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第一姝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470、一對苦孩子
作者︰黑魚精 下載︰第一姝TXT下載
    溫氏全族被誅,只余清平公主一女。

    也不知是皇上氣頭過了後悔了,還是愛屋及烏,並沒有褫奪清平公主這個女兒的郡主封號。

    要說多關心也沒有,畢竟皇上日理萬機,顧及不到的地方太多了。

    靖寧郡主就一直無聲無息的養在宮里。

    直到她跟太子妃的女兒都到了該定親的年齡,大家才因為兩女爭夫的戲碼想起來,哦!宮里還有這麼一號人!

    兩女爭的那一郎,是新科探花郎。

    大概是落翅的鳳凰不如雞,最終太子妃的女兒勝出。

    太子妃現在正著急給這位尋個夫家趕緊嫁出去,省得她一直給女兒夫妻倆之間制造事端。

    皇上听了胡貴妃的話,果然認真考慮起這樁親事的可能性。

    把靖寧嫁出去,也省得天天鬧得跟烏眼雞似的。

    不過這事也不能太草率,不可能談笑間就定下來。

    皇上順著鄭妃的話轉移了話題,問起十三皇子的情況。

    小胡氏進宮這麼多年,不說完全揣摩透了皇上的脾氣也了解個七七八八,也不再多言,順勢說起她兒子。

    待小胡氏一走,鄭妃馬上打發了小太監去給太孫送信。

    皇上身體不好了,人人都在找各自的出路,如今的皇宮跟個篩子似的,到處都是窟窿。

    春熙宮前腳發生的事,後腳該知道的人都知道了。

    顧重陽坐在上首,府里的清客們正在爭論此事。

    不听爭論的話題,只看他的表情都以為說的是別人的事呢!

    顧重陽心里並不是不著急。

    握緊的手里,修好的發釵正戳著他的手心,傳來隱隱的痛。

    他給曾祖父去信,就是給鄭賁思那小白臉使絆子。

    讓曾祖父不要急著給明珠定親。

    待事態明朗了,安陽侯府若是還在,他再去把明珠搶過來,現在誰都不能覬覦她。

    可是如果事態明朗了他也使君有婦了,他還拿什麼跟鄭賁思爭?

    委屈她做妾?

    她那樣的性子肯定不行。

    顧重陽已經能預想到,如果他敢逼迫她做妾,她能把他一並毒死拉倒。

    何況他也舍不得讓她委屈。

    曲自鸞說︰“要不要看看太孫的意思?”

    另一位清客︰“太孫在這件事上不好做,左右為難。”

    這話說的沒錯。

    太孫也想盡快把靖寧嫁出去,省得妹妹兩口子不安生。

    但是,他們之前的所作所為已經得罪了靖寧,如果再把靖寧塞給安陽侯世子,就等于又得罪了安陽侯。

    若是往常,得罪安陽侯倒沒什麼,畢竟是皇上下的旨意,找不到他頭上。

    他怕安陽侯府因為這樁親事發生變故,現在可是關鍵時刻。

    太孫有些煩躁,心里埋怨他母妃對妹妹太溺愛。

    皇帝的女兒也愁嫁。

    有理想抱負的男兒都不想娶公主,想娶公主的都是胸無大志的人。

    探花郎馮廬肯定不是後者。

    被斷絕了前程的馮廬對娶了太孫的嫡親妹妹一點也不覺得歡喜。

    靖寧郡主倒是無所謂,“反正已經如此了,嫁給誰也不會比如今更糟了。”

    只有嫁人,她才能逃離這個樊籠。

    趁著皇上還在,太子妃母女還不敢太過分。

    一旦皇上沒了,太孫登基,那對母女會怎麼對付她,她用小姆腳趾頭都能想到。

    把她隨意嫁了都是仁慈了,最可能讓她病故或是得了惡疾一輩子圈禁。

    嘆口氣︰“怕是安陽侯府不會樂意。”

    她十六歲了,安陽侯世子才十一歲。

    對于貧寒人家來說年齡不是問題,還有些人家專門娶個大媳婦回家干活,但是對于勛貴之家,那就是恥辱。

    她身邊的宮女問︰“我們怎麼辦郡主?”

    還能怎麼辦?人為刀俎我為魚肉,這宮牆里她們插翅難逃,只能隨遇而安。

    “馮廬那廝害人不淺!”宮女嘟囔了一句。

    靖寧郡主面目平靜,似乎沒听到宮女的話。

    皇上來了,老人最好一意孤行,認準的事誰去勸也沒有用。

    反而是勸的人越多,皇上越是認定了這件事。

    眾人怕皇上逆反,也不敢勸了,就這樣放著,寄希望皇上能自己打消主意。

    大公主去見了她父皇︰“顧家那孩子還小,要不等一兩年再下旨賜婚,也好看些,這樣著急忙慌的,別人還以為靖寧嫁不出去呢!”

