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武俠修真 >> 嫡女若水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二百零六章 楊若水出手
作者︰沉歡 下載︰嫡女若水TXT下載
    張嫣然話中的刺,眾人都听了出來,這話若是回不好,可是對自己的名聲是不利的!更甚者,會被人以為她在窺覬皇後的位置!

    梅奚低低一笑,帶著幾分少女特有的嬌羞!“自然是想效仿的,天下女子,哪有一個不想像皇後娘娘那般,覓得佳婿!”梅奚四兩撥千斤,倒是將這個話題圓回去了!

    不過,梅奚是個未出閣的姑娘,說這種話倒是有些不合適!但是,明面上,即便眾人瞧不上,也不能說什麼,畢竟誰不知道,當今皇後娘娘便是十三嫁人,若是這話拿捏不住尺度,平白的得罪人!

    “你這說的什麼混話?”太皇太後不悅的瞪了梅奚一眼,梅奚低頭一笑,倒也不以為意!

    不過,這個話題算由太皇太後出面,就此打住了!

    梅奚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安靜了一會兒,不過在瞧著張嫣然的時候,眼中還是有幾分的挑釁!張嫣然半垂著眼楮,心中有了計較,今日梅奚倒是有些反常!

    “听聞離落公子那是北唐第一公子,雖說現在做了將軍,不過當年的風姿,不知張姑娘可曾見過?”梅奚話鋒一轉,將話題引在了殷離落的身上!

    原以為自己已經放下了對殷離落的執念,可是在听到這個名字的時候,手不由的一顫!張嫣然自嘲的笑了笑,卻猛地將頭抬起來,不給自己躲避的機會!“我自是見過的!”張嫣然笑著點頭,似乎是在說著一個無關緊要的人!

    可是,在場的人哪個不知道,當初趙敬之與張嫣然誤會,就是因為殷離落!不過,張嫣然也是個厲害的,就算是心里頭裝了別的男人,卻還能讓趙敬之當時實心踏地的要娶她!

    提起殷離落,除了想到張嫣然以外,還有楊若水!無論是在江南還是在京城,楊若水與殷離落的事情總會有那麼幾次被鬧的沸沸揚揚!都說蒼蠅還不盯無縫的蛋呢,若是楊若水與殷離落沒有一點曖昧,豈會讓旁人傳的這麼傳神!

    當然,這些心思,眾人也只敢在心底里想著!

    “不過,雖說這離落公子與當今聖上做過幾日弟兄,可是若論痴情,斷不比當今聖上!”梅奚說的頭頭是道,畢竟在場的都是耳通八方的人!殷離落納妾的事,即便沒有人可以宣傳,眾人也都知道!

    最重要的是,殷離落的妾,竟然與楊若水還有幾分相似!就這份心思,旁人不說,心里一個個都比明鏡還清亮!而殷容莫卻不同,朝中有不少的人進言充盈後宮,都被殷容莫給擋了回去了!

    “哀家瞧你是愈發的放肆了!”太皇太後猛的一拍桌子,臉上都梅奚氣的都有些顫抖!

    不過,若是太皇太後不這麼說,或者以旁的方式警告也就罷了!而太皇太後的話更是讓人相信,就算是太皇太後也知道這樣的事情!

    “娘娘息怒,姑娘今日是太高興了,吃了些酒水,這才失態!”梅奚跟前的宮女趕緊來口解釋,這會兒梅奚似乎也清明了,趕緊跪在地上,只是眼中卻倔強的有些委屈一樣!

    太皇太後哼了一聲,“哀家說話,哪里有你插嘴的份!來人將她帶下去!”太皇太後似乎是厭煩的很,直接打發人讓梅奚離開!

    旁人也只能與那宮人一起,說句息怒了!梅奚是有些委屈,可是卻只能低著頭跟著宮人離開!其實大家都是聰明人,別說楊若水還不是太皇太後的親孫媳,就算是,一般也不會為了她與自己的母家過不去!這只能說明,太皇太後是為了皇家的顏面,而訓斥梅奚,一時間,太皇太後的深明大義,更讓人覺得佩服!

