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武俠修真 >> 嫡女若水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一百九十六章 禮部尚書繼續倒台
作者︰沉歡 下載︰嫡女若水TXT下載
    對于皇後的話,殷容莫不由的皺了皺眉頭,不過,兩個女人之間的戰斗,他若是參與進來,倒顯得不好了!至少明面上,他是不能替楊若水說話!

    楊若水听了皇後的話,只是輕輕一笑,“北唐能有皇後娘娘鳳儀天下,實在是百姓之福啊!”楊若水說著,手指擺了擺精致的護甲,輕輕的劃過繡著金邊的衣袖,“不過,皇後娘娘的話,臣婦倒又一點不認同!這裙子哪里有什麼金貴之處,不過是我這些沒有什麼大志向的人,想的取巧的法子罷了!若是皇後娘娘喜歡,改日為皇後娘娘繡這麼一套,屆時,娘娘可被嫌棄才好!”

    楊若水說著,又將雙手疊于身前,“至于國家大事,臣婦愚昧,凡是都是王爺費心,不怕娘娘笑話,臣婦可是連知道都不知道!不過,瞧娘娘這麼關心,想必坤寧內已經準備妥當,也不知道皇後娘娘能否提前透露一二?”楊若水反問了句!而且話里卻是一點把柄也不讓皇後抓到!

    倒是皇後,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談論國家大事,且不說後宮不得干政,就算皇後可以過問又如何!畢竟,這是在祭祖,大年初一,說些個不吉利的,也不是好的!

    楊若水的話,讓皇後的連最起碼的笑容都保持不住!這楊若水凡事都可以往殷容莫身上推,可是如今她的丈夫,她的兒子昏迷不醒,生死未定!如今都過年了,都是一家人在一起用膳的日子,而坤寧宮內,就只有她孤零零的看著滿桌子的佳肴!

    皇後只覺得頭一暈,險些有些站立不住,旁邊的宮人也顧不得場合,趕緊從旁邊的盤子了取了一枚桂花糕遞給皇後,皇後吃了幾口,這才緩和過來!

    楊若水瞧了皇後一眼,雖說她對醫術還算不上精通,可是瞧了這麼多日,大概也能猜到,皇後這屬于氣虛之癥,大約需要好生的調養,不過,如今糟心事這麼多,皇後這病怕是好不了了!

    “皇後娘娘您這是這麼了?”楊若水說著,慌忙伸出手來,扶住皇後!臉色有些不悅的瞪著皇後身後的幾個宮女!“若是娘娘身子有什麼不妥,定拿你們是問!”

    楊若水一板下臉來,宮人們一個個都跪下了下來!這下,楊若水大有一股喧賓奪主的感覺!站在前頭的宗親們,一個個都將頭低了下來,更加確定,趙夜華的王朝,似乎真的完了!

    原本因為趙敬之的事,宗親們一個個都覺得殷容莫大題小做,不過是因為個女人,難道是故意對封地發難,或者說殷容莫日後做事也是不將情面的,但凡有二心的,這會兒都低著頭,要重新考量了!

    “還有皇後娘娘,您到底年紀大了,凡事交給下頭的人便好,何必親力親為!”楊若水的話是越發的刻薄了,即便是笑著,也給人一種已經扭曲了的感覺!

    皇後猛的將手從楊若水的手中拽出來,畢竟女人最忌諱的就是年齡的事!她轉過頭去,手不由的踫觸自己的臉頰,心中莫名的有些恐慌!

    楊若水無所謂的笑了笑,她也不著急,反正這也才是剛開始而已!這朝堂的人反正都是要換的,大不了將皇後逼急了,把原本鄭家的人都給逼的出手,才好!到時候一網打盡,也省的多費心思!