    好歹勸得皇上松了口,“靖寧也不小了,最遲明年上半年,親事不能再往後拖了。”

    漢陽公主和朝安公主見了顧重陽,勸他︰“靖寧那孩子除了大些,其它方面都還行,性情溫柔……。”

    顧重陽听著大公主說話,耳朵里嗡嗡作響。

    朝安公主︰“那孩子也是命苦,唉!”

    也是命苦!

    一對苦孩子!

    都沒攤上個好爹!

    顧重陽從朝安公主府出來,看著秋日正午的陽光,倒是沒有夏日的那麼刺眼。

    他還有半年的時間,總能想到辦法。

    當初他在武安州柳樹灣騎著騾子練習騎術的時候,不是還以為一輩子就那樣了嗎?

    明珠能想到法子讓他拿回屬于他的東西,他就能想到法子得到他想要的其它東西。

    武安州,收完棉花回來的袁弘德拿到顧重陽捎來的信。

    看完嚇得大驚,抖著手打了火石把信燒了。

    看著信在青石磚的地上變成一攤火灰,一角也未剩下,又把火灰攪碎,才喚了人進來打掃收拾。

    陶氏進來看到地上燒出來的跟其它地方不同的顏色,再看看丈夫凝重的面色,怯怯的問︰“怎麼了,辰哥?”

    “沒事,就是作坊那邊進貨不順利。”

    听說是因為這個,陶氏也跟著犯愁。

    其它原材料都好說,潘家把持著舉國上下大半的桂花產業,不管是桂花干花還是桂花油,他們都很難進到貨。

    袁弘德一看把她惹得跟著犯愁,還得反過來勸她︰“別擔心了,侯家和李家都答應幫忙了,應該很快就能有消息。”

    “吃飯去了,今天做的什麼好吃的?”

    陶氏看他神色多雲轉晴,相信了他的話,跟著他過去吃飯。

    吃了飯袁弘德喊了袁明珠議事。

    “你上回說要在城里買宅子,是不是重陽跟你說了什麼?”

    袁明珠猜測著是不是顧重陽催促曾祖父買宅子了?點點頭。

    “他說這一兩年可能就會,啊,就會生變,讓我們搬城里去安全點!”

    南山的宅子受推崇,也跟洪家的敗落有關。

    三大家族,北關劉家和御馬街姚家都因為水患搬去了南山,只橋泗巷洪家地勢高,舍不得百年老宅沒搬。

    偏偏他家就倒了霉。

    世人不說是他家子孫不修德,只往風水上說,就在州內訛傳的人人都說他們敗落是因為沒搬家的緣故。

    袁弘德想著不能再等著買南山的宅子了,不拘哪里,趕緊買一處是正經。

    說︰“我去牙行看看。”

    袁明珠叮囑︰“地勢要高,宅子要大,其它的沒要求。”

    袁弘德看了一眼︰“曉得了。”

    袁明珠被他臨走那一眼看得莫名其妙,出了門問看守望風的芸香︰“我臉上有東西嗎?”

    芸香︰“啊?”

    “沒,沒有。”

    沒有那是因為什麼?

    袁明珠想了一會沒想通就先撂開了。

    芸香︰“賀先生來了!在前院等著呢!”

    袁明珠忙帶著芸香去了前院。

    賀知春被她安排去金谷里收集情報,大把的銀子砸下去,總算見到幾個小水花。

    看到袁明珠進來,賀知春站起來。

    “賀先生坐,自己人不用客套。”

    袁明珠選了賀知春對面的圈椅坐下。

    她坐下以後賀知春也坐下來。

    “二小姐,今日從仙都冠送菜的人那里得到個消息,仙都冠內有個妓子被御馬街胡家的大少爺給贖了身,準備娶回家做妾。”

    “哦?那妓子叫什麼名字?”袁明珠問。

    “叫桃花,姓什麼還不知道。”

    袁明珠也未在意,花街之內叫什麼花的多了,大都取這樣的藝名。

    她就是腦洞大開,也想不到袁大牛家的尹桃花會流落風塵,還會到了這里。

    之所以在意這個消息,是因為胡家就在安定侯府來的那些人隔壁,兩方來往甚密。

    賀知春︰“我們要不要接觸一下這個桃花姑娘?”