    梅奚一離開,這場上倒是安靜,不不過也幸好今日男女兩席是分開的,不然若是當著殷容莫的面說這樣的話,估計梅奚的下場會更慘!

    “稟娘娘,梅姑娘遇刺了!”外頭一個嬤嬤慌慌張張的進來,聲音瞧樣子是刻意壓低了,不過卻足以讓所有人都听到!

    太皇太後的臉色一變,皇宮內院竟然能發生這種事情,尤其還是能悄無聲息的發生!太皇太後本想起身,可轉念一想,又坐了下來!“莽莽撞撞成何體統!”太皇太後一擺手,倒沒有理會的意思!

    眾人相互瞧了一眼,只是心中都有數!能這麼霸道,且敢與太皇太後直接對上的,除了當今皇後,她們還真想不出誰還有這個膽子!

    不過,太皇太後雖然坐著,可是卻如坐針氈,眼楮一會兒朝門外瞧一次,一會兒瞧一次,根本就沒有心思在這宴會之上!

    “娘娘,梅姑娘性命垂危!”終于,在下頭的嬤嬤這麼稟報的時候,太皇太後一下子站了起來,臉色明顯就不如剛才那麼從容!

    “怎麼回事?”太皇太後扶著跟前的嬤嬤就往前走,邊走邊詢問!

    “稟娘娘的話,是對方的匕首上用了毒!”那嬤嬤說完,太皇太後的手明顯的用力抓了一下,不過又想起這麼多人瞧著,趕緊回過頭來!“哀家去去便回來,眾位請便!”太皇太後說完不再遲疑,大步的往前走!

    瞧著太皇太後行走的樣子,眾人至少能確定一件事,就這麼硬朗的老太太,肯定不會失足滑入水中的!

    至于梅奚遇刺一事,幾乎所有人都可以肯定,定然是出自楊若水的手筆!還用了毒,可見早有預謀!

    張嫣然不由的勾起嘴角,手指輕輕的轉動前頭的酒杯!“也不知道梅姑娘如何了?我倒是放心不下,先去瞧瞧了!”張嫣然似乎有些苦惱的對身後的宮女說了句,便徑直站了起來!

    有張嫣然帶頭,各位夫人自然也不會落下,一個個都朝著慈寧宮走去!

    殷容莫回來以後,听聞此事後,眼里閃過一絲殺意,不過今日到底是長公主滿月的日子,他也不好發火!“既然如此,讓太醫都去瞧瞧,今日可是喜慶的日子,莫平白的給人添堵!”

    殷容莫的話倒也算是毒辣,不管梅奚的死活,他的心里就只有如錦!

    慈寧宮內,就仿佛是一個小型的宴會場所,原本在宴席上的人,都來到了慈寧宮!太醫們一個個的進去,都說是中了毒,索性這匕首沒有刺入心髒,梅奚的命是能保下的!

    太皇太後這才點了點頭,心中微微的松了一口氣!不過,眾人的心思卻活泛了,楊若水現在可謂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對付一個小姑娘做什麼?難道?眾人的眼不由的瞧里頭瞟去,梅奚曾與殷容莫相談甚歡,這根本也不是什麼秘密!

    正想著,夏嬤嬤從外頭帶著小宮女進來,“參見太皇太後!”夏嬤嬤半扶下身子,倒也符合她一等嬤嬤的身份!

    “原是紅霜,免禮!”太皇太後說的有氣無力,那臉上的笑容更是牽強,可是說是強顏歡笑,這下眾人更加的肯定,怕是太皇太後心里知道此事是楊若水所為,所以才對夏嬤嬤提不起精神來!

    “皇後娘娘听聞梅姑娘手上,心中頗為擔心,這不讓老奴送來兩誅人參!”夏嬤嬤話說間,讓身後的宮女將兩個錦盒放在了眼前的桌子上!“梅姑娘的身子如何了?”夏嬤嬤又轉頭問梅夕跟前的宮女!

