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第一姝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496、自輕自賤
作者︰黑魚精 下載︰第一姝TXT下載
    她自己清楚自己的身體,根本沒懷孕,還好小姑子年輕醫術不佳,沒診出來,不然就難看了。

    袁明珠也清楚,不過沒想到她是為故意逃避回老家做出來的假象,說那番月份輕的話只是為她解圍。

    如今的社會形態,對女子雖沒有嚴苛到扭曲得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或是把腳裹到畸形那麼嚴重,但是重男輕女還是沒法避免。

    自古以來重男輕女,輕賤女人的人里頭反而以女人為主力軍。

    就像邵氏,自小被灌輸的思想洗腦得自輕自賤,哪怕到了袁家這樣拿女兒貴重的人家也改不了慣有的思維。

    只是她在家里只和任氏一起管家卻不當家,加上初來乍到,本性還未顯露,袁家諸人暫時還未發覺。

    這些日子邵氏看著西跨院那邊大肆修整,好東西不要錢似的往里頭運,就那花木都比其它院子的名貴。

    更別說正在打著的那張雕花拔步床了,據說是特意從南邊運來的好木頭,只運費都夠置辦他們屋里那張床幾十張。

    一個丫頭片子罷了,憑什麼使這麼好的東西?憑什麼霸著家里產業,還動不動就支使著哥哥們干活?

    若不是她,她丈夫也不會一走這麼久。

    邵氏狠狠地揪下一枝樹枝,揉吧揉吧丟在地上。

    身後的丫鬟嚇得縮了縮脖子。

    她這一動倒是提醒了邵氏,問她︰“春妮,五少爺身邊的半生是你老鄉吧?”

    春妮有些警惕的看著她,怯怯的點點頭。

    他們都是上次進府的那一批,都是來自于一個地方,說是老鄉也行。

    邵氏露出個笑容,看在春妮眼里只覺得透著詭異。

    小丫頭的膽怯把其它情緒掩蓋了,邵氏沒發覺她的探究和警惕。

    對著春妮的耳邊吩咐了一番話,春妮頭搖得跟貨郎鼓一樣︰“奴婢不敢,少奶奶饒了奴婢吧!”

    說著就抱著邵氏的腿跪倒在地。

    她可是知道邵氏之前的丫頭就是因為被她支使著做了什麼,惹惱了二小姐,被二小姐給捆了賣了。

    二小姐看著像雪娃娃一般可愛,使出的卻都是雷霆手段,誰敢想不開去觸她的眉頭?

    莫不是壽星老吃砒霜,活膩歪了?

    得罪了四少奶奶頂多就是挨頓打罵,所以她寧可逆著邵氏,也不敢听她的話去搞小動作。

    再說西跨院是太奶奶和大奶奶一起盯著整理的,當家的奶奶們做主的事,太爺也沒事就過問進度,誰敢說閑話?

    邵氏見她這樣,怕驚動了旁人,一邊左右看著,一邊扭了她幾下,把她拉起來。

    丫頭不敢去,她自持身份不能跟外男走太近,這事只能按下。

    袁明珠不知道邵氏的小動作,她試驗了許多回,經過改造工序,肥皂終于試制成功了。

    不過現在還不能投產,她準備把肥皂當成跟馨桂坊對抗時候的核武器來使用,不到關鍵時刻不會使用。

    只是把之前的皂角皂又改進了一些,照著孫思邈的《千金方》中澡豆的制法又進行了改進,加了豆草灰提取的堿,又加了豬胰腺,制成簡版的胰子。

    袁明珠所做的胰子一經上市,再次獲得好評。

    唯一不好的,給金谷里的姑娘們送胰子的人選不好找。

    听說是去金谷里,府里的媽媽們沒一個願意去的。

    袁明珠這時候倒是有些懷念鄭媽媽在的時候了。

    同時也覺得自己是日子過得順暢,警惕性降低了。

    現在回想,早該在派鄭媽媽去金谷里送東西,她什麼話都沒說就答應的時候,就該看出她不對勁。

    袁明珠沒法,只能派了年歲還小的小六過去。

    小六送了東西回來復命。

    “胰子都送出去了,她們說讓小的替她們謝謝小姐,戚姑娘病了,沒見到人,她跟前的姐姐替她接過去的,還有,喬姑娘讓小的給小姐帶了一封信來。”

    說著拿了出來交給蕎麥,蕎麥接了把信拿給袁明珠。

    “喬姑娘偷偷給小的的,別人沒看到。”

    說是信,其實就是一張折得很小的紙,大概就是怕人看到給袁明珠惹麻煩。

    袁明珠把信展開,就見上頭不是筆墨所寫,而是用描眉的黛。

    應該是事出突然匆忙間寫的。

    她草草把信從頭看了,把紙折起來,“我知道了,你先去歇著吧!”

