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武俠修真 >> 嫡女若水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二百零三章 產子
作者︰沉歡 下載︰嫡女若水TXT下載
    殷容莫將楊若水放在床榻上,手一直拉著楊若水!太醫們一個個小跑著過來!

    訪琴與妙海也是用輕功過來的,趕緊放下床幔,用屏風將太醫們擋開!坤寧宮上下,一個個緊張的站立在側,穩娘是四海帶著幾個暗衛,一直背來的!

    夏嬤嬤自是靠青瓷了,一時間,皇宮上下,就瞧著那人影一個個從這個房頂跳到那個房頂,無端的讓整個皇宮都陷入這種緊張的氣氛中!

    楊若水腦子是無比的清醒,不過這疼確實是疼的厲害!似乎一陣比一陣緊湊,開始的時候,本來疼完還能休息一會兒的,可遇到後來,疼的越緊!

    張嫣然得到消息後,也匆匆的趕來!因為現在空的宮殿多,她自己也沒個去處,楊若水也怕她心里難過,也沒有讓她回張府,便讓她留在了皇宮!反正皇宮里最不缺的便是空房子!

    “皇上,您且出去!有穩婆們在,不會有事的!”旁人都不敢說話,夏嬤嬤只好在一旁勸說!畢竟,女人生孩子的地方,太過于污穢,男人們能躲自然該躲的!

    殷容莫咬著牙,眼楮紅紅的,瞧著楊若水疼起來用手抓著床,卻不吭一聲!殷容莫就覺得心疼的厲害,恨不得代她受罪!夏嬤嬤的話,他肯定是不會听的!

    “皇上!”楊若水疼完這一陣子,伸出手來!殷容莫趕緊靠前,另一只手也包住了楊若水的手!

    “朕在,你莫怕!”殷容莫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要是有可能,他真想直接將楊若水肚里的孩子,給拉出來,省的她這麼折磨楊若水!

    “皇上,您出去吧!在這里您也幫不上什麼忙!”楊若水自是知道,這種地方男人呆不得,更何況貴為九五之尊的皇帝呢!

    “不行!”殷容莫想也不想的就拒絕,這個時候殷容莫自是不想離開楊若水的!

    “皇上,您在這里只會讓臣妾分心,若是您不想臣妾好好的生下這個孩子,您就一直呆在這里!”瞧著殷容莫固執,楊若水也不分場合,直接生起氣來!

    心中覺的,這古人講究的東西,自不會有錯的!

    被楊若水這麼一吼,其實殷容莫心里也是害怕的!萬一楊若水真的因為他了什麼閃失,還要他怎麼活?

    “皇上,您就听皇後娘娘的話吧,您且出去,老奴在這里守著,若是有事一定會稟報您的!再說了,瞧皇後娘娘這樣,估計還得等會才能生,您在這萬一穩婆們緊張呢!”夏嬤嬤自不敢像楊若水那樣大聲明明殷容莫,只能說盡好話,將殷容莫給哄出去!

    “皇上!”楊若水都急的喊了出來,這可不是鬧著玩的,她听說見了女子的穢物,至少要倒霉三年的!

    “好,好,朕出去,朕出去!”殷容莫瞧著楊若水這樣,早就沒了分寸,腦子里頭亂的很,自己都不知道該做什麼!就是連出去,都走錯了方向,到了牆邊才反應過來,又轉過身,這才尋到了門!

    出門的時候,就感覺身子都軟了,還是扶著強出去的!

    楊若水瞧著殷容莫的樣子,只覺得心中有幸福又苦楚,其實,她心里也有那麼一點害怕,可希望殷容莫能守著她,可是她不能那麼自私!

    張嫣然緊皺眉頭,在她的那個世界里,這女子生產,男人守著是很正常的事!不過,若是她這麼說,估計得讓人當怪物一樣瞧她!

    殷容莫出去以後,百官們都還沒有離開,畢竟按規矩殷容莫是要說些話的!是以這些人都跟了過來,一瞧見皇帝出來,都大呼“恭喜皇上,賀喜皇上!”

    “稟皇上,皇後娘娘肚子里的孩子,天定貴重,她可是見證了皇後娘娘一路的輝煌,將來能力不可限量!”欽天監的人說話倒是有根有據,听著似乎是這個道理!

    “恭喜皇上賀喜皇上,小皇子必定會得天神庇佑!”按照欽天監的說法,朝臣們一個個都將楊若水肚里的孩子,當成了皇子!更甚至,都猜測,這孩子或許就是將來的儲君!