    要是能買通此人,讓她做個內應……。

    “把人查清楚,沒有問題的話接觸一下試試。”

    “是。”

    賀知春︰“胡家的這位大少爺,在外以守備府姻親自稱。”

    袁明珠︰“守備府什麼反應?”

    一個妾娘家哥哥,以姻親自稱,戚老夫人知道能容忍?

    就算戚老夫人能忍,他家任夫人呢?任氏的娘家呢?

    賀知春︰“據說戚府那位胡姨娘懷的是個哥兒。”

    “母憑子貴,戚守備年歲不小了,膝下只一個呆傻的閨女,外頭都說胡姨娘若是生下兒子,帶任氏沒了,戚家會把人扶正做正頭夫人。”

    袁明珠嗤之以鼻︰“都他娘的什麼事。”

    生孩子就是隔皮猜瓜,沒生之前都是五五數,誰能保證生的一定是啥?

    賀知春見她對這個消息反感,忙說起其它事,“有人看到柳樹灣牛家拉了一大包棉花去賣!”

    袁明珠和芸香的眼神對視了一下。

    牛家沒種棉花,沒種棉花卻拉了一大包棉花去賣,那棉花哪里來的?還用說嗎?

    芸香︰“之前听牛二蹦說過,他爹娘和妹妹都去我們家地里偷摘棉桃。”

    袁明珠也听過。

    沒當回事是沒想到他們能偷這麼多。

    自家用不說,還有多的能拉了去賣,本事不小啊!

    賀知春看著袁明珠和芸香的反應,在心里想著牛家跟二小姐身邊這位丫鬟之間的關系。

    “子為父隱,讓牛二蹦管著他爹也不可能做到。”

    芸香頭點得飛快。

    袁明珠想了想︰“你去問問牛二蹦,願不願意去京城,不過得簽五年的身契。”

    芸香︰“願意,願意!”

    袁明珠忍不住笑了,“你去問問他再來答我,你答應了也不算啊!”

    說得芸香一臉通紅。

    她知道小姐這是把二蹦支開,才好對牛家問罪。

    都是看著她的面子,不然該連著二蹦一並收拾了。

    袁明珠也煩牛家,就跟附在人身上的虱子一樣,雖然不會有大危害,總也是喝著人的血。

    “你去跟大少奶奶請個假,明天就去問。”

    “是。”

    賀知春眼觀鼻鼻觀心。

    听這意思,二小姐身邊的丫頭跟牛家的兒子有點啥,二小姐也知道,還縱容著。

    相處越久,她越看不透主家的這位小姐了,有些話他一個老爺們都不好意思來匯報,偏這位听得神色自若。

    他也就只能應著頭皮來說。

    說完芸香的事,袁明珠接著問︰“還有嗎?”

    “有。”

    “碼頭的郭爺說潘家的貨物已經開始運了,武安州這邊今天上午下了一批貨。”

    潘家在北方的市場被他們搶了許多去,不過潘家有潘家的優勢,他們的桂花產品壟斷市場。

    為了對付妍玉春,他們今年換了對策,想要進他們的貨,就得搭配著馨桂坊的其它貨物。

    “他們這次運的貨物不少。”

    市場的購買力是一定的,買了馨桂坊,再買妍玉春的肯定就要減少。

    袁明珠點頭,表示她知道了。

    “其它的就沒有了。”

    壞消息放最後講,袁明珠也猜著沒有了。

    讓人送賀先生出去,袁明珠想著對策。

    其實真沒有辦法可想,除非她能憑空變出一批桂花產品來,不然就只能看著馨桂坊搶走他們的客源。

    別的東西能自家種或是使手段得到,桂花這東西現種也來不及。

    “百足之蟲死而不僵。”馨桂坊並不好對付啊!

    這一下,就怕侯家和李家那些走口外和關外的大戶都得向馨桂坊低頭了。

    袁明珠猜的不錯,作坊里的出貨量直線下降。

    李管事問︰“怎麼辦二小姐?”

    還能怎麼辦?“先壓縮產量!”

    “那……!”李管事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什麼也不說。

    御馬街那邊,林管事的眉頭舒展。

    他的這一招使下來,算是暫時解了馨桂坊的危局,打敗妍玉春不可能,但是打個平手沒問題。

    不過,他也沒高興多久噩耗就傳來了,他們運的貨物被劫了。

    胡維昆正跟一干門客商量這事,汪氏就推門進來。

    “在哪被劫的,損失怎麼樣?”

    也顧不得內外有別了,一接到消息就闖到了外書房詢問。



伊莉小說網 | 第一姝 | 第一姝最新章節

 ** 作者︰黑魚精所寫的《第一姝》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第一姝》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第一姝》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