    宮女先是福了福身子,這才回話,“梅姑娘還沒有醒來!”

    夏嬤嬤听聞不由嘆了口氣,“可憐見底的,好好的一個姑娘,也不知道得罪了什麼人,遭這麼大的罪過!”夏嬤嬤說著,用袖子輕輕的擦拭眼角,表演的倒是動情!

    對說夏嬤嬤一個奴才是輪不到她憐惜什麼人的,不過梅奚又不是宮里頭的正經主子,若是嚴格說起來,她該是對夏嬤嬤見禮!

    听了夏嬤嬤的話,太皇太後斜了她一眼!卻沒有再說話,不過臉是在瞬間拉了下來!

    眾人也都是能體諒的,畢竟此事真是楊若水所為,她還故意派人來說風涼話,想必,任誰性子好,也是會不高興的!

    瞄!這個時候,天色以暗,外頭的貓也出來活動活動!

    “給哀家好生處置了這不長眼的畜生!”太皇太後似乎是正在氣頭上,她不能對楊若水如何,自能將火氣撒在貓的身上!不過,太皇太後到底是做過皇後的人,若是端起架子,倒也是極為的有威嚴的!

    夏嬤嬤立在一旁不動,似乎根本這太皇太後的火氣與她沒有任何關系一樣!

    那貓是野慣了的,似乎都不怕人了!宮人過去抓的時候,她不僅不朝外頭躍去,還一起身,直接從開著的窗戶進到屋子里來!窗戶前頭的桌子,放的是梅夕平常手機東西的盒子,野貓是個肥的,這一腳下去,將東西全都打翻了!

    微風習習,從盒子里掉出了一張紙條,被風吹來,落在了太皇太後的腳下!跟前的嬤嬤趕緊撿了起來,只是在瞧見上頭的字的時候,臉色一變,趕緊的遞給太皇太後!

    太皇太後眼一眯,上頭竟然寫著,“空負這相思意!”字跡蒼勁有力,一瞧便是出自男子之手!而嬤嬤撿起來的時候,跟前也有不少婦人也瞧了去,是以這事根本就沒有辦法瞞住!

    “把她給哀家馬上弄醒!”太皇太後氣的一掌便拍在桌子上,畢竟這事關梅奚的清白,若梅奚在梅府,出了這樣的事情,太皇太後听了估計也就皺皺眉頭便過去了,可是如今她已經是養在太皇太後跟前的人,出了這種事,丟的可是太皇太後的臉!

    太醫們額頭都滲出了汗,可是卻沒有旁的法子,只能硬著頭皮,現在梅奚施針,將人弄醒了再說!

    終于,梅奚悠悠的轉醒,太醫們更是如釋重負的出去稟報!梅奚還一臉迷茫,瞧著太皇太後帶著幾個夫人進來,沒有關心的溫情,只有滿臉的怒容!

    “太皇太後!”梅奚趕緊的掙扎著要起來,可是卻沒有一個人過上前扶她一下,包括原本就伺候在她跟前的宮人,這會兒也不敢過去!

    “你讓她瞧瞧,這是怎麼回事?”太皇太後表現的極為眼里,吩咐了旁邊的嬤嬤,可是這樣似乎還不足以讓她滅下火氣!那一雙眼楮似乎要噴出火來!

    而這一對比,更顯得太皇太後對楊若水的寬容,可見太皇太後平日該是個嚴厲的,對自己母家的人如此,可是對楊若水卻一次次的忍讓,該是多麼的難得!

    梅奚還沒有反應過來,再瞧著那紙條的時候,愣了片刻,隨即想起來的時候,也覺得難以啟齒,只能將半垂著頭,也不做聲!不過,因為剛才的掙扎,傷口又滲出血來,倒是讓人無端的憐惜起來!

    梅奚的這幅表情,落在眾人的眼里,更是覺得她是默認了!“不知廉恥!”太皇太後氣的不由的斥了一聲,這話說的本就重,尤其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這簡直是要比打梅奚兩巴掌還讓人難堪!

