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第一姝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080、裹尿布的惹不起
作者︰黑魚精 下載︰第一姝TXT下載
    進入小年,學里也開始放年假。

    袁弘德帶著年節禮和幾個佷曾孫,分別給學堂的山長楊舉人和諸位先生拜了年。

    楊山長和諸位夫子都說明年袁伯駒可以靠童生試了。

    走了親戚串了朋友,置辦好年貨,轉眼就到了臘月二十八。

    臘月二十八,蒸饃饃,貼花花。

    陶氏她們在灶間忙活,袁弘德帶著晚輩開始掃撒貼窗花。

    蒸好的棗花饃饃放在桌上炕上放著,等放涼以後收到收拾干淨的缸里,初六之前都不會再蒸饃饃了,都是吃這些饃饃。

    袁弘德一轉身,就看到袁明珠爬到了棗花饃邊上,手里拿著一只兔子形狀的饃饃,用七顆兔子牙啃著。

    已經把個兔子棗花饃啃得囫圇半片的。

    兔子尾巴本來就短,此時尾巴已經給啃沒了。

    袁弘德給嚇得臉更黃了。

    其他人也覺出異樣轉身,全都看到饞丫頭吃東西的這一幕。

    袁弘德伸手,示意大家不要一驚一乍的,千萬別驟然出聲,萬一嚇著他們家明珠,再被棗核卡著她就糟了。

    大年根下,出點啥事得要了他們夫妻倆的命了。

    袁弘德︰“俺們明珠喜歡吃兔兔啊!能不能給曾祖父嘗嘗?”

    狼外公似的聲音帶著低沉的磁性,讓人特別有安全感。

    袁明珠看看落滿牙印的饃饃,再看看曾祖父一臉期待,她也吃飽了,往他那邊遞了遞。

    袁弘德把棗花饃拿過去,其他人一擁而上,把其它的饃饃端走。

    所有人如臨大敵,絕對不能再讓她靠近饃饃半步的架勢。

    袁明珠︰……,好吧,饃饃也是危險品。

    袁弘德抱著她,站在旁邊看著貼窗花。

    陶氏進來,看到那個被啃得亂七八糟的饃饃,“還沒點紅點,沒敬過神怎麼就吃了?”

    眾人集體:……

    袁務川:(????)俺不敢說實情,別問俺啊。

    袁樹︰(′-i_-ˋ)俺是一棵樹,俺不吱聲。

    袁伯駒兄弟︰←_←→_→(????)(aplt_aplt)面面相覷。

    見眾人這樣,陶氏知道罪魁禍首是誰了。

    不過裹尿布的惹不起!

    陶氏沒有抓著這事不放,拿了之前剪窗花剩下的紅紙的碎邊角,放到碗里加了些水,把紅紙上的紅顏色浸泡下來。

    給袁少駒他們三個小的各拿了一雙筷子,吩咐他們︰“給饃饃上點上紅點。”

    這個活計是家里小孩子的專利,其他人也不會爭搶。

    三個小孩笨手笨腳的把饃饃上的紅點都點好,紅水還剩下不少。

    陶氏拿著筷子︰“別動啊,站好了。”

    挨個給額頭上點了個紅點。

    袁弘德也抱著袁明珠湊過去,“給俺也點一個。”

    袁珍珠帶著弟弟們跑到水缸邊上,對著水缸照自己額間的紅點。

    一個個覺得自己美得跟西施、宋玉似的。

    杜氏看著孩子們,覺得很是滿足。

    袁家孩子們無論是容貌還是禮儀,都無可挑剔。

    村里已經好幾家跟她搭話試探了,有想跟他們家結親的想法。

    都被她以“孩子們的親事得跟叔祖商議”為由婉拒了。

    袁伯駒過完年也才十二歲,男娃不是女娃,晚幾年再說親也來及。

    杜氏把一副飯菜放到食盒里,喊丈夫︰“伯駒爹,飯菜準備好了,給娘送去吧!”

    錢氏被軟禁在前面院子里以來,都是袁務川父子給她送飯。

    袁樹聞言,接過食盒拎在手里。

    袁弘德說︰“伯駒你們也跟你爹一起過去吧,也盡盡孝心。”

    袁伯駒明年要考童生試,人品上不能有瑕疵。

    袁伯駒把食盒拿過去,帶著弟弟們過去。

    袁白駒抬頭看看站在旁邊未動的袁珍珠,松開袁少駒拉著他的手。

    袁弘德跟陶氏說起過節的安排︰“年貨基本上都備齊了,我回頭擬個菜單,年夜飯和初二的菜就照著菜單上安排吧,

    初二咱們得去宋家走親戚,讓務川他們留在家里,槐花一家估計得來。”

    陶氏問︰“去宋家幾個小的都帶著嗎?”

