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第一姝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468、好看
作者︰黑魚精 下載︰第一姝TXT下載
    這會子的不知所蹤,大概就是真的不知所蹤!

    沒有汽車、高鐵、飛的,沒有一日千里,沒有上天、入海、遁地,自行車都沒有,緩慢的速度代表著緩慢的流動性。

    一個人若是想抹掉存在的痕跡很難。

    但一旦抹掉了,就代表著再難找到了!

    林管事派出去的人最後追蹤到袁白駒讀書的隔壁村私塾,一切就在此戛然而止。

    神秘消失的絕色少年!

    如果不是靈異事件,人們大都會往桃色事件上揣摩。

    來人想起五柳村的人提到袁家的時候突兀的熱情,當時他還以為是民風淳樸呢!

    現在想來,是八卦的因子讓人蠢蠢欲動!

    至少接到消息的林管事就最先想到的是桃色事件。

    李琦︰“袁家的這個養子,顏色很好啊!”

    說話的語氣酸溜溜里頭又帶著些猥瑣。

    想想袁家一家子的顏值,覺得這個消息應該可信。

    之所以語氣泛酸,是因為當初袁家面聖過後即受到封賞。

    按照慣例,進貢了新的種植方法的,怎麼都得種植一季見到實效以後才會根據效果封賞。

    袁家這種情況還沒有先例。

    敵對勢力都在私底下傳是佔了長得好看的便宜。

    一家子高顏值,選的上門女婿肯定不會丑的。

    雖然西城姚家跟他們是一伙的,李琦依舊忍不住要在心里罵一句“傻批”。

    好容易趁著袁家尚未發跡,選婿眼光不在線的時候定下的親事,不作妖好好地把人娶家去就能坐在家中跟著沾光。

    偏偏在人家已經看到發跡前景的時候把親事弄丟了,還是自己主動丟的。

    這會姚家肯定悔得腸子都清了。

    世面上賣的那些話本子,不要猜也知道是袁家的手筆,太狠了,姚三郎這輩子別想娶到好妻子了。

    李琦說的顏色很好,也正是林管事的想法,沒有家族倚靠的單身少年,又長了一副琦年玉貌。

    離開袁家哪里來的家僕和花銷銀子?

    林管事搖頭,“被人搶先一步了。”

    只能一邊命令晉地那邊接著尋找袁白駒,一邊另想其它辦法。

    可是辦法哪里是這麼好想的?

    事情再次陷入僵局。

    同一時間,遠在京城的某書院,跟著祝先生到此游學的少年依舊一臉陰郁。

    不過大家對于顏色艷麗的事物,總會有更多的耐心和包容。

    就像是嬌艷的花,即使知道有毒也有人願意欣賞,而不會選擇平常的無毒的品類。

    秋高氣爽的秋日,長身玉立的少年一襲藍衫站在楊柳依依的湖畔長堤上。

    旁邊站著的公子頭戴玉冠,問旁邊的隨從︰“畫舫到哪了?”

    隨從︰“表孫少爺等得不耐煩了,讓人撐著去采蓮蓬了。”

    表孫少爺說的是朝安公主的孫子秦驊。

    因為是晚輩,長輩們都不好跟他計較,所以也只有他會任性胡為。

    藍衫少年正是袁白駒,現在換回本名鄭賁思,字白駒。

    玉冠公子是漢陽公主府的三公子穆俊輝。

    鄭賁思他們此行的目標之一就是接近漢陽公主府,游說漢陽公主支持晉王府。

    穆俊輝無奈︰“真真是胡鬧。”

    鄭賁思等人勸道︰“湖岸風景也好,等等也無妨!”

    遠處有人沿著湖堤過來,待到了視野之內,雙方都認出了對方。

    袁珍珠驚喜的喊他︰“六弟。”

    “你也來京城了?”

    袁伯駒和袁仲駒也喊了一聲︰“六弟。”

    鄭賁思叫了︰“大哥,二哥,姐姐。”

    心里驚訝袁珍珠為何在京城出現,想到她的親事出現波折,當著外人的面不好問。

    旁邊的穆俊輝︰“你們這是……?”

    鄭賁思解釋道︰“當年落難之時,曾蒙大哥一家救助。”

    穆俊輝他們和袁家兄妹互相見禮。

    得知袁家兄妹是出來游湖來了,穆俊輝邀請他們一起上船游玩。

    因著大公主有覬覦他們家小妹的嫌疑,也怕被人說攀附權貴,袁伯駒他們平日跟漢陽公主府沒有走動。

    不過穆公子開口相邀盛情難卻,袁伯駒就拱手道謝應下了。

    不一會,遠處就有兩艘畫舫劃過來。

    穆俊輝看著另一艘畫舫上掛著的標識,微微皺了皺眉頭。

    那艘畫舫是安定侯府的,平日大家都是井水不犯河水,怎的今日跟他們家的畫舫攪和一塊了。

    秦驊那小子慣會惹是生非,擔心他今日再跟安定侯家的人起爭執。

    真是怕什麼來什麼,兩艘畫舫你追我趕的到了岸邊,後頭畫舫上幾人探出頭來︰“姓秦的孫子,搶了小爺的荷花就像跑?”