    梅奚的眼里大滴大滴的就落了下來!“在娘娘心中,奴婢便就這這種人嗎?”梅奚邊說著,邊固執的擦掉自己的眼淚!“這根本就不是奴婢的東西,這是奴婢那日在外頭閑走的時候,從養心殿外頭瞧見的!原本還以為是皇上的東西,奴婢便擅自進去,準本將東西還回去,可是無意中瞧見皇上的字跡,與這根本就不相同,奴婢一時沒了主意,只好將這東西先藏了起來,不曾想,倒是讓娘娘誤會了!”

    梅奚說完,似乎將壓在心頭多日的心事給抒發了出來,低著頭更是放聲的哭了起來!

    不過梅奚的話卻是讓眾人大悟,宮里的頭發生的事,大多是能傳到各位官員耳中的,原來這才是梅奚進養心殿的原因,可就因為這一件事,梅奚還被殷容莫懷疑是手腳不干淨的人,後來又被太皇太後斥責,怎麼瞧,好像最倒霉的便是梅奚了!

    “閉嘴,少這在胡言亂語,來人將這污穢的東西給哀家送出去!”太皇太後顯得比剛才還要生氣,那紙條已經讓嬤嬤給燒了,而這會兒污穢的東西,自然是指梅奚!

    梅奚更是委屈的,光低著頭哭也不應一聲!旁邊的嬤嬤瞧著梅奚也是可憐的,只能嘆氣也沒有旁的法子!

    “太皇太後息怒!”眾位夫人不忍心,趕緊為梅奚求情!

    心中卻是一個個都清明的很,太皇太後這麼動怒,也不過是為了楊若水的面子!梅奚能從皇帝的東西里拾到這紙條,而這紙條卻不是皇帝的,那便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有人寫給楊若水的!

    怪不得梅奚在宴席上提起殷離落,估計是故意提醒皇帝,莫戴了綠帽子!這下,倒是梅奚最可憐了,她與太皇太後都為了皇家的顏面受盡委屈,倒是將楊若水給便小了!

    不過,自始至終沒有說話的,就只有秦相夫人與張嫣然了!張嫣然信楊若水的人品,自不用說!而秦相夫人,眼界自與旁人不同,她的身子張嫣然跟前挪了挪,就算是一眼瞧過去,她都與那些婦人不是一伙的!

    而且,更人歹毒的人覺得,怪不得長公主不與殷容莫親近,這到底是不是殷容莫的種,還很難說呢!

    夏嬤嬤冷眼瞧著慈寧宮內自導自演的戲,她原是以為楊若水處處防著慈寧宮,是楊若水想多了,可現在一瞧,這慈寧宮果真安了旁的心思!

    “既然梅姑娘無礙,那奴婢便先回去了!”夏嬤嬤冷哼一聲,不等太皇太後答言,直接扭身走人!

    太皇太後瞧著夏嬤嬤的表現,臉色微微的一凝,這似乎並不在她的預料之中!

    夏嬤嬤走了兩步,突又轉過頭來,對著梅奚一笑,“對了,皇後娘娘讓奴婢轉告姑娘,說是愛極了您的風箏!”夏嬤嬤留下這句讓人摸不著頭腦的話,便退了出去!

    而殷容莫到底是擔心楊若水生氣,畢竟好好的日子,就被慈寧宮的人給攪合了,是以他得了空,趕緊過來瞧瞧!沒想到,一進門便瞧著楊若水半躺在美人椅上,手上拿著瓜子,在吃零嘴!

    “宴會還沒有結束吧?”楊若水瞧見殷容莫進來,隨手將瓜子放了回去,將身子坐正了!不過,她倒是還一直沒有給殷容莫見禮的習慣,而殷容莫也不在乎這些,只要沒人的時候,她們臉相處的方式,倒是與以前沒有什麼變化!

    “還沒有,朕是擔心你生氣,過來瞧瞧!”殷容莫說著,便坐在楊若水的一邊,伸手將楊若水攬在懷里!