    殷容莫這會兒眼神都有些呆滯,朝臣們說的什麼,其實他是一句都沒有听清!等著听著沒有了動靜了,他就嗯了一聲!腦子里只想著,楊若水生孩子會有多痛!

    朝臣們還想說什麼,殷容莫直接沒有理會,轉身又回了屋子!

    這下朝臣們倒是為難了,皇帝這就跟沒說話一樣,如今儀式也完了,按規矩他們可以都散了的!可現在殷容莫也沒有發話,他們是去是留,都沒個主意!只能眼巴巴的站在著,等著楊若水生完孩子,然後有人想起他們來!

    “太皇太後到!”還沒到坤寧宮,下頭的太監便喊了起來!

    眾人趕緊下跪迎接,太皇太後走的很快,也都沒有理會他們!徑直的走到屋里!今日的太皇太後倒是與上次見到的不同,她穿著黑底金花的宮群,斑白的頭發,將赤金的頭面顯得更加明亮!

    “見過皇祖母!”等太皇太後進去後,殷容莫微微的額首,算是見禮!

    太皇太後隨意的擺了擺手,眼楮就一個勁的朝里屋瞧去!

    “也不知道里頭什麼情形了,哀家進去瞧瞧!”宮人都將茶水端了過來,太皇太後也是個坐不住的,剛挨著椅子,又站了起來,說著便要朝里頭走去!

    “娘娘留步!”太皇太後跟前的嬤嬤趕緊攔著,這女人生孩子的地方是最為晦氣的,太皇太後身份太過于尊貴了,而且年紀又大了,自聞不得血腥!

    被旁邊的人這麼一提醒,太皇太後倒想起來了,趕緊又坐下,只是那頭一直歪著瞧!“你去瞧瞧,里頭怎麼樣了?皇後的身子可能撐住?”太皇太後讓跟前的嬤嬤進去瞧瞧,可即使這樣也不放心,又與皇帝一樣,挨著門口站著!

    就好像多走這幾步,能提起知道消息一樣!

    伺候的宮女們,一個個的都覺得楊若水好脾氣!先不說皇帝的寵愛,可就以前的皇後,除了要顧著皇帝以外,還要顧著太後,沒幾個過的舒心的!如今瞧著連太皇太後都這麼掛念,這宮里,誰還能也有本事給她添堵呢!

    “皇帝你且別急,一瞧皇後便是個有福的,斷不會出什麼事!再說,這男孩子大多都是提前出來,皇後這一胎,定是個小皇子!”太皇太後瞧著殷容莫的手指頭都快陷入牆里了,趕緊開口開導!

    “嗯!”殷容莫又是淡淡的應了聲,就沒了下文!

    終于那嬤嬤出來了,殷容莫一下子就站在了人家跟前,想問問楊若水的情況如何了,可是發現舌頭怎麼打成了卷,怎麼也發不出音來!

    “回皇上,太皇太後的話,皇後娘娘一直精神著,不過瞧樣子,估計一時半會還生不了!”那嬤嬤也是過來人,說話自是能讓人信服的!

    殷容莫听了這話,又守在了門口!可是里頭卻沒有什麼動靜了,殷容莫就覺得焦慮的很!

    這等待或者是最漫長的,殷容莫就感覺似過了一輩子那麼久了,可里頭還是沒有動靜!殷容莫又呆不住了,想著去里頭瞧瞧,太皇太後趕緊攔著!瞧殷容莫的額頭,都緊張的出汗了!

    太皇太後本想告訴殷容莫,這女人生孩子都這樣,可又怕殷容莫覺得她不關心楊若水,話到嘴邊又給咽回去了!

    “快,取人參片來!”里頭的穩婆喊了一句,有個小宮女急急忙忙的跑出來!

    一听見這話,殷容莫嚇的手腳都顫抖了!一把將那小宮女拉住,“怎麼還要人參片,里頭那麼多太醫,是不是出了什麼意外,不行,告訴他們,若是皇後有事,朕讓他們陪葬!”殷容莫的腦子亂哄哄的,甚至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說的什麼!

    小宮女嚇的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就那麼呆呆的瞧著殷容莫!

    “皇帝放手!”太皇太後也顧不得什麼禮數,過來就要拉殷容莫,不過被殷容莫一甩,身子往後退了幾步,差點跌倒在地上!“皇帝,皇後今日勞累,又沒有怎麼用膳,沒有力氣是正常的,你若是再耽擱下去,可真要出事了!”太皇太後年紀大了額,說完這話,就有些上氣不接下氣的感覺,“還愣著干什麼,還不快去!”太皇太後對著那宮女斥了一聲!

    這才讓殷容莫反應過來,“四海去!”這宮女又沒有武功,自然沒有四海快!