    皇後在前頭走著,殷容莫與楊若水跟在後頭,那長長的階梯,也不知道何時才能到頭一樣!楊若水不由的停下了腳步歇息!殷容莫知道楊若水定然是累了,趕緊伸出手來扶著楊若水,楊若水一笑,也不拒絕,兩個人手緊緊的拉在一起,慢慢的往前走!不過,楊若水對于禮數總是注意的,始終慢了殷容莫一步!

    就這會兒功夫,她們與皇後已經拉開了不少的距離!可是,饒是如此,遠處的皇後,給人的感覺不是高高在上,而是孤單,是人單力薄的感覺!

    終于到了祠堂外,莊嚴的祠堂,上頭一排排的靈牌排了下來!皇後帶領眾人跪了下來,虔誠的叩頭!楊若水與殷容莫分別跪于皇後的兩側!

    宮人們將前頭按上的高香舉給自家的主子!不過,只有皇後,殷容莫,楊若水三人的香是一次次的取的,旁人都是給一把,一個個傳過去的!

    皇後拿到那香,高高舉過頭頂,口中念念有詞!大抵是保佑北唐國泰民安的意思!楊若水拿到哪香,眼微微的一眯,手不由的往上捏了捏,眼角瞧向殷容莫,正與殷容莫的眼神對上,兩個人相視一笑,一起將香舉起來!

    啪!皇後的聲音突然止住,她有些愣愣的瞧著眼前的景象,原本該在她手上的香,此刻掉在了地上,在瞧她手中就只有半截香!宮里的女人,許是都做了不少虧心事,是以每個宮殿里平日里都供著神佛,是以皇後可以確定,這香肯定不是她不小心,用力給弄斷的!

    可無論如何,祭祖的時候香斷,是大不吉的現象,皇後身子只覺得一陣陣的發冷,香斷,斷香!難道太子真的沒救了嗎?

    而皇後身後的宗親們,一個個都忘了該做什麼反應,北唐開國這麼多年,還從未听說有這種事發生,難道北唐的氣數盡了嗎?

    “一個個還不趕緊收拾了?”楊若水斥了一聲,手中的香猛的就朝一邊扔去,一下子摔成了四五截!

    後頭的人這才反應過來,無論如何,至少也皇後將今日的事主持下來再說!是以,眾人也將手中的香給扔在了地上!不過,楊若水這般顧全大局,卻更讓人另眼相看!畢竟,皇後出了這麼大的披露,只要稍動心思,皇後必付出代價!

    皇後這會只覺得心跳加速,也顧不得楊若水這種宣兵奪主的強勢!她抬頭,瞧著北唐的歷任皇帝,難道這些是怪她嗎?一想到這個可能,皇後的手腳都是冰涼的,平心而論,趙夜華根本就是個昏君,而她這個皇後,也管自己門前雪,從來就沒有考慮過大局!

    皇後只覺得渾渾噩噩的,也不知道是怎麼主持完今日的事!直到,坐在祠堂下設的主位上,這才回過神來!

    “禮部還有沒有活人,給本宮滾過來一個!”皇後這會兒才想起自己的顏面,不由將怒吼發在了禮部的人身上!只是宮里頭的人,卻選擇自動忽略!

    禮部尚書听聞此事後,早就侯在了外頭,听皇後這麼一喊,趕緊彎著腰進去!二話不說跪在地上,大呼微臣有罪!

    不過,禮部尚書微微的側身,瞧著殷容莫面無表情,似乎沒有動怒,這才松了口氣!“回皇後娘娘的話,定然是有人做了手腳!”禮部尚書倒是會見風使舵,如今殷容莫得勢,卻連皇後都不放在眼里!

    “不可能!”皇後想也不想便駁了回來,畢竟拿香的人是她的人,肯定做不了手腳!而且,她們三人上的香都是放在一起的,殷容莫與楊若水的都沒事,就她自己的出事,肯定是禮部的人,買的是劣質的香,湊巧了到她那!

    平日里,禮部尚書就喜貪墨銀子,不過因為大多都孝敬給了鄭府,是以他們對禮部尚書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過去!而今日事情出在皇後的身上,她自氣不過,要警告禮部尚書!