    喬茵茵這女人,給她寫信居然不是為了她自己,而是為了她一直以來的死對頭戚青衣。

    袁明珠失笑,這算什麼?女人心海底針?

    喬茵茵信中說戚青衣病了,從盛夏時候開始就病懨懨的,之後好幾個月一直不見好轉。

    如今人都瘦得脫相了,跟鬼似的。

    不說出來見客,就是不小心被人看到都能嚇死人。

    喬姑娘的嘴還是一貫尖利。

    不過她此時能替戚青衣求她施以援手,可見心地還是好的。

    信的末端提到,戚青衣的贖身銀子她出,除此之外事成之後再給她一百兩銀子的酬謝。

    袁明珠倒是不在乎銀子,就當做好事吧!

    她對戚青衣的印象還不該錯。

    她現在病成這樣,天香園的老鴇也不會再拿價,應該也花不了多少銀子就能把人贖出來。

    袁明珠想派人過去聯系戚青衣和喬茵茵,發現還是沒有當用的人,再次念叨了一句鄭媽媽。

    只能讓人去請賀先生。

    不過賀先生是男子,總不讓鄭媽媽去方便又不惹人注意。

    袁明珠盤算著還是得找個像鄭媽媽那樣的人手才好。

    已經到了武安府,正從北關碼頭下船的鄭媽媽“阿嚏”“阿嚏”打了兩個噴嚏。

    她家春英和春盛一個拉著她的衣袖,一個扯著她的後衣擺,母子三人都一臉凝重,不知道到了袁家將面對的是什麼。

    他們實在參不破已經暴露了為何還把他們再派回來?

    听到她打噴嚏,兩個孩子都擔心的問她“娘你還好吧?”

    鄭媽媽揉揉鼻子,“娘沒事。”

    把背上要滑落的包袱往肩膀上拉了拉,吁一口氣,壯士斷腕一般道︰“趕緊走吧,一會天該黑了。”

    跟逃跑相比,還是去袁家的代價小一些。

    袁家太奶奶心地善良,求求她二小姐說不定就能網開一面。

    她一路想了許多,權衡利弊以後覺得不能仗著是漢陽公主府的人就以勢壓人。

    二小姐吃軟不吃硬,她若是敢那樣做,二小姐可不是善人。

    為今之計,她覺得該把身段放低些。

    袁明珠听外頭稟報鄭媽媽母子三人回來了,還有些回不過神了,問︰“誰?”

    “鄭媽媽和春英、春盛。”

    吸氣!

    深呼吸!

    難怪武安府的本地人常說武安府“地邪”,不能念叨誰,只要一念叨誰準把人給念叨來。

    說︰“安排他們到後頭裙房里先住下。”

    顧重陽的信早已到了。

    袁明珠相信他的判斷,他覺得讓漢陽公主來做這個名義上的幕後東家是最佳人選,肯定大公主就是最佳人選。

    而且漢陽公主否決了他們給兩成利潤的提議,只收一成的一半。

    顯然大公主不是貪財的人。

    那她把鄭媽媽又派了回來是什麼用意?

    袁明珠想了一會覺得想不通,決定還是見了鄭媽媽以後在做判斷。

    次日,袁明珠見完劉府來送東西的媽媽,才把人送走外頭就來回︰“鄭媽媽他們求見。”

    “讓她們進來吧!”

    看著進來以後就躬身而立的鄭媽媽,袁明珠挑了挑眉頭。

    “別來無恙啊鄭媽媽!”

    “托小姐的福。”

    袁明珠噗嗤笑了,把春英姐弟笑得縮了縮。

    袁明珠直視著鄭媽媽,“行了,你就別給我戴高帽子了,說吧,怎麼又回來了?”

    鄭媽媽︰“公主殿下已經知道了。”

    袁明珠心里就猜到漢陽公主的用意了。

    說︰“你們應該知道,什麼事該說什麼事不該說,就不用我再教你們了吧?”

    “是。”

    “先去歇歇,兩天後過來當差。”

    待鄭媽媽走了,袁明珠想了想,對蕎麥說︰“讓小六去告訴賀先生,不用過來了。”

    人既然來了,端著他們家的飯碗總不能閑著,該干活的就去干活。

    鄭媽媽歇了兩日,領命去了金谷里。

    回來以後跟袁明珠匯報︰“喬茵茵姑娘的信中沒有說錯,戚青衣姑娘確實病得不輕,據她之前的丫頭說,人已經被挪到後頭馬廄旁邊的屋子里了,那丫頭也好幾天沒見到人了。”

    這是說就等著死了?