    楊若水在里頭,將外頭的動靜听的清清楚楚的,她想告訴皇帝,她無礙的,可是又一陣疼,實在不想多說半句話!

    “不是要生了嗎?怎麼一點動靜也沒有?”殷容莫著急的走來走去,手一把將束發的皇冠都給拽了下來!

    “皇後本來就沒力氣,再喊幾聲,更生不出來了!”太皇太後趕緊在一旁解釋,眼楮就盯著殷容莫,生怕他闖進去!

    沒力氣!殷容莫的腦子里就這三個字,萬一沒力氣,那孩子豈不是一直要在楊若水的肚里?殷容莫忍不住亂想,越想越覺得害怕,抬腳就往里頭走!

    太皇太後喊一聲“站住!”可殷容莫充耳不聞!太皇太後沒有辦法直接將殷容莫給拉住了,“皇帝,你在這里,哀家進去!哀家許你皇後定無事!不然,哀家用性命陪給你!”太皇太後的說的聲音很大,表情也極為的嚴肅!

    “娘娘!”伺候太皇太後的人都喊了一聲,這女人生孩子,本就是在鬼門關轉一圈,任何人也不能保證不會出事,太皇太後這分明就是用自己的命做賭注!

    “都讓開,哀家親自守護皇後!你們都給皇上攔住了!”太皇太後說的霸氣,一點沒有猶豫,直接進去了!

    听太皇太後這麼承諾,殷容莫才有那麼一點信心,覺得楊若水肯定無事!而外頭的官員將太皇太後的話都听的清楚,這會兒都佩服太皇太後的慈愛之心,怪不得淑妃與她交好,這樣的女子,想必任何人都會願意信任她!

    “娘娘用力!”夏媽媽的聲音,從里頭傳了出來!原本安靜下來的殷容莫,這會兒又忍不住了!

    “皇上!”宮人們趕緊將門口堵住,怕殷容莫再沖進去!

    而里頭再一次響起夏媽媽的聲音,殷容莫的眼皮都一跳,他這會兒什麼也管不了了,就像親眼看著楊若水,這種想象著她的模樣,感覺實在是太痛苦了!

    “都給朕讓開!”下定了決心,殷容莫就朝里頭走,誰攔就將誰打開!

    “皇後用力!”太皇太後親自站在楊若水的床沿,手拿著帕子,為楊若水擦汗,眼角撇見一角明黃色,卻瞧著殷容莫已經站在了他的身後!“皇帝!”太皇太後喊了一聲,不過這會兒眾人也顧不上他了,先讓楊若水將孩子生下來才是主要的!

    楊若水听見太皇太後這麼一喊,不由睜開眼楮,瞧著殷容莫的臉,她奇異的安下心來!

    瞧著楊若水滿頭大汗,這會兒殷容莫就覺得後悔,早知道就該早進來了!他讓太皇太後先坐著,站在楊若水的床沿,手拉著楊若水的手,心疼的瞧著她,“不許趕走朕,朕就是要陪著!”鼻尖是一股濃濃的血腥味,殷容莫不由的低頭看去,心疼的看著楊若水流了那麼多血!

    楊若水本想制止殷容莫,不讓她去瞧!可是,她的心里只想任性一回!就讓皇帝陪著自己,是福是禍,自己都與他一起扛!

    “娘娘用力!”楊若水一分神,穩婆又喊了一聲!楊若水抓住殷容莫的手,猛的就朝外使力!

    終于,在一聲啼哭下,楊若水松了氣!“娘娘生了,是個可愛的小公主!”

    听到這句話,楊若水不由的送了口氣!終于如她所想,生了個女孩子,一個與父親近的女孩子!

    “啊!”楊若水以為這就要結束的時候,穩婆的手突然壓住了楊若水的肚子,楊若水一時沒忍住,直接大喊了起來!

    “放肆!”殷容莫幾乎是下意識的動作,直接掐住了穩婆的脖子!

    “皇上,奴才是幫娘娘將肚里的髒東西排出來,對娘娘的身體好!”穩婆說的艱難,其實心中是覺得自己無辜的!

    “皇上!”楊若水掙扎著拉了拉殷容莫的衣服,殷容莫這才松開了手!

    穩婆再次壓楊若水的肚子,楊若水強忍不出聲,可有時候那穩婆用的力她大了,楊若水就狠狠抓殷容莫,殷容莫心疼的厲害,可是卻沒有半點法子!有好幾次,他想去阻止穩婆,可是,一想到對楊若水的身子好,他只能硬生生的止住!

    “這都是朕的錯,朕的錯!”終于收拾妥當,殷容莫心疼的眼淚都掉了下來!