    秦驊也不甘示弱︰“誰先搶的算誰的,上頭又未刻著你的名字。”

    穆俊輝一問才知道,別處的荷花都已經開敗了,只湖西岸有兩株荷花正含苞待放。

    胡家的人早幾日就發現了,不過那時候荷花才剛剛露出尖角。

    就差了家僕守著,等長成了送去宮里進獻給貴妃娘娘。

    僕人也不可能眼眨也不眨的看著。

    也是孽緣,今日就一眨眼的功夫就讓去采蓮蓬的秦驊給摘了去。

    至于胡家說秦驊就是知道他們派人看守荷花,故意去偷的,他也十分懷疑確實是如此。

    一時間湖岸上吵嚷得跟市井間的菜市場一樣。

    袁伯駒幾個怕人擠著自家姐妹,把袁珍珠護在身後。

    胡家的畫舫上,跟著顧憲的人一來就認出岸上的袁伯駒兄弟,“少爺,那個就是小雜種的主子。”

    顧憲︰“哪個?”

    “就是站穆三公子旁邊的那兩個穿國子監衣裳的。”

    顧憲很快就發現鄭賁思跟袁家兄弟一樣,也在護著袁珍珠。

    問︰“他們旁邊那個穿藍色衣衫的是誰?”

    “沒見過。”

    容貌出眾的人總是讓人印象深刻,若是這人他見過肯定能記住。

    小廝說沒見過,顧憲就先把他放下了,關注著前方戰況的同時偶爾朝袁伯駒他們這邊看一眼。

    他非常關心顧重陽那廝看到前主子是什麼表情。

    秦驊故意截胡了安定侯府的荷花,哪里會還給他們,安定侯府吵嚷了一回丟下一句“等著瞧”,回了自己畫舫。

    秦驊得意的擠眉弄眼道︰“讓你們跟著我沾光,咱們今天吃荷花粥。”

    眾人有無奈搖頭的,有跟著起哄的,依次上船。

    顧重陽這時才看到站在人群後頭的袁家兄妹。

    礙于周圍有外人,他只冷冷的看著這邊沒動沒說什麼也沒有表情。

    倒是袁珍珠朝他的方向笑了笑。

    隔壁畫舫上有人受了顧憲的授意,大聲起哄道︰“顧世子,你主子都來了,你也不上前磕頭見禮。”

    兩艘畫舫上的人都交頭接耳,互相打听怎麼回事。

    秦驊一看好友受辱,就炸毛一樣要跳著腳罵人替他出頭。

    顧重陽忙拉住他。

    袁伯駒聞言,知道這是有人故意而為。

    帶著袁仲駒他們走過,“見過世子爺。”

    顧重陽依次還禮。

    穆俊輝︰“外頭風大,進里面去吧!”

    秦驊︰“哪有……?”

    哪有風的風字還未出口,就被人勒著脖子帶了進去。

    顧重陽︰“走了,讓人去做荷花粥。”

    秦驊被他勒得直咳嗽。

    “放開,放開小爺。”

    到了無人處,問顧重陽︰“真是你以前的主子,四個都是?他們家怎麼都長得這麼好看?”

    要是不好看,他今天肯定得讓他們好看,不過已經這麼好看了,他有些下不去手啊!

    只能對不起兄弟了。

    顧重陽不想多說,只“嗯”了一聲。

    那邊畫舫上,顧憲見袁家兄妹沒有因為他讓人突然喊出的那聲弄得慌了手腳,從容不迫的先上前跟顧重陽見禮,化解了一場尷尬,十分失望。

    秦驊去搶荷花,本就不是因為愛花,就是去挖牆腳。

    所以那兩只荷花被觀賞一回,就跟采來的蓮蓬一起送去了後廚,變成了食材。

    游玩畢下來畫舫,鄭賁思向袁伯駒道︰“我們兄弟好久未見,我去大哥那兒套杯茶吃。”

    袁仲駒︰“走吧,你姐姐從家里帶來的丫頭廚藝不錯,嘗嘗她的手藝。”

    拉了他坐上馬車。

    到了一處宅子外頭停下,白駒看了看,兩進的小院子,門口還有看門的僕人。

    袁仲駒︰“你姐姐來了,不能總住客棧,就租了這處宅子。”

    不僅是住人,還有打家里帶來的貨物。

    另外跟京城里的富貴人家采購暫時用不上的香料也得有地方堆放。

    袁珍珠帶著燕柳和豌豆,還有在本地雇的一個媽媽進了廚房準備飯菜。袁仲駒︰“你姐姐來了,不能總住客棧,就租了這處宅子。”

    不僅是住人,還有打家里帶來的貨物。

    另外跟京城里的富貴人家采購暫時用不上的香料也得有地方堆放。

    袁珍珠帶著燕柳和豌豆,還有在本地雇的一個媽媽進了廚房準備飯菜。袁仲駒︰“你姐姐來了,不能總住客棧,就租了這處宅子。”

    不僅是住人,還有打家里帶來的貨物。

    另外跟京城里的富貴人家采購暫時用不上的香料也得有地方堆放。

    袁珍珠帶著燕柳和豌豆,還有在本地雇的一個媽媽進了廚房準備飯菜。袁仲駒︰“你姐姐來了,不能總住客棧,就租了這處宅子。”

    不僅是住人,還有打家里帶來的貨物。

    另外跟京城里的富貴人家采購暫時用不上的香料也得有地方堆放。

    袁珍珠帶著燕柳和豌豆,還有在本地雇的一個媽媽進了廚房準備飯菜。



伊莉小說網 | 第一姝 | 第一姝最新章節

 ** 作者︰黑魚精所寫的《第一姝》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第一姝》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第一姝》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