比尋常人用的都要大!

    早就听聞太後私下有男寵,她一個人怎麼能睡的了這麼大的床!想想著太後的荒淫,楊若水不由的搖頭,著實接受不了,這麼老的女人,還有這份心思!

    太後本來不打算理會楊若水,可是楊若水的目光卻讓她覺得難堪,如今她的雙腿已經算是廢了,就這麼躺在床上,仿佛是一件可以讓人隨意觀賞的物品!“鄭府與你無冤無仇,你為何要這麼咄咄逼人!”

    “無冤無仇?”楊若水听見這四個字突然笑了,“讓我想想,若是今日換成先淑妃問這句話,太後娘娘一定會回答,勝者為王吧!”

    楊若水說著,將手中的水杯,交與宮人的手中,那手上深藍色的護甲,劃出一個優美的弧度!“鄭家已經範了天怒,想必王爺現在也已經下令,將流放在外的鄭家人也一並鏟除了!”

    太後早就料到這個結果,只是緊緊的盯著楊若水!當初她與淑妃斗了大半輩子,最後險勝了淑妃,卻沒想到,今日卻被旁人算計的,輸的一無所有!

    對,就是一無所有!當初淑妃都還留下了自己的後人,如今自己的兒子估計恨不得自己現在就去死,而娘家人,也都一個個被孩子了!

    “你說,我該如何處置鄭天華?”楊若水沒有心思與太後算舊賬,她目光如炬,緊緊的盯著太後,想從太後的臉上,找出什麼端倪來!

    “你這麼毒辣,你可想過這世上有報應,你不怕上天會報應到你孩子的身上!”太後越說聲音越大,她要詛咒楊若水,不,是所有人,所有害過她的人!

    “啪!”不等楊若水吩咐,丹紅一巴掌便打在太後的臉上!太後的臉猛的朝一邊偏去,嘴角也流出了血絲,她側身朝外頭吐了一口,卻瞧著被丹紅打掉了一顆牙齒!

    “放肆!太後始終是太後!”柳嬤嬤雖然也怕死,可是卻也不忍心瞧著太後如此受辱!

    楊若水斜了柳嬤嬤一眼,“是嗎?太後又如何?如今連皇上都恨毒了她,這世上難不成還有她翻身的余地?”楊若水冷笑一聲,“如今鄭家還好好的人,怕就只有鄭天華了!”

    “那就看你有沒有本事動她了!”太後哼了一聲,可是養子不孝,卻也怨不得旁人!

    楊若水不由的凝眉,看來鄭天華的事情,太後是知情的,那麼她究竟要做什麼,趙敬之又存了什麼心思!“那我便瞧瞧!”楊若水說了一聲,便起身朝外頭走去!

    “你不過是個王妃,不是皇後!”太後對著楊若水的背影大喊了一聲,她大抵能猜到殷容莫為何不敢直接取代皇帝,因為他沒有辦法與天下人交代!如今,即便皇帝死了,繼承皇位的永遠是皇帝的兒子,而他殷容莫只能是攝政王,做一輩子的攝政王!

    听見太後的呼喊,楊若水沒有停下腳步!攝政王又如何,只要有權,總比那些空有虛名的人過的好!

    “去驛館!”今日,因為元鎮王王妃大喪,元鎮王與趙敬之都沒有過來,楊若水決定,親自去驛館瞧瞧!

    “王妃,您如今懷了身子!”丹紅忍不住勸說,如今這驛館內,明顯是有古怪,倒也不是丹紅膽小,實在是楊若水如今懷著身子冒不得險!

    楊若水笑著搖頭,“無論是為了嫣然,還是王爺,我勢必是要走這一趟的!”如今張嫣然與趙敬之的事,還沒有任何的定論,殷容莫又初掌權,若是封地出什麼意外,雖不至于致命,卻也是極為棘手的!

    丹紅心知楊若水的性子,知道多說無益,只能嘆了口氣,小心的保護了!

    不過,剛出宮門,夏媽媽便急急的從趙府趕來,楊若水瞧了丹紅一眼,估計是丹紅偷偷讓人送信的!

    “老奴知道王妃飛去不可,不過,懷著身子的人去這種喪事的地方,容易招惹煞氣,老奴求了個符王妃帶著身上,也好避避煞氣!”這些日子,夏媽媽可都瞧開了,既然殷容莫非楊若水不可,她再存旁的心思,也不過是自尋煩惱,是以對楊若水更加的用心!

    楊若水應了聲,既然是為了她肚里的孩子,她自不會拒絕的!



伊莉小說網 | 嫡女若水 | 嫡女若水最新章節

 ** 作者︰沉歡所寫的《嫡女若水》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嫡女若水》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嫡女若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