    楊若水笑著為殷容莫擦拭眼角,可是也覺得心里酸酸的!

    “皇帝!”太皇太後本想抱抱小公主的,可是一轉頭,就瞧著殷容莫的手下,已經流了一灘血了!

    被太皇太後這麼一喊,楊若水趕緊瞧,殷容莫將手快速的藏在身後!“臣妾看看!”楊若水固執的拉著殷容莫,殷容莫馬上躲開!楊若水就掙扎著要起來,殷容莫無法,只好將手伸到楊若水的跟前!

    這會,殷容莫那只空著的手,已經被血染的瞧不出原來的顏色!許是因為殷容莫太用力了,手指已經陷入肉里,手背都穿了一個洞!

    楊若水的淚一下子就掉了出來,此事能擁有殷容莫,是她十輩子休來的福氣!“怎麼這麼傻,臣妾不疼,其實一點都不疼!”楊若水不住的搖頭,卻不知該讓殷容莫如何是好!

    “娘娘,您可別落淚,萬一傷了眼楮,可是一輩子的事!”夏嬤嬤趕緊再一旁提醒,邊說著,邊吩咐太醫給殷容莫包扎!瞧著殷容莫的手,其實夏嬤嬤也很心疼,可是殷容莫如此在乎楊若水,只有將楊若水照顧好了,才是對殷容莫真正的好!

    一听夏嬤嬤的話,殷容莫趕緊給楊若水擦拭眼楮!

    “皇上,娘娘,先瞧瞧小公主吧!”夏嬤嬤為了緩和氣氛,趕緊將公主給抱了過來!

    這會兒,那小家伙眼楮都睜開了!直勾勾的盯著楊若水瞧,似乎是知道,楊若水才是她最親近的人!殷容莫瞧著楊若水只有瞧見孩子的時候,神情才放松下來,他也不由瞧了一眼,這個孩子好小,可即便這樣,小頭一很飽滿,不過,這小公主不知為何,一瞧見殷容莫,直接將眼楮給閉上了!

    瞧見她這樣子,楊若水倒是笑了!自打在肚里的時候,小公主就這樣,殷容莫不注意的時候,動的歡的很!可殷容莫一靠近,馬上沒了動作!

    殷容莫有些苦悶,想伸手掐掐她的小臉蛋,不過在踫到她軟軟的皮膚的時候,殷容莫的整個心似乎都要化了一樣!在這個溫馨的時刻,這小公主將頭扭一邊,硬生生的將殷容莫的手陷入尷尬的境地!

    “瞧小公主的樣子,倒是像極了皇上小時候!”夏媽媽還真怕殷容莫的手使勁,傷到小公主,趕緊開口說活話!

    可令她沒想到的是,她這話剛說完,小公主馬上不客氣的哭了起來!楊若水一瞧著孩子哭的傷心,伸手就要抱她!

    “娘娘,這可使不得,您現在身子還虛弱的很,若是現在就抱小公主,日後可會落下病根的!”夏嬤嬤嚇的趕緊將小公主遞給旁邊的奶娘,這女人坐月子可是一輩子的事,千萬馬虎不得!

    等奶娘抱著後,太皇太後才有機會瞧瞧!這孩子倒是識哄的,這麼抱抱就不哭了!太皇太後瞧著將來定是個美人!

    張嫣然瞧著那孩子一離開楊若水的視線,她的臉上就有股落寞的表情!不過想想也是,哪個做母後的,不希望能常伴自己孩子跟前!等太皇太後將小公主遞給奶娘的時候,張嫣然趕緊一笑,“恭喜皇後娘娘,娘娘可要喂喂公主,臣女听聞這越早喂對孩子越好!”

    听了張嫣然的話,楊若水眼楮一亮,伸手便要讓奶娘將孩子抱過來!

    倒是旁人的臉色都變了,這但凡富貴一點的人家,都是請奶娘照看的!不過,夏嬤嬤也知道張嫣然在楊若水跟前的分量,是以有些話她也不好說過了,只能訕訕一笑,“皇後娘娘今日也累了,休息才是主要的!”

    話說到這份上了,張嫣然也不好再說什麼,畢竟這個世界,與她原來的世界不同的!

    “將小公主抱來,本宮要試試!”楊若水的語氣倒是一貫的強硬,尋來的奶娘一時也不知如何,瞧了夏嬤嬤一眼!說實話,跟了楊若水這麼久,她自是了解楊若水的脾氣,給了奶娘一個眼神,讓她先將孩子給抱過去!