    他與楊若水大風大浪都經過了,什麼樣的招數沒有見識過!以前殷容莫還不是皇帝的時候,楊若水便一心跟著他!如今他已經是皇帝了,楊若水還能再改變心意不成!梅奚她們用殷離落中文章,也不過是勾起男人的佔有欲,讓她與楊若水出現裂痕!

    而梅奚處處學楊若水,更是有意取而代之!不得不說,她們倒是打的好算盤,也不想想,自己會是那麼輕易上當的人!

    “臣妾有什麼可生氣的,既然她們在如錦的滿月宴上鬧,臣妾自是要送上大禮,豈能讓她們失望!”楊若水說的淡然,可是只有做母親的,才知道她現在的憤怒!

    “誰!”楊若水的話音剛落下,訪琴便斥了一聲,覺得窗戶邊上有人!而等她出去以後,卻發現又是一只貓!訪琴罵罵咧咧了兩句,這才回到屋里頭!

    而現在,一個小宮女的從暗處走了出來,左右瞧著沒人注意,這才挺直了身子,當做路過一樣,從門前走過!

    到了一處假山後,宮女小心搬了幾塊石頭,然後露出了一個黑洞!宮女正準備下去的時候,卻發現對面來人了!宮女微微的皺了皺眉頭,不過倒也沒有多想,只當是急著要消息,她不由的壓低了聲音,“皇後好像有所察覺了!”宮女說完,將在窗戶下听到的話,一一告訴了對方!

    “紫煙姑娘倒是有閑心!”兩個人低著頭正說著,卻在她們的身後響起了楊若水的聲音!

    兩個人同時一驚,她們都是有功夫的,根本就听到有動靜,也不知道楊若水是怎麼過來的,可現在已經容不得她們思考,趕緊跪在地上,瞧著眼前的黑洞,卻也無從解釋!

    “紫煙姑娘怎不說話?慈寧宮到坤寧宮有的是大路,至于鑽這條狗道嗎?”楊若水說著,還朝下頭瞧了一眼,嘖嘖的嘆了兩口氣,便不再多說廢話!

    梅紫煙將頭垂的更低了,她到底是做過賢妃的人,即便當初瑾妃得寵,她一朝失勢,也還沒有受過這麼侮辱人的話,可現在,只能將這可氣給咽下去!

    楊若水垂頭瞧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兩人,其實她早就動了心思!每次,太皇太後過來,都能踫巧殷容莫在,或者是很快回來,讓殷容莫看看她是如何關心自己,然後消除殷容莫的戒心,這足以說明,坤寧宮內有慈寧宮的人!

    而梅紫煙卻是自己使計炸出來的!“綁上吧!”楊若水揮了揮手,宮人早就準本好了繩索,梅紫煙還有反抗,卻發現渾身已經沒有力氣了!

    楊若水白了梅紫煙一眼,就這腦子,也活該做了賢妃,只能暫避瑾妃的鋒芒!“看來本宮要親自走一趟了!”楊若水如今算是出了月子,自是不怕見風了!

    慈寧宮內,梅奚的事情還沒有另論,外頭便高聲的揚起,“皇後娘娘駕到!”

    楊若水今日因為長公主的滿月宴,穿了一襲大紅色繡著牡丹的宮群,身後夏嬤嬤站的最近,之後便是三個一等宮女!而之後,更是有十六個二等宮女隨行,原本還算是寬敞的屋子,讓楊若水一進來倒是顯得擁擠!

    而這些夫人,無論怎麼猜測楊若水,可是如今見到真人了,也只能下跪見禮!

    “見過皇祖母!”楊若水在離太皇太後兩步的距離的時候,彎下了身子!

    “皇後怎麼過來了?你剛出月子,也要注意,莫被強風吹到!”太皇太後趕緊伸手就要扶楊若水,卻被楊若水生生的避開,倒是落了滿臉的尷尬!



伊莉小說網 | 嫡女若水 | 嫡女若水最新章節

 ** 作者︰沉歡所寫的《嫡女若水》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嫡女若水》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嫡女若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