    “皇後娘娘!”禮部尚書還想再解釋什麼,生怕皇後將以前的事都給說出來!

    “夠了!”皇後一擺手,心中大抵明白禮部尚書的意思,更覺得禮部尚書是個白眼狼!原本就不好看的臉色,這會兒更拉的很長!瞧架勢,今日禮部出的事,是不能善了的!

    “啟稟皇後娘娘,後宮不得干政!”禮部尚書一咬牙,反正已經得罪了皇後,索性就來個狠得堵住皇後的嘴!

    皇後一氣,直接將跟前的茶杯仍在了地上!“放肆,本宮倒瞧著你膽子大的很,來人將他拉下去,既然他勝任不了尚書一職,那便尋能人代替!”

    “王爺,此事下官是冤枉的!”禮部尚書趕緊轉頭跪在殷容莫的腳邊,就差抱著殷容莫的腳了!

    殷容莫嫌棄的瞧了一眼禮部尚書,早就知道他是這麼個沒種的,就不費這麼多心思了!“放肆,此事是冤枉的,可是頂撞皇後娘娘可是死罪!”殷容莫冷哼一聲,將腳收了回來!

    連殷容莫都說這樣的話了,他馬上就被人拉了出去!

    楊若水一笑,如今六部尚書,因為旁人嫉妒,倒台了工部,與吏部兩位尚書,兵部尚書一位,本就是空缺,如今由皇後親自出面,收拾了禮部尚書,如今就剩下刑部與戶部兩部尚書了,等控制了這兩個位置,前朝大概就鬧不起什麼風浪來了!

    皇後處理完這事,身子有些發軟了!其實她是沒底的,雖說今日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若是殷容莫真的不賣她面子,她還真沒有把握,從殷容莫的手上,將這面子奪回來!

    楊若水只管低著頭,今日好不容易進宮了,自是要拜見太後的!

    殷容莫在下頭拉了拉楊若水的手,有些不放心,畢竟太後是老狐狸了,他還真怕楊若水吃虧!楊若水一笑,是以殷容莫放心!

    皇後緩了一會,這才帶著楊若水朝慈寧宮出發!

    一路上,皇後總覺得咽不下這口氣!早早的下了鳳攆,帶著楊若水一起走到慈寧宮!楊若水自是知道皇後的這點小心思,不過是瞧著她懷著身子,故意使壞罷了!

    楊若水也不急,走走停停!也不去追皇後,那樣子根本就沒有將皇後放在眼里!

    皇後只覺得一陣氣悶,擋住鄭家有權有勢的時候,都沒有她這麼囂張!都說權臣權臣,再有權力也都是臣子!在主子跟前,永遠名不正言不順!

    “王妃可曾听過,落架的鳳凰不如雞?更何況還只是一只孔雀?”皇後等楊若水走過來,冷哼了一聲!

    楊若水一笑,隨手搭在了夏媽媽的手背上,“這話臣婦自是听過的,不過,卻也是臣婦想與皇後娘娘說的!”

    皇後哼了一聲,隨即想到了什麼,臉色才緩和了下來!“你看,孔雀就是孔雀,就算是一朝得勢,人前也只能伏低做小!”皇後說完,徑直的朝前頭走去!

    楊若水倒還沒有說什麼,夏媽媽就有些不願意了!皇後現在也不過就仗著名分壓人了,就像以前,太後在淑妃的面前,永遠擺著貴妃的架子,只要有機會,就用身份壓人!

    楊若水覺出夏媽媽有些不對,只是笑著搖了搖頭,讓她莫要與皇後計較,再等等,等到時機成熟,總有取而代之的那一日!總會有那麼一日的人!楊若水在心中暗暗的說到!

    慈寧宮的門大開,四處也張燈結彩的有些年味!不過,楊若水注意到,雖說表面上慈寧宮還是很干淨的,可有些角落,上頭堆滿了灰塵,可以想象,估計平日里宮人們都有些懈怠了,也只是因為過年,怕有人過來,才將這表面的東西給打掃了打掃!