    “娘娘,這夜里照顧孩子要起幾次,您剛受累,怕身子會受不住的!”夏嬤嬤小心的勸道,而楊若水只是關注的瞧著小公主,越瞧越覺得這心都融化了,都直接沒有理會夏嬤嬤!

    “若水,你還是先歇息吧!”殷容莫一定楊若水的身子會受不住,趕緊的在一旁勸!不過,又怕楊若水著急落淚,他說話都是小心翼翼的!

    “無礙的!”听到殷容莫的聲音,楊若水才一笑,手指放在小公主緊握的拳頭里,這一刻她的心里無比的滿足!

    “這樣,平日里先讓奶娘幫忙照看,什麼時候皇後累了,你們再替皇後喂奶!”這話,自是太皇太後說最為合適!

    “多謝皇祖母!”楊若水對太皇太後輕輕點頭!

    等到孩子吃上以後,楊若水心中無比的滿足!前些日子,就听張嫣然說過,什麼不喂孩子,會抑郁什麼的!有些話她其實也听不明白,反正大概的意思,就是親自喂對孩子是最好的!而現在,似乎所有的理由都已經不重要了,自己的臂彎里有這麼一個小小的孩子,便是她最大的幸運!

    殷容莫回頭,瞧著楊若水母女倆,突然覺得人生中,所有的努力,都只為這兩個女人!

    就在這麼溫馨的場合,下頭有人稟報,說著謝氏又回京城鬧來,到處宣揚楊若水是何等的毒辣!

    “找死!”殷容莫的眼中馬上聚集了濃濃的殺意!楊若水對她已經仁至義盡了,她還這麼不知好歹!

    “皇帝,此事還是由哀家出面較為妥當!”太皇太後及時在一旁說道,不過想想也是,這謝氏是楊若水的母親,無論是楊若水還是殷容莫,對她下手都是會失人心的!可太皇太後卻不同,就算是直接賜死謝氏,也沒有人能說什麼!

    從太皇太後進來到現在,她說的每一句話都恰到好處,而且是設身處地的為楊若水與殷容莫考慮,現在,幾乎所有人都對太皇太後提升了好感!

    太皇太後與楊若水說了幾句話,無非是讓楊若水好生休息,便離開了!張嫣然也不好多打擾,太皇太後前腳走,她後腳便跟上了!

    “恭喜皇上,娘娘,賀喜皇上娘娘!”剩下坤寧宮自己的人後,他們一個個都跪下來,其實就是討賞!

    “通知內務府,坤寧宮上下,都賞五十兩銀子!”殷容莫高興的很,恨不得讓所有人都知道,他有了女兒!

    不過,這賞銀是有些多了!楊若水本想阻止的,可瞧見殷容莫難得這麼高興,便作罷了!而坤寧宮上下,簡直比過年還要興奮!五十兩銀子,那可是比她們一年的月例銀子都要多!

    “咱們女兒的封號,你可不能偷懶!”殷容莫說完,楊若水的眼楮都瞪大了!這小公主可是皇家的長公主,哪有讓她賜封號的道理!

    “旁人如何與朕何干?朕只知道,這女兒是你辛苦生下來的!”殷容莫一瞧便知道楊若水要說什麼,馬上堵住了楊若水的嘴!

    楊若水只能笑著作罷,孩子的名字,到最後其實還是兩個人取的!

    楊若水本來定封號是太平,殷容莫也覺得這名字霸氣,不過卻不足以顯示自己對她的寵愛,又添了長順兩字,後來連起來覺得少點什麼,最後封號成了,太平長順聖長公主!這樣一來,其實算是四個封號,聖與長其實都能算是封號!而如錦才是她的名字!

    這樣的殊榮,縱觀北唐所有史冊,都是沒有這個先例的!且,殷容莫有下令減免賦稅三年!這樣的寵愛,注定了長公主一生的不平凡!

    而楊若水因為坐月子,難得閑了下來,出了瞧長公主,剩下的時間倒過的漫長!楊若水的女紅本來很好的,她想親手給長公主繡幾件衣裳,可是都被夏嬤嬤給阻止了,說是對眼楮不好,楊若水只能作罷!

    平日里,殷容莫處理政事,張嫣然便過來陪著她!不過,因為趙敬之的事,張嫣然心中其實一直沒有放開,與楊若水說話,也不過是強顏歡笑罷了!

    這日,殷容莫下了早朝,瞧著楊若水正發呆,不由的笑了一句!“等你出了月子,算算日子,清韻她們就要過來了,還帶著殷盼,估計會熱鬧一些!”



伊莉小說網 | 嫡女若水 | 嫡女若水最新章節

 ** 作者︰沉歡所寫的《嫡女若水》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嫡女若水》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嫡女若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