    已往為了教導袁伯駒兄弟人情往來,有什麼事袁弘德都帶著伯駒和仲駒。

    袁弘德沉吟片刻。

    過年的關系,若是把孩子們都帶去,宋家不僅得給見面禮,還得給每個孩子都備上壓歲錢。

    要是把孩子都帶著,拖家帶口的就跟故意去要壓歲錢似的。

    說道︰“只帶珍珠幾個小的吧!”

    又說︰“我準備了一些銀錁子和成色新些的大錢,你回頭都帶上,照著宋家給珍珠他們的數給他們家孩子回禮。”

    要不怎麼老話說肩膀一般齊的是親戚。

    只這逢年過節到一起,大家互相給彼此孩子壓歲錢就讓家庭境況不怎麼樣的人家為難。

    雖說壓歲錢跟換錢花差不多,左手倒右手的事。

    但是也得提前把錢備好,總不能人家給了錢你從孩子手里拿過去再給人家孩子吧?那也太失禮,太沒面子了。

    陶氏是個不操心的,得袁弘德色色俱全都想到備好。

    年夜飯這頓,錢氏被從小院里放出來。

    許是這些日子關著,看著脾氣倒是好了許多。

    袁明珠好長一段時間沒見過她了,就看到她穿著過節給她添置的簇新的衣裳,頭發才洗過,抹了桂花油,梳得溜光水滑的。

    除了嘴巴眼楮還歪斜著,看著倒是比沒病之前還白胖了些。

    袁務川和袁伯駒一邊扶著一只胳膊把她扶進窯洞,杜氏給她把凳子放好︰“娘,坐下,坐這兒。”

    錢氏半天才扭頭看著她,杜氏拍著凳子示意她坐,“坐下,還得一會才能開飯,先坐下等一會。”

    袁明珠看著她眼珠子轉的都把一般人慢半拍,知道她是上次摔了以後真摔傻了。

    心情有些復雜,倒是說不上同情,畢竟她是自作孽才落到這副模樣。

    也說不上高興,一家人自相殘殺怎麼都算不上高興事。

    錢氏反應慢,卻也沒傻透腔,等看到袁明珠拿著個布老虎坐在炕上的時候,眼楮都冒火。

    到底舍不得浪費好容易出來的這一趟,還指望著表現好點以後多些出來的機會呢。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只要恢復以往的地位,收拾這個妖孽還不是輕而易舉?

    耷拉下眼皮,把眼楮里的怒火掩藏好。

    沒看到袁白駒已經發現她瞪向袁明珠像是要噬人一樣的目光。

    袁白駒站到炕邊上,想要替袁明珠擋著一些不懷好意的眼光。

    只是個頭實在太矮,不足以成為保護者。

    擺上供桌祭祀過祖宗,一家人圍在袁弘德他們的窯洞里,分成兩桌開始吃年夜飯。

    長了七顆小牙,還有兩顆牙正努力冒頭的袁明珠現在也在飯桌上有了一席之地。

    雖然她的位置是坐在袁弘德或是陶氏腿上,讓他們抱著,而且飯桌上大多數東西她只能看不能吃。

    今天這頓飯袁明珠是被袁弘德抱著吃的。

    錢氏以為她掩飾得很好,卻不知她自己反應遲鈍,她惡狠狠瞪袁明珠的樣子總是掩藏不及,全家人都看到了。

    袁弘德為了這頓飯吃得安穩,大過年不想橫生枝節,就把袁明珠抱到他們那邊桌上,讓她躲著點錢氏。

    瞪不著袁明珠了,錢氏才消停下來好生吃飯。

    吃一口菜眼淚汪汪的,再吃一口餃子淚涕橫流。

    一頓飯對于這張桌上的每一個人都是一種折磨。

    吃了飯陶氏趕緊吩咐袁樹︰“小樹,你娘身子骨不好,就別讓她守歲了,趁著天亮,你趕緊把她送回前邊去,把炕給她燒熱乎點。”

    送走了錢氏,陶氏讓杜氏幫手把飯桌上的飯菜並到另一桌去。

    把桌子收拾干淨了以後擦干淨,鋪上桌布。

    把葉子牌拿出來,說︰“今天不能早睡,你們玩一會牌吧。”