    而太後如今只能躺在床上,心氣再高也于事無補!進入太後所在宮殿內,迎面便聞到一股濃濃的香料味,估計太後成日里躺在床上,這會兒身上也有了味道,宮人們為了掩蓋這種難聞的味道,這才將宮殿里的香料點的很濃!

    “一個個都沒眼力勁,如今王妃懷著身子,還點這麼弄的香料,都不想要命了嗎?”夏媽媽一聞這麼濃,眉頭就緊緊的皺著!

    皇後听到楊若水跟前的人這麼囂張,手緊緊的握著,啪的一聲,護甲一下子折成兩半!

    楊若水撇了一眼,全當沒有瞧見!鄭府得勢那麼久,她就不信,除了鄭家的人以外,沒有旁的余孽?雖說那些人,楊若水有自信,他們是改變不了什麼的,可是,卻也能制造出一些,惡心人的事來!

    楊若水走到太後的床前,瞧著太後緊閉雙眼,似乎睡的正香!不過,明顯的瘦了不少,兩鬢也露出了些許的白發!想來,欲安的死,對她而言,也是個不小的打擊!

    “太後娘娘,如今身子如何?”楊若水抬頭,詢問站在兩邊伺候的人,腳步卻緩緩的退到一邊椅子上,隨意的坐了下來!

    “回王妃的話,太醫瞧過了,還算硬朗!”宮人對楊若水,自是百般的恭敬!

    話說間,太後緩緩的睜開眼楮!“母後!”皇後趕緊緊走了兩步,跪在了太後的床前,手緊緊的握著太後的手!

    楊若水不由的撇了撇嘴,怕是連外人都能瞧出來,皇後對太後一直是不滿的,入宮這麼些年,估計也就今日這一聲,叫的情真意切!

    “參見太後娘娘!”楊若水讓夏媽媽扶著站了起來,半蹲著身子與太後見禮!

    听到楊若水的聲音,皇後才覺察出自己似乎有些失態,趕緊起身,坐在了太後的床沿!“母後,今日便是大年了!”

    太後的手踫觸到皇後半截護甲上,眼微微的一眯,不過,在落在楊若水身上的時候,瞳孔中似乎有那麼些混沌!“過年了,這麼快!”太後喃喃自語,卻擺手讓楊若水起來!“今年怎麼就你們兩個人過來!”

    皇後被太後這麼一問,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楊若水倒是不客氣,“這京城里頭的皇族本就不得,地位低的,哪能有資格給您請安呢!”

    太後微微的點了點頭,眼緩緩的閉上,倒也讓人瞧不透她尋思些什麼!良久,睜開眼楮,瞧了皇後一眼,手微微的拍了拍床沿!

    皇後會意,眼楮不由的一酸!“母後,太子側妃她小產了,如今身子差的很,在東宮調養!”

    太後眼楮猛的睜大,似乎也恢復了清明!她轉頭就那麼瞪著楊若水,似乎要將楊若水看透一般!“楊若水,你就不怕入地獄嗎?”

    楊若水面無表情,或許這世人都以為,是她下的手吧,可那又如何?“就算下地獄,若水也不怕,左右有您開路呢!”

    听了楊若水的話,太後猛的咳了起來!倒也不像是在做假,臉都憋的通紅!皇後趕緊的給太後順氣,這麼一個場面,太後倒也顯出幾分老態來!“你放心,哀家會長長久久的活著,活著看你的下場!”

    太後那樣,似乎篤定了楊若水不能將她如何!楊若水面上不變,只是心中早就百轉千回!仿佛是直覺告訴她,太後的後招與蕭家有關!可是過去這麼久了,她始終查不到,蕭家與太後有什麼關聯,若是僅僅因為蕭落秋中毒,似乎也不像,畢竟蕭落秋的毒,用不了多久,就要全解了!