    “怎的突然病得這麼嚴重,說沒說是什麼病?”

    “只說大暑前後病的,一直都當暑熱治著,總也不見還轉。”

    “過人嗎?”

    鄭媽媽搖搖頭。

    “喬姑娘見了?”

    “見了,轉達了小姐的意思,喬茵茵姑娘說謝謝小姐,有情後補。”

    袁明珠很滿意她的辦事效率,人用著確實得心應手,若不是別人家的探子就好了。

    “讓陳掌櫃去天香園問問她的身價銀子多少,就說她是我們妍玉春的老主顧了,東家听說了她的現在的境遇覺得怪可惜的,想贖了她好好送去找名醫診治,看看能不能救她一命。”

    “差不多就這個意思,讓陳掌櫃看著辦,只要老鴇不獅子大開口就把人接出來,銀子到賬房支,人接出來以後送柳樹灣那邊去。”

    鄭媽媽去辦了。

    過了兩日回來。

    看著她神色似乎不知該怎麼開口,袁明珠︰“人沒了?”

    鄭媽媽看看左右,“不是。”

    袁明珠揮手讓蕎麥把屋里的人都帶下去。

    鄭媽媽從袖筒里拿了一張紙出來遞給她,袁明珠忍著疑惑,把紙展開來看了。

    “她是……?”

    鄭媽媽點點頭。

    袁明珠忍不住捏了捏額頭。

    沒想到戚青衣還大有來頭,居然是個不能贖的。

    只怕喬茵茵也不知道內情。

    鄭媽媽拿了火盆出來,點了火石把這張紙和之前喬茵茵送來的黛子寫的信一並燒了。

    勸她︰“小姐,我們已經盡力了,這件事不好再插手。”

    袁明珠知道她現在靠著自己生存她能讓她生就能讓她死,她這些話都是肺腑之言,是站在她的角度替她考慮。

    她也不是那不知好賴人的人,說︰我曉得輕重。”

    想了想說︰“讓五月和賀先生都過來。”

    鄭媽媽還待再勸,但見她眉目堅毅,知道她不會胡來,轉身去叫人了。

    這事得做得周密,只有賀家人能做。

    賀家的身份有瑕疵,他們還曾做過土匪,相當于有個把柄攥在袁明珠手里,她不怕對方反水。

    所以任何不能見光的事,都是賀家替她去辦。

    鄭媽媽在屋外守著,袁明珠把事情交代給賀家叔佷。

    “……你們去辦吧,先在城南官道旁買一處小宅子。”

    城南那里是進出城的要道,有一處糧倉,還有一個驛站,外來人口多,有幾個生面孔出現也不會引人注意。

    看到賀家叔佷走了,鄭媽媽進來,欲言又止。

    袁明珠︰“這事可以跟公主殿下說,勸我的話就別說了。”

    鄭媽媽︰“奴婢省得輕重,不會跟公主殿下說的。”

    袁明珠笑笑︰“沒事,這事能說。”

    看鄭媽媽不解,說︰“這人那,誰知道誰什麼時候起高樓、宴賓客,誰又知道什麼時候樓塌了!”

    听著小姑娘語氣里的滄桑,鄭媽媽只覺得鼻頭發酸。

    想想天香園後院馬廄旁邊躺著等死的那位,也覺得世事無常。

    躬身道︰“奴婢省得了,以後小姐說什麼能往京里報奴婢再報。”

    跟著個重情重義的主子,總比跟著個只知心狠手辣撅財的主子強。

    想必公主殿下也會這樣想,跟一個重情重義的人接觸,比無情無義的人強。

    她今日能對個不很熟悉的人做到這樣,他日自家落難,她想必也不會袖手旁觀,更不會落井下石,說不定也會援手一二。

    袁明珠看看鄭媽媽,沒有跟她客氣。

    他們跟公主府沒有沖突,也不怕他們窺探,但是有人時刻監視著,不知道就罷了,知道了總是讓人不舒服。

    鄭媽媽有這樣的覺悟,讓她很滿意。

    投桃報李道︰“讓春英和春盛也進來當差吧!”

    “是。”

    還是不太放心,“這事不會……?”

    她想問這事不會出差錯吧?

    戚青衣可是原本常平王府的姑娘,雖說化名到了武安州,人卻是至死都不許脫了賤籍的啊!

    這事若是走漏消息,可是大罪!



伊莉小說網 | 第一姝 | 第一姝最新章節

 ** 作者︰黑魚精所寫的《第一姝》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第一姝》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第一姝》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