    各種牌技,袁家的規矩是不能沉迷,但是也不能不會。

    不然出去行走與人交際上不得台面。

    袁弘德帶著眾人玩牌,有上桌玩的,有圍觀的。

    桌面上換了幾回人,最後變成陶氏帶著杜氏他們玩。

    袁弘德坐到炕上跟袁伯駒擺上圍牆廝殺。

    袁弘德的棋藝袁伯駒拍馬也趕不上。

    袁弘德一邊跟他下棋,還有余力關注著陶氏那邊牌桌上的情況。

    “我又贏了,”袁叔駒把手里的牌放下,又一次大聲宣布著。

    雖然就是閑玩,也沒有彩頭,但是接連輸了好幾把之後陶氏也懨懨的,提不起勁頭。

    坐在炕上玩著玩具的袁明珠和袁白駒都往那邊看了一眼,然後又都扭頭去看曾祖父的表情。

    就看到袁弘德看著那邊眉頭微皺。

    袁明珠心說︰這傻小子,以後出門應酬也這麼沒眼色誰的牌都敢贏,非吃虧不可。

    袁家的規矩,贏袁弘德沒事,贏陶氏不行。

    當然,憑著眾人的能力,能在袁弘德手下討便宜的還沒成長起來。

    沒看到袁伯駒和袁仲駒頭對著頭一起討論著二打一跟他下棋,袁弘德執白讓他們五子,他們執黑先行1依舊全敗無勝。

    等那邊再次傳來袁叔駒宣布他又贏了的時候,袁伯駒也終于關注到那邊。

    給袁仲駒使了個眼色,讓他趕緊去救場,制止那個傻小子繼續沒眼色的贏下去。

    袁仲駒下炕趿拉著鞋,顧不上提好鞋就走了過去。

    “我玩一會。”

    袁叔駒正因為連著贏玩得興起,不怎麼情願把位置讓給他。

    被他拉著後領給提溜了起來。

    袁仲駒做下去,才顧得上把鞋子提好。

    拿著手里的牌看了一遍,或許是今天的牌局旺這個方位,拿到的牌特別順。

    打牌想贏費腦筋,但是牌太好了想輸也同樣費腦筋。

    各自打了幾張牌之後,正逢著陶氏出牌,這張牌真是袁仲駒缺的那張。

    袁仲駒沒拿,而是不動聲色的丟出去一張。

    旁邊看牌的袁叔駒急了︰“G……。”

    下面的話還沒說出來,就感覺誰踩了他一腳,要說的話堵在了喉嚨里。

    袁仲駒慢條斯理的教導著他︰“觀棋不語真君子,看著就行,別說話。”

    袁叔駒知道自己的腳就是他二哥踩的,不服氣也不敢嚷嚷,只能嘟囔︰“這也不是下棋。”

    袁仲駒再次把成了一鋪的牌打了一張出去,依舊慢條斯理︰“道理是相通的。”

    坐在陶氏上家的杜氏打出去一張牌。

    陶氏對著自己手里的牌看了半天,歡喜的說︰“等等,這張我要了,我贏了。”

    杜氏看著自己手里拆得七零八落的牌,松了一口氣︰呼,終于贏一把了。

    杜氏︰“叔祖母,看來你那個方位要轉運了,待會讓俺坐一會,讓俺也贏一把。”

    陶氏心情正好,十分爽快︰“中,下一把讓你坐這邊。”

    有袁仲駒和杜氏給她喂牌,陶氏沒什麼懸念的又贏了一把。

    不待杜氏說什麼,起身道︰“你也過來坐一會,這個位置看來真不錯。”

    杜氏喜滋滋的坐過去,搓搓手︰“俺也贏一把。”

    結果依舊是陶氏贏,杜氏嘟著嘴︰“看來今天的好運氣都圍著叔祖母您轉了,您坐哪個位置它就往哪跑。”

    陶氏哪里會跟小輩爭輸贏,怕大年下因為打個牌娛樂一下反而有人不高興,大家都輪換著有輸有贏才好。

    趕緊指著袁叔駒︰“叔駒牌打得不錯,過去幫你娘看著點。”

    袁叔駒這會子也琢磨出點味道來了。

    站到杜氏身後,看到她把牌打得慘不忍睹也沒有再吱聲。

    又讓陶氏贏了兩把之後,大家才輪番贏了幾次。

    估摸著時辰差不多了,陶氏說︰“叔駒過來幫我玩一會,我去把餃子下了,再吃一點過會就差不多能睡了。”

    杜氏上桌玩的目的就是捧著她開心呢,一年就這一回,哪里會讓長輩去干活自己跟大爺似的坐著,忙說︰“俺去就行了,叔祖母你坐著帶他們再玩會。”

    餃子早都包好放著呢,燒開水煮熟就行,並不麻煩。

    陶氏也知道不麻煩,就沒有堅持。

    只是吩咐袁樹︰“小樹你去替伯駒娘端著燈,看著腳底下別絆倒了。”

    杜氏煮好餃子,大家分食了以後又玩了一會消消食,就各自回了窯洞安歇不提。

    注1,現代圍牆執黑先行,因為黑方先走佔了便宜,所以人為規定黑方局終時要給白方貼子。

    中國古代圍棋是黑白雙方在對角星位處各擺放兩子(對角星布局),為座子制,由白方先行。

    黑魚為了直觀,防止大家看著糊涂,這里的規則按照現代圍棋的規則寫的。



伊莉小說網 | 第一姝 | 第一姝最新章節

 ** 作者︰黑魚精所寫的《第一姝》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第一姝》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第一姝》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