    每次,查到關鍵時刻,總有人刻意來隱藏什麼,能有這個實力的,除了蕭府,楊若水卻想不出旁人來!

    而蕭府,他確實是殷容莫的人!這一步棋,楊若水始終沒有瞧明白,太後究竟是怎麼走的!

    “您都說了,臣婦心狠手辣,旁人的事又豈會放在心上!”楊若水說著,又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毒婦,毒婦!”太後氣的似乎想要坐起來,皇後趕緊在一邊幫忙!

    “您別這麼激動,若是出了什麼意外,臣婦可擔不起!再說了,這欲安剛剛去了,您也跟著,若是不知道的,還以為您是要殉情呢!”楊若水說完,還用帕子掩嘴嘴,低低的笑了兩聲!

    “楊若水!”皇後的眉毛倒立!青瓷的身子一動,卻護在了楊若水的跟前!

    楊若水沒有功夫,可是瞧青瓷的架勢也能猜到,這慈寧宮內,怕是有保護太後的人!都說瘦死的駱駝還比馬大呢,太後又豈會沒有自己的人!

    不過,瞧著樣子,那些人還不敢將自己如何!楊若水的心中也有數了,“若是太後娘娘無事,臣婦便先退下了!”楊若水說著,便站起身來,要往外頭走去!

    恰巧這個時候,有個公公慌里慌張的跑了進來,瞧著楊若水也在,微微的一愣,不過瞬間恢復了正常!“稟太後娘娘,皇後娘娘,王妃,皇上醒了!”

    楊若水的身子一顫,沒想到听來的消息竟然似乎皇帝醒了!這怎麼可能?而且,這也太巧了,今日宮里頭宗親們都在,這消息,怕根本就來不及瞞住!

    “母後,母後,皇上他醒了!”皇後喜極而泣,似乎忍了這麼久,終于瞧見了曙光!畢竟,只要趙夜華活著,殷容莫想得到皇位,就是名不正言不順,除非他敢擔得起叛賊的名聲,受盡天下人罵聲!

    楊若水轉身,瞧著太後也一臉驚愣,瞧那樣子,應該不是太後動的手腳,難道是欲安臨死前,擺了自己一道?

    不過,如今最要緊的便是趕緊過去瞧瞧,究竟情況如何!

    到了皇帝的宮殿外,後宮佳麗早就跪在門外,宗親貴族有幾個是在門內候著的!楊若水與皇後過來後,直奔內室!殷容莫早就等在那里,楊若水站在殷容莫的跟前,眼神卻瞧著立在一旁的武太醫!

    武太醫對著楊若水點了點頭,楊若水的心一沉,看來此事是真的了!

    殷容莫握住楊若水的手,怕楊若水心里著急,楊若水一笑,手卻緊緊的握著!給青瓷使了個眼神,青瓷會意,悄悄的退了出去!如今禮部尚書好不容易倒了,先讓人趕緊處死了了事,免得白費心機!

    “皇上萬歲,如今初一醒來,可見是我北唐之福,百姓們這一年,定能風調雨順!”皇帝醒來的消息,以最快的速度散播!朝臣們也都進宮!而說這話的,便是刑部尚書!

    對于刑部尚書這個人,楊若水倒是注意過!如今皇帝重視大理寺,而外頭又有京兆尹,刑部卻處于尷尬的境地,可就這個尷尬的境地,卻讓刑部的人地位從來沒受過威脅,可見刑部尚書是個厲害的!

    而且,六部尚書一個連著一個的出事,想來他也有了警覺!

    “雲瑤,朕的雲瑤!”皇帝的聲音隔著床幔傳了出來,皇後趕緊走了過去,將眾人隔著黃色的床幔外頭!



伊莉小說網 | 嫡女若水 | 嫡女若水最新章節

 ** 作者︰沉歡所寫的《嫡女若水》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嫡女若水》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嫡女若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